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话 神赐的婚姻

第一卷  第二话 神赐的婚姻 马车在不规则的摇晃。

 「这天」终于来了,乌云在我的心头盘踞。

 我托着腮看着窗外的天气,真是晴朗的让人讨厌啊。父亲巴尔扎克高兴地说,这是神也在祝福这桩婚姻的证据。

 「你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米莲努,你以前不是很高兴能嫁给王子殿下吗?」

 我忍住咂舌的冲动,尽力做出自然的表情,眺望着窗外回答道。

 「都说女人的心是很善变的。」

 因为要去很远的地方,所以今天一整天都得呆在马车里。老实说,他的腔调真的很让人厌烦。

 不仅如此。父母精心准备的过于华丽的衣服也很难活动,头饰在视线边缘晃来晃去,很烦人。

 更难受的是,我要去会见那个毁灭国家的帮凶,『史上最蠢的笨蛋』。还要讨好对方,真是麻烦啊。

 ——因为穷奢极欲,导致国库枯竭。轻易处决掉违逆的人,到处引发纠纷战争,结果导致国家灭亡的米莲努,她并不是国王,而是王妃。

 虽然米莲努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为所欲为,但特别重要的事情上,拥有最终决定权的是另外一个人。

 也就是过往历史中——或者更简单的说法——也就是即将要面见的『阿路贝鲁王子』。

 传闻中他是个聪明温柔的王子。但事实却并不是这样,他只是个对恶毒王妃米莲努唯命是从、优柔寡断的男人。这是史上最差劲、最愚蠢的真相。

 只有一点,他确实是美男子,但这也为他的软弱增色不少——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比米莲努更没出息、『昏庸』的家伙。

 要我跟他打好交道,心情自然很不好。

 同样作为男人,我本来不想说什么。但如果站在国家顶点的男人,是这样一个温温吞吞的柔弱男人,就觉得很恶心。一个被人追随的男人,就应该有着与之相配的姿态。

 「奥奥,已经能看见了,米莲努!那才是伊鲁塔尼亚的中枢!骄傲而又庄严的伊鲁塔尼亚城堡!」

 巴尔扎克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兴奋地向窗外探望。

 一座做他所言的宏伟城堡出现在眼前。

 ……前世我也进去过。但那时我进去是为了把混蛋阿路贝鲁『拉出来』。

 结果,没等把他拉出来,那家伙就被愤怒的民兵——不过,那样也好。

 「心情好沉重啊……」

 口中重复着的无人知晓的牢骚,随着清爽的风飘散了。

 ◆

 「欢迎你的到来,『瑟伯利亚之发』的持有者,米蕾努·佩特烈·德·莲烈,以及令尊巴尔扎克·佩特烈·德·莲烈,旅途辛苦了。」

 进入城堡后,最先来到的是觐见用的王座之间。俯视着跪在地上的我们——言语中的敌意毫不掩饰的溢了出来。

 一边在高处俯视,一边威严地慰劳着我们的,是约瑟夫·伊鲁塔尼亚。伊鲁塔尼亚王国现任国王。

 长长的胡须和金发,头戴王冠,目光锐利——是符合“王”这一形象的老人。

 ……虽说如此,但他终归也只是个愚蠢的家伙。

 的确,到目前为止,伊鲁塔尼亚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如此和平,和这个男人的手腕有很大关系。与不断以军事手段扩张领土的邻国柯尔翁缔结和平条约,将和平维持到这地步,确实很厉害。

