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经可怕的青梅竹马变得可爱

野游烧烤 后篇

第二卷 曾经可怕的青梅竹马变得可爱  野游烧烤 后篇 「哎呀,康贵君。」

「是秋津啊。」

「康贵君也去上厕所啊,那我们一起去吧!」

这种没有一丝害羞之心的地方,该说是真像她的风格呢,还是要该怎么说呢……。

算了,无所谓。

由于这片河滩在某些时期经常会有赏花客和烧烤客来,姑且设有公共厕所。但是公共厕所位于河滩上方的停车场方向,所以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所以说,你和爱沙,感觉怎么样?」

「你问我感觉怎么样……就你见到的那样啊?」

「欸~。再没点那种,短暂盛夏的美好回忆,之类的了吗!?」

你是对这种事抱有了多大的期待啊……。

「真奇怪啊~。按照我的观察结果,我还以为你们至少已经啾~过了呢。」

「哈!?」

「啊哈,这个反应也就是说,你们还没有过吧~」

「我早就说过了吧!」

秋津真的是……。

总觉得她给人的感觉跟爱美一模一样,不过多亏这个,我才能和她这样轻轻松松地交谈,真是谢天谢地。

结果还是让她操心了啊。

「啊!已经到了!」

「谈话的时候时间真是过得飞快啊」

「好!那么往回走的时候就在这里集合吧!」

「哎…」

秋津都没等我回答,直接溜之乎也。

算了,也无所谓。估计我出来得应该比她早,就到这里等她吧。

「你怎么这么快啊?」

「真是的~也太慢了吧~,我都以为你把我丢这儿不管先跑了呢。」

啊嘞?难道说女生上厕所一般都不慢的吗……?

我觉得我也不是那么磨蹭的人啊……。

「快!回去喽回去喽~!得快点把爱沙的康贵君还给她了。」

「我什么时候变成她的东西了啊……」

「哼哼~。啊,对了。」

秋津走着走着突然止步,朝我这边转过头来。

「如果你都还没有啾~过的话,那至少要不要练习一下呢?」

「你傻啊!」

「啊哈~。被发火啦~」

真的是和爱美一个德行啊……根本无法预料她的举止言行。

轻轻地瞪了她一眼后,虽说能看到一点有在反省的样子,但是还没几秒又说出了这样的话:

「嘛,即使我刚刚是在开玩笑,但你要是不快点下手的话,爱沙说不定会被抢走哦」

确实……有这个可能性啊。

爱沙就是那么的有魅力,而现在的我仅仅只是她儿时的朋友……不对,即使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单纯是这样,但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我和她之间发生了些什么,那也只能守口如瓶吧。

「哦~。既然摆出了这样的表情,那说明你相当认真啊~」

秋津的话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搞砸了……。

「烦死了。」

「啊哈~。算了快点,得早点回去啦。」

「也对啊……啊,对了。」

「嗯?」

稍微报复一下吧。

「秋津就没有这样看待的人吗?」

「欸!?我!?那那个……没,没有哦?」

这掩饰得也太烂了吧!

你这不都眼神飘忽不定,内心相当动摇了吗。

「嘛,虽说我也不会问那个人是谁……但如果喜欢他的人是秋津的话,那我觉得他应该会挺高兴吧。」

「呼呼,你还挺会说这种甜言蜜语的嘛,康贵君。」

「不是……」

「嘛,比起我,你那边应该会快一点吧。」

「这谁能说得准呢?」

我思考着我与爱沙现在的距离。

是真的缩短了呢,还是仅仅只是回到从前那样了呢。

然后,能入爱沙法眼的男性究竟是哪种类型,这点也是我没有自信的地方之一。

看着陷入深思的我,秋津这么说道:

「康贵君还是问问自己想做些什么比较好!」

「自己想做什么,吗。」

「是的是的!康贵君比我想象中更加迎合周围,你应当遵从本心,坦率地面对你的感情!」

原来是这样啊……。

但是,既然秋津都能说到这个地步……。

「秋津才是,过于操心周围了吧。」

「啊咧?反而是我被说教了?!」

就在我们二人像这样三言两语地交谈之际,终于又回到了河边。

「喂~!你们二位,炒面做好了哦。」(※ 焼きそば)

「话说,你还真慢呢?你们俩都做了些什么啊?」

「啥都没做啊!」

我回应着隼人和真,并下到了河滩上。

不算很慢吧?也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

「哎呀但是,你和一个泳装女孩二人独处,却什么也没做吗?」

晓人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并这么说道。

他这一句话,与其说是波及了我,不如说是点燃了爱沙的火药桶。

「康贵,你们俩都做了些什么?」

感觉我久违地又一次吃到了爱沙真情实感的杏眼圆瞪……可怕。

「什,什么都没做。就只是去了趟厕所然后又回来。」

「……是吗。」

「嘛,虽说讨论了啾~的话题呢。」

「喂秋津!?」

秋津进一步地向这团不知因何而起的火上浇油。

爱沙的神情越发地凝重了起来。

「是吗……」

「不对,等等。秋津,这下我要咋收场啊?」

「既然今天爱沙是康贵君带出来的,那我觉得你自己想想办法应该就能收场啦~ !」

秋津说完后一溜烟地就跑了,就差把这是在报复我给说出来了。

讲真的,这下到底要咋收场啊……!?

我正这么想着,爱沙突然转嗔为喜。

「呼呼」

「突然间又怎么了?」

「刚刚我们说着,等你回来了稍微捉弄你一下吧,虽然没想到你会这么着急就是了。 」

「你呀……」

不对,真正应该挨骂的人是……。

「晓人……」

「为什么会从这么多嫌疑人中精准定位我!?」

「只能是你了吧!能干出这种事的还有谁啊!」

「咱们的信赖关系可真牢固啊……算了我认了,我就是主犯。」

总之,我先把晓人丢进河里了。

「呼呼。你和晓人的关系真好呀。」

爱沙笑靥如花地靠了过来。

然后,为了不让别人看到,爱沙回过头来拉近距离再次问道:

「所以,你都跟莉香子说了些什么?」

「啊咧?刚刚那个不是演的吗……」

「我可没想过你会和女孩子那样谈啾……亲亲这种话题!」

「那个……」

爱沙的表情骤冷,已经可怕到了不知几分是演技的程度。

至于爱沙为何生气,对何生气,我决定还是不去想它。

 

扫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