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章 一直这样下去,果然还是不行?

第四卷  第四章 一直这样下去,果然还是不行? 翻译:DONKIKORA

 校对:桃粥 烟雨

 我和香穗换好衣服后,坐在活动会场的饮食区。

 重新戴上隐形眼镜的香穗拿着手机。 而我则露出痛苦的表情,窥视着那个画面。

 『真是没办法,因为我太可爱了嘛!』

 一个女孩在让人跃跃欲试的舞台上扮演着莉娜。 她露出了紧张的笑容,一只手扮做耳朵的样子,活跃地跳着。

 光是这样,我就快要晕掉了。 好累啊好累啊好累啊。

 「那个,小香穗」

 「哎呀。拍得很厉害嘛,这玩意。笑死了」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

 「嗯? 但是一般不是会想看看评论吗?」

 原来是网络上发布的节目的存档。然后大量涌出的评论,完全是目不暇接。 看来香穗的动态视力好像很好啊。(★类似弹幕的感觉)

 马上,猫耳女仆小凪来了。 两个人关系很好,虽然是在工作却也总是在一起玩。 每天都闹得乱七八糟,会发生很多开心的事。

 我还以为如果成为阳角的话,就能过上那样的日子呢……。

 但,并不是的。 其实痛苦的事情也会以同样的气势涌来。

 就算是《动物女仆!》,可能也只是没展示幕后而已。 嗯,要是那样的话,也许能对莉娜产生共鸣吧……。

 「啊,这个!」

 「嗯? 啊,帕曼小姐?」

 一瞬间观众席映入眼帘,然后我发现了一个眼熟的女人。 是那位以前来参加香穗个人摄影会的大老板姐姐。

 「话说,米哈尔和爱玛都来了哦。」

 「完全没有注意到……不愧是小香穗……」

 这样啊……。 我也能做到比那时更好一点的样子吧。

 我正这么想着,在舞台上的我已经完全变成动画角色的兔耳女孩,传达出一种积极向上的感觉。

 我们的表演结束后,画面中就开始了网上投票。 休息15分钟后,将根据网络选票和评委票的合计,决定优胜者。 而香穗用手指打着节奏。

 「那么,这次比赛的优胜者是——」

 既不是我们,也不是小濑她们。 一直都是有名的人被叫出了名字。

 我窥视着香穗的脸。

 「名次很遗憾啊,香穗。」

 「不,没什么? 8对选手中排第7位,按说以我的知名度的话应该不会是这样的吧。 话说回来,比起没被选中,我们更要感谢那854位认为我们会是第一名获胜的粉丝们!」

 微微一笑的香穗指着手机上显示的得票数854票。 那是阴角绝对想不到的思考方式,我觉得这思考方式非常棒。 虽然是这么想的……。

 「单纯地说,我很喜欢《动物女仆!》……」

 「那为什么会在那里就被淘汰掉呢!? 好了,好好反省吧!」

 被香穗训斥了一顿后,我被说服了。可恶,明明到刚才为止我的立场要更高……!

 看来这我一辈子也赢不了作为阳角的香穗了。

 不管怎样,我们在自己的表演结束后也还是继续留在了会场。

 香穗似乎很期待即将结束的主要活动。 我因为一直很紧张,所以没能享受活动本身,不过最后还是想留下快乐的回忆。

 「总觉得穿着cosplay喝茶很有违和感……」

 「哎呀,居然能这么自由自在地穿着cosplay,真是天堂啊。 希望在学校也能玩cosplay啊……」

 「王冢真唯无双而已哦。」

 「难道这不就是最棒的吗!? 虽然cosplay本人也很喜欢cos! 但是看到最好的cosplay也是非常棒的!」

 与眼睛炯炯有神的香穗不同,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穿着兔女郎的衣服坐在桌子上会感到很不舒服。

 我东张西望了一下。 虽然附近也有很多的cosplayer。 比如说,坐在斜前方座位的女孩们也是……。

 「这不是纱月吗!?」

 就在那里。还是刚才演出刚结束的模样,穿着cosplay的纱月。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谁。 我是月亮。」

 「这样啊,对不起! 但是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月亮翘着二郎腿坐着,打开着文库本。 坐在对面的女孩,好像并不是小濑。

 「小濑已经先回去了。带着换的衣服。」

 「诶!? 」

 皱着眉头的样子也非常适合月亮呢。

 「并不是带着一个行李箱来的。我试着联系了一下,但是联系不上,没办法,所以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虚幻。」

