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话 恋爱的黑暗火锅

第二卷  第四话 恋爱的黑暗火锅

唱歌聚会依照预定时间,在星期五放学后举行了。

以下的成员在车站前的大型连锁KTV一楼柜台集合。

我、七村、纱夕、小宫、朝姬同学,以及夜华总共六人。

一边排队等待柜台受理,我一边紧张地注意著第一次见面的两人。

「初次见面,我是希学长的学妹幸波纱夕。」

「我是有坂夜华。你好。」

夜华以冷淡的表情静静地说道。

嗯~声音好僵硬。不过光是能正常地打招呼,也是很大的进步了。

直到去年为止的夜华,会紧张地保持沉默吧。那种反应在他人眼中看来只像是心情不悦,会给人留下难以接近的美人这样的印象,与她保持距离。

或是对于夜华的美丽看得入迷,导致对方不自然地感到惶恐。

然而,纱夕没有畏缩。

「我知道,你是希学长的女朋友对吧。他居然和这样的大美女交往,吓我一跳。近距离一看,你的脸真的好漂亮。连身为女生的我都看呆了。」

「──吶,我们曾在哪里见过面吗?」

相对的,夜华突然问纱夕。

「不,我第一次像这样和你交谈。」

「……是吗,是我误会了吗?」

夜华显得难以释怀,但没有继续追问。

「更重要的是,你别猛盯著我看。我不喜欢被人盯著看。」

「咦~你很害羞啊。真可爱。啊,我可以叫你夜学姊吗?」

夜华看来不知该如何对待无论物理和精神层面都在拉近距离的纱夕。

「吶,希墨帮帮我。这孩子穷追猛打的。」

「好。纱夕,到这里为止吧。」

「希学长总是和夜学姊打情骂俏,偶尔也让给我嘛。」

「我、我们才没有打情骂俏!」

夜华立刻否认。

「马上回答呢。我还以为痴情的人是希学长,原来意外地相反啊?喔~」

被纱夕轻易地看穿著一点,夜华变得更加没有防备。

「别调侃我。我讨厌这样。」

「啊。对不起,我得意忘形了。请原谅我,夜学姊。作为交换,我会告诉你许多希学长国中时代的事情。」

「我原谅你。」

太快了,夜华!

「好了,具体来说,把你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诉我。」

「那么,如果你肯叫我纱夕,可以啊。」

「纱夕,拜托你。」

夜华又轻易地接受了那个要求。

你为什么那么积极啊?

