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八章 邪教

第一卷  第八章 邪教 结果,等了一晚上,科莱特还是没有回来。

 学生夜不归宿是常有的事。但在这个时期,王族的科莱特没回宿舍这件事,从早上开始就在学院闹得沸沸扬扬。

 「米莲努小姐!」

 说不定会出现在学院的哪里——阿路贝鲁抱着这样的想法,到处呼喊我名字的。

 「阿路贝鲁……殿下,慎重起见我想问一下,您也没见过科莱特殿下吗?」

 「……是的。」

 他的回答让我不禁咂舌。阿路贝鲁也清楚我的状况,在我的意料之中。

 但如果过了一晚上还没回来,出事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对于杀人毫不犹豫。即使是王族的科莱特,也无法保证性命——或者如果他们目的正如我昨天所想的那样,身为大国柯尔翁的王女,科莱特反而会成为绝好的『牺牲品』。

 也就是说,他们的手已经伸到我的身边了。真让人——生气啊。

 我现在烦躁不安,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在这种情况下上课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连续两天翘课,佩尔曼那家伙又要啰嗦了——

 「啧……」

 我咂了咂嘴。但也没时间去管了。

 「阿路贝鲁殿下,能帮我转告佩尔曼老师吗?我去找科莱特殿下。」

 看来现在的状况没办法不在意了。

 我拜托阿路贝鲁帮我传达。

 「等一下,我也去——!」

 我把脸凑过去,制止正要说话的阿路贝鲁。

 「你这家伙不会不明白我说的意思吧,我是说,不要跟着我。」

 意思是『呆在这儿』。

 不是针对其他人,而是针对阿路贝鲁的这个命令有两层意思。

 「那、那不行。我是米莲努小姐忠实的仆人。所以,我不能听您这个话……」

 尽管如此,阿路贝鲁特还是不肯放弃。

 他这种骨气我还是挺满意的。从盲目听从我的话,到现在明确说出自己的想法。如果是平时,我肯定会表扬他。

 「不明说你就不懂吗?你会成为累赘。」

 但是情况不允许。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搞不好在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我一个人行动的话很轻松。虽然不能说什么都能做到,但也游刃有余。

 如果有阿路贝鲁的话,这种确定性就会下降。要是被当成人质就糟了。

 「即便如此……我也是米莲努小姐传授了剑术的一名剑士……我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的,请……」

 「你现在已经在给我添麻烦了,这样也无所谓吗?放弃吧,你没有那个能力。」

 面对还在咬紧牙关的阿路贝鲁,我不耐烦地回答。

 我不讨厌鲁莽的家伙,但讨厌不知道自己的力量和立场的小鬼。

 「我……我不放弃……!我知道自己的弱小,但科莱特公主也是我的朋友!把一切都交给米莲努小姐这样的女孩子,自己悠闲自得……那不是与背负国家命运的男人相去甚远吗……!」

 即便如此。

 阿路贝鲁也没有退缩。

 不知道自己立场的小鬼,真难对付。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天性?我无法讨厌这种幼稚的家伙。

 「笨蛋。肩负国家重任的男人,是趾高气扬对下属发号施令的人。不是凭气势就想解决问题的人。」

 「呜」

 阿路贝鲁一时语塞,是醒悟了吧。

 即使知道这些,也要违抗我跟着。

 虽然作为国王这种行为很愚蠢,但作为男人还不错。

 我移开脸,深深叹了口气。我环顾四周,发现邻座的男生正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

 「那个……是克莱德先生吗?」

 「是,是的?!」

 我向邻座的男生搭话道。

 明显坐立不安的少年,就像要敬礼一样挺直了腰,站了起来。

 「请转告佩尔曼先生,阿路贝鲁和米莲努缺席。」

 「我、我知道了!」

 这家伙姑且算是我的同班同学。竟然会对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其他国家贵族说敬语,这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站了起来……