 「真是很有存在感的虚幻」

 这时香穗问。

 「小濑·濑濑濑濑家伙,为什么要扮演那种冒失鬼圣诞老人?」

 「不知道,不过没能夺冠好像很受打击呢。 感觉状态有点茫然,刚才还哭了一会呢。」

 「啊……」

 香穗好像想到了什么,抱着胳膊呻吟着。

 「那孩子是相当的个人势力。 会排名次的活动,几乎都没参加过吧。」

 「啊,果然还是有好好交流过了呢。」

 「嗯。 也就不隐瞒什么了,帮第一次参加活动的小濑很多忙的人就是我。 那个时候,她一直前辈前辈地就像小狗一样跟在我后面转呢,明明不过是个可爱的美少女罢了。」

 「啊,是吗!?」

 香穗一边用双手喝茶一样姿势握着动漫联名的菠萝汁,一边喃喃自语。

 「然后渐渐地,态度变得傲慢起来……果然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和视觉效果都太强了。 当然,不仅仅是这个,在被人认为“啊,这家伙的人气超过了啊”的瞬间,就已经变成了掌上明珠哦。」

 「好可怕……」

 这是我所不知道的女人的世界。 幸亏我是芦谷的。 只要属于五人组,就算我们的队长输了,也绝对不会出现下克上的情况。

 「不过,她cosplay很认真,也有将来想成为模特的梦想。 我并不讨厌。 就算是被顶撞的现在。虽然对动画的感想之类的解释也尽是不同意见!」

 香穗露出前辈般的微笑。

 全身充满了“从容”的气息,我感觉真的很厉害,但是,我觉得小濑一定是很讨厌香穗作为前辈的这一点。 感觉被看不起了,还被当做孩子。

 「我也并不讨厌,但希望她把衣服还给我。」

 「说起来,该怎么办啊,月亮。 总不能穿成那样坐电车回去吧。 啊,我换衣服后,去随便买点衬衫什么的吧?」

 打扮成机动士兵的月亮,一边纠正挂在桌子上的突击步枪的位置,一边露出了艰难的表情。

 「那个……特意去买的话,有点浪费了。」

 唔……。 节俭的月亮都这么说的话。 我买给你吧,但这样说的话感觉有点不对劲,真麻烦啊。

 「没关系的,不用费心。 我有要借的东西在这。 现在只是在那家伙的表演结束之前,要在这里消磨时间。」

 「啊,是吗,太好了。 你认识coser吗? 」

 「……我并不是coser的熟人。」

 小月用了微妙的说法。

 我歪着头。 但是,话说回来,我们就这么一直夹着月亮持续着交流着。 我朝着对面坐着的人低头说「啊,对不起」。

 「不,不……」

 那个孩子没有朝这边看,而是畏缩地缩了下肩膀。

 …嗯?

 好像最近都没好好工作一样,我的第六感突然有反应了。 那个孩子……。 她慌慌张张绕到月亮的后面。

 她的服装是经过整理的美丽的中国服装。 虽然穿着相当大胆的衣服,但是很适合。(★应该是旗袍)

 「啊,啊」

 女孩一下子转过脸去。耳朵变红了。

 「嗯……? 」

 我朝她面向的方向移动,进一步偷看她的脸。 女孩改变身体方向,掩盖着脸部。 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好几次,我们就这样原地转圈。

 「你在做什么啊,玲奈亲……」

 被香穗吓了一跳。 不过,我平时也绝对不会这样粘着人的,但是……。

 我嘟囔了一句。

 「紫阳花同学……? 」

 「!」

 这句话吓得那个女孩肩膀夸张地发抖着。

 「啊? 小紫也在这。」

 女孩抬起头,像是要打断香穗的话一样。

 彻底听天由命了,举起一只小手。

 「……是的,我是濑名紫阳花。」

 「——嗯! ? 」

 香穗夸张地瞪着眼睛。

 「为什么小紫!?在这种死气沉沉戴着阳角面具的阴角聚集在一起的日本动画活动中,培养的阳角!?」

 「你会被骂的!」

 在会场里,喊着什么呢……。 但是,周围的各位,就像有什么猜想一样,露出沉痛的表情。 不,不是阴角吧感觉!

 「但是,为什么?」

 「嗯,那个。 被朋友邀请了,但是」

 如果被邀请的话,紫阳花会玩cosplay吗? 如果被邀请的话,紫阳花会穿那种开叉的旗袍吗……。 那么,即使是我邀请她,她也会穿那么可爱的衣服吗……?

