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序章

第二卷  序章  网译版 转自 百合食谱研究社

 扫图:妖精桑

 翻译:叶樱、摇曳薏米

 校对:妖精桑

 嵌字:青い柚、天使霏霏

 被骗了,被骗了,被骗了……。

 我——毫无特点的高一学生·甘织玲奈子——正不停地发抖。

 这里是派对现场,位于某个一般民众不会轻易涉足的酒店内。会场内到处都是一身笔挺西装的男性与穿着晚礼服的淑女,对我来说简直是人间地狱……。

 黑色的礼服穿在我身上给人感觉就像是在玩cosplay,我的心情宛如在茫茫太平洋中只身一人乘着一叶扁舟随波逐流的漂流者一般,无比惶恐不安。

 视野渐渐收窄,声音也在离我远去。我的等级还不足以应付客场作战。好想吐。

 周围那些在长桌旁围成一圈的贵族们,一定在讨论什么股票、外汇之类的话题。虽然我一点也听不懂,但肯定没错。

 这时,不知何处响起了一阵“哇~”的欢呼声。

 欢呼声引发的骚动如台风般迅速席卷了整个会场。台风的中心伴随着四周无数的溢美之辞,向我缓缓靠近。

 随着人群左右分开,一名金发美女出现了。

 她身上那一袭如同用绯色的红宝石织就的鲜红礼服令人眼前一亮,衣着品味与身边的其他女性泾渭分明,整个人从头到脚都洋溢着高贵的气质。

 那高挺的鼻梁、丰润甜美的双唇,以及闪耀着太阳般光辉的眼眸,将在场的所有人都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拔。

 在万众瞩目之下,金发美女——王冢真唯在我跟前停下了脚步。

 「如何?玩得开心吗?」

 在她绽放微笑的瞬间,满溢而出的亲切之情仿佛能融化坚冰。与之相对,我则是一脸快要死了的表情。

 「快杀了我,让我死吧……」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独特啊」

 真唯以手掩面,高雅地轻笑出声。我的惨状有这么滑稽吗?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我用自己都快听不清的声音碎碎念道。

 「当然是我邀请你来的呀,你不是也欣然应允了吗」

 「真的吗?你没有篡改我的记忆吧?」

 我勉强唤起早已停滞的大脑,重温之前的记忆。

 事情的开头应该是这样的,真唯向我提出「先前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能否让我招待你一餐饭呢?」

 我一开始认为,这种程度应该没什么问题,就随口答应了……不对,等等。

 紧接着我回过味来了,仔细向她确认「你应该不会带我去什么奇怪的地方吧?」。看来自从我们成为『玲真好友』后,我对真唯的了解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顺带一提,『玲真好友』指的是我和真唯的新型关系。最终要成为什么关系,正是毕业前的三年内,经过我们不断尝试不断探索后,才会决定的事情。

 扯远了。真唯告诉我,是酒店里的自助餐。

 她还说了,因为还算是有点档次的酒店,希望我能换上晚礼服。我虽然稍感害羞,但还是表示「好吧好吧,反正就是真唯的兴趣吧,真拿你没办法啊」就答应了下来。

 结果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按字面意思全盘接受真唯的说辞,我真是太天真了……。我怎么就一点也学不乖呢……。

 啊啊真是的,我为什么要遭这种罪……。我的人生究竟是从哪里开始跑偏的……?中学吗?还是小学?难不成是幼儿园……?

 就在我眼前浮现出走马灯的时候,其他人还在络绎不绝地走上前来,向真唯寒暄客套。

 无论是像演员一样前凸后翘的美女,还是身着溢价严重的西装的大腹便便的大叔,都排着队向真唯低头问候。

 这不是电视上的画面,而是真真切切发生在身边的现实。

 因为来打招呼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真唯又好死不死偏偏误以为我会感到无聊,转头向我微微一笑,然后说道:

 「不好意思,我的同伴还在等我」

 快停下,不要把话题转到我身上。索性永远把我忘在一边就好了。

 「哎呀,是王冢小姐的朋友吗?请务必向我们介绍一下」

 在涂着烈焰红唇的美女充满压迫力的微笑注视下,我快要瘫软成一滩泥了。

 真唯悄然把手放在我背后。只要她向别人介绍说『这是我的同学』,我明明会有2%左右的可能性会接着客套『大、大家好』。

 才没有这种好事呢。

 「这位是甘织玲奈子,是(·)我(·)的(·)未(·)婚(·)妻(·)」

 才怪啦——!

