web版

4.公爵千金的四方面谈(前篇)

web版  4.公爵千金的四方面谈(前篇)

在宣布废除尤菲莉亚的婚约的第二天。在王城度过一夜的尤菲莉亚在侍女们的帮助下完成了更衣打扮。

尤菲莉亚的父亲古兰斯·玛泽塔派出使者,表示要与国王一同找个时间跟尤菲莉亚进行面谈。时间正好是中午,因此从早上开始就忙于准备。

为了不失礼于国王陛下而严格打扮了的尤菲莉亚,忧郁的心情一直无法消散。脑中浮现的是父亲严格的身影。

(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事而对我失去好感和信任呢……)

父亲虽然说了爱着自己,但尤菲莉亚却无法相信这点。

因为仅仅是被期待着,不是作为女儿,而是作为下任王妃,作为国家领导者的尤菲莉亚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这样的想法抛之脑后。

如果要成为王妃的话,就必须舍弃不必要的感情。不能完全舍弃感情,但也不能因此绊住脚步。为国而公,为民而诚。对于自己来说这就是全部了。

由于支撑自己的芯被伤害到了,尤菲莉亚现在就跟同龄少女一般软弱。带着忧郁的心情望向窗外。

“抓住安妮丝菲亚王女!别让她逃了,快追!”

“扣押了她的飞行道具!?很好,包围她,包围!”

“近卫骑士团,现在正是显示力量之时!守卫国王陛下心灵安宁的是谁!”

『是我等近卫骑士团!!』

“就是这个气势!即刻,突击——!!”

『哦哦哦哦哦!!』

“我们也要紧跟骑士团!大家,要上了哦!!王女专属侍女队,前进!!”

『遵命!!』

……就看到,不知为什么骑士团和侍女们似乎在为了什么而闹个不停。

并且似乎还出现了王女的名字。尤菲莉亚思索了一下这其中的意义。

“哈—哈哈哈!骑士们我在这里!我拍手的地方!”

“觉悟吧,安妮丝菲亚王女!”

“毕竟要谒见陛下和玛泽塔公爵,请穿上礼服!”

“但是我拒绝!我想保持真实的自己!!”

“谁让你说漂亮话了!!”

眼前是像蝗虫一样从一面墙跳到另一面墙的我国公主。骑士和侍女们追着离奇行动的安妮丝菲亚,在自己眼前飞奔而过。

“哈哈哈哈!那么骑士团,侍女队的大家!抱歉了!”

“不好,她要跳过城墙了!?”“请等一下,公主大人!”

“没有哪位公主会被说停下就停下的!”

“——那么,就用物理方法阻止吧。”

“脖子!?”

伊利亚从城墙上跳了下来,将在城壁上奔跑着打算跳过城墙的安妮丝菲亚的脖子搂住,捕获了她。

着地的同时扬起了土烟,伊利亚压在按安妮丝菲亚身上。

“就是现在!连我一起!!”

“伊利亚……不会忘记你的牺牲的!侍女队!上!!”

“后面就交给我们吧……!公主大人,觉悟吧!!”

“可恶,可恶啊,可恶啊——!”

安妮丝菲亚连同伊利亚一起被整个捆住,不断挣扎。伊利亚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闭上双眼,和安妮丝菲亚一起被骑士团扛走了。侍女们跟在后面,骑士们发出胜利的欢呼声。

无言看着这一切的尤菲莉亚长叹一口气后抬起了头。

“抱歉,能给我一杯茶吗?“

全力无视。

* * *

“贵安,安妮丝菲亚王女,真是非常漂亮的礼服呢。”

“贵安,尤菲莉亚小姐。一大早侍女们就来了……我明明说过不用了……”

尤菲莉亚重新望向盛装打扮的安妮丝菲亚。身高较矮,视线比自己低。再加上长着一副童颜,即使说她比自己年龄小也没什么奇怪的。

打磨发亮的肌肤闪闪发光,王族特征的白金色头发也美丽端庄地编了起来。淡粉色的蓬松礼服与给人感觉有些年幼的安妮丝菲亚非常合衬。

虽然还留有前几天见到的安妮丝菲亚的影子,但只要安静坐着的话就是个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公主。只要好好打扮就会特别漂亮,就算腐烂了也是王族呢。

