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新生活

第一卷  第六章 新生活 学园生活已经开始好几天了。

 就结论来说,连我自己都觉得很意外,我竟然享受着学院生活。

 教授的课程各种各样,从世界形势到魔法知识,范围极广。虽然礼仪课很无聊,但世界形势什么的能派上用场,而魔法课本来就是我来上学的目的,总之能学到不少东西。

 虽然我经常煞费苦心地思考魔法的对策,但由于上一次的人生中我完全无法使用魔法,所以没有想过学习魔法的使用方法。但是,真的学起来却觉得很有趣。

 如果说上课很开心是理所当然的,那校园生活本身也意外地不错。

 「米莲努小姐!我可以和您一起吃饭吗?」

 「米莲努,吃饭时间到了,我们去食堂吧。」

 ……虽然两位王族还是很烦人,但看得出他们骨子里是对我抱有好感的,倒也不讨厌。

 按时起床按时吃饭的生活也很好,热闹的吃饭时间让我想起了雇用兵时期,所以我很喜欢。

 在开始校园生活之前,我还觉得全是小鬼会很郁闷,但试过之后,意外地发现还不错。

 「好,我现在就来。」

 虽然一直装模作样很累,但最近也习惯了。

 雇佣兵是自由的,不存在上下级关系,所以我的敬语很奇怪。但只要坚持做下去,即使不喜欢也会成为习惯。

 正因为如此,学院生活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趣。本来集体生活在雇佣兵时就不稀奇,如果想做的话说不定意外的适合我……我想。

 不过,小鬼让人很郁闷这一点是不变的。

 两位王族对那些窃窃私语嗤之以鼻。

 「嗯,差不多该意识到这不是什么稀奇的景象了吧。」

 「没办法,大家还不太了解米莲努小姐吧。」

 在科莱特的轻蔑下,萦绕在周围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

 即使是任性的贵族小鬼们,似乎也没有在背后说大国王子、公主坏话的骨气。学院生活已经开始好几天了,但我依然是流言的中心。

 这个年纪的小鬼,不管身份高低,都喜欢闲言闲语。对于我跟两位王族一起行动这件事,好像有人肆意说这说那。

 但那不过是小鬼们的闲聊。就算有什么问题,等有了实际损失之后在管吧。

 科莱特在离开时发出了明显的冷哼声,我苦笑着走向餐厅。

 就在这时,迎面走来的男生好像注意到了什么,露出惊讶的表情。

 「啊……上次真是谢谢您了,米莲努小姐!」

 然后,深深地低下头。

 我搜索着记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想起来了,我拼命忍住不皱起眉头。

 「……不,不用在意。」

 过了一会儿,我轻轻挥着手,回答道。

 少年一直低着头,科莱特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

 「米莲努,怎么回事?」

 「碰巧认识而已,请不要在意。」

 面对科莱特的问题,我满脸不情愿地回答着。

 我觉得也没什么好说的——

 「喂,你和米莲努发生了什么事?」

 「说起来真不好意思,上次被高年级学生缠上的时候得到了她的帮助!面对体型相差一圈以上的高年级学生,她丝毫没有胆怯,甚至轻松地躲开对方的魔法……!那姿态真是太美了!」