 这个话题太劲爆了吧!我发出无声的呐喊。

 那位美女不愧是久经沙场的社交人士,半掩着嘴露出优雅的微笑说道「哎呀,原来如此」,既不会无动于衷,也没有太过惊诧。

 「那就祝你玩得尽兴哦,甘织小姐」

 「嗯」

 在我脑袋一片空白的时候,周围的人群渐渐散去。看来真唯的寒暄终于结束了。她“呼”地叹了一口气。

 「终于能和你独处了,玲奈子」

 柔顺的长发径直披在她身后,犹如银河一般闪闪发亮。

 「怎么样?如果有想吃的东西,我去帮你拿一点吧」

 「我一粒米都咽不下去」

 「怎么回事,噢,你身体不舒服吗?如果你没有食欲的话,跟我说一声就好了。真是抱歉」

 「半个小时前我就饿得肚子咕咕叫了!」

 我高声叫道,然后感受到四周的视线像针一样扎过来。

 包含着『这个乡下姑娘在干什么呢』『真是粗俗』『究竟是谁把这么卑贱的家伙带到这里来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等各种意义的眼神全都汇集到我身上。(个人感受)

 不行了。若是继续待在这里,甘织玲奈子这个人就要报废了。

 仅仅是参与到班上的阳光角色团体的话题里就会耗尽能量,落得逃去屋顶避难的下场,我就是这样的人。

 在这个如同热带草原一般的会场内,聚集了一众终极形态的阳光角色。难道有人会认为只能抱着桉树啃树叶的我能够生存下来吗?

 我用力抓住真唯的手臂。

 「嗯?怎么了?」

 「好了乖乖跟我来!」

 真唯把手里盛着橘子汁的玻璃杯放回小圆桌上,耸了耸肩。这个像是太受欢迎的女孩子为了迎合恋人的小小任性而让步的动作,意外地惹得我心头火起。

 在反复多次避开众人的耳目后,我们最终来到了干净宽敞的女厕所。

 而且还是两个女高中生挤在同一个隔间里。安静、狭小、昏暗。令人心情平静……。

 不对不对现在可不是悠闲度日的时候。我压抑着气息怒吼道:

 「王冢真唯——!」

 「你带我来这种地方,究竟是想做什么呢?」

 快住口!别再说这种惹人害羞的话了!

 「你这家伙,真是一点也不了解我……。难道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火大吗!?」

 真唯托着下巴,沉思了几秒钟。

 「长桌上摆着的菜肴大多是意大利菜。因为之前也吃过意大利面,我还以为你会喜欢意大利菜呢,看来是我想岔了……」

 「这种事情怎——样都无所谓啦!没错我就是喜欢意大利菜啊!无论是意面、披萨还是蛤蜊都喜欢!」

 「噢,是吗。看来我还是挺了解你的嘛」

 「那个认识实在是错得离谱!」

 虽然身处狭小的空间内,我还是大幅挥动手臂,想要用全身的动作来控诉真唯的不讲理。

 「我呢!本来以为只是和真唯一起出去吃餐饭而已!谁知道你会带我来这样的派对呢!?」

 「我本来也只是打算来吃点东西的哦?」

 「用人话讲不通啊!」

 我捂着脸。真想马上回家躲进被子里哭一场。

 真唯露出远比刚才认真的表情说道:

 「看起来,我好像又弄错了」

 「……真唯」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心里绷着的一根弦好像被切断了。

 「不是……那个,嗯……」

 「因为这里的主厨以水平高而闻名于世,所以想带你来品尝一下的……这样啊,如果你不开心的话,那就没有意义了」

 「……你这份心意,我就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真唯凄凉地笑了笑,我的胸口感到一阵刺痛。

 很遗憾,甘织玲奈子骨子里是个阴暗角色,一旦出现在这样华丽的场合,甚至连存在本身都会濒临破灭。

 这是我个人的问题……并不是真唯的过错。

 真唯仅仅是没有了解到我的这一面而已。但她毕竟是怀着纯粹的意愿想取悦我的……。

 「……这原本是个什么派对来着?」

 「我记得是向母亲公司提供资金的赞助商每个季节定期举办的集会,并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

