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序章

第三卷  序章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比良坂初音

 好难过,好想逃,想要回家。

 我——平平无奇的高一学生,甘织玲奈子正坐在椅子上等候着时机。

 这,这里也太不适合我了吧……!

 环顾周围,到处都能看到闪闪发光的,看上去像是业界人士们的人们走动着。他们一定正忙于讨论着那足以肩负起日本未来的重要服装有关话题吧。

 虽然也能零星看到年轻人,但他们无论哪个看上去都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般光鲜亮丽。我这样仅是稍作打扮的黄毛丫头,在这周围的压力之下就像是深海鱼般快要被挤扁了……。不,说不定只是我没有注意到而已,实际上已经有两三个内脏被挤扁了……?

 暑假正盛,这里是涉谷。一场时装秀的会场大厅。

 然而, 今天我可不是被骗过来的。

 暑假在作业游戏游戏作业游戏游戏游戏中消耗着,这令我产生了危机感。

 不,虽然这样的人生也很美妙,但我可是因小小的憧憬而决定了成为一名阳角的。要是懒懒散散地度过暑假的话,总感觉精神上会完全回归高中出道前的家里蹲状态,这实在是不妙啊。

 不管怎么说在这三个月时间里,我内心煎熬着但也一路坚持下来了。暑假结束后从1级重开,或是地狱般的又可以重玩一回Don!(注:出自太鼓达人)之类的,还是饶了我吧。

 话虽如此,但对于在屋里吹着空调足不出户的我来说,怎么可能那么巧会有事件发生……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收到了友人的邀请。

 我便满怀感谢的飞奔而来,事情正是如此。

 周围的座位渐渐坐满了。

 我再次沉迷于之前为了抹去存在感,与景色融为一体而浏览了无数次的小册子。

 服装品牌Q R。

 那里的展台能看到一位金发的女性。

 那位秀丽的美女一头金发编成辫子,胸前装饰着胸花,毅然决然的挺直脊背直视着前方。她就是王塚真唯。

 我和她是彼此展示了真实自我的“玲真好友”。

 而且——。

 这时,灯光突然消失,世界陷入黑暗之中。

 照明打向舞台,缓缓浮现。

 而后开始播放起回响在体内深处般的重低音,开始前那火辣辣的紧张感,以及有什么有什么不得了之事要发生了的强烈预感使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舞台上。

 仿佛要撕裂我那平凡的日常般,模特们陆续登场于T台。

 呜哇……脸好小,腿好长……。

 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也好,比我年长许多的人们也罢,都像是在舞动,在滑行一般轻快地走着。

 虽然在时装秀上着装才是主角,但果然无论如何还是会被模特们吸引住目光。

 不,唉,这也是无可奈何啊……。毕竟那种在街上偶然能看到一两位,并且令人感慨好一阵“那个人身材好好啊!”的女性,这里可是聚集了这么多啊……。我的认知都要崩坏了。

 虽然我完全不懂服装如何就是了!

 哈—,能感受到我的暑假在不断充实呢……。

 可是。

 尽管时装秀一直在进行,真唯却迟迟没有出场。

 难不成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失去了意识,而真唯在这期间已经出场了吗——在我满怀不安的如此揣摩之时。

 一个女孩子登场了。

 那是一位我本应十分熟悉——但是,却又初次看到的少女。

 她全身光彩夺目,柔和的直视着前方并走上前来。

 那每一步都能让人联想起她至今为止的过去,以及从今往后充满前途的未来。我连紧张都抛却脑后,只是大张嘴巴注视着她。

 她的步伐,同优雅的遨游于海洋中的人鱼很是相似。

 此时的我,感觉就像是正透过潜水艇的窗口窥视那不同于人的,幻想般的存在一样。

 横跨T台的少女,她的视线,指尖,乃至那发梢,她的一切,都将人们深深吸引,也令我折服了。

 目送着真唯转身走去的背影,我像是回过神来了般深深叹了口气。

 仿若窥见了非此世之存在的神秘一样,我的心砰砰直跳,一段时间都难以平复。

 时装秀结束后,会场再次明亮起来。

 真唯貌似是服装品牌Q R的王牌。这究竟有着怎样的价值对我来说不算明了。但一定是同我遥不可及的吧。

 我像是通关了一个游戏并看过了结局一般,暂时瘫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哎呀—……。