「预约六位的濑名先生,请前来柜台。」

在我发出告诫前,就被找了过去。

我在柜台办完手续。

「房间订好了,我们搭电梯上去吧。」

当我开口呼唤,大家聚集到柜台的一角。

「纱夕,这一大堆服装是什么?」

「那是免费出借的Cosplay服装。对了,大家要不要一起借来穿?」

「咦~很难为情耶。」

「夜学姊也换衣服一起拍照吧。一定会很好玩的。」

在我没注意的空档,夜华和纱夕打成一片了。

「Cosplay,好像很有趣!」小宫也表示同意。

「我也借来穿吧。希墨同学,你有什么要求吗?」

朝姬同学当著夜华的面刻意问我。

「咦~支仓,你就不问我吗?」

「因为七村同学感觉会毫不客气地选择暴露服装呀。」

「那是当然的吧。」七村毫不退缩。

夜华来到我身边,向我确认:「希墨喜欢哪一款?」

「由我决定可以吗?」

「太过暴露的款式可不行喔。」

「真正的情趣服,我会等两人独处时再拜托你穿。」

「笨蛋。」夜华轻拍我的手臂。

当我说出希望款式,夜华说「这个应该没问题」,挑选了我指定的服装。

嗯,今天有来唱歌或许是好事。

◇◇◇

我们各自拿著Cos服,搭乘电梯上楼。

到了房间后,因为女生们要换衣服,我跟七村在走廊上等候。

「哎呀~情况变有趣了呢,濑名。」

「只有对你来说才是这样吧。」

「这么多高水准的女生聚集在一起变成黑暗火锅,真是有个女人缘超好的万人迷在啊。」

「啰嗦。」

「没办法坦率享受乐趣的濑名真令人同情。」

七村笑得停不下来。

情人、我拒绝过告白的两个女生,以及完全不知道这些内情的国中时代学妹。

原本不该聚集的人物们齐聚一堂。

「一得知支仓会来就决定参加,那个有坂的嫉妒心不是很可爱吗?不过既然对手是支仓,会提防也无可厚非。」

「老实说,我超级忐忑不安。」

「如果有什么情况宫内会帮忙,幸波也处理得很好,没问题吧。」

「这一点坦白说我也很意外。」

「总之!先期待接下来的场面吧。」

享受乐趣吧。七村拍拍我的背。

然后,那一刻终于到来。

「好了~两位学长,我们换好衣服了,请进!美好的天堂等著你们喔。」

一走进房间,令人心情暴冲升天的景象等待著我们。

「濑名,这可不得了啊。」

「嗯,有点超乎想像了。」

我被眼前展开的桃花源压倒。我们倒抽一口气,少言寡语地品尝著幸福滋味。谢谢你,宅文化。Cosplay万岁。

「锵锵~怎么样,大家都很适合对吧!我来介绍,两位请给予精采的评语。」

纱夕高高兴兴地先从自己的打扮开始说明。

「担任第一棒的我,是迷你裙女警~」

船型制服帽、水蓝色衬衫与领带、不该出现在女警身上的迷你裙。配件甚至还有玩具手枪与手铐。

「我要逮捕你喔,砰~☆」

纱夕摆出自枪套拔出手枪开火的动作。

「不预先警告就开火,好凶狠的警察~」

「唔!我愿意被这样的女孩逮捕。」

七村摀住胸口,演出屈膝跪倒的动作。真是个守规矩的男人。

「希学长,你太冷场了。七村学长的反应很棒!那么,接下来是宫内学姊!」

「来了,我是猫耳女仆。」

小宫原地转了一圈,长裙裙襬飘散开来。以金发与耳环展现侵略性时尚风格的小宫,穿上缀著花边的女仆装,呈现出反差感。而且还戴著猫耳和猫尾巴。这是崭新的完美结合!

「主人,我来伺候你喵。」

小宫澈底融入了角色。

「还完美地摆出猫一般的姿势。好适合小宫。」

「呜哈,我想被伺候~」

七村喘著粗气。

「七七你兴奋过头了。」恢复本来样子的小宫捧腹大笑。

「接下来是朝学姊!请登场。」

「就像你们看到的,我穿的是护士服。」

朝姬同学穿著粉红色的护士服。衣服不知为何是绝妙的紧身尺寸,强调出身体线条。她头上戴著护士帽,颈子上挂著听诊器,手里拿著针筒。身上披著自己的开襟毛衣外套,反倒呈现出真实感。

「你能忍耐打针,好乖喔。」

朝姬同学一手拿著针筒摆出招牌姿势。

「白衣天使。」

「不如让我为你打──」

我在七村说完前给了他腹部一拳。

「七村,那种话就别说了。」

他的腹肌还是一样坚硬,揍人的我拳头还比较痛。

「呜呵。最后是夜学姊,请登场!」

「我选了……他指定了空服员的服装,所以我就穿了。」

小帽子、凉爽的大丝巾、边缘刺绣,搭配金色钮扣的深蓝色夹克与紧身裙。空姐装扮与夜华的成熟气氛十分搭配。

大概是和其他人一样,被纱夕安排了台词吧。

她忸忸怩怩地看著我的眼睛,如下定决心般抿了抿嘴唇后开口。

「各、各位旅客请注意。」

(插图008)

