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话 嫉妒是恋爱的一味秘密调料

第一卷  第四话 嫉妒是恋爱的一味秘密调料

和有坂成为恋人之后,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跟联系的我被一种迷一样的无敌感包裹住。

高二生活有一个这样的开端实在是太棒了。

从春假中无法联络的痛苦和不安中解放出来之后,我感觉自己随时好像都可以飞到天上去。

上课时也只想着恋人的事情,基本上听不到周围的声音。

放学之前的班会时,神崎老师好像说「濑名同学和支仓同学请到茶道部来。我有话对你们说。」但我应该去的地方肯定不是那里。

「希墨君,我们一起走吧。」

就在我要站起身前往美术准备室的时候,有人突然叫我的名字,把我一下子拉回现实中。

「哎,朝姬同学? 为什么?」

「刚才神崎老师不是说让我们去茶道部嘛。神崎老师是要任命每年的班干部吧。和希墨君一起被叫去也等于,我也被选成班干部了。一定是!」

这个美少女带着期待的愉快笑容说道。她的名字是支仓朝姬。

不论什么时候都能直接进军娱乐界的精致面孔,再加上讨人喜欢的微笑。

明亮的茶色头发留到肩膀周围,缓缓的波浪发型又给人很活泼的印象。所有这些美感再被程度正好,不至于过分华丽的淡妆进一步强调出来。她的娇嫩嘴唇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地投去视线,虽然一丝不苟地穿着夹克式校服,却又像是不经意似地搭配上了指甲油和其他颇有品味的装饰品。

我觉得,她将来一定很适合女主持人之类的人气职业。

有点小聪明等级的可爱感觉。但是,凭借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和调节气氛的能力(就像玩黑白棋时把黑棋一下子全反转成白棋那样),就算有人对她抱着讽刺的态度,只要说一说话似乎也会被转化成她的粉丝。

用一句话来概括,她就是和有坂截然相反的美女。

支仓朝姬是我们年级的中心人物。

她可爱又漂亮,性格开朗待人亲切,所以很受欢迎,朋友也很多。成绩虽然比不上有坂,但也是榜首的常客。她好像什么事都办得到,老师们也很喜欢她。

永圣高等学校的升学率很高,不过举办的活动也很多。

大多数活动是以学生主导为名,其实全靠班干部们的共同努力。朝姬同学去年是其他班的班干部,我们就是在这些活动的准备过程中认识的。

她叫我希墨君,于是我也就叫她朝姬同学。

但对我来说,我们并不算是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只不过是在走廊里碰到会聊两句。

毕竟朝姬同学记住了全年级每一个人的全名。

「好像你升上高二之后,一直迷迷糊糊的呢。有什么困扰的话我可以帮你喔。」

「谢了,真有问题的话我会找你商量的。」

「不管什么时候都没问题。那我们走吧。」

「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所以就不去了。朝姬同学你去跟老师说,请她提名其他男生做班干部吧。」

「等、等一下!这样我很头疼啊!哎,不能一起来吗?」

朝姬同学慌忙拽住我的袖子。

「其实一个人就足够了啊。神崎老师比较喜欢有经验的人,所以以你的能力,只要愿意就肯定当得上。」

神崎老师带的班级里,每年都是老师指定班干部的。所以今年我知道仍然是她当班主任的瞬间,就立刻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被点名。今年我绝对不想干了。

「不是在说这个啦!希墨君要拒绝吗?我以为你肯定会接受的。」

「因为现在我要保护好放学后的自由时间啊。」

不然就没办法去跟有坂约会了。

「希墨君你都已经退出篮球部了,时间不是很充裕吗?」

「这个——」我说到一半,又把话咽了回去。

有坂希望我能保守我们在交往的秘密。好险。

「好在意。希墨君到底是怎么呢」朝姬同学盯着我的脸看。

「我的事情怎么样都好。总之,朝姬同学你肯定跟谁都能做好搭档吧?」

她作为领导者的资质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凭着堪称模范的优秀交流能力,现如今她应该不可能再担心做不好班干部的工作。

