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若你支持我的话

第一卷  第四章 若你支持我的话 从第二天开始龙也就不跟我说话了。

 或者说是龙也变成一个人了。和我们也不联络,自我孤立起来。

 早上和我对上视线的时候,他就这么移开了视线。连招呼都没有打。我举起的手都失去了目标悬在半空中。龙也的反应跟上次一样。

 诗和星宫跟他说话的时候虽然他会回应,但不会持续说下去。我苦恼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相信怜太说的时间会解决一切的建议。

 「怎么了呢……」

 理所当然的,我们之间的气氛很沉闷。女性阵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们一副感到不可思议而又担心的样子。

 但是,怜太什么都不打算说。

 所以我也不能说什么。

 既然是和龙也喜欢的人有关,我就什么也说不出口。

 「……啊。下节课,开始了哦」

 明明不过是少了一个人,气氛却如此的灰暗。

 我意识到这个团队的气氛制造者不仅仅是诗,龙也也担任了一部分。

 气氛很沉重。我完全不觉得快乐。

 就算大家正常的讲话,还是感觉有些生硬。

 ——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这样子是我所期望的青春。

 *

 龙也一个人吃午饭,放学之后就立刻消失在社团活动中。

 总觉得我们也变得四分五裂的。星宫和七濑两个人结伴而行,班级中有朋友的诗和很多人聊天。我和怜太两个人观察着龙也。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周末。

 无聊的每一天。

 曾经虹色的世界,感觉正在褪去颜色。

 渐渐回到我所熟识的景色。灰色的青春在呼唤着我。

 「——好厉害啊,夏」

 诗看到张贴在走廊上的期中考试高分排名,朝我笑道。感觉都过去好久了。诗的声音没有活力,给人一种在勉强的感觉。

 「……嗯,谢谢」

 我是年级第一。和第二名拉开了压倒性的差距。

 然后七濑是第三名,怜太是第十一名,星宫在第四十九名,勉勉强强算在了排名中。仔细一看,美织也保持在第八名的位置。诗和龙也的名字当然不在上面。

 「诗的成绩怎么样呢?」

 「诶嘿嘿,我呢,托了夏的福在一百一十名!」

 诗挺起胸膛。一想到全年级有二百四十人,中等偏上呢。考虑到她最初的惨状我觉得这是十分了不起的成果。至少比上次的我头脑要好。

 「我说,是那个人吧……」

 「诶,脸也长得好有型啊……」

 「头脑也很好呢……」

 是因为成绩的缘故吧。我站在走廊上的时候,时不时能感受到视线。

 如果不是我自我多情的话,那些是寄宿着羡慕和好意的视线。尤其是女孩子很多。

 虽然对于重置的我来说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考试是理所当然的,但我至今为止都不知道对于不知道我的情况的周围人来说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是完美超人吗。

 不管怎么想,我都觉得那个称呼与我不符。

 如果我真的完美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失败了吧。就不会有不应该变成这样的后悔了吧。就不会抱有着想要重置青春的愿望了吧。

