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挑战者出现

第一卷  第三章 挑战者出现 我以为自己不会对昨晚的行动后悔,但事实上一早我就已经极速后悔,我也后悔得太早了吧。

 「夜晚的兴奋好可怕……」

 我从床上坐起来,抱着头喃喃自语。为什么会在晚上突然邀请她呢?这么做不就像是一个色欲熏心的男生了吗?

 但是对于邀请本身我并不后悔。

 我所后悔的是,自己可能会吓到不习惯男生的七海同学。我不得不对自己这种意气用事的行为进行深刻的反省。

 不过,至少她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我想要去这么认为,总之先假设这个邀请并不算失败吧。

 即便如此,今天见了面后,还是要为这一点道歉。

 总之先转换一下心情准备去上学。难得老妈在客厅内,我以为她已经去上班了,真是少见啊。

 「早安,老妈。」

 「早上好……昨天也好,今天也好,阳信还真是起的早啊。发生了什么事吗?」

 ……好敏锐啊。难道说妈妈她是想听到问题的答案,才故意没有去上班而是等着我吗?

 我没有坦率地回答说:「我有女朋友了」,而是说学校有点事,和前几天一样的话来随便搪塞她一下。然后久违地接过老妈亲手递给我的午餐费,就这样去上学了。

 出门的时候,老妈向我说道:

 「星期六爸爸妈妈想要和你一起吃晚饭。然后我们两人周日一大早就得出差……不好意思,后面你就一个人吃吧。」

 「嗯,知道了。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与老妈久违地交换了早晨问候之后,我离开家向着和七海约定地方走去。和她约定好的时间是七点半,但我尽量提前三十分钟到达。

 关于时间的问题昨天已经交流过了,提前一小时到达还是算了。如果因为睡眠不足导致彼此身体不适,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今天特意提前三十分钟到达……先来到约定的地点的好像是我。

 「太好了,这样就不用让七海等了吧。」

 「很遗憾,我已经到了哟—」

 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我不禁一激灵,回头一看,是面带笑容的七海。

 今天的七海还是昨天的那个大麻花辫发型,而且确实感觉是那个角色的发型。是特意带着变化来的吗……总感觉很高兴啊。

 「早安,阳信。来的真早啊。我本来还想先抱怨一下你来得晚呢。」

 原来她在思考着这么可爱的事情啊。不,比起这件事情,为什么我会被突然吓到呢?

 我无意间问了一下,她说是昨天让她吃惊的回礼。确实昨天我戳了她的脸颊,吓了她一跳……原来如此。

 不,比起这个,我似乎还有着不得不说的事。看着七海那期待的眼神,我必须要下定决心了。

 「早安,七海……这个发型也很适合你……很……很……很可爱呢。」

 说出来了。

 今天说出来了哦。虽然不是很顺利,但还是说出来了。看着七海满是喜悦的表情,我的回答似乎是正确的。

 「谢谢。奖励这样的你和我牵手上学的权利,还有,这是今天中午的便当。」

 「……不胜感激。」

 七海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脸上浮现出最棒的笑容。刚才……怎么回事呢?她的反应和昨天不同,好像很从容的样子。

 不,与其说是从容,应该说她是情绪高涨吧?

 有什么好事发生么……?不过只要她开心就好,这样我也会很高兴。

 就这样,我们和昨天一样牵着手走向学校。

 虽然人比昨天更多,但和昨天相比,用奇怪的眼光来看我们的学生却很少。果然,流言终于还是传开了吧。要是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就好了。

 「对了,七海……昨天不好意思,突然邀请你。」

 听了我的话,她歪了歪头,手指贴在脸颊上。这个可爱的动作,让我心跳有点,不,是猛然加速了起来。

 「为什么要道歉呢?」

 「那个,你看……七海还不习惯和男生相处吧?昨天我只是顺势邀请你的,要是吓到你就不好意思了。」

 听了我的道歉,七海把贴在脸颊上的手指放到嘴边。她那样具有诱惑力的举止,让路过的男生都不禁看得入迷。

 「嗯……没关系的。我的确不习惯和男生相处,稍微会有些害怕,但是阳信的邀请让我很高兴……嗯,让我超级超级高兴。」

 如此说着的她露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难不成,从刚刚开始情绪就这么高涨,是因为我昨天邀请她了吗?

 这种程度的自负也未尝不可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光是这样我就觉得自己被拯救了。

 「咦?可是我……对阳信说过自己不习惯和男生相处么?」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策。

 她并没有告诉我她不习惯和男生相处。那个情报是我在那一天偶然得知的。

 ……跟她坦白是因为那天偷听了惩罚游戏的缘故,很难。或者说,这种话绝对不能说出来。

 「……你看,昨天你不是说第一次和男生交往吗?我只是觉得,像七海这样可爱的人居然还保留着初恋,果然是因为不习惯和男生相处吧,看来我猜对了。」

 我说的有些快,试图蒙混过关。

 虽然是为了掩饰,但还是忍不住说了「可爱」,这让我很不好意思。「可爱什么的……」她小声嘟囔着,脸颊也开始变得通红。

 嗯,好像顺利搪塞过去了。

 但是,七海为什么不擅长和男生相处呢?

 已经是这么可爱的女生了,男生应该也能够轻松应对。难道说过去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要是那样的话,我能让她稍微适应一下男生就好了,这个世界上不全是奇怪的男生。虽然我也不能断言自己就是「不奇怪」的男生就是了。

 「啊,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放心吧。不过……总感觉不擅长,或者说害怕……就是那样的感觉。」

 她小心窥视着我的脸,像是要让我安心似的,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颊。这是打算对昨天那个的报复吗?

 七海一边戳着我的脸颊,一边继续说着。这是喜欢我脸颊的触感吗?