「请让我坐头等舱!」

我光速预约──不,是神情认真地说出了感想。

「希学长,太快了吧!」「墨墨,你超积极的。」「希墨同学,我觉得有点倒胃口。」

女生们立刻吐槽我。

「哈哈哈,濑名也跟我差不多嘛。」

七村也发出爆笑。

「吶,希墨,别猛盯著我看。不会很奇怪吧?」

「非常适合你,适合到不太妙的程度。」

大家的话根本没传入我耳中,我看眼前的夜华看得著迷。

「好,接下来是拍照时间!啊,男生禁止用自己的手机拍照。这是女生限定。今天也不准在社群网站上传团体照。」

「不要说那么残忍的话!幸波,晚点也传照片给我吧。」七村恳求。

「夜学姊说了禁止!」

纱夕毫不留情地驳回。

「男生请用干劲把景象烙印在眼中。光是能待在这个地方,不就很幸福了吗?」

「没关系,我会偷拍的。」

「要是你那么做,我们会马上回去。费用就全部由七村学长支付。」

面对不肯放弃的肉食系学长,纱夕寸步不让。

输给另外三名女生责怪般的视线,七村也老实地让步了。

虽然不重要,这家KTV不论服装也好、配件也好,未免准备得太充实了吧?

拍照时间结束,大家玩得太开心,喉咙发乾。

「在唱歌之前就兴奋过头了呢。有人饮料要续杯的吗!」

听到纱夕的话,我为所有人点了新的饮料。

摆成反ㄈ形的沙发,从里面开始,依序坐著七村、小宫、朝姬同学、纱夕、夜华,最后是我。

就像早已决定好第一首曲目,七村迅速地在点歌机上输入。

「既然都来了KTV!接下来我要大唱特唱啊!」

带头开唱的七村一手拿著麦克风站起来大喊。

当音乐响起,房间里的灯光同时暗了下来,天花板上的镜面反射球开始旋转。光芒的碎片散落在整个房间里,色彩炫丽的光线不断地交错。

七村展现拿手的饶舌,活泼的曲子一下子炒热了气氛。

真亏他这么口齿伶俐啊。七村漂亮地押韵并用成串语句唱歌的样子很帅气,让我佩服地想著。

这么多才多艺,女生会接受他的追求也能理解。

「幸波,下一个换你啦!」

第二棒的纱夕唱的是流行偶像歌曲,还加上了舞蹈动作。

开朗可爱的曲调,光是听到就让人愉快。

拜脱离日常生活的Cosplay所赐,彷佛偶像表演的现场感不是盖的。配上完美复制的舞蹈,七村和我忍不住挥动铃鼓和沙铃代替萤光棒。

「起码要打Call吧~!」

纱夕乱来的要求,让大家笑了起来。

七村和纱夕精彩的歌唱,使气氛一口气火热起来。

担任第三棒的是小宫。

她选择的歌曲出乎意料的是西洋音乐。那是在日本也被用作为广告背景音乐的节奏明快流行歌。大家都知道这个旋律,但不清楚歌词。她以英语完美地唱完了整首歌。

对了,小宫的英语成绩出类拔萃地优秀。

「英文唱得好好~」纱夕感动地说。

因为下一首歌尚未输入,小宫连唱两首。

这次她转而换成动画歌,而且还是我们出生前的歌曲。打扮成猫耳女仆的小宫可爱地唱出了《Lum's Love Song》,那个破坏力无比惊人。

「好,下一个是谁?」

小宫生气勃勃地像递出接力棒一样递出麦克风。

朝姬同学接下麦克风,演唱椎名林檎的《本能》。

那是以歌手穿著护士服打碎玻璃的MV闻名的帅气歌曲。她性感又有力地歌唱了朗朗上口的旋律与描绘独特世界观的歌词。朝姬同学带著烦躁与倦怠感的歌声让我不禁听得入神。