 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啊。

 被科莱特吓到的少年,像吟诵英雄史诗一般高声说道。

 「哦?那还真是温柔啊?」

 听到少年说得到了我的帮助,科莱特愉快地眯起眼睛笑了。

 ……说得没错啊,见鬼。雇佣兵恩维尔去帮助受欺负的小鬼,这也太扯了吧。

 「哦,科莱特公主您不知道吗?米莲努小姐本来就是很温柔的人呢。」

 「就算温柔,也会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吧。我还以为米莲努会生气呢。」

 阿路贝鲁一脸通晓一切的样子。对于他的话,科莱特皱起了眉头,丝毫不掩饰自己话中的意外。

 就连我自己也感到意外。虽然没想给一个什么都做不好的小鬼擦屁股,但我这次居然被欺负人的高年级学生气个半死。

 总之,我也是转了性子变得圆滑了。

 「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自称为臣子了。米莲努小姐就是传说中的女武神啊。」

 「别胡说八道了,我不是说过要有身为王子的自觉吗?」

 确认了周围没有人之后,我突然打了宣称自己是臣子的阿路贝鲁一拳。

 「好疼!可,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

 说了也听不懂,那就只好动手了,这是我最近学到的。

 不,这恐怕也不对。看着挨了打,眼含泪水,但脸上却带着几分喜悦的阿路贝鲁,我真的开始担心起国家的未来了。

 即使不能矫正他的愚蠢,那至少也要灌输他作为站在顶端男人的自觉。

 在这样的气氛下走着走着,周围的学生冷哼了一声。大概是说他『妻管严』吧。

 如果这是嘲笑,那就问题大了。所幸,这一景象作为一年级学生的独特风景,被大家当作谈资接受了。

 看着这种气氛,我身边的流言蜚语,似乎也不全是不好的东西。也许是帮助被欺负小鬼的善意被大家认可了吧。

 来到食堂,我从敞开的门走了进去。

 「米莲努小姐!我在街上给你买了点心作为上次的谢礼,你能收下吗?」

 一个女生看到我,跑了过来。

 上次——是指帮她一起找东西的时候吗?

 「嗯,我待会儿就吃,谢谢你的好意。」

 「嘿嘿,谢礼被您感谢的话,让我很为难啊。阿路贝鲁殿下、科莱特殿下,我先失礼了。」

 把可爱的袋子递给我后,女学生离开了。

 我有点害羞地挠了挠脸颊,阿路贝鲁两眼放光,科莱特愉快地咧着嘴笑。

 真是很辛苦啊。

 「哦……快点吃午饭吧?」

 「好!」

 「是啊。」

 我想,与其被这些家伙取笑,还不如戒掉这种暴脾气。意外的难道我生性如此?看到有人受欺负就无法袖手旁观,还是因为做这种事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当雇佣兵的时候可没有这种事,人,还真是难懂。

 ……总觉得,自己的想法就像个想隐居的老头子,自己都觉得好笑。

 我成为米莲努,也不过过去了五年。即使加上原来的年龄,应该也不是那么大的年纪。

 话虽如此,圆滑也不是坏事。虽然作为雇佣兵不能开玩笑,但没有什么比没有纷争更好的了。

 健康丰富的生活会让人变得沉稳吗?会这么想,也许是因为午餐很丰盛吧。

 用托盘盛着的配给食物,每天都会更换品种,制作得非常精致、豪华。

 拿到配餐后就座。今天的主菜是法式煎鱼。闻着黄油的香味,脸颊自然地放松下来。

 「呵呵,米莲努每顿饭都吃得很开心呢。」

 科莱特一脸宠溺地笑着。

 「那倒是。虽然吃饭是必须的事情,但也不是理所应当就能吃到的。像这样每天都能吃到美味的事物,真是万幸。以军事闻名地柯尔翁帝国公主科莱特殿下,应该更清楚这些事吧。」

 「嗯,那倒是。」

 我认真地说着。

 当雇佣兵的时候,粮食的珍贵是刻骨铭心的。士兵也是人,不吃饭就不能动。

 站在率领军队的立场上,绝不能忽视军粮的重要性。

 能吃上饭就已经很满足了,如果每天都能吃上精致的饭菜,那就没有比这更值得庆幸的事了。

 本来,在意味道什么的,就是得天独厚的人才能做的事。

 「原来如此,受益匪浅,感谢每天的食粮也很重要啊。」

 「在能吃到之前,从食材的种植、货物的运送到料理的制作,都有很多人参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一顿饭都要好好感谢。」

