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因缘

第一卷  第三章 因缘 第一次觐见结束,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我再次回归到每天锻炼的日子。

 肌肉还是老样子,只能说是健康的程度,不过魔力一直在飞速增长。

 虽然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实在有些乏味,但最近佩特烈家的庭院还是发生了些变化。

 以前我在院子里训练的时候,有空的侍女们都会来围观。但现在我特意把人赶走了,所以没有了她们的身影。

 要问这是为什么的话——

 「腰不要晃!把腰挺直啊,笨蛋!」

 「好……好的……!」

 因为王子来到了佩特烈家的院子里。

 看起来像是少女的少年,面对我的斥责,即使没有体力了,也还是很有气势的做了肯定回答。

 没错,他就是这个国家唯一拥有王位继承权的王子阿路贝鲁。

 一开始我还以为要去城堡呢,但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有一天阿路贝鲁突然来到佩特烈家。毕竟是王族,王子不是把我叫过去,而是自己亲自过来的话,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他还是坚持说这是『王子的命令』。

 为了和女人见面而使用特权,多少有些过分。但学会了坚持己见,还是值得高兴的事。

 之所以要把侍女们赶走,是因为不能在普通国民的注视下,粗暴的打王子的啊。

 「哈……哈……!」

 不过最近这家伙也变得越来越有毅力了,打他的机会变少了。

 阿路贝鲁按照我说的修正姿势,挥动木剑。

 看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好像站着都觉得很痛苦了。但如果他摆出一副乱七八糟的姿势,一定会被我斥责,所以一直拼命努力。

 「……好了,停下吧,休息一下。」

 「呼,呼……」

 一得到休息的许可,阿路贝鲁就仰面倒在了草地上。

 光是挥动木棍就累得够呛。半死不活——不,应该说已经死了三分之二。

 不过,比起刚来这里的时候,现在他已经相当能干了。

 「怎,怎么样?米莲努小姐……」

 说实话,还没到能评价的程度。

 完全不能上战场,非要说的话只比学习剑术的小鬼强点吧。

 不过,意外还是意外的。决不放弃的毅力还不错。

 「还行。剑术还不能派上用场,不过身体素质方面已经好多了。」

 「嘿嘿……谢谢您……」

 话虽如此,这家伙的身材并没有什么变化。

 ……该不会,他其实是女的?前世看到的阿路贝鲁是替身吧。——不管怎么想,他的外貌看起来都是『女孩子』啊。

 不过,阿路贝鲁也不可能在雇佣兵的世界里混下去。所以只要有技术和身体素质,再加上毅力,就不会有问题了。

 话说回来——现在有问题的是我。有了魔力之后,力量也随之提升,但外貌上几乎没有变化。

 看看上臂,赘肉倒是没了。但和前世相比简直纤细无比。

 这次的人生我也打算当雇佣兵,但还是不要再以外表来衡量了。

 为了清空脑子里开始缠绕的思绪,我举起剑,随心所欲地挥动。之前和保罗的战斗,其实收获挺多的。

 以低姿态为中心的『兽』的剑技,和这小小的身体十分契合。更低,更小的身体,让攻中的范围也更集中。对于以回避为重点,超近战为中心的『兽』的姿势来说,这样就让攻击范围也进入了实战的考量中。

 「话说回来,米莲努小姐真厉害啊。对剑术,不,是对战斗的思考都这么清楚……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低姿态的剑技。」

 「我不是说过了吗,要使用一切手段。如何与使用魔法的人战斗——只要想着这些,自然就会变成我这样的战斗方式。」

 我一边教阿路贝鲁基本的剑术,一边复习前世的技术。阿路贝鲁直起上身,停下了动作看着我。

 我的剑技,基本上是以应对魔法为中心的动作。

 魔法范围一般呈直线、放射状、或者圆形。身体小、姿势低的话,应对这种远距离攻击就很有优势。

 另外,贵族大多对剑术有种执着,这也是着眼点之一。这种剑术不会教我们如何对付在地上爬行的野兽,而是以套路化的『架势』应对对手的动作,那么没有教过的事情就很难应对。

 正因如此,前世的我才被称为『野蛮之牙』。这正是那些不认输的贵族起的名字,做他们没学过的事就是卑鄙。

 「总之,多学点东西,自己灵活运用,就能学到和我不一样的东西,这在任何领域都是一样的。」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在探求目标的过程中,就会有新的发现!」