 「上小学的时候呢,我经常被男生欺负。不过,当时我并没有那么害怕或者不擅长……但是从六年级开始,我突然就觉得很可怕……」

 那大概是小男生特有的吸引异性注意的方式吧,喜欢谁就去捉弄谁。小时候的七海一定也很可爱。

 不,更重要的是……

 「……讲真,你能知道我在想什么吧?」

 「虽然还只是第三天,但毕竟是女朋友呢。」

 她得意洋洋地挺起胸膛,我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脸。我的表情有这么好懂嘛?

 既然如此,我得打起精神来。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知晓惩罚游戏这件事。

 但是……七海挺起胸膛可就有些不得了了。不知道是因为只穿了衬衫还因为什么……那个可谓是摇晃的暴力……啊,光是这样,我就觉得今天一天的都会神清气爽……

 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她扭过身子,用一只手遮住了胸部。糟了,七海好像很讨厌这种事情,我必须得道歉。

 008

 就在我这么思考的瞬间。

 「……色鬼。」

 七海脸颊微红、半垂着眼帘说出的这个词,破坏力竟然无比惊人。

 我拼命忍住内心像是被猫抓的难受的感觉,向她道歉,我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次,但是事情出乎意料的发展,让我更加胸闷难耐。

 「我讨厌男生的视线,但不知道为什么,阳信你的视线并不讨厌……所以原谅你。」

 ……七海的这句话是犯规的。

 明明别的男生都讨厌,为什么只有我是没关系的呢?到底要撩拨我到什么程度才肯罢休?

 我拼命压抑着自己因为喜悦而动摇的身体,总算到达了教室。今天虽然没有被质问,但七海又被音更同学和神惠内同学带到了某处。

 是在确认惩罚游戏的进展程度吗?我想对她俩说,没关系的,今天的七海也是完美无缺。

 悠:还没有进行深入交流。

 过了一会儿,脸上堆满姨母笑的音更同学与神惠内同学以及满脸樱桃红的七海回到教室,她们似乎已经聊完了。

 ……音更同学和神惠内同学也都对我报以微笑。七海是说了什么?

 就这样,在没有受到实际伤害的情况下开始上课,一转眼就到了午饭时间。我期待已久的中午。

 中午肯定会很开心……如果我像这样感慨的话,是否会有些不好……

 事件发生在那个午休时间。

 午休时,七海高兴地把我所用的蓝色便当盒递给我。是昨天一起买的那个便当盒。

 缓缓打开便当的盖子之后,我感动不已。

 漂亮的金黄色鸡蛋烧、稍微有点焦香的香肠、菠菜炒胡萝卜、主菜是两个大汉堡肉,这是一份将幸福具象化的便当……当然,对着便当连拍肯定是少不了的。

 「这样的分量足够吗?」

 「足够了。谢谢你,七海。今天的看起来也很好吃。」

 「太好了。不过,要是到了觉得这样也不能够满足的时候,我可不会再喂给你了哦~」

 听到这句话,我想起昨天的事,不禁脸红了起来,与此同时,七海也像是想起了这件事,脸颊变得通红。

 她好像是想要揶揄我,但这种做法完全是自爆的行为。还小声纠正说:「那个抱歉,没什么。」

 我们一边谈笑着,一边吃着便当……突然,一道巨大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

 「失礼了……七海君,现在方便吗?」

 「我正在和男朋友吃午饭,所以不是特别方便,标津前辈。」

 这道身影的真实身份是站在我们面前的高个子帅哥。

 他的身躯相当大。因为我坐着的原因,所以会显得愈发庞大。大概有将近一米九样子吧?虽然他什么都没做,但只要站在我的面前,就会有一种压迫感……有点可怕。

 我和七海身高差不多。即便身为男人的我都有点害怕,她可能会更加害怕。

 所以我进一步靠近了七海,将身体稍微贴近她。我指了指自己旁边,不顾七海无言的惊讶说道:

 「前辈,站着说话也比较那啥,请坐在这里。我旁边还有空间。另外,便当马上就要吃完了,能请您等一下吗?」

 「嚯……你是?」

 「我是帘舞阳信,是七海的男朋友。」

 我的话让前辈的神色一紧。他露出一丝犹豫的样子,但当他瞥了一眼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的七海后,就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我旁边。

 「七海同学,这么大的汉堡肉烤得真香啊。我以前心血来潮也做过,不过里面没有怎么烤熟。我就把它一分为二,结果烤得干巴巴的。」

 「我没做那么麻烦的事。虽然肉饼很大,但不是那么厚吧?之后再注意火候,蒸或烤的事情谁都能做到。」

 「鸡蛋烧也很漂亮,甜度也刚刚好,我很喜欢。」

 「真的吗?太好了。我爸爸喜欢吃加了汤汁的鸡蛋,不过其他的事物都喜欢甜的,老是做两种太麻烦了。」

 「特意做了两种?七海很为父亲着想啊。」

 「那种事情……」

 我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七海却扭过脸去。真是个好孩子啊,我感到很欣慰,不禁露出笑容。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是……帘舞君吗?能让我问一个问题吗?」

 「怎么了?前辈。」

 突然插嘴进来的前辈凝视着我手中的便当。

 便当已经所剩无几了,剩下的最多也就是煎鸡蛋和一块汉堡了……

 他没有吃午饭就来了吗?