 我在开学典礼上,还真是和很了不得的人搭话了啊……。

 啊,她那样的,本就会受欢迎的……。是看到了学校里的真唯就自以为了解她的我的问题才对。如果我先了解的是作为模特的真唯,那说不定这三年里就只会远远眺望着她,内心痛苦的度日吧。

 如果那样的话,嘛,也好吧……。

 走,回去吧……。

 正当我如此想着而起身之时,真唯走了过来。

 “呀,看上去很开心呢”

 噫。

 刚才一直走在T台上的美少女登场了,我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哇是王塚真唯小姐本唯耶……。我,是您的粉丝!今天能和您说上话无比光荣!呜哇我已经死而无憾了!

 差一点就边流下感动的泪水,边脱口而出些粉丝身份自曝的台词了。我拼死把持住自己。

 “太,太厉害了!太漂亮了!”

 结果,只能做出些小学生水平的感想……我的词汇量啊!

 然而仅此而已,真唯便露出了放心下来的笑容。

 “是吗,那就好。哎呀,被玲奈子看着还真是让人紧张不已啊”

 真唯所说的紧张,一定是指构成完美演出所必须的要素之类的东西吧。那和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的我所感觉到的紧张大概不是同一概念吧……。

 “话说,演出才刚结束,模特就来会场这里没问题吗?”

 真唯的头发仍保持着编起来的状态,脸上也仍是时装展用的那闪闪发光的妆容。

 “啊啊,今天Q R举办的这场走秀,只是一场面向媒体和买家的展览而已”

 “原来如此”

 虽然我一头雾水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特意让模特来为自己做解说总感觉有些过意不去……。

 于是真唯微微一笑。

 “也就是说,今天招待相关人士也是我的工作哦”

 “原,原来如此!”

 面对真唯和善的笑容,我频频的点头。

 啊啊真是的,心跳不已了啦!

 这样啊。这就是所谓的玩乐队的男朋友平时令人无可奈何,而一登台就会看上去无比帅气的法则吗!这家伙,可是和在我的膝枕上扭来扭去的女人是同一个人哦。完全看不出来啊!

 在我一个人手忙脚乱之时,真唯那姣好无缺的脸庞靠近了过来。

 “怎么了,玲奈子。你的脸红得很呢,想必是再次迷上我了吧”

 “我,我根本就没有迷上你!更不存在什么再不再次的!”

 “这样?真遗憾。如果咱们两个独处的话,还真想听听你的心跳声来核对下答案呢”

 “库……”

 在真唯面前,我无论如何都没法坦诚心声。

 说到底这个人究竟为什么会喜欢我啊……?虽然真唯她说我是“命运之人”,但实际上只是我中了倍率70倍的彩票而已吧?

 让真唯来说的话就会是“即便如此中奖的也是你”了,所以我也只能毕恭毕敬的接受这份幸运了……就因为会变成这样,我才要反抗啊!

 “哎,哎呀……先不提有没有重新迷上你什么的……我,我可是觉得真唯好厉害啊……。姑且,比起之前,或许有点喜欢你了……”

 我这临近极限的让步令真唯露出了笑容。

 “真是的,你还真顽固啊”

 “才,才没有!刚才我可是……有努力直率些了……”

 “……是呢。我很高兴哦”

 还,还请不要这样在耳边窃窃私语……。我不由得害羞起来低下了头。

 这样没问题吧,在周围的人们看来不会是“啥啊那俩女的在那里打情骂俏呢?”吧……。不没关系的。因为我和真唯只是关系和睦的好友而已!

