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话

第二卷  第十六话  还没到天亮的时候。但天空已经开始微微发白,地面与天空间的分界线已经可以黑白分明地看清楚。清澈透亮的空气让人感受到刺骨的寒冷。

 贝尔格里夫轻轻地起身,小心地避免吵醒睡在他身边的安洁琳。他将炉子里灰下面仍在缓慢燃烧的炭火挖出来,上面放上细柴,再在上面放上较粗的木头,然后吹了几口气,让火复苏。即使这样家里仍然很冷,哈一口气还能看到白烟。

 安奈莎和米丽娅姆睡在壁炉附近。大概是因为冷,俩人将毛毯重叠起来,关系亲密地抱在一起,发出安稳的鼻息声。看到她们睡得似乎很好,贝尔格里夫安心地长出一口气。

 正当他轻手轻脚地做着散步兼巡逻的准备时,安洁琳揉着眼睛醒来了。

 「爸爸……我也要去」

 「吵醒你啦……再睡会儿呗?」

 「没事……我想和你一起去」

 安洁琳手脚麻利地穿上上衣,披上外套。

 父女俩一起来到屋外。虽然家里也很冷,但外面的寒冷程度又更上一层。

 安洁琳深深地吸了一口久违了的托内拉清晨的冷气,随后又将其缓缓吐出,白烟在空中慢慢地散开。

 「……好清爽」

 「哈哈,冷吗?」

 「还好……很舒服」

 远方的天空越发白亮,但是天顶上还有星星在闪闪发光。天空越是亮,就越发显得地上的暗色浓。没有风。空气似乎都堆积在天空底部呆坐不动。远处传来公鸡打鸣的声音。

 地上立着大大小小的霜柱,踩上去脚下就会发出吱吱的声音。安洁琳似乎在享受这种感觉似的,故意大步踏上去。小的时候她也曾这样到处踩着霜柱走。

 两人围着村子慢慢转圈。家家户户的院子角落里和路边上都还留有残雪,被夜间的冷气一冻再次凝固变硬。小河里的水也覆盖上薄冰。

 安洁琳走在前面,一跳一跳地享受着踩碎霜柱的感觉。这让贝尔格里夫莫名地感到一种安心的感觉,虽然看着长大了,但果然还是自己的女儿啊。

 「好怀念啊……以前也经常这么做」

 「是啊……每天早上明明很冷但还努力起来呢」

 「嘿嘿……」

 安洁琳蹦蹦跳跳地回到贝尔格里夫面前,扑进他的怀里。随后用脸蹭蹭他的胡须。

 「扎扎的好舒服……」

 「你干啥呢……」

 贝尔格里夫一边苦笑一边抚摸着安洁琳。

 两人来到可以俯视村子的小高台上。周围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枯草覆盖着周围的地面,而新芽也从枯草下面钻了出来。

 从高处看下去,托内拉村非常安静。不过似乎已经有几户人家起来了,可以看到烟囱里升起做早饭的炊烟,也能听到羊儿咩咩的叫声和牧羊犬的吠声。

 安洁琳一蹦一跳地向前跑出几步,随后转过身来。

 「我喜欢这里。可以看到整个村子……」

 「是啊……喂安洁,小心脚底下」

 太阳逐渐升起,远处东方的山脊上射出炫目的光芒。阳光才刚一露头,原本昏暗单调的风景瞬间有了影子,生出立体感来。到处都可以听到鸟儿的鸣叫声,世界仿佛突然醒来一般。石头上的霜被阳光一照也闪闪发光。