「我的搭档只有希墨君一个人啦。去年的文化祭也是,多亏你不露声色地打圆场,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呢。」

朝姬同学露出笑眯眯的表情,但是依旧抓着我的袖子不肯松手。

「而且,希墨君很受神崎老师信任嘛,毕竟都被连续两年提名做班干部了。无论如何我都想拜托你,帮我更近一点地接触神崎老师。」

「神崎老师的恶名已经远扬到这个程度了吗?」

我认真地问道。

「……会这么说的人也就只有希墨君而已啦。神崎老师很有大和抚子的感觉,受到很多女生的憧憬。我也是想要变成神崎老师那样的人,所以才进入茶道部的。」

「那你可不要学她一样硬来啊。去年我是没办法拒绝,才不情愿地接受的。」

「那是因为希墨君真的很优秀,优秀到老师都要硬拉你去了嘛!」

「想不到原来还可以说成是这样。」

「我可是一直在担心,是不是真的能被神崎老师选上。」

「班干部这个位置原来这么有吸引力吗?」

这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果真有其他人想做,那我早就很高兴地把机会让给他了。

「我想要得到保送去大学的机会,所以要努力地挣来内申表的加分项*。」

[*注:内申表是初中或高中提交给下一阶段学校的最终成绩单,其中全部的分数总和称为内申点,有些类似大学生的GPA。表上还记载着学生的获奖经历等。对保送入学意义重大。」

「你都开始考虑这些东西了啊。」

我因为满脑子都在想眼前的恋爱,感觉考大学之类的事情还在很远以后。

「希墨君虽然看起来好像很缜密,但其实相当马虎呢。」

「所以才容易被人使唤来使唤去啊。」我自虐地说。

「我决定这一点积极地评价为『温柔体贴而且有柔韧性』。总之,就算要拒绝老师,希望你也能自己见过她之后直接说啊!」

「好啦,我知道了……」

看来我唯一的选择就是跟朝姬同学一起去茶道部了。

看了看有坂的座位,她似乎已经先离开了教室。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悄悄地给有坂发了一条消息说「我被神崎老师叫出去了,稍晚一点才能过来。」

『缘佳:居然毫不在意地直接叫你的名字,这个偷腥猫是怎么样的女生?』

带有强烈压力的回复秒速地出现了。她看到了!而且还超级警戒的!?很遗憾还没来得及回复消息,我们就走到了茶道部的茶室。

◇◇◇

走进茶室,我们的班主任神崎老师立刻露出一副「终于来了」的表情。

神崎紫鹤。

虽然说话口吻总是礼貌且平静,内容却往往相当辛辣,而且行为也很乱来的和风美人。

她的举止总是很高雅,脊背总是挺得很直,动作没有一点拖沓。

与大和抚子给人的感觉一样,她是茶道部的顾问。而且擅长茶道,琴艺,花道等所有新娘修行之类的内容,堪称才女。很多富裕家庭的女生就是为了接受神崎老师的指导才特意加入了茶道部。结果让它有了不同于一般文科社团的规模,简直就像是学校里的女生沙龙一样。

神崎老师只有二十多岁,却对教育很抱有信念,这一点也得到了资历更久的老师们的赞赏。她虽然牢牢地把握着老师和学生的界限,不跟学生过于亲密,却也总是能敏感地察觉到学生们最小的变化,所以相当受同学信任。

就算是升学率很高的学校也会有不良少年,对学习毫无希望的人。这些在一般人看来很棘手的问题学生们全都在神崎老师的关照之下脱胎换骨,顺利地考入了大学。

再叛逆的学生也会坦率地接受神崎老师的意见。

哪怕是那个有坂也一样,她只会对神崎老师的话作出反应。

更准确地说,是对神崎老师的话表现出警戒,因为神崎老师就像是她的天敌一样。

对我而言,她是个相当难以读懂的人。

因为总是面无表情,所以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不仅如此,她还会轻描淡写地给我布置相当让人为难的任务。

虽然心中有各种不情愿,但我也只好脱掉鞋子踩上了茶室的草席垫。

「请坐吧。」

非常自然地,我们也和老师一样正坐在地上。

「我想拜托你们两个人做班干部。」

她单刀直入进入了正题。

和一年前几乎是同样的台词。既视感。去年我就是在这个茶室里输给了严肃的气氛和神崎老师无言的压力,结果没能拒绝掉。但是,今年的我可不一样!