 内政方面,赋税并不重,也没听说过民众的不满——如果把所有功绩全都列出来的话,简直不胜枚举。从这一点来评价的话,大概就是名君了吧。

 除了把米莲努这个女人,引入伊鲁塔尼亚王室这一最糟糕的失败之外。

 看来这个叫约瑟夫的男人是个虔诚的伊鲁塔尼亚信徒。虽然也注意到了米莲努的人品,但却忽略这一事实,执意将『神之宠儿』引入王室。结果导致这个国家的历史就此画上了句点。

 至少王子能成长为正派的人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最坏的结果了吧——

 「……喂,阿路贝鲁。你要藏到什么时候?你的未婚妻来了,快出来。」

 「是……是……!」

 混杂着惊慌的声音回应了斥责,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王座的阴影中出现。

 但他的半个身子还藏在王座的阴影里——那样子简直就像小动物一样。

 ……原来如此,这就是『史上最差劲愚蠢的人』小时候的样子啊。

 会这样也能理解——如果没人看到的话,我也一定会烦躁地挠着自己的头吧。

 从王座阴影里出现的身影,用一句话概括,很容易错看成少女。

 剪得很短齐整的金发十分清爽,一尘不染。即使是在男女性别差异还没有显现的年龄,他的身材也属于纤细瘦弱的。大大的眼睛,就如洋娃娃一般。

 ……如果他的头发长长了,如果不知道他长大后的样子,那在他被称为王子之前,我一定会认为他是一名少女。

 不按常理出牌的脸,换句话说——也就是一点男人味都没有。这个叫阿路贝鲁的王子。

 i-077

 ◆

 至少态度堂堂正正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可要跟未婚妻见面却躲在椅子后面,真是没救了。

 「哇……多么美丽的人啊……!这位就是被伊鲁塔尼亚神选中的人啊……」

 阿路贝鲁一看到我,就睁着大大的眼睛露出惊讶的表情。

 外表被夸奖倒也不讨厌……

 「啊,您也是。请多关照,阿路贝鲁殿下。」

 我果断露出职业假笑,阿路贝鲁却把自己的身子往后缩了缩。

 果然,这个男人的态度太过分了。

 虽然我也不想和肌肉发达的男人发生那种关系,但这种类型,还是饶了我吧。

 「哈哈哈,你害羞了吗……怎么样,还能继续进行吗?」

 「这、这个……!能……但是,我能配得上神选择的人吗,我很不安……」

 ……或许,这个国家最失败的就是约瑟夫国王对于这位王子的判断吧。

 无论多么聪明,要想领导国家——要想站在某人之上,就必须要拥有某些必要的东西。

 即便神明选择了我,我也不会选这个王子作为另一半。为此,我要现在就开始做准备——但就这样离开这个国家,我很不安。

 ……对这个国家的依恋早在前世就已经切断了,但故乡毕竟是故乡。如果两次看到它的灭亡,我还是会觉得很不舒服。

 既然我已经成为了『米莲努』,那前世发生的事情,应该就不会原封不动的再次发生。但如果王子是这个样子,未来依旧令人担忧。

 「你们彼此之间应该还不了解吧?开个茶会增进感情如何,场地已经准备好了。」

 正想着不靠谱王子的事,约瑟夫国王就提议举行茶会。

 顺便巩固地位的话,稍微参加一下也可以。

 「只有我们两个人吗?那,那个,我……」

 突然的提议让阿路贝鲁惊慌失措,悄悄地偷看我的眼色。

 ……啊,这也许是个好机会。对即将灭亡的国家见死不救,会睡不好觉吧。

 借此机会,我要好好重新敲打一下他的性格。

 「嗯,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提议。」

 我忍住内心的焦躁,笑着点了点头。

 ◆

 「这边请。」

 离开觐见的房间,附近的侍卫带我们来到了谈话室。

 环顾一圈,这里的每一件家具都很昂贵。这可不是能心平气和交谈的气氛啊,反而有种焦躁感。为了彰显王室威严,招待客人的场所就必须如此奢华吗?

 被带进房间后,侍卫们留下一个人后就退出了谈话室,我、王子,再加上侍卫,一共三个人。

 ……太过和平了吧。虽说是本国国民信仰的对象,但是在拥有巨大魔力的『瑟伯利亚之发』面前,仅用一个人守护唯一拥有王位继承权的王子,不觉得太大意了吗?