 “机会难得,本想和你去哪里逛逛再回去的,不过这之后还有几个采访呢。难得见一面的说……真遗憾”

 “啊,这样啊。总感觉真唯你暑假很忙啊……”

 “……嗯,算是吧。真是抱歉。明明都在我们的结婚典礼上发誓过绝对会让你幸福的,却还让你感到寂寞了”

 看来她是忙过头乃至都看到幻觉了。真可怜。

 “嘛,可以发个短信之类的……偶尔的话,通通电话也可以,哦”

 “我抱—”

 “咕诶”

 大庭广众的别抱过来啊!

 不过,也是,虽然我也知道女孩子之间的拥抱不会有谁在意的就是了!但我很羞耻啊!味道好好闻!

 “好,玲奈子成分轻微补给完成。这样一来就能再稍稍努力了”

 “那,那可真是太好了……”

 “顺带一提如果之后咱们去行政书士协会那把婚前协议办了的话,我会更有干劲儿的,如何?”

 “才不是如何什么的好吧?”

 回家后查了才知道,在欧美,貌似每四对夫妻中就会有一对制定婚前协议的样子。可我是日本人……。

 “说起来,今天不能回去太晚的。不,虽然就算没事也不会去办婚前协议就是了”

 “是吗。你明天要去紫阳花家玩呢”

 ……为啥你会知道……?

 总感觉真唯的笑容中掺杂了某些无法捉摸之物。不,这是我在胡思乱想吧!?

 “是,是这样没错啦……”

 “嗯。要和紫阳花好好相处哦。虽然很遗憾,但我明天也有工作所以不能去玩”

 “呃,嗯……”

 诶?不是你还打算来的吗?当然我不会说出来。

 “太遗憾了。哎呀实属遗憾啊”

 真唯有因为嫉妒紫阳花同学而袭击我的前科。看上去坐拥一切的真唯,为什么偏偏要对我……。

 不,倒不如说,正因如此才会对得不到的东西感到兴奋吗……?搞不懂。

 我绷直身体,看向真唯。

 “下,下次,再一起玩吧……”

 “嗯……说好了”

 真唯露出了开朗的笑容。

 “那就这样。我也要走了。说了些多余的话真是不好意思。不用在意我,和紫阳花好好玩吧。她是我重要的朋友。你们两个能友好相处我也很高兴”

 呜。

 正因为我清楚真唯对我抱有何种程度的欲望,所以每当看到她抽身退出的态度时, 就总觉得心里有些刺痛……。

 这就像是,看到女儿因顾虑到身为母亲的我的钱包而微笑着说“我不饿,不要紧的”,并点了最便宜的素汤面一样……。

 我所能做到的,充其量也就是拼尽全力为真唯加油而已了。

 “我,我才是,谢谢你今天邀请我来。工作,要加油哦!”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并如此说罢,真唯便露出了耀眼的笑容。

 “为了让你能时刻看到我美丽的样子,我会加油的。谢谢你能来。”

 留下如梦似幻般的美丽笑脸后,真唯离开了。

 哈—。不知是否因为好久不见,又见到了她了不起的一面,心脏剧烈跳动难以平复。

 这不就好像,我喜欢真唯一样吗………………怎么可能!

