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不安

第一卷  第七章 不安 自学院生活开始,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我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新的生活方式,虽然被佩尔曼骂了好几次,但最近敢把矛头指向我的家伙都销声匿迹了。

 「啊……早、早上好!米莲努小姐。」

 「嘿嘿,您今天也很美丽啊……!」

 「呵呵,谢谢。」

 二年级生大都这样。虽然被人阿谀奉承不是什么好事。但在雇用兵时,我对这种态度就司空见惯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有种久违的感觉,没觉得不舒服。

 我也已经习惯了得体地用大小姐的措辞和态度回复他们。

 「嘿嘿,看来所有二年级生都感受到了米莲努小姐的威望呢!」

 「嗯,感觉她有种天生的统帅力。」

 「你们夸我夸得太过了。」

 被人这么抬举还有点不好意思。

 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科莱特是因为收我为部下的话,会提高声望所以很高兴吗?阿路贝鲁的话……我不清楚。不过他好像把我当神明崇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

 阿路贝鲁是个问题,但我和科莱特的关系还挺好的。

 虽然我还不太知道怎么跟朋友相处。但高年级生烦人的聒噪消失后,我最近过得还挺开心的。

 ——除了有一件忧心的事。

 钟声响起,我突然抬起头。

 「上课时间到了。」

 「已经这个时间了?」

 这是下午课开始的铃声。

 我们踩着点,急急忙忙地从餐厅赶回教室。

 刚坐下,第五节课的老师就来了。

 「好,现在开始下午的课。今天有六个人缺席吗?其他学生都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缺席六人。

 很明显,数量很多。

 我唯一担忧的就是这个。

 街上并没有流行什么疫病,却有六人缺席。可以说是有些异常的事。

 这个学院都是住宿生。考虑到这所学校的悠久历史,对逃课也很严格。所以这六名学生都是因为「某些理由」请假的。

 ……正好是从上周开始的吧,悄然消失的学生增多了。

 那些家伙都已经休息一周了,到现在一个都没回来。

 每个学年大约有二十名学生。……而且这些人全都是贵族子女,所以这种异常很快就传开了。

 明天可能轮到自己了。我隐隐感到有种危机在整个学院蔓延,远超消失人数以上的活力从这个学院流失了。

 那些消失的家伙,有人说他们是得了怪病,有人说他们是被贩卖人口的组织掳走了。

 「今天是海洛伊斯吗……」

 「我一直以为那孩子是不会碰『魔药』的人……」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真相一定会流传出来。

 一问才知道,几乎所有缺席的学生都从以前待过的宿舍里消失了。要问失踪的学生去了哪里?据说他们都被集中在宿舍的空房间里,被隔离禁止见面。

 会这样把他们像疑似感染疫病般,隔离起来的原因是——药。

 这种药当然不是用来治疗一般疾病的药。而是为了一时快乐而腐蚀身心的毒品。

 是魔药。

 学校方面当然想隐瞒这一事实,但对多愁善感的小鬼来说,是瞒不住的。这种药品和买卖药的家伙,就如同遮住了太阳般,给学院蒙上了一层阴影。这就是学院的现状。

 ……即便如此,此事也与我无关。我甚至觉得学院变得安静了很好。

 终究只有弱者才会对药这种东西出手。至少,看到有人因此而身败名裂,也会首先想到自己绝不能沾染吧。

 我在伊鲁塔尼亚末期见过很多,那真是悲惨。

 即使那些贵族少爷陷入这种困境,也与我无关。只要别妨碍我,随便他们。

 不过,生活在这种优渥环境中的小鬼竟然会出手买那种东西,让我多少有些意外。

 我一边思考着无益的事情,一边草草地听着已经预习好的无聊的课程,转眼就到了下课的时间。

 阿路贝鲁和科莱特照例聚集到我的座位上。

 这个话题是目前学院中最流行的了。

 「话说人真的变少了,已经有六个人了……那个传闻是真的吗?」

 「这个怎么说呢,与们无关。」

 「哈哈,米莲努真严厉啊。」

 对。这和我们无关。

 不过到处都是这种让人厌烦的传闻,多少让我有点郁闷。这是我现在最烦的事。

 既然在同一个学院里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

 科莱特毫不掩饰自己的无奈,露出微妙的表情。

 「真是可悲啊,这些得天独厚的贵族之子竟然会沾染魔药。」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我后来发现,也许正因为生活优越,才会想要刺激吧。虽然我不太理解这种心情。」

