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4话 少年认命了

第一卷  第4话 少年认命了 「呼啊……啊啊……」

 一如往常地睡过第六节课,被钟声叫醒。我慵懒地起立敬礼,不去注意吵吵闹闹地解散的同班同学,稍微发了个呆。

 恭弥今天也没有来我这里。他和同社团的喧闹之后,与女友雏田冴月会合,一起离开教室。今天也在走廊上看到橘和戴眼镜的女生。

 这次我事先移开目光了。如果对上眼神,橘一定会做出什么反应吧。虽然并不讨厌,但我会不知道该做什么回应比较妥当。

 烦恼少一点比较好。这里装作没注意到才妥当吧。而且即便注意到了,也未必会发生什么事。

 「……嗯?」

 我随意地将视线朝窗外看,突然出现一个女生的脸。我不由自主地与她对上了目光。而且那家伙,就是那个橘的朋友,她戴著眼镜,头上的单马尾飘动著。

 虽然没有橘的程度,但也相当漂亮。不过与橘或雏田相比,感觉比她们更加现充。

 那家伙凝视著我数秒后,忽然勾起嘴角露出笑容。

 怎么回事啊……?

 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教室内与走廊的喧嚣远去。我也缓缓站起来,悠闲地走出教室。

 好了,回家吧。虽然有些在意那个女生,但什么都没发生是最棒的。

 ◆ ◆ ◆

 「你来了呢,楠叶君。」

 「……果然会发生什么啊。」

 我刻意说出来让对方听见。

 在我初次与橘相遇时,也走过的门前,刚才的女生就站在那里埋伏。

 从她的话来推断,她似乎知道我会使用这条路。

 「为什么在这里等啊。你刚才在教室里也看著我对吧。」

 「我有点话想说。不过正确来说,是有想问的事情。」

 她的声音十分响亮、悦耳。站姿落落大方,然而并不会让人感到压力,而是让人感觉到她的自信与从容。仔细一看,她的五官很端整,给人正统派美人的印象。身高比雏田还高,也就是所谓的模特儿体型吧。

 「我身上没有好问的事情。」

 「是吗,那真遗憾。」

 「……」

 「那么,问题一!」

 「喂。」

 我立刻制止,戴眼镜的女生便咯咯笑了。真是让人烦躁的家伙。说实话,比橘还要难搞。

 「我可不会回答喔。」

 「没关系。我只是想问问,并没有想要得到答案喔。」

 「什、什么跟什么啊……」

 「别管了别管了。」

 「……那,先让我提问吧。」

 我隐约觉得无法从这家伙手中逃走,于是先说这句话。而且我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然而却被对方单方面提问,这实在很令人不爽。

 「请说。」

 「……你的名字是什么。」

 「须佐美千歳。二年五班。理华和冴月的朋友喔。我稍微调查过,知道你会来这里。」

 「我又没问这么多……」

 「我只是在你发问之前先回答而已喔。还想知道什么呢?」

 看来这个单马尾……不对,须佐美似乎完全不害怕告诉他人自己的底细。这是阴沉的我无法模仿的事情,不愧是现充……

 「……为什么对我有兴趣啊。」

 「因为你最近,好像和我的朋友关系很好的样子。」

 「……并没有很好。」

 「唉呀,你知道我在说谁啊?」

 「啊……!」

 可恶,被算计了。故意用「我的朋友」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就是为了这个吗?

 须佐美再次咯咯地笑了。但是她看起来,并不是因为可笑而笑的,反而看起来很开心。

 「那换我提问啰。你喜欢理华吗?」

 那句话,让我完全动摇了。

 我之所以不擅长应付现充,就是因为他们可以若无其事地拉著别人的鼻子走啊。

 「……并不喜欢。」

 「不是不会回答吗?」

 「……你……」

 须佐美游刃有余的笑容从没停过。

 话说回来,直言不讳也要有个限度吧……

 「以朋友来看,你觉得如何呢?」

 「我们也不是朋友。」

 「唉呀,是吗?理华说过是朋友呢。」

 「那家伙好像是这么想的吧。」

 吃橘亲手做的料理是前天的事情。那时候,橘好像有对我说,我们是朋友。她当时说这话的意图、真正的心情,我都不懂。

 「说起来,朋友是什么。到什么程度是朋友,关系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只要一方认为是朋友,那就是朋友了吗?」