「我知道了。请多指教了,神崎老师!」

朝姬同学给出了让人想打出满分的模范回答。

「我拒绝!那么,先失礼了!」我立刻站起身。

「濑名同学,请等一下。」

沉静,但不容争辩的声音拖住了我的脚步。

「你有什么急事吗?」

等到第二句话说出来,我完全失去了逃走的机会。

我有一种预感,无视这句话可能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于是不得不停住脚步。

「有啊,事关我青春的一件大事。请不要阻止我!」

「那可真是不得了。等我泡好茶之后慢慢聊一聊吧。今天还准备了特别的茶点。」

完全没有拒绝权!?

「不,所以说老师,我现在正急着——」我试着提出异议。

「——刚才,你说了什么?」

神崎老师的微笑没有改变。

完全是一副促进学生积极自主性的态度。

只是面对她,我的脊背就闪过一阵寒意,彻底失去了抵抗的意志。每一次都是这样。哪怕天地倒转过来,我也没有自信能反驳神崎老师说的话。

「一直正坐着,脚很快就麻了。稍微休息一下等腿回复过来怎么样呢。」

我再次坐好,并且意识到真的没办法违逆她了。

「你可以换一个舒服的坐姿。支仓同学,谢谢你的承诺。你可以回去了。今年请多关照。接下来我好像需要和濑名同学单独谈一谈」老师一边说,一边开始准备冲泡抹茶。

「那,希墨君,明天见。今年一起作为班干部加油吧!」

为什么说得好像我已经就任了一样啊。

朝姬同学迈着轻快的脚步回去了。

真好啊,她已经从这个紧张到要死的空间中获得了解放。我羡慕得都快哭出来了。一对一地面对神崎老师,紧张感一下子也增加了好多。

「你想要回去吗?」

「抹茶是没有罪过的。喝完了抹茶我立刻就走。」我改换成盘腿的坐姿。

「那就请不要客气,慢慢享受吧。今天没有茶道部的活动,所以也不会有人来打扰。」

茶釜里的水开始沸腾,声音充满了茶室。

「在放学后的密室中和学生两人独处,作为教师这是不是有一点……?」

「……你有什么期盼要发生的情节吗?」

神崎老师以漂亮的动作用茶勺舀起抹茶,同时还把我的玩笑原封不动地还了回来。

叮,手机的通知铃声突然打破了茶室的安静。

「对不起,我马上调到振动模式」说着我顺带瞄了一眼画面。发消息的人是有坂缘佳。

『缘佳:你看到刚才的消息了吧?还没有结束吗?』

这种状况下是根本不可能回消息的。何况刚才那一条我还没回,她好像生气了。糟糕!

「你刚才说自己不能接受这个职务,为什么呢?」

「因为我想要珍惜属于自己的时间。」

「劳逸结合是很重要,但是一味地玩会让成绩下降。濑名同学,你是努力就能做得到的人。」

这句鼓励的语气被格外地强调了。

茶筅*搅动抹茶发出的悦耳声音在茶室里回响。

[*注:冲泡抹茶(也称点茶)时用来制造泡沫的工具,用竹子制成,有些类似打蛋器。]