 对这个国家来说,『瑟伯利亚之发』是神圣的存在——而这种盲目,会导致国家毁灭。

 「真是的,完全不能交给你啊……」

 我坐到一张大椅子上,蓬松的靠垫柔软地抵住了腰。果然是一把好椅子啊。我冷哼一声,王子的肩膀随之抖了一下,护卫也皱起眉头。

 「哎呀,失礼了。王子殿下还没坐下,我就先坐下了,真是失礼了。」

 「啊、不、不!让您费心了是我的错,对不起……!」

 我带着些许挖苦的挑衅,试图激怒王子。但王子并没有生气,他缩着身子,急急忙忙地坐了下来。

 ……喂喂,被小瞧到这种地步,还什么都不说吗。我真的开始担忧了。

 负责护卫的男人露骨地表现出不快——但阿路贝鲁是这种态度,主人没说话他也不好说什么。

 「请不要那么贬低自己。阿路贝鲁殿下是伊鲁塔尼亚王国的王子吧?所以要稳重一点,即使做错了也不要自责。」

 「嗯,是的,没错……」

 ……这样不行。

 上一段历史中,今天发生的对话,浮现在了眼前。

 如果『瑟伯利亚之发』的持有者不断逼迫的话,不,即使不这么做他也会妥协听从的吧。

 ……怎么回事,记忆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阿路贝鲁殿下,我有件事一直想在见到您后问您,能准许我问您吗?」

 「好,好的!请问!」

 这样做是有意义的,毕竟是故乡啊。

 这样下去,就算米莲努不做多余的事,这个国家也会灭亡吧。如果是在和平时期倒也没什么问题,但邻国是柯尔翁,那就太糟糕了。那位女帝大概,即使对手不是米莲努,也会因为对手是这种人而感到焦躁吧。

 能做的事情不做,良心会不安的。

 「很抱歉,我很困惑——阿路贝鲁殿下想成为什么样的国王呢?」

 「什么……?」

 首先要问的是,阿路贝鲁这个男人想成为什么样的国王。

 虽然前世听说这家伙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但就做的事来说,也只是对米莲努言听计从而已。

 正因为如此,我还不知道他自己是怎样的人。

 我所知道的,只有他那副仿佛接受了什么似的,任由粗劣的斧子砍入肩膀的表情。

 「……我想成为父王那样的国王。」

 果然——说这话的阿路贝鲁眼里能看到很多东西。

 「能解释一下吗?」

 「建立和平,贴近人民,向着更好的未来前进——这样的国王。虽然我现在还需要学习很多必要的知识,但我想成为受人民喜爱的国王。」

 很伟大的理想。虽然现在看来还很天真,但为此不断付出努力的话,也是个不错的答案。

 护卫的表情也缓和了几分。……被部下仰慕的这部分,看来要稍微改变一下看法了。

 但有一点,对这家伙来说是必要的——必须拥有的意识。

 「真了不起。……那么,恕我冒昧,可否让我给您提个建议?」

 「米莲努小姐给我?好的,拜托了。」

 「那么,请您不要再信仰神明了。」

 「啊……?!」

 那就是不再信仰神这种无聊的东西,养成靠自己的力量想办法解决问题的意识。

 王子发出惊愕的声音。

 从神的使者嘴里,说出了否定国教的话。会震惊也是当然的。

 「这是什么意思?!米莲努小姐明明是『瑟伯利亚之发』的持有者……神的宠儿啊!」

 「就像我说的,在真正重要的时刻,神是不会拯救人类的。『我,米莲努』是亲身体会到这一点的人。」

 他把手放在胸口,嘴角扭曲。眼神却透露出冰冷。

 阿路贝鲁站起身,脸上混杂着愤怒和失望。我用雇用兵时,夹杂着杀气的眼神看着他,这令阿路贝鲁不得不屏住呼吸,再次瘫坐在椅子上。

 我对此心知肚明。即使被说成是神的宠儿,但神也没有拯救那个宠儿的「事实」。

 我不知道『米莲努』是否信仰神,也许只是把他当作装点自己威望的装饰品。但不管怎么说,神并没有拯救相信自己的伊鲁塔尼亚王国国民。

 那件事,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如果没有米莲努,伊鲁塔尼亚的灭亡那天的事大概不会发生了吧。

 但是,如果让这个弱小的王子当上国王,那一天就不远了。弱小的国家,归根结底只是会被吞噬的「食物」。即使现在能和柯尔翁和平共处,但如果在身边栖息的是那位女帝的话,绝对不会有未来的。

 「正因为如此——你必须变强。要想领导这个国家,现在的你太弱了。」

 「怎么会,我……」

 受到杀气的影响,阿路贝鲁的眼里涌出泪水。

 不仅仅是恐惧锐利的眼神吧。也有他所信仰的神,却被那个神所钟爱的人否定而产生的混乱。

 仿佛再现了那个场景话语,映照出的地狱的眼瞳,多少也传达到他的内心了吧。

 ……不过,稍微打击一下他那渺小的自尊心,也不是什么坏事。

 「首先不要再信仰神明,试着磨炼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如何?信仰神明这种事,等你成长后,眼界变高了,在去考虑也不迟。」