 「谁知道呢,那种事无关紧要。你在意这种事吗?」

 「也不是……这样啦。」

 「那你认为你和理华是朋友了,对吧?」

 「啊、啊啊……」

 「是吗。」

 说完,须佐美进入短暂的沉默。既然要问的事情都问完了,我很想早点回去,但她挡在门前,回不去。

 须佐美紧紧盯著我的脸,手贴在下巴上。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说可以不用回答吗?」

 「……不知道。」

 「因为我认为,你一定是口嫌体正直喔。看来不出我所料呢。」

 「……你想说什么啊?」

 「不,没什么。我想说的,只有一件事喔。」

 忽然,须佐美的表情变得柔和。刚才游刃有余的表情消失,现在只能感觉出温柔与温暖。一点也不像是同年纪的女孩子,令人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别看理华那个样子,她是个好孩子,请你和她好好相处喔。用你自己的作风就行了。」

 「……就算你这么说,我和她已经不会扯上关系了喔。」

 「即便如此,还是拜托你啰。」

 须佐美说完,轻轻点头。

 真是个怪人。不过,她应该没有恶意。虽然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但总觉得她和恭弥给人的印象差不多。

 「千岁!」

 我突然听见耳熟的声音,有个人出现在须佐美背后。虽然长得不高,但是那张充满压倒性存在感的美貌,我不可能看错。那是橘。

 「唉呀,被抓包啦?」

 「我还在想有可能,结果真的在这里呀!」

 「呵呵。不愧是你,真敏锐呢。」

 「有什么好笑的!应该没给楠叶同学添麻烦吧!」

 「真失礼呢。我才没有给他添麻烦呢。对吧,楠叶君?」

 须佐美看著我,寻求我的同意。我打算来点刚才的小报复,于是保持沉默。

 「好了!要走了喔,千岁!」

 「好好,我知道了啦。」

 「楠叶同学,我替千岁向你道歉。」

 「之后要好好握紧缰绳喔。」

 「好的。」

 橘郑重地低头,拉著似乎完全没在反省的须佐美的手,往正门的方向离开了。看不到两人后,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手抚著胸。

 「……什么啊,这种像是朋友一般的对话。」

 回去后去澡堂泡澡吧。心情郁闷的时候,去那里最好了。

 然后再吃橘之前做好的料理吧。吃完之后,我们的关系也真的完全结束了吧。

 ◆ ◆ ◆

 「啊……」

 从澡堂回来,打开冷藏库后,我发现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没了。」

 橘做的美乃滋葱鸡还有炒咖哩,完全一点也不剩了。可恶……是谁吃掉了。好吧当然是我。

 「昨天吃太多了吗……」

 没想到真的吃完的时候,会这么伤心。她的料理就是这么好吃啊……那么,该怎么办呢。

 杯面的存货也刚好没了。而且到家之前突然下起大雨,要再出门也很麻烦。

 不但被奇怪的美女纠缠、洗完澡后下了大雨,连晚餐也没了,今天真是灾难啊。

 「嗯……」

 只剩下加盐海苔,以及白米而已。

 ……应该还可以吧。就吃白饭加海苔和调味料吧。虽然超级不健康,但男生一个人住,这种时候还是会出现的。

 就这样决定了。

 当我关上冷藏库的时候,突然发出了「轰隆隆隆」的雷声与闪光,而且还有地鸣声。

 打雷了。而且很大。应该是打在某处了吧。

 望向窗外,雨势越来越大。打雷也更加剧烈了。就算雷声没有这么大,轰隆的声音与闪电还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我拿出加盐海苔和白米。虽然稍微找了一下,然而柜子里果然没有其他食材了。

