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八话

第三卷  第二十八话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Binarytree

 唰,唰唰唰,有人快步跑过,如疾风掠过地面一般。

 看起来似乎是一名女性。应该是一位少女。如丝绸般顺滑的银发很随便地绑在一起,腰间佩一把细剑,肩头披着的披风被风吹得啪嗒啪嗒作响。

 她相貌端正,眼神里透着一股好胜的气息,但最具特征的还是那尖尖的耳朵。上半部分横着朝外伸出非常长,越到尖端就越是细。

 这是一座阴暗的森林,林子里的植物有很多都枯萎了。树上的叶子都掉光了,枯萎的灌木堵塞了道路。天空中阴沉沉的,但却没有要下雨的意思,只是灰色的云层一层层地低垂密布,显得很是阴郁。

 少女身后有数只奇异的蜥蜴魔兽追赶过来,大小跟人类的小孩子差不多。但它们不是用四足着地,而是只用发达的后肢双足奔跑。眼睛上也没有眼睑,被青色鳞片所覆盖的肌肤上分泌出奇妙的液体,看起来似乎黏糊糊的,还闪闪发亮。

 少女扫了一眼追到身旁的魔兽,啧了一声。

 「真缠人……!」

 少女拔出腰里的细剑,一边跑一边突然朝侧面跳去,瞬间将跑在旁边的一只魔兽刺穿,随后又翻滚跳向另一个方向,砍掉了另一只追过来的魔兽的脑袋。其身手明显不是常人所能及。

 少女轻松地干掉追到近前的几只魔兽,随后以敏锐的目光看向后方。

 更远处似乎又有很多魔兽正朝这里跑过来。少女略作思索,很快将剑收回鞘内,跑了起来。

 「老跟杂鱼打谁受得了……」

 少女一边感受着身后魔兽的气息,一边继续朝前狂奔。身体明明看着很是纤弱,但她的动作却完全不知疲惫似的。

 躲过树杈,跳过灌木丛,不知又跑了多远,四周开始浮现出薄薄的瘴气。可以感觉到有一股奇怪的魔力,皮肤上有针扎一般的感觉。

 少女停下脚步,冷笑一声。

 「终于找到了啊」

 少女拔出细剑,走向散发出魔力的方向。

 那里有一团黑影。黑影是四足的兽型,长长的尾巴像蛇一样扭动,豹子头一样的脑袋也在左右摇摆,黑色的液体从像是嘴的地方啪嗒啪嗒地滴到地上。

 黑影在小声地嘟囔着什么。那语调像是在祈求着什么,又像是在哀叹一般。

 『想、想……想要回、去……主、人……』

 「会送你回去的。回归虚无吧」

 少女脸上浮现出凶狠的笑容,架起细剑扑向黑影。

 ○  ○  ○  ○  ○

 夏天的气息越来越近。草木的叶子在春天萌发出来,迅速地生长,如今已从浅绿色变成了深绿色,将托内拉的森林染成一片绿。村外的平原也宛如铺上了一层绿色的绒毯,羊儿们尽情地享受着丰盛的大餐。

 初夏时节最重要的工作首先是收获冬小麦,其次就是剪羊毛。将从早春时节开始就吃了许多嫩草的羊儿们抓起来,把它们身上长得厚厚的羊毛全都剪下来。

 托内拉夏天的晚上倒还算凉快,但白天的温度就不那么舒服了,阳光火辣辣的毫不留情,让人觉得非常热。而剪过毛后一身轻松的羊儿们又会再次回去吃草。

 在这样的一个剪羊毛的日子里,贝尔格里夫正坐在凯利家的院子里,照看着身旁的小孩子们。他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周围是几个还不满五岁的孩子,有的在地上画画,有的正看着远处正在剪羊毛的人们。

 托内拉养羊的人家很多,而凯利家的羊的数目更是格外的多。每年这个时期他们家都会雇很多村民来帮忙,简直像是过节一般热闹。剪过毛之后还有纺线和织布等工作等着他们。

 剪羊毛要用专用的剪刀,熟练工一般剪一头羊只需要四五十分钟,而新手常常要花上两倍以上的时间。

 首先是年长的人做示范,随后再由新人来实践,但常常会发生羊挣脱束缚四处逃窜或是不小心伤到羊导致满地血之类的事情,每年都很热闹。当这些年轻人们也到了终于能完美掌握这一技能的时候,又会轮到下一批孩子们开始学习。