 也许科莱特是站在政权接班人的立场吧,她的话语中混杂着愤怒。我有些吃惊的回答她。

 无论是有钱也好,还是什么其他的也好,能够随心所欲的话,还不如喝酒来得痛快。虽然喝酒也绝对不是安全的东西,但只是想找乐子的话足够了。

 但不知为何,人一旦有钱,就会有更多的欲望,真是不可思议。

 最可恶的是那些散播药物的家伙。要我说的话,那些内心软弱,沾染了药物的家伙也是自作自受

 ……不过,即便如此,如果他们的手伸向科莱特和阿路贝鲁的话,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总之,只要他们不在我身边偷偷摸摸搞事,其他怎样无所谓,这是我的真心话。

 「科、科莱特殿下……」

 而且,不光是我。谁都有这样的地方(译注:需要保护的地方)。

 一个我不太认识的女生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的。不过,我有点印象。我不在的时候,科莱特偶尔会和她在一起。

 「朵丽丝,怎么了,你怎么着急?」

 听到名字我想起来了。这么说来科莱特曾经提起过她。

 在这个汇聚了来自大陆各地的贵族的学院里,同一个国家的人一起结伴而行并不稀奇。阿路贝鲁也是因为这个理由总是缠着我,科莱特也不例外,她也有其他的社交圈。

 话虽如此,科莱特毕竟是王族,并不是谁都能跟她轻易攀谈的。所以这个社交圈是一个规模非常小的圈子。

 科莱特的社交圈,除了这个朵丽丝,还有一个人——

 「汉、汉娜没来……我问了女舍监,她说现在不能让我见她……」

 科莱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僵住了。

 我烦躁的啧了啧舌。碰药的都是软弱的家伙。但是,这种软弱的家伙,无论那个时候都有一定数量的这种人。

 即便是能和科莱特攀谈的权势贵族的女儿。

 「……我有点急事,今天要早退。米莲努,你能帮我通知老师吗?」

 虽然我只能看到科莱特的背影,但只要看看朵丽丝那个女孩的表情,我就能猜到科莱特的脸色了。

 我从她的后背感受到了强烈的愤怒。恐怕即是对那个叫汉娜的女孩的软弱。也是对毒贩的愤怒。

 「要我帮忙吗?」

 「谢谢你的好意,但这是我、还有柯尔翁的问题。作为国家的统治者,这点程度的事我必须亲自解决。」

 我抱着胳膊,用轻松的语调问了一下,提议被驳回了。

 「而且,我还想挺起胸膛待在你身边呢,所以我要自己解决。」

 这是科莱特的作风。想到这我没有再说什么。

 取而代之的是轻快地挥挥手。

 科莱特露出微笑,离开了。

 真是热血啊。就算站在统领国家的立场上,我也不会做这种事。

 科莱特离开后,大家陷入了沉默。

 如果要是听她的话,我就该直接去上课,然后告诉佩尔曼:科莱特缺席——

 「啧!」

 我咂了咂嘴,朵丽丝的肩膀抖了一下。

 「呐——你是朵丽丝……对吧」

 「是……是的!怎么了,米莲努小姐!」

 虽然她的害怕完全没有必要,但随她好了。

 「能帮我转告佩尔曼先生吗?科莱特殿下和米莲努将缺席。」

 「……!米莲努小姐……!」

 相比之下,现在优先要做的是解决掉烦人的苍蝇。

 在与我无关的情况下,它可以随心所欲。但如果它在我身边飞来飞去,那我就会毫不留情地把它打死。

 科莱特虽然年纪尚小,但总有一天她会凭借自己的武勇,成为闻名于世的『黑狮子』。她拥有君临强大帝国柯尔翁,成为最强女帝的才能。

 不过是个魔药贩子,科莱特一个人也能把他揪出来吧——

 但不知为何,一种莫名的不安冲击着我。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说话。我摇摇头否定了这一点。

