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话 与美少女同席

第一卷  第2话 与美少女同席 被橘理华打过招呼后,隔天星期六。

 当然那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传闻也完全平息,我取回了开心的平凡日常生活。欢迎回来,我的平稳日子。

 作为纪念,来吃点什么好吃的吧。

 我这么想著,决定从中午开始就奢侈一点,来到这间回转寿司。这是位在离家最近的车站前的有名连锁店。

 由于是假日中午时间,人有点多,但对孤身的我而言并没有太大关系。

 『一个人吃回转寿司』。

 大半的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行为,对我来说也是日常。不如说,吃美味的东西根本不需要带其他人。坐在柜台座位的话,等待时间也不会很长,好处非常多。

 我马上坐在最角落的座位,倒了一杯热茶。运气很好,旁边座位没有人。

 顺带一提,之所以进到店里也不脱下帽子,是因为我很喜欢它。我真的很喜欢这顶帽子。所以并不是因为我在意他人目光喔。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它啦。

 我抓起通过眼前的一盘鲔鱼寿司,沾著酱油吃下去。

 嗯,寿司果然好吃。一盘一百元能这么好吃,也不能小看回转寿司呢。

 当我吃完第二盘鲔鱼时,隔壁座位总算有客人来了。

 隔壁一有客人,就会感到些许压力。这说不定可以说是柜台座位的唯一缺点吧。不过一个人坐在团体客人桌,反而会更加不舒服。

 我稍微将身体往墙边靠,确保自己的个人空间。瞥了一眼,隔壁的客人似乎是年轻女性。说不定是学生吧。

 一个女生单独来吃回转寿司,还算有前途呢。我看看,到底是何许人也──

 「唉呀,你不是楠叶同学吗?」

 「……你认错人了。」

 我没认错,是橘理华。

 橘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低头看著我。她身上的装扮与平常不同,并非制服而是简单朴素的便服。黑色长裤搭配清凉色系的上衣十分亮眼。而穿著便服的橘,比在学校见到时还要更美。

 不过……可恶……明明夺回了日常生活,才难得来吃寿司当作纪念,为什么会这样……

 「你好。昨天谢谢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啊。」

 「嗯?你的问题很奇怪呢。当然是来吃寿司的呀。」

 「……为什么是一个人啊。女高中生单独来吃回转寿司,也太稀奇了吧……」

 「吃美味的东西有必要带其他人吗?而且,你不也是单独来的吗?」

 完全没得反驳。何止如此,橘所说的和我的见解完全一致。

 橘用自然的动作坐在我旁边,喝了一口热茶。那个动作莫名觉得适合她,我不禁看入迷了。

 「有什么事吗?」

 「啊,不,没事……」

 「是吗。」

 可恶,太在意了吃不了寿司……

 橘无视了我,拿了一盘鲷鱼寿司吃了起来。不带感情的表情稍微放松,她轻轻动著的小嘴微笑著。

 看来橘真的是来享受寿司的。她似乎完全不在意周围的目光,只是吃著寿司,看起来很幸福。

 我总有一种自己的行为受到肯定的感觉。即便是自己确定正确的事,能得到他人认同,也会觉得很开心吧。

 我还真是的个单纯的人呢。但有这种想法也无可奈何。

 「你不吃吗?」

 「啊啊,我要吃啊。」

 经她一说,我拿起通过眼前的鲑鱼卵。橘则拿了比目鱼鳍。

 「……还真抱歉啊。」

 「抱歉?为什么?」

 「不是出现了很多传闻吗。像是被我纠缠、抓到把柄之类的……」

 「这么一说,好像有那种传闻呢。」

 「所以说……抱歉。」

 这件令我挂心的事一直留在我内心角落。

 她的现充形象会不会因为我这个阴沉又孤僻的人,而受到了损伤。比起我,她应该会受到更多好奇的目光注视吧。

 如果万一,我还有机会和橘说上话,我一直想向她道歉。

 「你没有向我道歉的理由呢。如果是制造传闻的本人来谢罪的话就算了,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吧。」