 「啊……啊……」

 虽然勉强维护住了大小姐的体面,但雇佣兵般的强硬言辞,还是让阿路贝鲁像陆地上的鱼一样,渴求水般的不停张嘴。

 似乎并不是只有胆怯。思绪也处于混乱状态,无法整理清楚现状。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有救的。

 算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事。虽然不情愿,但今后见面的机会会越来越多,而且这家伙为国家着想的心也不假。只要慢慢地重塑他的性格,未来应该能独当一面。

 虽然双方初次见面的印象糟糕极了,但从一开始就是顺带的。本来也没打算处好关系,所以被喜欢还是被讨厌都无所谓。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对方毕竟是王子,事情到此为止,让他下不来台也不好。

 「请您考虑考虑。不过,我不知道被我这个女人这样说,却只能哑口无言的您,能不能做到——」

 面对态度不温不火的阿路贝鲁,不知不觉间就火大起来。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就被一旁怒火积压已久,爆发了的侍卫,打断了。

 「米莲努大人,您太无礼了!从刚才开始您说的话就……!」

 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衣服下面的肌肉也因气愤清晰的隆起。

 对主人的无礼令他怒不可遏。

 「哎呀,真是失礼了。」

 「即便是神的宠儿,我也不能将您对我主的无礼,视而不见!」

 骑士端正的脸庞涨得通红。

 但我此时更在意的是他的身材。

 身为王国的近卫军,想必魔术方面的造诣一定很高。但他似乎并不依赖于此,而是认真的锤炼了身体。那是对战斗真诚的证据。

 这么没出息的王子,却能被如此有能力的部下真心爱戴,这点让我有点吃惊。

 看来前世听闻的品行很好,也不是毫无根据就流传开来的。

 「不能视而不见吗?那想怎么样?动手杀了我吗?」

 我挑衅地眯起眼睛。

 「保罗!你才是无礼的!这位是……!」

 「阿路贝鲁殿下……但是……」

 如果我现在是平民,他一定会满不在乎地收拾掉我。但现在不行,因为我是『神的宠儿』。

 一开始如此激动倒还好,但之后还这样就太草率了。

 但是,我不讨厌。

 连面都没见过的神,没必要相信。

 一个普通公爵家的小姐,对身为王子的主人做出无礼的事,指责她是非常正常的。

 就优先级来看,这名近卫军这是把主人排在神的前面。而这样的人,才是这个盲目崇拜神明的国家所需要的。

 「不,阿路贝鲁殿下,这样就可以了。‘只是谴责公爵家的小姐对王子的无礼行为’,这位先生所做的仅仅是这样的事情。」

 「米莲努小姐?」

 我面无表情,用雇佣兵的眼神瞪着近卫军。

 大概是察觉到了其中夹杂的杀气,近卫军的眼神变了。

 他感到惊愕,还有一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恐惧。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种方法真是方便啊——扮猪吃老虎。

 隐约察觉到——原来这个国家也有正经人啊。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没有必要去窥视来路不明、连身影都看不到的神的眼色。因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是我们。今后,这个国家需要的也是这样的人。请仔细看看。」

 我转过身指着近卫军,两人都惊呆了。

 大概是因为我这边的气氛已经缓和下来,近卫军虽然感到愤怒,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一时语塞。

