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十七年前

第一卷  序章 十七年前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Binarytree

 早已失去的右脚偶尔还会疼。所谓的幻肢痛。

 如同被那只黑色的魔兽吞食的那一瞬间那样,火烧火燎的疼。明明已经过了八年了,却还这样阴魂不散,实在是受够了。

 这天,贝尔格里夫也是在天亮之前就猛然醒来。本已不存在的右脚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紧紧按住残留的大腿部分,额头渗出汗珠默默忍耐,明明只过了几分钟,但对本人而言感觉如同过了几小时一般,疼痛感终于消退了。

 「该死……」

 贝尔格里夫一边叹息一边爬起来。已经完全没有睡意了。

 窗外的天空稍稍有一点发白。然而星星还在空中闪烁,只是天空变亮,让人觉得那里反而更加显得暗了。

 他小心地穿上床边的假腿,站了起来。在地板上咚咚地敲了几下,确认假腿已经完全绑好。走路已经没有问题了。在长时间的复健之后,如今已经可以持剑战斗。不过要是想过冒险者的生活还是稍微有点心里没底。

 所谓冒险者也是一种职业。等级较低的人会做一些收集草药等素材之类的工作,而有一定实力的人会去和所谓魔兽的东西战斗,赚取酬金并以此为生。通常是在公会的中介下,根据每天发布的委托的情况赚取每天的生活费,不过有些实力较强的冒险者会去消灭非常强的魔兽,籍此将财富和名声集于一身。

 要说的话这绝对不是一份稳定的职业。有不少人甚至出言讽刺,说这是干不了正经工作,一事无成的人才会去干的工作。但事到如今,这也已经成了不可或缺的职业之一,想成为冒险者的人仍络绎不绝。

 「那些家伙的人生本身就是在冒险」不知是出自什么人的这句讽刺的话,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揭露出真相的一部分。死亡与快乐每天都常伴身边的生活,这就是冒险者。

 贝尔格里夫是七年前回到故乡托内拉村的。如今他已经二十五岁了。

 他双亲早亡,十五岁那年,抱着干出一番事业后衣锦还乡的想法前往奥尔芬城当了一名冒险者,然而仅仅两年之后就被魔兽吃掉了右腿膝盖以下的部分。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一边做复健一边做一些采集草药之类的工作,但后来丧失了信心,回到了故乡。那之后他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小村庄里,以种田为主,同时还会兼做一些各种各样的工作。

 贝尔格里夫来到屋外,让冰凉清澈的空气充满肺部。在轻柔的微风吹拂下,他的一头红色短发随风摇晃。

 四周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早起的农夫已经在为工作做准备了。牧羊人为了喂羊而打开栅栏,将羊群赶到村外的草地上去。山羊和绵羊咩咩地叫着,聚在一起慢慢向前走,牧羊犬则是在旁边很有精神地来回奔跑着。

 周围渐渐亮了起来,远方的大山的轮廓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到早上了。

 走在路上,正好碰上要去农田那边的农夫凯利。凯利与他同岁,小时候俩人常在一起玩。凯利笑着抬起手来。

 「哟,贝尔,早啊」

 这个昵称听起来有些像女性化的「蓓儿」,不过贝尔格里夫已经放弃纠正他了。

 「早啊凯利,真有精神啊」

 「哦。我正要去种洋葱,有空的话要不要来帮我啊?」

 「我倒是很想说『乐意之至』,不过还是明天吧?凯雅婆婆拜托我收集草药,今天我得去给她采药」

 「哦哦,你要是能帮忙的话就太好了。不过你也够忙的啊,不要太勉强自己」

 「没事,这点小事而已。如果明天还有活的话记得跟我说一声」

 「哈哈哈,那到时候就拜托你啦。拜拜」

 「拜」

 凯利走向农田。

 刚回村那段时间,贝尔格里夫完全被众人当成笑料,不过如今他已经成为村里非常值得依靠的一员。回来之后,他常常带头去做那些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活用冒险者时期的知识采集草药、消灭魔兽,还常常帮忙农活,狩猎得到的肉也常分给村民们。如今村民们对于贝尔格里夫已经另眼相看,非常信赖他了。

