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话 想要秘密地,克制地卿卿我我

第一卷  第一话 想要秘密地,克制地卿卿我我

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多么大的谎言。

证据就是,最初提倡这种说法的人根本就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名字。

能说出这种傻话的时候,要么是很受欢迎的女性想要安抚自己的追求者,要么就是没办法踏出下一步的男性在强压自己的渴望。当然反过来也成立。

我要说的是,这种理论至少对濑名希墨这个男生是不能通用的。

我的心意已经强到了没办法再相信这种无根据的说法,也不能用它来蒙骗自己内心的程度。因为认真,我为此非常烦恼,最后还是决定表白自己的真情。

一开始完全没有想到会喜欢上她。

最初或许只是个偶然,可我的心意是真的。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高中一年级的最后一天,我向有坂缘佳告白了。

在迫不及待就绽放满树的樱花下,迎来了一生仅有一次的决胜场面。

「濑名你,喜欢我?」

有坂愣住了,这已经超过了惊讶的等级。

我把她叫到了教学楼后面的大樱花树下。尽管贴心地指定了学校里很有名的告白圣地,她好像还是完全没有明白现在的情况。

两个人不般配,这是我一开始就知道的。

谁看到都觉得很漂亮又很优秀的有坂缘佳,和平凡又不起眼的濑名希墨之间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唯一的共同之处也就仅仅是在同一个班而已。

「这是说,濑名想要和我成为恋人关系,对不对?」

有坂的声音在颤抖。

「没有对不对,是真的。我真的想做你的男朋友。发自内心地想。」

我鼓起勇气说出的倾慕之情,好像根本就没有传入她的心里。

当然,这个告白完全是我自己独断的行为。有坂怎样感觉是她的自由。我也很清楚,恋人这种特别的关系并不是有坂所喜欢的。

有坂缘佳非常漂亮,太受欢迎了,因为这个反作用,她有点不信任别人。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会吸引别人关心,这样的日常生活里,每一个『他人』都可能成为压力的来源。尤其是,以前也有人被她的美貌吸引然后去告白,结果都被冷冰冰地击沉。这种光景我见过好几次。

多亏了有坂缘佳这种毫不留情的应对方式,现在再也没有人向她告白了。

到最后,这样漂亮的女生会喜欢上的幸运之人究竟是谁呢?

说老实话,我自己都想象不来有坂她答应我的那幅画面。

贸然地踏上这种挑战,我果然很愚蠢吧。

简直就是豪赌,运气不好的话,到毕业那天她都再不会跟我讲话了。

可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是不讲道理的。

如果冷静下来,我根本就不可能正面地对那个有坂告白。

「男朋友,女朋友……」

有坂好像要捂住自己的大叫一样地用手掩着嘴,接着朝后跌跌撞撞地退了两步。

她的反应有点奇怪。

「有、有坂……?」

「濑名,你是认真的吗?如果我答应的话,那我们就要变成恋人了!」

「嗯。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我也想跟你联络,还想要和你去约会。」

「那,跟我做H的事情呢?」

突然出现这个跳过了一大段过程的问题,我的紧张瞬间都被打消了。

「要说没有兴趣是骗人的。」

我当即认真地回答道。

要是在这个关头畏缩,或者害羞地露出傻笑,就会让她觉得很恶心。我可是认真的。

「太老实了!」

「还不是因为有坂你这样问我!?」

「可是,我,我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直接地回答出来嘛!」

有坂抱紧她自己的身体,摆出防卫一样的架势。

她的身体曲线非常有魅力,很难相信居然是和我同样的年纪。精致匀称的手足,纤细的腰,这些反而被丰满的胸部和臀部强调出来,破坏力已经到了凶恶的程度,不论男女都会被这样充满女性感觉的线条给迷住。

「哼、这样啊。原来濑名你对我有兴趣啊。」有坂的声音虽然没有底气,但总算是保持住了平时的要强感觉。

「先声明一下,我喜欢的可是你的内里,这一点你不要误会。」

「你可真奇怪。」

「为什么这么说啊。」

「我的性格绝对不适合恋爱,跟我在一起也只会很辛苦喔。」

「有坂,你以前交过男朋友吗?」

「怎、怎么可能有交过啊! 笨蛋!」

遭到了断然的否定。

「那你不跟人交往一下就不会明白。毕竟在男生看来啊,喜欢的女生就算有缺点也会全部变成萌点的。」

「真是的,你怎么能一脸淡然地说出这么害羞的话……」

一阵和风吹过。

有坂长长的头发被风撩起来,樱花瓣跟着翩翩起舞。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片淡红的缘故,她的脸颊看起来也微微泛起红晕。