 「虽然这种话轮不到我说。不过,如果您能为刚才的失礼向我主道歉的话……」

 「不会的,我本来就不打算道歉哦。」

 我打断了近卫军让我向他主人道歉的话,继续挑衅。

 这是个好机会。我要趁这个机会,让他们认清神这种东西。

 「……米莲努大人,仗着是您是女孩子无法对您出手就胡言乱语,也太没品了吧?」

 「哎呀,不劳您费心。我目前正在锻炼身体,并且自认为不输你们这些男人。」

 我掩着嘴,温和地笑了。

 大概是意识到「这些男人」不只指自己,也包括阿路贝鲁吧,近卫军脸上的青筋再次爆起。

 「哈哈……是吗?不过,俗话说一知半解乃是大忌。太过轻信自己的能力是很危险的。」

 近卫军男人脸上带着笑容,声音也努力维持平静,但还是掩饰不住愤怒。

 说什么才能彻底激怒这个小鬼呢?……再推他一把吧。

 「是啊……如果可以的话,能请您陪我切磋一下吗?请阿路贝鲁王子殿下的直属近卫军务必帮忙。」

 言外之意,想打架的话,乐意奉陪。

 突然提出要切磋的提议。在场的所有人都僵住了。

 理解了其中意思的阿路贝鲁突然站了起来。

 「危、危险!您可是女孩子……!而,而且保罗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剑士!?」

 看来脑筋转得并不慢啊。不过,如果是炫耀自己的本领,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位王子不知道,被女人嘲笑到这种程度还保持沉默的男人,根本不存在。

 「……这不是很好吗?阿路贝鲁殿下,这是米莲努大人的愿望。而且我有分寸。」

 名叫保罗的近卫军,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冷冷地回道。

 对他来说剑术是驾轻就熟的事,没理由不答应。

 事情总算变得有趣起来了。身体的锻炼也有了一定的成果,前世的技术也渐渐重新掌握了。正好在这里试一试身手。

 「那么,可以借用一下中庭吗?」

 「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忽视一旁慌张失措的王子。

 我看着保罗的眼睛,再次露出笑容。

 ◆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观众来啊。」

 为了寻找能够『切磋』的开阔空间,我们来到了中庭。

 转移完毕,正在准备训练用的木剑的时。不知道消息从哪里传开了,城堡中有空闲的人都出来了,把我们团团围住,等着看热闹。

 虽然大部分的视线都是出于兴趣,但其中还是混有带着敌意的眼神。倒也是,把自己侍奉的王子说得一无是处,会生气很正常啊。

 不仅如此,士兵中也有一些是为了监视保罗不要做过头的吧。

 最担心的还是国王,不过好在约瑟夫王并不在这里。不感兴趣吗?还是在哪里进行会谈?不过没来真是帮了大忙了。

 「需要我为您推荐护具吗,没有护具真的可以吗?……即使受伤也没关系吗?」

 「请多关照。没有适合我娇小身体的护具——我也不会受伤的。」

 在确认木剑的触感时,看起来心情不错的保罗开口了。

 推荐护具,大概只是在切磋前走个形式。虽然是木剑,但足够用力的话还是能杀人的。虽然对方是对王子无礼的外人,但『瑟伯利亚之发』的拥有者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就麻烦了。

 不过,让我注意不要受伤,也就表示会以让我受伤为前提攻过来吧。干劲十足啊。

 「保罗,住手!如果米莲努小姐出了什么事,你是绝对无法弥补的!?」

 不出所料,就连王子也厉声制止。

 「您在说什么。这是米莲努大人恳切希望的啊。最大限度地满足她,不正是对『瑟伯利亚之发』的敬意吗?而且米莲努大人是『神之宠儿』,就算在切磋时发生了什么,想必也不会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吧。」

 毕竟是王子的直属卫兵,对自己很有自信啊。

 不管怎么说,阿路贝鲁会沮丧地退下,也是出于对这个叫保罗的士兵的信赖吧。如果在这里大喝一声「我是王子」的话,或者道歉说「是我气量不够」的话,就能圆满收场吧。

 但是——我深深感到,这个国家,不,不只这个国家。那些盲目自信的上流阶层的人总是有很多漏洞。

 「那么,准备好了。按照事先约定,此次是切磋剑术,禁止使用攻击魔术,可以吗?」

 「嗯,我同意。」

 「好,那么……谁来发开始信号呢!」

 听了保罗的话,我粗鲁地举起剑。与这个国家的『剑术』相去甚远的我的剑术——「雇用兵恩维尔」的架势让周围的人不禁笑了出来。

 『瑟伯利亚之发』的任性的小姑娘开始习武了,伴随着他们的嘲笑,这种说法在贵族和皇族之间流传。『有传言说她是为了炫耀自己的力量、大概是任性女儿一时兴起吧、或许连传言都是她本人散播的』聚集的视线中回荡着这些话语。