 好险好险。不要再做这种像是为了试胆而单脚站在屋顶边缘一样的行为了。

 因为总有一天真的会受到无法挽回的重伤的。

 就在这时。

 “你和模特,聊得很亲密嘛”

 不知何时——一位金发的女性站在我旁边。

 她的长发,一高一低梳成两个马尾。或许是对着装没什么讲究,她身着简朴的白衬衫和紧身迷你裙。

 这位女性仿佛一直深居于研究所的科学家般,给人一种超然之感。

 身高,比我还要娇小许多。看上去差不多二十岁上下。但是,她一定是位名流吧……。总感觉她在这里也处事不惊的样子……。

 “那,那个……”

 尽管被不认识的人搭话令我很是动摇,但我仍点头道。

 “是,是的,那个,我们是同班同学”

 “这样。你们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

 “什么程度”

 来了个相当难回答的问题。

 客观来讲的话,是已经接吻了的关系!虽说如此,但也不可能说出来。

 “呃……并非只是我单方面视她为朋友,我在某种程度上坚信她也一定很重视我……我们是朋友”

 这就已经是,我对最好朋友的评价了。

 “那么,你已经被抱过了吗?”(注:日语中“抱”有做不可描述之事的含义。)

 “诶!?”

 这人咋回事!?有在听我说话吗!?

 为了随时都能出逃我摆出了欠身哈腰的姿势。然而,金发双马尾女性的表情仍波澜不惊。

 “那个模特给人的感觉,大概从六月开始就大幅变化了。就像是从肆意燃烧的朱红,转变为带有温润的品红一样 。突然改变可是会让模特的特质发生变化的。所以,我想尽可能知道原因。那么,是你被抱过了?还是你抱过她了?”

 “哪,哪个都不是!”

 话说前半段,她说的哪国话?(注:前半段用了大量外来语)

 “嘛,也罢”

 她边摆弄着双马尾,边回过头来。

 然后递出了一张纸片。

 “那个”

 “说到底,不管是哪一边都好。我只是想知道她变化的原因而已。你是她的朋友对吧。有什么为难的事就联系我吧?我一天还是会休息15分钟的。时机正好的话,就会接你的电话”

 “96分之1的几率!”

 那是一张名片。我收下后她好像满足了,很快便离开了。

 那位金发双马尾小姐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像动画里的角色啊……。

 或许是因为她那强加于人的样子,或许是那强烈的个性吧……。

 真不愧是时装展。简直就是以个性为卖点的会场。聚集在这里的有个性的人真是形形色色……我这样想着,而后看向名片。

 太过时髦了读不懂!

 上面写的好像是什么什么商务的什么什么主管,完全看不到汉字。这名片太有个性了。甚至写的都不是日语。

 离开会场后,我千辛万苦的解读了其上的手写体字母。

 呃,呃……。

 到达涉谷站后走向月台。我边等着电车,边不忘死死盯着名片。在电车里我很幸运的找到了座位,于是我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在座位上嘟嘟囔囔道。

 “Renée Ohduka……liu yin,wang zhong……?”

 ……嗯?

 我打开之前塞进包里,因反复读过而皱皱巴巴的宣传册。

 其上印刷着她侧脸的照片。

 王塚琉音。服装品牌Q R的CEO兼首席设计师。

 也就是说。

 ——那不就是真唯的母亲吗!?

 我险些在电车中大叫起来。

 “我回来了—……”一回到家,就看到玄关散落着很多双鞋子。

 无论哪种都既可爱又闪闪发亮。

 呜,我的阳角雷达有很强的反应……这应该是妹妹的朋友来了……!

 我蹑手蹑脚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妹妹从以前起就经常招待些可爱的朋友来我家,让我脸面无光……。不过拜她所赐,我变得很擅长隐藏自己的气息。我已经对此上瘾了,指(在自己家)无声地走路。

 然而在经过妹妹房间时,很不巧门开了。

 “啊,姐姐”

 “嘅”

 至今为止每当有朋友来时,妹妹碰到我总是一副赶野狗一般“离我们远点”的样子。(在某种程度上我一直很受伤的)不过最近我却逐渐认识到。摆脱家里蹲的身份后,说不定我也开始有些接近普通人了。

 不,还是别自虐了。我已经是集妹妹的尊敬于一身的超级阳角姐姐了。在家里的地位也已经跻身顶级。存在感嘛,就宛如太阳一般。

 于是,身着便装的妹妹,从头到脚打量着捂着眼睛的我。

 “咦?你有去哪吗?”