 「不……虽然是这样没错啦……」

 「而且,我并不在意因为好奇心及擅自臆测而产生的传闻。也不想受到那种传闻的影响。」

 「……说的也是。」

 橘所说的完全正确。那种事情我也知道。

 然而,如果不是像我一样,态度上已经打从心底放弃青春了。否则这种思考方式,一般来说不是这么容易能做到的。

 然而为什么,像橘这样的美少女要说这种话呢。

 我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对橘抱持兴趣了。

 「我还得感谢楠叶同学,才不会有所怨恨。」

 「……话说回来,我想问一件事。」

 「是什么?」

 「那家伙……那个向橘同学告白的男生,他之后有做什么吗?」

 「『之后』的意思是?」

 「那家伙不是个性很差吗。明明乍看之下很乖,但恼羞成怒时就很危险。我有点在意他会不会报复。」

 如果橘遇到了什么危险,可以说有一半是我的责任。这样一想,实在不能不在意。

 但听到我的问题,橘还是依然面无表情,以若无其事般的轻松口吻回答:

 「因为他来报复,所以我和朋友一起修理他一顿了。我想他应该不会再来了。」

 「修、修理一顿?」

 「是的。」

 接著,我不禁笑了出来。橘那可爱的脸蛋与声音所说出来的那句话造成的反差,让我莫名觉得有些好笑,因此捧腹笑著。

 「……你真奇怪呢。」

 「哈哈哈……抱歉。我本来没有打算笑的。」

 「……算了,没关系。」

 我担心的事情变得无关紧要,于是我再度集中精神在寿司上。看来橘和我所想的普通的现充,有一点不一样的样子。

 今后我们一定也不会有所交集了吧。不过,能知道橘这样的一面,让我总觉得非常幸运。

 「话说楠叶同学。」

 「怎么了?」

 「为什么在店里要戴帽子呀?」

 「啰唆。」

 橘好像真的感到很不可思议的样子,歪头看著我。

 ◆ ◆ ◆

 由于撞见了橘,因此『一个人吃回转寿司』宣告失败。

 而与此同时,应该已经完全切断的我和橘的缘分,又稍微死灰复燃了。

 但是这也没办法。到底有谁能预料到,那种现充美少女居然会一个人去吃回转寿司,而且还刚好坐在自己旁边呢。

 那是事故。无可回避的意外事故。

 所以我要转换心情,今天一定要一个人吃美味的东西。

 今天的目标,是这里。

 「欢迎光临!」

 悄悄伫立在车站周边的市区内,个人经营的沾面店。这里的鱼介豚骨沾面非常好吃。虽然一千圆有点贵,但味道能让人甘愿掏钱。 【译注:鱼介/泛指鱼贝类。】

 再怎么说,橘应该不会来这种店吧。和她的形象差太多了,而且据我所知,这间店的常客几乎都是大叔。

 我坐在空著的柜台座位,将食券交给店主。

 再次欢迎回来,我的平稳生活。

 「……你难不成在尾随我吗?」

 「……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有女性客人真稀奇啊──我好想揍一顿几秒前漫不经心的我。

 橘理华又在我的隔壁。

 而且今天的服装比之前还要轻便。具体地说,牛仔裤和黑色衬衫,更加男性化。然而即便打扮成这样,她的华丽感依然没有消退,该说不愧是美少女吧。

 不,现在不是冷静地打量服装的时候……

 「是你尾随我吧……为什么这种地方你也在啊……」

 「是我先来的,我要怎么尾随你呢,不合逻辑。」

 「这种事我也知道……你今天来做什么的啊……」

 「又是这个问题吗。这间店的鱼介豚骨沾面非常好吃,今天要来吃啊。」

 「确实没错。真的很好吃呢,鱼介豚骨……」

 不,我在说什么啊。为什么这家伙每次都和我同个地方啊……

 正如橘所说,我尾随她这种事完全不可能发生。而且,我也不会尾随橘。更何况,我是觉得在这间店总不会见到面了,才选这里的。

 然而……

 「嘿,鱼介豚骨久等了。因为小橘很常来,糖心蛋帮你免费多放了喔。」

 「谢谢您。」

 还很常来啊……而且,我是不久前才第一次得到免费多加糖心蛋的……

 「嘿,感谢楠叶君平时光顾,给你免费多放糖心蛋。」

 「……谢啦。」

 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一个:

 因为我和橘的生活风格很相像,才会发生这种偶然。

 但是,这种事真的有可能吗?居然会在离现充相距甚远的情境下,连续两次撞见她。

 『……你果然和我很像呢。』

 突然,我的脑海中闪过橘的声音。

 这是在楼梯平台一起吃便当的时候,她说的那句话。居然会想起当时当作没听到的这句话……

 因为不就是这样吗?我们两个不可能很像。

 我是孤伶伶且阴沉的路人角色,每天过著灰色日子的区区学生A。相对的橘是美少女,也有很厉害的朋友,加上又受欢迎,完全就是现充。

 「楠叶同学,你不吃吗?」

 「……我要吃啊。」

 「汤冷掉的话,美味会减半喔。」

 「我知道。」

 我们两个很像这种事,根本不可能。

 稍微想想就知道了吧。但是为何,橘当时会说那种话呢。她告诉我,她和我很像,但说这种话究竟有何打算。

 「嗯嗯,真的很好吃呢。」

 「……好像很满足呢。」

 「嗯,那当然。因为穿了不怕弄脏的衣服,所以可以无所顾虑地享受。」

 「啊啊,那件黑色衬衫,是为了怕弄脏啊。」

 「当然。楠叶同学不也是吗,那件衬衫是吃沾面专用的吧?」

 「……不,这只是普通的便服。」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喂,不要道歉啦。我反而会难过。」

 穿著脏了也无所谓的便服,还真是抱歉啊。

 橘忘我地吃著沾面。她现在没有在学校时见到的冷淡印象,只是打从心底享受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也吸著沾面。

 『大家一起吃就很好吃呢。』

 这种话,我有听过好几次。

 但我并不这么认为。

 一个人吃比较轻松。而且也能集中在食物的味道上。这不是逞强,我是真的这么想的。虽然不觉得这是不好的事,但我知道自己是少数派。

 但说不定,橘真的是──

 「呼。多谢款待。」

 「吃饱了。」

 我们几乎同时吃完,将碗盘放在桌上。用水清清口后,吐出一口气。

 「……橘,我问你一件事。」

 「是什么呢,楠叶同学?」

 「你觉得,大家一起吃饭比较好吃吗?」

 「……不。我想要一个人吃喜欢的东西。因为这样比较能集中在品尝味道上。」

 橘用认真的口吻回答。

 结果,橘当时所说的是正确的啊……

 「当然,我有时也会想和朋友一起吃。但目的就不是吃,而是想聊天呢。」

 「你难道是……在嘲讽我没有吃饭时可以聊天的人吗?」

 「咦,你没有能聊天的对象呀……」

 「不要再说了!不要露出过意不去的表情!我孤单没朋友还真抱歉啊!」

 听到我的话,橘轻轻地笑了。比起平常冷淡的样子,她现在肩膀颤抖、眯起眼睛的表情,更加来得有魅力。

 「不过大多数人都会和其他人一起吃饭吧。明明应该有想集中精神吃饭的人,却总是不顾他人。」

 「我也明白在意他人目光的心情。像我和你这种人反而更稀奇喔。」

 「……我就算了,橘不在意周围的目光吗?」

 「虽然不能说完全不在意,但没有很在意。毕竟在意起来就没完没了,更何况心情会不舒服。」

 「……说的也是。你说得没错。」

 确实,我和橘说不定真有那么一点相似。

 然而,仅此而已。即便真的相像,也不是什么大事。

 「啊啊,抱歉,楠叶同学。」

 「怎么了。」

 我不会有多余的期待、不会抱持无谓的希望。

 「虽然刚才说了这么多,但今天和楠叶同学一起吃的沾面,说不定比平常还要美味呢。」

 「……是喔。」

 「是的。」

 所以我,完全没有感到一丝心动。

 ◆ ◆ ◆

 意外地与橘一起吃完沾面的数日后。

 我为了转换不稳定的心情,来到家附近的澡堂。当然,一个人来……有意见吗?

 一个人来澡堂真棒。总感觉混乱的心,以及从那之后莫名的霉运都一起洗掉了。只要不看到大叔的裸体就完美了呢,说真的。

 我将头和身体洗乾净,然后将肩膀以下的身体泡进热水里。

 呼,重获新生了。

 ……话说,最近老是发生奇怪的事情啊。本以为与橘的关系仅限一次,没想到居然又碰面了这么多次

 我只是个路人角色,而她则是完全相反的现充美少女。我们之间的短暂交集,本应很快就结束了才对。

 然而,橘在我心中的印象渐渐改变也是事实。

 至少橘似乎不是我所想的现充。否则,不可能和我这种人的想法如此相似。

 不,就算价值观很相似,那又怎么了。那种事情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奇怪的偶然。这种事不值得一提。

 我打开门离开浴场。换好衣服后一口气喝完咖啡牛奶,付完费用后离开澡堂。

 没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反正是真的结束了。橘是个怎样的人,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说实话,我差不多开始感觉到人身危险了。」