 「……那个,夏。周六大家一起去玩吧。我下午有空」

 诗拉着我的袖子。我被那句话所吸引。

 我到底是已经明白了。

 诗她应该是对我抱有好感。

 龙也嫉妒我的最大原因就是那个。

 所以我才无可奈何。

 尽管如此但这毕竟是感情的问题,龙也肯定也是无可奈何吧。

 所以他才从我们身边离开了。

 那么,那就是龙也的问题了。我没有必要在意。

 休息日和大家一起玩转换心情,下周上学再慢慢改善尴尬的气氛,要是能再和大家一起开心地玩耍就好了。即便龙也不在。

 人是会习惯环境变化的生物。

 作为那个第一步,诗向我提议了。

 「……抱歉,诗。这周我想一个人待着」

 我知道应该这样做,但我还是摇了摇头。

 我不认可那样的未来。

 确实,不管我再怎么失败,我或许都比上次要抓住了更好的青春。

 尽管如此,这个失败是致命的。

 是我无法接受的计划失败。

 因为,我是为了和龙也成为朋友,才回到这里的。

 *

 我一个人回家。

 虽然今天也是星宫一个人回去的日子,但我没有跟她搭话。

 我和谁都不想说话。

 电车咔哒咔哒地摇晃了好长一段时间,在离家最近的车站下来的时候雨下下来了。

 淅淅沥沥的雨,渐渐变成了哗啦哗啦的暴雨。我想起今天的天气预报中没有说要下雨。所以我没有带伞。没辙的我只好在暴雨中走出。没过多久全身就湿透了。

 从最近的车站到家需要走五分钟。

 我穿着变得湿漉漉的衣服,步履蹒跚地继续走着。

 真是适合现在的我的姿态。

 「……青春重置吗」

 真是个笑话。活用上次的失败保持慎重,这次竟然因为太过完美而失败了。灰色少年果然就只能待在灰色的世界中啊。

 我停下脚步。仰望着昏暗的天空。雨水拍打着我的身体。

 「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没有答案。

 即便我现在开始做些什么,都感觉是死路一条。

 「反正,都会变成这样的话……」

 我嘟囔道,要是不重置就好了呢。

 亦或者就算重置了,还应该走在至今为止的灰暗道路上就好了。

 因为这是和我相符的立场。

 「——怎么了?年级第一的秀才同学?」

 声音从我背后传来。突然雨停了下来。不对,雨没有停。但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雨水没有拍打在我的身上了。往上一看,是伞撑开了。

 「要是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凭我们青梅竹马的交情我可以听你说说哦」

 我回过头,是美织站在那里。不管是多大的暴雨,竟然靠的这么近我都没有发现,我自嘲到我这是有多么不在意周围呢。

 美织来到跟我近在咫尺的距离,不知不觉间我们俩同撑一把伞。

 「……放手啊。我全身都湿透了,现在就算撑伞也没什么用吧」

 「啊哈哈,那倒也是呢—。那不撑了哦。就算你再沮丧还是会说些迷之大道理,真有趣」

 美织干脆地离开了我。雨再次拍打我的身体。

 「啊,但是包我还是帮你拿吧?要是再湿下去的话,教科书和笔记本就会变得一团糟了吧。因为我很温柔呢—」

 美织一边这么问着一边擅自地从我手中夺过书包。

 我都没来得及否定,我想那已经不是在问我了吧。

 「——所以,发生了什么事?」

 美织一边转着伞,一边用笑脸向我问道。

 我对于这种毫不客气地踏入我内心的行为,感到有些烦躁。

 「和你没有关系吧」

 「当然有哦。因为我是你虹色青春计划的合作者吧?」

 这么说来是有过那样的对话呢。

 作为帮助美织接触怜太的代价,她说会帮助我的计划的。

 确实那一天,美织警告过我的。

 『——在我眼中,你的计划似乎出现问题了哦?』

 在那之后不久电车就到了,美织的父母来接她了。不过,如果想知道那个原因的话只要打个电话或者发了LINE就好了。

 我乐观看待,无视了那句话。应该说,我到现在都忘了那句话。

 我是觉得不应该有什么问题的。

 「……那么,我们的合作关系结束了」

 虽然对没能活用她的警告感到抱歉,但是计划已经失败了。

 *

 回到家我先将制服脱下,冲了个澡。

 用浴巾擦干身体,换好居家服回到自己的房间。

 「哦,回来啦—」

 美织躺在我的床上,向我挥着手。

 「……你啊,我不是说了叫你回去的吗?」

 「好啦好啦,别这么说啊。话说回来,这个房间没变呢—」

 美织继续躺着环视房间。真亏她能在别人的家里无宽松到如此地步呢。而且还是在异性的房间里,真希望你不要露出那种无防备的姿态。

 「……没变?你来过我的房间吗?」

 「幼儿园的时候来过吧。啊,难道说你不记得了?好过分啊你—」

 「是那么久远的事情吗。我可不记得幼儿园的事情」

 真的不记得了。毕竟从精神上来说我还是大四学生吧?话虽如此,高中生时候的我也基本记不得幼儿园的事情了。

 「话说,不管怎么想都跟幼儿园的时候不一样了吧」

 「嗯书明显是增加了哦—。而且还都是宅男风格的书」

 因为初一的时候迷上了轻小说我买了很多书。美织看到床边摆着封面有些H的套书。偷笑了起来。

 「哇—,男孩子呢」

 「……你好烦呢。话说你别随便看啊」

 我爬上床从美织手中拿过轻小说后,自然变成了压在她身上的姿势。美织拍着脚开心地笑道「呀—要被袭击了—」。

 「我说你啊,我真的要袭击你了哦?」

 「明明没有那种胆量。不用勉强自己哦,童贞君」

 美织用食指戳了戳我的鼻尖,从床上坐了起来。

 虽然我确实是童贞,但你有什么意见吗?话说美织她也是处女吧……在我这样想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诶,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说,不是吗?最近的高中生有这么大胆吗?虽然在意,但我又不想知道还是别问了。