 「哦哦……那就是『瑟伯利亚之发』主人的魔力吗?」「

 「『神之宠儿』竟然只有这种程度,难道她的力量还不如那些下等兵吗?」

 那些人笑的不仅是我的剑术架势,更是我看起来羸弱的魔力。越是有自信的人,越会根据对方的魔力来判断实力。

 我只是将魔力抑制到极限。

 仅是如此,就能把那些骑士和士兵骗得团团转。

 就连这个叫保罗的近卫军,也以为窥见了大小姐面具下隐藏的本性。

 「开始!」

 负责发号的士兵,用力挥下了高举的手。

 于是——保罗拍了拍胸脯,仿佛在说放马过来。

 精英们在这种地方就是不行啊。

 「真是绅士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请不要客气。我为了侍奉阿路贝鲁殿下而磨练出的本领,可不只是花架子。」

 在前世遇见这家伙的话绝对没问题。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不好说啊。

 对手毕竟是「神之宠儿」。他大概只是想让我丢人后灰溜溜的回去吧。不过,俗话说的好,不要以貌取人。

 身体弯曲呈前倾姿势,木剑自然垂下摆好姿势。

 然后,我擦着地面,向前掠去。

 「……!?」

 或许是被我的接近的速度吓到了吧,保罗露出惊愕的表情。

 虽然没有特地起过名字,但上辈子这种突近技术被称为『兽』。

 尽可能压低姿势,在地上掠过的步法。那样异质的动作和步法缠绕的低姿势,简直就像野兽一般。

 人总是很难应付来自脚下的攻击。如果是小动物,踢飞就完事了。但做出这种动作的是,露出如刀刃般獠牙,会思考事物的人。

 不过,这次的武器是木剑。

 「呜啊啊!?」

 保罗朝迫近脚边的我挥动武器。挥剑的轨迹毫无招式可言,非常不像样。说到底,剑术这东西是以人为对手而发明的,并不是以在地上奔跑的野兽为对手。

 虽然我的样子彻头彻尾就像个猴子,但效果极好。更何况是十四岁的小个子小鬼,光是高速移动的小号靶子,就足够扰乱敌人了。

 把剑架在肩膀上,将头顶挥下来的剑的剑劲卸掉。再以适当的角度接住剑,挡开。这是『兽』中最常用的防御方法。

 我架开狠狠劈下来的剑,顺势猛击他的脚。

 「啊……」

 如果是真正的剑,他的脚就断了。总之保罗已经无法再战斗了,我直接绕到他背后,用剑抵住跪在地上的保罗的脖子。

 「可以判定胜负了吗?近卫军先生。」

 我故意不情愿地问道。

 听到声音,那张脸终于回过头来。一脸茫然。

 ……那倒也是。抑制着魔力的我让保罗轻敌了——就这样赢得了胜利。

 说实话,如果保罗动真格的,结果或许会不同吧。但,事实并非如此。

 「你太大意了吧?如果这是面对刺客的实战,你会怀着怎样的心情来挑战我呢?我有点好奇——」

 轻敌,这是他最大的败因。输给了只拥有普通魔力,稍微锻炼过的孩子。应该好好给他上了一课吧。

 「那样的话,王子肯定已经死了。我建议,还是不要以貌取人。」

 我的话让保罗僵住了。没错——如果这是实战的话,这个国家就会至此终结。王子身边的近卫军失败就是这么回事。

 因为对方的魔力低,因为对方是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平民——就疏忽大意的话,会死的。

 在这个世界上,即使魔力再值得依赖,被人砍到也会死亡。

 火球、光箭固然是威胁,但被没有任何魔力的剑刺入腹部,也会完蛋。

 无法抛弃由魔力铸就的光辉形象。说到底,这个国家在这方面很『弱小』。

 最后能活下来的,终究只有强韧的家伙。这一点上,邻国的女帝可是个厉害的家伙。率领大军来毁灭濒死的邻国。

 「保罗……保罗队长……」

 「败给了连那种魔力都感觉不到的娇小少女……?!」

 来围观的士兵们议论纷纷。

 即便如此,这个叫保罗的男人实力还是很不错的。

 如果他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至少能够和我痛快打一场。

 丢下茫然自失的保罗,我走向阿路贝鲁。

 潇洒地行了一礼——

 「看到了吧。弱小的话什么都保护不了,弱小的话连活都活不下去。死了,就无法贯彻自己。最终,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只能变得强大。」