 「……我也是啊。」

 已经不会觉得惊讶了呢……

 橘理华用漂亮的姿势站在澡堂前方,脸上有些许红晕。从头发有点湿、以及手上拿的东西来看,她应该也是刚洗完澡吧。

 「姑且问一下,你为什么在这里啊。」

 「当然是来泡澡的。」

 「……我就知道。」

 这真的不是什么整人搞笑片段吗。这已经不能说是偶然的一致了喔……

 「不在家洗澡吗?」

 「当然会,但澡堂也很棒。总觉得心情会平静下来,坏东西也被洗掉了。」

 「……难道你会读心吗?」

 「……什么意思?」

 「不,没什么。」

 稍微看著彼此后,我们同时踏出步伐。

 回家吧。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在意也无济于事。

 但是,已经快要晚上十点了。应该已经算很晚了。

 这种时候,应该要说「我送你回去」比较好吗?但一个不是朋友的阴沉路人角色这么说,她应该只会觉得困扰吧?而且,橘应该也不想让我知道她的家吧。

 ……好,还是别说吧。那种帅哥做的事情,根本不适合我。

 「那再见了,回去时小心点啊。」

 「再见,楠叶同学也请小心点。」

 我稍微有点耍了点帅,说了这句话,她也没有特别在意,随意地回答。总觉得有点难为情。

 「……」

 「……」

 「……」

 「……」

 「喂。」「呃……」

 没想到声音同时出现,我们同时停下脚步。

 「……为什么要跟过来啊。」

 「那是我要说的。为什么要走在我旁边。」

 「因为我家在这个方向,当然走这里。」

 「我家也是这个方向。一直往直走。」

 「……咦?」

 听到橘这么说,我不由自主地抱头。

 「……我也是啊。」

 「咦……」

 喂喂……饶了我吧。

 夜晚的道路上,橘与我面面相对,露出了自虐的苦笑。恐怕我也是一样的表情吧。

 「……仔细一想,既然常去的澡堂是同一间,那确实有这种可能性啊……」

 「……确实是呢。沾面店也是,如果不在家附近也不会走路过去了。」

 彼此陷入短暂的沉默。接著,我们不知为何一起笑了出来。那个平时很沉著的橘现在正捧腹笑著。

 看来我们似乎住得很近。虽然想到至今发生的事情,要说当然也是当然的。

 「我知道了。到中途为止都一起走吧。总觉得我们像个笨蛋似的。」

 「也是。其中一个人刻意绕远路也很奇怪。」

 我和橘无奈地互相点头,再度踏出步伐。我们并排走著,配合彼此的步调,悠闲地走在归途上。不论今后如何,我总感觉只有今天和橘扯上关系也没关系。

 忽然,徐徐的夜风吹来。身旁橘的秀发随风飘摇。那个样子彷佛电影或电视剧中的场景,非常地美丽。

 「楠叶同学。」

 「咦?」

 橘忽然叫了我一声,令我回过神来。橘看到我有些奇怪的反应,稍微感到疑问。

 「楠叶同学为什么没有朋友呢?」

 「为……为什么要问这个。」

 气场吗?孤伶伶的气场冒出来了吗?

 「你之前不是说过,没有能一起吃饭的人吗?」

 「啊、啊啊,我好像确实有说过。」

 太好了,不是气场啊……

 我悄悄地轻抚胸口松了一口气。

 「我只是不交朋友而已,并不是交不到朋友喔。」

 「嗯,所以我才要问为什么没有朋友啊。」

 「啊,是。」

 她这样回答我,我反而感觉很丢脸。想抢先张开防线的我太没用了吧……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喔。」

 「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自己一个人比较轻松。与人来往会很累。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就不会和他人有不愉快,也不会吵起架来了吧。」