 甚至都没察觉到我不在家吗!?

 库……。还真敢对这天选之子的我如此说话……呢!

 “那个,稍微,去了趟涉谷”

 站着说话的我们,引起了房间中其他人的注意。

 “啊,是传闻中的姐姐。打扰您了”

 “骗人,真假?好可爱~”

 呜哇—,是阳角—!

 其中一个是留着齐颈短发的运动系女孩。另一个女孩则肌肤白皙,头发彻底染成明亮的颜色。无论哪个都是相当的美少女。

 明明对方比我年纪小,可我却紧张的绷紧身子。

 没想到在家里还会遭遇这种事……要是暂时在客厅那里磨蹭一会就好了……。对不起我不是太阳什么的,只是阴影里的小石子而已……!

 然而既然已经被打招呼了,事到如今也不能选择无视了。这个世界既没有读档机能,也不会在进入客厅时就自动存档……。

 “你,你们好。我家妹妹承蒙照顾了”

 我挤出仅存的一点交流力,竭力露出了笑容。

 要大大方方的……。这里是我家,我的领域……会最大限度给予我力量的圣地……。

 对,说到底对方年纪比我小。只要从容不迫的对待她们,几秒内应该还不会被识破伪装……。

 这时,发色明亮的女孩子快步走过来,然后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臂。

 啥!?

 “呐呐~,姐姐也来和我们一起聊天嘛”

 她露出和蔼可亲,撒娇般的笑容,从下方窥视着我。

 噫……这副像是自知自己在班上最为可爱的,自信满满的微笑……真可怕……。

 我被拽进了开着空调的房间里。我的伪装已经像是只带了单侧的口罩般摇摇欲坠了。

 “之前我们一直在聊姐姐呢”

 “是,是这样啊—”

 在我身旁,发色明亮的美少女正紧紧贴过来。

 我的两臂汗淋淋的,好光滑……年下吹弹可破的肌肤……。

 “等下星来你够了。姐姐她,都吓到了”

 “诶诶—,才没那回事。对吧,姐姐。姐姐你,和那个王塚真唯是朋友对吧”

 “诶?啊啊,嗯”

 仅用两个声音按钮(“嗯”和“是这样啊”)勉强维持对话的我感到松了口气。这个孩子并非对我感兴趣,而是想要打听真唯的事。

 这也理所当然。这么可爱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对我感兴趣。

 “哇,果然是这样~”

 发色明亮的女孩喜形于色,又将身体靠近了过来。

 “第一眼见到时我就在想呢~姐姐你啊,又是美女,身材又苗条,而且还很有气场呢”

 “诶!?不是,诶!?”

 这孩子的眼睛没问题吗?冷不防地说什么呢……。

 “呐呐,也和我做朋友嘛~我们来互相留个联系方式吧?”

 “等,等下妹……”

 我求助般的看向妹妹,可那里是出乎我预料之外的光景。

 妹妹她满脸得意。

 “哎呀,也没办法呢!谁叫我姐姐她是,那个王塚真唯的,独一无二的亲友,呢!”

 这家伙!不愧是我妹妹!?

 现在,我非常能够感觉到血缘关系的存在了!这个狐假虎威的家系!

 你这家伙,难不成在中学到处说的吗……?

 “独一无二的亲友,不,哪有……”

 这说到底也是个目标,虽然总有一天应该会实现的……。

 我的脸色一暗淡下来,后辈们闪闪发光的眼睛顿时也蒙上了乌云。

 不妙。

 “—嘛!正是如此哦!”

 “果然,不愧是你!”

 妹妹为我鼓着掌,而我则挺起胸膛。

 甘织家,是个祖祖辈辈延续下来的胡闹家系吗?