 「难道说……难道说……这个便当是七海亲手做的吗?」

 「诶?……是这样,怎么了?」

 我的话让前辈睁大了眼睛。然后前辈轮流看了看因为突然插嘴而有些生气的七海和我手中的便当。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不顾前辈的视线,把最后剩下的煎鸡蛋和汉堡吞了下去。

 「啊……可恶……本来还想要一点的……」

 果然如此。在说之前先大口吃掉,果然是正确的。不,就算你说了我也不会给你。这是我的便当,不会分给你任何一点的。

 「多谢款待,今天的便当也很好吃。」

 「招待不周了。」

 和昨天一样,我把便当盒递给七海,转过身去看着前辈。背对着七海,像是为了在前辈面前将七海隐藏起来。

 「那么前辈,你有什么事吗?」

 「不,不是关于你,是七海……不,似乎和你也有关系。」

 「我也是么?」

 说着,前辈从长椅上站起来,再次走到我们面前。

 然后,他抱着胳膊,有点不高兴地来回看着我和七海……一边斜眼看着我,一边对七海说道:

 「七海君……你是认为这个男人比我更好吗?」

 「是啊。还有,前辈,请不要叫我七海,叫我的姓。能叫我名字的,只有我的男朋友阳信。」

 七海瞪着他,直截了当地对前辈说了出来。

 然后他颤抖着,脸涨得通红,这一次他指着我,像是一个体育会系的人从心底发出响彻周围的大喊声。

 注:体育会系,表示从事体育运动等活跃的人,这里应该说是体育笨蛋的那种感觉

 「一决胜负,帘舞君!如果我输了,就承认你们两人的交往!!但是,如果我赢了,我就可以娶走七海!!」

 「诶,我可不愿意。」

 我一口回绝了,前辈保持着用手指指着我的姿势僵在了原地。这个人为什么觉得我会接受这个比试呢?

 「啊,阳信……有吃的粘在脸上了。」

 「欸。」

 七海说着,拿起粘在我脸上的饭粒……有模有样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就像是故意要让前辈看到自己的行为一样。

 面对这意想不到的举动,我也和前辈一样僵住了。七海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出了声。

 最先从这种僵直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的前辈。

 「拒……拒绝一决胜负什么的,真是太丢脸了!你这样的懦夫果然还是配不上七海!如果你不是懦夫的话,就接受挑战吧!!」

 在前辈的喊叫声中,我总算摆脱了僵住的状态。但我关心的并不是前辈,而是七海。

 七海,你突然在干什么!?但是现在你满脸通红,害羞地扭过脸去的样子也很可爱!

 ……好吧,七海不会转过头来,先得让前辈冷静下来。

 「前辈,把女朋友作为赌注来比试,这又不是那种以前的电视剧和漫画。而且,更重要的是七海的心情吧?本来就被甩过一次的前辈无视这一点,只是我们自己一决胜负也没有什么意义……」

 「别一直说着正确的道理啊!你要明白,正论有时候比脏话更容易伤人!!这种事我最清楚了!!」

 前辈一边捂着耳朵一边叫喊着。我知道这是正确的理论,真是个任性的前辈啊。

 这个人我记得是标津翔一前辈吧。过去在学校集会上也有介绍过,我也知道的,是一名担任篮球部主将的帅哥。

 他好像是全国有名的选手,也是被七海甩过的帅哥之一。

 他一定是听说我和七海开始交往,想以体育的方式一决胜负吧……接受挑战对于我没有任何好处。

 即使得不到这个人的认可,我也会和七海继续交往下去,我不想把七海交给那种赢了就拿走,当成奖品一样对待的人。

 即便是惩罚游戏期间的恋人,但七海现在也是我的女朋友,这一点不会改变。

 而且,我必须让七海喜欢上我,没有时间浪费在多余的事情上面。

 所以我反复强调,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接受这场胜负的意义。

 嘛……输了的话坏处也太大了,如果是脑袋正常的人,是不可能接受这种比赛的。

 为什么会认为我会接受那样的挑战呢?这个前辈。

 「阳信,已经可以了,我们走吧。」

 「说的是呢。」

 红着脸的七海和我正要回教室时,前辈愤愤地冲着我们的背影大声喊道:

 「啊!等一下!!七海,这么不起眼的小男生有什么好?!至少,从外观上看,我更好吧!!」

 被这么一说,我竟无言以对。确实这位前辈……长得相当帅,个子也很高,像一个模特。

 说我又小又朴素,并不是在说坏话,而是对事实的真实写照。

 把我们排在一起的话,十个人中肯定会有十个人选择前辈吧。这就是令人绝望的战斗力差距,所以我也不会特别生气。

 ……但是,不知为何,前辈的话让七海情绪激动了起来。

 「如果再侮辱阳信的话,我和前辈就算是朋友也要绝交了!在学校被搭话我也会无视的!!比起前辈,阳信才是更好的男人!!说这种话的人我最讨厌了!!」

 我第一次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和刚才的笑容完全不同,脸上充满了愤怒的情绪。不,至今为止应该没有人见过她生气的表情吧?

 而且,这还是为了我。连我自己都不觉得生气的事却引起了她的愤怒,对此感到高兴的我大概还是有点肤浅吧?

 学长突然膝盖一软,跪倒了下来……。因为个子高,周围传来沉闷的声音,可以看出膝盖受到了比一般人更严重的伤害。

 「最……最讨厌?你……最讨厌我了?!七海……最讨厌我……」

 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吧,前辈?!不,或许是因为七海说的才会有这样的效果吧?

 「前辈在告白的时候,不是一直盯着我的胸部看吗?我是知道的!!而阳信却没有……」

 说到这里,七海突然停顿了一下。

 大概是想起了今天早上我看了七海的胸部的事情吧。对不起,七海。正这么想的时候……。

 「没有一直盯着看啊!!」

 已经断言了吗?!