 「朋友……月亮小姐呢? 哎,月亮小姐? 」

 小月亮给紫阳花同学发信息说“来看我穿cosplay哦”的样子,这简直难以想象啊。 不如说是“来了就杀了你”的类型吧。

 「我不会告诉你的」

 「马上被读心了! 」

 「只是你很容易懂而已。 而且,邀请的人不是我。 濑名的话,只是偶然在这个会场见到的。」

 月亮不知从哪里拿出了本幕张的cosplay大会的小册子。

 「今天的主要活动,会有特别嘉宾登场吧。」

 「特别嘉宾就是紫阳花同学!?」

 那样的话我就接受了。 紫阳花的温柔与美丽,在东京内的高中生进行排序时,至少能排在前第十名以内……不,也许是第一名吧。这样的话,被当做特别嘉宾邀请也没什么奇怪的,正接受这样的观点时,紫阳花大喊着:「不是的!」

 「那个,不是我,不是我啊,那个……」

 紫阳花为难地把手指扭扭捏捏地缠在一起。主张虽然很可爱但也太棒了。

 「小纱月,怎么办啊……」

 紫阳花用求救的眼神看着月亮。那迫切的视线一下子消失了。

 「啊,对不起,纱月……不是,那个,月亮? 现在还不能叫名字吧。」

 「…没…没什么。」

 小月的表情和平时坏坏的微笑完全不同,看起来很害羞。

 「你也可以就这样直接称呼。」

 「可以吗? 那么,纱月……? 」

 「嗯」

 面对提心吊胆的紫阳花同学,月亮微微点头。 紫阳花同学嘿嘿地笑着。月亮像是在遮羞一样,将目光投向了文库本。

 我和香穗面面相觑。

 ……总觉得和我们的对待相差很大?

 香穗指着月亮,立即提出异议。

 「月亮为什么!?只喜欢小紫!」

 「我没有。」

 「那我们也可以叫纱月吧,纱月!?我是个不懂cosplay的人!对吧,纱月,啊,纱月!?」

 啪,啪!我们轮流被文库本敲了头。

 「闭嘴,笨蛋一号二号」

 『太过分了!』

 按住额头,齐声悲鸣。

 纱月用一种看猪队友的眼神说道。

 「在你们庸俗的语言中,也许可能只能说是偏心,但这是不同的。有很明显的区别啊。语言的价值不是只有语言本身,而是根据说话的对象而决定的。因为是濑名的话,所以我接受了。就只是这样而已。」

 「那果然还是偏心啊……」

 「所以,我都说不是了。假设,虽然王冢真唯不可能了解自己,但是如果在你和濑名有同等程度的善性的基础上我去优待某一方的话,也许会比较偏心吧。 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不是吗? 」

 「嗯,嗯」

 果然和芦谷的天使相比,主张自己“没有输!”的智人是不存在的。

 月亮放松了脸颊,冷笑起来。

 「我很高兴你好像终于理解了。可以了吗?甘织。虽然你最近好像很得意忘形,但是不要误会。 因为我并不喜欢你。」

 「小纱月」

 紫阳花同学微微皱起眉头,一动不动地盯着纱月。

 「对不起。 谢谢你很重视我。 但是,那个到底是……那些话对小玲奈来说,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也是呢」

 月亮又低下了头。月亮低下了头! ?

 「对不起。 说了过分的话,又伤害了你。 甘织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哦。 今后也请多关照。」

 「太天真了吧!?」

 坦率地接受紫阳花同学的话并道歉的纱月实在太令我震撼了,也连受伤的时间都没有……。 什么,呃,什么,怎么回事?难道在交往吗?和紫阳花同学?