 「这世界上真的存在没有目的的派对啊……」

 平淡每一天它不香吗……。

 「我们家一年365天都会收到各式各样的邀请函,所以我没想到带你一起来派对会是这么没有常识的行为」

 「王冢真唯,真厉害啊……」

 听完我就只剩这个感想了。

 我再度认识到我们身处不同的世界,认知中理所应当的事情是相互错开的。所以即使我继续闹别扭,该怎么说呢,也不会有结果。

 我稍稍低下头。

 「对不起。虽然很抱歉,但我先回去了。既然现场有许多真唯的熟人,那你就留下来慢慢享受……」

 真唯紧紧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拉进怀里。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先回去呢」

 「不、不是的……我不是在顾虑什么,只是希望能解开大家关于未婚妻的误会……」

 真唯半眯着眼盯着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因为你是我的恋人,那和未婚妻也没什么不同吧?我本来就打算要和初次交往的人发展到结婚的」

 真唯“哗啦”一下撩起金色的长发。因为她的衣着打扮不同往常,即使平时看惯了她这个动作,我还是不争气地心跳加速了。可恶,真唯的礼服打扮,杀伤力太高了吧。

 我与真唯之间的决胜,至今仍未停止。

 扎起头发的时候是朋友,放下来的时候是恋人,我原本打算要让这条规则作废,但如今真唯好像仍在坚持执行。看来她是乐在其中了。

 但我记得我应该已经坚决否定过了,说我们现在不是恋人,而是朋友。很遗憾,对真唯来说收效甚微。

 顺便一提,现在真唯的长发是放下的状态,简直放得不能再放了。

 「即便如此,向他人这么介绍我还是……有点不对……」

 我双手握拳反驳道。

 「……因为」

 垂下眼帘的真唯的声音里,突然带上了几分妩媚。

 仅仅是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就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可恶……太色气了……。

 「如果不这么说的话,你(·)就(·)会(·)被(·)别(·)人(·)的(·)花(·)言(·)巧(·)语(·)撩(·)走(·)了(·)」

 真唯那端正得过分的脸庞向我靠了过来,我不由得偏过头去。

 「怎、怎……怎么可能呢。咱可是乡下来的姑娘,卑贱的平民」

 听我说完,真唯用鼻尖摩挲着我露出的侧颈。咿。

 「在我眼中,你就是灰姑娘」

 在我露出的肩膀处,传来了“啾”的略带湿气的声音。她好像直接在我的肌肤上亲了一口。呜呜。

 「今天的你格外美丽」

 「不是有句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

 「非常适合你」

 真唯居然对我说这些……

 鱼尾裙的晚礼服严丝合缝地贴合着真唯的身体,完美衬托出她的曲线。在真唯与这件礼服之间,真唯始终是主角,而礼服则是让真唯自身的美更加熠熠生辉。就类似戒指上的宝石与底座的关系。与整个人就像是被衣服穿着的我有着天壤之别。

 如果是在没有旁人的二人世界,我恐怕会一直看着真唯看到入迷吧。而这般衣着华美无人能敌的人物,如今竟然埋首于我的胸前,这是何等不合常理的光景……。

 「等、等一下……真唯……」

 「像这样肌肤相亲的时候,我越来越坚信,你就是我的『命中注定』」

 「怎、怎么会呢……我只是碰巧在真唯心情低落的时候,成为了你倾诉的对象而已……。那种事情,就算不是我也」

 「我说过的吧?并不是碰巧,我相信那就是命运。什么就算不是你,这样的假设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当时出现在我身边的就是你。」

 真唯头发上的香味一个劲地往我鼻腔里钻。

 我曾听说过,费洛蒙真正反映的其实是气味的契合度。如果你发觉自己喜欢对方的体香,说明你的基因在渴求着对方。若这个说法是真实的,那我的DNA已经完全拜倒在王冢真唯的石榴裙下,真令人困扰。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DNA!我们可都是女性啊!