与安妮丝菲亚比起来,尤菲莉亚则显得更为女性。特别是纤细的腰部线条让人叹为观止。不能算大的胸部反而还调整了全身的平衡,与苗条高个的她非常合适。

尤菲莉亚的发色是接近白色的淡银色。被光照到的话就会呈现出通透的光芒。再加上大小姐一般的白色肌肤和粉色眼瞳。虽然给人以意志坚强的印象,但对于千金小姐来说反而成为了优点。总的来说,尤菲莉亚非常美丽。

“礼服好重……”

“请忍耐一下。”

“公主,尤菲利亚大人。陛下和公爵大人在等着。“

侍女行了一礼,带着安妮丝菲亚与尤菲莉亚前往王城的一个房间。房间中坐着奥尔凡斯,和一位给人与尤菲莉亚相似印象的男性。

与尤菲莉亚同样让人感到坚强意志的锐利眼瞳,无法窥探到感情色彩的表情带给人冷漠的印象,全身上下的空气仿佛刀刃一般,他就是古兰斯·玛泽塔公爵。

“别来无恙,古兰斯公爵。”

“安妮丝菲亚王女,很高兴见到你。打扮得换了个人一样呢。”

“换了个人什么的,公爵大人也会说好听的话呢。我看起来就像真正的公主吧!”

“你这笨丫头就是公主吧!快给我坐下。尤菲莉亚也请坐。”

“……是,失礼了。”

奥尔凡斯竖起眉毛瞪着安妮丝菲亚,跟平常一样。

另一边,尤菲莉亚和古兰斯之间的气氛是事务性的,无机质的。视线的交汇也仅有一瞬间,尤菲莉亚行了一礼后坐到了古兰斯旁边。

最后安妮丝菲亚坐到了奥尔凡斯旁边,奥尔凡斯清了清喉咙将意识放回正事上,开口说道:

“今日召集大家过来不为别的。我想听你们详细说明一下关于被阿尔加鲁特废除婚约一事。尤菲莉亚,虽然很痛苦,但能请你说明一下吗。”

“……是,陛下。”

在奥尔凡斯的催促下,尤菲莉亚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再次听到尤菲莉亚的说明后,奥尔凡斯皱紧眉头,表情变得苦涩起来。

而古兰斯的表情没有一丝动摇。只是淡淡地从女儿那里询问事情的经过。尤菲莉亚不时喝茶润喉,最终讲完了跟阿尔加鲁特废除婚约的事件始末。

“……原来如此,那么偶然乱入现场的安妮丝菲亚王女就把尤菲莉亚带了出来。”

“是。结果成这样了。”

“然后考虑到尤菲莉亚未来的风评,就让她在你手下参与魔学的研究?”

“如果您能同意的话,请务必。”

听完话的古兰斯摸着下巴。依然还是如冰块一般的无表情。

奥尔凡斯一副冷静不下来的样子,坐立不安地捂着胃部。尤菲莉亚紧紧握着膝盖上的手,肩膀不断颤抖。

每个人都处于紧绷的空气之中,只有放松的安妮丝菲亚显得特别异样。现在还在不慌不忙地啜着茶。

“至今为止安妮丝菲亚王女都没让专属女仆以外参与过魔学研究呢。现在是为何?”

“我十分中意尤菲莉亚小姐,这还不够吗?”

“我说的是,敞开天窗说亮话。”

“半斤八两呢。这样的话没问题哦?”

说到这里,古兰斯第一次笑了起来。但这是如同盯上猎物的野兽一般的笑容。与之相对,安妮丝菲亚则仿佛猫一样眯着眼笑着。

“直截了当地说,因为尤菲莉亚小姐染上了污点,这样的话就不用担心背叛了。”

“……背叛?”

