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经可怕的青梅竹马变得可爱

野游烧烤 前篇

第二卷 曾经可怕的青梅竹马变得可爱  野游烧烤 前篇 「真不可思议呢……我感觉咱们这个四人组合开始慢慢变得没有违和感了。 」

 「这不是好事情吗?」

 晓人边在旁边站着,边笑着说道。

 我们现在正在河边游玩,成员有隼人、真、爱沙、秋津、东野和加纳。

 「哎呀,毕竟在这次暑假之前,我一直觉得,对我而言,你们在一个遥不可及的世界啊。 」

 「这只是你的自作主张吧。总是想着自己跟那群家伙…尤其是和高西同学──」

 「喂──,男生们别闲着了!快去干活 !」

 像是阻止晓人继续说下去似地,秋津大声喊了过来。

 「别把我和他们扯在一起!我可是在好好地吹沙滩球啊!」

 「啊,你竟然把我卖了!」

 「还不是因为你光在那傻站着!」

 「行了,赶紧给我干活—!」

 至于为什么会发生今天的事情……

 ◆

 「呐,康贵。」

 「嗯?」

 返校日过后,我像往常那样来到高西家当爱美的家庭教师。由于一些原因,今天的晚饭变成了我顺便在高西家里吃。

 爱沙突然特地跑到爱美的房间叫我出来,然后这么说道。

 「这一天,你闲着吗?」

 爱沙指着挂历上的一个日期,然后这么问道。

 我开始认真回忆那一天的事项安排,在我搜寻记忆的每个角落之后,并没有想起什么特别的安排。

 「大概是闲着的吧」

 「是吗。那么,那天说是要烧烤来着……你觉得怎么样?」

 「烧烤?和你们一家?」

 我想着,这种时候一般都是由爱美发出邀请的吧,爱沙应该是被说了些什么吧。

 正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爱沙说出了一个我预想之外的名字。

 「那个……莉香子说她无论如何都想和大家聚一聚,一起玩一玩。」

 「莉香子?啊啊,秋津啊……你说的这个“大家”是……?」

 我已经做好了又是女子会的准备。

 「女生的话蓝子和美惠要来。啊!这回也有男生来哦!但是我只听她说是“平常”的那些……」

 「平常的……」

 那大概是隼人和真吧。

 「然后,康贵要是去的话,那我也去。」

 「欸?她们叫的不是你吗?」

 「只有我一个人的话那我就不去了。」

 「这是为啥啊……」

 「所以说,你去吗?」

 为什么就她一个人的话她就不去了呀?

 比起这个……。

 「那爱沙想不想去呢?」

 「欸。那个……康贵去的话我就想去。」

 「为什么又这么说……」

 我寻思着,之前我还没和她们熟络起来的时候,她们不就是好姐妹吗……

 爱沙像是从我的表情中读懂了我的想法似的,背过脸去这么说道:

 「因为是在河边嘛……那个,估计要穿泳装……这种时候,我一般是不参加的……」

 「是吗。」

 我还挺意外的。

 啊,我想起隼人说过,爱沙虽然在学校是一副温婉尔雅的交际花形象,但是基本没有见到过她参加校外的聚会,不论是和男生还是女生。

 还有就是爱沙在这一方面尤其不太好说话之类的。

 明明比起其他成员,她的时间似乎更加充裕之类的……算了,这些都无所谓。

 「康贵去的话我就去。」

 「那个……」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的通知提示音响了。

 『把高西同学带出来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作为补偿,那一天女孩子们的泳装你怎么看我们都不会说你。』

 晓人……。

 「康贵去不去呢?」

 「哎呀……」

 虽说信息的后面写着一些怪话,但是,不仅晓人也叫我出去聚聚,而且还发了这种话过来,说明我和爱沙也去的话比较好吧。

 「去,我们一起去吧。」

 「是,是吗?那么我也要去!」

 看着虽然局促不安,但又有些跃跃欲试的爱沙,我明白我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安下了心来。

 为了不让晓人的发的怪短信被看见并由此产生奇怪的误解,我赶忙删除了这条短信。

 ◇

 「话说,你干的好啊!能把她这样好好地带出来。」

 晓人以一种充满揶揄的语气向我这么说道。

 然后真趁机插入我们的对话,我们对他也没有什么排斥。

 「高西肯这样出来小聚真的不怎么见,谢谢你啊。」

 「原来真是这样啊。」

 「啊啊。怎么说呢,她给人的感觉就是,校外交际能没有就没有呢。关于这个,加纳的校外交际参加率就挺高。」

 「加纳……明明那家伙看起来才更忙啊。」

 毕竟她是大家举首戴目的花样滑冰运动员啊。

 据说她有足以脱颖而出参加全国大会的水平,而且实际上也能看见她经常放学后就立马跑去练习了。

 和这样的加纳相比,爱沙的时间应该是充足的,但她参加校外交际却不如加纳勤快……。算了,还是别想这些了。

 「嘛,虽然加纳看上去是那么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但实际上还是挺……与其说是喜欢和人亲近……不如说是喜欢和人结伴吧。」

 「是这样的吗?」

 我还挺意外的。

 比听到加纳喜欢和人亲近这个说法还感到意外……

 「真,你和加纳的关系这么好吗?」

 晓人像是懂我要问什么似的,向真搭话替我问道。

 「哎呀……怎么说呢……」

 隼人替欲言又止的真插话过来。

 「毕竟,真可是认真观察着的啊。」

 「隼人不管在哪一边都是被观察的那一方啊,尤其是被东野。」

 「吼~?」

 「再说,我们之所以能够熟络起来,都是因为隼人被东野看上了吧?」

 看到了这样意外的一面后,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话说,学年顶级美女们穿着泳衣成排站的景色真壮观啊!」