 「诶?!啊、诶……!?」

 我用只有王子才能听得到的微弱声音,清晰地告诉他。

 不知道是因为突然变了的语气,还是听到的话——王子仿佛被雷击中一般,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能和你说几句话吗?如果可以的话,这次只有我们两个人——」

 戴着面具的我微微一笑,想必一定是清纯的少女模样吧。

 如果没有看到我之前的本性的话。

 ◆

 因为要从中庭到一个我们俩能单独交谈的地方,所以我们就来到了阿路贝鲁的私人房间。

 既然是王子的私人房间,那应该就没有人敢轻易进入,也没有人敢竖起耳朵偷听,也不会有监视。所以我不再掩饰自己,跷起二郎腿坐着。

 眼前的阿路贝鲁比刚才更加畏缩。果然「装成大小姐」并不适合我。虽然我完全没有这种打算,但如果要订婚的话,两个人各怀鬼胎,那也没什么意义。

 我冷冷地望过去,阿尔贝勒双腿并拢,缩成一团。

 「我想听些实话。」

 「啊、啊是!」

 身体僵硬的阿路贝鲁,向前探出身子,挺起背脊,结果身体更加僵硬了。

 他的态度过于坦率了,或许给他点刺激也不错。

 「跟到今天为止,连脸都没见过的粗野女人定下婚约,你愿意吗?换作是我的话,肯定会拒绝。」

 今天一天,我充分认识到了王子的软弱。

 假设现在我和阿路贝鲁订了婚。这种情况下,等待他的无疑是和前世一样的格局——随心所欲的我,和唯命是从的他。

 而且,即使换了对象也不会改变。

 并不是只有『米莲努』这样的女人想当皇妃,所有贵族的想法都和她一样吧。

 总之,如今这个阶段,不管他怎么做,国家的未来都是一片黑暗。

 如果是一般的家庭,女人掌握大权——想想前世的朋友——应该是件好事。但如果是国家那就不正常了,一旦掌握实权那就完蛋了。

 「啊,那个……如果是米莲努小姐那样的人的话……」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怎么这样。

 都这样做了,居然还觉得「我」这样的女人好。

 「我都这样说了,别开玩笑了。如果你想成为父亲那样的人,就不要让女人为所欲为啊。」

 一想到他是不是受虐狂,我就头疼起来。

 趣味爱好可以随心所欲,但被虐趣味牵扯到国家就不好了。

 「我确实很憧憬像父亲那样的国王,但更重要的是——」

 他移开视线,扬起一侧的嘴角,发现自己难得的想要发表意见,于是又一脸不自在地收回视线。

 容易错看成少女的少年扭动着身体,微妙的像画一般,反而让人觉得恶心。

 酝酿好语言后,阿路贝鲁抬起头来。

 「那、那个……我想变得像米莲努小姐那样帅气!」

 「啊……」

 蹦出了意料之外的话。

 「呈现出那样精致、华丽、美丽的的身姿,并且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剑技!如果有一位年长的哥哥的话,一定就是那样凛然的形象吧!米莲努小姐——不,米莲努大人的样子,就是我理想中的样子!」

 他气势汹汹,炯炯有神的眼睛告诉我们,他所说的都是事实。

 「美丽、强大、高贵……您就是侍奉伊鲁塔尼亚神的女武神一般的人!」

 「哦、哦……也有这种说法吗?」

 「是的!我一定要像您一样!」

 他的气势实在太猛了,连我都被吓了一跳。

 长得也很有女人味,虽然不了解他的嗜好方面,但看他刚才表达的这种喜好……看着那张脸,我不禁产生疑问,这家伙其实是个女人吧。

 把有男子气概的女子是当作理想。我不想否认,也许这家伙是活在未来的人吧。至少在我死之前,这种嗜好流行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话虽如此,喜欢强有力的人,想成为那样的人,也是很好的想法。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响亮的一句话。

 「哦……也就是说,你想要成为一个男子汉吗?」

 「啊!是……是的……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指导和鞭策我……」

 也许是把想说的话说出来的气势已经消散了,他再次缩了起来,但依然坚定的回答道。

 「哼,我好歹也是女孩子,你想让我教你怎么变得像个男人?」

 「啊……对、对不起……」

 我略带讽刺地说,狼狈不堪的阿路贝鲁像鸟儿一样挥动手臂否认。

 「哈……哈哈哈……!你说了很有意思的事啊,王子殿下。」

 他那样子很好笑,让我不由得笑了出来。

 但并不讨厌。

 「好啊,想要变得像个男子汉,让我来好好锻炼你吧。」

 「真的吗?!」

 阿路贝鲁起劲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回想起来,以前当雇佣兵的时候,也有好几个人自愿「拜师」。不过想要成为一个男子汉这样的目的还是第一次,很新鲜。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不接受的话,这件事就免谈。」