 ……不过是被什么都不懂的小鬼们当成食物吃了然后情绪失控。仅此而已,一定。

 既然决定了,那就准备去街上吧。也许会有点粗鲁,但还是去宿舍把武器带上吧。从父亲大人那里得到的,仅是装饰华丽的剑,但聊胜于无吧——。

 「请、请等一下!我也去!」

 阿路贝鲁拉住我。

 我打心底觉得不耐烦,用他能听到的声音砸了砸舌。

 ……如果只是他跟着倒还好。但让一个国家的王子和犯罪组织扯上关系,多少让人有点犹豫。

 但是,在这里争论起来也很麻烦。我把脸凑近,阿路贝鲁的脸被染得通红。

 「……没时间跟你争论了。想跟我来就随便你。」

 与其这样还不如早点行动。

 我小声地跟他交代了几句然后把脸移开,阿路贝鲁脸色一亮,不停地点头。

 「朵丽丝小姐,非常抱歉,请加上阿路贝鲁殿下的名字。阿路贝鲁殿下请准备好自己使用的武器。」

 「好的!谢谢你,米莲努小姐!」

 真是麻烦事多的人生。我再次叹了口气。

 ◆

 「好热闹啊!但好像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来到街上,阿路贝鲁叹了口气,喃喃道。

 就像他说的那样,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一眼望去看不到阴郁的地方。

 卖新鲜水果的蔬菜店,卖方便保存的点心的小摊,各种各样的店铺并排挤在一起,非常热闹。

 世界各地的贵族子女都聚集在这个学院所在的街道,换言之这里也积聚了全世界的财富。经济繁荣带来的活力是无限的。正如阿路贝鲁所说,这里根本看不出哪里死气沉沉。

 「不会明目张胆卖的,那种事都是偷偷摸摸做的。」

 这些事大多潜藏在暗地里。因为是贵族子女聚集的地方,所以在治安维持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即便如此还是会出现顾及不到的部分。

 例如,隐藏在这条大马路后面的小巷中冷清的酒馆等。末期的伊鲁塔尼亚虽然可以为所欲为,但也没有人会大张旗鼓地吆喝着卖魔药。

 因为周围没有学园里的人,所以我恢复了原本的说话方式,给阿路贝鲁说明着。

 「这、这样啊,失礼了。」

 「不,你平时没机会看到这些阴暗部分,不知道也难怪。」

 本来也是,身为王族的阿路贝鲁应该没有机会去那样的地方。

 这是治安维持机关的工作。我也不太了解这份工作的内容。现在回想起来,连我也有点意外,自己没有受到这样的照顾。

 「那么,想要收集幕后情报,酒馆是首选——」

 不过,我很清楚那些人的说话方式。

 小酒馆姑且不论,冷清的酒馆一般都会聚集些无可救药的家伙。

 「酒馆吗?我们进去那种地方不太好吧。」

 「我知道,但也没别的办法。」

 但是,不用这招的话。阿路贝鲁说得没错。我们作为学生不去学校,在酒馆里混,实在不好。回学校后就连阿路贝鲁也免不了受到惩罚吧。

 那该怎么办呢——

 「喂,阿路贝鲁,你有钱吗?」

 「嗯?有。但不是很多……原来如此,是要买情报吗?」

 「那不行,贵族的小姐少爷会被骗的,跟我来。」

 我拉着阿路贝鲁,把他带到一家店里。

 那里是服饰店。这次利用的既不是酒馆,也不是买情报,而是腿。

 我把阿路贝鲁拉进服装店,在那里看了几件衣服,给阿路贝鲁穿上。

 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是——

 「为、为什么我要穿女性的洋装啊!?」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阿路贝鲁尔都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你这家伙要是长得像男人一点,我就给你穿男装了。要恨就恨你自己的外表吧。」

