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思考的女儿

第九十八话

第八卷  第九十八话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Binarytree

 奢华宫殿中的某个房间里正亮着灯。枝形吊灯的玻璃灯罩中的黄辉石发出炫目的光芒,将地板和墙壁照得明光铮亮。看似设计随意却又散发着高级感的各种装饰品投射出许多奇怪的阴影。

 一名男性坐在椅子上,他一头深黄色的金发,美得简直令人有些害怕。此人就是统辖大陆西北部的罗德西亚帝国的皇太子本杰明。

 本杰明正盯着眼前桌上放着的水晶球。水晶球大概是双手可以捧起的大小,正发出淡淡的光芒,里面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嚯—。那么你现在在哪里?」

 人影做出了回答。本杰明翘起二郎腿,似乎是有些赞许地笑了。

 「居然去了那里啊。不管怎么说,你是个行动派呢。那么,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吗?……嘿,这样啊」

 本杰明将胳膊肘撑到膝盖上以手托腮,朝着水晶球的方向探出身子。

 「似乎有什么动起来了呢……嘿嘿,越来越有趣了。但是你也偶尔回来一下啊。这边各种事情也很忙啊——别说得那么冷淡嘛,太无情了」

 微风吹过,镶着薄玻璃的窗户随之喀哒喀哒地摇晃。一个人影从房间的阴暗角落现身。他一头暗焦茶色的头发束在脑后。此人是埃斯特加大公家的三儿子弗朗索瓦。他脸上有些缺乏表情,皮肤也是蜡白蜡白的。

 「殿下,到时间了」

 「嗯?哦……那就再见啦」

 水晶球淡淡的光芒消失了。本杰明站起身来。

 「是施魏茨大人吗?」

 「是啊。他动作很快所以很有趣呢。嘿嘿,你应该也记得吧?就是那个『黑发女武神』啊。那个小女孩身边有许许多多的事情在发生变化呢」

 弗朗索瓦的眉毛抽动了一下。本杰明狡黠一笑。

 「不用那么杀气腾腾的嘛。会给你复仇的机会的」

 「……谢殿下隆恩」

 弗朗索瓦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可怕的笑容。

 本杰明从殷勤低头致意的弗朗索瓦身边通过,走出房间。弗朗索瓦也立刻转过身来跟在他身后。

 ○  ○  ○  ○  ○

 一股夹杂着许多尘土的风吹过『大地的肚脐』。空中虽有几片薄云,但并不足以遮挡强烈的阳光。地面上似乎可以看到阵阵热气升起。

 珀西瓦尔脱掉斗篷和外套,可以看得出他的身体经受了惊人的锻炼,肌肉非常发达。即使隔着衬衫也能看出隆起的肌肉,但那也不仅仅是壮硕而已,大概是在实战中消耗掉了多余的部分,简直就像是钢铁一般坚硬。

 珀西瓦尔握紧拳头,长出一口气,看向贝尔格里夫。

 「来吧」

 「嗯」

 对面的贝尔格里夫也摆开架势。双方都是赤手空拳。两人的以锐利的视线盯住对方,仿佛要将对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尽收眼底一般。空气中弥漫着紧张感,每次呼吸时都似乎能感觉到血液在身体中循环。

 贝尔格里夫左脚刚要移动,珀西瓦尔已经上前一步,同时击出一掌,眼瞅着就要正中贝尔格里夫的左肩。

 然而贝尔格里夫抬起左脚,以右脚的假腿为轴,整个身子像门板一般转动。珀西瓦尔的拳头突然没了受力点,看起来像是用拳头将贝尔格里夫推开一般,不过途中就被带到他身后去了。