 贝尔格里夫前些年也会参加剪毛的工作,不过这几年他的工作变成了专门陪孩子们。一方面是要让年轻人们也学会各种工作,另一方面女人们要忙着做午饭或是清洗剪下来的羊毛,忙得不可开交。而贝尔格里夫正好是莫名地受孩子们喜欢的体质,因此大部分村民都觉得把孩子交给他就可以放心了。结果照看小孩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他的工作。

 怀里的婴儿开始哭闹起来。贝尔格里夫将手伸进怀里,把大拇指从衬衫前面的缝隙里伸出来,婴儿叼住手指,很快安静下来,这对于贝尔格里夫来说已经是非常习惯的事情了。

 就在他这样陪着孩子们的时候,一个矮胖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一副冒险者的模样,手持一把战斧。茶色的头发已经开始变得有些稀薄,但脸下方的胡须却十分浓密。

 男子带着一副亲切的笑容眯起眼睛,朝着贝尔格里夫搭话。

 「哈哈哈,不愧是贝尔大哥。应付婴儿很有一番心得呢!」

 贝尔格里夫微笑着回答。

 「哟,回来了啊,丹肯。今天怎么样啊?」

 「还是和往常一样啊。不过要说的话,这个村子的年轻人们素质还真是优异,让人惊叹啊。肯定是因为师父教得好吧,哈哈哈哈!」

 「这是哪儿的话,真是……」

 贝尔格里夫苦笑着站起来,将婴儿交到丹肯手中。

 「帮我照顾一下,我有点口渴」

 「唔?」

 婴儿刚交到丹肯手中就立刻开始哭闹。丹肯慌慌张张地试图逗他开心,但婴儿哭得越发厉害,一发不可收拾。

 「等下,贝尔大哥!这要怎么办啊!」

 「稍微等我一下」

 贝尔格里夫快步走进厨房,穿过正在忙忙碌碌地准备着午饭的妇女中间,拿起长柄勺子舀了一勺水,一口气喝下,随后又走了回来。此时孩子们正吵吵闹闹地聚在丹肯身边,试图爬上他的肩头和后背。他矮胖的身形似乎是很适合攀爬。

 「哈哈,这不挺受欢迎的么」

 「在、在下还是不习惯这种事情……」

 丹肯的胡须被孩子们扯来扯去,弄得非常狼狈。贝尔格里夫笑着将哭泣的婴儿接了过来。婴儿很快又安静了下来。

 贝尔格里夫从波尔多回来已经将近两个月了。

 在他逗留在波尔多的那段时间里,托内拉的雪已经完全消融,等他回来以后,原本绿油油的小麦很快转为黄色,迎来了收获的时节。

 回来之后首先让贝尔格里夫大吃一惊的就是丹肯。

 这个男人为了能和强者比试,一直在各国间漫游。当他听到『赤鬼』的传闻之后,特地赶到遥远的托内拉来,但却在罗迪纳和贝尔格里夫擦肩而过,因不知情而走了相反方向。

 但丹肯在到达托内拉得知贝尔格里夫不在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一直等到他回来。在这期间,他也会帮村里做些工作,或是指导年轻人的战斗方式。好在他的性格本来就十分豪爽,所以完全融入了村子的氛围。

 贝尔格里夫为自己在罗迪纳时假装不知情的事情道了歉,但丹肯倒是完全不在意。反倒是他说如果在罗迪纳就交过手的话他就不会来到托内拉了,所以他反过来要对贝尔格里夫假装不知情这事表示感谢。看来他是很喜欢托内拉这个地方。

 另外就是,贝尔格里夫不在托内拉的时候,丹肯正好也帮上了这里的忙。

 整修街道一事推迟,村民们自然有些失望,但因为出现了别的问题,所以倒也没引发太多的议论。

 而所谓的问题就是,E级及D级的低阶魔兽不知为何频繁出现。

 虽说是低阶魔兽,但对于一般人来说仍然是不小的威胁。村里的年轻人们倒也能使剑,而且身体强壮可以战斗,但问题在于他们缺乏实战的经验。直接上阵的话,在掌握实战技巧之前难免出现伤亡。

 此时,作为冒险者的丹肯便顺势接下了这一工作。不仅是自己出面消灭魔兽,同时还在接受过贝尔格里夫的剑术入门课的年轻人中召集了一批志愿者,现场教导他们实战技巧。

 原本贝尔格里夫教给这些年轻人的就是适合实战的剑法,因此他们也很快掌握了与魔兽对战的诀窍,如今他们也会像冒险者一样组成几人一组的队伍去消灭魔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死者或者重伤者。