 七海把早上的事当作没发生过,并没有点破。

 然后,她不顾双手贴地、一脸绝望的前辈,偷偷瞄了我一眼,像恶作剧的孩子一样吐了吐舌头。

 是对自己说了谎的反应呢,还是对我看了她的胸部的抗议呢……

 虽说她原谅了我,但我觉得这对讨厌男人的七海不太好。不过,没办法啊,人的视线总是会聚焦到移动的物体上。

 七海就这样想要离开,前辈露出绝望的表情,似乎想要死皮赖脸追过来一样的抬起了头。我觉得很不妙,慌忙拦到前辈和七海之间。为了平视前辈的视线,我蹲了下来。

 「七海同学,说绝交确实有些过分了。姑且算是朋友?可以这样说么?不,站在我自身的角度来看的话……七海有这么帅的男性朋友会让我很不安,说实话我很嫉妒,也不希望她和你扯上关系。不过,总觉得前辈有点可怜。」

 「啊啊……帘舞君……」

 前辈流着泪看着站在中间的我。嗯,太好了,前辈的视线终于转向了我。

 如果前辈就那样抬起头来,七海的裙子里面就会被看个精光吧。

 连我都还没见过……不对!

 七海同学因为裙子里面被看到而十分害羞的场景最终并不会出现,对此我松了一口气。

 「……既然阳信这么说……虽然不至于绝交……啊,不过我没有告诉过他联系方式,阳信你放心就好啦。」

 七海好像有点怄气似的噘起了嘴。因为我袒护前辈而让她闹别扭了吗?嗯……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好呢?

 灵活应变对我来说太难了……总之,先坦率地夸奖七海吧。

 「嗯,七海,谢谢你。七海,你果然很温柔啊。关于联系方式的事情我也就放心了。」

 「……重新迷恋上我了吗?」

 七海同学表情从闷闷不乐一下子转变过来,歪着小脑袋笑着对我露出漂亮的牙齿。

 ……感觉挨了一记很厉害的反击拳诶。即便如此,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这很不可思议,不过这种时候该怎么回答才是正确的呢?

 ……果然,还是坦率地说出来吧。

 「是啊,迷恋上了呢……」

 「哼,好像有点能干……算是得到了我一点点的承认了。但是,想要让我完全折服的话,你和我一决胜负,证明自己是适合她的男人。」

 就在我下定决心要说的时候,前辈好像恢复了精神,站了起来。

 被俯视着的我抬头看着前辈,叹了口气。七海大概也是同样的心情,我俩叹气的时机完美的重合到了一起。

 好不容易有机会对七海展示一下自己伶俐的话语……

 「所以?胜负……要进行什么比试呢?」

 「三分球比赛。我是篮球部的主将,十投定胜负是我们部的传统。」

 哇,太卑鄙了吧。

 作为篮球队的主将就别挑篮球相关的啊。我只是在课堂上打过篮球,之后可是只有漫画之类的知识了哦……

 七海也目瞪口呆地看着前辈。她应该没有想到前辈会用这种方式一决胜负吧。

 但是,如果不接受挑战的话是无法平息前辈的纠缠的。真是没办法……我也不想看到他明天还来找我们……

 「我知道了,前辈……我接受比赛,但是请允许我提三个条件。毕竟我是篮球初学者,这样可以吧?」

 「嗯?那是当然。要求随便提,什么阻碍条件都可以。」

 既然如此,一开始就不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挑战胜负。嘛,说这种话对这个人来说可能是没用的。

 这个人大概是个……笨蛋。不过因为是前辈,所以不太想把「笨蛋」的这种话说出来。

 所以他才会在我说条件之前先答应下来……嘛,因为是篮球部成员,所以有自信不会输么。

 总之,他答应了。

 「第一点……请先给我看十次前辈的投篮……不,二十次左右。然后,请让我比赛时先手。」

 「嗯,可以。」

 「第二点……只要我命中哪怕一个,就算我赢了,毕竟我本来就没投过三分球。相反,前辈……对了,命中八个以上就算赢了,怎么样?」

 「啊,没问题。这点困难程度也是理所当然的。」

 「最后第三点……不管三分比赛的结果如何,关于胜负的结果,请让七海自己决定。」

 「当然可以!来吧,我会华丽地投进十颗球,让七海选择我的!!」

 完全站起来的前辈,露出了出清爽的笑容,以与庞大身躯不相称轻快的步伐离开了这里。

 大概是去向体育馆的方向吧。午休时间还早,趁着中午结束比赛吧。

 虽然和七海待在一起的时间会变少,但也没办法。

 「阳信,没关系吗?胜负……而且还是篮球的三分……」

 「嗯,嗯。没问题的,七海。怎么说呢……我也对把七海当作奖品的前辈有些生气。所以,七海你就放心地看着我虽然有些糟糕的三分吧。」

 如果说前辈的是华丽的三分,我的则是小丑一般的三分。但是,我不想输。嗯,在那样的条件下我是不会输的。

 「可是……输了的话我……」

 为了让不安地低着头的她安心下来,我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被我触碰之后,她颤抖了一下抬起了头。

 ……糟了,一不小心碰了她,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009

 啊,不过感觉她的表情好像安心了下来……嗯、七海同学?为什么把我放在肩膀上的手贴上了脸颊?

 哇,好柔软啊……滑滑的……不,不对,我得继续说下去。

 「不,我是有条件的。不管胜负的结果如何,要怎么做,都由七海来决定的。不过,七海如果对三分球全部完美命中的前辈心动的话就另当别论了……不会这样吧?」

 ……不会吧?