 贝尔格里夫左脚落地顺便踩稳,抬起手臂试图向下挥拳。但珀西瓦尔在发现攻击被化解的同时立刻改变了姿势,将他挥下的拳头抓住。

 「……原来如此。正常人的腿脚做不出这样的动作呢。还不坏」

 「哈哈……不过被接住了就没意义了啊」

 珀西瓦尔微微一笑,手上使劲一拽,将贝尔格里夫拉倒,随后顺势在他腰上轻推一把,就让他仰面躺倒在了地上。

 「不过问题就是下盘不稳啊。算是现在最优先要解决的问题吧」

 「哎呀呀……不管怎么说还是赢不了你啊」

 「那不废话。不过假腿的弱点应该是可以避免掉的。俺会一直陪你锻炼的」

 这也算是俺的责任啊,珀西瓦尔笑着说道。贝尔格里夫上身坐起,苦笑着挠挠头。

 「拜托手下留情啊……你这人下手没个轻重的」

 「说什么呢,半吊子的锻炼根本没效果吧。『圣骑士』的训练不应该更严格么?」

 珀西瓦尔说着披上外套。贝尔格里夫耸耸肩。

 「格雷厄姆基本上没怎么和我对练……他主要是教我冥想的方式和魔力循环的方法。托他的福,现在动起来会省掉很多无用的行动」

 「这样啊。那就更该锻炼身体了。对于弱点不能掩盖,要让它变成你的长处。要俺说的话不必要的行动还挺多的呢」

 「我这也没法跟S级冒险者比啊……」

 「哈!说这种丧气话可是会让安洁傻眼啊,『赤鬼』先生」

 「唔……」

 贝尔格里夫有些为难地捻着胡须。珀西瓦尔愉悦地笑着将斗篷扛到肩上。

 「走了。这地儿真热」

 贝尔格里夫点点头,站起身来。

 珀西瓦尔似乎是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开朗与快活,不过要说的话,他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过着不顾一切以暴力解决问题的生活,或许是因为那些经历的影响,现在时不时会让人有些莫名的生硬感。毕竟长时间一直郁郁寡欢,如果能这么简单就恢复正常反倒是不自然。

 他本人对此似乎也有自觉,如今试着摆出一副过剩的开朗态度,或许也是想在自己内心中寻找一个平衡点吧,贝尔格里夫是这么想的。不过也说不定只是单纯的不好意思而已。

 大海啸引发的魔兽大规模出现仍在继续。每天都会发生战斗。只不过最高峰的时段似乎已经过去了,像巴哈姆特和堕落农神那样的S级魔兽的数量也有所减少。因此,一些原本在『天坑』周围战斗的冒险者们为了追求更高品质素材而试图深入『天坑』内部,这样的人最近似乎越来越多。

 不过,虽然有不少人前去深入地城,但他们所住的那栋大石屋里仍是非常热闹。对于先到的队伍,现在就撤退还有点早,而错过了时机刚刚到达的队伍也有不少,甚至还有专门前来收购素材的商人们陆续出现,总之这里的人越聚越多。

 原本用帘子分开的隔断之间是有一定距离的,现在连这些地方都有了人。隔着一层布就有不认识的人在睡觉,这种事情现在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两人掀开帘子,进入自己队伍所在的隔断,只见伊什梅尔正在盯着一块像是碎石块的东西仔细端详。他手上拿着一个似乎是放大镜的小圆筒,透过那个圆筒观察石头。

 伊什梅尔注意到两人进来,抬起头来。

 「欢迎回来」

 「那啥玩意儿啊」

 珀西瓦尔眯起眼睛坐了下来。

 「是龙晶石。真不愧是大地的肚脐,能找到质量这么高的龙晶石。您要看看吗?」

 珀西瓦尔耸耸肩,但并没有要看的意思。贝尔格里夫接了过来,透过放大镜观察。只见在那如水晶般透明的石头中,可以看到许多像云母般闪闪发亮的细小微粒。

 「这个和魔水晶不一样吗?」

 「是啊,虽然也是魔晶石的一种,但是是从龙种的巢穴中获取的。龙的体液与魔力共同作用使之结晶化才生成了这样的东西」

 「喔,好厉害啊……这个能用来做什么?」

 「加工后用作透镜。妥善精制后对于通过透镜的光可以进行某种魔力的变换。利用这个可以做各种实验」

 太复杂的事情听不太懂,但总之用这个似乎是可以制成某种道具。魔法师们还真是厉害啊,贝尔格里夫这样想着,将魔晶石还给伊什梅尔。

 泡上一杯花茶,侧耳倾听远方传来的喧嚣声。大概是又有魔兽上来了,似乎可以听到战斗的声音。

 安洁琳等人也出去了。因为接受了伊斯塔夫公会会长的委托,所以她们要去收集素材。珀西瓦尔对此并不感兴趣,而贝尔格里夫原本来此的目的就是见老朋友,对战斗同样没什么兴趣,所以他们俩留了下来。

