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过去、未来

第一卷  第五章 过去、未来 在第一次的约会中和对方家人偶遇的概率,能有多少呢?

 大概比社交游戏中抽到目标角色的概率还要低吧。我看着眼前这位男性,脑海中却全是这种不着边际的想法。

 而七海同学,以爸爸称呼这位男性。他满身腱子肉,虽然有点失礼,但是这完全不会让人联想到他竟是七海同学的父亲。

 身高比我高了一头……等下,可能得有两头。即便如此,他还是没有标津前辈长的高,看起来还是前辈更加魁梧一点。乍一眼给人的印象就像个角斗士。

 「七海……我再问你一遍吧,他是谁?」

 一副恐吓一样的可怕笑脸,与之相反,声音却十分温柔。光听声音绝对会让人误会是个帅哥。

 难道,他只是脸长得比较凶狠而已?

 「那个,是,是我的男朋友。」

 七海同学放弃了挣扎,小声地说着。然而对面那位父亲的反应却出乎了我的意料,虽然露出了一瞬间的惊愕,但是比想象的还要冷静。

 我还以为他会暴起,七海同学的父亲却只是陷入了思考,收起了笑容开了口。哎,这样的话反倒并不是特别可怕啊。

 「是吗,男朋友啊。现在夜也深了,站着说话多不方便。接下来就来家里吧。」

 这之后肯定是家人之间的话题吧。这样,也就没有我的发言权了。

 「……把您女儿留到这么晚真是非常抱歉。是我挽留着她,所以……别太生她的气了。」

 虽然我无法插手别人的家务事,但是我还是想者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所以我向七海同学的父亲赔了罪。希望他能尽可能不要生七海同学的气。

 在我身后七海同学叫着:「不是的,是我……」,但是我回过头去阻止了她。这完全是因为我的粗心大意和放任七海同学想和我在一起才导致的。

 在父母的眼里,很晚才回家的女儿和一个没见过的男生混在一起,一定会觉得不安。而女儿的情况,父母肯定也是清楚的吧。

 七海同学在我背后紧紧攥着我衣服的一角,而我回过头向她露出微笑,希望她不要担心,有没有很好的传达给她,那就不知道了。

 而我的作用,大概也到此为止了。就这样回去吧,在正打算道别的时候,意料之外的话语从她父亲口中飞了出来。

 「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会开车送你回去,男朋友君,希望你也进来我有话想要和你聊聊,可以吗?」

 ……没成想竟然要我去对方家里。而且还是来自女友父亲的邀请。明明七海同学都还没有邀请过我的说。

 诶?这是为什么?难道在这之后并不是家人之间的聊天吗?

 我说实话,现在的我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真的希望对方能放我一马。这个时候,背后七海同学小声的嘟囔着我的名字。

 轻声细语,弱弱地喊着,声音中满是不安。

 嗯,我下了决心开了口。

 「我知道了。恭敬不如从命……啊,那个,虽然有点晚了。本人是正在与七海同学交往的帘舞阳信。」

 被七海同学如此呼唤,回去什么的真的说不出口。虽然是不完全男友,但是在这里必须守护好她才能叫称职。嘛,对方是家人的话也不能用守护这种说法了吧?

 「我是七海的父亲……茨户严一郎。你好啊,帘舞君。」

 严一郎先生伸出了左手,希望和我握手……左手的握手是不是敌对的意思啊??真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代表我还没有被认同啊?

 不过,带着这个年纪的女儿到处逛的男生,肯定不会被接受吧。而我当然也回应了那个握手。

 「那就进屋吧。这么冷的天,感冒了就不好了。」

 我们被催促着跟在了严一郎先生后面。即便是回家这么一点点路……七海同学也仿佛非常不安似的颤抖着,所以我握住了她的手。

 果然父亲在场的话,对于牵手我还是有点犹豫,不过七海同学躲在了我的后面的话应该就不会被发现了。

 七海同学惊讶地望向了我,而我为了让她安心,笑着对她说道。

 「不要怕,有我在呢。」

 没想到这番话让她停止了发抖,向我露出了安心的笑容。嗯,是我最喜欢的那个笑脸……虽然没有胆量这么告诉她。

 然而,我的想法还是过于天真了,这一切完全被七海同学的父亲看在眼里……他说出了一番完全出乎我意料的话。

 「七海她,竟然会和男孩子牵手什么的……」

 严一郎先生捏着眼角左右摇着头。难不成背后长眼了吗??但是,那番话却感觉不到愤怒,有的只是深深的感慨。

 我还以为察觉到我们牵手的严一郎会怒火攻心呢,到底是怎么回事?随后,我们便跟着进入了七海同学的家里。

 在玄关等着的,是一位女性和一位女孩。

 「欢迎欢迎。哼哼,没想到能有一天看到七海带着男孩子过来。」

 「这位就是姐姐的男朋友吗?好像不是那么亮眼诶?不过,也还算不错啦。看起来也不是会乱来的类型……这不是挺适合姐姐的嘛?」

 那位女性眯起了眼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外貌和七海同学一模一样,恐怕她就是七海同学的母亲吧。长大之后的七海同学,就会是这样的感觉吗?

 曹,曹贼!