 两人并肩站立,眺望着慢慢升起的太阳。

 「哈——……好漂亮」

 安洁琳吐出一口气,看着它慢慢地改变形状,终于升到空中,消失不见。她吸了一下鼻子,用手捂住露在外面的耳朵,随后又使劲搓手取暖。

 「托内拉完全没有变呢……」

 「是啊,没有变呢……大概从爸爸出生之前开始就一直都没有变化呢」

 「嗯……让人很安心呢。奥尔芬太热闹了,让人眼花缭乱的」

 「哦……在奥尔芬过得不开心吗?」

 「……不是,这是两回事。我喜欢托内拉」

 「哈哈,是吗……不过接下来也要整修道路了呢。会变成什么样呢……」

 「修路?」

 「波尔多伯爵她啊,说是要整修通到托内拉的道路。等到真修好的话,你想回来也能更容易吧」

 「赛仑和萨莎她们家啊……」

 「啊,对了。说起来,之前萨莎小姐给了我一百枚金币,说是作为救了赛仑小姐的报酬,我帮你存着呢」

 「是吗……」

 「你回奥尔芬时候带回去吧」

 「不了……爸爸你拿着吧。我不缺钱」

 「唔……是吗……那我就先帮你存着吧。需要的时候再说」

 「嗯……对了,爸爸」

 「怎么了?」

 「你收萨莎当徒弟了吗?」

 贝尔格里夫有些为难地挠了挠脸颊。

 「爸爸是没有这个意思啦……只是和她比试了两次而已。是她自作主张要叫我师父的」

 「这样啊……」

 安洁琳似乎莫名地高兴,紧紧抱住贝尔格里夫的胳膊。

 「……强吗?」

 「嗯?」

 「我说萨莎」

 「啊,很强啊。下次交手时候怕是就要输给她了」

 「……不能输。在我打赢爸爸之前不许你输给别人」

 「别说这种强人所难的话啊……对了安洁,你使剑时候的那些习惯要赶紧改掉啊?连爸爸都打不赢,将来要是碰上S级或是魔王之类的对手的话,实在是让我很担心啊……」

 听到贝尔格里夫这么说,安洁琳噘起了嘴。

 「魔王又没有爸爸这么强嘛……」

 「喂喂,不是这样的吧……」贝尔格里夫苦笑着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说起来魔王是什么样的啊?」

 「嗯,那个……就像是这样,一团在扭动的黑影的感觉」

 听见这句话,贝尔格里夫正在捋胡子的手停下了,随后他非常惊讶地眯起眼睛看向安洁琳。

 「黑影……是什么形状的?」

 「唔……姑且算是人型。不过很小,大概也就到我腰这么高吧」

 贝尔格里夫忍受着再次出现的幻肢痛,皱起眉头陷入沉思。

 非常像。

 但是,当时的那个虽然也是黑影,却是四脚的兽型。

 「……大概是不同的东西吧……那个如果是魔王的话,我们如今……」

 「……?怎么啦,爸爸?」

 「嗯……啊,没什么。没事」

 看到安洁琳正担心地抬头看着他,贝尔格里夫笑着摸摸她的头。幻肢痛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太阳终于升起,将各处都完全照亮。可以清楚地看到安洁琳的脸已经因寒冷而被冻得通红。手摸上去也能感觉到有些发凉。

 「有些冷了啊……转完一圈早点回去吧」

 「嗯……嘿哟」

 安洁琳突然轻巧地跳到贝尔格里夫背上,随后开心地将脸埋进他的头发里。呼出的气息让他感觉痒痒的。

 「我不在爸爸有没有觉得寂寞啊……?」

 「那是当然啊。你能回来我很高兴啊」

 「嘿嘿……我回来也很高兴……」

 安洁琳满足地揉着贝尔格里夫的头发。

 「哎呀呀……真的是一点没变呢……」

 贝尔格里夫苦笑着,就这样背着女儿慢慢地走下高台。

 ○  ○  ○  ○  ○

 阳光照进森林里面,鸟儿在林间的地面上跳来跳去,寻找着探出头来的虫子。早春时节各种生物都苏醒过来,树木也都生出柔软的新芽和枝条。

 在一棵倒下的大树的阴影里,有一个小小的黑块。黑块还不到拳头大小,不断地摇动着,就好象在因寒冷而发抖一般。

 一只鸟在树下和石头的背阴处寻找着猎物,不停地用喙戳着地面。鸟儿发现了黑块,于是也试着戳了一下,但黑块却突然黏了上来。鸟儿慌慌张张地拍动翅膀想要将其甩掉,然而黑块就这样很快缠到鸟儿身上,最终将鸟彻底包住,如同将其彻底融化一般吞了下去。黑块吞掉鸟儿之后相应地增大了一圈,仍是一副软乎乎的样子摇来晃去。看起来像是生物,却又没有手脚,也分不出头和身子的界限,完全是个球。