 阿路贝鲁频频点头,很佩服我的话。

 ……但愿这家伙将来不会实现『那个未来』。

 我边说边开始吃饭。

 在这个餐厅里,很多料理都是由厨艺高超的厨师亲手制作。那些都是高级餐厅才会供应的东西。

 「这里的菜还是那么好吃啊!」

 「是啊。听说厨师的手艺很好,确实如此。」

 看来也适用于口味刁钻的王族啊。

 因为要大量制作,所以有些部分不得不妥协。但在此基础上还能做出超越及格线的料理,非常不简单。

 我形容味道的词只有『好吃』和『难吃』这两种,但这些料理在好吃的东西里也是相当靠前的。

 总有一天,我想尝尝这里的厨师尽情施展厨艺的料理,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吃饭。

 就在我刚咬了一口最后的小甜点时。

 「喂,有时间吗?」

 头顶上传来了一个令人不快的声音。

 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回头看去,只见站着一个褐发的小鬼。

 虽说是小鬼,但看领章的颜色,应该是高年级的——前辈吧。绿领章是最高年级的三年级学生。

 我应该没有和三年级的学生打过交道吧。看着这张完全没印象的男人的脸,周围顿时骚动起来。

 「有什么事吗?」

 「哦,你的态度还真像传闻中的那样,真有意思,对吧?」

 他旁边站着一个脸上有伤口处理痕迹的学生。

 听到讨厌男人的声音,那个男人肩膀颤抖起来,他的领章是蓝色的,是二年级的学生。

 仔细一看,我依稀记得那张脸。应该是前几天被我打飞的高年级学生中的一个吧。

 「被这样的女人耍得团团转吗?真是丢脸显眼。」

 「……!对,对不起,威廉先生……」

 脸上的伤不是我弄的。

 大概是为了惩罚派系的人被一个小姑娘瞧不起吧。

 「……还没有回答米莲努小姐的问题呢?」

 大概是对眼前的对话感到不快?阿尔贝冷冷地责备道。

 威廉虽然在笑,但看不出善意的态度。阿路贝鲁大概是察觉到了对方的敌意,所以对他进行了牵制吧。

 「没有那个必要,阿路贝鲁王子殿下。没必要回答低年级学生的问题。在这个学院里,要忘记自己原来的身份啊,校规上不是写着呢吗?我相当于你的前辈哟,不拎清态度可不行啊。」

 男人嗤之以鼻,夸张地摊开双手。

 因为这里是各国贵族子女聚集的学校,大概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确实有在上学期间忘记原来立场的校规。但从一年级学生对阿路贝鲁和科莱特的态度来看,那份校规显然只是形式上的,并没有发挥作用。

 这个男人很明显是个冒冒失失的笨蛋。看到科莱特焦躁地眯起眼睛,我在心中叹了口气。

 「……然后呢?这位前辈找我有什么事?」

 就算所有学生都是贵族,也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不如说正因为他是贵族。高年级生的盛气凌人被他演绎的活灵活现。

 「当然是为了『指导』像你这样有前途的后辈。听说你威风逞得很厉害——趁你没遭殃之前,我来教给你更有实战意义的魔法使用方法吧。」

 而让这些家伙肆无忌惮的借口,就是『指导』这个词。

 虽然严格禁止学生之间吵架,但这些家伙总是想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只有这种时候才会动起脑筋来,这一点是永远不变的。

 总之,就是要以指导的名义,教训那些狂妄自大的低年级学生。

 周围一片嘈杂,大概是意识到这边发生了什么吧。

 「哦,你叫的很厉害啊?你又是谁?」

 抱着胳膊,丝毫不掩饰杀气的科莱特用锐利的眼神看着他。

 「我是斯蒂莱达的威廉。我父亲是元帅,牢记我的手段吧。」

 『柯尔翁的公主』的话让他微微窒息,在学院的三年他都自称威廉。

 「哈哈。」

 听到这个名字,我不由得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吗?」

 一边撩起刘海,一边装模作样的威廉,让我觉得好笑得不得了。

 一边说着要忘记原来的立场,一边在王族面前夸耀自己是元帅的儿子,这也太可笑了——

 我之所以笑,是因为未来不存在叫斯蒂莱达的国家。

 记不清是多少年后的事了,那个国家,不,那片土地在未来已经改名——成为了柯尔翁领地的一部分。

 在上一段历史中,恐怕只是稍微改变了登场人物,也发生了这样的事吧。这个叫科莱特的女人,绝对不会忘记自己被轻视的事。

 「不,那就拜托您了。请您一定要教我实战魔法的使用方式。」

 说到底,校规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

 我觉得很有趣,微笑着接受了他的提议。威廉大概是察觉到了我不屑的态度,不顾自己是引起纠纷的一方,脸涨得通红,浑身颤抖。

 「到操场来,我们在那里练习。」

 威廉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那么,既然接受了,不露面丢脸的就是我了。

 周围的反应各不相同。有担心地看着我的,也有笑着说活该的。虽然感情色彩完全相反,但谁都不认为我会赢。

 虽然我觉得这种判断方法很不可靠,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愧是以教授魔术为中心的学院,年级的差异很容易直接导致力量的差异。