 「也没那么夸张。」

 在两眼放光的阿路贝鲁追问下,我冷冷地回答道。

 这家伙总是说些让人不好意思的话。不能再简单一点思考问题吗……我想。

 深呼吸后,我再次握住剑。那么这次试着考虑一下魔力的使用方法吧——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米莲努!米莲努,出大事了!」

 父亲慌慌张张地从宅邸那边跑过来。

 看着他气喘吁吁、动作缓慢、勉强跑过来的滑稽模样,我想这家伙或许应该做些运动。

 不过,他如此惊慌似乎是有原因的。

 「怎么了,父亲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刚回应完父亲后,巴尔扎克的脸色就瞬间变青了。

 「喂,喂,米莲努!这可是在阿路贝鲁王子殿下的面前啊……!」

 「不用在意我,这样不是更帅吗?」

 「啊?嗯……如果阿路贝鲁王子殿下这么说的话,那就没问题了。」

 虽然父亲会责备我说话的口气,但阿路贝鲁对此早已习惯了。

 他用热情的语气回答着,巴尔扎克则浮现出了另一种困惑。

 「……咳!不管怎么说发生大事了。」

 为了驱除疲劳,也为了恢复心情,巴尔扎克使劲地咳嗽了一声,威严地掩饰态度的父亲,递给了我什么东西。

 巴尔扎克手里拿着一封信。这个男人应该会让随从把信拿过来才对——一边感到惊讶,一边把信封翻过来。

 ……上面印着黑色狮子的徽章。

 「柯尔翁寄来的?」

 听到我的声音,坐着的阿路贝鲁站了起来。

 我在阿路贝鲁的窥视下,粗鲁地拆开信封。就像上面印着的纹章一样,里面出现的是柯尔翁写给我的信。

 「……柯尔翁骑士团演习的邀请函?柯尔翁为什么要给我这种东西?」

 总之内容是,邀请拥有『瑟伯利亚之发』的米蕾努·佩特烈·德·莲烈参加在柯尔翁举行的骑士团演习。

 相比供奉『神之宠儿』的伊鲁塔尼亚,对于没有国教的柯尔翁来说,瑟伯利亚之发只不过是拥有强大魔力的标志而已——

 对于我脱口而出的疑问,阿路贝鲁接道。

 「米莲努小姐,您不知道吗?自从王城发生的事传开以后,米莲努小姐的名字不仅响彻了这个国家,还传遍了邻国。」

 「啊?……啧,真麻烦。」

 阿路贝鲁的话,让我不禁把真实感受化为狠话骂了出来。

 我正想着要不要搞个行踪不明,继续当佣兵什么的。结果名字就被传播的这么广泛,这就麻烦了啊。作为雇佣兵,我当然希望武名能在雇佣兵中传播,但对于离家出走的公爵家的千金来说,这无异于枷锁。

 把这么麻烦的事情散播出去的是——

 「……怎么了,米莲努小姐!」

 是旁边这个眼睛炯炯有神的小少爷吧。

 我粗暴地把阿路北鲁的头发弄乱。

 「哇、哇!不要这样,米莲努小姐!」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高兴,这一点很明显。但如果真按照他说的去做,阿路贝鲁就会像被遗弃的狗狗一样沮丧。

 「可是骑士团的演习……邀请别国的千金,这不是很离谱吗?」

 我打起精神,把注意力转回信。

 如果是宴会还好,但那是骑士团的演习。考虑到之前的历史,我想她是要显示自己的武力威势吧——

 「是吗?因为柯尔翁的公主也是位顽皮,并且武名在外的公主,所以她会不会对领地附近的米莲努小姐产生了兴趣呢?」

 「是这样吗?」

 ……即便如此,难道就要把我从这个和平到糊涂的国家里叫出去吗?

 正如所言,信的末尾附上了前世柯尔翁女皇的名字。但因为还没有继承王位,所以署名只是「科莱特」。

 科莱特•冯•柯尔翁。正是前世毁灭了我的故乡,最后杀了我的女人的名字,我不可能忘记。

 我对那件事并没抱有多大的怨恨,只是好奇在这个世界上的她是怎么想的。

 「这不是很有趣吗?父亲大人,麻烦您帮我答复:我会去。」

 我把信晃了晃,递给父亲。

 看着他狼狈的样子,真是有趣。

 「啊、啊……好啊。不过,米莲努,拜托你注意措辞……!」

 「我也拜托你了。虽然我觉得米莲努小姐现在的样子更有魅力,但对方是柯尔翁皇帝的女儿。」

 另一方面,阿路贝鲁却很沉着冷静。

 看他脸上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是信任我的。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这正是我教他的,而我自己也会贯彻到底。

