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骄傲

第一卷  第一章 骄傲 我(译注:男性自称)——不,自从『我』(译注:女性自称)以『米蕾努』的身份开始生活以来,已经过去一年了。

 我正沉浸在思绪中,为了整理这段时间了解到的事。

 首先是关于这具名为『米蕾努·佩特烈·德·莲烈』的身体。说到米蕾努,『米蕾努·伊鲁塔尼亚』就是那个恶女,嫁入伊鲁塔尼亚王室后的名字。

 原本的名字『米蕾努·佩特烈·德·莲烈』的含义是『莲烈领地,佩特烈家族的米蕾努』。

 本来还想,会不会是有着相同名字的另一个人?但结果,伊鲁塔尼亚王国如今还存在,这个米莲努也同样是拥有『瑟伯利亚之发』的『神之宠儿』,并与王子有着婚约。

 所以这里应该是过去,这具身体是那个『最恶王妃』小的时候吧。跟让我成为这个女人的屈辱比起来,和这种女人待在一起的恶心感,简直微不足道。

 其次。据说这个叫米莲努的少女,从小就是个不像样的人渣。

 一年前——我刚寄宿在这具身体的时候,佩特烈家的仆人们对待米莲努,就像对待一个一碰就爆炸的火药桶。

 听说,从懂事起,她就以『神之宠儿』的身份为所欲为。刚从这个寄宿的身体里醒来时,侍女看到我的反应,就像看到暴君从沉眠中醒来一样恐怖。

 第三,这个米莲努的双亲,也是混蛋。

 并不是说虐待她,恰恰相反——那帮家伙对拥有『瑟伯利亚之发』的米莲努唯命是从。

 对于女儿——米莲努的任性,除了“是”以外没有其他的回答,根本没有说人话的嘴。有的只是自己的面子和对『瑟伯利亚之发』这一权力的依恋。

 不仅不制止女儿的暴虐,反而称赞她,那是执政者应有的姿态。想要什么就给什么——这就是我所见的『米莲努的双亲』。

 那些家伙一定,把米莲努当成了,只要拜拜就能得获利的铜像吧。只是提供一些东西,就以为是在养育孩子,真是搞笑。

 不过,多亏如此,我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为所欲为——

 「呼……!」

 为了斩断杂念,我挥出比自己身量还大的剑。

 变成这个身体之后,我就开始彻底锻炼『米莲努』的身体。

 可真是太辛苦了。因为没什么力气,所以最初是从帮家里的佣人搬东西开始。

 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能扛起木桶了。到现在搬大型家具也轻轻松松——掌握了这种最低限度的力气后,我才开始握剑。

 尽管如此,身体的外表上也仅有一点点变化。大概是因为体内有『魔力』吧。

 想想也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在过往的历史中米莲努经常卖弄它的『瑟伯利亚之发』,以及头发带给她的力量。

 ——烧毁教会,也是她夸耀的一环。

 想到这,苦涩的味道就在嘴里蔓延开来。不过锻炼魔力,对我来说倒是新鲜有趣的事。

 做什么都没有用——不管出身如何,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由力量决定的。前世深谙这一点的我,必须要得到力量。

 不但要习惯前世没有持有的魔法,而且我也不打算走父母铺好的道路——嫁入王室的路。

 这样的话,就只有离家逃跑了。但要凭一个人的力量走下去,无论如何都需要力量。而这,就是为了掌握力量的训练。

 带着气势挥动剑,尝试使用充满身体的魔力。

 刚变成这个身体的时候,连个空桶都抬不起来,让我很惊讶。但现在我练就了不少力气。

 也许是使用了魔力之类的东西吧,似乎只有最低限度的肌肉。也可能是男女在这方面有性别差异,我也不想多什么了。

 ……虽然很惨,但多少也已经有前世的力气了。

 「真是的,欺骗也要有个限度啊。魔力也好,『瑟伯利亚之发』也好……」

 伊鲁塔尼亚这个国家的名字,来源于『伊鲁塔尼亚』神。而『瑟伯利亚之发』有着与神钟爱的花朵一样的颜色。所以,拥有这种头发的人被称为『神之宠儿』。

 想到前世米莲努死时的样子,我就觉得,认为神存在是一件极其愚蠢的事。但不知为什么,拥有『瑟伯利亚之发』的人天生就拥有巨大的魔力。

 米莲努也经常炫耀自己的力量。烧教堂啦,山啦,简直就是净喜欢玩火的恶趣味小鬼。

 没有好好考虑使用方法,真是暴殄天物。这让我想起了前世最后听到的柯尔翁女帝的话。

 『如果不是那样的人渣,而是你这样的人拥有了这种魔力。那么大陆的势力版图将会彻底改变吧。』——当时我还觉得她太抬举我了。但当我真的拥有了魔力后,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想法,或许我真的可以凭一己之力在历史上留下姓名。