 高年级学生学的东西更多,锻炼的时间更长,而且年龄也更大。年轻的时候,这种差异会很明显。

 「哼,那家伙真幸运啊。」

 「嗯,因为没有打扰米莲努小姐吃饭。」

 但是,阿路贝鲁和科莱特的反应与周围的学生完全相反。

 也就是说,他们相信我一定会赢。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去操场。怎么样,要跟我一起来吗?」

 「这么好的饭后娱乐节目,当然要去看。」

 「可以看到米莲努小姐的英姿,当然要奉陪!」

 微微笑着的科莱特和两眼放光的阿路贝鲁。还是往常的他们。

 不知怎的,他们好像很合得来。

 这两个家伙要是能搞好关系,多少也能不为国家的未来担忧了,算了。

 「哦……你们也感兴趣啊。想跟着就随便你们吧。」

 为了不让周围听到,我小声说道。

 虽然我对阿路贝鲁他们这么说,最终我还是讨厌不了这种粗暴的行为啊。虽说变得圆滑了,但性情似乎没变。

 我放下餐具,意气风发地走向那家伙正在等着的操场。

 ◆

 「啊,我等得不耐烦了,米莲努。」

 我走向操场,不知道消息从哪里传开了,有很多看热闹的人来看我和那家伙的『练习』。

 有很多生面孔啊,高年级学生也很多,大概是来看我被折磨的吧,毕竟我是出了名的狂妄自大,

 我向前走着,看热闹的人笑着让开一条路。

 「如果对手是威廉的话,那家伙这次应该不行了吧。」

 「活该,长得好看点就得意忘形,好好惩罚她一下吧。」

 果然,我的猜测是对的。不过,这帮家伙判断的依据似乎不是低年级生对高年级生这一状况,而是威廉本人。

 这么说,他多少会有点本事吧?

 「快,拿起武器吧,我听说你用剑。」

 我面对威廉站着,刚才被带走的二年级男生拿着木剑走了过来。

 我接过木剑,轻轻敲了敲,检查了一下,似乎没动什么手脚。

 大概觉得没必要吧。对我来说,他这样做反而会让我对他有点好感。

 递剑的学生匆匆忙忙地混入了看热闹的人群里,似乎不打算做出头鸟。

 威廉充满自信地摊开手。

 「那么,我们开始吧。不管从哪里攻过来都可以!」

 他始终摆出一副“这是指导”的架势。

 只是在奇怪的地方准备得很周到啊。如果可能的话,比起『赢了之后』,『赢了之前』也能再努力一下的话,我会更加享受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听着从柔和的笑容中传来的孩童般的声音,威廉一瞬间露出了呆傻的表情。

 在这瞬间,我猛地向前跃进。

 「怎……怎会? !」

 然后,抓住时机,攻击了威廉的右手。

 一声闷响。如果我有心的话,别说是弄折,甚至可以将它砍下来。但这终究只是『练习』而已,不能这么做。

 「哎呀,您这是要亲自教我『轻敌是最不可取』的吗?」

 「你……你小子!」

 我又故意嘲笑他。

 一方面是为了嘲讽这个被奉承坏了的笨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激怒他。

 愤怒会使攻击变得单调。无论拥有多么高超的技术,多么强大的力量。愤怒这种铁锈都会轻易折断那些刀刃。

 另一方面,也有因愤怒激发出的力量。

 威廉手中的剑,充满了闪电的魔力。肉体硬受的话多少都会有些危险。

 「啊啊啊!」

 他挥下饱含着愤怒的雷霆之剑。

 如果只是用攻击力高的魔力之剑攻击的话,那和用普通的剑砍下来没有多大区别。我利用身材矮小的优势弯下腰避开那记横砍,朝威廉的腹部踢了一脚。

 「呼、啊!」

 因为知道威廉周身缠绕了魔力,所以多少加强了踢他的力度。男人的身体在空中飞了起来,然后砸在地上,把操场上的草坪压倒滑了出去。

 「咳咳!咳咳……!」

 威廉趴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

 他把混杂着耻辱、惊愕和憎恶的视线投向我,这视线让我感觉很亲切。

 我前世见过太多这种表情。被自己轻视的对手狠狠一击后那些家伙的表情。不论是小孩还是大人都一样。

 「你、你小子……!」

 威廉胃里吐出来的东西还挂在嘴边,仍咒骂着我。

 事到如今还能有闲工夫骂人,真是了不起。有功夫做这种事,还不如调整一下呼吸站起来的好。

 难道他认为趴在地上就不会被攻击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也太天真了。

 「无所谓……不站起来也可以哦?」

 「住口……!」

 他似乎没有余力说些难听的话了。我倒不讨厌他颤抖着站起来的骨气。

 要我说的话,现在的正确答案就是乖乖投降。这是既能保证不会丢掉性命,又能避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的奢侈选项啊。