 「我知道。……我也有些顾虑,就照你说的办吧。」

 我也是这表演中的一环啊。差点忍不住自嘲了出来,好在还是用大小姐般的笑容压制住了。

 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巴尔扎克和两眼放光的阿路贝鲁,两者间的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几天后。我坐着摇摇晃晃的马车,来到了领地附近的柯尔翁帝国首都。

 其实,我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成为雇佣兵后,也曾多次到访过这个国家。

 也许是因为军事能力出众,所以治安维护机关也相当优秀。与此同时,商业也很发达,整体上很有活力——我个人非常喜欢这条街。

 最重要的是饭很好吃啊。第一次吃到肉肠时,简直太感动了。

 既然接受了邀请,就不得不对餐点抱有期待了啊——

 就在快要把骑士团演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时,我看到了一座足以显示军事大国柯尔翁威望的巨大宫殿。

 一声巨响,大门随之打开,马车被迎了进去。我感觉自己仿佛被迎入了怪物的口中,是因为有前世的记忆吗?

 我们通过了为了迎接马车——不,是为了迎接我们而排列整齐的士兵中间。马车在宫殿的门前停了下来。

 在呈弧形延伸的阶梯上,宫殿的入口处站着一位黑色长发的少女,她的双眼熠熠生辉,两手交叉,威风凛凛。

 虽然不知道她的年龄还算不算小孩子,但她的身上散发着少女特有的天真无邪,眼神也很锐利。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欢迎您远道而来,拥有美丽头发的贵人。这次能接受我的私人邀请,非常感谢!」

 「私人邀请」,提到这个词的话,就一定没错了。

 这位少女就是『科莱特』。因为这个时间点,还没有决定由兄弟姐妹中的谁来继承王位。所以现在『她只是科莱特』。但我知道。

 i-121

 这位少女,就是即将继承王位,并且继承了『冯·柯尔翁』之名的——我(恩维尔)的仇人。

 柯尔翁的帝位代代都由兄弟姐妹中最优秀的人继承。身处这个世界,她这个年纪的少女,目光虽然烂漫,但却像雄鹰——不,像狮子一样锐利。

 据传闻,她好像有妹妹和哥哥,他们的眼神也是这样的吗?

 ……真不愧是未来的柯尔翁女帝啊,我很佩服,但我也和上次不一样了。我扶着随从的手,端庄地走上楼梯。

 「初次见面,我很荣幸受到您的邀请。我是米莲努·佩特烈·德·莲烈。以后请多指教。」

 我捏着礼服的裙摆,恭恭敬敬地低下头。

 ——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东西,这就是我的生存方式。我报上了名字,但眼底深处却激烈地燃起了浓浓的战意。

 「那就是『瑟伯利亚之发』吗?」

 「光听传闻,我还以为她是怎样的女汉子呢,没想到这么可爱……」

 候在一旁的贵族男子兴奋地说。只是看到我姣好的外表,不了解我的内在的话,会这么想也是当然的。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我的性格都不是能恭维或夸奖的。

 话虽如此,如果连这种程度都能蒙骗过去的话,柯尔翁的贵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嘁!」

 这么说来就轻松多了。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隐藏在眼底深处的斗志吧,看着身体微微颤抖,笑容中夹杂着兴奋的科莱特,看来一般的方法对付不了她啊。

 据传闻,科莱特公主从小就为自己的手段自豪,并以此闻名。果然,所言不虚啊。

 「哈哈——我喜欢你!今后还请多多关照。我可能会跟贵女你有很长一段时间交往了。」

 「是啊,彼此彼此。我们年纪相仿,恕我冒昧,如果能和您友好相处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我微笑着握住伸出来的手。周围的人纷纷发出感叹声,大概因为这场面就像一幅画吧。

 虽然科莱特年纪尚小,但她漂亮的脸蛋足以让人感受到她未来的美貌。白发的我和黑发的科莱特。对比鲜明的两个人微笑着握手的样子,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看,一定会觉得非常养眼吧。