艳丽的长发一直伸到腰际,新雪般的白皙肌肤好像从内侧透着光一样。

小巧且清纯的面孔,标志的五官。优美的颌部线条。修长丰润的睫毛为她的眼睛勾边,被这双大眼睛盯着看,整个人似乎都会被吸入她的瞳孔里。

果然,有坂缘佳是个完美的女孩子。

「因为我可是在决定告白的时候就下了决心。」

「下了决心?」

「哪怕是最差的情况,也就是被你讨厌,我也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我,我根本没有讨厌濑名呀。」

有坂的模样显得很笨拙。或许这是她以自己的方式,尽力对当了一年同班同学的我展现出的温情。

「这样啊……」

刚才那句话,大概就是『让我们今后也当好朋友』的意思了吧。

看来是不行了。我感觉到一种消沉黯淡的感情涌出来。

不知道该用什么灵机一动的妙语来填补此时的沉默。有坂也一言不发。我开始觉得自己或许该老老实实地离开时,突然从她口中听到一句完全想不到的台词。

「——因为,我还是第一次被自己喜欢的人告白。」

……我没有,没有听错吧?

她刚才好像说我是「自己喜欢的人」。

「啊,有坂,你刚才说什么?」

「不行——我不行了!怎么能忍得住嘛!」

她突然大声喊道,接着又扭头朝向樱花树那边。娇小的肩膀一直颤抖着。

「怎么了,有坂?你为什么发抖啊?」

「骗人的吧!?濑名竟然喜欢我!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如果是做梦的话,我就不想醒来了!」

有坂缘佳发出喜悦的尖叫声,连双脚都在地上跺个不停。

简直就像圣诞节早晨收到中意礼物的小女孩一样,她全身都在表达着这样的喜悦。

「你好激动啊。」

「这都是因为谁啊!你要负起责任来!」

「咦,为什么反而对我生气了!?」

有坂缘佳在喜悦中灵巧地对我生气起来,一点都看不见平时那种冰山美人的感觉。

她看着我,表情堪称是幸福到了极点。

就算用双手按住自己泛红的脸颊往上推,也掩盖不了瞳孔中闪耀的兴奋光芒。

「我,我们是两相情愿啊!怎么可能不开心!」

「原来你是感觉开心吗……」

「为什么濑名还是这么平静啊?你不高兴吗?」

「因为有坂你的反应太超乎预料了,我错过了开心的时机。」

超脱现实的发展反而让我冷静了下来。我可没有心跳加速啊。

「真没趣! 只有我一个人这样不是像傻瓜一样吗。我可是非常非常紧张呢,现在也还是很紧张!」

那双眼睛望着我喜极而泣,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这就是所谓分享喜悦的幸福场面了吧。

为什么我却被情绪非常激动,而且还被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她突然地说教了一通呢?有点没进入状况,不过深呼吸一口气,确定眼前看到的就是现实之后——

「……真的没关系吗?我要是解放开真正的感情,可是会像狗一样围着你转呢。」

我得意地预测道。

「这样有点讨厌啊。而且要是暴露给别人的话真的很害羞,还很麻烦。」

有坂也稍微恢复了一点镇定。

然而再重新面对彼此,我们两个却立刻而且同时逃开了视线。

「然后,有坂的心意我基本上是知道了。」

「什么叫『基本上』啊?」

「也就是我很明白你对我抱有好感了。不过……」

「不过?」

「我还没有听到告白的回答。」

「太开心了,结果我完全忘掉了。……不可以省略吗?」

「不可以。因为这是超级重要的部分啊。」

这可是不能退让的。

「真、真不体贴。」

「因为最开始就娇惯对方,到头来肯定没有好结果嘛!」

「……可是我非~常地紧张啊。」

有坂连耳朵根都已经红透了,而且还好几次轻轻咬住下唇。她想说出最重要的那句话,可是发不出声音来。

「有坂,要不要试着深呼吸一下?」

「嗯,稍等一下喔」,然后她用力地吸气吐气两次。其间雄伟的胸部起伏剧烈。

「安定下来了吗?」

「真亏你能说完告白的话呢,濑名。」

「谢谢你的夸奖,我也想快点夸你。」

「你少装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了,不就是比我先说完而已!」

「你也太擅长掩盖害羞了吧!明明这可是必胜的告白啊!」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挣扎。不要害羞到摆出一副吵架的模样好不好,这样真的太可爱了,我会不由自主就原谅你的。