「——春假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

「为什么会怀疑这一段时间?」

「因为这是我带你们的第二年。学生的变化我当然能看到。」

「有这么明显吗?」

「已经到了明明白白的程度了。」

「太夸张了。我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成长了嘛。」

「也未必。十几岁的孩子经常会因为微小的契机就产生惊人的改变,甚至可以变得和以前完全不同。」

「我可不是那么优秀的学生啊。」

「我并不是在说濑名同学。」

「咦?」

「请吧。」她向我递出茶碗。

「我不太懂茶道,失礼了。」我说完后,吃掉了面前的茶点*,又喝了一口老师冲好的抹茶,味道有点苦。

[*注:此处的茶点日语名叫練り切り,似乎没有汉译名。这种点心用白豆馅和糯米粉做成,可以有许多不同的颜色和造型。]

「请你一边吃一边听我说。我希望有坂同学能继续拓宽交友关系。所以今年濑名同学的协助仍然是不可缺少的。」

「这个任务可比去年更难了啊。」

口袋里的手机又震起来,一定还是有坂的消息。

「因为濑名同学能跟她交流,所以我才要拜托你。」

「我也只是中午或者放学之后跟她闲聊两句而已啊。」

「今年,请你为她和同班同学之间创造联系吧。」

手机还在震。

「………………说实话,我想象不来她跟其他人要好的模样。」

「如何当好这座桥,就要看你的本领了。」

「可是把别人的常识强加给那个有坂,这是没有意义的啊。」

我明确地断言道。

「我知道。有坂同学是特别的。但是,孤立和喜好孤独是两回事。实际上,她已经接受了来名同学这样能理解她的人。把拒绝别人当作理所当然的她既然可以和你亲近,那么也就有能力和别人亲近。」

神崎老师直直地看着我。

「老师你对有坂的期待真是很大啊。」

「不是的,濑名同学。我期待的是你们两个人。」

神崎老师的恶劣之处,就在于她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种话来。

老师的话好像有魔力般,听起来相当可信,一旦入耳就会让人想要相信到底。

我喝干了剩下的抹茶。

「感谢招待。」

「一点粗茶不成敬意。那么,你愿意接受了吗?」

「作为干了一年的报酬,只是这一杯抹茶好像有点不够啊。」

「——那么,濑名同学遇到麻烦的时候,我保证可以帮你,这样如何呢?」

这个条件不坏。有神崎老师的帮助,真遇到麻烦时就会相当安心。

「啊——今年我原本是打算拒绝的!但是这个报酬!那就说好了啊!」

「毕竟身为好人也是濑名同学的魅力之一啊。那就说定了。」

我站起身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开始不停地震动。

有坂似乎是到了忍耐的极限。我马上就会过去啊,你再稍等一下下。我把手伸进口袋里,想捏住手机不让它震得太响。

「另外,其实濑名同学今年之所以会和有坂同学在一个班,是出自她本人的愿望。」

「咦,这我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前一刻还只想着要离开这个茶室,后一刻我却不由得回过头去。

想不到老师就在我身后很近的地方,而且,只穿着袜子的话在草席垫上非常容易滑倒。

结果,我推倒了老师。

手机也顺势从口袋里滑落出来。

「学期结束典礼之后,她第一次主动找到我,直截了当地说如果不能和你同班,她就会退学。」

老师在我身体下边,面不改色地淡然说道。

「请不要再这样一脸淡定好不好!这种恋爱喜剧式的桥段是怎么回事啊!」

「——这就是你希望发生的情节吗?」

「怎么可能!」

「短短一瞬的时间里就作出反应,把手伸到我背后试着保护我,濑名同学真是绅士呢。只不过,」

「只不过,怎么?」

「摔倒的时候我的内衣也解开了。」

「不要顺其自然地说出这种了不得的事情啊!?」

我不由得往老师的胸口瞄去。春装的质地比较薄,所以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包裹着老师丰满胸部的内衣,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这就是,从拘束中解放出来的成熟胸部吗!不隐晦地形容就是,好大!