 美织走到房间的入口后,用手机相机拍照。

 「嗯—,书架倒是多了一个,大概配置是一样的吧?」

 「嗯,确实……话说你为什么拍照啊?别上传到社区哦」

 刚说着这周想要一个人待着拒绝了诗的邀请之后,要是和美织在一起的事情暴露那就太尴尬了。同一个社团的诗和美织社区上不可能没有联络的。

 「不会上传的,要是让怜太君误会了那就不妙了、这单纯是,久违的纪念呢」

 「……那是什么?」

 因为疑问,我才注意到。

 对啊,美织应该和诗是同一个女子篮球部的。

 既然诗正常去参加社团活动了, 那么女篮就不应该是休息。

 为什么她在回家的路上会和我遭遇呢?

 「话说你的社团活动怎么样了?」

 「嗯—,翘掉了哦」

 「哈啊?」

 「我可不是诗那样认真的社员呢—」

 「为什么翘掉啊?」

 「因为累了啊,虽然很开心但是麻烦,偶尔偷偷懒也没关系吧?」

 「到这之前为止还是社团活动停止期间吧?」

 「那个另当别论哦。因为必须得学习。明明都熬夜刻苦学习了却才考了第八名,果然这所学校的水平很高呢—、所以,看到你考了年级第一的时候我可是相当惊讶呢。为什么提高的这么夸张」

 「……因为,我努力了哦。就是那样哦」

 「是为了高中出道,或者说是虹色青春计划?」

 我点头之后,美织说着「原来如此呢—」再次坐在了床上。

 「——总之,刚才说的占原因的两成呢」

 我还在想她说的是什么呢,又回到了翘掉社团的原因上吗。和美织说话的时候,该说话题有些跳跃吧,经常来来回回的。太过我行我素了吧。

 「那,剩下的八成是?」

 「因为诗的样子明显很奇怪呢。我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而去问她,却不得要领。诗好像也知道的不是太详细,所以实际上我是在找你」

 美织用手指摆出枪的形状对着我后,小声道「啪啪」。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这么纠缠不休呢」

 因为朋友情绪低落,会想要做些什么是很正常的事情。

 既然那个原因在我身上,我觉得也应该将事情告诉这家伙。

 「说我纠缠不休真是失礼呢。我是你的合作者这件事也是真的吧?」

 「……所以说,计划已经失败了」

 「我知道你是这么想的。所以,先说出来」

 美织温柔地催促道。

 所以,我打算说出来。

 但是嘴巴张不开。在我沉默的时候,美织抚摸着我的头。

 「……住手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但是过去我就是这样安慰哭泣的你的吧?」

 脑中浮现出昔日的光景。

 确实,可能是有过那样的过去。

 「……但是,那是过去的事情。现在我可不打算跟你保持那么好的关系」

 从幼儿园到小学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很好。

 初中之所以会变得疏远,其实是我主动保持距离的。我擅自地对待人和善,友朋众多,总是处在大家中心的美织抱有着嫉妒。

 美织看到我那样子,放弃了和我的交流。我就这样变成孤狼了。

 「真是个小男孩呢—。还在意着初中时候的事情吗?」

 被她蔑视地瞪了一眼,我移开视线。说不在意那是骗人的。

 「——抱歉呢。我没能帮你」

 但是,我也没想到她会那么真挚地向我道歉。

 「什么啊,那个只是我擅自离开的。你不用道歉的!」

 所以我,才想要改变那样的自己。

 我不仅仅是嫉妒美织,还想要和美织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这是我在一周目的高中生活中想要抓住虹色青春的契机。

 「是呢。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倒不如说我没有错吧?你真的是饶了我吧。别看我这样当时也是很受伤的呢?突然被过去要好的青梅竹马讨厌了。而且我完全没想到只是因为他在嫉妒我吧?」

 我哑口无言,保持沉默。

 我想着那你一开始就不要道歉啊,但是美织说的话是正确的。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只是在嫉妒你」

 「从你全力想要高中出道的时候哦。倒不如说我还想着他不是讨厌阳角的氛围吗明明还感到在意呢。话说,果然是这样啊」

 「果然?你是在诈我吗?」

 我悔恨地瞪了美织之后,盘腿坐在床上的那家伙开心地笑着。

 回想起来我们的关系,感觉跟现在的我和龙也很相似。

 ……龙也是抱有着跟那个时候的我相同的感情吗?