 像是讨厌太阳光一般,黑块又蠕动着钻进了朽木的阴影里。虽然看不到有嘴之类的器官,但它似乎仍在嘟囔着什么。

 『哪里……?我……为什么……这、里?我……是谁?主人……主、人……?主人……是谁、来着……?』

 黑块继续来回摇晃,像小火苗一般不停地晃动着。

 又过了一段时间,一只野兔跑了过来,好奇地看向树荫处。黑块突然如离弦的箭一般跳了出来,粘到野兔身上。野兔受惊四处乱蹦,但却被黑块塞住了嘴,堵住了眼睛,很快整个身子都被黑块吞了下去。

 黑块又大了一圈,轻微地抖动着,随后其中一部分膨胀起来,形成了鸟翅膀的形状。

 『我……是鸟……?不、对……』

 那个看起来像翅膀的部分慢慢地改变着形状,逐渐变成了胳膊的样子,而其前端也分叉出手指来,成了手的形状。

 『手……人、类……?我……』

 又过了一段时间,黑块终于变成了人型。有了头,有了手,有了脚。不过大小也就只相当于人类婴儿一般。它似乎是还不习惯站立,一直没有站起来,只是四脚着地趴在地上,躲在朽木的阴影里瑟瑟发抖。

 『好寂、寞……』

 ○  ○  ○  ○  ○

 「稻草和炉火和……还有什么呢~?羊毛?干豆子吗?」

 「嗯,是呢。都是些在奥尔芬很少闻到的味道……但是总觉得能让人很安心呢」

 米丽娅姆和安奈莎两个人披着毛毯,紧贴在一起坐在壁炉前。

 太阳已经升起,阳光从紧闭的门和窗的缝隙间射进来,将屋里照亮。夜里变冷的屋顶和墙壁似乎因热胀冷缩而相互摩擦,偶尔能听到吱吱的声音。

 父女俩还没有回来。留在家里的两人虽然起来了,但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好,而且又很冷,所以总之就先继续这样缩在壁炉前不肯离开。

 乡下的屋子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的味道。她们明明是在奥尔芬城里出生长大,但却对这些味道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怀念的感觉。大概是体内流淌的血液中早已刻上了祖先的记忆印记吧。

 或许是因为冷,米丽娅姆又窸窸窣窣地往安奈莎身边凑了凑。她的猫耳也伏在头上,安奈莎淘气地笑了。

 「嘿嘿,耳朵冷了是吗?需要羊毛帽吗?」

 「讨厌~!害我一想起来就忍不住要笑!」

 两人说着,咯咯地笑了。

 贝尔格里夫那耿直却又有一点不通世故的性格让两人很有好感。他每次看向安洁琳时,那种作为父亲的温柔的视线也都被两人看在眼里。的确,安洁琳会爱慕这样的父亲,会想要见到他,这些也就都不难理解了。

 米丽娅姆笑嘻嘻地看向安奈莎。

 「有爸爸真好啊~。开始有些羡慕安洁了」

 「是啊……嗯,的确是呢」

 她们俩是在教会的孤儿院长大,抚养她们的就是教会的修女。修女虽然也有严厉的时候,但实际上给予孩子们的爱并不亚于普通母亲给亲生孩子的爱。安奈莎和米丽娅姆也都对此相当感激,如今也仍然非常喜欢修女。但这毕竟只能提供亲情中母性的一面,对于她们俩来说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她们并不清楚有父亲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有时会有些慈善家来到孤儿院表示要收养孤儿当养子。对于两人而言,女性姑且不论,那些有钱的男人实在无法让她们产生好感。与其说那是父性,倒更像是在寻找玩物的感觉。当然,对于这样的家伙们的申请,修女也会坚决地予以拒绝。