 「不来吗?我准备走了。」

 我对呆在那里的阿路贝鲁说道。

 阿路贝鲁楞一会儿,才露出满面笑容。

 「……!谢谢!」

 就这样,我们离开学院回到了宿舍。

 这次绝对是最后一次用那个花哨的西洋剑,我在心里想着。

 ◆

 走在街上,这里还是那么热闹。

 气氛很轻松,完全想不到阴影处正暗潮汹涌。

 事实上,也许在街上的人们看来,仍然是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

 药品方面,大概也觉得不过是不断有新的良药上市。

 而在幕后……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背后正在发生可能引发战争的事情。

 「米莲努小姐,我们今天要怎么做?还要乔装吗?」

 「我们今天不是来刺探情报的,没必要躲起来。只要找到卖药人,接下来什么都可以问出来。」

 想要阻止他,就要以速度决胜了。

 虽然也有一切都已经晚了的可能——但关系到朋友的性命,我不能放弃。

 我带着阿路贝鲁在街上走着。果然这些家伙不会堂而皇之地站在大街上。

 这样的话——要不要去找昨天送我『样品』的人?

 虽然他明显是边缘人物,但现在只能试试了。即使是杂鱼也有能揪出的情报,而且杂鱼通常嘴巴不严。

 我朝着那个地方走去,人流变得稀疏起来。

 一定程度上还是在意别人的目光吧。

 到达目的地后,却不见卖药人的身影。但是,我发现了附近的一条小路。

 昨天那个戴风帽的男人也是一样,果然害虫就是喜欢阴暗的地方啊。

 我毫不犹豫地向里面走去。然后——

 「哎呀,一个贵族小姐来这里有什么事呢?」

 我在巷子深处发现了昨天给我样品的卖家。他大概没认出我们是昨天的贵族女学生和侍女。用爽朗的语气搭话道。

 要想表现的傲慢,首先要掌握好节奏。

 我迈着有节奏的步伐迈进——

 「难道说,您是想要『路得斯』吗?那样的话——啊? !」

 我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男人的身体猛地撞进空桶,发出清脆的声音。

 我毫不在意地抓住因疼痛而呻吟的男人的前胸,把他拉了起来。

 「啊……你这家伙!干什么?!」

 然后,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我又朝相反的脸颊打了一拳。男人的嘴角开始流血。

 男人含着眼泪,吐出了牙齿。

 「怎、怎……怎么回事啊……」

 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他是底层人员。不过,这样的家伙应该也有能套出来的情报吧。

 「关于药,我有件事想问你。」

 「你、你有什么目的……啊?!」

 我又打了他鼻子一拳,鲜血从鼻子里涌了出来。

 「会断的……断的……」

 男人可怜的将脸藏在双手后。

 不过看样子,应该不用费什么劲了。

 「每说一句多余的话,我就给你一拳。你没有拒绝的余地,懂了吗?」

 「我、我知道了……」

 三拳之后终于听话了。虽然他在第二拳的时候就已经屈服了,但我也没有停止。

 「你们这些混蛋,到处散播药物究竟有什么目的?不是为了钱吧。」

 「我、我不知道……啊!?住,住手!我真的不知道啊……!上面的人都是些脑子不正常的家伙,我一个小喽啰什么都……!」

 看我举起手,男人拼命摇着头。

 看来是真的不知道。他只是个明哲保身的小喽啰。

 「我、我只是个小人物,能从上面拿到钱,所以才会卖药……!我只是个赚差价的销售……」

 ……这也不像是在说谎。

 看来真的是底层,能引出来的信息也有限。

 「你知道这是什么药吗?别说谎。」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听人说过,因为会腐蚀心灵,所以最好不要碰……」