 后辈们再次欢闹起来。

 “诶~,好—厉害!难道姐姐前辈也在做模特之类的吗?”

 “诶?不,这,谁,谁知道呢—?”

 我似有深意般说道,同时露出了笑容,而妹妹则爆笑了。

 “你,你说姐姐她是模特……!怎么可能,模特什么的!模特!(笑)不可能不可能!姐姐她不可能是模特!(笑) ※至少以前不可能!(爆笑)”

 (注:这里捏他了书名,わたしが恋人になれるわけないじゃん、ムリムリ!(※ムリじゃなかった!?))

 干掉你哦。

 真想让笑得满地打滚的妹妹一辈子都笑不出来……。

 我颤抖不已着从包中取出了宣传册,炫耀起来。

 “的确模特或许不太可能!但是,今天我可是被真唯招待去看时装秀了!”

 于是,一直很安静的短发女孩“呀”地叫出声来。怎么了!?

 “这不是queen rose的时装秀吗!诶,你去看了吗!?姐姐!现场吗!?”

 “诶,啊,嗯”

 “这也太绝了吧……。呐,等下星来,遥奈,这也太绝了吧!”

 “诶~?虽然不太懂但是好~厉害!”

 “嘛,毕竟是我姐姐嘛!”

 短发女孩嘭嘭地拍着我的后背,发色明亮的女孩微笑着,而我妹妹则正洋洋得意。

 “queen rose可是近十年来日本最具代表性的生活装品牌,在世界上也有很多其爱好者哦!而且它的活跃可不只止于东京都时装展,现在甚至已参展世界四大时装展了!”

 对着热情演说着的她“嗯嗯”地点头的我,只是想着,原来如此……Q R是读作queen rose啊。

 “凑你啊,还真是喜欢服装呢。明明之前说要来遥奈家时,你还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呢~”

 “……我,我感兴趣的只有服装,我对王塚真唯又没什么兴趣。不,王塚真唯的确是queen rose的明星模特,我也算不上讨厌……话说回来,星来你才是单纯跟风而已吧!”

 “诶~?才没那回事呢。因为我将来的梦想,是成为模特哦~!”

 好时机。

 看准从两人的目标中逃离出去的时机,我匆忙站了起来。

 “那,就先这样,我要回房间了,你们慢慢坐”

 身为王塚真唯的亲友,而且还刚刚从时装秀回来。集中学生们的尊敬于一身的阳角中的阳角,也就是我正打算走出房间,我的头发飒爽地飘动着。

 就在这时,发色明亮的女孩子用娇滴滴的声音叫住了我。

 “哎哟?姐—姐。你好像落下什么了”

 “诶?”

 那是夹在宣传册中的一枚纸片。

 “啊,那个是”

 发色明亮的女孩,短发女孩,还有我妹妹都看向那里。

 “在会场,收到的,名片……”

 “——王塚琉音!?”

 发色明亮的女孩和短发女孩同时叫出声来。

 这之后,又很是难熬。

 “queen rose的王塚琉音!?那个世界级的设计师吗!?”

 “魔法使小巫女的工作,前段时间电视上还放了这个的特辑!”

 我不断被质问着,胃渐渐痛了起来。最后逃也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说到底厉害的可是真唯和真唯的母亲,而不是我啊……。

 我三下五除二地从外出服换成了居家服。

 虽然也想卸妆,但还是等妹妹的朋友们回去后再说吧。

 我“哈啊“的叹了口气,而后又躺倒在床上。

 “累,累死了……”

 说起来,真是做了多余的事。

 和后辈们熟络起来,暑假里她们总来我家玩的话就太糟了,而且我没说两句就露出马脚被嘲笑的话也很讨厌……。“王塚前辈是很厉害,可那个人怎么回事啊笑。只是个跟班的吧笑”之类的……。

 这样的落差我可忍受不了!