 「我、我知道了。好了好了,都说我已经知道真唯的心意了!」

 「既然如此,丢下我一个人回去是不是太坏心眼了呢?」

 「谁、谁让你向别人介绍说我是你的未婚妻……!」

 嬉闹间,真唯把我推到隔间的墙壁上,让我无法活动自如。我连把手绕到真唯身后抱着她都做不到,进入了字面意义上束手无策的状态。只有心率还在不断上升。

 然后,在隔间的门外,洗手台附近传来了说话声。

 「听我说听我说,你看见了吗?王冢前辈今天来了哦」

 「嗯!真是稀奇,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本人了。她果然很漂亮啊,脸这么小,腿又那么长,真的是世界级别的水准!」

 从对话的内容来看,应该是和真唯同为模特的后辈们。

 「还有,听说王冢前辈竟然带婚约者来了!」

 「诶——!?真的吗!?会是怎样的人呢!」

 「我没见到,不过想来应该是像克里斯·埃文斯或者布拉德·皮特那样的人吧?」

 「哇——真的很搭~~」

 我的脑海中冒出一个巨大的“抱歉”。

 我是甘织玲奈子,是个相貌平凡、成绩中庸、运动神经稍逊常人的人。

 「……你听,真唯,像我这样的人,果然……」

 但是真唯好像完全没把外野的意见和我自虐的发言放在心上。

 她只是用双手捧起我的脸颊——

 然后吻了过来。

 唔—、唔唔唔唔!

 那并不是一触即分的轻吻,而是饱含爱意的深吻,连湿滑的舌头都伸了进来。

 唔、唔……唔唔……。

 本来她的爱意就已经盈满了我的身心,这样一来更是让我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好舒服……是这样吗,我已经弄不清了。我只知道,我的思绪正在被真唯填得满满当当的。

 一段时间后,连曾在厕所里的人的气息都已消失不见,那涂着比平时更浓烈色彩的明媚双唇才从我唇上分开。

 「……呜呜」

 我小声呻吟着。竟然就在这薄薄一层隔板分出来的厕所隔间内……。

 我抬起手正想用手背擦擦嘴角,蓦然间想起我也化了妆。一时间不知道双手该摆在哪里,只好扭扭捏捏地放在大腿前。我仍然能感受到唇齿间的热量。

 「啊——,玲奈子,你真可爱」

 真唯用不会弄乱发型的力度,将手指伸进我的发间来回抚摸。我只是低着头任她动作。

 看吧,像这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的时候,气氛就会有点尴尬。

 毕竟我还有点呼吸不畅,胸口也像是堵住了似的。

 不能光是沉浸在享乐中。

 果然,恋人什么的……绝对不行!

 在那之后,我们一同翘掉了派对。真唯送我回家,我终于踏上了归途。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上加长轿车。

 轿车在我家门前停下,仍然穿着晚礼服的真唯向我挥手告别。

 「那就明天学校再见了」

 「是是,再见。……记得把头发扎起再来学校哦」

 真唯轻轻一笑,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喂,你的保证呢!

 真是的……我打开门走进玄关,正巧碰见妹妹刚泡完澡出来,只围着一条浴巾就在家里游荡。

 「你也是,不要这副打扮就在家里闲逛」

 我已经许久未见妹妹的半裸打扮了。因为她是运动社团的,所以腰间紧实有致,身材很好,一看就是个派对生物。当然比起刚刚见过面的真唯,她也只不过是甘织家的小女儿罢了……。

 另一边,妹妹惊得嘴都合不拢了,呆呆地看着我。

 「姐姐才是……你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

 「诶?」

 我急忙环顾自身。要说我穿着什么衣服……。

 没错,正是会让人惊叹『咦,这个人是谁?』的高级晚礼服。

 「啊,不是的,这是因为……」

 因为我想尽快回到家里,所以连衣服也没换就让真唯送我回来了……!太、太大意了!

 我慌慌张张地回答道:

 「因为真唯,那个,邀请我去派对」

 「派对!?」

 就和我带回了她最喜欢的蛋糕作为伴手礼的时候一样,妹妹的眼睛正在闪闪发光。

 啊,这、这个是……。

 我印象中之前也享受过这个待遇,这个令人心情愉悦的……尊敬的眼神……!