 顺着晓人的话,我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女生四人那边。

 虽说四人都穿着防晒上衣,但这毕竟是平时看不到的装束,还是有种新鲜感的。

 我正想这些的时候,隼人像是想到了什么,对我这么说道:

 「不要担心,我会尽量不往高西那边看的。」

 「哈!?」

 「哎呀,你不喜欢高西的这幅样子被别人看到吧?」

 「那个……」

 不由得就陷入了沉思……

 如果爱沙的泳装被其他男人看到的话……确实心里会感到有点烦躁。

 我也很惊讶于自己会产生这样的心理。

 由于我一直缄口不言,晓人开始嚷嚷了。

 「喂,你要是不否定的话那我就可劲儿看了。」

 「别!不准你看!」

 「喂,住手!别推我啊!?」

 ——扑通

 「啊……」

 「噗啊……你这个混蛋!你也给我下来!」

 就在晓人刚从河里爬上来要把我也拉下河的时候,河对面正准备烧烤摊子的女生们远呼了过来:

 「喂—男生们—!不准偷懒—!」

 顺着东野的呼声,我们不由得面面相觑:

 「咱班长之前有过这么班长范吗?」

 看来我们的思想不谋而合啊。

 但是讲出来的只有最先开口的晓人一人……。

 「啊,泷泽同学讲了我的什么坏话吧!」

 「你顺风耳啊!?」

 「你果然说了吧!?」

 为了大家,只能请你自我牺牲了。

 我和真、隼人对视交流之后,微微颔首,一拍即合。

 「自掘坟墓了呀。」

 隼人对晓人如此说道,但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谁,怎么说都像是在互相推诿。

 「不对!是隼人说的!」

 「欸!?」

 隼人突然被卷入事端。

 东野狠狠地瞪了晓人一眼后,转头看向我和真。我们二人看到刚才那副样子,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真的是!谁说的都无所谓,要是还不赶快去拾柴火的话,火永远都生不起来哦—!」

 「知道啦!」

 看来东野打算只是嘴上说说,权当无事发生。为了不让东野再唠叨我们,还是赶快动身出发找柴火吧。

 「要是秋津在的话绝对就动手了吧」

 「吼~?我怎么觉得我没有这么暴力啊?」

 「什么时!? 所以说你能不能把绞着我脖子的手放开再说……」

 晓人再一次自掘坟墓。

 ◇

 「爱沙,怎么了?」

 「欸?」

 烧烤开始没多久,爱沙便只身一人踏进河里开始发呆。

 「我记得你自己说过,也听隼人他们讲过,你不太擅长这种活动来着……」

 我走到爱沙的旁边并坐了下来,河水恰到好处的凉爽沁入我的双足,使我神清气爽,心情愉悦。

 「那个,也不能这么说,对吧?」

 「你就算让我接话也……」

 不行啊,即使我觉得最近这段时间我开始一点一点地理解爱沙了,但还是搞不懂她的想法。

 这么说的话确实,虽然我和她已经聚过好几次了,但那都是和她的家人一起,像这样和她跟学校里的同学小聚的机会说不定还是太少了啊。

 至少到现在为止,每次和她出来聚一聚的时候,我都没有想这些事情的闲情雅致。

 「嗯那……唉,如果我能像爱美那样的话就好了啊。」

 「那可饶了我吧,如果连爱沙都变成爱美那样的话,那我可有得受了。」

 「啊哈哈,确实,那就变成双重麻烦了呢。」

 就算爱沙没有变成那样,我也不好对付她啊……。

 「嘛但是,有时候我也挺羡慕爱美的呢。」

 「爱美的想法貌似和你一样喔。」

 「哼哼~,可能这就是姐妹吧。」

 爱沙一边这么说,一边开始哗啦哗啦地踩水玩。

 「如果是爱美在这的话,她会怎么做呢。」

 「那说不定我会被她弄得浑身湿透,然后这附近的鱼会被她一个一个抓起来当球踢飞吧。」

 「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到这……也不能完全否定呢。」

 毕竟爱美在这一方面可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啊。

 「其实我呢,说实话,有点不知道怎么在班里展现自我才好呢。」

 「这样吗……?」

 我遥遥远望的爱沙,是一位无论由谁来看都是的,品学兼优的优等生完美美少女。

 这样的她却……不对,是正因为如此,吧?

 「总之,我在想着“好好展现自我吧”然后行动的时候,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就算像这样收到了别人的邀请,也会变得不知怎么表现自己才好呢。」

 「这样啊。」

 但是……。

 「你为什么要想着这种事情呢?想着好好展现自我之类的?」

 过去的爱沙是个不折不扣的假小子。

 明明过去凭着自己的性子把我和爱美牵着鼻子走的次数也挺多……。

 「那是因为……」

 爱沙欲言又止。

 「那是因为?」

 「……自己去想啦,笨蛋。」

 「欸?」

 「好!随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吧!」

 爱沙点到为止,并将浸入河中的脚毫无顾虑地上踢,然后站了起来。

 「噗啊……喂……」

 「啊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刚刚那一下飞溅而出水花全部扑到了我这里。

 「康贵!我想吃肉!」

 意思是让我烤好拿来吧。

 「好嘞。」

 「呼呼~」

 「怎么了啊。」

 虽然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但看到爱沙突然悦色重上眉梢,我也不禁如释重负。

 爱沙刚才之所以展现出一副闷闷不乐无法平静的表情,是因为她把我也开始当作家人了吧……。

 「真开心呢。」

 透过载笑载言的爱沙,我仿佛看到了她曾经的模样。

 我想起了曾经的那个好胜要强,却又有一些任性的爱沙。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那个一起去海边的约定,也是出于曾经那个爱沙的任性。

爱沙的任性【儿时的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