 我给他的是侍女穿的那种长裙工作服———也就是最近被称为女仆装的衣服。

 「这、这也太……或者说,为什么要乔装啊?」

 顺便一提,我戴着金色的假发。

 不过,我既不是为了风流倜傥,也不是为了装成醉汉,才让穿成这样。

 当然有这样做的理由。

 「你小子好歹是王子吧?有人认得你的脸也不奇怪。还有我的头发也是,这样下去说不定会有人发现我们的身份。」

 首先,我们非常显眼。一个是国家的王子,一个是在那个国家极受重视的『瑟伯利亚之发』。这种身份实在不适合刺探暗中情报。

 「确实是这样……那么,乔装之后要做什么呢?」

 i-223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很简单。

 「走吧。那些家伙会向我们学院的学生卖药对吧?那在随便在街上走走,他们就会来搭话的。」

 就是走走,仅此而已。

 「原、原来如此……所以才有必要隐瞒我们的身份啊!」

 阿路贝鲁恍然大悟。

 说到底我们学生都受到了这样的伤害,还不知道药物对普通人的影响有多深,我想他们会不会是瞄准了我们学校?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不会放过这种时间逃学的不良女生。

 随便走走的话,对方就会过来搭话吧。

 「知道了就跟我来。今天你是——我的随从『露露』。」

 「是!我很荣幸……!」

 即便是当我形式上的随从,阿路贝鲁也很高兴。

 虽然这个国家的未来很让人担忧,但他微妙的这么适合女装,也很让人不安啊。

 我们走出服饰店,开始在街头漫步。我戴着假发,所以一眼应该看不出我是『瑟伯利亚之发』。但奇怪的是周围有很多视线,应该不是我的错觉。

 虽然有点恼火,但我现在的脸还是挺好看的。如果在街上遇见,就算是曾经的我也会回头看。

 再加上,现在还有阿路贝鲁。说实话,他的女仆打扮实在出乎我的意料。他天生的气质和女仆打扮刚好形成反差……

 「嗯……太显眼了……真的没问题吗?」

 「挺好看的。本来就是为了引人注意。」

 也可以说是意外之喜。如果只是单纯吸引他们的目光,我们很容易被那些四处找寻猎物的人注意到——对坏人来说,长得好看的女人是再好不过的“顾客”了。

 「我们尽量自然点在街上走,就像周围的女人那样,随便吃点点心吵吵闹闹,总能碰上他们。」

 「我明白了!露露陪着您!」(译注:王子入戏倒是快……)