 而实际上却像两头野兽正面碰撞,不知有多少人注意到了这一点。

 「距离骑士团演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请你好好休息,缓解旅途的疲惫吧。」

 ◆

 暂时休息了一下。

 我就转移到了离柯尔翁首都维斯贝鲁克不远的草原上。

 空无一物的草原上挤满了人,我站在来宾席上俯视着骑士团的演习。

 赤军和白军两军,使用的正是柯尔翁国旗的两种颜色,两军对阵相互碰撞颇具气势。

 问过之后才知道,原来是两位各自率领着军队的将军。这次骑士团演习既是举办祭典,也是切实进行切磋。

 不过——说实话,有点无聊。

 虽然颇具气势,但如果知晓未来柯尔翁的战术,就会感到扫兴。

 自从魔法被引入了战争后,一个英雄决定战争胜负的事情并不少见。正因为如此,战争这种形式的战斗,一般采用很多士兵释放魔术支援一员猛将的形式。

 而在未来引进弩等武器的柯尔翁,如今在战术上与伊鲁塔尼亚并无太大区别。

 不过兵将的素质还是差别很大的——

 「怎么样,米莲努小姐?」

 就在我忍着不打哈欠的时候,旁边的科莱特提出了问题。

 我应该没有把态度表现出来啊,我这么想着,重新整理了一下表情。

 「相当有气势呢,尤其是两位将军的气魄,让人觉得很厉害。」

 「哈哈哈,是吗?」

 我微笑着回答,科莱特笑了。

 但是,与爽朗的笑声相反,她看起来并不是很愉快。

 「的确是很好的杂耍,但你不觉得像在看舞台剧吗?」

 杂耍。看着与实战相比毫不逊色的士兵们的交锋,科莱特这样评价道。

 说得没错。我面不改色地看着眼下的『战斗』。

 列好队的士兵们互相释放出魔术,各种属性的魔法在战场上纷飞——由于是演习,杀伤力有所下降。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战斗』。

 但正因如此,科莱特说那就像舞台一样,只不过是表演而已。

 「魔术是骄傲,是高贵地胜利,真是无聊。你不觉得那种东西在书里、舞台上说说就可以了吗?」

 以来宾的立场,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但是,我完全同意这句话。这个时代的战争——即使危险近在眼前,也不懂得变通。难道是过于执着于使用剑和魔法战斗,而忽略了其他手段吗?

 极端地说,人被弓箭射中就会死。虽然魔法空手就能释放这一优势不可忽视,但以我对战斗的认识,还有很多手段可以使用。

 「我要让它变得更有趣,让柯尔翁变得更强。荣耀这种东西只有死后才能得到,活下去才能传承。你不这么认为吗?」

 科莱特的话渐渐升温。

 ……实际上,即使是科莱特成为了女帝的未来的柯尔翁,也很难说实现了所有的理想。

 说到底,魔法这东西的权威并没有衰退,虽然引入了非魔法兵器,但那也只是勉强进入了选项。

 但没想到十四岁的她竟然就有这样的想法。

 听说『黒狮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战争狂,这似乎也不是空穴来风。

 更重要的是,她的话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说服力——一种超凡的魅力。在她手下做的梦,一定会很热血吧。

 但愿黑狮子的獠牙不要向着故乡而去。

 「我不太明白,不过您的讲话很有激情。」

 「是吧。不过,要打破固有观念是很困难的。」

 话虽如此,我也很艰辛啊。

 比起以前被称为『魔法无能者』的时候,现在拥有『瑟伯利亚之发』的我处境更艰难。如果我隐藏魔力,并且利用这副外表的话,应该能让对方放松警惕吧。

 如果在魔术不那么受重视的世界里,现在已经习惯了的做法不能用了,所以这种时代还是不要来比较好啊。

 我嘴上肯定,心里却想着这些,茫然地看着演习,终于快有结果了。

 红军胜利了。稍年轻的将军举起剑,高喊胜利的口号。

 「真是精彩!」

 「是呢。」

 大概双方都明白,对方在说违心的话吧。

 与周围热烈的掌声相反,来宾席上的我们很冷淡。骚动中暗涌着沉默。

 「米莲努小姐。」

 「怎么样了?科莱特公主?」

 打破沉默的是科莱特。

 「听说你最近很注重锻炼。被称为『美丽的女武神』,连你领地附近的我们都听说了。」

 「那只不过是谣言而已。为了自律,我才锻炼身体的……」

 「啊啊,你太谦虚了。不过,那样也好。虽说米莲努小姐只是在锻炼身体,但考虑到将来作为将领率领士兵的时候。……米莲努小姐的话,对于如何让白军取胜,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这是什么轻松的智慧测试吗?科莱特为了让失败的白军获胜,充满好奇地看着我。