 男人的料理时间,终于开始了呢。

 然而突然传来电铃的声音。这个时间、这个天气,到底有谁有何贵干呢。

 本来犹豫要不要装作不在家,但却隐约觉得打开门比较好。

 「晚、晚上好。」

 「……你来干嘛。」

 橘理华穿著之前也见过的睡衣,站在门前。裤管以及脚有一点湿湿的。

 「那、那个……」

 橘一脸欲言又止。一直以来,橘给我的印象就是直来直往,现在这个样子很少见。

 身体害羞地扭著,脸颊有点红。

 「对、对了!我在想之前做料理时穿的围裙是不是忘在这里了!」

 「围裙?啊啊,那个啊。不,不在我家喔。」

 「很……很可疑呢!让我进去确认一下!」

 橘满脸焦急,打算钻过我旁边。就算你这么说,没有就是没有。

 「这里没有啦。而且我记得你有带走它啊。有好好找过了吗?」

 「……总、总而言之!」

 轰隆隆隆隆!!

 「呀啊啊啊啊!」

 今天最大的轰隆声让橘大叫起来,突然贴在我身上。娇小的身体刚好能收进我的怀里。

 「呜喔!呃、喂!」

 虽然我试著推开她,但她全身颤抖著,紧紧抓著我的衣服,不肯放开我。

 我思考之后,得出一个结论。也就是说,橘来这里的真正理由是……

 「……说不定真的在这里呢,围裙。」

 「咦……」

 「……嗯,应该是我记错了。因为无法否定可能性,要进来稍微找找吗?」

 我说完,橘探出埋进我衣服里的脸。窥探我的表情像是被扔在路边的猫咪一样。

 我决定不问她是不是怕打雷。人总有一两个不愿被知道的事情。

 「……真是没办法呢。马上进去吧。」

 「喔。麻烦了。」

 橘冷静下来,好像放下心来了,于是马上放开我。不过她还是抓著我的衣摆,迅速滑进我的房间。

 虽然我也同意了,不过这下事情还真变得奇怪了呢。

 还有,能不能不要再抓著我的衣摆了啊……

 「咦?我的料理,已经吃完了吗?」

 橘盯著摆在桌上的空盘子,发出惊叹的声音。

 「啊啊。好像昨天全吃完了。」

 「我应该做了四天分喔。你分给谁吃了吗?」

 「不,都我自己一个人吃的。而且,你觉得我能分给谁吃?」

 「这么一说确实如此。」

 「喂。」

 稍微否定一下也好吧。

 「……真是令人惊讶的食欲。超乎我的计算。」

 「唉呀,因为太好吃了,不小心就吃多了。」

 「……是吗。」

 橘似乎微微展露了笑容。就算是平时冰冷的橘,一被称赞似乎也是会高兴啊。与她最初给人的印象相比,越来越有人类的感觉了。

 不过,很好吃这点是事实。早知道就要她多做一点给我了。

 我离开厨房,坐在桌子旁边。将准备好的海苔、美乃滋,以及白米放在桌上。

 「咦……那是什么?」

 「今天的晚餐啊。」

 「……不会吧。」

 「没什么好惊讶的吧。这也没办法啊,家里没食材了。」

 「就算这样也……唉。请稍微等我一下。」

 说完,橘站了起来,往玄关方向走去。

 「你要去哪啊。」

 「我家有速食咖哩。虽然是即食的,但总比这个好多了吧。」

 「喔喔,那真是谢谢。」

 「我马上回来。」

 「啊、喂。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你……你在说什么呢?」

 啊啊这样啊,她还装作自己不怕打雷啊。

 「不,没什么。」

 「是、是吗……」

 橘打开门,抬头仰望瞪著天空。所幸,打雷比刚才还弱。不过雨势还很大。

 「……好机会。」

 橘轻轻喃喃自语后,关上门跑走了。哒哒哒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没问题吗……?」

 然而虽然担心,我也帮不上忙。我珍惜地吃著加味海苔,悠悠地等待她回来。

 嗯--真好吃呢,海苔。

 此时,又出现了雷声。而且还很大。

 这有点不太妙吧……

 我走到玄关,打开门看一眼。仔细一看,在楼梯尽头看到有一只手。

 那个,难不成……

 「橘!」

 「楠、楠、楠叶同学……」

 果然是橘。可能是因为腿软了,她蹲在那里动弹不得。不过,手里确实仅紧握著速食咖哩的包装。

 「我、我该怎么办……」