「那个,被你这样热心地看着,确实是……」

「对不起。这、这个这么容易解开的吗……?」

我全力地移开视线。虽然想要从老师的背后把手抽出来,但动作不好的话很可能让事态变得更糟。

「符合我的尺寸也符合我审美的内衣很少,就算有也很昂贵,所以我总是会穿很长时间。大概衣钩也是因为这个才……」

太鲜明了。话说回来因为恐慌而问出这种问题的我是很有问题,但坦率回答的老师也很有问题啊。

不行,我开始冒冷汗了。

「那个,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我还是一只手在老师背后。另一只手只要稍微松一点力气,自己的胸膛就会在老师身上着陆。好高啊,珠穆朗玛。

(插图)

然后又是手机的震动。震动。大震动。在草席垫上疯狂地挣扎着。

「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实际上我现在也相当惊慌呢。要是发出尖叫声的话就会引别人过来,然后难免产生奇怪的误解。我还打算将来升职成为校长后一直干到退休的。」

「至少有一点表情好不好啊!」

我强行抽出那只手臂,然后飞跳起来,逃到了茶室的角落。

「请你稍微背过去一下。」老师慢慢地整理好了凌乱的头发和衣服。我则是一直盯着墙壁,努力试图驱逐杂念。话虽如此,但不管怎么努力都会在意衣料摩擦的声音和动静。

「真是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了,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濑名同学。你的手机现在可是相当地不安分。」

「啊啊啊,讨厌!还不是因为老师的错!」

「今年也请多指教了,濑名同学。」

就这样,神崎老师以压倒性的我行我素,或者说以沉默的强大攻势达到了她的目的。

糟糕。太糟糕了。而且「有坂主动希望和我同班」这张底牌,还是在我接受她的提名之后才告诉我的。

果然我的班主任是个大意不得的对象。

◇◇◇

我觉得自己在茶室呆的时间总共也不到三十分钟。

来到走廊里,立刻看到有坂缘佳不满地抱着手臂站着。

「有坂!?抱歉,你在等我吗?」

「——那个女生是谁?」

「你说朝姬同学?她已经先回去了。」

「朝姬?」有坂敏感地表现出反应。

「只是这么叫她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啦。」

「……那,濑名你一个人在里面做什么?」

有坂皱起眉头盯着我,看起来是非常非常想对我抱怨的表情。

「老师把我叫去,让我今年也继续当班干部。」

「那不是只用五秒钟就可以结束了嘛!太花时间了!」

「我也想要早点结束啊……」

这个时候,元凶静静地从茶室中现出身影。

「——哎呀,有坂同学。你还没有离校吗。」

神崎老师居然表现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太让人惊讶了。

「老师你抓住班干部,跟他密谈了很长时间啊。」

不知道为什么,有坂的口气像是带着刺。

「是的,我们两人度过了一段很亲密的时间。」

「哎~和学生在密室里做了什么好事情啊?」

表面上两人的对话好像很平静,但言外之意却像是要迸发出火花一样。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这种说法就好像是有坂同学一直等着谁从这个茶室里出来一样呢。」

「哈?怎么可能啊!」

「濑名同学似乎也说自己正着急地投入青春的一件大事里。」

「为什么又提到了濑名啊!?」

「原来是这样。因为我也有重要的事情,所以留住了濑名同学。既然与你无关,那我也就没有必要道歉了。」

「老师,请你不要再挑逗有坂了。」我试着插嘴安抚她们。

「因为濑名同学的抵抗,我花了不少时间。本来他要是老老实实的话,事情很快就办完了。还是说,其实他也想要和我多待一会儿呢?你要是直接开口的话,今天一整天我都可以奉陪的。」

神崎老师用一种颇有深意的表情看我。

「濑~名~。你除过答应做班干部之外还干了什么啊!」有坂的怒气又上升了好几百伏特。

「真的什么都没干啊!」

「是的。那是我们两人的秘密。请你听好,濑名同学,这些事不可以对任何人说喔。」

等等,这种口吻是怎么回事啊。

神崎老师的话让我整个人都冻住了,有坂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老师的模样很暧昧,而且还带着微妙的羞涩。这种感觉太真实了,以至于沉默控制了整个场面。