 阿路贝鲁兴致勃勃。这家伙虽然是个笨蛋,但脑子很聪明。应该不会露出破绽吧。

 ……在那之前,阿路贝鲁似乎打心底享受这种状况。不过这种不是演技,而是自然的享受,反而没有不自然的地方,真是太好了。

 然后就是我了。

 「露露,你也尝尝这个吧。这个点心是凉的,味道很奇妙。」

 「啊……好的。」

 虽然连我自己都觉得毛骨悚然,但我还是用比平时的『做作』语言,更平易近人的语气劝他吃点心。

 把牛奶冰镇后搅拌成的稀有点心——好像是叫冰淇淋——放在勺子上送进嘴里。阿路贝鲁吃完也变得软绵绵的,连骨头都化了。

 ……伊鲁塔尼亚真的没问题吗?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叹气。

 但在周围人看来,我们大概是溜出来玩的关系和睦的主仆吧,都在偷偷看我们。惊叹声从四周传来。

 我也知道,我和这家伙的扮相都很好——真是的,我的演技也变好了。意外的发现,或许我也挺多才多艺的。

 我们就这样在街上漫步。阿路贝鲁看起来很满足,但我们不是来玩的,我心里越来越烦躁。

 但就这样走了一会儿——

 「贵族小姐,可以跟您说几句话吗?」

 一个打扮普通的男人搭话道。

 「……对不起,家里交代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走吧,露露。」

 「诶? !啊……是!」

 现在,我要耐住性子。毕竟我们现在是贵族学园的小姐和随从。还没正式交谈就显得迫不及待,很可疑。

 「请稍等一下。学习是不是很累啊?我有一件珍藏的东西,想介绍给您这种在学习、恋爱方面努力的大小姐学生。」

 「……诶?但是这个,不是最近成为话题的危险药品吗?」

 卖药人变了脸色,不肯放弃。这么想的不只是那家伙,我也不想放弃刚上钩的大鱼。

 「不不!这一点也不危险!我介绍给您的可是药啊,在法律上也没有什么问题,就像民间偏方类的东西哟。能够缓解疲劳什么的药确实可能有危险,但这个药不同。它能使心情愉快,缓解疲劳,而且对身体完全无害。不止这样哦!吃了这个药还能使魔力增长。更别说成绩提高、缓解疲劳了。心情好的话也能幸福地享受空闲时间呢!」

 不出所料,幸好这个卖药人滔滔不绝的说了。

 虽然进行肮脏交易的家伙喋喋不休,多少让人觉得不愉快——不过也引出了不错的情报。

 魔力提升。这句话让我想到了什么。

 和威廉切磋的时候,那家伙在吃了奇怪的药之后,情绪变得有点奇怪,魔力也提升了。如果那是现在正在蔓延的药的话——

 ……应该是吧。我还要多获得一些情报。

 如果用钓鱼来比喻的话,这个男人现在应该是准备好了鱼饵,正等着我上钩呢。

 「……哦,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好了。但我不认为有那么好的事。」

 「那么,这样如何。我想免费给您试用品。然后怎么做是您的自由,如果觉得奇怪的话可以扔掉。您自己试试也好,找其他人试用也好。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不过,这些人难道就不能客观地看待一下自己的行为吗?这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啊。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要一包吧。」

 「谢谢!如果您想再买药的话请到这附近来。这也是一种缘分,我们会以很便宜的价格卖给您的!」

 男人把纸袋硬塞给我,离开了。

 「作战成功了。」

 「啊,不会再见面了吧。」

 至少不会再以金发贵族小姐和她的随从侍女身份。

 我把药塞进包里走了。

 「快走吧。」

 「要回学校吗?」

 「笨蛋,回去换衣服。你打算穿成这个样子回学校吗?」

 「啊……是、是啊。」

 ……他穿着平时完全不穿的女式衣服,就没有违和感吗?

 我感到头痛,用一只手捂住脸。

 ◆

 帮阿路贝鲁换好衣服后,我们来到一家冷清的咖啡店。

 客人很少,外面的视线也被挡住。老板好像对生意也不怎么热心,并不怎么关注我们。

 这种地方很适合说些不想让别人听到的话。

 我一边喝着连“好喝”这种恭维话都说不出来的红茶,一边从包里拿出刚才男人塞给我的药。

 「这就是传闻中的药吗?」

 「我想十有八九是这样,因为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东西。」

 我和阿路贝鲁小声说着话,取出纸袋里的东西。

 纸袋中装着一个用浆糊封好的小纸包。

 摇一摇,能听到颗粒摩擦纸张的声音。好像是药粉。

 我无意中把包裹翻了过来,发现上面写着一个单词,应该是药名。

 「路得斯……」

 阿路贝鲁先念出了那个名字。

 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说不出话。

 路德斯?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

 我撕开小纸包,在摊开的纸袋上撒下少量药粉。

 红色的粉末从小纸包中簌簌的落下来——就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这种感觉是什么。

 「不可能,这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像是要把心中的困惑倾吐出来一般,胡乱的喃喃自语道。