「你、你以为我暗恋你多久了啊!?足有半年哦!再多等我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那么久之前你就开始喜欢我了啊。我当时以为你是完全不把我当男生看。」

冲击性的事实。我们互相暗恋的时期其实相当长啊。

「都、都是因为你在夏天开始前就一直泡在美术准备室里。明明没有理由,却跟男孩子共处一室,我真的好紧张。」

美术准备室孤零零地呆在校舍的角落处,那里也是受到老师默认的,只属于她的秘密基地。

除过上课时,有坂缘佳都会躲在那里。于是我为了能和她说话就每天都去露脸。不管什么时候去那里玩,有坂都摆出一副不高兴的模样,原来那其实是紧张啊。

「要说紧张,我也是一样的。」

「毕竟你居然会毫不退缩地每天都来,濑、濑名你是有多喜欢人家呀。」

有坂拼死地逞强,试着维持自己的优势地位。

「当然是很喜欢了。所以我现在才会跟你告白。」

「别再乘胜追击了!这样我会更紧张!」

「我的爱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拒绝的告白次数多到数不清的美少女竟然露出了狼狈的模样,这一幕真的太宝贵了。

「因为——只有濑名你对我是特别的。」

有坂挤出声音,向我揭开了事实真相。

「……所以,因为是你叫我,我才来的。」

她扭扭捏捏地说。看来有坂她一开始就明白了我叫她到这里来的意味。

「有坂缘佳同学,请告诉我你的回答吧。」

我慢慢地,催她向决定性的瞬间前进。

「……濑名。」

「嗯。」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濑名,后面的留到下一次!」

「咦,下一次?有坂?!有坂——!!」

在我困惑的时候,她已经跑远,离开教学楼背后了。

「下一次……下一次就是新学期了啊。」

我茫然地站在原地,忽然好像感到了别的视线。

看看周围,再抬头看教学楼里,谁都不在。是我的错觉吗。

樱花纵情绽放的春日,因为我的告白,有坂知道我们原来是互相暗恋,并且非常非常高兴。

但是,我却没得到明确的回答就迎来了春假。

◇◇◇

我在死一般的沉闷中度过春假的日子。

从有坂的反应来看,要说喜欢或是讨厌,她毫无疑问是喜欢我的。

那,为什么又要推迟回答的时间呢?!

说出「喜欢」这两个字之后,我们的关系就会可喜可贺地升级成为恋人。

然后我就可以高兴得像个傻瓜一样地度过春假……明明可以这样的。

「呜呜,太打击人了。」

得不到回答的我陷入了没有出口的妄想地狱中。

夜里睡不着觉,这段春假的时间完全成了情绪不安定的极点。

无限地友人以上恋人未满,上不着边下不着地的这种关系不知为何,非常能引人妄想,可我又同时陷入疑虑中,为那些根本都没发生过的事情受伤。就这样在床上不停地翻来滚去。

「……要是至少跟她交换过联系方式就好了啊。」

手机画面上没有有坂缘佳的名字,屏幕发出的光是如此地空虚。

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她没跟班里的任何一个同学交换过联系方式。当然我也包括在内。哪怕我总是去她的秘密基地美术准备室露脸,却还是错过了机会,结果到今天都不知道她的联系方式。

什么都做不了,只好老老实实地等待春假结束了。

难以想象的苦行啊。

发自真心的恋爱原来会让人这样难受吗。

毕竟我的年龄就等于没有女朋友的履历。经验也缺乏到了极点。

这种时候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会更顺利,之类的知识储备完全是零。连预测的结果都没有。

