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单人直播

 历经那起忘记关台的事件后,我拨了通电话向铃木小姐道歉。

 虽说起因是电脑当机,但把自己的丑态昭告天下确实是我的责任。

 即使她要我暂时停止活动,我也会心甘情愿地接受──倒不如说,我已经下定决心在停工的这段期间彻底矫正宛如大叔一般的糟糕内在,甚至打算连对我来说宛如血液或水的强零都一并戒掉了。

 然而……

 「啊,我的确希望您今后别再发生忘记关台的状况,但酒还是可以继续喝喔。」

 「嗄?」

 结果等待我的却是出乎意料的回应。

 「呃,您为什么这么沉得住气呢?您应该知道我干了什么好事吧?这已经不是用『形象崩溃』就能一笔带过的大灾难喔?差不多是甘地跑去参加热血澎湃的街头格斗大赛,结果还拿下冠军的大事不是吗?」

 「不,因为是雪小姐,对公司的所有人员来说,这点小事早在我们的预期之中了……」

 「啥?」

 这间公司在说些什么鬼话?说起来,Live-ON的直播主确实大多被评为作风荒唐,Live-ON也经常被人说是「一群糟糕人所形成的大杂烩」,但闹得这么大的风波,居然还会用「这点小事」来形容吗?

 「应该说,面试三期生时,雪小姐表现得可远远不止于此呢!您难道不记得了吗?」

 「咦?是怎么回事?我在面试的时候干了什么好事?」

 「呃,您真的不记得了吗?因为您在那时给人的印象过于强烈,我直到现在都对雪小姐所扮演的形象感到很不适应呢……」

 面试到现在都过了三个月了还这样吗?

 「还是说,您是为了营造反差感,才会刻意扮演那种清秀的形象呢──我一直都这么觉得喔。」

 「才不是啦!」

 「但在我心里,雪小姐的作风之夸张,已经能和范○勇次郎或是江○岛平八齐名了呢。」

 「咦咦咦…………」

 由于过于紧张,我已经没了面试时间的那段记忆。到底在那种重要的场合干了些什么好事啊我……

 不过,我也因此解开了自己为何能够通过面试的这个不解之谜。

 Live-ON是把我视为超棘手的危险分子,并为此感到有趣才录用我的吧!

 「哎呀,真亏你们愿意录用我这种怎么看怎么危险的人物啊……」

 「不,我们这边其实也很头痛喔?然而『闪耀之人』一向都是Live-ON的录取标准,我们也确实在雪小姐身上感受到了这样的特质。」

 「现在的我与其说是闪耀著光芒,倒不如说像是一滩沉淀的泥巴水吧。」

 「不,您正在闪闪发亮喔。如今名为心音淡雪的角色成了众所瞩目的存在。虽说由于带来的震撼过于巨大,也招致了不少批判的言词,但还不至于让您身败名裂。」

 世间这样的反应确实也出乎我意料。

 老实说,我在那之后战战兢兢地做了自搜。尽管嘲弄的发言多如山高,诽谤中伤的回应却意外地少。说起来,占据最多的还是那些半开玩笑地期待下次开台的声音。

 「这代表的是,无论动机为何,目前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关注雪小姐。他们对您产生兴趣,并从您身上感受到了魅力喔。」

 「是……这样吗?」

 「若非如此,世间也不会发出期待您下次直播的声音了。从下回开始,我将会全程看著雪小姐的直播,要是判断状况不对就会立即喊停。所以说,您要不要试著放飞自我一次呢?」

 「放飞自我……」

 「这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结果喔。应该说,您其实也已经走到了无法回头的那一步吧?要是下次又变回清秀风格的直播,就会让矛盾的感觉冲破天际呢。」

 「咕!」

 还真是一针见血……

 不过在这之后,铃木小姐就回去忙自己的工作,这通电话也就聊到这里。

 「哇?」

 而就在挂掉电话不到一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了来电铃声。

 打过来的是……小光啊。

 呜哇……超尴尬啊啊啊。

 但也不能不接啊……

 好,总之做好心理准备吧。

 「喂、喂喂?」

 「啊!小淡雪早安!然后恭喜你啦!你变成大红人了呢!居然拿下了世界第一!是世界第一耶!想不到小淡雪平时的个性居然这么有意思!总觉得有种不加修饰的感觉,连我看了都很开心呢!」

 「啊、啊哈哈……」

 小光用和平时别无二致的语气,活力十足地向我道贺。

 这想必不是新型态的搧风点火,而是发自内心的祝福吧。我在正式出道前就认识她了,所以能明白她是认真的。

 无论在开台时还是关台后,小光的为人处世几乎都没什么变化,总是表现得开朗乐观。

 奇怪?对于表里不一到了极致的我来说,她好像是个完全相反的存在耶?

 「还、还有,其实有件事情让我有点在意!」

 「咦?什么事?」

 「我方才因为有点在意,所以看了别人上传的剪辑影片。」

 「嗯嗯。」

 结果那段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被剪成精华集了。笑死。

 「小淡雪在看光的直播时,曾讲了一句『爆好撸』,我很在意那是什么意思,于是就去请教经纪人了!」

 「咦……」

 「然后经纪人就帮我上了一课,说那是『小淡雪觉得光散发著至高无上的魅力』的意思喔!」

 喂,小光的经纪人,你都教了她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

 你肯定打著歪主意对吧!绝对是边教边露出奸笑对吧!

