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话 对爱的低语是那样敏感

第一卷  第六话 对爱的低语是那样敏感  我带着缘佳回到了教室里。

 同时还像是凯旋一样地大声说「逃走的嫌疑人被我带回来了!!」

 「喂、喂,你的声音太大了!?」

 缘佳露出慌张的模样,但教室却被欢呼声包裹住。我在这片赞赏之中让缘佳先坐下,自己则悠哉地走到讲台上。

 「哎呀,谢谢大家。确实是花了不少功夫才控制住了嫌疑人啊。」

 我像是胜利者接受采访一样回答大家的问题,把缘佳的逃亡行动归结成了笑话一样的小插曲。

 结果,基本上没有球类运动经验的缘佳选择了乒乓球的个人赛。

 理由是「不想晒太阳。」

 这样,二年级A组所有人的出场安排都顺利地决定下来了。

 当天的放学铃声一响,缘佳就像脱兔般跑出了教室。

 神崎老师没有对这件事发表过一句评论,尤其是,没有批评缘佳一句话。

 教室里的骚动正是因为自己的突然行动引起的,这对讨厌周围人目光的缘佳而言,本身就足够煎熬了。我猜老师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

 「谢谢,希墨君!真是帮了大忙!」

 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于是朝姬同学向我道谢。

 「没想到有坂同学居然也会露出那副模样跟别人争吵。你能猜到是什么原因吗,希墨君?」

 原因就是你这种称呼我的方式啊,宾果。

 可是我终究没办法对她说什么「要是不想惹缘佳生气,就别再用名字叫我了」。

 表面上,我和缘佳只是同班同学。

 先前的那一出追逐剧目,在班里其他人的眼里恐怕也不过是班干部立下了一件功劳而已。

 「只是因为她心情不好吧。」

 「真的,多亏了希墨君是我的搭档。今后也要多请你帮忙了。」

 「我可不想增加工作,这份期待容我原样奉还吧。」

 不过被朝姬同学这样又可爱又和人亲近的女生拜托,作为男性,感觉确实挺棒的。但是,然而,我必须要避免减少和缘佳在一起的时间。

 「——只是夸你一句而已啦。别想那么多接受就可以了。这个可不能退货。」

 「那这份好意我就心领了。」

 我和朝姬同学站着聊天时,正要去参加社团活动的七村也插进来。

 「濑名,这次你又在跟支仓卿卿我我啊。」

 「什么叫这次,这次是什么意思啊?」

 「我以为你花了那么长时间把有坂给带回来,肯定是借机去跟她亲热了。」

 「就是因为你乱说话,有坂才会跑出去的好不好!」

 我对七村的肚子赏了一拳。他的腹肌好硬,打上去之后我的拳头可能比他更疼。

 「墨墨真是个小白脸,小白脸~」

 宫宫也凑过来,用拖着的那截袖子对我拍来拍去。

 「别捉弄我了。对了,有件事要拜托宫宫,可以吗?」

 「拜托人家?什么事啊?」

 「球技大赛当天,希望宫宫能跟有坂一起出场。」

 「……这是作为班干部的拜托,还是作为墨墨个人的拜托呢?」

 宫宫歪着脑袋,盯着我的脸看。

 「两方面都有。」

 「那好吧~。」

 宫宫露出满面笑容答应了下来。

 「宫内真是个挑战者啊。」七村说话的口吻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七七明明那么受女生欢迎,但是很讨厌照顾女生呢。」