 然后旁边这位两手叉着腰,中学生模样的女孩子……是七海同学的妹妹吗?她和七海同学也好像啊,就是眼角稍稍有点上提的那种感觉。不过,她还是带着微笑看着自己的姐姐。

 「为什么你们两个……」

 对于两人在玄关等待的样子,七海同学十分疑惑。而这两人看着七海同学满头挂着问号,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动作,和七海同学如出一辙。

 「姐姐,你是认真的吗?平时和初美姐还有步姐姐一起出门的时候完全都不化妆。早就该做好已经暴露的准备了。」

 「是的啊。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当盒都多了一个,虽然你隐藏的还算可以了,但是做便当的时候每次都这么高兴……这被发现的话也是没办法的吧。」

 妹妹无奈的左右摇着头,妈妈则是一手扶着脸颊歪着脑袋。七海同学,虽然确实有在隐瞒,但是好像早就已经暴露无遗了啊。

 两位微微笑着看着我和七海同学。

 「这还是在玄关,两个人就到此为止吧。两位,我们去客厅聊天吧 。孩子她妈,麻烦你准备茶水了。」

 严一郎先生向陷入困扰的我们伸出了援手。即使对这只意外的援手有点困惑,我们还是就这样被带到了客厅。

 而妹妹则是向我们摆着手说着:「加油啊,姐姐!」随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或许她的目的只是为了看一眼姐姐男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话,看完之后就变的兴趣索然了,也许只是害怕自己被卷到家庭「纷争」当中去吧。说真的,我也希望自己能有这么个选择项。

 我们几个在客厅面对面做了下来。我和七海同学在一边,而对面则是严一郎先生和七海同学的母亲。

 虽然严一郎先生是在我的正对面,但是他却紧紧盯着七海同学。

 「七海,我其实是有一点生气的。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严厉的表情,但是话语却显得有点柔和……这人反差好大。果然还是在生气的啊。七海同学弱弱的在自己身上找起了原因。

 「那个……因……因为我没说交到了男朋友吗?」

 「不是这点。虽然作为父亲,在这方面也不是很舒服就是了。但是对于这一点本身,爸爸我还是很高兴的。再考虑到你以前经历过的事,你能交到男朋友,我更加开心了。」

 严一郎先生否定了七海同学的说法,甚至对她送去了祝福的笑脸。而我也稍稍放松了一些。

 既然这样,又是为何生气呢?七海同学一定也和我有着同样的疑问,她歪着脑袋看着严一郎先生。

 「那……为什么生气呢?」

 「因为你撒了谎。」

 撒谎。

 仅仅一个字眼,让七海同学肉眼可见的动摇了起来。而我,也是同样。因为这句话也像刺一样,深深地扎到了我的心里。

 当然,严一郎先生口中的谎言和我们脑海中的谎言并非一回事。但是事实上,我和七海同学都被它所影响。虽然并不是严一郎先生想的那样,但是看到我们的反应他似乎接受了什么一样点了点头叹了口气。

 我和七海同学会动摇的真正原因,谁都不知道。或许,在这里唯一知道的恐怕只有我一个人。

 所以严一郎先生,说起了他所以为的谎言的内容。

 「你觉得害羞的那些事情其实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所以我也不会去否定你因此敷衍我们的做法。但是,你撒了谎……事实上是去了男友家对吧?」

 「!……嗯」

 七海同学偷偷看向了我这边,正好和我对上视线。

 她在我家的时候,和音更同学通了电话。那个时候,肯定是在和她「串口供」吧……

 经常能在漫画里看到这样的情节,但是暴露了的话,串不串也没什么意义了。结果而言,只是让双亲愈发担心七海同学了而已。

 这也是放任七海同学的我的失态。

 「就算是撒谎去和男友约会我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连晚上都要去男性……特别是男朋友家里的话,爸爸还是希望你能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们。对方的父母,是否在家?」

 「没……没在家。所以!所以……我才想着要给阳信做晚饭……然后就……」

 这番话,让严一郎先生太阳穴都跳了一下。大概是七海同学触碰到了他的心弦吧。然而,他还是维持着冷静。

 但是内心恐怕已经掀起巨大的风浪了吧。声音却没有暴乱,语气也没有崩坏。作为成熟的大人,真是非常优秀。

 「男朋友父母都不在,女朋友还要过去。原来如此,确实很难说出口啊。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诚实……还是说你怕我们不同意吗?」

 听到严一郎先生这么说,七海同学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而我,没有去制止怕被反对的七海同学说谎,这一点上,也是同罪。

 甚至可以说,我是她向父母撒谎的帮凶。

 因为虚假的关系联系在一起的我们,更是被谎言所淹没,这实在不是能笑着说的事。而七海同学也因为她父亲的话加重了罪恶感。

 虽然可能是反效果,但是我也想守护七海同学。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低着眼的严一郎先生的视线,转向了我。

 「不过,也是啊。我也不能否定不同意的可能性。作为父母真的希望女儿能诚实对我们。或许这就是父母的自私吧,但是……」

 严一郎先生直直地看向了我。而我不能躲着就这样对上了视线。明明看起来和七海同学完全不像,但是在这种地方还是得感叹一下遗传的力量。

 在这里,我感觉到了这两人真的是父女啊。

 「能让七海每天这么高兴的为你准备便当。而且,这种时间还特地把小女送到家门口。这么看来,帘舞同学真是一个和我想象差不多的良好青年啊。」

 突如其来的表扬,让我红了脸。这里移开视线的话大概会很失礼,所以我就这样等待着严一郎先生的下一句话。

 「要是七海平时就告诉我们她交了男友的事情的话,嗯,仅仅去做个晚饭什么的,我也不会反对。」

 严一郎先生淡淡地评价着我,但是脸上却浮现出了笑容。虽然那个笑脸有点可怕,对于这番话,我大大地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我松懈的这一刹那……

 「不过,要是最后变成了男友家过夜的话,我也不清楚自己会把你怎么样啊……」

 语毕,我浑身犹如筛糠似的抖了起来。明明语气那么柔和,我却变得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一样战栗个不停。

 「亲爱的,你冷静一点。」

 「啊啊,孩子她妈,抱歉。我就只是想象了一下心就有点乱了。可不能这样啊,是吧。」

 一瞬间,真的是一瞬间,严一郎先生的眼睛里有一种不同于愤怒的东西猛烈攻击着我。就是这个让我一直害怕地颤抖吧?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杀意吗?平时都没有接触过的这股感情,让我的后背留下了冷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杀气还真的能带给别人寒冷的刺激啊。要是被这个犹如职业摔跤手一样的人袭击的话,我肯定毫无反抗之力,一瞬间就被击垮了。