 要是没让她们看什么小册子就好了!我是多么愚蠢啊!为了眼前的快感而不知天高地厚!明明只是个原家里蹲加阴角,而且提到品牌就只知道优衣库和GU!知耻吧!

 越是依仗人势,刺向自己的小刀就会越加锋利……。原来是这种原理吗……。

 我在床上抱着头滚来滚去的时候,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泪眼婆娑的看向屏幕。

 会联络这种满心渴望被人认可的肤浅女人的,到底是哪位……?会关心我的人,这世上真的存在吗……?

 “明天下午一点在车站前见可以吗?”

 这是濑名紫阳花——紫阳花同学发来的短信。

 呜呜……我的天使……就连字都这么可爱……。

 我是在高中认识紫阳花同学的,她就像是温柔化作美少女的样子走在路上一般的人。

 在我陷入自我厌恶的沼泽中之时,紫阳花同学的短信,太温暖人心了……。

 可是,像我这种仿佛人类愚蠢的凝聚体般的存在,真的可以占用我最喜欢的天使紫阳花同学的时间吗……?

 但是,但是啊。如果在这里使出装病这一招“不好意思,我好像患了夏季感冒,明天可能去不了了……”这样说的话。

 紫阳花同学会发自内心地担心我的吧。

 然后会被“诶诶,没事吧!?小玲奈,要保重身体哦!”这样说。

 那在房间里握紧PS4的遥控器的我,要以怎样的表情玩游戏才好啊?这样的话我的内心已经崩溃了吧?暑假结束后,绝对会变得不去上学的吧。

 就这样再也无颜面对紫阳花同学,和家人也没法好好交流,当然打工什么的也是不可能的,而后至死都只在屋子里打游戏度过……。这就是欺骗天使的惩罚……。

 结束了。我在这天,用尽了全身余力,回复了紫阳花同学的短信。

 “完成!”

 字没问题……。无论有多么没精神,只要加上个感叹号就会看上去精神而积极啊。我也想变成文字。

 在我将内心回归虚无从而恢复精神力时,晚饭时间到了。

 卸过妆的我一坐到饭桌前,就看到妹妹格外喜笑颜开的。

 “嘿嘿,姐姐大人,我的炸鸡给你一个吧?”

 看来她的自尊心得到了相当的满足吧。还发出这种谄媚声。好寒。

 “我,我不要……”

 “诶—?这样。那个那个,我朋友说想和你互换联系方式”

 “妹妹哟……虽说我可能没什么说这话的资格……”

 “要,要说什么呢”

 我静静地摇了摇头。

 “借用别人的功绩,来炫耀超出自己实力范围的东西,过后可是很难过的……”

 “…………咕”

 为人向来清正廉洁的妹妹,很罕见的像是被戳中了痛处般,受到了伤害。

 “竟然被姐姐教育什么的,奇耻大辱……”

 “这句话是多余的!”

 ***

 然后到了第二天,七月的尾声。

 我在午后走出了家门。

 昨天做好了准备,提前两个小时就钻进被窝了……。

 为了不打搅紫阳花同学的心情,不给她添麻烦,不被她讨厌而努力演练了对话,而后两个小时流逝……结果,入眠时间还是和往常一样。咕呜。

 走在通往车站的道路途中,烈日灼灼,似是要将我的精力燃烧殆尽般。再对人类手下留情些嘛。

 我拖着腿似的乘上了电车。

 我们约好在三站后汇合。那是距离紫阳花同学家最近的车站。

 或许是因为突然吹到了冷气开得很大的空调,我真的胃痛起来了。

 明明我一直,一直都很期待的。

 由于紧张,手指、脚趾尖都开始发麻了。

 总感觉,原来在上学的日子里说出的“那今天放学后一起去玩吧”,和暑假里特地找时间两个人一起出去玩之间有这么大的差异啊……。

 果然,还是放弃比较好吧……。像我这种人竟然被叫去紫阳花同学家什么的,这种重大使命凭我是不可能完成的……。

 要是去了后让紫阳花同学感到无聊,被像“虽然在学校可以和小玲奈开心交谈,但果然私下里长时间待在一起有点不太行呢w”这样说然后令她失望的话,感觉好可怕。

 虽然昨天也是这样,但说到底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只是竭尽全力让自己看上去很高大而已……我很怕别人知道自己究竟有多么肤浅。