“因为魔学很危险。尤菲莉亚小姐。”

没想到这样的话会从安妮丝菲亚口中说出,尤菲莉亚不由得眨了眨眼,对此安妮丝菲亚苦笑起来。

* * *

魔学非常危险。我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我即使提出魔学的“研究成果”,其“研究过程”除了专属女仆伊利亚以外,都没有太多联系。

除了她以外的侍女,我都彻底不让她们接触魔学研究的重要部分。所以除了我以外,知道魔学研究过程的人真的很少。

“魔学的研究越深入就会越便利。变得便利也就是文明的发展,魔学会成为发展的力量。换句话说,没错,就是权力。”

“权力……”

“是的。所以我为了不持有必要以上的力量,也为了不赋予其他人这样的力量,就不把魔学的研究流传出去。自己使用还好,但要流传世间的话就必须经过严格的筛选。并且也彻底不让其他人扯上关系。”

“……舍弃王维继承权,也是预料到了魔学的影响吗?”

由于尤菲莉亚在反复思考我说的话,因此我不由得补充说明了。这时古兰斯公爵静静地发出提问。

“不,王位继承权是真的很麻烦啦……啊呀!?”

坐在旁边的父王用手刀削了一下我的头。差点就咬到舌头了,危险危险。疼得眼泪汪汪,摸着头。

之所以舍弃王位继承权,是因为真的很麻烦。结果,我是确信了“我”的价值观不会因为时间的经过,不会因为经验的累积而变化,因此我才做出了这样的行动。

“我是因为想研究魔学。并且,不想结婚。”

“这是为何?”

“因为有公务吧,而且还必须生孩子!才不要啊,生孩子什么的!虽然不是讨厌男性,但我可不要被异性当作这样的对象!”

“……这也是真心话呢。”

嗯。不,真的,单是想想就不行了。完全想象不出这样的自己。并非没有欲望哦?只是优先度很低而已。

我拥有王位继承权,并且还有魔学的功绩,如果因此被推为下任国王的话将会非常麻烦。虽然当时考虑的还没那么深,但现在已经想通了。

“如果我拥有王位继承权的话,国家绝对会动荡。”

“为什么能如此断言?”

“尤菲莉亚,我的价值就是魔学。但是,如果有王的政务的话就没办法进行魔学的研究了!那就必须舍弃掉一方。那么把政务交给丈夫?那也就是说我成了象征的傀儡哦?所以,我为了魔学的大成,必须要舍弃掉王位继承权!”

我成为女王的话就必须处理政务。这样的话就会减少魔学研究的时间,问题是我除了魔学研究的功绩以外,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事。并且,我不能掌握国家预算这种大钱包。

我如果成为女王的话绝对会累积不满而爆发。话虽如此,如果为了不爆发而把政务丢给丈夫的话,就会由于选择对象而引发派系斗争。

“虽然父王考虑到这些,想把我嫁到其他地方去,但我在成为其他人所有物之时就已经不行了。毕竟我拥有魔学这一力量呢。魔学应该是由国家管理的东西,若非如此绝对会很危险。而且我也不想被卷进麻烦事中,说到底,我不想被当做异性来对待!”

“真彻底……”

就像是在说头痛一样,父王用手捂着额头。那当然要彻底啊!毕竟赌上了我愉快的第二人生的未来啊!

“所以我为了让阿尔君成为下任国王不是做了很多事吗!比如表现出必要以上的傻样!”

“安妮丝啊,顾虑到这些才这么做的吗?”

“不,意外的我是本色出演。”

“我就知道!!”

父王重重叹了口气。你看嘛,结果好一切都好。

“但是,似乎出现了偏差呢。”

“唔咕。”

古兰斯公爵用冰冷的声音嘟哝。父王痛苦地呻吟了起来。就是呢,结果都怪阿尔君暴走,让下任国王计划受挫了啊。

虽然我认为也有我的原因啦,因为我过于自由才使得阿尔君受到了影响,大概。关于这点,我并非没有感到抱歉。

嘛,当然也看上了尤菲莉亚小姐的才能,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补偿她的心情呢。这次明显是王室这边的过失。

“那么,让尤菲莉亚参与到魔学之中,用取得的功绩洗刷掉她的风评,这就是安妮丝菲亚王女的考量吗?”