 「真是的!我都要害羞起来了!嘻嘻嘻!有空再来合作开台吧,拜拜!」

 小光就像是一阵暴风般,在吹皱我内心的一池春水后扬长而去。

 啊……虽然是理所当然的结果,但我的本性如今已经传入所有同事们的耳里,这样的事实让我感到沮丧。

 在这之后,包括小恰咪在内的Live-ON直播主──不分前辈和同期都打了电话过来。看过我真正的一面后,她们不约而同地给出了「很有趣」或是「很开心」等感想。

 现在回想起来,我似乎是因为迄今都在隐藏本性,才和大家一直保持了些许距离。

 啊,经过百般思考之后,总觉得能这样自由自在地活下去似乎也不错呢。

 如此这般,现在的我则是──

 「该上了……」

 噗咻!(打开拉环的声响)

 总觉得就算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我索性豁出去啦!

 「好咧,那就来开台的啦!」

 :来啦────(゚∀゚)────

 :世界第一开台啦!

 :一开场就说什么「的啦」笑死。

 :咦?你谁?

 :才刚开幕就整个放飞了笑死。

 :这就是传说中强洌吹雪的直播台吗?

 :是职业摔角手吗?

 :一点反省的样子都没有ww

 聊天室的留言以我前所未见的速度持续洗板著。

 噢,真爽!这样的快感和喝完第三罐强零的时候有得比呢。

 「哎呀──老实说我真的有在反省啦。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关台了!也和大家说声对不起!」

 :奇怪?这里面是不是换人了?我虽然认得这个化身,但讲话的变了一个人了!

 :是被人夺舍了吗?

 :八成是被夺舍了吧。是强零干的吧

 :当时有个自称听音侍酒师,结果其实只是个酒鬼的观众还秀了一手听声辨强零的本事。听到她本人的地底帝国发言之后根本成了她丕变的预告,害我笑到不行。

 :结果不打算反省喝酒的事吗?

 「我原本当然也有戒酒的打算,但因为公司似乎没有为此生气,我就不管了!」

 :这公司有病。

 :根本正常发挥笑死。公司本身就一片混沌了,旗下都是些暗黑成员也很合理。

 :结论,Live-ON果然还是Live-ON。

 :是说,你是不是已经醉啦?

 「啥?那不是废话吗?我可是已经喝光一罐了喔?对于心灵强度只有垃圾喽啰等级的我来说,怎么可能用清醒的心态面对这么多人啊?我接下来要开500毫升罐装酒来喝啦。」

 :把「噗咻!」的声音也录进去未免太糟了吧www

 :垃圾喽啰(清秀)。

 :好强啊(肯定)。

 :喂,还真的喝起来了啊!ww

 就在脑袋停工得恰到好处之际,我喝起了500毫升罐装酒,给予自己致命一击。

 啊,我的人生此时来到了充实的颠峰!

 「咕嘟、咕嘟、咕嘟!嗯嗯嗯好爽喔喔喔喔!」

 :怪了,她该不会打了奇怪的药吧?

 :哎,大概就是这样没错吧。

 :原本还喝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结果随后发出的怪叫把我整个人打醒了。

 :有够难以置信对吧。除了忘记关台那次,这可是她第一次在直播中喝酒的模样耶。

 :把我的清秀淡雪还来!

 「嗄?我很清秀啊?把我这张秀气高雅的脸蛋看仔细点。」

 我将淡雪的化身放大并拉近画面,来到了所谓的真爱距离。

 之前每次这么做的时候,聊天室都会出现「好可爱」或是「好美」的洗板风潮呢。

 然而……

 :这位强零成瘾人士居然还觉得自己很清秀。

 :感觉散发著一股酒臭味。

 :听说这人直到上一次开台的时候,开台内容都还是用千金大小姐口吻讲话的治愈系直播台?真的假的?

 聊天室一片怆天呼地,让我看得乐不可支。

 啊,虽然之前开台也很开心,但说不定都比不上今天这样开台来得开心呢。

 啊……强零,谢谢你……你不只带给我疗愈,还能带给我欢笑呢……

 我恋爱了。

 「我决定要和强零结婚了。」

 :笑死www

 :啥?

 :嗄?

 :听说这里有个VTuber在直播的时候宣告结婚?真的假的?

 :随时随地都在缔造传奇的女人。

 :关于对著小光喊「爆好撸」一事,请问您有什么想澄清的吗?

 「嗄?我超喜欢对方对性一无所知的情境好吗?不撸的话才叫没礼貌吧?」

 :喂,来个人把她的嘴把堵住啊!她每次开口都会吐出炸弹啊!

 :能撸(超认真)。

 :肚子好痛www

 「倒不如说,男人在感受到女人魅力的当下,就该把裤子脱了开撸才对。女人喜欢的就是这种心直口快的男人喔。」

 :言之有理。

 :最好是w

 :那我若是能遇到淡雪小姐,就会毫不犹豫地边撸边告白的!