 在演习这个条件下,稍微有点麻烦。但如果是实战的话,答案就很简单了。

 我装出有点苦恼的样子,回答道。

 「是啊……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让部队所有人都拿着弩。」

 「带着弩上嘛!理由呢?」

 科莱特的声音有些激动,但眼神十分认真。

 看似嘲讽的语气中,其实蕴含的是兴奋。

 这是当然的啊。这是未来科莱特自己的军队采用的战术——将聚集在米莲努处刑场的叛军,推入混乱深渊的战术啊。

 「像那样的魔法对射,消耗十分巨大。华丽的远距离魔法交锋只在刚开战的时候。这场战斗也是一样,之后双方的距离会接近到,消耗少的魔法也能发挥充足杀伤力的距离吧。那么,使用弩的话,就能在对方接近之前大幅消减他们战斗力。万一被射中,最坏的情况下会死呢。」

 很奇怪吧?我歪着头,连我自己都觉得仿佛有一阵寒意爬上了脊背。

 科莱特却既没有吃惊,也没有装作若无其事地皱起眉头——而是脸上泛起兴奋的笑容。

 她那令人联想起狮子的好战眼神中闪烁着光芒。

 ……真是的,事情变得麻烦了啊。

 把仅仅是领地离得比较近的,公爵家的女儿特意叫来,既不是为了讨论现在的『战斗』,更不是为了让她看骑士团的演习的话。

 『瑟伯利亚之发』对伊鲁塔尼亚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但对其他国家来说除了拥有巨大魔力以外没有任何意义。

 这样一来,科莱特的用意就在于——

 「对拥有这种想法的你来说,这场表演还真是无聊呢。」

 『米莲努·佩德烈·德·莲烈』这个人。

 「不,非常有意思。」

 我焦灼地躲开这个问题。

 这场表演确实很无聊,这句话不假。但我再次明白了,在仅仅只是力量强大的骑士团里,采用了那种完美战术的这个女人并不单纯。

 「呵呵,别这么说。像我们这样的疯丫头,一直坐着会觉得很累吧?米莲努小姐,你不想在这里活动活动身体吗?」

 科莱特缓缓站起身来,回头看我,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斗志,甚至毫不犹豫地进行了同类认定。

 「说实话,我一直被它吸引着。拥有巨大魔力的『瑟伯利亚之发』主人的力量,我非常想亲眼确认一下!」

 真是的,不管我叫什么名字,在国外流传着怎样的传言。如果伊鲁塔尼亚城的事情正在蔓延的话,那确实有必要考虑一下了——

 「如果科莱特公主希望的话,恕我冒昧,我很愿意与您交往。」

 不管怎么说,好不容易接到邀请,却连跳舞的对象都做不了的话,离『大小姐』还差得远呢。

 更何况,邀请我的人还是这么一个厉害的疯丫头。

 「必须这样做啊!……来人!」

 听到我的回答后,科莱特迫不及待地掀开披风。

 确实坐得有点腻了,在这里做做运动也不错。

 在科莱特声音的召唤下,一名士兵走了过来,接受了各种指示后离开了。

 目送着他的身影,科莱特沉默了一会儿,她哼了一声,眼睛闪闪发光的看向这边。

 「快、快走!正好练习场空着!」

 「……嗯,很积极啊。」

 她拉起我的手,把我带到刚才俯视的训练场。

 ◆

 ——就是这样。

 回过神来,我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与她相对而立。

 果然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啊。

 表面上邀请来参加骑士团的演习,实际上是听说有个手段不俗的千金,想要较量一下才叫来的吧。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被叫到邻国去这种事,放在平时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虽说『这个』科莱特和那个科莱特不一样,但我还是有些顾虑。

 「听说了米莲努小姐的事后,我就一直想见见你。你果然不出所料,真让人兴奋啊。」

 「不过。」

 她一边确认着木剑的触感,一边开玩笑般的笑了。

 我自认为一直披着乖巧的外衣,伪装的很好。『不出所料』指的是什么?

 话虽如此,她也和我想得一样。这个科莱特正是向那个科莱特发展的重要转折点。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逐渐沉稳,最终变成那样完全可以理解的。虽然不知道该不该用沉稳来形容。