“是的。说实话,我不认为我介入阿尔君那边会让事情好转。因为我被阿尔君疏远了呢。这样一来,把尤菲莉亚小姐拉到己方来应该会更好吧,这就是我的想法。”

“确实不坏,安妮丝菲亚王女的魔学就是有着这么多的价值。……但是,这对我们公爵家有什么利益吗?”

从古兰斯公爵身上散发的压力膨胀起来。父王感到气压的压力,腰部微微抬了起来。

确实可以洗刷尤菲莉亚小姐的风评吧。但是,对于玛泽塔公爵家来说会如何呢。我把谁拉到己方,也就意味着会面临刚刚我所说的危险。

玛泽塔公爵家这等有力的贵族也许没问题。但过于拥有力量,被看起来过于拥有力量这点又会出现新的问题。

“加入你这边,让别人加入你这边。安妮丝菲亚王女自己也非常清楚这会带来什么影响吧。毕竟自己都说出来了呢。”

“是啊。”

“即使如此也想把尤菲莉亚放在自己身边?”

“是的。我希望她能幸福。她的可能性因此而封闭实在是太可惜了。既然如此,我就来为她开拓这个可能性。”

说实话,我不喜欢王族的思考方法。抹杀个性,为了国家这一集合体而奉献生命。既然是王国这也是没办法的。我并不想改变这点。

但我不会跟着这么做。我想以真实的我活下去。自从我的世界改变的那天起,我就失去了王族的资格。

嘛,身为王族我才能自由地干更多事,只要我以自己的想法为国家贡献就不会被说三道四了。不过,我不希望即使抹杀个性也要成为王。

但是,我知道因为我的任性让其他人背负了负担。尤菲莉亚小姐就因此而痛苦了。那么,我想尽自己所能为她做事。

“……原来如此,尤菲莉亚啊。”

“……是,父亲大人。”

“你仍然,期望着成为王妃吗?”

* * *

父亲的提问让尤菲莉亚抬头承受其视线,但马上无力地低下了头。肩膀颤抖,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古兰斯只是注视着尤菲莉亚。不知过了多久尤菲莉亚才终于开口,但话语出口的同时眼泪也流了下来。

“非常、抱歉……!”

“……为何而道歉。”

“非常抱歉……给公爵家,给家名抹黑了……!我明明,必须洗刷掉这污名的……但是,我已经……无法成为王妃了……!”

断断续续,带着哭腔。尤菲莉亚颤抖着身体述说自己的内心,满溢而出的泪水不断滴落。

尤菲利亚的回答使古兰斯眯起了眼睛。就像是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一样。

“尤菲莉亚,再回答一次吧。你期望着成为王妃吗?”

“我无法成为。”

“不是无法成为。我问的是,想或者不想。”

“……我无法成为王妃!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尤菲莉亚左右摇头,反复说出同样的话语。古兰斯只是眯着眼睛注视着尤菲莉亚的身影。

“啊—、嗯。古兰斯公爵,你说得不够完整。尤菲莉亚小姐,你的回答也错了。”

“诶……?”

眼看两人之间的空气就要变得险恶起来,安妮丝菲亚插入两人之间,她看起来有些困扰地搔着脸。

“‘无法’是由谁来决定的?古兰斯公爵问的是尤菲莉亚小姐想怎么做。然而你的回答却像是被谁决定的一样。所以古兰斯公爵才说了‘再回答一次’,对吧?”

安妮丝菲亚将视线从尤菲莉亚身上移到古兰斯身上。古兰斯望向安妮丝菲亚,但马上就将视线移回尤菲莉亚身上了。

“尤菲莉亚。”

“……在。”

“在你决定成为王妃后,我为了让你作为王妃生活下去,为了不让你的觉悟变得迟钝才这样对待你的。……但是,如果你不期望如此的话,是啊。”

尤菲莉亚由于受到冲击而睁开的双眼。

……被摸头了。古兰斯的手放在尤菲利亚的头上,用手指笨拙地梳着尤菲莉亚的头发.