 而且,紫阳花同学对纱月露出欣慰的笑容说:「好好道歉了,很了不起哦。」 纱月又转移了视线,脸红地说:「没什么……」。

 「虽然感觉小纱对小紫很尊敬……但是……我还是不能释怀喵……」

 小香穗嘟哝着。 我像激进摇滚音乐节的头巾一样甩起来一样地点头。

 那么,那个……。

 「如果不是月亮的话,是谁把紫阳花同学邀请到这里来的呢。」

 言归正传。通过拉回话题消除了刚才交流的动荡,让内心平静下来,这是我的高等技巧。

 一瞬间,紫阳花同学好像屏住了呼吸。

 露出看起来沉思的表情,开口了。

 「嗯,那个。」

 这时,灯光突然变暗了。

 哎呀……。 我环顾四周。中央天花板吊着的屏幕上播放了预告影像。几位演员出场之后,是特别嘉宾的广播。

 那里是后台吗? 在现场直播中看到了正在被化妆的女孩。

 长长的金发。在散布的星光中,唯一不变的闪耀的恒星。

 如太阳一般的女孩。

 「今天请多多关照」

 眨眼间,会场到处都是“哇——!”的声音。

 我呆呆地张着嘴,仰望屏幕嘟囔着。

 「啊,王冢真唯……」

 「是真真啊!」

 香穗马上大叫起来,与会场狂热的一部分同化了。

 「嗯,嗯,真的吗?」

 紫阳花同学轻轻地点头。 原来如此,紫阳花同学被真唯邀请了……诶? 紫阳花同学受到真唯的邀请? 为什么? 什么交集? 不,因为那两个人只是一般朋友,所以也会去玩的吧……但是,两个人一起?

 「嗯,就是这样」

 纱月的情况我明白。 如果是真唯话,应该有很多换的衣服吧,所以听到紫阳花同学说真唯来了后,纱月大概是在想,如果是那样的话,一起回去就好了吧。 两家应该也离得比较近。

 但是,我的疑问,也渐渐被会场的气氛所淹没。

 兴奋的面带笑容的香穗愉快地握拳。

 「啊,啊! 快点登上舞台吧!真真会出来的吧!?超想看!去最前排吧!」

 「啊,啊,嗯」

 于是,其他桌子的人也纷纷走向主舞台。 我被香穗催促着慌张地站了起来。

 「那,那个,啊! 紫阳花同学也去吧! 」

 「啊,啊,嗯,好的。」

 这时,紫阳花同学也挺直腰板来,然后向纱月伸出了手。

 「走吧。小纱月也快点去。」

 「哇,我也? 我,很久以前就厌倦了那家伙的工作。」

 但是,面对向自己撒娇的紫阳花同学,纱月并没有甩开她的手。

 「我,我知道了。 我去,我去。」

 「嗯! 」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一边吵闹,一边一同走向主舞台。

 「好厉害啊!五人组竟然在这种地方大集合! 」

 「嗯,真有这么棒的巧合啊! 」

 「在学校也经常见面,所以到休息日之前不聚也可以吧……」

 「你在说什么啊,纱月! 」

 我也面带喜色,声音像要唱出来一样高亢。

 「——不是也很开心吗! 」

 我们挤来挤去,幸运地得到了主舞台最前排的座位,我们兴奋地等待着活动开始。

 香穗、我、紫阳花和纱月。 说起来,我们从来没有在假期出去过。有人很忙,有时候计划也不太合适。

 过了半年,我们之间的距离终于也是缩短了啊。

 周围有很多观众。 每个人都目光炯炯,等待着真唯的登场。

 哇地一声欢呼起来。

 聚光灯落在舞台上。堂堂正正登场的是,正在cosplay的服装品牌·玫瑰皇后的明星模特。她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闪闪发光。

 那是中华风的华丽礼服。 我想起了暑假看的真唯的时装表演。 无论是腿长还是腰高,演员确实不同,这不就是世界第一的美女吗?