 很明显,现在她性格种的强势部分已经表现出来了。听到有人炫耀自己的本领,就会忍不住想要跟他比一比,这样的人,在雇佣兵的世界里有很多。

 「来,举起剑吧!让我见识下你的力量!」

 当威风凛凛的科莱特举起剑时,周围响起了震天的欢呼声。

 看来她已经掌握了民心。将来如果敌对的话,很麻烦啊。

 我按她说的摆好姿势。我模仿出剑术中基本的上段姿势。……『兽』的剑术对小个子的科莱特应该效果甚微吧。对手不同,选择的牌也不同。这是我战斗了十年学到的东西。

 那么,该怎么办呢?我是客人,对方是这个国家的公主。给足对方面子才是最圆滑的处事方法吧。

 「话说在前面,可不要手下留情,我最讨厌被人轻视了。」

 这位公主就是这样的人啊。

 讨厌被人轻视应该是她的真心话。否则,她也不会把无礼作为理由攻打邻国。

 话虽如此,这样就动真格的话也太幼稚了。撇开个人不谈,也会刺激到周围的这次家伙啊。

 如果不手下留情,而是拿出真本事对付她的话——

 我用锐利的目光盯着科莱特,科莱特裂开嘴露出笑容。

 「我来了!」

 连开始的信号都没有,科莱特就冲了过来。不愧是能让她得意的魔力。

 可以的话真想装成柔弱的大小姐啊,不过,木剑没有魔力的支撑是承受不了的。

 唉,既然事到如今都被叫到这里来了

 「嗬哈!」

 木剑随着气势攻了过来。激烈的魔力被训练的纯熟的技术控制着,尖锐的劈进。

 虽然还只是原石——但这一剑让我意识到,没有机会直接交锋的这位女帝,不仅是为优秀的领导者,更是位优秀的战士。

 我稍微有点安心了。葬送了过去的自己的未来仇人并不窝囊啊。

 「漂亮的一击,可是——」

 我架起木剑进行防御。尖锐的金属碰撞声爆发出来,但那声音并不是来自木剑,而是来自缠绕在一起的魔力。

 如果不使用魔力,剑会轻易被折断吧。这么一想,拥有魔力的人把没有魔力的人称为『魔法无能者』也就不难理解了。

 虽然在现实生活中,能把千锤百炼的钢剑折断的高手并不多。

 不管怎么说,我和科莱特能承受的力量差不多,半斤八两吧——「呼……!」

 但技术方面,我打算认真对待。

 我瞬间将剑回拉,然后推开。利用落差产生的力量不均,一口气将科莱特的剑弹起。

 然后木剑就那样朝着她的肩膀砍去——不过,科莱特利用自由的下半身,双脚蹬地,以这种姿势勉强向后逃去。

 原来如此。能感觉到努力练习过剑技,直觉也很好,反应速度中等。

 最重要的是——

 「跟传闻说的一样……不,比传闻还要夸张!不愧是米莲努小姐!」

 力量差距显示出来后,仍然凶残笑着的那种性情。

 先用这一击让她感受到差距也不错。有时不认为自己比别人差的激烈斗志还挺让人喜欢的。

 ——说实话,我并没有那么恨这个少女。我知道伊鲁塔尼亚已经完蛋了。回到那里只是我自己意思,仅仅是谁来给它最后一击而已。

 虽说知道未来迟早会变成这样,但眼前的少女还什么都没有做,和那个女帝是不同的人。

 我勾起嘴角,意识到自己开始喜欢这个武人气质的少女了。

 「说这话的科莱特殿下才是啊,真是了不起的剑术,恐怕在这座城里没几个人是您的对手吧。」

 「哈哈,你说得没错。但这话听起来真丢人,讽刺啊——」

 面对再次跑过来的科莱特。

 每次挥动木剑,激烈的魔力都会相互碰撞发出刀剑的碰撞声。

 在战争中,士兵的数量固然重要,但更多的是由一员猛将来决定胜负。从科莱特的剑中传达出的技术和魔力,我想能和柯雷特对抗的,大概只有猛将级别的人物了。

 如果是前世的我,应该也很难和她正面交锋。被那样来势汹汹的剑击中,光靠技术根本承受不了。

 ……现在的我除了技术还有能承受那种力量的能力。

 真该死。让只想着『怎么战斗』的我拥有了这种力量,真是讽刺。

 也因此,我能很好的理解这种力量,利用方法和弱点都是。

 所谓魔力,就是转换心的力量——我听过这样的话。但当时的我不得要领,只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意识的亢奋时,魔力会溢出来。比如——

 「……!」

 科莱特的眼睛更加炯炯有神,那是对胜利的确信。

 果然,我在心中感叹,这种表情我经常能看见啊。

 ——在战斗中,会迸发的『气』,在行动之前产生魔力。也就是说,那就是开始行动的征兆。但是,如果魔力不足的话,只能感受到微弱的风。但在高魔力持有者之间的高速战斗中,只要留意,就会察觉到如冬天刺痛手指的静电般的感觉。