 虽然肌肉锻炼是我的兴趣,但是也仅仅只是保持在兴趣水平啊。这人一看就不是和我一个段位的。

 有种说法是,那种大块的肌肉就不是用来战斗的肌肉,不过,我会被瞬秒这件事和这个没有一点关系,只是力量的差距悬殊而已。

 而现在,严一郎先生很平静地坐在那里,仿佛刚才那些是假的一样。

 「应付不来男生的七海交到了男朋友……即便有点难以启齿,其实没有比这更能让我开心的事了。我真希望你能告诉我们啊。我们也理解你不好意思对父母说这种事……你的心情我们真的能理解……但是……」

 为人父母,他们的这种情绪是人之常情。我十分能体谅对方……就在这个时候,在我身边一声不吭坐着地七海同学突然大声抗议。

 「明明……明明爸爸你都说了那样的话!!」

 这是今天以为,七海同学声音最为狂躁的一个瞬间。不对,不仅仅只是今天。迄今为止第一次见到这样姿态的七海同学,我不知所措。

 一直都是笑嘻嘻地想要来揶揄我,结果整了个自爆的七海同学。我第一次看到了这样可爱的她暴起的样子。她脸上悲痛的表情深深刺痛了我的心。

 「都是因为,都是因为爸爸说了那种奇怪的话……我才不敢把交往的事情说出来的啊!」

 「七海,冷静一下。那个抱歉,对于你男女交友方面的话题,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我对你说过什么。可以告诉我,我到底说过什么吗?」

 一脸困惑的严一郎先生,与之相对的七海同学的母亲却十分冷静,一脸吃瓜表情。嗯?刚刚眼神是不是躲开了点。或许双亲也是第一次见到七海同学这个样子。

 看样子,七海同学隐瞒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原因,是她家里的某些缘由。我有一点意外。

 我还一直以为是因为我们的交往是从惩罚游戏的告白开始的。然而,这个理由看来出现在严一郎先生的身上。

 明明家庭这么和睦……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但是七海同学下一句呐喊一下子解开了我的疑问。她站了起来,对着严一郎先生吼了出来。

 「你说过,要是我的男朋友比你弱的话,你是不会承认的!上次你喝酒的时候不就是这么说的吗……阳信肯定赢不了爸爸,所以我才不说出来啊!」

 下一刻,全场安静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谁也没有办法接下这个话题。

 诶?我打不赢这个人的话他就不会承认我和七海同学关系??

 这种漫画中才会出现的场景现实中还真的存在啊。我一边感慨着这点,一边陷入了不得不与严一郎先生交手的绝望之中。刚才我也衡量过了,我是绝对没有办法赢过他的。

 ……确实,这样的话也只能选择隐瞒了。不可能坦诚的。因为是惩罚游戏才开始的话,就更加难以言表了。

 我偷偷地再一次看向了严一郎先生。怎么看我也没有胜算啊。我都没有和人吵过架,都不用说动手了,我肯定没有手段抵抗他。

 况且,这就只是惩罚游戏的交往,我真的有必要去这么干吗?虽然我也是听了baron先生的话,想要赢的七海同学的芳心,但是这种程度实在是意料之外啊。

 平常的话我肯定在这里选择放弃,结束掉我和七海同学的关系。正好也有合适的理由,这样做不会有任何问题。没错,这只是对于一般情况而言。

 但是,我回想起了只属于我们的今日回忆。

 我们牵了手,一起吃了便当。我还看到了和在和学校完全不一样的七海同学。也一起去看了电影,在咖啡店我们谈天说地,七海同学甚至为了给我做晚饭来到了我家。

 明明才一周的时间,我的脑海里已然保存了许多和七海同学一起的回忆。

 所以我,如果是为了七海同学的话……我有勇气努力。只要一次次地挑战,直到取得胜利为止。然后,要让他认可我。

 我狠狠地下定了决心。

 自从七海同学爆炸之后,沉默,依旧只有沉默。可能是因为站着呐喊的影响,七海同学的肩膀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十分痛苦的样子。她的双眼也噙满了泪水。

 看着这样的她,冲动之下我也一下子站了起来……等我回过神来已经紧紧抱住了她。忘记了我们眼前七海同学的父母,我想要去安慰七海同学。

 012

 这个举动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没关系的,七海同学。如果这就是条件的话……不管多少次,我都会去挑战。我记得我说过的不是吗?我可没打算离你而去。」

 「阳信……呜呜呜呜……嗯!谢谢你……」

 我安慰着泪如雨下的七海同学,而她母亲兴致满满地看着我们。

 完了……她爸妈还在这里呢!!我焦急地看了一眼严一郎先生,但他只是在胸前交叉着双手歪着脑袋一脸问号。完全没有在看我们。诶?为什么一脸疑惑??

 「额,七海啊……抱歉啊……真的是非常抱歉……」

 严一郎先生抱着深深的歉意的一句话,不知为何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仿佛能完全推翻七海同学说过的那个前提一般,十分讨厌的预感。而且这种预感往往会应验。

 严一郎先生的反应非常不可思议,连坐下的七海同学都歪起了脑袋。讽刺的是,两人歪着头的姿势都一模一样。

 随后,严一郎先生一脸歉意的开了口。

 「我……真的说过这种话吗?完全没有记忆啊。」

 这下子,不论是七海同学还是我还是对面的母亲,全员变成了傻眼状态。最明显的当然就是七海同学了。

 她一脸愕然的样子我完全没有看到过。而我,这个时候却思考着,这样的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真是太厉害了,这种完全不符合气氛的事。

 不过,自己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情,父亲其实并不记得。这事放在谁身上都会有这样的表情。而这样的她内心到底会想些什么呢?