让新手突然不得不突然地积累实战经验,这就是恋爱最难办的地方。

我原本就不是对恋爱抱着强烈憧憬的那种类型。

进入青春期之后,虽然也有淡淡的愿望,觉得要是什么时候能交到女朋友就好了,可是从来没有那种早一刻也想谈恋爱的焦急感。

所以,改变我的人毫无疑问就是有坂缘佳。

恋爱的心情能变成行动力,也能变成侵蚀自己的诅咒。

因为不规则的生活节奏脸色变得很差,毫无意义地在走廊里徘徊,在浴室发出奇怪的声音,突发的暴饮暴食,然后是锻炼肌肉到汗流浃背的程度,不断地逼迫自己。等等。

我的举动相当可疑,甚至让小学四年级的妹妹都害怕地说「希墨君,有点奇怪」。

另外你要好好地叫我「哥哥」啊。

结果,春假里除过被朋友叫出去之外,剩余的时间我都蹲在家里。

本应很短暂的春假,这一次却显得无比漫长。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受。

然后是新学年的第一天。

我醒来得比闹钟更早,迅速地换上学校的夹克校服后,随便打好领带,连早饭都不吃就出了家门。来到学校的时间比平时早得多。

门口贴出了二年级的分班表。看到自己和有坂都在二年级A组里,我比出了胜利的手势。

接着第一个到教室里,静静地等着她的出现。

心不在焉地跟逐个走进教室的熟面孔朋友们打了招呼,可是不管过多久,有坂都没有出现。

终于,今年依旧是我们班主任的神崎紫鹤老师也来了。

有坂缘佳就好像看准这个时机一样,在最后一刻才走进门。

她走进来之后,教室的空气立刻随之一变。

大家悉悉索索地议论着,将视线投往这位美少女。

有坂撩了一下她的长头发,以淡然的神情无视掉全方位灌注的艳羡目光。

所有视线中,包含最强烈热意的当然来自于我。

可是她根本就不肯看我一眼。

就好像我,濑名希墨变成了透明人一样,被她完全无视了。

她走向自己的座位时会通过我的身侧,就算这样,有坂也不肯进入我的视线。

那副比以往更加淡然的表情,很明显就是故意要忽视我的存在。

「到底是为什么啊?」

有坂的态度让我很迷惑。太奇怪了。这绝对不对劲。

我坐直身体,尽量试图观察有坂的模样。但是从这边能看到的也只有她美丽的侧影而已。她的睫毛好长啊。

「濑名同学,请你把头转到前面看黑板。你为什么这么不安分,是快要憋不住了吗?」

我被神崎老师用平静的声音点了名。

「确实快要出来了。很危险。」

「不可以让自己露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高二学生了。」

神崎老师冷淡地回应了我的玩笑话,结果全班都笑了。

唯独有坂一个人没笑。我是不是被她讨厌了啊。

为了缓解心中不安,我决定换一种更积极地方式解读她的反应。

或许她是在害羞?告白的时候她都已经紧张到没办法当场回答我。也难怪告白之后的再会,她会表现得如此僵硬了。

「……就算是这样,也无视得过了头吧。」我小声嘟哝道。

她都不知道这个春假里,我心中经过了多少纠结。

终于再见面了,结果却是这样极端的对待。现在我真的不能否定这种可能性了——或许只是我抱着一厢情愿,人家其实完全都没有放在心上。

我觉得以有坂的性格,她也很可能在春假中冷却下来,最后对我说「之前的不算数」。

渐渐地,我真的开始感到不安了。

「好了,各位同学,开学典礼即将开始,现在向体育馆移动。」

大家都站起来往走廊移动时,我径直走向有坂的座位。

只有她还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有坂,今年我们也是一个班啊,请多指教。」

先试着用最不会出问题的方式和她打个招呼试试看。

「——我知道的。」

她的声音依旧冷冰冰。

「咦,什么?」

「没什么。」

「有坂,到底怎么了?」我的声音开始发起抖来。

「没什么。」

「别说没什么,这样真的有点奇怪啊……」

我绕到有坂的正面,结果她立刻把头拧向一旁。哪怕是这副装作漠不关心的冰冷侧影也美得让人着迷,我觉得真是太过分了。

啊啊,我真是对她着了迷。

然而现在的气氛怎么都不适合向她寻求那个回答。

回过神来,教室里只剩下了我们俩。

「大家要出发了。」神崎老师在走廊里朝我们说。

「对、对不起!马上就来!」

我立刻回答道。

「……小心不要迟到啊。」神崎老师说完,就再不发话了。

虽然这么说,但仍然想不到合适的方法。而且我觉得要是错过这个机会,那就一辈子都不会听到告白的回答了。

有坂。我向你告白的时候,你不是那么开心,说原来我们是两相情愿吗。

当时开心的真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吧?

