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话 说实话很害怕,但是

第一卷  第七话 说实话很害怕,但是  班级对抗球技大赛当天。

 体育馆被一张网分成两半,一半是篮球的场地,另一半则是排球。战况渐渐变得灼热,淘汰赛也进入激烈阶段,半决赛名单已经出炉了。

 我当完篮球裁判后想要休息一会儿,结果刚好看到结束乒乓球比赛的缘佳。

 「喔,你真的来参加了啊。了不起了不起。有赢过一场吗?」

 结果她一下子露出闹别扭的表情,穿过热闹的体育馆对我说。

 「发球老是成功不了。乒乓球太小了。」

 「辛苦啦。你已经很努力了。」

 「这样就没什么可抱怨了吧?班干部同学。」

 「说起来你没有跟宫宫在一起吗?」

 「那孩子一直留到了决战,现在还在球桌旁边。她打得真的好厉害,就像忍者一样敏捷呢。」

 缘佳的感想很有趣。我一边笑,一边打量此刻她这副穿着运动服的模样。

 「……很奇怪吗?」

 「不,反倒是因为太新鲜了,让我被萌了一下。」

 我坦率地回答说。

 运动服的面料很有弹性,所以比其他衣服更贴身,这样更凸显出了缘佳的身体曲线。

 胸口绷得很紧,屁股和大腿也好像很勉强才能被布料容纳。虽然在美术准备室玩游戏时搂过她的腰,但这一刻看到的纤细感觉真的让我吃了一惊(当然得对缘佳保密)。这身运动服的尺寸正好合适,所以一下子就显示出了缘佳远过于常人的优美身形。