 「既然你露出了那种表情,肯定是你又搞砸了什么吧?」

 被她说中了。所以我无言以对。

 「所以,我明白你不想说出来。或许是很丢人的失败。但是,我跟你从过去就认识。我知道高中出道前的你。不管是你并不帅气的事情,还是你丢人的事情,亦或者是你不擅长和人说话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本来我就明白你的计划是不可能全部一帆风顺的」

 美织用自己的手机,向我展示着过去的我的那张寒碜的照片说道。

 「所以,在我面前你可以不用逞强。也可以不用隐藏真正的你哦」

 不知为何汗水从眼睛中流出。我不愿意承认那是眼泪。

 所以,一定是下暴雨的原因。

 *

 雨声。

 滴滴答答地传递着纷乱的感情。

 在讲完一切之后,有了片刻的沉默。

 就算是对美织来说,这也是个难题吧。所以她大概是在烦恼着。

 「……这样啊。原来有那种事呢」

 美织嘟囔道。

 然后她唐突地站起身后,

 「不过,你是真的蠢吗!!」

 她狠狠地将枕头扔了过来。我的眼前一片雪白。鼻尖受到了冲击。

 「老实听你讲,你蠢也要有个限度吧……」

 「什,确实可能是我的错,但我为什么要被你——」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根本没有纠结的理由啊!」

 被她用手指指着,我的思考停住了。

 「……哈?」

 「才不是哈吧。正常来说都是叫龙也的那个人的错吧。不管你做什么行为想跟哪个女孩子搞好关系,这都是你的自由吧」

 「就,就算是这样,但最终原因还是在我身上……」

 「哈啊—,没想到你会因为这种事而变得脸色这么阴沉……」

 美织叹了口气后,用强调的口吻跟我说道。

 「听好了!你没有错,你只要堂堂正正的就好了哦!至少你没必要消沉的,也没必要去道歉!倒不如说你绝对不能那样做哦!」

 前半句话,怜太也跟我说了。

 或许确实如此。

 但是,龙也离开我们的事实不会改变。

 因为这不是我所追求的虹色青春,所以我想要做些什么。

 「夏希你太温柔了呢……虽然只有这点还是老样子。但是,就算你打算去道歉,也只会让龙也君变得更凄惨的哦」

 在我正想问为什么的时候我意识到。

 如果我站在相同立场的话,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道歉。

 错的是我,明明你没有任何过错。我会被让他道歉的后悔所苛责的。

 「……那,我该怎么做才好呢?我,到头来」

 即使再次确认了状况,但是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解决。

 我什么都做不了。本身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时,我回想起美织那一天的警告。

 「……话说,你好像跟我说过什么。好像是,我的计划有问题」

 「啊—,那个是,我并不是觉得会发生这种事情才跟你说的哦」

 美织这么说了之后,捂着嘴角陷入思考。

 「……但是,我也没有完全猜错哦。在我看来你只是太过小心谨慎了。那样子,你自身真的能满足吗」

 我因为美织的话语皱起了眉头。

 确实我总是很小心。小心谨慎地行动着。

 因为若是他们看到本来的我的话,我肯定就会像上次一样被大家厌恶了。

 「你确实是很努力哦。知道过去的你的我非常清楚。但是除我以外没有人能看穿你。所以你大概是太没有破绽了哦」

 我的自我认识暂且不谈,我最近也知道了周围是这样看我的。

 「与其说是你不够可爱,倒不如说是你太过完美给人留下难以接近的印象吧。那样子明明和真正的你相差甚远。但是,肯定龙也君也是这么想的吧」

 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做才好呢。

 「……继续改变自己很难呢。光是这样我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美织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么回答的我的脸。

 「……解决方法,我或许想到了一个哦。说是方法也太过直接了吧」

 「真的吗?」

 我还什么头绪都没有。

 「……拜托你了,美织。帮帮我」

 但是,如果是最了解我的美织的话,值得倚靠。

 「——那,就将真正的你,展现给大家看吧」

 我咀嚼着她温柔说出的那句话的意思后,僵住了。

 那不可能。

 因为,真正的我是孤狼的我。

 不善言谈,总是怯懦,连和别人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会嫉妒美织保持距离,是有着明明讨厌一个人却又无可奈何的性格的男人。过着灰色青春的少年。

 谁都不会喜欢那样真正的我。

 所以我,现在才要这样改变自己的。

 「听好了?——我,喜欢你哦」

 唐突的告白。

 在我想着是不是她在捉弄我的时候,被美织那真挚的眼神所摄住。

 「不管是努力的你,还是真正的你我都喜欢」

 徐徐地,如同说教般的口吻。所以那句话,铭刻在我的心里。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热了起来。