 「您还要继续吗?」

 「呼、呼!只不过击中我两次,就以为赢了? !」

 不过这个男人,看来有一颗我没预想到的愚蠢脑袋啊。我游刃有余的向场外看了一眼,只见科莱特耸了耸肩。

 ——那两次都没让他意识到,我想杀就能杀了他啊。

 仔细看的人也许会注意到。我还没有使用魔力。

 威廉咬着牙伸出手,大概是对我的眼神感到愤怒吧。

 「雷霆针!」

 然后,喊出了那个魔法的名字。

 我从先前站的地方跳开躲避。

 雷的魔法在速度上非常优秀。即使是不成器家伙的魔法,一旦被释放出来,连我也很难看透。

 「什,什么?」

 但如果在释放前就知道瞄准的方向,那就很容易避开。

 如果在被击中的地方提前缠绕好魔力的话,就不会受到太大伤害。

 「喂、喂那个……」

 「那、那那……那个女人,没有使用魔力吗……?」

 部分观众也渐渐开始注意到。

 「她不是拥有巨大魔力的『瑟伯利亚之发』的主人吗?魔力应该不会少啊……」

 「那么,如果使用了魔力的话,就会演变成更加单方面的……」

 困惑引发了骚动。其中一部分声音大到传进了威廉的耳朵里,他的脸涨得通红。

 「都给我闭嘴啊!」

 射出的雷针更加密集。但也只是攻击速度很快而已。只要看着他的指尖,不管放出多少都不会改变。

 话虽如此,其中蕴含的魔力非同小可。虽说是元帅的儿子,但也可以看出他接受了相当多的训练。不过,不中的话就没有意义。

 「为什么?为什么不中……」

 他的脸上夹杂着焦急。单调的攻击因为愤怒,变得更加粗糙。

 我看准了这个弱点,抓住时机,一口气向前迈进。

 「啊、啊啊啊啊!」

 他的表情逐渐转变为恐惧。

 这是几种固定模式中的一种。很快我连他的攻击也没必要躲避了,威廉的魔术根本就无法瞄准我。

 然后我压低身体——

 「哈啊!」

 一拳打在他的腹部。

 威廉的身体一弯,跪了下去。

 两次击中同一个地方,应该够他受的了吧。

 就这样倒下的威廉,像拧铁丝一般,在地上扭动着。

 「那、那家伙……不过是一年级生……!」

 「不使用魔力,就对威廉……」

 喃喃自语的声音打破了沉寂。

 好了,虽然放水了,但这种打击应该也能让爱好欺负弱者的小少爷站不起来了吧。

 「你这家伙……!不过是一年级生……!」

 威廉一边呕吐,一边投来怨恨的目光。

 虽然他很讨厌我——但他这种态度也很奇怪。

 看上去,这家伙只是个喜欢欺负弱者的混蛋罢了。

 但却很有毅力——我本来以为挨了一拳怎么也该闭嘴了。

 威廉按着肚子艰难地站起身来,他的眼神中夹杂着明显的杀意。就算再怎么被揍,一个贵族少爷应该也不会真心想杀了他国贵族。

 我见过这种眼神。那和在伊鲁塔尼亚末期猖狂的疯子完全一样。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那应该才是对『米莲努』正确的态度——

 我不解地想着他的态度,忽然威廉明显的焦躁起来,胡乱在怀里摸索着什么。

 然后拿出一个小纸包——

 「哈、哈哈!」

 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倒进嘴里。

 那是……药粉?虽然从远处看不太清楚,但他把什么东西倒进了嘴里。

 「呼……疼痛已经消失了……你居然敢打我。就算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了……」

 威廉吞下了什么东西,用明显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我。

 ……不管什么药,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在众目睽睽之下吃可疑的药,真是个不计后果的家伙啊。

 他是真的想杀了我吗?