 但是对于见面还不足一天的贝尔格里夫,她们却的确感受到了父性。贝尔格里夫一个人将安洁琳养大,他身上无疑也存在着母性的一面,但毕竟他是个大男人,尤其是在与安洁琳比试时,在斥责她的坏习惯同时为她的成长所高兴的那副模样,的确展现出作为一个父亲的一面。这与母性所带来的那种温暖怀抱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接触到未知事物的这种感觉让安奈莎和米丽娅姆多少有些困惑,但却绝不讨厌。倒不如说这更促使她们去想象『如果有父亲会是怎么样』。

 「啊~啊,如果贝尔叔是我爸爸就好了……好想像安洁那样撒娇啊」

 「说什么呢……」

 「哼哼~,安娜也是一样的吧~?我可是知道的哦」

 「才、才没有那种事情!我才没有想过要骑大马什么的……」

 【骑大马:原文“肩车(かたぐるま)”,指一个人骑在另一个人脖子上的动作,搜了一下各地叫法似乎都不一样,所以姑且选了个看着最通俗的名字……】

 说到一半,安奈莎反应过来,猛地抬起头来,只见米丽娅姆一脸坏笑。

 「你看吧~」

 「吵、吵死了!」

 安奈莎气呼呼地鼓起脸颊,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伸手在米丽娅姆头上拍了一下。正在这时门开了,安洁琳走了进来,两手都抱着柴火。

 「我回来了……你们俩都起来啦?」

 安洁琳吐着白气来到壁炉前。她的脸因寒冷而染得通红,原本就略带稚气的面容越发显得年幼。

 「嗯,起来了。你起得真早啊」

 「算是习惯吧……以前在托内拉时候每天早上都要和爸爸出去巡逻」

 「贝尔叔呢~?」

 「在做空挥呢。这也是他每天的习惯……」安洁琳将拿回来的柴火又往火上添了几根,脱了外套拿起剑,看向两人。「要来吗?」

 两人对视一下,也都迅速站了起来。

 院子里的白霜反射着太阳光闪闪发亮,而从地面升起的晨雾遮挡了部分视线,让人无法望到远方。

 贝尔格里夫正在挥剑。他脱掉了外套和上衣,身上只穿一件单衣。身体上可以看到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旧伤。他左脚略退一步站稳,双手持剑从上方挥下。持剑站立时的姿势看起来非常自然放松,但挥下的一瞬间却会展现出非常惊人的气势。挥剑时不光是使用手臂,而是将腰背力量全部用上,充分活动身体关节,发出全力一击。

 站直,挥剑,回位。贝尔格里夫就这样一次又一次认真地挥着剑。这样持续二十年以上不间断地练习,已经让他达到了一种非常熟练的境界,只不过从旁人看来就只是在连续挥动而已。

 安洁琳也脱掉上衣跑了过去,站在贝尔格里夫身边开始同样空挥。她的动作完全一样,速度上或许还要比贝尔格里夫快一些。看到这幅光景就不难理解,安洁琳的确是师承贝尔格里夫呢。

 安奈莎和米丽娅姆也钦佩地看着这一切。安洁琳那猛烈而又迅速的剑法,原来全都是发源于此啊。

 米丽娅姆凑到安奈莎耳边说道。

 「贝尔叔他右脚是假腿吧~?真厉害啊……」

 「是啊,太厉害了。如果没有早早引退的话应该已经是S级冒险者了吧……真可惜」

 终于结束了挥剑的贝尔格里夫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身上散发出阵阵热气,似乎也多少出了一点汗。贝尔格里夫注意到旁边的两人,抬手向她们打招呼。