 我那映照在电车车窗上的身影,看上去莫名的脸色不大好。

 一如既往的淡妆。虽然也有好好打理刘海,但果然还是应该再多花些时间比较好吧。

 在我懊恼不已的期间,电车载着我,到达了目的地。

 下了电车后,我前往月台。心跳不已的穿过检票口后,等在那里的是——。

 “啊,小玲奈。这边这边”

 紫阳花同学就站在那里,宛如盛放的一朵花儿。

 “呜哇—!好可爱—!”

 我不由得叫出声来。

 “诶,诶诶?”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紫阳花同学穿私服的样子。

 从那花卉图案的无袖衬衫中露出的她那纤细而白皙的手臂,看上去很是清爽,那平时绝不会显露出来的耀眼光芒使我不禁想要顶礼膜拜。

 紧紧束在腰部的长裙也是当下流行的款式,玲珑的曲线点缀在紫阳花同学纤细的身体上,更增添了她的魅力。

 紧接着那从蓝色的凉鞋(或者叫凉拖?)中隐约可见的脚趾上,涂抹着粉色的手指甲油(那是脚指甲油哦玲奈子)【注:这里玲奈子把日语中两个外来语单词弄混了】,那仿佛象征着因为暑假开始而下定决心打扮一番的,紫阳花同学那坦率的心情一般,实在是过于可爱了。

 太棒了。我赢了。

 “诶,太可爱……不妙……。这个暑假,紫阳花同学身上发生了什么吗……?是不是有点可爱过头了……?”

 不对。紫阳花同学从一开始就异常的可爱无比。

 和真唯时隔许久见到面时,我也这样想过。我平时在学校,还真是在和一群不得了的人们碰面呢。

 就像是,虽然每天都在吃鲔鱼中腹和松板牛肉,但仔细一想的话鲔鱼中腹和松板牛肉不是很好吃的吗?这样的感觉。

 听到我颤抖着说出的话后。

 “诶诶?就算你这么夸我我也只能回你一个笑容而已哦—”

 紫阳花同学笑眯眯的,双手摆出了V字形。

 她那柔软的头发随风摇曳,令我感到那就连沥青路都能使之融化的阳光也柔和了起来。难道紫阳花同学,是应对全球变暖的最终兵器之类的吗……?

 但是这时,紫阳花同学扭扭捏捏地将手指在胸前交缠,同时移开了视线。

 “那个,但是呢。因为时隔许久才见到小玲奈,所以我也稍微比平时更努力了些……。不会,很奇怪吧?”

 “完全不会!不,倒不如说很奇怪啊!该说是太过可爱了简直都异常了啊”

 “异常吗!?”

 “异常啊……。我都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毛病了。难不成紫阳花同学是只有我才能看到的精灵吗?”

 “呜,嗯,我们快点找个凉快点的地方吧,小玲奈”

 被担心了……。

 不,但是,嗯。

 一看到紫阳花同学的脸,我的不安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我现在就像在游乐园排完队,乘上的过山车即将出发一样激动不已。

 啊啊,我到底在在意些什么啊。明明和紫阳花同学在一起是不可能不开心的。

 今天就竭尽全力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吧!为了让紫阳花同学也能感到开心!

 我笑着说道。

 “今天就多关照啦,紫阳花同学!”

 “我才是请你多关照,小玲奈”

 我有种自己的暑假终于开始了的预感。

 哈—!今天会成为最棒的一天—!

濑名紫阳花的故事 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