 「爸爸??!!」

 「亲爱的??」

 回过神来的七海同学一脸生气地看着严一郎先生。就在她要爆发的时候,旁边坐着的七海妈妈开了口。冰冷无情的语气,视线的前方……是自己的老公。

 刚刚那个温和柔软的微笑并没有太大改变,但是细眯起来的眼里却没有一丝笑意。那可怕的氛围,只教人冷汗四流。

 「亲爱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能忘,你是怎么回事??而且,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 。这样的话,你叫你女儿怎么诚实??」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孩子她妈!!七海,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我真的,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恐怕是故意的吧。被七海妈妈冰冷的语气吓到的严一郎先生只能寻求七海同学的帮助。然而回应他的只有七海同学冷漠的眼神。她回答道。

 「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在我家,你和音哥哥一起喝酒的时候说的。」

 音哥哥,又是哪位啊?看到我歪着脑袋一脸的疑问,七海同学靠了过来在我我耳边说:「是初美的男朋友……她那个义兄。」

 偷偷瞥了一眼七海同学,她已经收回了眼泪。而严一郎先生扭着脑袋,似乎在十分努力地回想着当时的场景。

 七海妈妈眼神冰冷皮笑肉不笑,七海同学同样严肃地盯着严一郎先生眼神没有一丝感情。严一郎先生只能抱着脑袋,无力地承受着这一双视线。

 什么情况啊这是?这我该咋办??

 没曾想谈话竟然朝着家族会议的方向开始了发展。另一种意义上,我也十分烦恼。这个时候,抱着脑袋的严一郎先生终于有了其他动作。

 「啊……」

 严一郎先生突然抬起了头,瞪大了双眼,恍然大悟之后冷汗就像瀑布一样哗哗直流。看样子是回想起来了啊。

 「确,确实……我可能真的这么说过……」

 「你看看!!我就说你肯定有说过的吧!!」

 「不是的七海,那……那个只是和总一郎聊天不小心就变得口无遮拦了!而且那个怎么说也只是想鼓励一下总一郎而已啊……」

 「鼓励音哥哥??」

 以取回记忆的严一郎先生为中心,我是彻底变成了吃瓜群众,话题的推进已经不是我能拿捏的了。不过,看起来那个条件似乎只是开玩笑而已,我稍稍放心了点。

 我还真以为到时候要去格斗场一决胜负呢。按照现在的情况看,似乎事情也不会有这样的发展。

 随后,严一郎先生继续着他的说明。一开始还是前言不搭后语,一边说着记忆也好像变得清晰了起来,说话也不结巴了。

 「那个时候,他对于那些向自己妹妹求爱的男人们实在是束手无策,所以我才会用自己当例子,说什么不打到我的话我绝对不会认同。这样让他提出以赢过他自己为条件来制造障碍。」

 「确实初中的时候,初美人气巨高,不过你们还聊了这种事吗??」

 「额,那个……不过我真的没想到因为总一郎这一句话,在他妹妹进入高中之后两个人会开始交往,还是以结婚为前提那种……」

 原来背后那只手是你啊……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说真的音更同学她们的故事是真的和漫画一样浪漫啊。人设也太丰满了吧,义理兄妹交往什么的。

 事情真相被揭开后,七海同学紧紧皱着眉,仿佛忍耐着头痛一般手指按在太阳穴上。而后七海同学松开了太阳穴,稍显惊讶的视线扫过严一郎先生。

 「这么说的话,就算我和阳信交往……也不需要打败爸爸是吧。」

 「没错,这点我用这一身的肌肉和你心爱的母亲发誓。况且,我也不是为了和谁战斗才练的肌肉啊。」

 严一郎先生一边显摆着自己日积月累的成果,一边和七海妈妈秀着恩爱。而七海妈妈也是一脸娇羞的红着小脸十分开心的样子。

 这笑容和刚才那个般若脸简直天差地别。而严一郎先生刚才笑容中的恐怖气息也已经完全消失了。

 难不成,刚才那个还真带着点威胁的意思吗??七海同学这个时候似乎也放心了下来,小手轻抚着胸口。而我心中又产生了一个新的疑问。

 「那……那个……七海同学的父亲……」

 「果然这个时候就得是这句话的出场了啊,『我可不记得我允许过你叫我岳父父亲』之类的。哈哈,不用叫的这么拗口,你就叫我名字吧,帘舞君。」

 「这样啊,那什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严一郎先生,这一身锻炼了很久吧,难道是格斗家吗??」

 「哈哈不是哦,我就是一普通的企业打工仔罢了。」

 猜想失败了。这一身肌肉你跟我说是普通的公司职员??我还以为和音更同学的哥哥一样是个格斗家呢。

 「既然如此,是有什么理由让您如此坚持锻炼吗?我姑且也是有在练肌肉,仅仅只是兴趣而已,但是如果您也是的话,真的可以坚持练到这种程度吗??」

 「啊—确实,第一次看到阳信的时候,只是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那个腹肌呢。但是爸爸的腹肌已经完全就是硬得像块钢板一样了……」

 就在七海同学说完这句话之后,屋子里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原因都不用说……就是因为来自严一郎先生的那股杀气。而且比之前那个还要强烈。而我颤抖得也比刚才更加剧烈了。

 「帘舞君……你……难道、已经给我女儿看过上半身了吗?那是什么状况啊??难道……难道……已经……不是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看到的吧?不是吧?我可以相信你吧??」

 动摇,焦躁,满脑子未知的情报让严一郎先生的想像不断地往坏的方向前进。这样的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甩给我一连串问题。那个样子,连明明没有做羞羞的事的我都感觉到了那股负面情绪。

 「不不不不不不是那样的。因为各种原因我衣服湿掉了,保健室的老师正在帮我脱衣服要我躺保健室床上的时候,被七海同学看到了。」

 「就是啊!阳信那个时候可是救了我一命啊!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们连接吻都还没有过!」

 间接接吻已经做过了呢。诶,七海同学??为什么自己说完自己还满脸通红摸着自己的嘴唇啊!