 橘在害怕著。因为下一次打雷在什么时候都不奇怪吧。

 既然这么害怕,其实也不必逞强啊……为什么要为了我的晚餐,不惜做到这种地步……

 「要我背你吗?」

 「咦……」

 「总比一直蹲在这里好多了吧?我背你到房间。」

 我走到橘身体下面的那格阶梯,背朝向橘。

 不管了,扯上关系就扯上关系吧。就算再度受伤,那也已经习惯了。不过就是多一道伤口,事到如今也不痛不痒。

 「快点。」

 「……我、我动不了。」

 「不是吧……」

 「勉、勉强还能伸手……」

 勉强只能伸手……

 啊啊,够了。我豁出去了。

 我将手伸进依然蹲著的橘的膝盖下。同时另一只手伸向她的背,用力撑起她的身体。

 「呀、啊啊啊!」

 「咕……我的力气可不大喔……」

 也就是所谓的公主抱。虽然橘从外表来看,体重应该相当轻,然而对于室内派的我来说,这样就够吃力了。

 「手伸到我的脖子后面……」

 「好、好的……!」

 橘的双手缠在我的脖子后面。体重稍微减轻后,我终于爬上楼梯。

 剩下就是直线,应该办得到吧。

 「楠、楠叶同学……!」

 「干、干嘛啊……」

 「……不好意思。」

 「……再、帮我做饭。」

 「……好。」

 回到房间后,我费了很多工夫才将鞋子脱下来,将橘放在客厅的椅子上。深呼吸了好几次,调整紊乱的呼吸。

 可以将女生公主抱还不喘一口气的男生,真的很厉害呢……

 我接过橘的鞋子,放在玄关,回到客厅。橘用毛巾擦拭湿掉的地方,露出极度抱歉的表情。

 「……真是丢脸,居然怕打雷。」

 「不论是打雷还是蟑螂,会怕也是无可奈何的。不过一个人住,怕这些可能会不方便吧。」

 「……又给你添麻烦了呢。」

 「不用道歉了。今天的咖哩还有下次的料理就可以扯平了。」

 「……谢谢。」

 之后,我吃著橘做给我的咖哩,而橘则文雅地正座著。

 这段期间,她那留在我手里的体温仍挥之不去。心脏有些激烈地跳动著,她的背的触感不断闪过脑海。事已至此,不可能不去意识到吧。

 『请好好和她相处喔。』

 须佐美的这句话在我的脑中再度回响。

 『用你的作风就行了。』

 才不是啊。这才不是我的作风。

 「……楠叶同学。」

 「嗯?」

 「……楠叶同学,不想要和我成为朋友吗?」

 「……不,没有这种事。」

 可恶……看来须佐美好像说了多余的话了。

 「……虽然我以前说过,不需要把我们的关系说清楚讲明白。」

 「……喔。」

 「不过我,还是想和楠叶同学成为朋友。」

 橘抬起低下去的头,直直看著我。并不是笑容,也没有哭泣,而是很认真严肃的表情。

 「会……给你添麻烦吗?」

 哪里麻烦了。我只是很害怕而已。

 即便成为朋友,即便关系变好,也会马上被厌恶。我心知肚明,所以才从一开始就逃跑,就只是这样。

 我必须为了和对方成为朋友、为了与他人和睦相处,而扼杀不适合与人来往的自己。可是我做不到,所以才像这样放弃了,就只是这样。

 不过,如果我不需要迎合他人的话。如果我表现出自己真实的一面,还不会被讨厌的话……

 ……不对,即便总有一天还是会被讨厌。

 「……那就成为朋友吧。」

 「……真的吗?」

 「真的啦。」

 想和这样的我成为朋友。听到这种话,我哪有可能不开心。

 与对方是不是美少女,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因为有人多少能接受我真实的一面,而开心得受不了而已。

 「不过虽然成为朋友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呢。」

 「……那确实是呢。」

 「不否定啊?」

 「因为就是这样不是吗?」

 「是你说要成为朋友的喔?」

 「果然不是朋友,说不定也没关系。」

 「喂!」

 我和橘都笑了。像是在憋笑一样,很有我们风格的笑声。

 啊啊,不过总感觉……这样非常有朋友的感觉呢。

第5话 美少女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