 不知是否因为如此,美织的脸也渐渐红了起来,她移开了视线。

 「……但是,你不要误会了哦。这只是作为朋友,作为青梅竹马的孽缘哦?所以你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不用隐瞒的哦!」

 「……真的,可以吗?」

 「因为,夏希和那些人是朋友吧?」

 被问到后,我点了点头。

 至少对我来说是朋友,我是这么想的。

 「不能信任你的人,连真心话都不能吐露的人,真的可以称之为朋友吗?」

 我的思考停止了。我不知道那个答案。

 但是现在,只有我处于那个状态的事情是能确认的。

 「保持着那样的关系,就能够得到你想要的虹色青春吗?」

 确实如她所说。

 但是,感觉是想要改变过去的自己被否定了一样。

 「……那,就是说我想要改变自己的努力是无意义的吗?」

 我想到要是她点头的话,那我该怎么办啊。

 至今为止的努力被否定了,我该怎么活呢。

 面对着那样烦恼的我,美织干脆地,

 「我可没说那种话吧。你现在不是已经交到好朋友了吗」

 但是,美织继续道。

 「改变自己和,隐藏自己是不同的。当然我并不是说隐藏自己是一件坏事,但是继续这样隐藏自己的话,我想大家是会感到有隔阂的哦」

 美织说道,那个也是龙也君疏远你的原因之一吧。

 我的鼻尖被手指指着。

 「当然,你真正不行的地方我会指出来的。所以,你就坦率点吧」

 美织一脸得意地说道。

 「这是作为你的合作者的我给你尽的最大努力的建议哦?」

 我咀嚼着那句话的意思。

 那句话正不正确我不知道。

 但是,这是最了解我的青梅竹马说的话。

 若你在我身旁支持我的话,或许我就能够获得虹色青春了。

 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决定相信她。

 我承认美织是我虹色青春计划的合作者。

 ——所以,我要变得坦诚相待。

 无论那有多么可怕,无论我有多么恐惧,但为了成为真正的朋友。

 *

 下周一。

 到校的我进入教室,就这么站在龙也面前。

 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是龙也也不得不做出反应了。他抬头看着我,问道。

 「……怎么了?夏希」

 「可以过来一下吗?」

 我用大拇指指向教室外。

 龙也什么都没有说。所以我当作他同意了。自顾自地走到教室外,龙也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跟我出来了。

 同学们的视线集中过来。我们是这个班级上最显眼的团队。在那其中也是格外显眼的龙也突然将自己孤立起来,这成为了同学们的话题。然后现在因为我们终于开始交谈,会受到关注是理所当然的。星宫她们也在那些视线里。

 无论好坏我们都太显眼了。

 因为在教室和走廊上无法冷静地交谈,我决定爬上屋顶。

 这个学校的屋顶名义上是禁止进入的,但因为门锁坏了实际是可以自由进入的,也有很多学生午休使用屋顶吃午饭。

 话虽如此,若是早上的这个时间应该没有人吧。

 我爬上楼梯后,龙也老实地跟了上来。

 打开坏掉的屋顶的门。就这么走到栅栏附近后,我转过身来。

 和龙也的视线交错。他一副尴尬的表情。

 「……有什么事啊」

 「不是有什么事吧。我们是朋友吧?」

 龙也移开了视线。

 「……我说过了吧。不用管我哦」

 「那要到什么时候?已经一周了吧?」

 「或许,你们的团队里没有像我这样的人比较好。所以你不用放在心上」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至少我是从来没有那么想过」

 「是吧。你就是这样。但是我最近一直在这么想哦。因为我发现我是个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没出息的家伙」

 龙也那本应堂堂正正的站姿,现在却显得非常可怜。

 「你知道的吧。我啊——在嫉妒着你哦。已经超过了羡慕的范畴。我不想对朋友抱有着那样的感情,所以我应该和你保持距离」

 「……因为我和诗关系好吗?」

 我犹豫着该不该问这个问题。但是,这里不说那该怎么办?