走廊里挤成一团的同学们好像已经走远了。仿佛是看准了这一刻,

「——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

她轻轻开口说道。

「咦?」

我们的视线终于碰到一起。

「那个时候我真的太激动了,好像脑袋都转晕了一样。」

有坂的目光慌忙地游移,一看到我的脸就立刻害羞地逃到别的方向。

「后来立刻就开始后悔,真应该当时就给你回答。没有说出自己的心意原来会那么难受,我觉得自己真是讨厌。所以整个春假……明明是互相喜欢,但我却过的很难熬。」

有坂微微低垂视线,然后下定了决心。

「我问你喔,那个时候的告白还有效吗?」

她凝视着我,这次再也没有移开视线,静静等待着我的回应。

「当、当然了! 一直是有效的! 永远都有效!」

我慌忙回答说。

「那我现在,要好好地告诉你我的回答了。」

有坂微微抬头望着我,接着完完整整地说出了我一直渴求的回答。

「我也是,一直都喜欢着濑名。所以,我接受你的告白。请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吧。」

如果说真的有世界第一幸福的瞬间,我觉得,那肯定是和喜欢的女孩子确定交往的那一刻。

可我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也会迎来这一瞬间。

未曾体会过的感动包裹着我,让我一时失去了动作。

「濑名?」

有坂纤细的手指触碰着我的手背。可能是因为紧张,她的手冰凉凉的。

另一份体温让我终于回过神来。

「——啊」

『咕~~~~』

悬念落地的一瞬间,我的肚子发出了盛大的抗议声。

我们望着彼此的表情,一同大笑起来。

「等、等一下啦。我鼓起勇气回答你,结果回应是肚子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

有坂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我、我也没有办法啊!我一直牵挂着你的事情,结果没吃早饭就来学校了!」

「咦~那,你的领带歪歪扭扭的,也是因为慌忙之中随便一打就了事?」

被她这么一说,我才终于发现领口的异样感。

「真拿你没办法」说着,她站起身,朝我的领子伸出手来。

我站着不动,任由她摆布,两个人的距离近得不能再近。

「好,完成了,怎么样,是不是太紧了?」

有坂以绝妙的分寸非常漂亮地打好了领结。

「完美。」

「这样啊,那就好。」

「谢、谢谢你。」

「因为我不喜欢邋遢的人嘛。」

「那我以后要全力注意衣着打扮了。」

「这一次是我的责任。领结而已啦,不管多少次都会帮你整理好的。我可是你的女朋友……」

有坂得意地笑着。

咦,这么可爱的存在太犯规了吧?

「有坂。」

「怎么了呢?」

「我,真的超级喜欢你啊。」

「禁止这种突然袭击!尤其是在别人面前,绝对不可以!」

「为什么,我只是坦率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而已啊?」

「可是我会受不了!啊,我们交往的事情要对其他人都保密喔!说好了!」

「这是没问题,不过我能问一下理由吗?」

「因为虽然我很开心,但是也很难为情。而且现在也还是很紧张。这些都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特别的事情对不对?我觉得在别人面前卿卿我我就好像是笨蛋情侣一样,才不想那样,而且也不想让别人发现。被没有关系的人说这说那就太难受了。所以,求求你。」

女朋友的请求当然是我不可能拒绝的。

「——不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要充分地像情侣一样相处。」

「嗯。咦,哎?」

我靠近了一步。

「等、等一下濑名。太突然了,而且你太积极了!」

「……现在又没有别人,像情侣一样也没关系吧?」

「所、以说,这种突然袭击是犯规的!」

「但我已经到极限了。」

我轻声地向她表明了现状。

「那个,等一下,我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啦!但是我觉得,在做这种事情之前,还是先经过各种正确的步骤比较好——」

我愈发地靠近慌张的有坂。

「濑名,我,我……」

「——有坂,开学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得快点到体育馆去才行。迟到的话会很显眼的。」

说完我就立刻走出教室去。

「没想到濑名原来这样坏心眼!」有坂也追着我来到走廊里。

「这是春假留下来的反作用,原谅我吧。」

「人家明明都很正式地回答过你了。」

「别闹别扭啦。还是说当时我应该直接亲你一下才行?真是贪心啊。」

「发情的人是你好不好!」

有坂来到了我的身旁,然后试着想要超过我。

「不可以在走廊里跑起来。」

「可是我的腿比别人长呀。」

「我知道的。」

「色狼,你是不是光顾着看我的腿了。」

「要那么说的话,我看的是另外的部分。」

「是、是哪里啊?」

「保密,说出来的话,你又该害羞了。」

「濑名真是H。」

「你的赞美之词我就收下好了。」

我们像是赛跑一样穿过无人的走廊,急匆匆地朝体育馆走去。

我们又回到了能够愉快谈天的状态。

不过,已经不再是朋友了。我们成为了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