有坂发出了不成声音的声音,明显是非常动摇。

「老师,我说啊,」

「哎呀,濑名同学。抹茶沾到了嘴角上呢。刚才我都没有注意到。」

神崎老师取出自己的手帕,在我的嘴角上擦了擦。

「——」「!?」

我就像是变成石头一样僵硬,有坂更是眼睛瞪大到要飞出来的程度。

「好了,现在擦干净了。」

「明明只是教师,却要做到这个程度吗!?」

「其实是特意悄悄地为濑名同学点了抹茶,但是还是暴露了啊。」

太害羞了。到了这个年纪还被别人擦嘴角。这样突然把我当小孩子对待,真的很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话说回来,嗯。那个时候老师其实也相当有兴致作弄我吗?

「请,我把濑名同学还给你了。请享受愉快的放学时光吧。」

神崎老师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到办公室去了。

该说这是天然呢,还是故意呢。

至少对有坂造成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那是!什么嘛!那个家伙!啊啊啊真的好气人!那种距离感,是不是有点不正常啊!太气人了!」

尽管这还是在学校的走廊里,但有坂却表现出了我以前从未见过的愤然神色。

这种生气的样子跟面对我的时候截然不同,神崎老师对有坂来说究竟是怎样的天敌,这副模样就能体现得淋漓尽致了。

「有坂。」

「怎么啊!」

「谢谢你为我生气。」

「为什么要说谢谢!?」

听起来可能像是火上浇油,但我的胸中充满了幸福感。

「如果你不是真心喜欢我,那就不可能会吃醋对不对?」

「因为濑名和别的女性两人独处,我当然会警戒了啊。」

「可如果是对不喜欢的人,警戒也没有意义,对不对?」

「谁让你无视我发的消息。」

「毕竟是在老师面前,我真的没办法回复。」

「班干部的工作跟我,哪个比较重要?」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居然也能听到那句传说中的名台词的改编版!

有坂就是闹别扭到了这样的程度。

「就这么担心我吗?」

「因为男生不都是一直在脑袋里想着很色情的事情吗?」

「这一点告白的时候我就已经承认了啊。当然,幻想的对象仅限于恋人。」

「真的?」

「你别看我这样,其实为了遵守约定,我也忍耐得很辛苦。」

有坂的全部怒气似乎一瞬间都因为这句话消失了。她先是愣了一下。

接着好像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继而急忙向后退了好几步。

「不、不要在学校的走廊里说这么奇怪的事情啦!」

「这是事实啊,我有什么办法。」

「你、你也太老实了。再多一点城府好不好啊。」

「要是真那么有城府我就不会对有坂缘佳告白了。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认真到底的。」

我直视着迷住我的那个女孩子的眼睛。

「……感觉濑名比我还要从容,这样果然很不好!」

有坂背过脸,一个人迈开步子。

「我知道了,是我错了。缘佳。缘~佳~,不要一个人走掉嘛。」

我半开玩笑地叫出她的名字。

「不准在走廊里叫人家的名字。」

「那,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可以吗?」

「不可以。」

「你也可以叫我希墨啊。」

「不叫。」

「哎~我好伤心。」

「不准得意忘形!」

「缘~佳~」

「也不准把调子拖得那么长!」

我绕到她面前。

「缘佳。」

这次认真地,诚心诚意地叫了她的名字。

「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才可以喔。」

缘佳红着脸,但又看起来很开心。

正因为最喜欢她,所以我才知道。

——虽然强迫会让她受伤,但过于畏缩也不行。

我想要体贴关心这个比谁都更胆小,更笨拙的女孩子。

想要让比谁都更漂亮,但也更没有自信的她总是充满幸福的心情。

根本不需要担心嫉妒之类的东西。因为我已经对缘佳着了魔。

我真是太喜欢这个女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