 「哟,早啊」

 「早上好」

 「早上好~,贝尔叔」

 贝尔格里夫用手巾擦着汗走过来。

 「很冷吧?睡得还好吗?」

 「是的,比想象的要暖和……」

 「但是早上真的很冷呢~。到底还是北方啊」

 「哈哈,是呢。但是你们能睡好就好……米莉,你不戴帽子耳朵真的不冷吗?」

 「噗噗……噗哈哈,没问题的!嘿嘿」

 一脸认真的贝尔格里夫让米丽娅姆和安奈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贝尔格里夫则是有些迷惑地穿上上衣,打开地窖的盖板,从中翻找储藏的蔬菜,同时向刚刚结束挥剑的安洁琳发出指令。

 「安洁,你去把锅里水烧上我好煮芋头……还有把昨天剩下的炖菜加点大麦一起煮上」

 「好——」

 安洁琳将上衣搭在肩上进了屋。贝尔格里夫从地窖中取出几个芋头放进旁边的篮子里。看着他的身影,安奈莎不禁出声问道。

 「那个,安洁爸爸就没有想过要重新回去当冒险者吗?」

 「嗯?也是啊……刚回来这里那段时间倒也不是没想过,但是安洁来了以后就再没想过了。光是养小孩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现在呢?贝尔叔你这不是超强的嘛!回归的话肯定能作为高阶冒险者大放异彩的哦?」

 听到米丽娅姆的话,贝尔格里夫苦笑着挠挠脸颊。

 「没有那种事情啦,我还差得远呢……而且啊,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了。大概已经没法回到那种冒险者的生活模式了吧。虽然说那样也有那样的乐趣,有伙伴,有梦想……就像你们现在这样」说到这里,贝尔格里夫笑着耸了耸肩。「信不信由你们,但我当年也是十几岁的年轻人啊」

 两个人都笑了。

 贝尔格里夫拿起装芋头的篮子站起来准备回屋。这时候米丽娅姆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开了口。

 「那个~……贝尔叔」

 「嗯? 怎么啦,米莉」

 「那个啊,能不能请你稍微摸摸我的头呢~?」

 「哦……倒是没问题……」

 贝尔格里夫一脸莫名其妙地将空着的手伸出去放到米丽娅姆的头上,随后以非常温柔的动作轻抚她的头。

 虽然手心因老茧而粗糙不平,但那只似乎能包容一切的大手非常温暖,让米丽娅姆露出一副感动的表情,衣服下面的尾巴也来回摆动。

 「唔哈……这就是……」

 「……这有什么意义吗?」

 「是的!非常感谢!嘿嘿……这就是爸爸啊……」

 贝尔格里夫一边抚摸着米丽娅姆,一边一脸诧异地看向安奈莎。安奈莎苦笑着说道。

 「哈哈……这家伙,有时候就是稍微有点怪……」

 听到安奈莎的话,米丽娅姆不满地眯起眼睛。随后她脸上立刻浮现出恶作剧般的表情,看向贝尔格里夫。

 「贝尔叔贝尔叔,可以再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倒是没问题啦……」

 「嘿嘿,那个啊,请你陪安娜玩骑大马!」

 「让安娜……骑大马?」

 贝尔格里夫仍是一脸诧异地看向安奈莎。安奈莎一下子愣住了,随后立刻脸色通红,使劲地摆手。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用!真的不用!」

 「……她好像是说不用哦」

 「嘿嘿,她只是在害羞而已啦~。好啦,赶紧爽快点骑上来吧!」

 「呃……要怎么做才好?」

 「真的不用!真的不用啦!」

 贝尔格里夫困惑地站在当地,而安洁琳却突然悄无声息地从家里闪出来,从背后紧紧抓住了安奈莎的肩膀。

 「……你是打算当我不存在吗?」

 「唔咦!?不、不是!不是我是米莉她!」

 「你说什么呢~,是安娜自己说想骑大马的吧」

 「不、不是!我那只是想想而已」

 「……想骑我爸爸的话,就先打倒我吧……」

 「都说了不是啦——!」

 看着吵吵嚷嚷的少女们,贝尔格里夫茫然地挠了挠头。

 「……真搞不懂年轻人们在想些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