 「给我住手啊,我会去报警喔。」

 :这女人怎么回事?

 :感觉讲话的时候完全不经大脑。

 而在那之后,我就维持著这样的情绪闲聊了好一阵子。

 和迄今不同,这次开台展露的是真正的我。

 这种难以言喻的解放感让我愈陷愈深,展露出来的也大多不是强装出来的笑容,而是发自内心的笑靥。

 啊……由于长期在黑心职场工作和当了太久的尼特族,我都忘记和别人讲话是这么开心的事了……

 聊天室的情绪也随著时间流逝而逐渐高涨。就在我为此感到心满意足时……

 气氛突然为之骤变。

 :欸等等,有二期生的人来了笑。

 「咦?」

 即使直播主这个行业已经杀成一片红海,Live-ON这家企业仍成了日本VTuber界的龙头老大。

 然而,再怎么强大的生物,在呱呱坠地的时候都只是个柔弱的婴孩。

 Live-ON最初是由一名女性直播主开始展开活动的。

 然而,她诞生的目的仅是为了用来测试化身能否正常运作,担纲演出的人员也是从当时还只是间小公司的Live-ON工作人员中挑选出来的。

 说穿了就只是个测试作品。也因此虽说是理所当然,但她就这么顶著黑短发搭配水手服这种不起眼的外观人设,以及处处可见粗糙之处的不自然动作,独自被拋进了网路的大海之中。

 纯就外貌来说,她的确没有任何亮点。据说首次开台时,同时观看人数似乎连十个都不到。

 但即便是婴孩,也不代表她没有能力。天赋异禀的她在诞生后不久,就展露出技压群雄的本事。

 她在开唱歌直播台时,总是能发出撼动听众心灵,让他们绝对不会忘记的有力嗓声──

 而在开闲聊台时,她也能迸出许多古灵精怪的有趣话题,让人不禁困惑她究竟走过了什么样的人生,才能拥有如此庞大的知识和奇特的思路──

 就算开游戏台,她也能展露出宛如衰神附身般的倒楣运气,让观众们爆笑连连──

 要说Live-ON旗下的直播主们或多或少都受过她的影响也不为过。

 尽管在出道之初并不特别受到瞩目,然而这名少女的实力不仅响彻Live-ON,甚至震撼了整个VTuber业界,让Live-ON这间公司累积了茁壮的资本。

 而她便是Live-ON唯一的一期生,也是Live-ON旗下直播主中订阅人数最为突出的「朝雾晴」。

 也许是因为她为Live-ON带来的人气太有指标性,因此其后录取的三名二期生,全都是些个性极为强烈的人物。

 第一人是留著一头长及腰间的深红色长发,身高超过一百八的高挑美女。她的头上长有宛如小恶魔般的短尖角,暴露的衣著则让惹火的身材一览无遗。

 她散发著宛如邪恶组织女性干部的危险魅力,令看过外貌的观众们无不期待她的个性。首次开台时,她便揭露自己曾是专攻百合题材的性感女演员,还一路聊到了喜爱的性感女演员,甚至谈起自己喜欢的百合成人影片。这位让观众们退避三舍的VTuber是「宇月圣」前辈。

 我还记得她豪放又畅所欲言的个性,让当时一头栽进VTuber界的我爆笑了好几回。

 第二人则是长著褐色虎斑配色的猫耳和尾巴,身材娇小的兽人女孩。穿著奇幻风格制服的她虽然有著可爱度满点的外貌,却对劣质游戏和垃圾电影情有独钟。这位在网路上享有「秽物狂」盛名的是「昼寝猫魔」前辈。

 如今明明已经是不分国内外的优秀游戏百家争鸣的时代,猫魔前辈却不知为何独爱那些足以被称为人类历史污点的劣质作品,还常常为这些作品开了妙语如珠的解说台。

 当然,她也会做游戏直播。还记得「绝对不能笑之深情朗读四○(暂定)(注:四八(暂定)为出在PS2主机上的游戏,以「探索各县市的恐怖传说」为主题,在游戏爱好者举办的「年度劣质游戏大奖(KOTY)」夺得2007年度冠军)的游戏直播」内容让我笑到肚子痛到不行。

 至于最后一位二期生则是能凭一己之力,管束前述个性过于强烈的三人的优秀人才──「神成诗音」前辈。

 诗音前辈的特色是洞察能力极为出众,简直宛如可以透视每个人内心的情绪。

 她不仅总是能回应观众们的期待,甚至还有办法超前预判所有人的反应,每次开台都能为观众们带来稳若泰山的安心感和妙趣,完全是个中翘楚。

 尤其在合作活动时,她也会担纲司仪或是主持人,并将她个人的存在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虽说Live-ON的成员一旦集结起来,总会把现场的气氛搞得一团混沌,不过只要有诗音前辈坐镇,就能让人感到心安无比。

 她的设定是一名体内寄宿著九尾妖狐的巫女,外观也有著竖起的狐狸耳朵和九条尾巴。她身穿带有神秘气息的巫女服,有著看似柔弱的下垂眼角,一头黑发长度及肩。整体外貌没有过于突兀的元素,浓纤合度的体型散发著疗愈感满点的气场。

 诗音前辈最近开始被称为「Live-ON的妈咪」,而她本人也干劲十足地将这般特色纳为自己的武器。握有强悍武器的她,如今已经是个无懈可击的狠角色了。

 好啦,虽然解释了这么长一串,但我想说的其实就是──她们对我来说都是宛如神明般的高贵存在……

 而如今……

 〈宇月圣〉:因为察觉到同族气息,我就登门造访啦。

 〈神成诗音〉:你果然也是Live-ON的一员呢……

 其中的两尊神明就这么降临在我的聊天室里!