 听到我内心有些不安的话,七海露出稍微思考了一下的样子……然后好像明白了似的拍了拍手。

 「啊,那个条件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嗯,不过前辈好像只记得一开始自己说的那句话,赢了就可以娶走七海。那个人,虽然说出来不太好……感觉很傻。」

 「啊……嗯……那个人只是在篮球方面很厉害……」

 「是吗……那我们去体育馆吧。」

 我向七海伸出手。

 七海同学稍稍有些惊讶,但她还是慢慢地拉住我的手。然后,我们两人就这样牵着手向体育馆走去。

 到达体育馆的时候,前辈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我们,这让我多少有些开心。视线集中在被牵着的手上。我也觉得自己性格有点差劲……但这种程度的精神攻击还是不错的。

 然后,我和投来嫉妒目光的前辈展开了三分决胜战。当然,条件还是那三条。他也顺从地接受了下来。

 至于结果……

 前辈和刚才一样,跪倒在我脚下,双手撑着地面。

 「不可能……怎么可能?!我输了?」

 「哎……我赢了,前辈。你该承认了吧,七海同学是我的女朋友?」

 尽管如此,懊恼的前辈还是不想对已经说出口的话反悔吧……他交替看着一脸茫然的我和站在我旁边的七海……微微一笑。

 「啊,我输了,帘舞……还有……茨户……你们是很般配的一对。可恶,真不甘心啊。」

 最后的最后,前辈露出体育生的爽朗笑容,成一个大字一样的躺在地上为我们送上祝福。

 我看着他的笑容,我为自己用了一些,不对,是非常肮脏的手段而感到羞耻,不过,这个人也是突然要和我一决胜负,彼此彼此吧……

 我和前辈紧紧握手,周围的人都欢呼起来。

 悠悠:男人的友情么?

 ◇◇◇◇◇◇◇◇◇◇◇◇◇◇◇◇◇◇◇◇

 「总之,就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baron先生。」

 三分的胜负也顺利结束,回到家的我向巴伦先生报告了今天发生的事。

 『哎呀……今天也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一天啊canyon君。你,其实是麻烦制造者吗?』

 真失礼啊。我明明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男生而已……

 但是,自从和七海交往后,每天都是惊喜和事件接连不断。如果是以前的我听到现在自己的状态的话,肯定也绝对不会相信会发生这种情况的。

 在学校里也是屈指可数的辣妹系美少女,因为惩罚游戏而被告白并且开始交往。……所谓惩罚游戏,勉强可以相信吧?

 不过,明明应该是惩罚游戏,但这几天我沉浸在极致的幸福中,或许现在还是无法相信。

 『不过嘛,虽然也有当时氛围的因素,但是你做得很好嘛。先不说对方有几次失手,基本上还是几乎以一比三十取胜……因为是篮球的三分对决,看比分应该是三比九十吧?啊哈哈,比分真是太悬殊了。』

 「嗯,可能是因为当时的气氛,以及对方觉得自己输了吧。」

 『是吗……在标津前辈的比赛中,还是我赢了,但如果以一般得分来判定的话,肯定是我惨败。』

 不管怎么说,我真的只命中了一个三分。

 在与标津前辈对决之前,我先让他示范连续投中二十记三分。而我在旁边,一直看着并请教方法……这样的前提下啊。

 其实只是为了削减前辈的体力。之后,为了希望他能在正式上场前打乱节奏,甚至还请他指导了我拙劣的三分。

 不愧是社团的主将,十分擅长替人解惑,这我有些过意不去,总而言之,他十分仔细地教了我投篮的方法,

 于是,我在第一投上倾注了全力……满脑袋只想着集中精力投进那第一投……然后我成功了。

 完全只是一种侥幸,但是就是这种侥幸收获了最初的一击,前辈的动摇也是显而易见的。

 七海追着我欢呼的行为,大概也是前辈会动摇的诱导剂吧。

 不过,我也是一样的。不可能一直被幸运女神眷顾的我,之后的九投全部落空。最后一颗根本就是三不沾。

 因为七海只要我投进了一颗就会连续说着「好帅!好棒!好喜欢!」之类的话,那样的话我也会动摇吧?

 咦,现在回想一下的话,我是被说了喜欢吗?……会不会是幻听啊?不过……这一投定胜负,也满足了我获胜的条件。

 因为有着只要投进一球,就算我赢这种非常不公平的条件,所以至少在这个时候我是不会输,但一般情况下是可以打平的。

 如果说有失算的话,那就是前辈明明已经动摇了,却还是几乎命中了全部的三分。前辈从容地达成了胜利条件中的八颗进球。

 在投了二十个球之后,他开始指导蹩脚的我,在我最先满足胜利的条件之后,七海同学也开始给我加油。

 在这么多不利因素的情况下,即便投丢了前两个三分,但包括最初的20个在内,总共30个三分前辈几乎全部命中,这实在令人惊叹。

 我没有篮球的经验,所以不知道……莫非前二十颗球反而成了热身,之后那几颗三分也绰绰有余……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我太小看篮球部队长了。

 这样下来,实际上就已经达成了八比一的局面。一般情况下,即使扣除阻碍前辈的部分,结果也不会超过平局。事实,令我浑身充斥着一种挫败感。

 但是那种挫败感,很快就被七海同学的一句话冲淡了。

 「阳信胜利!」

 作为我提出的最后一个条件,『胜负的结果,请让七海自己抉择』。根据这一点七海同学认为我是胜者。

 因为自己之前接受了赛前的条件,所以前辈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真的是……不正当还真的也是不正当,最后的胜负的判交给女朋友的话,就算canyon君投进零个,你也能获胜。』

 「嗯,是这样的。不过这完全是不正当的行为。」

 如果七海在比赛结束后被前辈吸引的话,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状况。不过现实与假设是完全相反的就是了。

 我不认为七海会对差点绝交的人做出那样的选择……即便如此,也有万一。

 不管怎么说,前辈的三分球帅得连我这个男人都看呆了。

 既然这种关系建立在惩罚游戏上,会出现什么变数就不得而知了……对此我有点不安。

 最终我的担心就这样画上了句号真是太好了。

 然后,比赛结束后,七海突然的抱抱攻击真是太棒了……又软又暖又香……因为制服的裸露度高,所以触碰到的肌肤面积也多……

 从害羞、脸红到稍微分开的一整套动作。说实话,那种感觉我无法忘记……毕竟是我们的第一次拥抱……

 『……喂,canyon君,你还记得我最初对你说的话吗?』

 「最初说的话么?」

 baron先生突然改变了话题。最初对我说的是什么来着?每天的交流实在是太多了,感觉有些理不清。在这种时候所说的话……

 「你是说,要让她喜欢上我……吗?」

 『不错的回答。你的洞察力还是那么好。』

 「嗯,因为你提示了是你最初说的那句话,我就想起来了。」

 因为在和baron先生商量后,我选择了和她交往。然后……我以我自己的方式,努力让她喜欢我……做到了吗?