 尽管如此,我还是无法掩饰心中的不适,一种焦躁感在我的心里蔓延。

 「米莲努小姐?怎么了?」

 阿路贝鲁担心地看着我。

 「没什么,只是有点惊讶。」

 我生硬地回答道,稍微平静了一些。

 路得斯是『快乐』的意思。听说这种药是用一种红色的花朵,晒干后研磨成粉末制成的。

 这种药在伊鲁塔尼亚末期很流行。

 雇佣兵能够很快打听到地下情报。说起来——特别是在末期的伊鲁塔尼亚——有很多人是因为找不到正经工作才当雇佣兵的,所以会对这种恶心东西下手的人很多。大概是缺乏道德感吧,雇佣兵谈论药,就像谈论烟酒一般稀松平常。

 因此我也清楚知道这种药出现的时间。

 至少十年以后才会开始上市。『红色粉末』是一种很少见的东西,我没在别的地方听过了,不可能弄错。

 ——简直越来越可疑了。

 「本来打算回去的,但还是再打探一些情报吧。」

 「我知道了,我陪您去。」

 这个『路得斯』,是性质十分特殊的魔药。

 在末期的伊鲁塔尼亚,这玩意儿比感冒药还畅销。虽然我有很多机会看到中毒者——但确实,我记得没有一个使用者感到身体不适。

 给人带来快乐的魔药大多对身体不好,用着用着身体就会垮掉。但使用这种药的人,身体和皮肤都没有出现异常,反而充满活力,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当然,这种药并不是无害的。

 『路得斯』腐蚀的是人的『心』。虽然我不了解详情,但这种药似乎会让人的性情变得非常暴力。事实上,在伊鲁塔尼亚末期,这家伙挑起的争端和杀人事件每天都在发生。也是受此影响,发表极端暴力言论的人越来越多。

 表面上对身体无害,大概也促成了它的流行吧。虽然价格便宜,不会损害健康,但却有很强的依赖性。『路得斯』的爆发性流行,也是导致国家衰败的原因之一。

 未来才会出现的恶魔之药,却在这个治安很好的泽尔福亚流行。似乎意味着什么。

 现在不是说这种细节的时候。要利用一切手段,确认事态状况。

 「既然决定了,那我们再去服装店租一间更衣室。」

 「啊……还要换衣服吗?诶,也是啊,不换装的话,不行吧?」

 ……阿路贝鲁不知为何看起来很开心,是心理作用吗?

 算了。现在也没时间在意。我捏碎了装着药粉的纸袋,站起身来。

 但愿科莱特那家伙平安无事——

 我怀着焦躁的心情,胡乱地付了钱,离开了咖啡店。

 ◆

 「好像……和我想的不一样。」

 回到街上重新开始调查药物没多久,阿路贝鲁就对开始的情报收集表达了这样的感想。

 我们再次换装,因为没有别的手段可选,所以又跑回酒馆收集情报——如果我不知道未来的伊鲁塔尼亚,也会有同样的感想吧。

 『路得斯』似乎被街上的人轻易地接受了。

 在学校里已经有传言说它是魔药,但从街上的人那里打听到的结果来看,它现在甚至被认为是滋补和改善心情的正经『药』。

 在副作用开始出现前的这段时间,状况和伊鲁塔尼亚的流行开始完全一样。

 最后就会成为精神被侵蚀,道德沦丧的疯子。

 「嗯,不过我还是不明白。」

 「您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阿路贝鲁反问道。

 「……从售卖的方式来看,完全看不出意图。魔药之类的,最终目的不就是为了赚钱吗?我经常听说,有的人一开始卖的很便宜,最后高价卖给上瘾的人。但这个药不同。完全没有听说有人在哄抬价格,本来也非常便宜,甚至可以慷慨的发给别人试用。」

 药品最初几乎都是免费出售的。只有这一点一样,但之后就不同了。即使在顾客完全依赖药物之后,他们也以一般的保健药或恢复药差不多的价格出售。

 即使服药的患者还没有意识到是药的缘故,但表现出特有暴力性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些家伙应该早就对药物产生了依赖。

 「简直就是为了让魔药流行起来……对吗?」

 「嗯。」

 其深层的目的——就如阿路贝鲁所说。

 如果想赚钱的话,多少都能赚到,但是却没有这么做。但肯定不是出于善意才散播『保健药』。

 那么——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在上一段历史中,药开始出现是在——战争的前夕。

 战争爆发,药物流行。如果只是因为我不了解才把顺序颠倒了呢?