 这让贝尔格里夫不禁觉得,似乎真的是没有自己出场的机会了。

 丹肯在贝尔格里夫旁边坐下。

 「哎呀呀,时间过得还真快呢。在下这都快在这里生了根啦」

 「那还真是好事呢。索性就在这里找个媳妇安顿下来呗?」

 贝尔格里夫开玩笑地说道,丹肯也豪爽地笑了。

 「哈哈哈!那倒也不坏呢!」

 剪羊毛的地方又传出「哇啊」的叫喊声,一只羊强挣着站了起来,将按着它剪毛的年轻人掀翻到地上。负责教导的男子的怒吼声和周围人的笑声混在一起。

 贝尔格里夫笑着看着这些,随后又将视线移向丹肯。

 「然后呢,怎么样了?搞清楚原因了吗?」

 丹肯一脸为难地抱起胳膊。

 「今天原本是想一直走到魔力的源头的,但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说来惭愧,在下在战斗方面虽然还有点本事,但探索方面实在不在行啊」

 「唔……」

 是不是我也该去看看呢,贝尔格里夫想道。

 冒险者的工作都是些粗活累活,一般来说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类。讨伐类,采集类和探索类。

 讨伐类的委托只要消灭掉魔兽或者盗贼就算结束,完全是依靠战斗力说事。虽说也要掌握魔兽相关的知识,不过前辈冒险者们早已留下来诸多记录,绝大多数情况下只要在接受委托前稍微调查一下就好。有时也经常会附带从魔兽尸体上采集素材带回来的任务。

 采集类的委托当然就是收集各种素材。当所要求的素材是魔兽的皮、牙、爪子或是甲壳等时,通常会与讨伐类的委托绑定,不过也有很多时候是采集自然生长的草药或是矿石。根据采集场所的不同,也有不需要战斗能力的时候。尤其是对于初出茅庐的冒险者们来说,采集草药是几乎所有人都经历过的工作。

 探索类的委托主要是要潜入地城、森林或大山深处。委托的内容有可能是消灭隐藏在地城深处的高阶魔兽,或是拿到该魔兽身上的某种素材,或是找到隐藏的财宝,目的多种多样。不过要说的话,因为很有可能要经历连续数日的战斗和调查,因此需要冒险者具有可靠的战斗本领、精心的事前准备和细致周到的观察能力,比起单纯的战斗委托和采集委托来说难度要高出不少。

 冒险者中也有各种不同类型的人。丹肯正如其豪爽的外表所反映的那样,是擅于讨伐类委托的冒险者。而相应的对于探索这类需要注意细微之处的工作就不太擅长。虽说他有着AA级的实力,但他基本没做过地城探索之类的工作,完全是靠蛮力升上来的类型。从他那喜欢战斗的性格和遍历各地追寻强者的经历也可以看出这一点。

 当年贝尔格里夫当冒险者时倒是完全不挑剔,各种委托都会接受。有消灭过魔兽,有采集过素材,也有潜入过地城。虽说真正接受委托的时间也就两年时间而已,但他在这期间几乎没有休息过的记忆。不停地接下一个又一个委托,有时甚至徘徊在生死边缘,绷紧神经完成一份份工作,积累了各种经验。

 总而言之,魔兽近来突然增加,应该是托内拉附近的山里某处积累了很多魔力,或是有强大的魔兽潜伏于此,这是贝尔格里夫做出的判断。

 对于那些魔力较多的地方来说,除非张开结界进行屏蔽,不然就会很容易吸引魔兽。另外强大的魔兽也会很容易吸引下级魔兽聚到自己身边。如果魔力持续聚集的话,土地本身有可能发生变化,逐渐演化为地城。如果不能尽早查明原因的话,恐怕魔兽会不停地出现。

 如今只有低阶魔兽出现,但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有高阶魔兽现身。如果是有冒险者常驻的城镇或是村庄倒还好,但像托内拉这样的村子遇上了就是大麻烦。

 现在或许还好,但毕竟贝尔格里夫将来也总有一天会离开人世,到时候也必须有人担负起自卫的工作。不管贝尔格里夫在与不在,魔兽都有可能出现。这么想来,如今正是作为训练的好机会。

 但像这样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导致魔兽大量出现让人感觉很是不舒服。不管最后是要将其连根铲除还是要放任不管,至少必须要先掌握其真实面貌。