 但是,怎么说呢……和以前不同,现在我确实有注意自己的言行。

 难道说,baron先生对这件事很在意么?

 『你啊,是不是反而喜欢上她了呢?』

 屏幕上的这句话,让我的心脏怦地猛跳一下。这句话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语中的。

 『啊,你可别误会。我并不是说那样不好。如果你喜欢上她,这也是件很好的事。』

 「……是这样吗?」

 我还以为他会因为这种事斥责我呢……不过,我不认为baron先生会这样做,但是我以为他会说一些类似这样的话。

 但是,他的下一句话却给我带来了冲击。

 『嗯,因为不管怎么看她都已经喜欢上你了。这样一来,只要你也喜欢她的话,就是两情相悦,不会有任何障碍和问题了。』

 「是这样吗……她对我……?」

 『嗯,要是这样的她都不算喜欢你的话,这世上所有的女人我也就无法相信了。』

 欸?明明才开始交往……从星期二开始,到现在才……第三天?哪有那么快就能达成目的?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有点……不,我会相当高兴。

 『我倒不这么认为……那绝对只是在……玩弄你而已。』

 peach小姐突然插话进来。不,因为是聊天而已,所以插嘴也没什么,但她的意见让我的头脑一下子冷了下来。

 『辣妹系的女生肯定会玩弄男生,然后在背地里偷偷嘲笑他们……她的朋友不是会笑着看着你吗?肯定是以为canyon先生什么都不知道,而笑话你呢…………』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话让我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她的话很消极,而且充满偏见……确实,七海的朋友音更同学和神惠内同学看着我,脸上总是嘻嘻地笑着。

 但是……

 「peach小姐,我很感激你为我担心,谢谢你。不过,我觉得她并不是那么坏的孩子,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

 从那个笑容里我感受不到恶意。

 而且……她们一开始不是说过吗「不会告诉他这是惩罚游戏」。

 所以,那个微笑一定是别的意思。

 『……对不起,我只是很担心canyon先生……』

 「不,谢谢你。托你的福,我才能够冷静下来。今后我会更加努力,让她喜欢上我的。」

 是的,现在的我自恋还太早了。

 交往才大概第三天……只要她不是极其的容易搞定……只要不是所谓的「轻浮女主角」,那样的姿态就应该认为是在演绎她自己的「理想的女友形象」比较好。

 『……对不起,今天我就先下线了。』

 说完,peach小姐从聊天窗口中消失了。

 她的语气虽然有些生硬,但一定是在担心我吧。或许,这也是因为她和辣妹系女生有不愉快的回忆吧。

 『我还在想听到这一番话的你会作何反应呢,幸好你还能积极地看待问题。对不起,我想她一定没有恶意。』

 peach小姐离开之后,baron先生接过话来。大概是和我有同样的感受吧,所以他才没有责怪peach小姐。

 之后肯定也会帮peach小姐说好话,这个人真靠得住呢。

 「不,我不介意。而且托她的福,我的头脑冷静了下来。我想更加努力地让她喜欢上我。」

 『我想我已经不用担心你了……嗯,积极努力是好事,正确的努力也不是坏事』

 「现在我该怎么做呢?」

 『如果这里你不再选择依赖我,就更帅气了啊。话说回来,我的发言几乎都是网络上的嫖过来的,你去查一下不就好了么?』

 一直以来baron先生都声称他给我的建议都是照着网上依葫芦画瓢来的,不过真的是这样吗?

 其实我也在网上查了很多……但无论哪个都搞不清楚。

 但是,他说的话却能令人顿悟,应该说很有说服力……所以,不管怎样,到最后我还是要依赖他……

 『算了,明天你就安抚安抚她吧。哪怕只是因为今天的一件事……她都有可能会感到不安,你得好好安慰她。』

 「不安……我还以为,我赢了就没有问题了……」

 『嗯……我想她之所以会感到不安,是因为今后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来挑战你。』

 ……啊,也有这种可能性啊。那样的话……接受前辈的较量是不是有点草率?

 『虽说可能只是通过你说的话脑补的而已……因为自己的原因,她担心你会遇到危险吧。所以你……说谎也好,虚张声势也好,什么都可以,尽可能表现出你完全没问题来让她安心。』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谢谢。」