 吃完药后,我感觉到威廉的魔力增加了。

 那不是小鬼能有的魔力,而是精英们刻苦钻研,积累了丰富知识后获得的能力——即使和保罗等人相比,也更胜一筹的魔力。

 虽然有恢复魔力的『灵药』,但也没听说过增幅这么多的。

 「杀……杀了你……把我当傻瓜……!」

 威廉好像在说什么。

 魔术确实有因情绪高涨而增加威力的性质,但这超过了能增幅的度。

 他的手上聚集了雷的魔力。

 魔力逐渐形成球体,雷电缠绕着它奔走。没错。他完全想杀了我。

 「喂、喂……那个很糟糕吧……?」

 「谁来阻止他啊……!不能杀人吧……!」

 如果杀了别国的贵族子女,那可是个大问题。

 事情的严重性引起了观众们的骚动。

 可恶!事情变得麻烦了。

 「『星雷』!去死吧!米莲努·佩特烈!」

 威廉举起手中的雷球,然后释放了出去。

 迫近的雷球有马车车轮那么大。蕴含这种力量的魔法炸裂的话,瞬间迸发出的雷魔力,会将人炸成焦炭。

 观众们面对即将到来的结局发出悲鸣。虽然担心我的人不多,但如果杀了伊鲁塔尼亚有权势贵族的女儿,世界局势会一下子恶化吧。这样一来,战争也会爆发——

 ……嗯,这是说如果能击中我的话。

 我站在逐渐迫近的雷球面前,在手中聚集魔力。

 然后用投球的动作扔了出去。

 这个魔法好像叫做『魔力晶球』,名字不重要。

 从我手中释放出的光球,一脱手就急剧膨胀,膨胀到足以吞没成年男性的直径。

 吞噬了马车车轮大小的雷球的光球,以完全不变的状况逼近威廉——

 然后,向上飞去。

 看到光球飞上了半空,我握紧手,以此为信号,魔力晶球发出天崩地裂的声音爆炸了。

 「哇啊啊啊啊!?」

 「太乱来了!」

 巨大的爆炸声在观众中掀起了一阵恐慌。

 威廉抬着头呆呆地看着爆炸。

 我走过去,抓住他的衣襟。

 「干、干什么?!放开你脏手!」

 威廉双眼布满血丝。

 不,完全不可能。

 怎么看都觉得他只是个喜欢欺负弱小的小人物,这种人居然会抱有杀意,我不能理解。

 「好了好了,先睡一会儿吧。」

 我低语着,举起握紧的拳头。

 「你当我是谁?」

 我用握紧的拳头,一拳揍向威廉的脸,然后他就不动了。

 i-201

 是不是事情太多考虑不过来了?不知何时,观众们陷入了沉默。

 我缓缓扫视了周围一圈,半数左右的学生移开了视线。移开视线的,恐怕是刚才那些想让我失败,看我笑话的家伙吧。

 其中应该也有这家伙的『朋友』,但似乎没有一个人有骨气为威廉报仇。真够无情的啊,不过应该也没有几个人会为差点引发战争的家伙撑腰。我厌恶的冷哼了一声,走向阿路贝鲁他们。

 「干得漂亮,您辛苦了,米莲努小姐!」

 「真不得了。刚才他突然想杀你的时候,我还在想会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呢——结果完全不成问题啊。」

 两人用称赞的话语迎接着我。

 「哈哈,这只不过是饭后运动。」

 众目睽睽之下,阿路贝鲁笑着鼓起了掌。

 虽然事情发展出乎我的意料,但作为饭后运动还是很开心的。放眼望去,看热闹的人已经稀稀拉拉的开始回去了。

 虽然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但也因此,我的校园生活好像稍微变得安静了一些。上辈子就已经习惯了事情会突如其来的找上门,不过只要稍微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大部分的人就会消停了。