 老实说,这些照顾后辈的前辈们,以前也曾多次光顾过我的聊天室。

 然而每次遇上这种状况,我都会陷入极度的紧张状态,只能支支吾吾地说著只字片语,把直播台的气氛搞得很僵。

 由于我还记得自己在那些场合说过什么话,就我推测,如果紧张的程度比那种情况更加夸张,便会变成我去参加三期生面试时的状态。

 而眼下同时有两位前辈到场,这种状况还是头一遭。平时的我肯定已经陷入了超越极限的紧张状态吧。

 不过……

 「圣前辈、诗音前辈,我一直很爱你们。请以S○X为前提和我结婚吧。」

 现在的我早已超越极限,直接突破天际啦──!

 :啥?

 :啥?

 :这女人明明才饱含爱意地向强零求婚,结果没过几分钟就把人家给甩了

 :你的精神状况不对劲啊……

 :清秀的人才不会说什么S○X。

 :不,等等,根据前后文判断,她不打算进行婚前性行为喔!这应该还算得上清秀的范畴吧?

 :果然还是很清秀嘛!

 由于我先前才做出了以性行为作为前提的求爱宣言,聊天室的气氛登时沸腾了起来。

 啊──糟糕,看到崇拜的前辈们登场,让我的情绪冲上了最高点呢。

 「你各位想想啊?自己最喜欢的直播主出现在眼前了耶?她们都是我的精神粮食喔?一般来说都会想获取和她们性交的许可吧?」

 :QED 证明完毕。

 :能证明的只有强零成瘾者最后的下场而已啊。

 :畅饮强零=和老婆的体液交缠在一起=S○X。换句话说,这是和老婆一边S○X,一边向两名前辈以S○X作为前提申请重婚啊。原来如此……

 :我感受到有种对生命的极致亵渎感。

 :我听说有个在干了蠢事后开的直播台上向前辈们要求进行百合3P行为的女人所以来了。

 :好巧啊,我也收到有个VTuber明明有了叫强零的老婆,却对著同期打手枪,还向两位值得尊敬的前辈大开黄腔的消息。虽然两边的认知有点落差,但其中一方应该是对的吧?

 :你们的说法都是正确的喔……

 :草到不能再草。

 :这就是VTuber界的清秀翘楚……

 「真是的,你各位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点?我刚刚不是说过『女人喜欢坦率的人』吗?这不就身体力行给你们看了!」

 :身体力行的女人……果然既清纯又清秀呢!

 :没必要干这种事啦

 :是说,两位二期生对这种状况有何感想www

 :开场商议性行为牌组……尽管是诸多牌组之中最能速战速决的牌组,却也因此拥有瞻前不顾后的缺点。若是和对方的契合度不够,也可能会伤到自己,是把双面刃呢。

 :让我们看看她和前辈的契合度──究竟如何?

 :吞口水……

 :怦咚……怦咚……怦咚……(心跳声)

 〈宇月圣〉:…………脸红。

 :奏效啦啊啊啊啊啊!

 :想不到对圣大人效果绝佳啊啊啊啊!

 :真的假的!我明天也要向心仪的女生提出以S○X为前提的求婚宣言并当场撸给她看啦!

 :喂喂,是警察吗?

 〈神成诗音〉:这个节奏是怎么回事……

 :诗音妈咪超困惑笑死。

 :不困惑的人比较奇怪吧。

 「呵,这就是淡雪的力量。我来播个UC(注:指动画作品「机动战士钢弹UC」里的乐曲「UNICORN」。由于网路有支将懒猴高举右手的胜利姿势和该曲剪辑在一起的影片,因此也被称为「完全胜利UC」)吧。」

 :这个强零为什么这么得意啊?

 :开始不被当成人类看待了笑死。

 :看来她不决斗就浑身不对劲已经成了一般常识。

 :难道说,性大人和小淡雪的契合度绝佳?

 :混在一起会出事……我是很想这么说啦,但那样的可能性挺高的。

 所谓性大人指的是圣前辈的昵称。由于圣前辈开台之际总是在观众或同期面前表现出八面威风的模样,因此被尊称为「大人」。不过一旦聊到绅士话题,称她为「性大人」的观众便会逐渐增加。

 〈宇月圣〉:话说回来,淡雪,我有件事想问你,方便吗?