 科莱特察觉到了这种气息,将剑横在胸前,做出防御的姿势——她的感觉很敏锐,反应速度很快,让人忍不住想称赞。

 我释放出从左肩到腰部的大幅震动的『气』。

 「什……什么? !」

 但实际上,却做出了与魔力感受完全相反的动作,我的真实动作是朝着相反的身体横砍。

 要是想的话,完全可以砍断她的身体,但这只是切磋。虽然用不会骨折程度的威力砍了过去,但也不能算放水吧。

 科莱特按着被打疼的侧腹后退,她的表情带着明显的困惑。

 只有高手才能感受到『这个』。这么年轻就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人很少,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没有体验过。

 说起来,这是只属于科莱特的世界吧。只存在于意识之间的世界崩塌了——这一击带来的冲击,不单单是击碎了那个意识世界。

 「刚、刚才的是……!?」

 「真让人佩服啊,现在就能理解那是什么,让人惊叹啊。」

 充满杀气的『技术』。这就是我现在想出的招数。不过这是只适用于高水平强敌的假动作,本来不应该针对十四岁的少女——这是没有针对意义的技术。

 「怎么会……!」

 「但,但是……我不相信!」

 刚才率领军队的两位将军,在喧闹的观众中发出惊愕颤抖的声音。

 从观众的角度来看,仅仅能理解为公主误判了才被打。但将军们似乎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使用了拘泥于常识的战术,但实力似乎是真的。有了这些家伙,军事帝国柯尔翁的未来应该是光明的吧。对我来说,真是讽刺。

 「您还要继续吗?」

 「……」

 略带冷漠的话语中,包含着「要不要任性一点?」的意思。

 虽然只是轻伤,但毕竟是被完全击中了身体。在实战中会变成什么样,不用想也知道。

 死人还能动吗?我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有人察觉到了我的无礼言辞,嚷嚷着「不过就是击中了一下。」观众纷纷受到影响,喧闹了起来。

 看来她很受国民的欢迎啊,再怎么招待我这种异国小姐,也不能允许我仅仅轻轻打了一下公主的身体,就得意洋洋的炫耀胜利啊。

 「闭嘴!」

 然而,最了解民众错误的,是科莱特。

 忍无可忍的科莱特大叫起来,脸上浮现出愤怒的表情。

 「你们是想让我丢脸吗?如果这是实战的话,我早就死了!就算这样,为了不给我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她也手下留情了……」

 这种愤怒——对这个少女来说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对骚动的民众的愤怒。

 对武人气质的科莱特最有效的,就是民众不承认科莱特失败的话语。

 尤其是对战斗更加严苛的科莱特。

 「你们根本不知道米莲努小姐使用了多么高超的技术……!连这个都不知道就乱来,真是可笑!你们这是在强迫我做愚蠢的事吗?」

 沸腾的观众们一齐沉默了。他们大概明白了,美丽的公主如烈火般的愤怒,有着远远超过他们的热量。

 不是生气,而是斥责。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民众才无话可说。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啊,真不想把她当成敌人。

 「军靴」的声音清脆悦耳,科莱特转向我。

 「……不好意思,米莲努小姐。我为这些民众的失礼之处道歉。你不但答应了我的邀请,还帮了我很多忙,我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太丢脸了。」

 然后,她深深地低下了头。作为一国公主,轻易低头是不好的——她也明白这一点。

 我听见观众们哽咽起来,他们之所以这么闹腾,也是因为敬爱公主吧。正是这种心情,让我理解了为什么公主会低头。

 ……真是个麻烦的国家。

 深受百姓信赖、骁勇善战、拥有领袖魅力的人,成为了敌人的话,那就麻烦多了。

 「请抬起头来,我理解他们的想法。」

 「米莲努小姐……」

 唉,幸好现在不是敌人。

 我得小心不要和这样的国家开战啊。

 我靠近科莱特,她抬起头来,寂静如水般降临。

 近距离交换了视线后,科莱特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完全输了啊!大家看到了吧!强大、高贵、美丽!虽说是别国的人,但承认优秀之人的优秀也是一种度量,希望你们能把这一姿态牢牢印在脑海里,不辜负柯尔翁之名,高贵地生活下去!」