 「难道要发动战争?」

 「战、战争吗? !」

 「……不,果然是太跳跃性了。忘掉吧。」

 「是、是……」

 我一边否定自己的想法,一边在这条线上继续深思。

 正因为完全没有头绪,这一切目前都是假设。

 为什么要把药物散播开来呢?散播药物本身就是目的吗?那么这个地方,泽尔福亚有什么呢?首先能想到的就是『贵族学院』了。

 战争虽然很激烈,但也不会通过对贵族子女下药来扰乱外交吧。

 「啧、完全想不明白……嗯?」

 我烦躁地咂了咂嘴,路过的巷子里突然传来了什么声音。

 是怒吼。说不定和药有关。

 「露露。」

 「……?啊,好的!」

 我一边叫着阿路贝鲁的名字,一边用下巴指了指小巷。这是跟我来的信号。

 我一个人往前走着,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与大街上的喧嚣繁华完全隔绝,昏暗狭窄的道路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

 我们走在弥漫着恶臭的地方——

 「真少见,贵族的孩子竟然会跑到这种地方来,是想要药吗?」

 那里站着一个穿着戴帽子长袍的可疑男子,另一个男子倒在他脚边。

 「……这位是?」

 「啊,他逼我不要卖药。因为他对我动了手,我就让他闭嘴了。」

 别卖药吗,我在心中重复着男人的话。

 这么说来,躺在那里的男人知道药是什么东西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我给你便宜点。」

 「不,不用了,我刚刚收到了样品。」

 「是吗?那希望之后我们还能有缘进行交易。」

 两三句话后,戴风帽的男人擦身而过,朝大马路走去。

 这时,我不经意间注意到他胸前的吊坠。

 光线昏暗,看不太清楚——长角的蛇?蛇的眼睛里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

 好像似曾相识。

 但我没办法确认,男人朝着阳光照射的方向走去。

 比起那个,现在先收集信息。

 「那边那个,你没事吧?」

 我朝倒在地上的男人喊道。

 如果他知道药是什么东西的话,说不定他会掌握什么信息。

 但是,男人没有回答。我觉得奇怪,走了过去。

 「……」

 然后我发现。

 「……死了。」

 「什么……? !」

 这个男人已经断气了。

 是掌握了什么对卖药人来说非常不利的事吗?

 我把一动不动的男人翻过来一看,发现前面衣服被烧出破洞,身体也有烧伤的痕迹,恐怕是电击的魔术。

 杀人灭口吧。为了那个连杀人都不皱下眉毛吗?果然,卖药的不是一般的组织啊。

 「怎么办,米莲努小姐? !」

 「通知一下卫兵就行了,我们不能耽搁。」

 这样一来,一个人调查情报的科莱特就令人担心了。

 我只希望她不要太优秀了。

 我把男人翻回去,离开了小巷,然后告诉卫兵有个男人倒在小巷里。之后只要在事情闹大之前解开乔装,就不会有人怀疑『阿路贝鲁王子』。

 就这样,我们离开了街道,回到了学院。

 一路上阿路贝鲁的表情一直很阴沉,大概是因为还不习惯尸体吧。

 对与见过未来的我来说,能看的出人形的尸体就算好的。不过对这家伙来说还是太残酷了吧。

 「今天就这样解散吧。看到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哦,我知道了……」

 他好像真的很受打击。我第一次看到尸体的时候是怎样的?

 在这个世界上,对于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想得太多也没有用。更重要的是整理情报和确认科莱特的安危。

 幸好下课了,回宿舍应该没问题吧。

 回到女生宿舍一看,已经挤满了从学院回来的学生。

 可是找不到我想找的人。科莱特很有可能还没回来——

 结果,那天科莱特没有回来。

第八章 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