 「嗯?什么事呢圣大……圣前辈?」

 〈宇月圣〉:哦,淡雪你也可以称我为「圣大人」喔。

 「真的假的?我好开心!」

 根据Live-ON的教战守则,我们通常都会尊称那些早自己出道的同事为前辈。

 我迄今都小心翼翼地维持前辈和后辈之间的距离,但其实我很想称她为圣大人,只是说什么都开不了口。

 你各位这下看到了吧!只要喝了强零就能解决这项苦恼!大家也去爱一爱强零吧。

 应该说,你们给我拿强零起来撸啊。来场强慰秀吧。

 「那么,圣大人,您想问我的是什么事呢?是三围呢?还是性感带呢?只要是为了圣大人,无论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的!」

 :贴……贴?……贴(注:典出网路创作漫画,将「好尊贵(とうとい)」转化为「贴贴(てぇてぇ)」的发音,用于形容「感情融洽到让人觉得神圣不可侵犯」的关系)……

 :贴……欸?……欸……

 :因为人物形象,大家都没办法肯定地说出贴贴两个字根本笑死。

 〈宇月圣〉:哎,那些资讯等你下播再问吧。

 :结果还真的想听啊笑死。

 :毕竟是性大人啊。

 〈宇月圣〉:言归正传吧。说到我的问题,就是想问问你喜欢的百合成人影片题材啦。

 〈神成诗音〉:(゚Д゚ )

 「我喜欢其中一方女演员明显表现出厌恶百合性爱的情境。」

 〈神成诗音〉:( ゚Д゚)

 〈宇月圣〉:很好,那下次的合作主题就这样定了。有劳你准备强零了。

 「遵命,我的女士!」

 :这草都要长成大草原了。

 :这对活宝真是赞到不行www

 :诗音妈咪还在呼吸吗?

 :这就是VTuber本色呢。

 〈神成诗音〉:那、那届时我也会以督导身分参加的!

 聊天室的草堆得像是热带雨林一样多。而就在终于实现与前辈合作的心愿后,由于时间也晚了,我便结束今天的直播。

 感觉太过幸福的我,甚至担心起这一切会不会只是一场梦境。

 而这些全都是托了强零的福……

 所以各位啊──

 给我爱上强零吧!

 同期合作直播

 「呜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

 昨天的单人直播结束后过了一晚。如今的我酒意全消,正一如预料地独自窝在被窝里发出哀号。

 早上醒来之际,我仍有些昏昏欲睡,加上宿醉带来的影响,让我的脑袋想不太起来昨晚发生的事。但我终究还是勉强起身。按下手机的电源键后,我瞄了一眼社群网站上的精华剪辑──

 直播精华摘要:

 •一开台就是强零成瘾状态。

 •宣布与强零结婚。

 •热烈地诉说著将同辈拿来当那种事的材料。

 •向两位前辈作出以百合3P为前提的重婚宣言。

 •被其中一位前辈问了喜好的百合成人影片后给出有些可怕的答案,结果成了与两位前辈合作直播的契机。

 •强零豪豪喝!

 •喂喂这女人不太妙啊。

 这些内容将我彻底打垮了。现在明明已经过了中午,我却滴水未沾、粒米未进,就这么窝在床上郁闷不已。

 这、这样下去可不行。不管我再怎么试图冷静下来,昨天的愚蠢行为依旧每隔几分钟就会在我的脑海里闪现,让我再次变得灰心丧志!

 救命……快来人把我从这种羞耻的地狱里拉出来吧……

 「啊。」

 我的脑中蓦地闪过了一个解决方案,肯定是能让现在的我重获自由的一帖良方。

 然而,这样的方案几乎可以肯定会进一步产生不堪回首的历史,根本是来自恶魔的诱惑。

 况且太阳公公还在天上看啊。无论怎么想,当下都不是该动手的时间带。

 啊……可是我听见那个人在呼唤我的声音了……我心爱的那个人……

 噗咻!

 「好咧!今天就来开无预警直播台的啦!」

 :来啦────(゚∀゚)────

 :噗咻!

 :噗咻!

 :大家都跟著开始开罐了笑死。

 :这其实是在开酒宴吧。

 「喔──!大家都喝都喝!顺带一提,我今天从下午就开喝了,所以酒意正旺呢!」

 :咦咦咦?(困惑)

 :这女人真的每次都超出我们的期待呢。

 :我听说有个曾对无机物和同性发出重婚宣言的VTuber所以来看台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多样性对吧(并不是)。

 :清秀的法则被打乱了(注:出自电玩「Fanal Fantasy V」与最终头目艾克斯德斯战斗时出现的讯息「宇宙的法则被打乱了!」)!

 「好咧!既然场子已经被炒热了,马上就来公布今天的合作对象的啦!今天大驾光临的是──『真白白』!」

 「大家真白好──咱是昵称真白白的『彩真白』喔。咱今天明明打算和『小淡』合作开台,想不到在场的反而是强零,所以让咱完全藏不住内心的混乱。」

 :草。

 :居然把自己的女儿直接看成了强零www

 :喔!这不是真白白吗!你们上次也合作过,感情真的很好呢。

 :喂,真白白,你这位学坏的女儿害全日本都笑到快喘不过气来了,快想想办法啊!