 「我这叫来者不拒,去者不追。」

 七村大言不惭地说道。

 「我都开始佩服你对自己的这种坦诚了。」

 「差劲。」

 虽然早已不是第一次见到,但我和朝姬同学再一次为篮球部王牌的傲慢感到吃惊。

 可是面对我们的白眼,粗神经又受女生欢迎的七村却发出哈哈哈的笑声。

 ◇◇◇

 「刚才那是什么情况嘛! 你觉得自己是抓到了猎物后向大家展示的猎人吗?」

 一到美术准备室露脸,就看到缘佳气鼓鼓地等在那里。

 「难攻不落的有坂缘佳被我俘获了芳心,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确实是个猎人啊。」

 「不准得意,太气人了。」

 我把包放下,拉来一把椅子坐上去。

 「反过来想一想,缘佳。我必须得炒热一下气氛逗乐大家。」

 「我讨厌乱开玩笑。」

 「你听我说,我们可是上课的时候跑出去了。要不想办法化解那种严肃的空气,神崎老师或许就真要板起面孔对我们说教好长时间了。」

 听到我的抱怨,缘佳又撅起嘴来。

 「呜呜,我的男朋友居然站到了体制那一边,叛徒。」

 「虽然我也不愿意,但我到底还是班干部。不过就算那样,我也给自己最喜欢的女朋友创造了不少方便。」

 「……你又随随便便就说什么『最喜欢我』。」

 「那,要不要我换用男人的行动来表达一下?」

 「不准得意忘形。刚才不是已经做过了吗。再忍一会儿。」

 虽然口气很强硬,但缘佳已经开始害羞了。好可爱。

 「要不然去约会转换心情吧?」

 到游戏厅去一边玩一边练习乒乓球或许是个好主意。啊,但是缘佳肯定不愿意挤在人堆里。那么多人里她不管怎么样都会很显眼,这对她的负担太大了。这条方案不可行。

 「……今天不行,我没有那样的精神。」

 「没想到你受到的打击这么大。」

 缘佳忍耐的东西比我想象得更多。

 「因为我总是不想面对那些我不喜欢的东西。所以才会想尽办法避免接触别人,离他们远远的,不跟他们发生联系。」

 「然后造就了这个孤高的美少女优等生啊。」

 「要是人可以用心电感应来交流就好了。」

 「嘴上都跟人说不好,你凭什么觉得心电感应就能跟别人沟通啊?那样脑袋里想的东西就全部都暴露出去了。」

 「我才不会犯那种错。」

 「但是,我的脑袋里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对缘佳倾诉的爱意就会暴露出去。」

 「——」

 缘佳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嗯?怎么了?」

 「不要说那种傻话好不好!那、那样肯定是不行的!」

 「没事啦。又没有别人听到。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的秘密。」

 「可是我会很困扰!……要是真的那样我就没办法继续生活了。肯定,什么事都做不了。」

 缘佳垂着目光,脸变得通红。

 只是想象了一番不可能的情景,然后都会敏感地反应到这个程度。看来缘佳也不擅长隐瞒真心。这种坦率实在是很可爱。

 「我要去泡红茶了,濑名你也喝吗?」她晃晃悠悠地站起来。

 「我要喝。拜托加入很多很多爱情。」

 「你去喝茶叶渣吧!」

 「只要是缘佳泡的就一定很好喝,我愿意。」

 果然,缘佳泡好的红茶真的很香。好像她其实是把外国产的名牌茶叶带到了这里。

 我们享受着美味的红茶,曲奇和玛德莲蛋糕,一起度过了安稳的放学后时光。

 悠哉的点心时间之后,按照她的愿望又拿出了游戏机。

 我们决定玩〇里奥赛车转换心情,音量当然开得很小。

 「必须得让你好好体会一下谁比较厉害了。」

 缘佳在开始之前就握着手柄发表了胜利宣言。

 「既然要玩,那我可没有输给你的打算啊。」我也露出胆大无畏的笑容。

 「输掉的人要接受惩罚游戏,要按照赢了的人说的做一件事,怎么样?」

 「要是提出这个规则的人最后输掉,那可是会很难看的。」

 「我会赢,然后我对濑名下命令。就这么简单。」

 我们两个的视线碰起了火花。

 但是电视机很小,所以要玩就必须得肩膀紧靠在一起。

 「……有点太近了,你往那边一点嘛。」

 「离远了我就看不到电视画面了啊,不要在比赛开始前耍花招好不好。」

 「什么?我让你几秒钟都能轻松取胜呢!」

 选好角色,然后比赛开始。

 我们的实力基本上势均力敌。比赛中一直重复着超车和被超车的激烈争夺。

 「濑名真是顽固!」