 感觉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把剑插在院子里,仰望天空。

 我低下头,那是一双少女的小手。

 ——前世的话,我没有魔力。因此我被轻视为『卑贱之民』、『魔法无能者』。

 但是,作为交换,我掌握了在战场上杀敌的『技术』。谁都没能掌握我力量的真相,倒在了我的面前。那些被没有魔力的我打败的人,纷纷骂我卑鄙、野蛮,而这两个词化作了一个名字『野蛮之牙』。这个代表了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家伙、不服输的名字,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讨厌的东西。

 ——就这样不断揭示敌人弱小的我,最后,却被更大的力量吞噬,被杀了。

 生命终结后,却被塞进了这个最讨厌的『最坏的恶女』身体里——

 我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绝对……绝对不能输。这次的人生,无论是谁,那怕是神都不能妨碍我……!」

 权力的、民意的、历史的、在这巨大的力量洪流中——绝对不会再被命运裹挟牵制。

 我不打算成为霸主,也不打算报复。既然成为了『米莲努』,那我就坦然接受。

 不再输,是我这次人生唯一的规则。

 扫除所有阻碍我的障碍,我要走自己想走的路。

 为了这个目的——现在,我必须锤炼这具身体,极尽所求的、贪婪的、获取力量。

 像要斩断迷惑迷惘一样,举起剑,挥动。

 「哦啊!」

 带着裂帛般气势挥动的剑迸发出魔力,在庭院里划过一道裂缝。

 ……虽然让人很不爽,但魔力真是一种强大的力量。

 从灵魂中产生的所有力量的源泉,就是魔力。……在书上读到的时候,还不懂是怎么回事。但拥有了魔力之后我才明白了,魔力的确是所有力量的源泉。

 魔力可以根据持有者的内心,转化成各种形式的『力量』。火、水、雷、土。甚至是最单纯的肉体『力量』。根据持有者印象的不同,魔力会进行衍化。

 但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属性——话说回来,我擅长的属性好像是『光』。

 不过这也太讽刺了。不管是恩维尔,还是米莲努,怎么想都不可能是光啊。

 话虽如此,如果光属性是给我的手牌的话,确实有必要了解一下使用方法。光属性持有者好像很稀少,它的使用方法我现在完全不得要领,看来以后要慢慢摸索了。

 但要做到这一点,首先要从基础练起。现在我已经加深了对魔力本身,以及使用魔力的身体运动方法的认识。

 说到魔力,最先想到的就是释放出火焰和寒气的『魔法』。但它的用处不止于此,魔力似乎也能成为主人的力量和后盾。

 这种影响本来是微乎其微的。但如果拥有庞大的魔力,就会对身体产生巨大的影响。

 证据就是只要使用魔力,这具小小的身体就会充满力量。

 这么小的身体,却能像挥舞枯枝一样,挥动着铁剑。

 我不禁咂舌,这力量真不讨喜啊。对于一个没有魔力的人来说,简直是便利到不讲理的程度。这种感觉,只有后天获得魔力的我才能体会吧。

 看来魔力越用其总量就会越多。总量骤减的话,身体会感觉到魔力不足,然后积蓄更多的魔力。——应该是这样把?

 就像肌肉一样,虽然每个人都有,但每个人持有的肌肉量是不同的。极少会有完全没有魔力的人。

 那就是以前的我——『雇用兵恩维尔』。

 魔力因使用而增加其总量。……也就是说,一开始就没有魔力的人,后天也是不会获得魔力的。

 既然如此,想也没办法。不过,有了这样的力量,不管愿不愿意,那个女帝……科蕾特的话在脑海中闪过。

 虽然我对魔术还不是很精通,但如果当时我有这种运动能力的话,说不定我的刀刃就会架到那女人的脖子上。我并不是恨她——要是那样的话,那个世界会怎样运转呢?

 「……今天就这样吧。」

 我咂了咂嘴,把剑收进剑鞘。

 回过神来,已经汗流浃背。也许因为是女人的身体,所以感觉比前世要清爽的多,但衣服湿了还是不舒服。

 我把剑收进剑鞘,想着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吧——

 「请,米蕾努大人!」

 用这具身体第一个遇见的那个侍女,笑容可掬地把毛巾递了过来。

 「哦……谢谢你,蕾亚。」

 名字好像叫蕾亚。向她道谢后,蕾亚的表情高兴地和缓下来。

 「不不,我是米蕾努大人的“专属”侍女嘛!我已经准备好换洗的衣服了,请到这边来!」

 起初,她那仿佛世界末日般的胆怯表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这一年来……她完全克服了对米蕾努的恐惧。

 甚至如今她还以自己的专属侍女的身份为荣。

 她也常常强调自己的专属身份,以此来牵制周围的人。

 ……周围是?总的来说——

 「啊啊,米蕾努大人今天也很美啊……!」

 「纤弱的身躯竟然能自由的操纵那么大的剑!」

 「挥洒汗水的样子,好刺眼啊……!」

 是其他的侍女。

 ……我刚醒的时候,所有人都害怕米蕾努。

 正因为这种已经到谷底的状态,才会导致这种感情波动——也就是所谓的反差吧。

 每次跟她们说话,她们都像世界末日一样害怕,真让人受不了。所以小心温柔地对待侍女和管家后,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现在每次训练时,侍女们就会聚集在一起,肆意地发出尖叫欢呼。虽然很烦躁,但这比刚开始新生活时,每次擦肩而过,她都像看到了怪物一样的反应好多了。