 「不许用H的眼神看我。」

 对青春期男生来说这个要求太没道理了。

 「……濑名,你不是要去参加篮球比赛吗?」

 「之后。要等到跟B组打的时候。他们有很多人都是篮球部现役成员,所以真的要考验一下实力。但是我当了那么久裁判,跑都跑累了。」我提起脖子上挂着的哨子给她看。

 「真没体力呢。」

 「再没有也比缘佳强。」

 眼下这场篮球赛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也就是说,很快就要到我上场了。

 「墨墨,缘缘。」

 宫宫迈着小碎步跑过来,她一下子就从人群中发现了我们两人。顺带一提宫宫的运动服也是买了过大的尺码,每当她走路,长长的袖子就会一抖一抖的。

 「……看来你们两个关系很好啊,缘缘。」我也学着宫宫用昵称叫她。

 「那只是宫内同学擅自起的昵称啦。」

 「但是,她是个好孩子对吧?」

 「我觉得,跟她对话的时候很轻松。」

 说实话我本来烦恼了相当一段时间,不过看来拜托宫宫来照顾缘佳是对的。

 要扩大缘佳的交友关系,第一步究竟该选择谁,我想不到比宫宫更好的人选。

 虽然缘佳最初看到这个娇小,却又染着金发戴着耳钉的少女时愣了一下,但是宫宫特有的那种软绵绵的气质和态度好像一点点化解了她的警戒心。

 宫内雏花也是一个交流技能相当强的孩子。

 如果说朝姬同学的沟通交流能力体现在技巧上,那么宫宫就是以力场而见长。

 「宫宫,辛苦了。决赛怎么样啊?」

 「当然是优胜了~」

 「恭喜! 来,有坂也祝贺一下人家嘛。」

 缘佳极其自然地躲到我的背后,但我又把她推到前边来。

 「恭喜你。」

 「谢谢!被缘缘夸奖了好高兴~」

 「要是有坂也能坦率到这个程度就好了啊」我在两人身旁自言自语地说。

 「有意见的话就不要再盯着人家的脸看。」

 「为什么你唯独就是这种攻击性的情感才会清楚地表现出来啊。」

 「——,墨墨和缘缘关系很好呢」宫宫以旁观者的身份发表了看法。

 「这是错觉!」

 缘佳当即表示了否定。但要是这样过敏,反而会显得更奇怪啊。

 果然,宫宫对我送来了好像颇有含义的视线,而且只是对我。

 哨子响起来,这一场篮球赛结束了。

 「好了,我也去轻轻地热一下身吧。」

 「要帮忙吗~」宫宫如往常一样半开玩笑地说,结果引得缘佳脸色猛地一变。

 这种时刻是最麻烦的。

 如果让宫宫帮我做热身的拉伸,缘佳就会吃醋。可是就算我直接拜托缘佳,她应该也不会坦率地答应。

 「啊。还是说,让缘缘来帮忙会比较开心呢~?」

 宫宫似乎是看穿了我的烦恼,她故意这样说道。

 「——宫、宫内同学,你打乒乓球那么久已经很累了吧。我来帮你按摩。」

 想不到这个时候,缘佳居然主动对宫宫表示了关心。

 「那,我也给缘缘按摩!」

 宫宫立刻提起了兴趣。结果到头来,我还是要一个人做拉伸运动。

 「首先是从缘缘开始!我会好好地扶着你,直到你变得软绵绵为止!」

 宫宫的手一点点朝缘佳逼近,手势看上去很可疑。

 「我不需要啦!」

 「好啦好啦,不要客气。缘缘的胸部这么大,肩膀肯定平时很僵硬吧?按一按会很轻松的~」

 说完,宫宫发挥了被缘佳评价为忍者级别的机敏,绕到她身后,开始揉她的肩膀。

 「呜哇,真的是硬邦邦呢的。」

 缘佳发出了不成声音的呻吟声。虽然她试着努力抑制,但声音还是会漏出来。看来按摩的效果的确拔群。

 「~~~,嗯~~~」

 「嘿呀嘿呀。这里比较有效果吗~还是说这里!」

 宫宫换上了迷之反派人物的语气,依旧不断地揉着她的肩膀。

 我则是在一旁开始准备做拉伸运动。退出篮球部之后很久都没有打比赛了。手上的感觉退化了很多,可能投篮都未必能投进去。

 七村肯定会抓住一切机会传球给我,所以想要悠哉地当稻草人是不现实的。

 「那接下来坐在地上做体前屈喔~,来,用力伸腿!」

 缘佳在宫宫的金手指下变得瘫软,现在几乎是任其摆布。

 「呜哇,缘缘的身体好柔软。」

 宫宫在缘佳的背上一推,缘佳的身体就直接贴上了地板。

 「太意外了。我本来以为你绝对是硬得要死。」

 「濑名,你刚才说了什么?」

 「没有,我说你的柔软性之高实在是让人羡慕。」

 「……缘缘经常会对墨墨露出很可爱的表情呢~」

 宫宫在一旁观察我们的对话,然后自言自语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宫内同学,这是严重的错觉。」

 「有吗~?可是我觉得缘缘对墨墨总有种特别的感觉」说着,宫宫又开始用视线瞄我。

 「那是因为濑名是神崎老师手中的小兵,而且总是来妨碍我啦。」

 缘佳用对外的那种冷淡声音再次表示否定。

 「但是,去年的球技大会被缘缘翘掉了呢。今年为什么会好好地参加?」

 「只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顺带还想看一下濑名出丑的模样。」

 「喂,太过分了。」

 这可不是该对临上场的人讲的话。

 「濑名。该上场了。女生们,拜托你们好好加油啊!」

 球场上的七村把号码布扔给我。

 「那我走了。」

 「墨墨,七七,加油喔~。来,缘缘也来一起加油吧。」

 宫宫对我比出V字手势。

 「……有坂。帮我拿一下。」

 我脱掉运动服上衣交给缘佳。

 「为什么啊?」

 缘佳有点困惑。

 「把剩下的比赛看完。用你自己的眼睛看看我到底会不会出丑吧。」

 我说完,便戴上号码布加入了比赛。

 从出场队员的实力来看,我们A组对阵强敌B组的这场半决赛,实质上决定了优胜的得主。

 就连结束了露天项目的学生们也涌到体育馆里,想要看看这引人注目的一战。

 「「七村君——,加油!」」

 其他班级的女生尖叫着为七村加油,七村则是朝她们挥了挥手。

 「你真从容啊,对方可是有三个篮球部成员呢。」

 这种比赛是十分钟五人制的迷你形式,此时我们和对手已经面对面地站在了球场中线上。

 七村平日的队友,也就是B组的这些篮球部成员们表露出了强烈的敌意,准备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对篮球部王牌来说,这种敌意也是一种赞誉。

 我们A组的成员有我和七村,还有其他身体灵巧的同学,战力上并不输给对方。士气也是。这多亏了朝姬同学在编队时的精心安排。

 「有我们俩搭档就没问题。」

 「别小瞧空白期带来的影响啊。我光是控球和传球就要拼尽全力了」我担心地说。

 「对手肯定觉得只要能盯住我就能赢。他们的防线都集中在我身上,所以我当诱饵的时候就是你得分的机会。」

 「但是今天早上电视里的占卜说,我可能会因为强行运动而受伤,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濑名啊,你至少要把以前的篮球鞋穿来好不好!」