 真白白和我一样是三期生,是位以「咱」自称的女性插画家。顺带一提,三期生的阵容是由我、小光、小恰咪和真白白四人组成的。

 这位美少女有著略微娇小的身材和雪白的肌肤,留著一头闪闪发光的银色短发,更有著一对吸睛绿眸,无论外观还是服装都带著些许中性魅力,非常之好撸。

 而在开台当下,她总是操著略低的嗓音,以嘲弄口吻闲聊,同时画著图,并藉此博得莫大人气。

 早在出道之前,我和她就已经认识彼此,也进行过好几次合作直播,所以聊天室的情绪比起二期生现身时来得安分许多。

 之所以能够建立如此深厚的交情,一如聊天室刚刚提及的,真白白是赐予我「身体」的母亲。

 没错!真白白同时也是为另一个我──心音淡雪担纲人物设计的插画家!

 基于这层关系,我们自然相处融洽,如今已经是用「真白白」和「小淡」这类昵称相互称呼的交情了。

 由于敲定和前辈们的合作,让我的心情亢奋到极点。为了发泄这过于昂扬的心情,我才会突然邀往来已久的真白白和我一起合作开台。

 「我今天打算用真白白把我积蓄已久的东西释放出来。」

 「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成了同期的宣泄用品,这让咱难掩内心的讶异。应该说,快来个人救救咱吧。」

 :一开场就做出劲爆发言笑死。

 :这女人迄今都装得一副清秀的模样和同期合作了这么多次,结果变脸也是变得毫不犹豫。

 :先是喝开了找上两名前辈,马上又找了交情不错的同期,这女人也太没下限了吧www

 :一开口就能变出一片大草原,这是长了脚的绿化革命啊。

 :真白白也是头一次见识到这个强零模式吗?

 「是呀。咱都想夸她迄今能藏这么久呢。」

 「哎,其实也只是今天比较特别一点,平时我都是在下播之后就一路喝到深夜呢。真白白在那个时段早就睡了吧?」

 「原来如此。哎呀~尽管如此,实际目睹这个模式,惊人的程度依旧超乎咱的想像呢。这已经不是小淡,而是小咻瓦的感觉了呢。」

 「小咻瓦?」

 「强零会发出『咻瓦咻瓦』的声响,所以就是小咻瓦了。对啦,今后你若是进入这样的模式,咱就用小咻瓦来称呼你吧。」

 「嗯──……总觉得好像在哪听过这个称呼……不过听起来很可爱,就这样吧──」

 :小咻瓦www

 :这样真的好吗wwww

 :难道是肌肉大块又结实的变态(注:指知名演员阿诺•史瓦辛格)吗?

 :应该是喝了强零让脑袋嗨到不行的变态吧。

 :感觉这个称呼会固定下来。

 「好啦,开场白就到此为止吧。今天要来回应蜂蜜蛋糕的啦──!」

 所谓的蜂蜜蛋糕是个匿名讯息投稿网站,许多观众的问题都会透过这个管道交到直播主手里。

 若能回答问题,就能让观众们感到开心,平时以闲聊为重心的直播主要炒热气氛也会更加容易,是个能够缔造双赢的网站。

 「今天就以向我提问的讯息为主,一一回覆喽!」

 「大家应该都很期待吧~」

 「那就从第一则开始的啦──!」

 「的啦──」

 :瞭解!

 :「的啦」已经变得像是口头禅一样了笑。

 :真白白已经死心了笑死。

 :真白白,你要坚强地活下去呀……

 @迄今喝强零的时候,最多一次喝了几罐?@

 :一开场就和强零有关笑死。

 :应该说,蜂蜜蛋糕应该堆满了相关的问题吧。

 :她要自己去挖问题吗……

 「这个嘛──我的酒量其实算不上很好,所以平常一天不会喝到三罐以上。但之前从黑心公司离职时因为太过开心,一口气喝了一般大小五罐,加上一罐500毫升罐装酒,合计喝了六罐呢。碍于这点,我到现在还是个尼特族。」

 「笑死。」

 :能吐槽的地方太多了哔!

 :身为尼特这点还是第一次听说。

 :哎,毕竟几乎天天开台嘛。

 :应该说喝太多了吧……这是搞坏肝脏RTA(注:电玩用语,真实时间竞速(Real time attack)的简称)吗?

 :喝完隔天不会有事吗……?

 「呃,老实说超不妙的。每次清醒要起床的瞬间都会让我大吐特吐,最后又倒回床上。还以为会被自己溺死呢。」

 「我的同期超不妙的。」

 :虽然不是什么好笑的事但真的笑死。

 :真白白超级困惑。

 :以为是要搞呕吐开台,结果打算步上人生尽头吗?(困惑)

 :为了举杯庆贺而濒临死亡的女人。

 :即使差点挂掉依旧深爱强零的女人。

 「不不,小咻瓦,这再怎么说都不太妙吧?你今天也是大白天就喝了酒,差不多该让肝脏休息一下吧?」

 「嗯嗯──果然是这样吗?」

 「咱可不想看到小咻瓦搞坏身体呀。」

 :纯粹的担忧之情好尊啊。

 :毕竟是一路走来的老交情,会担心也很正常嘛。

 :果然很喜欢她呢!