 果然就算能同意交往,也不会同意那种事情吧。但是七海同学你这不是会对严一郎先生造成负面影响吗??

 然而,严一郎先生似乎相信了七海同学这番话,将杀气收了回去。随后细迷着眼看着七海同学的严一郎先生说出了一番忠告。

 「七海,这一次我相信你。但是啊,一次次小小的谎言都可以磨光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作为父亲,我肯定想要去相信女儿的话,虽然没必要连细节都一一向我报告,但是下一次开始,就算是和阳信约会我也希望你能堂堂正正的告诉我。他的话信得过。」

 「是啊,如果七海的男友是阳信的话,我也很放心。总感觉挺可爱的,虽然看起来瘦瘦的其实肌肉还不少。七海,很喜欢肌肉爸爸吧。这方面也随我呢。」

 对于七海母亲的话,七海同学没有肯定但也没有肯定,只是红着脸低着头……嗯,果然和睦的家庭才是最棒的。我不禁偷偷地嘻嘻笑了起来,结果被七海同学小小地瞪了一眼。

 「事实上……七海应付不来男性的理由和我开始锻炼身体的理由是一样的……」

 严一郎先生突然回答了我之前那个问题。刚才话题一不小心就被带偏了,但是我想知道的欲望却没有消失。

 严一郎先生双手就像动漫里面的司令官一样,在脸前交叉在一起,静静地讲述了起来。

 「七海……七海你还记得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习惯男生的吗?」

 「emmm……大概是在上初中之前吧,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就突然变得这样了。」

 「嗯,没错。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了锻炼。」

 「妈妈说了或许是思春期特有的情况,所以我就没怎么在意……这个和爸爸健身……有什么关系吗?」

 我偷偷看了七海妈妈一眼,她只是困扰地笑着而已。好像高年级的女生是会觉得同年级的男生很幼稚……难不成是这样的原因?

 这之后,严一郎先生沉默着站了起来,拿过来一本相册。

 打开相册之后,那里有许许多多七海同学小时候的照片。

 啊,小时候的七海同学也好可爱啊,我这么想着,另一方面,我也看到了那个时候的严一郎先生。

 ……当时的严一郎先生真的只是十分普通的身材。甚至还比不过现在的我……没想到能锻炼到现在这个程度,人体还真是神秘得厉害呢。

 「看到这张照片就能明白,其实从小学时代开始就是这么可爱。而且事实上,当时真人比这照片还可爱无数倍。你不这么认为吗,帘舞君。」

 「确实。」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ω///)」

 那我总不可能说我不这么觉得吧。而且我是真心这么想的。不是谎言。小时候的七海同学也超可爱。

 然而,与在我旁边一脸害羞的七海同学相反……严一郎先生表情就想吃了个臭虫一样。

 「是的……但是可爱最终还是引来了仇恨。七海小学的时候,因为可爱,受到了同年级男同学的欺负……最后,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诶……?」

 我和七海同学异口同声地发出了疑惑的声音。突然话题变得这么沉重,我看向了她那边……但是她只是一脸困惑。我只能握住她的手,希望她能安心一点。

 「阳信……」

 一般来说,在她父母面前,我是不会这么做的。但是,我注意到现在的七海同学,需要我这么做。因此,我选择用手来强调我在她身边一事实。

 ……不过,刚才我们都抱在一起了,这点程度早已经不算什么了吧。

 似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严一郎先生和七海母亲看到我这么做之后露出了理解的目光点了点头。

 「现在看来,这大概只是那个年龄段男生传达爱意的特殊方式吧。我那个年纪似乎也有这么一些经历。」

 因为喜欢所以才去欺负。确实刚刚步入思春期的小男生会用这种方法吸引异性的目光。虽然我没有这么干过,但是我也能理解那个时候那些想要吸引七海同学注意的人的心情。

 「在那期间,事j……不对,是事故发生了。幸好当时老师立马就来帮忙了。不过……大概是受到了打击,所以七海已经不记得了吧。」

 详细的情况,严一郎先生并没有透露。七海同学也是毫不知情的样子。而刚刚那个差点脱口而出的词大概是「事件」吧,不过严一郎先生将它重置成「事故」。

 这肯定是顾忌着担心七海同学万一想起来当时的事情吧。现在的七海同学也是一副茫然的样子歪着脑袋。

 我也不会去刨根问底。既然有可能会伤害到她,那我就不会再往深踏一步。

 「不过还算是幸运啊。你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回忆那可怕痛苦的记忆。不过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七海变得不擅长应付男性了。」

 原来背后还有这一番隐情啊……

 即便因为刺激而丢失了一些记忆,但是心里的阴影却没有消失。所以才会不习惯和男生相处啊……而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已经不记得了啊。

 万幸,强烈的抗拒反应没有残留下来……这么说的话真的好吗?