 调整一下柴火的位置,贝尔格里夫自言自语道。

 「安洁她们没事吧……」

 「用不着担心。她强得很」

 珀西瓦尔说着喝了一口茶。贝尔格里夫呵呵笑了。

 「有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S级冒险者的实力也不是说完全一样,里面也分强弱。安洁她无疑是属于强的。这点你大可放心。而且卡西姆也在」

 「这样啊……不过还挺复杂啊。对我来说高阶冒险者感觉是高不可攀,结果这里面还要分等级啊」

 「以前公会的最高等级好像是只有A级呢」

 伊什梅尔开口说道。

 「但同样是A级的人中也开始出现了实力的差距,所以就渐渐出现了AA、AAA这些新的更高等级,后来还有了S级。有人批评说这搞得太随便,但冒险者其实也一直在进化啊……说不定将来还会出现新的等级呢」

 「这还是头一次听说……不过对我来说这些都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就是了」

 「能跟S级魔兽打得有来有回的人搁这儿说啥呢。你这也有点不对劲啊,贝尔」

 珀西瓦尔笑着说道。贝尔格里夫有些为难地挠挠头。

 「不是,那都是多亏了格雷厄姆的剑啊……应该说是借来的力量,不是我自己的实力」

 「哎呀呀,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自己看不起自己啊……那啥,贝尔,俺也不是说要你去提升自信或者怎么着,但至少要对自己的实力有个正确的把握吧。明明观察能力那么强,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犯糊涂了。这可不像你啊。(咳、咳)」

 「唔……」

 贝尔格里夫伏下视线。

 或许是这样也说不定。即使不用格雷厄姆的剑,自己也是有能力跟高阶冒险者们打上几个来回的。

 但是自己并没有胜过他们。当初对上奥尔芬的冒险者是胜少负多,就算是萨莎,现在跟她战斗的话怕是也会输给她吧。就算说是有长进,也只是跟以前的自己进行比较而已。

 「……说到底我根本就没有想要回归冒险者啊」

 他轻声自言自语着,将杯子端到嘴边。等跟过去做个了断之后,自己还是要回到托内拉,过回以前那样的农耕生活的。那样的话剑术高低并无任何意义。

 珀西瓦尔收起香囊,靠在墙上。

 「冒险者啊……真是的,当年拼了命的升级,结果发现也没啥大不了的啊」

 「喂喂……那要是找到了萨蒂的话你也引退来一起耕田呗?」

 「哈哈,倒也不错呢……但是啊」

 珀西瓦尔上身坐起,十指交叉放到膝盖上。他锐利的视线紧紧盯住眼前跃动的火苗。

 「唯独那只黑色的魔兽。俺一定要亲手把它干掉才算完」

 「……不用太纠结吧,珀西。我不希望看到你被复仇的怒火吞噬」

 「抱歉,贝尔。这算是俺的固执吧。也算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不过这也都得等找到萨蒂之后再说了」

 珀西瓦尔说完,双腿向前伸直,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贝尔格里夫放下杯子,环抱双臂。

 「……听说萨蒂她是很早就离开了」

 「是啊。因为当初俺逼得太急了……」

 珀西瓦尔粗鲁地挠了挠头。

 「俺们升上A级之后没多久那家伙就消失了……当时接的委托的难度上了一个档次,然后也没怎么好好休息,一个接一个连续不断地接了各种委托。卡西姆倒是没说啥,但萨蒂跟俺吵了好几次,因为当时也累昏了头,对她说了挺多过分的话。不知道如今道歉的话她还会不会原谅俺……但总之还是想道个歉啊」

 「萨蒂她肯定也能明白的。那家伙也没那么软弱」

 「……要是那样就好了」

 伊什梅尔拿起水壶。

 「很难的啊,在这么大的世界里要找一个人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也是呢……但是,无论她到了哪里,我们都肯定处在同一片天空之下,这是不会变的」

 贝尔格里夫说着,将杯子端到嘴边。

 ○  ○  ○  ○  ○

 战斧猛地挥下,将一头毛茸茸的魔兽的脑袋砍了下来。魔兽的四条腿上裂开许多伤口,根本就一步都走不动了。

 安奈莎的箭头都是刻有术式的特制箭头。这种箭平时也可以当普通的箭用,但如果在发射前射手注入魔力的话,射中目标时就会炸裂开来。魔兽腿上的伤口应该就是刚才箭炸伤的吧。从另一个角度说,能够精准地只射伤腿也是很厉害的,不愧是跟安洁琳并肩作战的队友。