 「……果然你不知道吗?」

 「我是不知道。是怜太跟我说的」

 「是吗。嗯,是啊。我是单相思哦。从初中开始就一直这样呢」

 龙也稍稍红着脸走到我的身旁。

 他用手肘拄着栅栏,眺望着景色。

 「……自己都惊讶自己有这么强的嫉妒心。明明是这样,我却想不到一个能从你身边夺回诗的感情的方法。我完全无法战胜你。就连自己最擅长的篮球也是……竭尽全力,却简简单单地输了」

 事情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即使我这么说龙也也不会接受的吧。

 而且最后,从现状来说恐怕不管打几次都是我赢。

 我们有着这样的差距。

 「——我说,龙也」

 「不要道歉」

 龙也先发制人说道。

 「错的是我。你没有任何责任。所以,你不要道歉哦」

 龙也只说了那么一句话就像是感到满足似的,他打算回去。

 「……可以了吧。回教室吧」

 「喂龙也」

 「还有什么事吗?」

 我朝着一脸讶异回头的龙也说道。

 「道歉?别开玩笑了,笨蛋。我可是来找你抱怨的」

 「…………哈?」

 因为决定要变得坦率,所以我叩问本心。

 不过,冷静一想的话我来道歉也太莫名其妙了吧。因为我本身太过完美就嫉妒我,莫名其妙……虽然我也有过莫名其妙的嫉妒。

 总之,我也明白美织奚落我为笨蛋的理由了。

 我和你两个人都是笨蛋呢。

 「再说了,比起说你没出息,你单纯就是个笨蛋吧」

 「……突然说什么呢。当然在你看来——」

 「——你真是有眼无珠呢。正常来想,就不可能有什么完美超人的吧」

 我用手指着他,说道。

 「但是,实际上……」

 「啊—,但是实际上,我知道你是想说从你看来我是完美的。那么你再给我思考一下吧。我这边可是刚开学就小心翼翼的哦。不管什么事情都小心谨慎地一边做一边在紧张。那样当然也会有看起来是完美的地方吧」

 「一边做一边紧张……?别开玩笑了」

 「才不是在开玩笑呢这个。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我有在努力哦。我没有被你嫉妒的理由。——别从我这逃开啊,龙也。好好面对我」

 「我完全没法相信你说的事情啊。在我看来你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不管做什么都很轻松,还一副这种事情很简单的样子」

 「那是我的台词吧,力量系阳角。轻易地和各种各样的人搞好关系,无忧无虑地度过青春。我可是在一点一点地磨损精神的」

 「……哈?」

 说着说着我就生气了。

 为什么我不得不被这种阳角的理想型一样的人嫉妒啊。

 嫉妒这东西,应该是我对你吧!

 「仔细给我听好了,龙也。我要摧毁你对我抱有的幻想」

 我一脸得意地指向龙也。

 一想到马上要说的事情我的脸就热了起来。

 但是,我决定要说出真心话了。

 为此就算再丢脸也无所谓。

 「我的名字叫灰原夏希!是高中出道的原阴角宅男!以后请多指教!」

 厉声说出了超丢人的宣言。

 龙也一脸呆然地嘟囔着「……哈?」。当然会是这样的。

 「这不是谎言哦。要问为什么,这就是初中时候的我!」

 我向龙也展示着手机画面。

 那里显示着我恶心肥猪戴眼镜时代的照片。

 我正是典型的臭阴角。实在是太过恶心,总觉得我都要哭了。

 「啊哈哈,你有什么意见吗!?」

 虽然有自觉自己的情绪会变得有些异常,但这是自己主动暴露入学以来一直隐藏的秘密,所以我希望他能原谅。这也可以说是本来的我。

 「不是,我没什么意见哦……这是,你?」

 「你觉得我在说谎吗?但是仔细看看五官是一样的吧」

 「……真的假的啊。诶,这是真的吗?」

 龙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机的照片,擅自地开始翻动。我保存在手机里的二次元美少女大图鉴被整个公开。

 「混蛋,你干嘛!别擅自看我老婆啊!」

 「……虽然没法相信,但是看到这个总觉得能够相信了呢」

 「不要有宅男等同于阴角的这种偏见啊。最近也没有那种事情了吧」

 「……话说,你没说过自己是宅男吧?」

 「所以我不是说过了吗。我都是小心翼翼的……总之我就是在逞强啊」

 我移开视线说道。

 再次说明自己是在逞强好丢人。这份苦行是为什么啊。一想到这些全部都是为了这家伙做的我就火大了。真的别给我开玩笑了。

 龙也这时第一次坏心眼地笑了。

 「……自己应该是最想隐瞒住这件事的吧?」

 「你好烦啊!不要暴露阴角宅男的深层心理啊!」

 确实会变成这样的吧。初中时代,我因为是一个人所以理所当然的迷上了轻小说和动画。因为这个团队里看上去没有趣味相投的人在,所以我以沉默来当自己的借口,但我真正是想隐瞒自己是阴角。