「唱歌真舒服啊。」朝姬同学露出神清气爽的表情。

接著轮到了我。

因为到这里为止大家都唱得很好,我感到有一点压力。

令人印象深刻的前奏响起。

我选择的曲目,是由少女漫画改编的连续剧《月薪娇妻》的主题曲,星野源的《恋》。这部戏与剧中演员在片尾通称恋舞的舞蹈,在当时形成了社会现象。

「这部戏纱夕也喜欢,每集都是看首播的!」

「我也一次不落地录起来了~」

「我总是很好奇最后留下的悬念,等不及下周的到来。」

「我也和姊姊一起看了这部戏。」

幸好选了夜华也知道的歌曲。我的选曲可真不错。

在副歌部分,大家配合音乐一起坐著比出恋舞的动作。

「谢谢~!」唱完后兴高采烈的我放声大喊。

哇~一阵掌声过后,准备完全的夜华登场。

从优美的旋律开始响起的,是竹内玛丽亚的代表歌曲《Plastic Love》。

近年来,City-Pop这个流行乐类别在国外重新受到肯定并搏得人气,据说翻唱这首歌的影片写下了惊人的观看次数。

夜华以美妙到极致的嗓音,唱出这首有著成熟旋律的名曲。

「「「「「唱得超好!」」」」」我们五个听众抱著同样的感想。

等我静静地聆听著,歌曲中唱出的耀眼都会夜景彷佛浮现在眼前。

我的女朋友不管什么事都能做到一般程度以上呢,我只能这么佩服地想著。

一切都在平均水准以上,等于没有任何不擅长之事的完美超人。

在众人面前会紧张是她寥寥可数的弱点,不过基本上无论让她做任何事,都会做得很好。

就在即将进入第二轮副歌的那一瞬间。

「为各位送上续杯饮料~」店员打开门走了进来。

夜华霎时间停止了歌唱。

现场出现一段只有配乐响起的微妙空白。

「继续唱就行了嘛,店员习惯了,不会在意啦。」我悄悄对她说。

「我不想让陌生人听到我唱歌。」

「今天来的这些人就没关系?」

「勉强可以接受。」

「那下次不带我,跟大家一起去唱歌试试看?」

「我办不到。你是前提,是必须条件。」

「这、这样啊。」

听她说得直截了当,我也很难为情。

店员动作俐落地放下新的饮料,收回空杯后迅速离开,展现毫无多余动作的老练服务。

当房门一关上,夜华再度唱了起来。

嗯~果然唱得很好。

聆听歌声的我们沉浸在余韵中,在歌曲结束后也无法立刻动弹。

「献丑了。」

夜华轻轻地把麦克风放在桌上。

「有坂,太厉害了!你就立志成为歌手如何?我会大力为你加油!」

「夜学姊,马上报名参加歌手甄选吧!不,请再唱一次!我来拍影片上传到社群网站!」

七村和纱夕兴奋得从桌面探出身子。

「我不喜欢引人注目,别这么做。」

夜华断然拒绝。

即使和大家一起来唱KTV,夜华果然还是夜华。

大家就这样唱入第二轮。

所有人分别以种类丰富的选曲展现歌喉。

「你歌为什么唱得那么好?」

在歌曲间的空档,我试著问夜华。

「我母亲喜欢音乐,从以前开始就经常在家中播放各种类别的乐曲。我小时候也学过钢琴。」

「日常生活中洋溢著音乐啊。不过,唱歌呢?」

「那是我姊姊唱得好,我经常模仿她唱歌。感觉是在一起唱歌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进步了。」