“停下来吧。王想要的婚约是什么,如果你选择这个的话,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父亲大人。”

“无论是谁想让你你成为王妃,只要你不期望的话,我就会全力保护你的愿望。尤菲莉亚,我期望你获得幸福。……至今为止,我似乎弄错跟你相处的方法了呢。”

“没有……!没有这回事!我能走到这一步全都是因为父亲大人的教育!我居然,犯下了这样的错误!全都怪愚蠢的我无德无能,让家名抹黑了……!”

“我女儿不是愚蠢之人。……够了,如果你无法原谅自己的话,我来原谅。家名什么的,不会因为女儿的这点小事受到动摇,我自己也好,我们家也好都没有这么弱小。”

“请不要,说这样的话……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似乎打心底困扰似的,尤菲莉亚如同小孩一样左右摇头,不断流着眼泪。

自幼起,就作为王子的婚约者,作为将来的王妃,被决定了未来。不能做任性的话,时刻警醒自己必须与王妃相符。

这就是自己能做到的一切。成为王妃的话,为了国家就不能因为任性让其他人困扰。必须比任何人都聪明,比任何人都强大,与王一同引领国家。

所以,不能让其他人困扰。不允许任性,不允许随心所欲地行动。因此,不希望困扰其他人的尤菲莉亚紧紧抱住了受损的心。

“请务必,务必斥责我……不中用的女儿,无法颠覆无谓罪名的软弱,无法留住阿尔加鲁特大人的心,废物……这样斥责我……!”

“仿佛小孩一样啊,尤菲。”

尤菲。这个称呼刺激到了遥远而怀念的记忆。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就看到古兰斯一脸困惑地苦笑着。

啊,还记得。父亲曾经如此称呼过自己。遥远,令人怀念的称呼。在自己成为婚约者之前,仅仅是父亲的女儿时,自己就是被如此称呼的。

“你的心似乎停止了成长啊。从那天起,仿佛时间停止了一样。依然还是小小的尤菲,我却没能察觉到。作为父亲真是可耻。”

“……父亲大人。”

“想象着每天都变得漂亮的你将来要肩负国家,为了让你直面终会到来的苦难,怀着期待严格教育你。但这只是套上盔甲,没能锻炼到你本身。我真是羞愧难当。”

“请不要说这种话。虽然是您自己说的,但我不想听到贬低父亲大人的话!”

“那么,请告诉不中用的父亲,告诉无法察觉到女儿痛楚的迟钝父亲。你仍然怀有成为王妃的愿望吗?尤菲。”

抚摸脸颊的手拭去尤菲莉亚眼泪。尤菲莉亚伸手握住抚摸自己脸颊的古兰斯的手。

温暖的手,笨拙而坚硬的手。跟以往,记忆中那怀念的父亲的手没有区别。就像是顽固的内心出现了裂痕一般,尤菲莉亚渐渐能够冷静地做出回答了。

“……非常抱歉,父亲大人。我已经无法爱慕阿尔加鲁特大人了。我不想,成为王妃。”

“……是吗。”

“……至今为止您呕心沥血的教育,我全都白费了,非常抱歉。”

“够了,尤菲。我现在的愿望,是你能够打心底展露笑容。真是努力了呢。绕了很大一圈啊。抱歉,尤菲。”

古兰斯紧抱着尤菲莉亚。收在父亲臂中的尤菲莉亚将额头靠在父亲的胸板上,死死抱住父亲放声大哭起来。

古兰斯用慈爱的视线望着尤菲莉亚,支撑着她颤抖的身体,抚摸她的背后。

“好厉害的气氛啊,父王!我们就是空气啊!你看他们,两人世界哦父王!”

“你这家伙————!在这样的气氛中,你这家伙——!!”

“脖!脖子要断了!父王,呼吸!快,快叫裁判官过来!唔唔!!勒死了,要勒死了!?”

这是奥尔凡斯擦着眼泪,为自己对古兰斯和尤菲莉亚犯下的过错而忏悔的时候。奥尔凡斯愤怒地绞住自己愚蠢的女儿的脖子。

被奥尔凡斯绞首的安妮丝菲亚拼命挣扎,不断敲打奥尔凡斯的手臂,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由于突然吵闹起来的王和王女让尤菲莉亚抬起了头,与父亲古兰斯眼神交汇了。

然后,不知从谁开始,都困惑地苦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