 虽然我知道现在有很多阳角会公开宣布自己是宅男。

 「嘿,这就是你的兴趣,那么这就是你吗。嘿」

 龙也擅自地查看我的手机照片。就算我叫他停手他也不听。

 「这个恶心肥宅变成你这样的帅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要你管。我本身就长得不赖哦。那是有青梅竹马做担保的。我单纯只是因为太胖了对打扮没有兴趣才会那样的。所以我春假时候努力了一下」

 「……为了高中出道吗?」

 「是哦。我所憧憬的,是你这样的人」

 「你,憧憬我?」

 龙也呆然瞠目。他那轻浮的样子真的让人火大。

 「所以那句话是我的台词啊」

 我凑近他瞪着他。

 「那份嫉妒是我的东西。还我。再说我憧憬的你竟然嫉妒我,就算是晴天霹雳也要有分寸吧。我的阳角行为都是在模仿你和怜太啊」

 「那个,你偶尔使用难懂语言的时候确实有股阴角臭味呢」

 「不要因为知道了别人高中出道就一五一十地吹毛求疵啊!?」

 在我叫嚷之后,龙也故意地叹了口气。

 「你真是个麻烦的家伙呢」

 「麻烦的是你吧!唯有这点我不想被你说啊!因为这种没出息的原因让我花功夫在你身上!赶紧给我回来!——大家,都在等着你」

 我和他视线相对说道。龙也的表情明显带着犹豫。

 所以我再次说道。

 同时觉得他真的是个麻烦的家伙呢。

 「不要逃哦,龙也。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诗的话,那就来夺给我看看。对我这样的纸老虎畏惧不前你不嫌丢人吗?倒不如说应该是我害怕你吧!?」

 说什么呢。我自己都说的糊涂了。顺势说的太多了。

 但是我继续说道。因为我确实是在说真心话。

 「就算你像现在这样逃走,诗也不会回头的吧。那样你是赢不了我的?」

 「……还真敢蔑视我呢,明明是高中出道」

 「你是这么想的吧?不过,是的呢……就是这样呢。对不起」

 「你情绪这么不安定吗!?」

 「你好烦呢!这边可是突然暴露出真心话而对自己的角色感到困惑哦!」

 「……你真的是在逞强呢」

 「是啊!和你不同我本来的样子是不会被评价的,总之我变得能做到很多事情了哦!我不过就是这种程度的人!离完美还差得远了!所以,被这种人吓得落荒而逃的逊爆行为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我怒斥道。

 「那样子——才不是我所憧憬的你」

 风在屋顶吹过。龙也的短发在我的眼前摇曳。

 「话虽如此……我该怎么解释啊。事到如今也没法回去了吧」

 「那就只能你来解释了吧。『我其实是喜欢诗酱喜欢的不得了。最近嫉妒跟诗酱关系好的夏希君,而且我还没有一点能赢过他,所以只好落荒而逃,我就是个逊到极点的男人』——这样!」

 「有必要说到那个地步吗!?」

 「这单纯是事实吧!?」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说那种事吧!虽然,确实是这样!但是被人这么说总觉得无法接受啊!话说,我不想让诗知道啊!」

 「切,真的是个软蛋呢。所以才单相思了那么多年呢。我对你很失望」

 「不管怎么说你这也太强硬了吧!?」

 「至今为止我都畏惧着你呢。现在,我发现你不是个值得畏惧的人呢」

 我耸了耸肩,迈步打算回到教室。

 「好了,走吧」

 差不多要到早会开始的时间。

 我可不想为了这种人翘掉早会。

 「可恶……真的是一点都无法释然呢……」

 龙也嘟囔着跟上我。

 看样子已经不用担心了。实际该如何解释让我欣赏一下。

 ——在我暗中窃笑着打开屋顶的门的时候,

 「啊,等一下!?」

 「诶,诶诶—!?」

 「阳花里!?,等一下,别拉我——」

 扑通扑通扑通!三名少女猛地扑倒在地。

 嗯嗯?怎么回事?我的思考停止了。

 倒下来的不管怎么看都是诗和星宫和七濑。哎呀,七濑也在吗。

 我再一次看向门的方向,怜太苦笑着。

 「哎呀,我有阻止过了呢。但是她们说无论如此都想听听——」

 我渐渐理解了状况。

 从这个倒法来看,这三个人都是体重压在门上。具体来讲就是耳朵贴在门上,以便更好地听到屋顶上传来的声音。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那么,莫非,你们都听到了?」