 在早晨的散步兼村内巡视完成后,确认附近没有魔兽的气息,贝尔格里夫回到家里进行挥剑的练习,随后吃过早饭,整理便当准备进山。

 「到秋天了啊……」

 随着太阳升起,天空显得又高又蓝。树木相继染上红色和黄色,一个月前那炎热的夏天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如今更是不能怠惰,继续悠闲度日的话一不小心就会遭遇严酷的冬天了。

 一边注意地面上,一边查找绕在大树上的藤蔓所结出的果实,贝尔格里夫四下寻找,将目标草药依次放入背篓。

 「石竹草、藤种、秋月草……哦,山葡萄也结果了啊」

 贝尔格里夫摘下一粒小葡萄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

 「不错,孩子们肯定会喜欢的」

 虽说是订单范围之外的内容,不过贝尔格里夫还是将草药之外的山葡萄、木通果等也都放入背篓。

 进山采药是件危险的工作。首先有可能会碰上魔兽,其次普通的野生动物对人类来说也是非常有威胁的。虽说村子附近的地方也有樵夫会采伐一些树木,但像这样进到深山里的事情,一般的村民都是要犹豫再三的。

 不过对于当过冒险者的贝尔格里夫来说,以山里的野兽和魔兽做对手战斗还是可以做到的。虽然已经回到村里,但他从来都没有停止锻炼。虽然没了右脚身体状态不如以前,但至少不输于会在这里出没的魔兽。

 贝尔格里夫仅仅一个上午就采到了很多草药,于是选了一个日照充足的地方坐下来吃午饭。虽说只是烤的很硬的面包里夹上山羊奶酪,不过配上刚才采到的山葡萄和木通果,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吃掉面包,喝几口水壶里的水,稍微休息一下。秋高气爽,空气沁人心脾,休息一小会就能恢复不少精神。

 「好,这样子的话下午就能去帮凯利的忙了」

 想找的草药比预想的还要顺利地找到,他打算午后回村里去。

 正当贝尔格里夫伸了一个懒腰准备站起来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轻微的哭声。他迅速将手放到腰间的剑上,眯起眼睛朝四周巡视。没有魔兽的气息。但集中精神仔细听的话的确能听到哭泣的声音。像是小婴儿的哭声。

 「……在这种深山里头?」

 也有一种叫皮克希(Pixie)的魔兽能模仿婴儿的声音。虽然战斗力并不高,但可以一边模拟婴儿的哭声,一边用魔法扰乱人的方向感,是一种性质恶劣的魔兽。

 他曾多次进山,这里对他来说如同自家后院一般。虽然之前都没有在这里见过皮克希,但依然不能放松警惕。贝尔格里夫把手一直放在剑柄上,慢慢地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前进。

 「居然还真是……」

 拨开茂密的草丛,有些惊讶和困惑的贝尔格里夫不由得喊出声来。在那里的不是皮克希,而是真正的人类的婴儿。

 婴儿被放在一个藤条编制的筐子里。不知道是肚子饿了还是什么原因,正在大声地哭泣。哭成这样居然没有被野兽之类的抢先发现也实在是一种奇迹。若是被准备过冬而大量进食的熊或者野狼之类的野兽发现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贝尔格里夫走近一步仔细观察这个婴儿。头发是黑色的,在这附近很少见。抱起来以后,婴儿就停止了哭泣,睁开黑色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眼中似乎映出了自己的身影。

 贝尔格里夫皱起了眉头。到底是谁扔掉的呢。

 最近这段时间没听说托内拉有谁快要生孩子或是刚生不久。本来就是个小村子,如果真有这种事情的话贝尔格里夫早就听说了。

 是山对面的某个村子里的人生的孩子吗。耳朵不是尖的,所以也不是精灵族的孩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父母会专门到这种地方来扔孩子呢。怎么想都猜不透。

 「怎么办呢……」

 他虽然有些犹豫,不过婴儿自从被他抱起来以后似乎就感觉非常安心,一直乖乖地呆在他的怀里。看着这样的婴儿,他也觉得不能就这么放回去。更何况,那双大眼睛像是很相信他似的一直盯着他看。

 贝尔格里夫温柔地摸了摸婴儿的头,而婴儿则是似乎非常放心地睡着了。

 很乖的孩子呢。

 筐子里垫着好几层旧布,还有一些似乎是用来驱邪的干草药。看来似乎不是因为被讨厌而被扔掉的。

 「……没办法了」

 贝尔格里夫将筐子随婴儿一起抱起,走下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