「喔。这给我的印象和现在的你有点不同呢。」

现在我无法想像夜华会去模仿别人。

「因为那是小时候的事情。」

夜华有点不高兴地回答。

「嗯,我明白。我和妹妹一起洗澡时,也一定会唱歌。因为在浴室会有回音。」

我不禁以当哥哥的角度谈论起小时候的回忆。

我在肉体上完全长大的妹妹映,当然也有过幼儿时期。

在我是小学生的时候,有时会跟她一起洗澡。

她经常一边泡在浴缸里,一边央求我「希墨也一起唱歌嘛」。

「咦?难道说你现在也跟小映一起洗澡?」

夜华拋来怀疑的眼神。

「哪会啊!不可能!」

「也对。因为小映很喜欢你,我忍不住这么猜想。上次去你家打扰时,她明明刚洗好澡,你却全然不为所动。」

「那只是她不设防而已。我反倒会叫她要学学端庄与羞耻心。」

我夹杂著叹息抱怨。

在夏天的时候,映到现在还会只包著一条浴巾到处晃,真是饶了我吧。

「有什么关系。她说不定迟早会变得讨厌哥哥喔?这么一来,回顾她像现在这样黏你的时光,不就会觉得寂寞吗?」

「她离开哥哥自立,我反倒会觉得爽快啊。」

「听你在逞强。」

「是真的。」

「不过,如果小映向你求助,你会尽全力帮忙对吧。」

「……夜华,像这样看透我们兄妹很好玩吗?」

「那么我说中了。太好了。」

得知自己的判断正确,夜华显得很满足。

「因为她是我唯一的妹妹啊。而且你姊姊也一样吧。之前她不是协助了神崎老师吗?」

在她由于下大雨来我家过夜的隔天早晨,有人刚好目击了我送夜华到车站的情景。当此事在校内传出谣言的时候,神崎老师安排以前的学生,夜华的姊姊统一口径,让事情没有闹大。

「因为你发出情侣宣言的关系,差点搞砸了就是了。」

「你姊姊生气了?」

「她反倒放声大笑,说『你的男朋友还真有趣』。」

情人的家人对我的印象似乎没有变差,我拍拍胸口松了口气。

「给她添了麻烦,你代我道谢和赔罪吧。」

「我才不要。要说你自己亲口说。」

「咦?你要让我们见面吗?」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时间还早!」

夜华慌张地拒绝了。

「因为姊姊硬要问出来,我才告诉她最低限度的事情。虽然她知道我交了男友,但我连你的名字也还没透露。」

「我的存在在有坂家是那么不可碰触的吗?」

我感到担心,忍不住以认真的语调确认。

「单纯是我觉得难为情,拚命隐藏而已。因为姊姊跟我不同,有很多朋友与熟人。感觉她会在转眼之间就查出你的事情。」

「真是相当保护过度的姊姊呢。」

我尽可能以善意的方向解读。

「嗯~姊姊单纯是喜欢闹著我玩而已。」

「包含那部分在内,都是对于妹妹的关爱表现啊。」

「可是对于当妹妹的来说,实在是种困扰。」

夜华面露复杂之色。

「唉,希望你别太追究嘛。」

「这是作为哥哥这一方的真心话?」

「我不予置评。」

「你跟小映感情很好,这很明显喔。」

「你们也一样。在我眼中看来,夜华和你姊姊感觉是对好姊妹喔。」

从夜华的言谈之间可以想像,她姊姊应该是太过喜欢妹妹而溺爱的类型吧。

「……不过,你们迟早将会见面吧。你可不要讨好我姊,站在她那一边喔。」

「到时候我会拿出全力极力夸赞你的,放心吧。」

「那是最会让姊姊高兴的事,不要做。」

「没关系吧。我想把我眼中看到的有坂夜华的魅力澈底传达过去啊。」

「如果你那么做,下次去濑名家的时候,我也会做一模一样的事。」

夜华一边害羞得挣扎,一边恐吓我。

「……那样会好难熬啊。」

映会高兴地聊起这个话题吧。要是父母也一起出席,我没有自信当天能够保持平静。

听到情人向亲人暴露自己不同的一面,感觉非常难为情。

「对吧。」

对于不习惯受到极力赞扬的人来说,那是相当坐立不安的状况。

「喂喂。你们别从刚刚开始就进入两人世界啊。」

七村开玩笑的声音让我回过神。

不知不觉间,歌曲已经播放完毕。

其他四人似乎直盯著我们看。