 「所以就别为难只穿了室内鞋的我啦。」

 大家今天都穿着室内鞋,只有篮球部的成员们全都穿上了高科技的专用篮球鞋。

 「有坂不是也在看着你吗。濑名你要是不好好努力,出风头的机会就要被我抢光了。」

 「我真的开始尊敬你这种自信了。」

 「——去年的人情,我要趁着这次机会还给你。」

 「区区小事不用那么在意啦。」

 七村跟我的闲聊消解了比赛之前我的紧张。

 我往舞台上看了看,视线正好跟抱着运动服的缘佳相撞。

 「 (加 油 啊) 」,她的嘴在动,不过没有发出声音。

 看来我也是个廉价的男生。

 仅仅如此,力量就自然地涌了出来。

 比赛开始了。

 七村跳起来抢到球后,准确地传给了我。

 「太突然了吧!」

 球到手之后,我则是立刻运球进入敌阵。

 不出预料,对方三个人盯紧了七村展开防线,很明显B组的目的就是绝不让他得分。

 有才能的人会受到世间的阻碍,这是常理。

 剩余的两个人则是死守在篮板下。

 是的,和社团活动不一样,球技大赛这种等级的比赛里,远距离的投篮基本不会成功。

 所以他们才没有警戒从远处发起的进攻。

 「——但我就是要试一试。」

 我没有传球,而是在三分线上突然进入投篮的姿势。

 球的重量,指尖的触感,篮筐和自己的距离。膝盖,手肘,最后视线又回到手腕上。

 篮球在高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最后落入网中。简直就像是被吸进去一样。

 先发制人的三分球。

 体育馆瞬间沸腾起来。

 对手们全都变了脸色。虽然打得没你们好,而且中途就退部了,但我也有我能做到的事情。小瞧我是你们的自由,不过判断错误可是要吃亏的啊。

 「干得漂亮,濑名。」

 七村伸出拳头,跟我的拳头碰在一起。

 「这还只是第一次。重要的是接下来的啦。」

 「Foo~~,濑名真是个禁欲主义者~~」七村对我开起玩笑来。

 攻防转换的速度令人目不暇接,比赛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

 我们的战术很简单。防御的时候在各自的范围内阻挡对手。进攻时首先把球传给七村。如果无法得手,就由我这个原篮球部成员在三分线投篮。投篮失败时所有人都要想办法重新控球,不丢掉一个进攻的机会。在七村打破对方防线之前,我们会让球一直在自己这边传递。

 「濑名君,交给你了!」

 队友传来的球再次到我的手上。

 我按照计划,毫不犹豫地投出三分球。

 球再一次穿过篮网,连续两次拿到了三分。

 比分一下子变成了0比6。

 B组现在开始警戒我的三分球了。同时,七村面对的压力也稍稍减缓了一点。他发挥自己如同野兽一般的速度甩开别人。其他三个队友也没有放过机会,一旦身边无人就会从七村手中接过传球,接着冲刺到篮网下。哪怕对手要强行阻拦,我的队友们也能凭着优秀的身体能力顺利得分。

 而当对方的注意力在七村身上过于集中,我就又得到了机会。

 不断地把传过来的球从三分线外投出去。

 七村负责内场,我负责外场。

 我们A组很快就找到了良好的攻击节奏感,一步一步地拿到分数。

 「花了那么多时间留下来练习三分球,总算有了成果啊,濑名。」

 「毕竟我还没亮出这一手就退部了,所以他们全都不知道呢。」

 一年前我之所以跟七村成为朋友,就是因为会一起留下来练习。

 知道我的三分球技能的人,只有七村。

 七村虽然是个大嘴巴,但他付出了与实力相等的汗水,并且比谁都更懂得努力的劳累。所以就算我篮球打得不好,他也从不取笑我。

 『只要你能引开对方的防线,我就可以发动进攻,反过来也是。』

 我们秘密练习出来的组合战术,想不到时隔一年真的有了亮相的那一天。

 ◇◇◇

 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自己完全不曾见过的那一面。

 希墨用漂亮的姿势,不断从远处发动投篮。

 他投出去的球就像是被吸引住一样穿过了篮筐。篮网发出小小的声音,随后被全场的欢呼声淹没。

 那个不起眼的希墨在投篮时,所有人都会屏住呼吸。他成功命中时,所有人都会发出欢呼。

 「墨墨,又投中了!」

 我也完全投入到比赛的战况中,甚至注意不到身旁宫内同学的叫喊。

 「……你知道濑名他,为什么会退出篮球部吗?」

 我鲜少地自己主动向宫内同学问道。

 「墨墨啊,是为了保护七七才主动离开的。」

 「告诉我详情。」

 「七七的篮球打得比别人好很多,而且偏偏又是那种不在乎别人的个性,比赛经常变成他一个人的表演。所以初中的时候和队友发生过很多争吵。到了高中,他以一年级的身份突然加入校队,所以也和前辈们冲突过。每一次过来劝架的人,就是墨墨。」