 「啊—……」

 三人都一脸很难回答的表情。最尴尬的是诗。

 我看向龙也,他的表情比我还要呆滞。我有听过人在看到比自己还要动摇的人的时候会变得冷静下来的传闻,看样子那似乎是真的。

 「那—……个,听到了,哦。擅自偷听,对不起」

 诗在犹豫了一阵该怎么说后,总之是先道歉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口齿不清的诗。果然是因为是敏感的问题吗。

 诗和龙也四目相对。诗在脸色有些泛红之后,

 「啊—……那个,抱歉?龙。我,只把龙看作是朋友呢」

 诶,总觉得,给龙也最后一击了……。

 就连我都傻眼了。就不能不在现在说吗!?

 我战战赫赫看向龙也的方向,他看起来马上要化成白灰消失了。

 「喂,喂龙也!振作一点!」

 我摇着他肩膀的时候,他的脖子也跟着晃动。一切照旧。

 他嘟囔着「唔呼呼……怎样都无所谓了吧……」。这个角色是什么!?

 我把茫然的龙也交给怜太之后,悄声对诗说道。

 「你在干什么啊诗,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他……!?」

 「啊,那个,对不起!我因为太动摇了,就禁不住说出了真心话……!?」

 「声音太大了!」

 因为诗的声音太大的缘故,龙也受到了补刀。

 「啊啊啊。对不起!那个,对不起?龙。但是,那个,该怎么说呢,我完全没想过这样,只是因为太过出乎我意料了,你的感情我很感谢……」

 「……诗,别再说了。龙也到极限了」

 一脸严肃的怜太捂住诗的嘴巴。

 「话说回来,我还想着发生什么了,真是相当无聊的事呢」

 伴随着七濑叹气说出的话语,龙也的背更弯了。

 「唯,唯乃酱,不可以说这种话哦……」

 「是吗?如果是我的话更讨厌别人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我呢」

 然后七濑抿嘴一笑,看着我。

 「——是吧,高中出道君?」

 嗯……我懂哦。我懂的。

 既然话被人听到了,也就意味着会变成这样呢!

 总,总之在告诉龙也的时候我就做好了被别人知道的觉悟!?

 我无意中看向星宫的时候,她一脸尴尬地露出暧昧的笑容,

 「那—……个,不去触碰比较好吧?」

 「……没事的。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大家的」

 我颓丧地回答道。

 于是七濑开心地笑着走了过来。

 「那么,我想看看刚才你让风浦君看的照片」

 她看向我的手机。我慌忙将手机藏到背后。光是被看到过去的我的样子就已经够难受了。因为龙也是男的我才给他看的,给女生们看就更难受了。

 「我,我也想看看呢—」

 星宫吹着口哨,不自然地说道。

 她的视线不时地看向我的手机。

 「连星宫也!?」

 被喜欢的人看到就更加不行了。

 被两个人追得到处乱窜的时候龙也多少恢复了精神,他靠自己的力量站了起来。

 「呵呵呵……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他的角色迷失了太多。话语很强硬表情却很没出息。

 诗和怜太一脸担心地看着那样的龙也。

 龙也瞪着我。

 「夏希,我不会原谅你的!」

 「说到底还是你的错吧!有必要帮我卷进来吗!?」

 「那是你自作自受吧!」

 「这是我的台词吧!?」

 「——好了好了,到此为止。早会差不多真的要开始了哦」

 怜太插入互相瞪眼的我和怜太之间,拍手说道。

 我看向手表,确实还有一分钟。

 如果不跑回去的话就很有可能迟到了。大家都开始慌了。是没法忍受迟到吧,七濑飒爽地跑了起来。怜太也跟在后面。就在诗也打算学着他们跑的时候,

 「诗」

 龙也叫住了她、我和七濑在最后面看着他们。

 「嗯—,怎么了?」

 「我是不会放弃的」

 龙也一脸认真地宣布后,匆忙跑了过去。

 ……明明是个单相思多年的没出息男人,想做还是能做到的嘛。

 诗满面通红地站到最后。

 星宫「呀—」了一声脸色比诗还要红,我们的视线重合在一起。不知怎么的星宫的眼睛闪闪发光。感觉她对恋爱的事情兴致勃勃的。

 「真好的—。青春的感觉」

 面对着一脸开心的星宫,我也表示同意。我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说道。

 「——嗯,真好呢。真的是青春的感觉」

 而且还被妆点成虹色。

 据说雨后的彩虹看上去很美丽,我想这应该是真的。

终章 和青梅竹马进行下一个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