兴奋的七村露出窃笑。小宫面带微笑地在旁关注。朝姬同学一脸无言。而纱夕对我这个因为恋爱飘飘然的学长投以冷冷的视线。

「希学长,妄想虽然是自由的,但已经想著要拜访对方双亲也太心急了。对于女生来说很沉重喔。」

「没关系吧。这是只属于我们之间的事。」

「高中生谈恋爱就考虑到结婚,你还真是浪漫主义者。」

「这哪是浪漫啊。总有一天要和彼此的亲人见面的吧。」

「唉。热恋是很好,不过从一开始就开大火,很快就会燃烧殆尽喔。」

「反倒是在持续燃烧啦。」

「因为夜学姊是美女,我也理解希学长会飘飘然的心情。不过抱著过度的期待,会被趁虚而入的喔。」

纱夕如告诫般提出建言。

「幸波学妹的思考方式很淡漠呢。」

小宫充满兴趣的问道。

「哎,要分手的时候就会分手吧。就算不是因为吵架分开,新鲜感无论如何都会消失,习惯变得厌倦。要不要在那个阶段分手,是当事人之间的问题吧。」

七村乾脆地划分清楚。

「七村同学对恋爱不抱梦想呢。」

「恋爱是现实吧。即使是爱上恋爱本身的人,也会在接触活生生的对方的过程中不得不清醒过来。不如说不清醒过来就糟了。恋爱中既不会什么事都称心如意,自己也没办法符合对方的理想……我还以为支仓你也是我这一派呢。」

听到朝姬同学的话,七村的反应显得很意外。

「或许因为我属于没办法轻易喜欢上人的类型吧。我还是觉得,察觉自己喜欢某个人的瞬间是特别的。虽然在他人眼中看来一定是不经意的小事,有时对我来说,却是决定性的关键。」

朝姬同学微微将视线落在杂乱的桌面上,吐露自己的恋爱观念。

我们默默地聆听著。

「啊,常常谈恋爱的人或许会觉得我很爱作梦吧!」察觉到那种气氛,朝姬同学察言观色地慌张蒙混过去。

「这种想法,我有点明白。」

首先表示同意的人是夜华。

我想这是夜华与朝姬同学今天第一次目光交会。

我、七村还有小宫都默默地感到吃惊。

比起我们,朝姬同学是最惊讶的人。

「谢谢你,有坂同学。」

「我想再听你多说一点。」

听到夜华的要求,朝姬同学往下说。

「我认为恋爱不只是与对方交往的状态,也包含在那之前的缓慢过程。说得极端点,我觉得一个人也能恋爱。」

「嗯。」夜华应声。

「我觉得思慕心上人的时间也是堂堂的恋爱。因为光是这么做,不就很愉快吗?虽然或许只是脑海中的想法,我认为光去想像就能让心情雀跃,是很美好的事。」

喜欢上别人──那是十分充实的时光。

并非只有获得回报才叫恋爱。

有时悲伤的心情也会袭上心头。

还有些时候,单相思反倒更轻松吧。

想要更进一步,但两情相悦或许会以梦境或幻影告终。

「要以单相思结束?还是向对方告白?想告白的话,首先要交换联络方式,先约对方出去玩来加深感情等等,转移至具体的行动。我认为恋爱在这个阶段,才终于与现实有所连结。」

夜华神情严肃地颔首。

我想只要谈过恋爱,任何人都切身感受过这种实感。

那说不定是青涩的感伤与幼稚的臆想。

只要谈过许多恋爱,说不定就会适应,或是变得迟钝吧。

不过青春不成熟又敏感──因此是特别的,我这么认为。

「──就是叫人像这样美化失恋,长大成人的意思吗?」

纱夕发出不满。

「你为何这样认为?」

朝姬同学静静地反问学妹。

「因为这是充满少女情怀地肯定单恋,叫人把失败的恋爱化为快乐的回忆吧。你不会不甘心吗?你不会难受吗?」

「喂,纱夕。你突然之间是怎么了?」

「希学长请别说话。」

纱夕目光凌厉地瞪著试图协调的我。

「……先不提纱夕为什么会那么认真起来,那个答案很简单。」

「我想听听看。」

「即使遭到拒绝,要是对方愿意认真地回应我,那么我的眼光就没有看错。不是可以这么想吗?那不是伤口,而是确实地化为我的自信。」

朝姬同学以清爽的声音回答。

「必须像这样把挫折化为养分,成长为让对方后悔得要命的好女人才行吧。」

我觉得她有一瞬间看向了我。

我觉得能够如此断言的支仓朝姬这个女孩,果然很迷人。

 

幕间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