 :蕴含爱情的叮咛超喜欢。

 「很好,那明天就当成你的肝脏休息日吧!可以吧!」

 「可是我明天还要开台……」

 「就算是在逞强,你也坚持每天开台呢。」

 「对尼特来说,整天没事干很难受呀。」

 :我懂。

 :完全同意。

 :此言深得我心

 :你们几个(泣)。

 「那在不喝酒的情况下开台不就好了吗?」

 「唔──嗯……」

 「现在的小咻瓦虽然也很有趣,但咱有时也想看看小淡呢──」

 「真是的!真白白都说到这种地步了,我这下当然得听话啦!」

 「谢啦!那么从今以后,也要定期在不喝酒的情况下开台喔!」

 「好──!」

 「呵,完全在咱的计画之中。」

 「嗯?你刚才说了什么?」

 「不不,什么都没有喔。」

 :完全被牵著鼻子走笑死。

 :智囊真白白。

 :超期待冷静下来之后的反应。

 :不仅让同期免于酒精的危害,还为神桥段埋好伏笔,真是秀了一手妙招。

 :这下确定会有清秀台啦!

 「真白白你看!大家都很期待我在不喝酒的时候开台喔!」

 「是啊。」

 「尽管说了一堆有的没的,结果大家还是很喜欢我耶!真是的,平常也不用表现得这么害羞嘛──!」

 「对对对就是说呢。好啦,该看下一则蜂蜜蛋糕了吧。」

 「好──!」

 @我好担心最近变成酒鬼的小淡雪喔。没事吗?要不要喝强零?@

 「我喝!」

 「不可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哏接得有够顺笑死。

 :真白白的应对能力强得可怕耶笑。

 :难道会变成第二代诗音妈妈?

 :若要承接诗音妈妈的衣钵,就等于要驯养那些名为直播主的猛兽啊。

 :是马戏团吗?

 :诗音妈妈的胃痛要以音速发作了(注:典出「Final Fantasy XI」玩家布隆特(ブロント)的发言「我的寿命要因压力太大而音速消灭了(俺の寿命がストレスでマッハ)」)。

 @第一次喝强零的感想是?@

 「该怎么说,觉得又苦又恶心呢。」

 「哦,真意外。」

 「不过……奇怪的是,隔天和它打照面时……我居然没办法将目光从它身上挪开呢。」

 「你应该是在说强零对吧?」

 @平常只喝小强零而已吗?应该不会对其他强○系列外遇吧?@

 「老实说,我其实几度动过喝其他口味的念头呢。」

 「嗯。」

 「但该怎么说……每当我想购入之际,脑海就会浮现那个人的脸庞,害我买不下手呢。」

 「原来如此,脑袋里装了强零啊(注:出自短篇动画「チャージマン研」第35话的对白「原来如此,脑袋里装了炸弹啊!」)!」

 :请原谅我,强零博士(注:同样出自短篇动画「チャージマン研」第35话的对白「请原谅我,博尔加博士!」)!

 :是真的很喜欢强零呢

 :这份感觉,就是所谓的爱!

 :爱?(困惑)

 @发现没关台时,当下有什么感想?w

 我喜欢之前的小淡雪,也喜欢现在的小淡雪。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就以世界顶尖的V为目标勇往直前吧!@

 「喔,也有人留下暖心的话语呢。」

 「喔……」

 「嗯?怎么一副有些怯场的样子?你不开心吗?」

 「不,我就是因为超级开心,才会贴出这则讯息的。但最近都没收到这类坦率的打气,所以不晓得该怎么反应比较好……」

 「你是搞笑艺人吗?该不会连该怎么回答都没想过吧?」

 「太开心了所以立即采用,然后思考就到此中断了!」

 「你是狗吗?」

 :小咻瓦居然害羞了?

 :跟看到终结者假装做出理解人类感情的反应时被吓到的模样一样,笑死。

 :为什么思考模式会变得像搞笑艺人一样啦笑。

 「呃,因为在忘记关台后寄到蜂蜜蛋糕上的讯息,超过九成都和强零有关啊?」

 :啊,抱歉(笑)。

 :原来凶手就是你!哎其实我也是。

 :感觉会来加油打气的机率就和单抽五星从者的机率差不多www

 :强零对小淡来说就像是卜派的菠菜,或是瓦利欧的大蒜啦!(强辩)

 「喏,你还没好好回答人家的问题呢。发现关台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啊对喔!嗯──如果要比喻,就像是考高中学测当天睡过头的感觉吧!」

 「原来如此,真是浅显易懂的地狱。咱绝对不想体验。」

 :呜喔喔喔喔住口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旧伤啊啊啊啊啊!

 :聊天室有人经历过笑死。

 @会用什么来混强零呢?红○吗?还是魔○?@

 「我会用不同口味的强零来混。」

 「好喔。」

 @有钱的话会买什么酒?@

 「我会买强零。」

 「好喔。」

 @有没有那种「有这个的话再多强零也喝得下」的强零推荐配菜?@

 「我用强零配强零。」

 「好的,全部的回答都是强零。真是非常谢谢大家。」

 :咦咦咦……(困惑)

 :看来是强零搭强零配强零的感觉啊。

 :为了这一刻的强零和强零,还有这一刻的强零……

 :节奏感好爽喔喔喔喔!