 这事要是跟父母说了,应该能让她们闭嘴,但也没必要把处境弄得比现在糟糕。

 回应着侍女的要求,我像佣兵一样举起一只手臂打了招呼,结果尖叫的声音更大了。

 ……真是的,现在和『过去』都很麻烦啊。『米蕾努』的存在啊。

 ◆

 「哦米蕾努!今天你飞舞的头发依然那么美丽,锻炼结束了吗?」

 那是换好衣服,在宅邸内走动的时发生的事。

 在宅邸内很少见到——自从我寄居到这具身体后,走到宅邸外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不管怎么说——米莲努,听着他不加敬称的称呼,我在心里砸了下舌。

 「……啊啊,是啊。」

 「噢,又是这种语气。最近我从女仆那里收到报告,你不光语气,连行为都完全改变了——是被什么奇怪的小说影响了吗?行为方面的评价倒还好,但是这种语气,嫁到伊鲁塔尼亚家的时候,就麻烦了」

 ……就是这个,我知道他并没有恶意,但实在太让人郁闷了。

 这个男人,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是米莲努的父亲。

 眼前这个男人 名为巴尔扎克·佩特烈·德·莲烈。是只看重权力和金钱——我们市民眼中的『寻常的贵族』。

 即便不是贵族,想要矫正即将嫁入王室的女儿的说话方式也是理所当然的——「我知道。我会在外面使用相应的语言。如果那能成为我的王牌的话,我就这么做。」

 「这也太苛刻了。不过,如果你是这么想的,我不会说什么了。」

 ……就是这个。

 装出大人的样子吗?不打算说?——不是吧。对于一直在窥视,理应是女儿的米莲努眼色的这些家伙,是不能说出让我不高兴的话吧。

 ……这样一来,『米莲努』会性格扭曲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我并不想怜悯一个坐等国家灭亡的女人。

 虽然不知道寻常的贵族父母是什么样的,但如果即将进入社交界的女儿,用这种方式说话的话,我想他们一定会狠狠教训她一顿吧。

 本来我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待太久。

 话虽如此,但这种见怪不怪的态度,正说明了这个亲人一直以来的行为。

 「我也不想说得太严厉,但在下个月你和阿路贝鲁王子殿下的婚事中,请不要表现的太粗鲁。」

 总之——只要保住自己的面子,不给自己带来损失就行了。

 完全是简单易懂的话。……虽然作为雇佣兵,我并不是要完全否定他的想法,但这不是对待女儿的态度。

 「……嘁……是,我知道,父亲大人。当天我会很有礼貌的。……这样可以吗?」

 我捏着换上的礼服裙摆,像洋娃娃一样行礼。

 说实话,这种说话的语气连我自己都感到可怕,但这才是上流社会应有的礼节。

 「嗯!很好,那再见,米莲努。」

 「啊——」

 巴尔扎克对我的回答很满意,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因为是贵族,好像一直在忙着赚钱。托他的福,在佩特烈家就已经把大部分的东西准备好了。在这一点上还真想真诚的向他表示感谢。

 但是下个月要以结婚为前提去见王子——想到这里,心情就格外沉重。

 虽然是女人的身体,但内在是男人啊。和男人在一起,光是想想就觉得浑身一阵恶寒。

 在这个国家,虽然有很多人盲目崇拜神。但应该也不会硬把『神之宠儿』之类的存在束之高阁吧。

 这个国家——伊鲁塔尼亚,盲目地相信成为这个国家名字的神。实际上,如果真有神这种东西存在,那么受到神喜爱的前米莲努就不会那么出丑了,说到底她本来就该选一个更认真的人来拥有『瑟伯利亚之发』。

 但现在在这个国家的家伙却不知道这些,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每天祈祷着“伊尔塔尼亚”“伊尔塔尼亚”。被上帝选中的女人毁掉了整个国家,这个国家就此灭亡,知道这一切的只有我一个人。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拥有『瑟伯利亚之发』的我应该是最了解神的人吧。但是——

 「……下个月吗?」

 沉重的日子比想象中来得更早啊,这让我很泄气。

 既然要去王城,就不能这样说话。虽然很希望这件事能谈崩,但如果因此被家里赶出去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现在这种状态下,单凭自己的力量活下去虽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放弃这种什么都不用做,就有饭吃,有床睡,可以尽情锻炼身体的环境,多少有些可惜。

 有必要暂时留在这个宽裕的环境中增强力量,巩固实力。

 不管走到哪里,这头发都很显眼,实在是太碍事了,孩子气的样子简直让人瞧不起。一开始就被轻视的话,后面就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了。雇佣兵也好,大小姐也好,都是靠形象做生意,这点似乎没有变啊。

 我必须暂时成为他们所期望的大小姐。

 「真是的!当大小姐也不轻松啊……」

 一个人愤愤地嘟囔着,这句话被吸入了长长的走廊的尽头——

第二话 神赐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