 明明我的心早已疲惫不堪,但是嘴上却像换了个人似的喋喋不休。

 「嗯、嗯,差不多吧……现场来了很多人。是向真唯的公司提供资金的赞助商举办的派对。我也受到了邀请,所以才穿着这身衣服」

 「那是什么……好、好厉害……」

 「食物是自助的,桌上摆满了由知名主厨烹制的意大利菜。那个,怎么说呢……真的很棒」

 「噢噢噢噢!」

 不过我连一口都没尝到就是了!

 我绝口不提在会场里难过得脸色铁青、至今仍然半死不活的事,模仿着贵妇人的动作,一步一扭地向餐桌挪过去。

 「妈——妈,今天吃的是什么菜呢——?」

 「咦,姐姐,你不是刚在酒店吃过吗?」

 果然家里的菜味道才是最棒的!

 ***

 芦谷高中位于京王线沿线,是一所成绩略好、男女同校的公立高中。

 在宽松的校风下,老师和学生们每天过得都很悠闲。要说他们有什么特点,说得好听一点是彬彬有礼,难听一点是对他人不感兴趣。

 不过,从今年开始,新的特点横空出世了。

 没错,不消赘述,指的就是芦谷高中的天照大神,王冢真唯。

 自从这位超级巨星入学以后,提到芦谷高中,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冢真唯。

 芦谷高中的文化遗产,肤白貌美、年少多金、人品高洁的王冢真唯。

 本来,底层人士是无法轻易与这样的人物搭上话的。但好像也有没头没脑的学生刚入学就主动出击,说着『我们来做朋友吧!』就攻上去了。

 说的就是我甘织玲奈子!

 这一切行动都是为了度过最棒的高中生活,同时也为了改变中学时阴暗的自己。计划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除了我的精神比想象中的还要脆弱以外!

 如此一来,由于我自作自受加入了超越我自身能耐的圈子,所以每天都过着精神不断被削弱的校园生活……就这样,甘织玲奈子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完)

 啊,不过呢(续),今天的我与以往稍有不同。

 「哈~学校里真令人安心……」

 我赶在所有人来学校之前到达了教室,现在正趴在课桌上瘫成一条咸鱼。

 不管怎么说,历经昨晚派对的考验(并没有成功),我获得了新生,成为了Neo·甘织玲奈子。对Neo玲奈子来说,学校里没有陌生人,都是一群年龄相仿的孩子,和家人也没什么差别吧。

 在这种地方,我不可能做出些行迹可疑的举动。

 正当我细细品味着自己升了一级后带来的变化的时候,教室的门被打开了,有人来到了门口。

 是周身带着寒意的黑色长发少女,琴纱月。

 身为高一学生,纱月拥有足以出演正统悬疑电影的完美容貌,身上带着一股神秘的阴暗魅力。身高与真唯相近,那挺拔的站姿不禁让人联想到美丽的刀具。

 「来得真早啊,甘织」

 「哎?嗯、嗯,那个,偶尔吧」

 为了完成“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悄悄把借来的礼服还回去”这个任务,我第一个来到学校,把礼服放进了真唯的储物柜,确实是挺早的……。

 但是对现在的纱月提起真唯绝对会引爆一颗超大的地雷,我不由得支支吾吾起来。

 就像查处超速驾驶的交警一样,纱月的眼中闪过一道光。

 「是吗」

 「呃,啊,是的」

 我明明没做什么坏事,冷汗却一个劲地冒出来。

 如果说我是考拉,那眼神锐利的纱月就像是蟒蛇。虽然因为前段时间的事件,我们之间的关系稍微变得融洽了,但是单独和她对话果然超吓人的。

 平时纱月在打过招呼之后,通常会来到座位上开始自习,或是翻开一本书来看,无非是这两种行动模式……。

 但今天她却不知为何伫立在我的座位前,居高临下地盯着我……。

 咦,学校的同学们不是应该和家人一样吗……?

 我为啥会有一种位于怪物舌尖上的感觉……?