 这下又可以认真努力地学习了。以优等生为目标也是一种乐趣吧——我想。

 「米莲努!又是你啊!」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额……佩尔曼!……老师。」

 循声望去,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朝这边走来。

 那家伙是佩尔曼,我们班的班主任。

 他戴着眼镜,眼神充满了柔和,在学院里也是公认的很温柔的老师。但在面对我时,他的脸上却浮现出愤怒的表情,让人觉得那些评价都是捏造的。

 用『温柔』来形容佩尔曼一点也不合适,应该说『既温柔又严厉』。自从进了这个学院,我的周围总会发生些什么。

 最终佩尔曼平息了这场骚动。

 我低着头,不由得老实了起来。

 「佩……佩尔曼老师,贵安……」

 「我一点也不安!你又欺负高年级生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用淑女的语气诚恳地回应他,还能应付过去。但现在不行了,因为我频繁的跟各种问题扯上关系。

 「米莲努!我不是说过,不要总是惹是生非吗?」

 「嗯……是的……我记得……」

 现在,装乖也行不通了。佩鲁曼滔滔不绝,他的气势就像火山喷发一样完全压制住了我,根本没办法反抗。

 「放学后,到学生指导室来一趟!今天这件事,我必须严厉批评你。」

 「请稍等,米莲努只是被找麻烦的。」

 「是啊!不关米莲努小姐的事!问题不都出在高年级生身上吗?」

 这件事并不是我挑起的。

 知道这件事的科莱特和阿路贝鲁想要庇护我——但是。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作为教师,只能以避免纠纷的立场说话。我校专门招收各国的贵族子女,就是为了消弭这个世界的战争。」

 佩尔曼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明明知道,却仍要批评身处事件中心的我。

 「……这样一来,大家就能稍微安分一点了吧。我也不想每天都这么胡闹。」

 也因此,我必须变得更强。

 我并不讨厌这个老师。

 理由之一,就是这个男人相当『能干』。

 虽然他表面上总是挂着温柔的表情,但我能从佩尔曼身上感受到的沉着的魔力,那是习惯使用魔力并经历过无数修罗场的人才能隐藏的。

 不愧是贵族学院的老师,虽然关于他的来历是个谜,但这样的男人仍被学生们当作『温柔的老师』来信赖,真有趣。

 有能力的鹰喜欢藏起爪子。如果他真的讨厌我的话,早就惩处我了。

 「即便如此,我还是无法接受。」

 「我也是,不过米莲努小姐这么说的话……」

 但即便如此,毫无来由的说教也让人难受。这种时候,就会觉得这些家伙的存在真可贵。我并不是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但也不想被人误解,能有人理解我真好。

 「哦……你有很好的朋友……请稍等一下。」

 佩尔曼抬手示意我留在原地,然后走到威廉身边。

 好像是在确认状态。他用手掩在鼻子上,一副奇怪的表情。

 「……嗯,只是晕过去了。脸颊会肿起来,不过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先给他冰敷一下……」

 在查看了威廉的情况后,佩尔曼使用冰魔法制出冰块,用手帕包住,温柔的将冰块附在威廉的脸颊上。

 「呼」,我由衷感叹道。

 听说冰魔法是从水魔法衍生而来的。而这种衍生型的魔法,输出力度极容易变大。能处理的如此精细,这也是他对魔法相当熟练的证据吧。

 不愧是魔法学院的教师。

 「……嗯,我知道米莲努不是在随心所欲地胡闹。她也已经有所节制了……但站在我的立场上,我必须要批评她,但我不会更多的惩罚她的。」

 佩尔曼柔和地微笑着说,阿路贝鲁和科莱特的表情一下子明朗起来。

 之后,佩尔曼的视线又回到威廉身上,他拿起刚才那家伙拿出的包装纸,放进胸前的口袋,站了起来。

 ……嗯,那明显是可疑的药。学院方面也不得不调查吧。

 回过神来,校园里拥挤的人群几乎都散了。

 威廉也是三年级学生中有影响力的人了……不,应该说是面子大吧。总而言之,他是个很有势力的家伙。

 虽然他还算不上头领般的人物,但有了这样一个有名气的家伙做例子,其他人多少也会安分一些吧。

 ——否则,周围烦人的事是不会有所改变的。

 「那么,既然决定了就回教室吧。午休也快结束了。」

 「是啊!快点,米莲努,阿路贝鲁王子。」

 「不要你管。走吧,米莲努小姐!」

 不可思议的是,我并没有觉得不好。

 或许——这不是烦人,而是热闹。

 不,怎么说呢。

 我哼了一声,嘴角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