 但是,在此之前必须有一个前提。

 我把腿收到椅子上,胳膊拄着膝盖。然后竖起一根手指。阿路贝鲁夸张的咽了下口水。看得出他很紧张。不过,我想说的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不要再相信神了。我的生存准则就是就是,利用眼前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靠自己的力量扫清一切障碍。为此即使是『利用』神也没关系。」

 我不相信神,仅此而已。

 有依靠的东西并不是坏事。在快要倒下的时候,有一根拐杖挺不错的。但盲目相信到忽略自己脚下的路,那就是愚蠢了。

 「这……」

 「做不到吗?」

 我瞪着他说道,阿路贝鲁的脸阴沉了下来。

 然而,在稍许的踌躇之后,他抬起了充满决心的脸。

 「说实话,我觉得很难。因为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一直被教导要信仰伊鲁塔尼亚神。」

 结果还是不行吗——我正想着。

 但是,他接着说。

 「但是,看了你刚才的战斗,我明白了。如果用伊鲁塔尼亚神赐予的强大魔力,释放出攻击魔术的话,打倒保罗是很容易的事吧。但是您,仅仅用微量的魔力和锻炼出来的技术,就打倒了王国中优秀的骑士保罗。虽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但你这样做是为了告诉我,即使没有神,我也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开拓世界。」

 实际上,正如阿路贝鲁所说。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才不使用魔力。只是因为这样做最容易,所以才这么做的。

 但是阿路贝鲁似乎从那一战中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对我来说刚才米莲努大人的战斗,是对神的否定。拥有『瑟伯利亚之发』的你这样做,一定有某种意义和难以言说的体验的吧。所以如果你让我不要再信仰神,我会这么做。作为代替——」

 「作为代替——?」

 阿尔贝顿了顿,闭上了眼睛。

 大概是在想些什么吧,他的眼神和语气都很沉重。

 然后,他像下定决心般突然睁开眼睛,强有力地宣布道。

 「我会相信米莲努大人!」

 否定神。我根本不打算在那样一场残酷的战争之后,还忍受信仰神这种荒唐的事。

 但事实上,我深切明白,即使到了最后的最后,神也不会拯救他的『宠儿』。

 ……突然发现,阿路贝鲁的眼睛长得还不错。

 虽然他全是在自说自话,但好像确实抓住了什么。

 「你这话说的还真是有条有理啊。好吧,让我来锻炼你吧。」

 「啊,好!谢谢您,米莲努小姐!」

 他咧开紧抿的嘴,缓缓露出了少女般的微笑。

 闪闪发光的眼睛,说的大概就是这种吧。我从没见过佣兵界之外的人,那样一双纯粹的眼睛看着自己,感觉还挺新鲜的。

 不过,事情变得奇怪起来了啊。

 前世从来没收过什么麻烦的徒弟,虽然还算不上徒弟,但第一次教的居然是王子。

 人生还真是处处充满未知啊。不,如果非要说的话,变成该死的米莲努这件事就够奇葩的了。

 ——但是。

 突然,我对上阿路贝鲁看我的视线。

 那眼神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憧憬』。就像脏兮兮的小鬼看到闪闪发光的乐器一般——就像梦到双手无法触及的存在时那样。

 不,这样描述也不太准确。这或许是——信仰的对象变了……不会吧?

 对今天刚认识的女人就痴迷到这种地步,我觉得问题还是没变啊——

 「嘿嘿,接下来就拜托您了,米莲努大人!」

 这样笑着的阿路贝鲁的脸,果然只有可爱的女孩子才有啊。

 ……不要着急,重新慢慢塑造他的性格吧。

 这么说来,我要经常来这座城堡了吗?好麻烦啊,但父亲一定很高兴吧。

 我叹了口气,狠瞪着阿路贝鲁。

 那幸福的表情,真让人对未来感到不安啊。

第三章 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