 :明明都这么推崇强零了,但喝酒的方式实在太狂野,看起来根本谈不成业配笑死。

 :再怎么说也不能在官方宣传上说什么「嗯嗯嗯好爽喔喔喔喔!」啊。

 :如果用小咻瓦的名义登场,就能演出竖著拇指沉入强零的广告场景了吧(注:出自电影「魔鬼终结者2:审判日」的名场景)。

 :应该会露出满面笑容沉下去吧。

 :沉下去之后八成会喝乾强零活下来。

 「唉,说认真的,还在当尼特的我根本穷得要命。不仅买不起能量饮料或是下酒菜一类的好料,也因为我已经成了强零的女人,就算变得再有钱也摆脱不了它呀。」

 「这边是看到有个人明明急需收益化却开著内容随时都会被官方删除的台,吓到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真白白。」

 「愈讲愈伤心了还是来看下一则蜂蜜蛋糕的啦──!」

 @我要和那个人结婚……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结婚呢?对方是个超级好孩子呀!

 在我遇上伤心事时,对方只要待在我身旁,就能让我忘却烦忧,还能让我开心无比!

 我已经变得没有那个人就不行了!如果说什么都不准,那我就算和对方私奔也无所谓!

 说了这些话的她带给我看的对象……是强零啊……@

 @强零:「我也喜欢你。不过很抱歉,因为喜欢我的人太多了,我没办法只和你一个人结婚!所以说,就把我当个逢场作戏的对象,随你怎么对待我吧。我今后也会继续爱著你们的。」@

 「这两则蜂蜜蛋糕的内容都让我联想到了哀伤的故事,害我泪流满面……」

 「嗯──咱不懂。」

 :居然还选了短篇小说来读笑死。

 :为什么强零会开口说话呢?

 :叽呀啊啊啊啊啊说话啦啊啊啊啊啊!

 「好啦,夜也深了,咱们是不是该结束了?」

 「哦,瞭解!那么画龙点睛的最后一则蜂蜜蛋糕!就是这个啦──!」

 @强零!强零!强零!强零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强零强零强零喔喔喔哇啊啊啊!

 啊我闻我闻!我嗅我嗅!嘶呼嘶呼!嘶呼嘶呼!有好香的味道呢……闻闻……

 嗯哈!好想抓著强零美眉的银色罐子拚命闻喔!我闻我闻!啊啊啊!

 我错了!我是想揉捏一番啊!我揉我揉!我捏我捏!罐罐揉揉捏捏!我咬我咬我摸我摸……啾啾啾!

 第一罐强零美眉好好喝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啊嗯嗯!

 第二罐强零美眉也好好喝喔!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强零美眉!好可爱!啊、啊啊啊!

 500毫升罐装酒也上市了,好开心喔……不要啊啊啊啊!嗯喵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喝不完500毫升罐装酒?啊……仔细想想刚喝完的第一罐和第二罐的话……

 我、没、办、法、喝、完、强、零、美、眉?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这样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嗯!日本啊啊啊啊啊!

 这个!混帐东西!我不想活了!我才不想活在这种现……实……咦?她……在看?冰箱里的强零美眉在看我?

 冰箱里的强零美眉在看我喔!强零美眉在看我喔!冰箱里的强零美眉在看我喔!

 第二罐强零美眉在和我说话了!太好了……看来这个世界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嘛!

 呀齁喔喔喔喔!我有强零美眉陪伴!太棒了!Sup○r Dry!我一个人也没问题的!

 啊,500毫升罐装版的强零美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嗯啊啊、啊啊嗯啊绿○!PREMIUM MA○T'S!过○生啤啊啊啊啊啊!Clear ○sahi咿咿咿咿咿咿!

 呜呜、呜呜呜呜!把我的心意传达给强零吧!传递到日本的强零去!@

 最后的最后,前所未有的爆笑热潮席卷聊天室,我也就此关台下播。

 啊~好开心喔!是说下次开台好像不能喝酒?算了,反正只是一天不喝,对我来说小事一桩啦!

 「啊,小咻瓦。在结束通话之前咱有个东西想给你看,现在有空吗?」

 「嗯?什么什么?」

 关台之后,真白白将一张图片传了过来。

 「这、这是──?」

 「怎么样?咱画得还挺好的吧?」

 上头描绘的是我的化身──心音淡雪的全新全身图草稿。

 平时的化身都穿著贵气典雅的礼服,但真白白所画的心音淡雪身上穿的是写了大大的「我♡强零」,还带了点强零特色的松垮垮T恤与一条短裤,醉醺醺的脸上泛著红晕。

 (插图006)

 「这是在你那次忘了关台的当下马上画的!咱想应该很快就能动起来喽。」

 「好、好强!」

 精致度高得吓人,恐怕和我现在的模样如出一辙吧。

 更重要的是……

 「好色!这看起来超色的啊!短裤!大腿!腿腿也好光滑啊啊啊啊!」

 「对吧对吧!果然平时包紧紧的人一旦变得邋遢不堪,看起来就会变得超级煽情!咱的绘画之魂一直叫咱下笔呢!」

 「「呜欸嘿嘿嘿嘿嘿嘿!」」

 果然真白白也是Live-ON的一员呢!

闲话 忘记关台时的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