 「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为了更好的保护我的宝贝女儿……我开始了健身。我也想让七海知道其实男人并没有这么可怕,而练起了格斗技。因为这个,我和总一郎成了好友。」

 「……说起来,和初美第一次见面就是爸爸一直去的那个到场来着?」

 「嗯,而七海也托了朋友的福,经年累月,对异性的抵触意识也渐渐变弱了……现在也终于……把男朋友带到自己家里来了 。」

 七海同学一脸回忆当初的样子,严一郎先生也是开心的笑眯眼,然而七海妈妈眼里却噙着眼泪。

 七海同学之前说着自己不擅长男生相处其实没有特别大的原因,可是没想到背后居然还有这么一个隐情,真是沉重的话题啊。我捏着七海同学的手不禁更加用力。

 的确,自己知道了原来还发生过那样的事情,肯定会变的不安吧?所以我……

 「没问题的……严一郎先生。」

 我一边说着,一边改变了手型牵着七海同学的手。

 彼此手指交缠在一起,也就时俗称的十指紧扣恋人牵法。第一次这么干的我心脏止不住的狂跳,但是我完全不在意。

 即便只能抹去她一丝丝不安,我也义无反顾。而七海同学对我突然的动作十分惊讶。看向我的眼睛露出了开心的神情,用力的反握住我的手。

 「我……我从今往后一定会守护着七海同学。就算发生了什么,也绝对不会离开她,不会让她悲伤。我能做的了这样的约定。所以……我再一次郑重地请求,请同意我和七海同学交往。」

 我直直看向严一郎先生,如此表明决心。严一郎先生稍稍睁大了双眼,显得有点意外,而旁边坐着的七海同学和她母亲也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特别是七海母亲,两手贴着脸颊开心到身体不停的扭动。

 我,是说了奇怪的话吗?严一郎先生也是一脸不安的样子,我其实是打算在他不能照顾到的地方守护着七海同学来着。

 我的视线又往旁边瞄了一眼,七海同学满脸通红,一句话也不说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呼呼,我的话对于交往并没有什么意见哦。要是被你这么一请求的话,我们都有点害羞了呢,哼哼……真是充满热情的求婚呢。」

 「……是这样啊……我也终于要有女婿了啊。看来是时候做好觉悟了,虽然又开心,又有点寂寞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的话,我也只能承认了啊,帘舞君。」

 阿嘞?和我预想当中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啊?诶?求婚?是怎么回事啊?

 ……我在脑海里重复了自己刚才的那番话。

 我本来是打算暂时忘记惩罚游戏这件事,总之先让 七海同学能够安心才说的这么一大通。听起来的话还真有点求婚的意思啊!!

 不会给大家造成困扰吧……我不安地看了一圈大家,他们的反应……

 七海同学一脸感动,两眼发光。

 严一郎先生似乎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一样擦拭着泪水。

 而七海母亲也是一脸开心的微微笑着。

 每一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七海同学,是如何理解我的这番话的啊?虽然不知道她的内心想法,但是至少表面看起来是真的开心,还有点在意我的这边的情况的样子。

 额,算了吧。从今往后为了守护好她自己努力就完事了。在一方面,自己要做的事从来没有变过。

 让七海同学爱上我,这就是我的行动方针。

 在我下定决心之后,严一郎先生向我伸出了手,而我也回应了他用力地回握住。这一次的握手,他还是用的左手。

 「那个,如果造成了误会那可真是抱歉了,我其实是左撇子。握手的时候也一直用的左手。所以没有什么奇怪的意思。」

 什么啊……我还以为自己还没有被认可呢,原来只是误会啊。就这样,我与七海同学的交往,得到了她父母的认可。

 ……今天还只是第一次约会啊。还有这种事??因为我从来没有和女孩子交往过,所以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这难道就是一般男女的交往方式吗??

 「七海同学,之后也……」

 我向旁边的七海同学搭了话,但是她的样子很奇怪,我还是第一次注意到这点。

 听到我犹如求婚一样的话语,七海同学满脸通红之后……直说就是,完全变成了一个笨蛋。

 「七海同学,怎么了?感觉……一直在发呆……」

 「嗯……」

 「七海,明天的便当就用饺子吧、我先放进冰箱了哦,一起包饺子什么的真是老夫老妻了啊。」

 「嗯……」

 「七海……帘舞君……那个,我也直接叫阳信了吧……你喜欢阳信吗,你爱他吗?」

 「嗯……」

 不论别人跟她说什么,她都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回答也只是嗯。

 七海母亲还有严一郎先生一直在逗她玩,因为我也能听到啊,很害羞所以能不能别这么干了。

 在那之后,也不知道七海同学脑子里在想什么,一直嘻嘻嘻地笑着,完全是灵魂出窍的状态了。

 不过,这样也有这样的可爱之处,到底在想象什么呢七海同学。

 「看样子,七海是被阳信的话给戳到了,已经陷入到妄想的世界难以自拔了,回过神看起来还需要一些时间,我先开车送你回去吧。」

 「啊,真是不好意思。那个。严一郎先生,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阳信,想来玩了就过来吧。下次可以在七海的房间,居家约会。啊,不过内容还是得有高生的样子,别太过界就好。」

 「那个,七海同学的妈妈 ……十分感谢您的照顾。」

 我也不会有这个胆量所以放心吧。给了我忠告之后,七海母亲也对我以后过去叨扰表示了欢迎。

 对于这样的她我十分的感谢,然而她却鼓着脸蛋,似乎有些不满。

 「哼嗯?你没打算叫我名字吗?啊,说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是七海的妈妈,茨户睦子。嘿嘿,叫我睦子阿姨就好了。」

 「啊哈哈,请多多关照,睦子阿姨。」

 睦子阿姨举止十分可爱,手指贴着自己的脸颊歪着脑袋。这个动作和七海同学十分相似。啊 ,应该是说七海同学和她妈妈很像吧。

 外表很年轻,两人站在一起的话,简直就像是姐妹一样。

 说起来,七海同学的妹妹叫什么呢。毕竟是她的妹妹,能友好相处就好了呢。

 「那么,今天打扰大家了。七海同学,我回去了。晚上再联系哦。」

 我这么一说,七海同学回过了神,不过似乎不太记得刚才这里的事的样子。

 只是……

 「诶?阳信你要回哪里去啊?我们不都已经同居了吗?啊……」

 七海同学一脸不妙的神情,双手捂住了嘴。

 看来……幻想世界里我和七海同学的进展已经到了同居那一步了。这么一会你究竟想象了多少事情啊。

 而且,没想到七海同学也会陷入这样的妄想啊。这个,我该感到光荣吗。严一郎先生和 睦子阿姨看着七海花痴一样的表现,不禁笑了起来。

 「七海,妈妈觉得再怎么样同居对于你们还是早了点呢。」

 「没想到那个应付不来男生的七海会到这种地步……作为父亲的心情还真是复杂啊……也只能祝福你们了吧……」

 被父母的话逗的满脸通红的七海同学,偷偷凑了过来,用力捏住了我的手。

 「明天见!」

 仿佛想要盖过父母的笑声一样,七海同学笑着大声地对我说道。

 担心她被痛苦的记忆所折磨的我,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也放心了不少。不过……我得接过七海同学的话啊。