 「你经常和别人吵架吗?」

 「不会喔。因为没有朋友呢。」

 「那不是就不知道是否真的会吵起来吗?」

 「我知道喔。因为从以前就是这样。」

 直到中学为止,我也有可以被称为朋友的人在。但是,随著我们一起玩乐、聊天之后,大家都逐渐离开我了。

 「原因是什么呢。」

 「应该是我的个性不适合与人相处吧。也可以说我性格不好。」

 「性格不好、吗?」

 「简单地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我并不这么认为。」

 「咦?」

 「……」

 橘说到这里,却沉默下来。她的手指贴在形状姣好的下颚,露出为难的表情。

 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家到了。」

 说完,我在自己的公寓前面停下脚步。这样又得道别了。

 但是,橘却不知为何,露出了尴尬的表情盯著我看。

 「怎、怎么了啊……?」

 「……这间公寓,后面还有一栋对吧。」

 「啊啊,说起来好像有。叫做B栋吧,那怎么了?」

 虽然我几乎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毕竟也没有和那边的居民有交流。

 不过为什么橘会知道这件事呢。

 「……那里,是我家。」

 橘说完,稍微乾笑了一下。

 ◆ ◆ ◆

 「隔壁公寓!?」

 去了澡堂的隔天午休。在教室说出昨天的事情后,恭弥惊讶地大叫了一声。

 「笨蛋!!声音太大了啦!!」

 「啊、啊啊,抱歉……」

 「真是的……」

 幸好只凭刚才的一句话,似乎没有让周围的人知道详细内容。虽然有些人往我们这里瞥来,但似乎并不感兴趣。

 我果然不该和恭弥说这件事的……话虽如此,说实话现在的我,也还无法将这件事只藏在我一个人心中。

 「不是隔壁,而是后面。我住的公寓后面,还有一栋楼啦。虽然有用围栏隔开,但只要走后门就能轻易来往。」

 「那也就是同一间公寓啰?为什么至今都没有注意到啊?」

 「因为入口不一样啊。我住的A栋出入口在南侧,而橘住的B栋则是在北侧。而且,到学校都只需要直走就行了。」

 「原来如此,彼此一直都走不同的路上下学啊。」

 「大概就是这样。不过,昨天去的澡堂在南侧路上,所以回去的路就重叠了。」

 「哈欸~~~」

 恭弥发出非常吃惊的声音。然后,马上又露出别有深意的没品笑容。

 「也就是说,与橘同学变得要好的机会,还有很多对吧?」

 恭弥强硬地搭我的肩,悄悄对我说。距离依旧老样子很近。

 而且这家伙,还没有放弃这件事啊……

 「才没有机会呢。而且,我也不需要那种机会。」

 「别说谎了啦。不然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种事?」

 「呜……」

 恭弥用彷佛看透一切的令人厌恶的眼神,看著说不出话来的我。

 「还有啊,廉。『我不觉得你性格不好』这种话,没有某种程度的信任是不会说出来的喔。因为橘同学觉得你对她有恩,甚至对你抱有些许好感都不奇怪。」

 「那次的人情债已经解决了。拜托别再提已经结束的事情。」

 「结束的只有欠你的人情而已吧?人的感情一旦改变,就不会轻易消失喔。」

 恭弥说完,露出让人一肚子火的满脸笑容。

 这家伙一副什么都知道的口气……对我抱持无用的期待,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廉啊。我的梦想是和你来一场双重约会喔。」

 「……如果你是认真的,那可是相当恶心喔。」

 「才不恶心!而且我很认真!」

 「那就是一生都不会实现的梦想,继续作梦吧(见てろ)。」

 「啊啊,看好了喔(见てろ)!我绝对会实现这个梦想!」 【译注:这里原文是玩「见る」的双关,动词「看」与「作梦」的动词都是「见る」。】

 恭弥露出爽朗的笑容。这家伙果然是个笨蛋吧。不论说什么都是白费力气的样子。

 「但是,如果能和橘同学变得要好,你自己也很开心吧?」

 恭弥的话,让我自然而然想起橘的表情。

 极端端正且没有感情的表情;吃著寿司看起来很幸福的表情。歪著头皱起眉间,好像很困扰的表情。

 不论是哪个表情,都无比漂亮。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男人说得出『我不想和橘变得要好』这种话吗。

 「……」

 「你看,无法否定。」

 「才……才不是。只是稍微发个呆而已……」

 「是吗?」

 恭弥那瞧不起人的口吻,我实在很不爽。

 我和你不一样啊。我不像你一样,可以与他人相处融洽。

 我总是抱著期待接近,然后失败、被讨厌啊。

 即使如此,我还是努力迎合他人,却承受不住压力,所以彻底放弃了。

 「好啦,我也不会勉强你。如果你不想,我会彻底放弃的。」

 「……真的吗?」

 「当然。但如果你想和橘同学拉近关系,到时要拜托我喔!我会全力支援你!」

 恭弥说完,竖起右手大拇指。与此同时,宣告午休结束的钟声响起。

 恭弥站了起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真是我行我素的家伙……」

 不过若非如此,说不定根本不会和我当朋友吧。

第3话 偷瞄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