 在那之后,我们一起牵着手回去了……如果当时她的内心已经充满了不安的话……没能察觉到这一点的我感觉自己很可悲。

 『嘛,就算和篮球部一决胜负,结果也会被流言蜚声弄得面目全非,我想明天一定是和平的。尽情地亲热吧,记得说周日约会的事哦。』

 「……是啊,不过要看什么电影之类……我想先询问过后再做决定比较好。」

 『嗯,那就这样吧~』

 直到现在,只要一看到约会这个词,还是会心跳加速,但也总觉得很舒服。

 如果她感到不安的话……不,即使不是这样,明天之前也要认真思考一些不错的情话。只有这一点,我不能依靠baron先生。

 平时都会很专注与社交游戏的我,但现在脑子里一直在想明天见她时该说的话。

 ……顺带一提,在那之后,七海发来了大量的信息……内容全都是关于我的褒奖。

 我没做过那么值得称赞的事,而且我为自己用肮脏的手段赢得比赛而感到内疚……然而这一点,也被七海同学的下一条消息吹得烟消云散。

 『这么说来,今天抱你的时候我在想,作为胜利的奖励是不是亲一下脸比较好?』

 不,我是很高兴,但是,如果在那个场合下啵我脸的话,我的心脏可受不了啊,七海同学……

 ◇◇◇◇◇◇◇◇◇◇◇◇◇◇◇◇◇◇◇◇

 第二天……以为赢了比赛他就不会再来的我太天真了。这天午休的时候,标津前辈又出现了。

 「哎哟哎哟,帘舞君、茨户君。今天两位也很和睦啊,真让人羡慕。啊,我也和你们一起吃午饭好吗?」

 「不要。我想和男朋友两个人独处。」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旁边有空,前辈。」

 前辈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却被七海同学干净利落地甩到一边,变得像被训斥后的狗一样意志消沉。

 ……总觉得那个样子很可怜,我忍不住指了指自己座位旁边。前辈表情一转,开心地坐在了我的旁边。

 「阳信……」

 「不,你想……就当这里只有我们不就行了吗?」

 「帘舞君……在被你的温柔感动之后的这番话,让我有些失落……」

 前辈一边说着受到打击的话,一边打开了自己的便当盒。便当的分量是我的两倍。

 我瞥了一眼里面……炸鸡块、汉堡、烤肉、炸猪排……便当盒里装着满满的肉和卷心菜丝……饭量也超乎寻常地多。

 顺便一提,今天我的便当以炸虾为主。炸虾用了相当大的虾,像是从饭店里端出来的那种很气派的东西。

 昨天没有被问到便当的要求,所以我很期待今天会有什么,没想到完完全全超出了我的期望。

 打开便当盒那一瞬间的兴奋感,无论到了多大年纪,都会有一种重返童年的感觉。

 「我家要庆祝的话,炸虾是必不可少的。这是为了庆祝昨天比赛的胜利而准备的便当哟。」

 原来如此,这就是昨天没有问我便当要求的原因吗……虽然在那场比赛中输掉的前辈就在我旁边,但我还是先不要在意吧。

 「对了,帘舞君……其实今天……我要找的是你。」

 「诶?那吃完便当之后再说可以吗?」

 「啊,没关系……顺便一问,能不能把你的煎鸡蛋和我的炸猪排交换一下?」

 「抱歉,关于这点容我拒绝。」

 回答脱口而出。

 当然了,七海为我做的便当怎么可能和别人交换……想都别想。

 前辈也知道这样行不通吧……默默地低下了头。

 「……所以前辈,你来干什么?」

 七海同学的情绪中包含着对前辈的厌烦以及他的请求被我拒绝后的高兴,主动向前辈问起话来。前辈看着七海同学苦笑着回答道:

 「啊,茨户君……对不起,二个人的时候来打扰你们?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有事要找你的男友。」

 昨天比赛结束后,前辈对七海的称呼从「七海」改成了「茨户」。

 这是因为输掉比赛之后产生的区别,以及已经对她死心之后的变化吧。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你能早点发挥这种干脆利落的精神。

 「你找我有什么事?昨天的比赛已经结束了……事到如今,前辈应该没有什么话跟我说了吧?」

 「你可别说出这么让人寂寞的话啊……唔,单刀直入地说,我希望帘舞君和我能成为朋友,所以我想和你交换一下联系方式。」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发展呢?

 「虽说有阻碍因素,但你打败了我这个篮球部的主将是事实,我对你怀有尊敬之情。你是配得上她的男人……所以我才想和你交朋友。」

 虽然只是用肮脏的手段取得了胜利,但在前辈看来,这是一场正儿八经的比赛。

 嗯,也许无论好坏,这个人都很单纯。我感觉自己的良心有点痛。

 「……而且,如果和你成为朋友的话,和茨户间作为朋友的关系可能会更接近一些。」

 ……请把我之前还有点痛的良心还给我。而且,愚蠢如他坦率地对我说出这样的话,这人果然有点没脑子。

 虽然不想说出口,但前辈明明是又高又帅的篮球部主将,却是个蠢货角色。

 「……标津学长啊,说起来就是个只对篮球特别擅长的人……其他方面都很令人遗憾……但是反倒是因为这点很容易激发女孩们的母性,所以很受女生欢迎。」

 我突然听到七海的小声说话的声音。伴随着她脱口而出的话语,骚乱着我耳朵的吐息让我的背脊产生了不同于惊讶的震颤。

 这是什么?!这种舒服但又有点麻酥酥的感觉是什么?!

 我的饭盒差点掉在地上,但最终我还是控制住了。不妙,这实在是太危险了。

 比起在电话里说话,用近在咫尺的声音直接对我说话竟然有这么大的破坏力……呼出的气息贴在耳边,这种说不出的麻酥酥的感觉……我快要上瘾了。那种感觉还留在我的背上。今天我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我一个人独自感动中,但七海并没有察觉到我奇怪的样子。

 「这么说来,七海同学……你的母性本能没有被激发出来吗?」

 我没有勇气凑近七海的耳边,于是放低声音问她。结果七海又靠近我……在我耳边低语。

 「完全没有……告白的时候直直地盯着我的胸部看……而且还有点猥琐的感觉,完全激发不了母性本能啊。」

 真是十分严厉的意见啊。

 当我忍不住看她的胸部时,她还笑着原谅了我,为什么她现在会如此严厉呢?

 不过,正因为这样,才能有现在这个状况,所以或许我该感谢前辈当时如此猥琐的行为。我再次看着七海同学,对前辈的感激之情变得更加强烈了。

 「所以,帘舞君,能和我做朋友么?」

 「嗯……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会很高兴的。不过,七海同学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这我已经知道了。昨天我还是恋恋不舍所以才想到要一决胜负,但现在我决定寻找下一段恋情。」

 寻找下一段恋情……也就是说,对七海的爱慕之心还在吗?

