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特典 赠送礼物的方式

第五卷  特典 赠送礼物的方式   【译注:本话时间点位于正篇63-64话间,讲述贝尔格里夫为安洁琳买了发饰后的故事】

 在混乱的家庭会议结束后,玛丽亚回去了,一副莫名烦躁模样的白则是逃跑似的出门去了,夏洛特也追在后面。卡西姆觉得不能放着不管,于是也跟了过去,只留贝尔格里夫一人看家。他环视一下安静下来的屋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对了」

 他突然想起刚买的发饰,将其拿了出来。那是一件在银饰上加了一个小红石头的非常简单的饰品。

 那么,要怎样把它送出去呢,贝尔格里夫抱臂陷入思考。

 原本只是想着送安洁琳一些东西,所以在路边小摊上买了这件发饰,但到了真要送给她的时候却又有些莫名的犹豫。若无其事地直接说「这个给你」感觉有点太过冷淡,但要是特意包起来的话又会引发对方的期待,万一和对方期待不符而导致失望的话感觉也不好。而且要说的话贝尔格里夫根本就没有可以用来包装的东西。

 如果安洁琳还是当初托内拉时候那个小女孩的话,应该也可以毫无顾虑地直接给她,但她最多愁善感那段时期都是在奥尔芬城度过的,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现在比自己更了解都市的情况,所以自己现在给她的东西不知道还能不能让她感到高兴。都已经买回来了,他却突然开始不安起来。

 对自家女儿还有这么多顾虑是要闹哪样啊,贝尔格里夫有些傻眼地叹了一口气。那种生来的胆小在这种地方体现出来,实在是令他自己都觉得厌恶。

 「我还真是个没用的父亲啊」

 贝尔格里夫自言自语着垂下头。白的事情姑且算是解决了,结果又来了这种事情。不过在有的人看来这似乎是件很无聊的事情吧。

 即便如此,在重视女儿的贝尔格里夫看来,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既然要送礼物,当然是希望对方能高兴,对于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样的吧。而当收礼方是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时更是如此。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是安洁琳的话,只要是贝尔格里夫送的,不管是什么东西她都会高兴地收下吧。贝尔格里夫也觉得安洁琳肯定不会对礼物置之不理,但这反而更让他思考,这样子真的好吗。

 贝尔格里夫突然想起了往事。当年安洁琳学会了使用刀具时,他判断已经没问题所以送她一把小刀作为礼物,那时候安洁琳高兴到跳了起来。与其说是因为收到小刀而高兴,那副模样似乎更多的是因为从贝尔格里夫那里收到礼物而高兴。

 后来还送过她冒险用的小口袋以及战斗用的剑之类的东西,每次安洁琳都会非常高兴。而那副高兴的样子会让送礼物的一方也跟着一起高兴。

 「……不过说回来,都是些实用工具啊」

 贝尔格里夫以手扶额,叹了一口气。明明就是个女孩子,但别说是漂亮衣服了,连饰品都没给她买过一件。这次居然是头一回。这么一想,他对于要送发饰这事又有了一些忌惮。头一次送的饰品是这么朴素的东西真的好吗。

 而且安洁琳之前被叫到大公家去,听说她在那里穿了漂亮的衣服,戴了华丽的首饰。而贝尔格里夫买来的发饰显然无法与大公家的东西相提并论。

 一个人想得太多,思考越发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都一把年纪了我这是在做什么啊,贝尔格里夫正在伤脑筋的时候,门突然开了。随着一声很有精神的「我回来了!」,安洁琳走进屋里。贝尔格里夫吃了一惊,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欢、欢迎回来,安洁。今天真早呢……」

 「嗯,因为不是多大的工作……那个,有人给了我一些亚龙的肉,晚饭就……嗯?」

 安洁琳的视线落到贝尔格里夫面前放着的发饰上面。

 「那个……」

 「啊,不,这个是……」

 「那个怎么了?别人给的吗?」

 「不……是想送你所以买的……」

 「……给我的?」

 安洁琳呆呆地来回交互看着贝尔格里夫和发饰。

 「啊,是……抱歉,爸爸不太懂这个,你要是不喜欢的话」

 贝尔格里夫话还没说完,安洁琳就飞快地冲了过来,两眼闪闪放光,紧紧盯住贝尔格里夫。

 「要给我的!?礼物!?真的!?」

 「哦……是啊」

 贝尔格里夫略带困惑地拿起发饰,交给安洁琳。安洁琳将发饰翻来覆去仔细端详,随后满脸喜色抬起头来。

 「好棒!谢谢爸爸!!我好高兴!哎嘿嘿……哎嘿嘿嘿!」

 安洁琳紧紧抱住贝尔格里夫,在他胸前蹭来蹭去。那份反应跟当年送她小刀和冒险者道具时并无不同。

 我还真是个笨蛋啊,贝尔格里夫这样想着,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摸了摸安洁琳的头。

 安洁琳猛地抬起头来,拿起发饰。

 「这个要戴在哪里啊?刘海?还是后面?」

 「看这个形状……大概应该是刘海吧」

 「帮我戴上!」

 「不是,这个爸爸也不太清楚啊」

 父女二人在经过一番尝试之后,终于将其好好地戴在了刘海上。安洁琳对着镜子看了又看,脸上的笑容始终止不住,在房间里兴奋里来回蹦蹦跳跳。她全身都散发出一种喜悦之情,光是看到她那份样子就会让他觉得也很高兴。

 看着安洁琳戴上发饰的样子,实在是非常合适,贝尔格里夫觉得刚才一直在烦恼的自己简直像个傻瓜。

 「哎嘿嘿……合适吗?」

 「嗯,非常合适。太好了……」

 终于送了她有女孩子风格的东西,这让贝尔格里夫感觉很是高兴。

 下次要不然来件漂亮的衣服吧,他这样想着。只不过这时候的他还完全没有想到,不久的将来他会在托内拉因为看到那件衣服而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