 「嗯,明天再见呢,七海同学。严一郎先生,多谢关照了,睦子阿姨,今天造访,多有叨扰。」

 「诶,等一下等一下。为什么你会知道妈妈的名字啊,刚刚发生了什么啊??」

 这样啊,刚才我们的对话并没有被七海同学接收到啊,我该怎样说明才好呢?就在我这么思考的时候,睦子阿姨两只手臂夹在七海同学腋下,就这样把七海同学往后拖去。

 「哼哼,七海你跟我来。你们之间到目前为止的事情,全部跟我讲一遍吧。呼呼呼,和女儿的恋爱话题女子会!」

 「等下妈妈,你给我好好说明一下啊!啊不行了,我腋下很敏感的啊,别!要没力气了~」

 七海同学的腋下很敏感……嗯,记笔记记笔记。

 七海同学就这样被睦子阿姨拖走了。我是完全插不上手,帮也帮不了她。只能朝着她轻轻挥手道别了。

 七海同学似乎投降了,苦笑着朝我挥了挥手。

 「嗯,孩子她妈很憧憬和女儿说一下恋爱话题啊。现在情绪应该正是高涨的时候。」

 严一郎先生仿佛远远望着她们,微笑着告诉了我这些事。

 后来,我坐上严一郎先生的车踏上了回家的路。路上的时候,我对于该和严一郎先生说什么话题好,陷入了迷茫……

 而严一郎先生,很轻松地就和我聊起了天。

 以前的七海同学可爱的趣事,进入高中之后女儿开始追求时尚的事,自己的表情很可怕是因为想要保护七海同学但是后面就变不回来的事……

 他告诉了我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七海同学那善于询问口齿伶俐纯粹是遗传了严一郎先生。 他的嘴巴一刻不停一直在说,却没有一丝疲倦的样子,这也正是因为自己高兴吧。

 外貌遗传母亲,而性格方面遗传了严一郎先生,真是个不错的小家庭啊。

 到了最后……严一郎先生跟我坦白了一件事。

 「这一次,关于七海过于的那些,我还是第一次对家族以外的人谈起。阳信,这是连她那些好朋友都不知道的隐秘之事。」

 听到这番话,我顿时感到自己身上背负了一些不可视的压力。连那两位都不知道却单单告诉我。

 「……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严一郎先生顿了顿……用温柔的语气对我说。

 「是啊。我看到了你为了七海而思考,行动。在我突然出现的时候,你挺身而出挡在她面前。她陷入不安的时候你给了她拥抱,给了她依靠……看到你的行动,我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男人。」

 「诚惶诚恐。不过我今天和严一郎先生还是第一次见面,这么快就给予我这么多的信任真的可以吗?」

 「我自认为还是有看人的眼光的。而且……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就觉得我确实没有看错人。」

 总感觉自己的压力有隐约大了几分。他对我的期待也太高了。我根本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高中生而已啊。确实我一直有在想着七海同学的事情……但那也只是因为我对她有隐瞒之事。

 现在思考这些也无济于事。感觉自己就像是棋盘上的帅,手下小兵被一点点地蚕食……但是自己似乎生不起讨厌的情绪。

 在那之后我们又聊了许多,趁着对话的火热,我还和严一郎先生交换了联系方式,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和女朋友的爸爸交换联系方式也是很普通的事情吗??他还说如果有什么困扰的事情,随时都能找他谈。

 不过,既然获得了一个能依赖的伙伴的话,自己还是积极地向前看比较好。

 我终于到家了。一套打开电脑登录游戏的操作已经炉火纯青了。今天的活动,也已经接近了尾声。就让我抓住最后的时间参加一下吧。

 之后,我和baron先生报告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和她的交往已经得到了她双亲的公认了。」

 『你们快去结婚啊!』

 我刚报告完,baron先生的话就立马飞了出来。这个反应属实有点罕见。

 之后,其他的成员也一直刷屏。『赶紧爬去结婚!』『现充爆炸啊!』『我tm祝你幸福!』

 啥玩意,我和她可还没到结婚的年龄啊。擦,我想说的可不是这个啊,大概。

 「baron先生,你好像有点急。」

 『你们要到明白才是交往整一周吧??才不是我着急啊。你们这个进展速度是要赶超光速??都这样了,不就只剩下结婚了吗?呜哇—现在的年轻人真可怕。』

 baron先生少见地叹了口气。

 『canyon小同学,你说你没交过女朋友什么的绝对是假的吧???你肯定是花花公子吧?事实上我之前教你的一点意义都没有是吧。』

 蛤?就算是我被这么说的话也会很困扰啊。七海同学真的是我第一个女朋友啊。之前的我完全一点都不受女孩子欢迎。说起来,你是不是忘记我的时尚品味事件了啊。

 我可是还有很多需要baron先生传授的事啊!