 但是,这个人想要破除这一切,作为其中的一个界限,他想要和我建立友好关系。

 我觉得他很有运动系男生的作风,或者说非常有男子气概。这是我所不具备的一点。

 然后我和前辈交换了联系方式。在和七海同学交换的时候,我想起我的头像还是游戏里的人物,但她觉得这样也无所谓,所以我也就放着没管了。

 而前辈的头像是一颗篮球。

 「这么说来,我的目的已经达成,就先告辞了。对了,帘舞君……你有加入篮球部的意愿吗?」

 「没有哦。要是参加社团活动,和七海同学在一起的时间不就变少了吗?」

 这是在某部作品中看到的台词。但也是我的真心话,我本来就不擅长体育活动,更不可能参加社团活动……

 我把七海当成了理由,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瞥向她时,七海满脸笑容,所以应该没问题。

 「是吗?真羡慕你啊。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联系,随时都可以和我商量。因为有社团活动,所以不能经常……不过也欢迎你来玩。」

 「谢谢,到时候还请多多关照。」

 前辈说完,留下爽朗的笑容离开了。怎么说呢,虽然第一印象不好,但是像这样接触下来之后的话,前辈说不定还是个不错的人。如果这样想的话会不会太天真了呢?

 有几个女生跟在前辈后面,一起从屋顶上消失了。这样说不定前辈也会迅速找到属于他的新恋情。

 目送前辈离开之后,我们继续吃着午饭。

 「终于可以两个人独处了啊。不过阳信觉得和前辈在一起可能比较好吧——」

 只有两个人……话虽如此,屋顶四周还是有很多人,但七海似乎有点生气。

 嗯,被自己甩掉的人却和男朋友成为了朋友或许这确实不怎么有趣……如果有人说我考虑不周,那也难以否认。

 不过,总觉得那个前辈让人恨不起来。虽然也有着作为前辈的角色,但就像少年漫画里的那样,可能因为一决胜负而萌生了伙伴的意识吧。

 「对不起,七海,是不是让你感到不安了?」

 「……倒不是不安,不过老是想着前辈的事情很没意思吧?」

 七海扭过脸去,噘起了嘴。居然说着这么可爱的话,但是……不知为何,她看我的眼神里似乎还是带着不安的神色。

 也许是我的错觉……但要说出昨天想好的台词的时机,也就是这种时候了吧?

 不过……我真的能说出来吗?虽说是自己想的……但说实话,有点……不,相当不好意思……但是……要说的话就只有现在了。

 「七海,你放心吧。即使出现像昨天一样,像前辈一样,把你当作比赛赠品一样想从我身边夺走的人,我也绝对……无论做什么都不会离开你的。」

 呜啊……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台词太恶心了……

 不妙,背脊一阵发寒。不……保持平静……至少,在得到她的反应之前,我要保持平静……加油……! !

 「阳信……」

 七海的声音传来,只是小声嘟囔着我的名字……然后……

 「噗——」

 笑喷了。

 「啊哈哈!!真是的——这是什么台词啊、也太帅了吧?!果然,比起前辈什么的,还是阳信更更更更帅气啊。但是……你也太勉强了吧?简直完全暴露了啦,脸都红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来自己并没有注意到,我的整个脸都涨红了。被这样指出来后,脸越发红了。

 ……然后我把视线投向笑着的她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耳朵也和我一个颜色。

 「……七海同学才是,耳朵都红了呢。听我这么说很高兴吗?」

 「那是理所当然的!男朋友说了这么帅的话,有哪个女孩子会不高兴呢?」

 唔……又遭到了反击。在这种情况下,我完全没有胜算。依偎着一起吃着便当,我的脸涨得通红,她的耳朵也通红。

 遭受到了反击的我,原以为说错了时机,没想到她突然戳了我的侧腹。

 「……我的便当好像有点多,你能帮我吃掉吗?」

 稍稍有些生硬地说着,七海把便当里的鸡蛋烧递了过来。这是她制作的便当中我特别喜欢的一道菜。

 还特意用筷子夹着递给我。

 「……喂我吃的话,我的便当已经足够多了,就不需要了不是吗?」

 「欸?这不是没办法嘛。我都吃饱了……留着也太浪费了吧?」

 ……确实,要是吃饱了的话也没办法。

 我大口嚼着她递过来的煎鸡蛋。幸福的味道软绵绵地在口中扩散开来。一定是她对我所说的话的感谢洋溢于其中吧。

 仅凭这一点,我就会害羞地觉得……十分幸福。

 吃完午饭之后,我把便当盒递给了七海……而她贴了过来紧紧地黏在我身边。

 她抱着我的胳膊,把身体的重量放心地交给了我。那样的重量很舒服……不过周围的视线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七海……怎么了……?」

 「是为了奖励你说了这么帅气的话吧?今天就这样,一直聊到午休结束吧。」

 「朋友那边没问题吗?」

 「那两个人干劲十足地说要让男朋友吃好久没做的便当……大概又去学校外面了。」

 「那两个人的男朋友也真是神秘啊。算了,好吧……那就这样子来聊天吧。」

 「嗯!」

 看着与我紧紧贴在一起的她满脸的笑容,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我还是觉得对她说了那句话真是太好了。

 「阳信,好暖和啊,贴在一起我觉得暖烘烘的。」

 「七海同学也很暖和哦。而且今天天气也很好,让人觉得很舒服呢。」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一个安稳的午休。

 ……后来,我因为在屋顶上一本正经、毫不羞怯地说出这样的羞耻台词而成为话题……真的、真的有陷入一丝丝后悔的窘境……但这又是另一件事了。

幕间3 她的大胆行为所造成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