 一只苍蝇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他眼前飞来飞去,让他很是不舒服。贝尔格里夫皱起眉头用手将它赶开。

 眼前又有羊跑了出去。怒骂声和笑声交织在一起。

 ○  ○  ○  ○  ○

 「爸爸成分不足……」

 在海滨城市艾尔布雷恩的商业区一角,一家饭店伸出的屋檐下的一张圆桌旁,安洁琳瘫在椅子上。她将下巴支在桌子上,全身似乎都已经没了力气。

 安奈莎擦着汗苦笑道。

 「也太快了吧……」

 「才不快……已经两个月了啊……」

 安洁琳将头横过来,让脸贴在桌子上。米丽娅姆也有些发呆。毛茸茸的耳朵虽然不怕严寒,但在酷暑之下似乎就没有那么舒服了。

 回到奥尔芬之后,她们又回到了之前那种轻松的冒险者生活。想工作的时候就去工作,除此之外的时间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实在是令低阶冒险者羡慕不已的高阶冒险者生活。与之前因魔王而引发大量魔兽出现那时候相比可谓是安稳了许多。

 因为铁珊瑚比较有价值,所以她们前几天远征来到艾尔布雷恩,在附近的海底地城里进行了探索。将各种满身腥臭味的鱼类贝类魔兽打趴下并扫荡了地城之后,她们收集到了足够的铁珊瑚,如今将其运回奥尔芬的准备工作也已经完成,暂且可以放心了。

 既然工作已经完成,安洁琳她们准备好好享受一下艾尔布雷恩的美味的海鲜料理和酒,然后明天回去。

 安洁琳喝了一口冰镇的红酒。

 她想起了很多事情。在波尔多和爸爸分开时,他离开以后不一会她就开始感到寂寞,甚至想要就那样直接回托内拉去。但这毕竟是太不象话,在安奈莎等人的劝阻下才终于作罢。在回到奥尔芬以后,她们有去贝拿勒斯、阿斯提奥斯等地出过任务,但安洁琳还是会动不动想起与贝尔格里夫重逢的喜悦以及再次分别的寂寞,感觉心情总是安定不下来。不过即使这样她仍很好地完成了各项委托,应该说果然不愧是S级的冒险者。

 安洁琳拿起酒瓶,向已经空了的杯子里倒酒。

 「爸爸他一定也很寂寞吧……」

 「贝尔叔啊……感觉大家都很仰仗他,应该没空寂寞吧?」

 「唔……」

 「托内拉应该会很凉快吧喵~……」

 米丽娅姆一边擦着汗一边晃来晃去,嘟嘟囔囔。安奈莎将装有冰水的玻璃杯推到她面前。

 「来,水。所以刚才我就说坐到店里面嘛」

 「因为风停了啊~……」

 米丽娅姆喝了一口冰水,叹了一口气。刚才还在随着海风飘舞的遮阳帘现在一动不动。

 艾尔布雷恩是位于奥尔芬西侧的城镇。这里的海运和渔业非常繁荣,城镇规模虽然不及奥尔芬,但也算是相当大了,城里人也不少。因为近郊的海底有地城,所以冒险者也很多。

 其实要说的话艾尔布雷恩与奥尔芬气候方面也不该差太多,但这里因为靠海而海拔较低,所以总让人觉得空气都聚在低处凝成一团,再加上鱼腥等各种味道,一旦没有风就会比奥尔芬更让人觉得闷热。更不用说现在正是夏天,所以就更觉得热了。

 「……想跟爸爸一起来海边啊」

 安洁琳看向被阳光照射的波光粼粼的海面,自言自语道。贝尔格里夫虽然不擅于游泳,但如果能和他一起在海边散步肯定也会很开心的。

 米丽娅姆喀拉喀拉地晃动着杯里的冰,说道。

 「安洁你不找个男朋友吗?」

 「为什么」

 「因为你在这边有了男朋友的话不就不会寂寞了嘛」

 「爸爸能给予的东西和男朋友能给的是不一样的……而且要说的话,奥尔芬的男人都太没出息了所以不行……米莉你又怎么样呢」

 「才不要呢,同龄的男人根本就没法信任。而且他们要是知道我是兽人肯定也会讨厌我的。说到头根本就没有好男人啊~。全都是一群软脚虾」

 「我说你们啊,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看着傻眼的安奈莎,两人对视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