 丹肯扛着战斧站在已经不再动弹的魔兽旁边,长出一口气。

 「哎呀呀,还真是麻烦啊」

 「丹肯先生,干的漂亮……其它的呢?」

 安洁琳握着剑环视四周。刚才周围到处都在战斗,如今已经逐渐安静了下来。

 前些天更多的是有离群的单只强力魔兽出现,这两天则更多的是成群的魔兽涌出。因为冒险者的数目也增加了,所以数量上来说倒还算是均势。不过战斗变得越发混乱,想要掌握战况也变得非常困难。

 玛格丽特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来。

 「俺那边也收拾干净了。多是多但没啥大不了的」

 「我看看,是需要这个毛皮是吧~?」

 米丽娅姆也跟在玛格丽特身后跑了过来。站在安洁琳身边的安奈莎从怀里掏出纸条。

 「……嗯,皮门特尔茸毛兽的毛皮是吧。话说确定是这种魔兽吗?」

 「就是这个,没问题的」

 卡西姆从别的方向走了过来。他身边还有八云和露西尔。

 「余是觉得魔兽的活动平稳了不少呢。说不定大海啸也快要结束了的说」

 「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安洁琳收起剑,伸了一个懒腰。八云苦笑着将枪扛好。

 「其实已经是相当高的难度了呢……不过有这么多高阶冒险者汇集此处的话,感觉不到也是正常的啊。能顺带分一杯羹,对余等也是好事的说」

 「古人曾经说过。贝和鸟吵架,鸟试图啄贝的肉,贝夹住了鸟的喙,相互较劲两边都不肯退让。双方都动弹不得的时候渔夫路过捡了大便宜」

 「太长了蠢货。而且意思也对不上」

 八云用枪柄戳了戳露西尔。安洁琳咯咯地笑了。

 「嘻嘻……话说八云小姐和露西尔在大海啸结束之后准备去哪里?」

 「嗯——,要怎么办呢。倒也没定……汝等要怎么做的说?」

 「应该是看爸爸的想法吧」

 「去找萨蒂呗,肯定是这样啦」

 卡西姆说道。玛格丽特双手交叉放到脑后。

 「话说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哪儿吧?莫琳也说不知道,这一点线索都没,想找也没法儿找啊?」

 「但是啊~,珀西伯伯也是在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找到的,说不定萨蒂阿姨也能找到呢~?」

 「但那是多亏了八云小姐和露西尔提供的情报啊……嗯,虽然说也想找到萨蒂阿姨……这里的高阶冒险者们说不定会有什么情报呢」

 安奈莎抱臂沉吟。丹肯捋了捋胡须。

 「不管怎么说,得先把伊斯塔夫会长的委托完成才行吧」

 「嗯……抱歉丹肯先生,要你来陪我们做这些」

 「哈哈哈,您这是说什么呢,安洁小姐。像您这样使剑的高手,光是在旁边看着都赚到啦」

 「唔……有点不好意思」

 安洁琳脸颊泛红,挠了挠头。

 魔兽的攻势暂时平息,周围到处都是武器不离身暂时休息的冒险者们,有的人索性就地开始解剖魔兽尸体。安奈莎也拿出解剖用的小刀。

 「数量要求不多是吧?把这头的皮剥下来就够了吧?」

 「嗯,这个要一张……刚才那种亚龙的体液要一瓶」

 安洁琳确认着安奈莎的纸条,清点素材的数目。

 所需的素材大部分都收集到了,没拿到的只剩一种,是大甲虫的蜕下来的壳。大甲虫是一种虫类魔兽,身高和长度最大可以长到常人的数倍之多,每蜕一次壳就会长大一次。它蜕下来的壳非常坚硬,加工后可以制成高品质的装备或者饰品,似乎也可以用做魔法实验的道具。