 『嗨,各位。 今天幕张cosplay峰会玩得开心吗?』

 拿着麦克风的王冢真唯,虽然受到如此大的关注,但举止依然堂堂正正。

 那就是像在电视上也出演过的女孩。 而且,她独自占有了比这里广阔得多的会场的视线。 也就是说,人生经历就是经验。 和RPG一样的呢。

 『我虽然从来没有机会假扮成别人玩cosplay,但这确实很有趣。 我感受到了与享受时尚的本质非常亲近的东西。』

 真唯一边给大家看自己的衣服,一边微笑着。

 「小时候。 别人给我买了特别的衣服,一旦穿上它,我就感觉世界看起来比平时更灿烂。 我也比平时更加抬头挺胸。 感到自豪。 这一定就是现在这样的感觉吧。」

 真唯平静温柔的声音从舞台上扩散开来,渗透到大家的身体里。

 侧目一看,脸上暖洋洋的香穗,向真唯投去向往的目光。

 虽然我觉得不应该和我比较,但真唯果然还是比我厉害。

 每一次学习,就好像回声一样,模糊地传达出真唯的位置。我就会知道你走在我前面有多远。

 努力学习,站在舞台上,或者试着向某人表达“喜欢”的心情。或许谁都不能像真唯那样顺利表达出来。 但是,真唯也不是一开始就做得很好的。

 「小真唯」

 紫阳花同学嘟囔了一句。 那声音不知为何有点迫切。

 看。

 紫阳花同学湿润着的眼睛,仰望着真唯。 我吓了一跳。 突然想起了夏天回家的路上突然哭泣的紫阳花同学。

 「欸,紫阳花同学……? 」

 「诶? 」

 紫阳花同学的脸颊通红。

 「嗯,不,没什么。只是,我觉得小真唯真的很漂亮啊。」

 「是啊,是啊。」

 此时的我,怀着“紫阳花同学这么快就感动了啊”的心情,并没有想太深。

 看到真唯那让人眼花缭乱的舞台,或许思考回路也被剥夺了吧。

 「那么,我们来回顾一下今天的活动,实际上还有其他嘉宾。她们是能在舞台上为我锦上添花的重要的朋友。我来向大家介绍一下」

 然后,真唯看向了这里。实际上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我们的存在吧。毕竟我们在前排。

 真唯把麦克风从嘴边移开,向这边招手。

 「上来吧,紫阳花」

 「嗯」

 诶?

 紫阳花同学离开座位,准备走向舞台。

 莫非,这就是紫阳花同学如此打扮的理由吗?

 紫阳花同学走了过去。就在我正要目送她离开的时候。

 纱月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腕。狠狠地拽了一下。

 「欸? 」

 我一下跌倒。被纱月搂在怀里。

 与其夸奖这衣服的材料很结实,不如说是很坚硬。

 「什,什么? 」

 我抬头看。 纱月突然露出了对自己的行动感到困惑的表情。 但是,马上又咬紧嘴唇。

 「你也去吧」

 「啊!?」

 人生史上,被开的最大的玩笑。

 「纱月你在说什么啊!?」

 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本来就没人叫我去。 真唯是因为工作才站在那个地方的,所以我去的地方是被拦在舞台后面的,硬闯的话肯定会被送到警卫室的。

 纱月用眼神封杀了想要大声嚷嚷这些事的我。

 「行了,快点」

 「不,不,不,不……」

 不,不行,那……。 我想马上回到座位上,但是纱月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为什么?

 也许是听到纱月的声音了,紫阳花同学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这边。

 「啊,对不起,紫阳花同学,不用管我们……」

 在胸前紧紧握着手的紫阳花同学说。

 「小玲奈……。 我,也希望小玲奈也能来。」

 「嗯……? 」

 我感到困惑。 为什么……

 紫阳花同学向我伸出手来。

 「拜托了」

 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为了真唯」

 不,搞反了吧! 我只会添麻烦的!?

 「——不是小玲奈的话,是不行的。」

 紫阳花同学拼命的声音,让我的头天花乱坠。

 「为了真唯……」

 夹在纱月和紫阳花同学中间,我感到十分莫名其妙。大体上,真唯即使没有我,一个人也能做到这么出色,堂堂正正——。

 我内心就这么混乱着,仰望舞台。

 和真唯目光相遇。

 此时,我感觉听到了什么声音。

 ――如果深思熟虑后的结果就是这样的话。

 ――我喜欢你啊。

 真唯无论何时都那么坚强,那么坚强,所以——。

 所以喜欢我什么的。

 「看不见啊! 」

 「哎呀」

 然后我突然被香穗砰的一声撞了出来。飞向过道边紫阳花同学那里。

 「我当时也是这样突然登上舞台的,要上去就上去!喏,加油!」

 「怎么可能……! 」

 我不小心抓住了紫阳花同学的手,然后。

 紫阳花同学像被弹了一样地叫了起来。

 「真唯一直在等着你呢,真唯比任何人都要重视小玲奈的答复! 」

 真唯那虚幻的微笑,在我眼中一闪而过,然后散去。

 ——啊,真是的!

 「就,就是算是这样! 好啦,我去还不行吗! 」

 我一下子拉着紫阳花同学的手。

 紫阳花同学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悲伤般的色彩,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微笑着的紫阳花同学狠狠地点头。

 「嗯」

 反正我有必须要传达的事情。所以,我迟早得去。见真唯。

 虽然我根本没听说过那里会是舞台!

 好吧,好吧,走吧,我们走吧!

 走向真唯等待的舞台!

第五章 序言 或者关于王冢真唯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