 「某人就顾自己装清高哎,呐~」

 「安娜不也没找到合适的人吗……?标准太高了没找到……?」

 「吵死了。我就这样就好。原本就没想要找……」

 「哼~」

 「算了,姑且就当是这样吧……」

 「啊,你那是什么意思!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觉得现在的工作很开心……喂,听人说话!」

 安洁琳和米丽娅姆无视了慌慌张张试图辩解的安奈莎,喝起红酒来。空腹喝下的酒精似乎很快就被吸收了。

 安洁琳出神地望向远方。透过帘子可以看到积雨云一直静静地停留在空中。胃在红酒的刺激下开始咕咕地叫了起来。

 「肚子饿了……还没好吗……」

 「我说啊~」

 「嗯……?」

 「贝尔叔他有没有想过要找个老婆啊?」

 「……怎么突然问这个?」

 安洁琳板着脸问道。米丽娅姆以手托腮。

 「你想啊,他有了老婆的话在托内拉不就不会寂寞了嘛。但是贝尔叔他啊,明明赫维缇卡小姐都亲了他了,但感觉他好像完全没把她列入考虑范围呢。所以我在想他是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啊」

 「好像只是有一点点害羞而已吧」

 「哼……那种小丫头怎么可能当爸爸的老婆」

 「不是,你说人家小丫头……」

 「安洁你怎么想呢~?你想要什么样的人当妈妈~?」

 被米丽娅姆这么一问,安洁琳像是陷入思考似的视线来回游移。

 「……大概是必须要有母性、吧?」

 「母性啊……」

 「果然还是大奶子……?」

 「不,要那样说的话米莉不也就有母性了么」

 安洁琳和安奈莎这样说着,看向米丽娅姆。

 「……果然没有呢」

 「没有啊」

 「什么嘛」

 米丽娅姆气鼓鼓地噘起嘴。安奈莎苦笑着喝了一口红酒。

 「总之,大家都把贝尔叔当爸爸看待,所以要是输给贝尔叔的父性的人肯定不行呢」

 「没错,就是这样。仰慕之心也是有很多种的……不是亲子之间,而是男女间……对,那就像猛兽一般……不对,爸爸他是绅士所以说猛兽不合适」

 「完全搞不清你在说什么……不过对于贝尔叔的感情的确不是爱慕的感觉呢。虽说我没有爸爸搞不太清楚,但如果真有爸爸的话应该也就是类似于对贝尔叔的这种感情吧」

 「就是啊~。我也喜欢贝尔叔,也想见他,想向他撒娇,但和男朋友还是有点不一样呢~」

 「是啊,虽说和贝尔叔在一起会很令人安心,但要是说到想要结婚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首先在此之前我就不允许。安娜和米莉要当我的妈妈还差得远……」

 听到安洁琳这么说,米丽娅姆做了个鬼脸,吐了一下舌头。

 「要说的话我才不想要安洁这样的女儿呢~」

 「嚯……这点上我们很一致呢」

 「是吧~」

 两个人「Yeah!」地击了一下掌。安奈莎叹了一口气。

 「你们俩是在搞什么啊……」

 安洁琳将杯中剩下的红酒喝掉,点点头自言自语。

 「唔……这样的话就只能帮爸爸来找老婆了呢」

 「哇~,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因为也会成为我的妈妈,所以必须要慎重抉择……」

 「不……不是不是,这应该是由贝尔叔自己来决定的事情吧?」

 「交给爸爸的话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太晚熟了」

 「不,说不定托内拉就能找到合适的人呢」

 「没有。要是有的话他早就结婚了」

 「唔……这个嘛……好像倒也是」

 「最终做决定的当然是爸爸。但是在托内拉没有合适对象的情况下,就只能由我们来为他寻找候选人了。嘿嘿嘿,感觉会很有意思呢……」

 「贝尔叔的老婆啊~……但是啊,如果他真的找到老婆了,那贝尔叔就会和老婆亲亲热热的,到时候安洁不就会被冷落了吗?」

 「!!」

 米丽娅姆原本只是一副开玩笑的口气,但安洁琳却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一般僵住了。她抱住头趴在桌子上。

 「啊……啊啊啊啊啊……怎、怎么办、怎么办……」

 「你啊……完全没想过的么」

 「啊呀呀~,这下子可不是找老婆的时候了啊~」

 风又轻轻地吹了起来。饭菜也都端了上来。看着就很好吃的艾尔布雷恩风味的海鲜饭,配上烤牡蛎和煎鳕鱼,散发出阵阵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