 也正因为是这样的素材,所以光在『天坑』外面等着肯定是很难获得的。安洁琳将纸条叠好,揣进怀里。

 「……有必要下地城探索呢」

 「是说要进『天坑』里头呗?好哎,走吧!」

 玛格丽特热情十分高涨。米丽娅姆倚着杖说道。

 「下地城倒是没问题,不过今天还是算了吧~。毕竟刚刚才跟高阶魔兽连续战斗,有些危险啊」

 「咦,俺感觉还能行的」

 八云苦笑着制止了玛格丽特。

 「不可以啊,公主大人。现在只是因为刚刚战斗过所以情绪高涨而已的说。但是身体其实已经疲劳了。如果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强行继续的话怕是要栽跟头的啊」

 「唔……是这样吗……好像是呢」

 玛格丽特转动肩膀和脚腕,确认着身体的感觉。的确从脚底到小腿肚似乎有些莫名地发沉,于是理解了似的点点头。

 安洁琳笑嘻嘻地戳了戳玛格丽特。

 「被爸爸或者老爷爷知道了又要训你呢……」

 「吵、吵死了」

 玛格丽特脸上泛红,头转向另一侧。其他伙伴们也都呵呵笑了。卡西姆将礼帽重新戴好。

 「好啦,总之剩下的就只有甲虫壳了呗?明天再去就好啦。反正地城又跑不了」

 「嗯……安娜,完了吗?」

 「等下,还一点……好嘞」

 安奈莎顺利地将皮剥了下来,仔细确认了一下,随后将其卷起夹到腋下。

 「肉要怎么办?」

 「这个不太好吃哦」

 露西尔说道。八云也点点头。

 「丢在那里自会有其他人处理的说。没必要花时间去肢解了。巴哈姆特的肉还有很多呢」

 「既然没用就放着呗,赶紧回去喝酒吧。咱肚子饿啦」

 「那就赶紧走吧。万一再来下一波也不好装没看见啊」

 丹肯笑着迈开脚步。安洁琳稍微环视一下四周,也跟了上去。

 回石屋的路上跟一些冒险者们擦肩而过,他们大概是休息完毕准备进入『天坑』,或是等待下一波魔兽吧。

 走到布帘前,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进去一看,贝尔格里夫正和远矢隔着火堆相向而坐。珀西瓦尔靠在墙边,伊什梅尔正在用放大镜检查魔石。

 「那还真了不得啊……也就是说『圣骑士』居然真的是精灵族的王族成员啊」

 「他本人倒是没有以此为荣。是个寡言少语的好人呢」

 「但是真的好羡慕啊。我也想见见『圣骑士』呢……以前只是听莫琳说过而已」

 「哈哈,有机会的话来托内拉玩吧。哦,安洁,回来啦。没事就好」

 「啊,安洁琳小姐您好。我来打搅了」

 「嗯……莫琳小姐呢?」

 「啊,那家伙还在市场转悠呢,动不动就总说肚子饿了,超烦人的」

 「那家伙肚子一直就没饱过吧」

 玛格丽特笑着说道。安洁琳也露出微笑,跑到贝尔格里夫背后,手撑到他的肩膀上。

 「我们也正在聊要去哪里吃饭呢」

 「也是啊,都这个时候了……珀西,在睡吗?」

 「没有,醒着呢。吃饭啊」

 珀西瓦尔睁开眼睛,双手高举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话说,你们这素材都收集全啦?」

 「没有,还剩一个。只不过是必须进『天坑』里边才能弄到的东西。所以咱几个准备明天再说」卡西姆回答道。

 「是啥啊?」

 「大甲虫蜕下来的壳」

 「那个啊。好吧,明天俺也去帮忙」

 珀西瓦尔大概是因为长年在『大地的肚脐』这边生活,对于『天坑』内部也很熟悉。按他的说法,大甲虫会在哪里蜕壳他也心里有数。

 贝尔格里夫露出安心的表情。

 「太好了,交给珀西你的话就可以放心了。拜托了啊」

 「说什么梦话呢,你也一起来」

 「……啊?」

 「显然的啊。守护俺的背后是你的工作吧。是吧,卡西姆?」

 「没错没错,你就死心吧贝尔」

 卡西姆笑嘻嘻地说道。

 安洁琳也兴奋起来,抓住贝尔格里夫的衣服,她脸上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

 「爸爸!」

 「……服了你们了」

 贝尔格里夫似乎是放弃了抵抗,露出无奈的苦笑。

 【插图 珀西瓦尔要求贝尔格里夫一起去,安洁琳很开心】

第九十九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