 「这个不服输的家伙!」

 缘佳跑赢了一圈,下一圈又是我获胜。

 就在这样的竞争中,两个人的肩膀会不时碰到一起。最初我以为是偶然,可是到后边却越来越频繁。

 缘佳看来是那种玩游戏自己也会跟着一起动的类型。

 但她本人此时正非常专注地投入到游戏当中,根本没发现这一切。

 「缘佳你不要一边操作角色一边身体乱动好不好,很让人分心的。」

 「哎?我哪有那样啊。」

 「你都没有发现吗?总之,老老实实地坐着。」

 「你这是在对人家挑刺。就那么怕输给我吗?」

 缘佳露出了挑逗的笑容。

 「那就是说,触碰身体不算是妨碍行为啰。」

 在对决中,我站起身来绕到缘佳身后,然后从她两肋边伸出手,在她的肚子前边握住手柄。

 这样就不会被她的乱动妨碍到,而且我也可以从正面看到画面。

 换句话说,我是一边从身后抱着她,一边和她玩游戏。

 「什么!?什、什什什、什么——!?」

 「你不往前看可就会偏离跑道了。」

 「哎?啊啊,讨厌!」

 「身体接触不算妨碍行为,这是缘佳自己刚才说的啊?」

 结果这一轮我非常轻松地胜利了。

 「这样是犯规,犯规!」

 「哪里啊?」我无视她的抗议,自顾自地开始了下一轮。

 「啊,好狡猾!这样我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

 「要是不服气,你自己也可以换个位置啊。」

 「唔……总之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缘佳蜷缩身体,努力不和我接触,同时将注意力集中到电视屏幕上。

 「居然这样拼死地追着我的屁股不放,真是热烈的爱情啊。」

 「不准用这么奇怪的说法!」

 似乎生气在缘佳的心中胜过了羞耻,她开始灵巧地猛追上我。糟糕,真不愧是长期在美术准备室里练习出来的高手。

 「生气之后变得更强了,你是少年漫画的主人公吗!」

 「濑名,不可原谅,我绝对要赢!」

 她精确地把控直线和弯道,灵活地使用道具,来到了紧贴我身后的位置。再这样下去真的要输给缘佳了。

 「缘佳。」

 「不要说话!」

 我和缘佳的取胜几率现在几乎相等。

 「该做个了断了。这一轮赢了的人就是赢家。」

 「我接受!」

 游戏进入了最后一轮。究竟是我会死守住第一的位置呢,还是缘佳会利用道具攻击超过我呢。

 没办法,我本来尽可能地不想使用这一招的。

 「缘佳。」

 我小心翼翼地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对她说「我喜欢你」。

 她立刻像是触电般朝后仰了一下,结果丢掉了手中的手柄。

 趁着这个空隙,我一口气超过了终点线。

 「好!我赢了!」

 「濑名,你犯规!刚才那个不算数!」

 结果缘佳立刻回过头来提出抗议。

 「别那么生气嘛。我只是表达了一下自己溢出来的爱意而已。」

 「大骗子!」

 「对缘佳的爱情怎么可能有假呢?」

 「不准强词夺理!」

 「至少也说成是精神攻击好不好啊。」

 「有了!你自己承认是攻击了!抓到把柄了!」

 缘佳在我的怀抱中生气地大闹。我们的脸近到了能在彼此瞳孔里看到对方面孔的程度。这比刚才在楼梯间里手拉手的时候还要近得多。

 「——……咦,啊。」

 她终于也意识到了。然而刚刚才大吵大闹的她现在没有办法立刻刹住,只能慌忙游移视线,却不知道该怎么举动才好。

 「缘佳,我决定好惩罚游戏了。」

 「是、是什么啊……」

 「我可以就这样吻你吗?」

 「————呀」

 缘佳立刻想要逃走,但我下意识抓住了她纤细的手。

 「等等!」

 「不、不要为这种事征求同意啦!应该要看上下文,或者气氛,或者其他各种时机都对的时候才行!」

 缘佳挣开我的手,躲到了房间的角落处。

 「……而且,宝贵的初吻怎么能在惩罚游戏里给你。」

 她用手遮住嘴,小声念叨着。

 「说的也对。抱歉。实在是太开心了,我也有点得意忘形。对不起。」

 我终于冷静下来。刚才太过着急,只顾着考虑自己的心情了。

 「我也很开心,因为濑名对我表达了那么多喜欢我的心情。可是我讨厌这种廉价甩卖一样的说法。」

 「以后,我会注意的。」

 「另外我的耳朵很敏感,今后不准再这样了!」

 缘佳似乎是打算对我提出要求,但这其实是等于自己把弱点暴露在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