 「很有濑名的风格。」

 「对。因为有墨墨的支持,七七也明白了团队合作的重要性,成了大家公认的王牌。但是,夏季大赛前的练习赛里出了一次事。」

 「出事?」

 「练习赛的对手是另一个学校,里面有一个人是七七初中时的队友。可能是因为想要报复以前的事情,比赛的时候,他用明显的野蛮动作害得七七受伤了。墨墨生气地表示抗议,他又打了墨墨。」

 「这算什么啊,居然使用暴力,太差劲了。」

 我为这些过去的事情涌起了鲜明的愤怒。对了。油画掉下来的那天,我看到濑名的嘴角有伤疤。原来那是被人用暴力留下的。

 那天的他依旧和往常一样,哪怕发生了那样令人无法释怀的事件。

 「结果比赛就乱了套,所有人都打起来了。墨墨虽然一次都没有出手,却被当作争执的起因,最后遭到了退部的处分。」

 「太奇怪了吧!濑名只是为了队友打抱不平而已!」

 我的声音大到自己也吃了一惊。

 周围的女生们全都把视线转过来,但是我不在乎。不知不觉中,我的目光完全已经是盯着宫内同学了。

 「人家也是这样觉得。篮球部所有人都抗议过,神崎老师也为墨墨说话。但是因为练习赛有很多观众,墨墨的处分没有办法撤销。结果七七对学校很不满,大吵大闹地说自己也要退出,好像墨墨又为了安抚他花了很大精力。」

 「……他们两个明明因此绝交都不奇怪,为什么还会这么要好地打篮球啊。」

 球场上的濑名和那个叫七村的男生展现出了完美的协调性。

 「墨墨好像是最后说『篮球部就交给七村了,连我的份一同好好表现出来吧』。真羡慕男生之间的友情啊,他居然都能说服那个谁的话都听不进去的七七。结果他们就是这样又变回了知心的朋友……」

 「濑名明明不需要为别人的不成熟付出代价的。」

 我没办法把这当作是什么美谈。

 简而言之,就是凡人成为了优秀才能的牺牲品。就算用美丽的友情啊男子气概之类的辞藻来装点,我自己就是没办法接受。

 为什么濑名明明也努力了,却要因为别人受到损失啊。

 「那就是墨墨的优点呀。人家觉得,为了别人付出到那样的程度是很棒的。」

 「怎么可能为了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别人,就要蒙受那么大的损失啊。」

 ——我开始没来由地感到生气。

 因为,那种状况,完全就是复现出了我跟希墨现在的关系。

 「——原来缘缘也会生气呢」宫内同学微笑着看着我。

 「我只是看不惯濑名那种自我牺牲。听起来就像是在骗人一样。」

 「但是,人家很喜欢啊。喜欢墨墨这个人。」

 宫内同学突然说出一句非常突兀的话。

 「你没开玩笑吧?那种人到底有哪点好了。」

 结果我不由得表现出了强烈到不自然的否定态度。

 「因为能在重要关头出手相助的人,确实很帅气啊。」

 「可是偏偏要喜欢濑名这种人,太恶趣味了。绝对还是别这样比较好!」

 我的话不知不觉变多了。但是说得越多,就越觉得喘不过气来。

 因为宫内同学她,非常清楚地理解了濑名希墨这个人的优点。

 「放心放心,不是说要把墨墨给偷走啦。」

 「跟这个又没有关系。」

 好害怕。要是继续和宫内同学聊下去,我觉得自己很可能就要说漏嘴了。

 体育馆突然被巨大的欢呼声包裹。

 13比14。

 拉锯战进行到现在,A组终于被逆转了。还有一分的差距,二十三秒的事件。

 「墨墨好像很累了,下一刻就要决出胜负来。」

 宫内同学低声说道。好像是在征求我的同意一样。

 希墨出了好多汗,手支撑在膝盖上,不停地喘气。

 这场球技大赛只不过是娱乐活动而已。作为经历过空白期的男生,他跟现役篮球部成员的对抗已经算是大显身手了。

 我觉得希墨虽然没有才能,但他已经很努力了,真的很努力了。

 两个班的欢呼声都高涨起来,试图压倒对方。

 「希墨君! 就差最后一步了,抬起头来! 把球投进去!」

 支仓朝姬在比赛中途现身,对希墨喊道。

 「墨墨!加油!」

 宫内同学的小小身体也用尽全力发出呐喊。

 我在这片声援之中,不知不觉地站起身来。

 「一定要赢,希墨—————————————!!」

 我第一次叫出了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