 「就算你这么说,我和她就只有过牵手,连亲亲都还没有过。是说,我连这么做的胆量都没有。」

 『你们这个顺序是不是太奇怪了。为什么连接吻都没有,直接就跳到和父母见面求婚了啊。还说我,你自己不也是无敌心急吗!』

 不是,和她父母见面那完全是不可抗力,而且我都没想到那些话能被理解成求婚……

 不过,这部分我确实做了很多省略。听起来真的就像我直接求婚了一样。真没什么办法。

 毕竟,我总不能连七海同学的过去也都说出来吧。

 那个实在是太过隐私了,不是轻轻松松就能说出来的话题。那些事情不能流入家族以及挚友以外的人的耳朵里。所以我的报告里对这方面只字未提。

 『而且,你们还没有接过吻啊。说实在的,我真的以为今天起码能亲一下。嗯,我是真的这么认为的。』

 「是这样吗??」

 『嗯,如果晚饭的内容你选的不是饺子的话,大概早就成了。』

 「饺子……诶?啊……是那种意思吗??」

 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今天的晚饭的饺子都是大蒜,虽然很好吃,不过嘴巴里面的味道确实有点难闻。

 因为我和这种事情都扯不上关系所以才没注意到,难不成七海同学一直很在意吗??

 这样的话,如果晚饭选的是别的菜的话……

 会……会亲亲吗!我们。

 真的会……亲吗?

 呜哇,光是想象口水就要流出来了。明明只是妄想,自己却十分害羞但也很开心。明明自己没有这么做的勇气。

 『canyon同学,打断你的幻想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你现在不联系你女朋友没事吗?你不是说了你会打电话给她的吗?』

 所以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现在在想到事啊baron先生!!总之,先水一下活动,然后适当的时候给七海同学打去电话就完事了。

 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条新消息。

 『canyon先生……』

 信息来自peach小姐。

 是打算给我提建议来的吗……在我思考的时候,她接下来的话却是和平常有些不一样。

 『canyon先生要是幸福的话,我也不会再说什么。但是……如果你受了伤,我绝对会去安慰你。到时候你再过来这边吧。』

 『哦!!终于连peach小姐这一关也过了吗。是啊,虽然我不认为会有那种时候,但是万一真的发生了,我们会负责治愈你。』

 这些人我连面都没见过,甚至连名字都未曾知晓。

 即便如此,这些人也是我通过游戏认识的,我重要的朋友们。所以,听到他们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内心顿时充满了温暖。

 其他的伙伴们,也说着这样的话。真的非常感谢这一群可爱的人。

 眼角有点温热的感觉。但是马上就要和七海同学通电话了,我必须要忍住。

 「谢谢大家。我会为了不发生这样的事,而一直努力的!」

 我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我向七海同学打了过去……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联系七海同学呢。

 消息倒是每天都会互发。但是像这样我先主动的……嗯,想了一想真的还是第一次。

 自己突然就开始紧张起来了。等待着七海同学的同时,我的心脏一直砰砰直跳。

 等待音响了好几声,可是七海同学还没来接电话。难道时机不太妙吗?我刚这么想,电话立马就通了。

 「阳信!太好了!快救我!你电话好慢啊!!到刚才为止我的处境可还是很糟糕啊!!」

 「诶……?」

 接通电话之后,七海同学十分焦急,呼吸也很乱。感觉有点生我的气了。

 「真是的真是的真是的!这也太羞耻了!!早知道这样今天就把阳信留在家里过夜就好了!!」

 「七海同学???」

 我好像听到了过夜之类的冲击性单词啊。那种情况下在她家过夜吗?难不成,在七海同学的房间里一起睡觉什么的?等等,我TM在妄想些什么东西啊!

 临睡时候七海同学会是睡衣模样吗……不对,明天可还是要上学啊,怎么在她家过夜啊。等下,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啊,过夜还是不行的对吧。emmm……不小心就说出口了……哈哈因为初美她们经常会过来过夜,所以……」

 七海同学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的自爆发言……声音越说越小。好可爱!

 这个时候,感觉稍远一点的地方传来一阵声音。

 「七~海~可别想逃啊……」

 「姐姐你就告诉我吧……你到底喜欢我未来姐夫的哪一点啊?」

 那阵嘈杂似乎是来源于七海家其他两位女性。哦原来是这样啊,在我离开之后,她们一直在谈论恋爱话题啊,七海同学……

 「啊,来的正好,阳信要不要也参加一下女子会啊,线上的形式。」

 「??阳信,明天见!」

 听到睦子阿姨这么说之后,七海同学立马慌乱中挂掉了电话。嗯……再怎么说我也没那个勇气参加女生们的恋爱交流会,不过……总感觉有点寂寞啊。

 电话被挂掉之后,七海同学立马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今天真的非常感谢,我很享受这次约会,也很高兴。那个,从今往后,请多多指教了。还有……下周我们也要一起去约会哦。』

 看到这条消息的瞬间,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不停上扬的嘴角,手也一刻不停地回过去了消息。

 「这肯定的!下周我们一定也要去约会!那明天见咯,晚安。」

 明天之后,我还能和七海同学相依度日。而这次,是家族公认情侣!怀有内疚的事也一点点地开始消失了……

 「七海同学,明天再见……我真的很喜欢你。」

 看着手机屏幕,自己仿佛换了个人一样痴痴地自言自语。就这样,我红着脸睡进了被子。

 这句话心意,不知道能不能传达给七海同学……

 ◇◇◇◇◇◇◇◇◇◇◇◇◇◇◇◇◇◇◇◇

 这一天的深夜时分……

 「嗯嗯……七海同学……七海同学这样不行!我们还是高中生……侍奉什么的……但是,这身打扮……七海同学?!」

 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七海同学出现在了我的梦境之中……一边说着我爱你一边把我推倒。我这是做了个什么羞耻的梦啊!虽然羞耻这种说法有点过时了,但是自己明白自己的内心有多动摇。

 「今天……我是太高兴了吗?嘿嘿,不过……『我爱你』什么的……这妄想也太跳跃了点吧……」

 过于真实的梦境 让我以为七海同学真的对我宣泄了爱意……一边,我再一次睡进了被窝,拿被子盖住了头。

幕间5 后来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