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舞台后 特殊的“设定”

第二卷  舞台后 特殊的“设定”

 『——差不多这就是全部内容了吧。多亏了上野原,营造出了十分合适的紧张感。不愧是名共犯者』

 「嘛,像这一类的活动里我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稍微帮上些忙」

 我往床上一坐,勾起头发一边卷发丝一边说道。

 虽然稍微有些强硬,还是找学生会的前辈打听了一下。不过,可能也是因为负责人是那一位才会告诉我的吧。

 「顺便问一下……芽衣有做什么吗?」

 『清里同学几乎没怎么参与这次事情。毕竟这件事情也不能归到“主线故事”里去,而且她在这次也算是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人了』

 我把耕平在电话那一头说的乱七八糟的话当做耳边风,陷入了沉思。

 ——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注意到芽衣的真实意图中,有一点关键信息。

 她有着『极其讨厌班级陷入消极状态』这一想法。为此,她才会在不知不觉间发挥出平常绝不会表现出来的影响力。

 一面控制住开始暴走的胜沼同学,一面将耕平叫出,通过伪造出容易让耕平产生共鸣的“青梅竹马设定”来抑制住耕平,想必是早就预测到了两人的冲突而做出的事情。

 而且说不定,四班之所以会那样明确地划分出数个关系好的小团体,也是因为她担心价值观不同的人在一起时会引发冲突,而从一开始就安排好的。

 另外,芽衣会那么负面的忌讳这些事情的原因,应该和她的过去有着很大的关系。

 根据打听的消息,似乎是在过去没能在这样的状况下挺过去。没有能够帮到被欺凌的人之类的,是为此感到后悔了吗?

 嗯……?不对,稍微等一下。

 出头鸟。扰乱班级的和平的坏人。

 不愿显眼,不愿出挑,想要变得“普通”的芽衣。

 ——……。

 难道说,其实是——。

 『——喂。你在听吗?』

 「啊,嗯。抱歉」

 ……不好,老毛病又犯了。一集中精神思考就会听不进其他事情。

 咳咳,清了下喉咙,随便搬出了一个话题。

 「嘛……总之,一切顺利不是蛮好的吗?之前突然说出『这阵子我不当“主人公”了』什么的时候,还以为终于要金盆洗手重新做人了」

 『你这说的好像我当“主人公”的时候就不是正经人了一样啊?而且除我以外也没有其他人能当“敌人角色”了吧,没办法啊。这种事真的不想在做第二次了』

 「要是都做到这个程度了,结果胜沼同学没能符合期待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啊?」

 『嗯,嘛,我倒是没怎么担心这一点吧。一开始就对那家伙的不屈品性充满了信心』

 ……仔细想来,能够被耕平认可的不屈品性,也是相当不得了啊。要我说的话,光是耕平这样的就已经足够脑子有病了。

 在这一层面,胜沼同学她也有着仅属于她自己的事物吧。

 『而且啊,那家伙身上有着好多恋爱喜剧属性。这要去除掉表面那层东西,取回原本的自我,肯定能迎来Happy END的……我敢打包票』

 「……」

 『嗯……?啊,抱歉。家里人喊我去洗澡了。那之后再说吧』

 「啊,嗯。再见」

 挂断了电话,手机自动跳回了主页界面,我呆呆地望着手机,突然想到。

 ——我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原本的自我”,只是靠着被贴上的“设定”来展现自我。

 大概,或许从本质上就是与耕平所追求的“恋爱喜剧”最不相称的人吧。

 我早已知道了这个事实,但为什么到了今天——稍微有些,心神焦躁呢。

尾声 有谁规定了在第二卷的时候OO不能转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