 她把木剑扔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握住我的手臂。

 像歌颂胜利者一样高举我的手臂,与之相呼应,人群中爆发了今天最热烈的欢呼声。

 「万岁!」

 「科莱特公主万岁!」

 「米莲努大人万岁!」

 老实说,我有点不知所措。虽然态度完全反转,但我从未得到过这么多人的称赞。

 对以前的我来说,代替对方称赞的是卑鄙、野蛮等词语——现在这样这种感觉也不错。

 我把木剑插在地上,重新假装乖巧。

 被举起的右臂无法自由挥动,所以我腾出左手向观众挥手。

 我已经习惯了使用不同的表情。不过,被称颂英勇,应该和王族们在阳台上挥手,是不同的乐趣吧——

 虽然理解,但还是有些兴奋。

 「米莲努小姐。」

 在一旁举着手的科莱特,冷冷地叫了我的名字。

 「怎么样了?」

 仿佛被破了一盆冷水般,但我还是笑着回答了。

 我心里有点烦躁,虽然脑海中浮现出疑问,但我还是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位公主的气量可没这么小。

 更重要的是,那个似曾相识的表情——

 「我很喜欢你,非常喜欢,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你。」

 和那时,和最后那时看到的眼神是一样的。

 「嗯,你真热情啊。」

 「你不用在我面前装猫,我知道你的眼眸深处潜藏着狮子——不,是骄傲自大又狡黠诡诈的狼。」

 「……我还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呢。」

 「同样是武人,一看就知道了。更重要的是,你原来是这么说话的啊,比刚才有魅力多了。」

 「是吗?」

 我面不改色,只把语气恢复原状。我还以为装的很好呢,但本性还是被识破了啊。

 但是被女人渴求,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啊。虽然也被女店员推销过,但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我们隐藏在巨大的欢呼声中,继续着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对话。

 「呐米莲努。要来柯尔翁嘛?我对『神之宠儿』的传说是没有兴趣,但拥有你这样能力的人才对柯尔翁来说是必要的。为此我很想得到你」

 「诶,是吗?这番游说不是很让人心动啊?」

 真实王的劝说呢。一边寻求,一边也坚持自己是给予方的立场呢。这事要是由普通的少爷做,那就太滑稽了。但被这么有魅力的女人说出来,对男人来说,还真是美妙啊。……唉,我现在已经不是男人,但还是先放着吧。

 「其实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事情。虽然我拒绝了,但觉得这样也不坏。反正我打算放弃继承家里,当个雇佣兵。」

 「哦!那还真是巧了。」

 总有一天我会放弃那个家,自由地生活。既然科莱特愿意为自己准备一个可以为所欲为的环境,我也没必要拒绝。

 轻易理解了我的意思的科莱特露出了笑容。但是——我继续说。

 「我从很早以前就像野狗一样,可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能叫主人的人。如果你能做得到,我可以当你的手下。」

 虽然是讽刺的说法,但简单来说就是这样。

 『你养不了我』

 不是不懂这句话意思的科莱特,惊讶地张开了嘴。

 「哈哈!真有趣。那我就做一个与狼相称的主人吧。我再说一次,我一定要得到你,无论需要做什么。」

 她马上露出张狂的笑容,举着我手臂的手充满了力量。

 无论做什么……吗。这火玩的有点大了啊,但感觉也不错。

 这次的人生,我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活。虽然这是不可动摇的绝对信条,但只要自由得到保障,在别人手下工作也不错。

 如果在科莱特手下能做我『想做的事』,那到时候我一定会高兴地摇着尾巴。

 「嗯,我很期待。」

 「我说过。」

 我们彼此像野兽一样笑着,放下举起的手臂。

 然后,又伸出手来。我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她的手。

 「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盟友了!你是我第一个平等认作朋友的人!」

 「那是我的荣幸。不过,你也不想我阿谀奉承吧?今后就拜托你了,这样就行了吧。」

 「嗯,这样就好。」

 我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引起了今天最热烈的欢呼声。我因为声音太大而皱起眉头,但科莱特笑了。

 「那——今后就拜托你了,永远。」

 「啊,请多关照。加油啊,公主殿下。」

 就这样,我和前世毁灭故乡的敌国公主结下了友情。

 至少『米莲努和科莱特的初次相遇』比之前的历史要好得多吧。无论是对科莱特来说,还是对于雇佣兵野狗的我。

 但是,不知道今后会不会变得平稳啊。

 至少能说,总算交到了可以交往的朋友。对我来说是,对科莱特来说也是。

 偶尔去邻国转转也不错。

 「好了,回宫吧。我让人准备了我国的拿手的料理!」

 听了科莱特的话,我再次这么想。

 再补充一句,如果能喝酒的话,就太好了——

第四章 深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