 我放弃了猜测,老实抬起视线询问她的意图。

 「您……您有贵干找我吗……?」

 「来得正好。我说,甘织」

 纱月却没有吐槽我脱口而出的不正常的敬语,只是朝教室外努了努下巴,示意我跟她出去。

 「你现在能陪我一下吗?」

 咦,这个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屋顶。

 我和纱月并排站在水塔的阴影下,抬头望着天空。

 「……好热啊」

 「……您说的是」

 时间进入七月后,酷暑也随之到来。蝉儿在底下欢快地鸣叫着,仿佛每分每秒都在夺走我的体力。

 难得芦高为每个教室都配置了完善的制冷设备,为何要特意来到屋顶呢……。

 相较于像狗一样精疲力竭吐着舌头的我来说,纱月虽然也在用手扇风,身上却不见一滴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美少女是不会出汗的”定律……。

 无论如何,和纱月单独待在一起本来就在不断削弱我的精神力。在这个状况下,若是连身体都在持续失水,那我很有可能就此倒地不起。

 赶紧听她把话说完,然后回到凉爽的教室去吧……!

 「那、那个,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

 纱月一语不发。

 是你把我叫出来的吧!?

 「是、是关于……真、真唯的事吗?」

 只见纱月的脸颊一阵抽搐。

 「对不起」

 由于感知到气氛已经到了非道歉不可的地步了,我反射性地低下了头。

 「没关系。就是这么回事」

 纱月正在和真唯冷战。

 因此,她现在和小圈子保持着距离,当然每天见了真唯也是一言不发……。

 从前阵子真唯弄出相亲派对那档子事算起,大概已经持续了一周左右了?距离停战真是遥遥无期啊……。

 顺带一提,关于两人为何会陷入冷战,还要从真唯灾难性的粗神经发言说起。

 真唯在陷入自暴自弃的情况下,为了惩罚自己,竟然逼迫纱月『来抱我吧』。

 而理由居然是『因为你喜欢我吧?』。

 纱月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欲将那个昏庸残暴的spadari(*理想恋人)除之而后快。

 我虽然对风月之事一窍不通,但对于这类尴尬气氛的敏感程度却异于常人。

 老实说,我并不知道纱月是不是真的喜欢真唯,但无论喜欢与否,真唯的发言也实在太过王冢真唯。

 在这件事情上,真希望真唯能赶紧道歉,然后和纱月重归于好……。但遗憾的是,真唯对自己做了坏事没有一丝一毫的自觉。

 「啊,这么说来,莫非你是想和真唯重归于好,但对于老实道歉又感到害羞,所以希望我助你一臂之力!?」

 若是这样,纱月一方愿意主动迈出第一步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更重要的是,能让两大名人的争端偃旗息鼓,我再也不用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

 可是。

 「你说的是谁,要向谁,道歉?」

 感受到纱月的黑色长发轻轻摇曳,我连忙以亡羊补牢的心态再度说道:

 「……是、是真唯要向纱月道歉吧?」

 「没错。但是那个笨蛋是不可能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傻事的」

 纱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所以呢,甘织」

 纱月的俏脸向我缓缓靠近。在这么近的距离被她从正面盯着,我感觉自己就快被她大大的杏仁眼给囚禁其中了。

 「如果不向那家伙复仇,我的怨愤就无法平息。单方面被人耍可不符合我的理念」

 「复、复仇什么的太夸张了」

 纱月就像是选定了目标就一定会抹杀掉的杀手一般,怎么看都是玩真的。

 我有预感,若是继续待在这里,就会被卷入什么不得了的计划中,然后我的高中生活就全完了。

 不行,我得逃!

 「抱歉纱月,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

 一只手啪地一下拍在墙壁上,挡住了我的去路。难道这就是全世界的少女都满怀憧憬的——壁咚吗!原来如此,被壁咚了原来是这个心情啊,嗯嗯。不对,好像只只只只剩下害怕了啊!?

 「但是呢,现在我们先把复仇的事放到一边」

 说完,纱月露出了兰花似的充满毒性的笑容。

 放、放到一边是怎么回事……。

 「我说,甘织」

 她吐气如兰,在我耳边轻声念出我的名字,被那气息拂过,我就像被猫盯上了的老鼠一样浑身颤抖。

 「你能和我交往吗?」

 与其说那是爱的告白,不如说是引诱夏娃堕落的蛇的低语……。

 足足过了五秒钟,我才从纱月带给我的震惊中惊醒过来,不再呆呆地盯着她看。

 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反问道:

 「啊!?」

第一章 恋人什么的,绝对不行! 纱月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