 「也是听『上面』说的?」

 「啊、啊啊……他们给了封口费,因为招募卖药的人很麻烦,所以让我们不要说漏嘴……」

 假设他说的是真的,那么正如我所料他们本来的目的就是散播药物。

 即使不知道原价怎么样,但薄利多销也是有限度的。再考虑到给卖药人的钱,他们反而是赔钱的吧。

 「那么下一个问题,药是从哪里入手的?」

 「街上好像有好几个那家伙的据点。我曾经在那里看到过,不知从哪里来的衣着相同的家伙把药带来……」

 而且药也有可能是他们制造的。

 ……比想象中的更严重啊,可恶。

 「最后,有散播药的家伙对吧,快带我去他们那。」

 「知……知道了……但如果可以的话,快到那里的时候,能先放了我吗……!」

 「驳回,如果你是骗我的然后逃走了,那可受不了。」

 「求你了!我会被杀的!」

 看男人焦急的样子,似乎知道他们很危险。

 但没用。我是不会同情明知是不好的药,还四处散播的家伙——

 「别废话,现在就走吧。」

 我不知道他们是组织还是什么,但我今天就要击溃这帮家伙。

 虽然不能说什么都能做到,但我至少可以封锁他在这条街上的活动。

 这个啰啰嗦嗦的男人——

 「不要再打了……」

 我又给了他的鼻子一拳,然后他很快就答应了。

 ◆

 「就,就是这里……其他的据点我不知道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后。男人带我们来到了交接商品的地方。

 乍一看,就是一所极为普通的民宅——但,一想到窗户上挂着窗帘,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就觉得很奇怪。

 「我们就是在这里取药的……不过,我曾经见过穿同样连帽长袍的人送药来……」

 穿连帽长袍的男人……这么说,是昨天杀了那个男人的混蛋吗?

 穿着同款长袍家伙的话,那至少是有两个人穿着同样的衣服。那么认为是一个组织在运作应该没错。

 既然如此,要做的事情就清楚了。

 袭击这里。要是科莱特在这里更好,就算没有,至少也能推算出下一个目的地吧。这样一来,总会击溃这些虱子。

 「好,干得好。等这里结束,我就放了你。」

 「真的吗?」

 我碰了碰带我来这里的男人,满面春风的露出笑容。

 如果科莱特已经遭遇不测,被我知道的话那目的就是报复。即使是小喽啰,也不能让他们活下去,但现在还不至于此。没必要拘泥于一个被利用的小混混。

 不过,我打算再利用他一下。

 「你知道房间布局吗?」

 「一楼的话,多少了解一点……」

 我要从男人那里问出房间布局。

 ……大致掌握的话。多少也能少做些鲁莽的事。

 「这,这样行吗?」

 「嗯,足够了。」

 听到我的回答,他放心地叹了口气。

 布局这样就足够了。

 「喂,阿路贝鲁,我们要正面突破,准备好了吗?」

 「正面突破吗?……好的,我知道了。您应该有自己的考虑吧。」

 我问阿路贝鲁准备好了吗,他点了点头。

 作战计划决定好了。

 「喂混蛋,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按照约定,结束后你想去哪都行——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件让你做的事。」

 「诶?诶!?」

 我不顾男人的困惑,把他扛起。

 虽然他的手脚不停地挣扎着,但扛起来之后还是很难反抗的。

 「走吧,阿路贝鲁!」

 好久没做这么粗犷的事了,心情有点激动。

 看到男人滑稽的样子,我不禁笑了起来。为了鼓舞士气,我大喊了一声——同时,把男人扔进了窗户。

 「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惊恐地叫了起来,然后撞破了窗户。

 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男人被扔进了据点中。

 同时,我一脚踢开木门。

 「哟!我是来找茬的!」

 「啊!?」

 「贵族的小鬼!?不、不对,那头发,是你这家伙——!」

 一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三个戴着帽子、身穿长袍的男人。

 就像男人说的那样,看来散播魔药元凶们都穿着同样的衣服。

 但,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

 在这个困惑的情况下,只有我一个人掌握了事态。

 一进房间,我就朝左边的男人冲了过去。

 男人慌忙拿起武器——但在这种混乱的状况下,很少有人能冷静地处理事情。

 我用带着魔力的拳头,揍向男人的下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血和牙齿从他嘴里飞了出来。

 「你小子!」

 第二个——正对着入口的男人挥舞着剑。

 但是,没他没能挥下来。

 「天、天花板上……!」

 在这么狭小的地方使用武器,需要一定的熟练度。

 这也是我看准的一点。具备一定素质的人,越是在紧急情况下,越会凭借本能行动。

 而且,平时应该没有人能想到会在狭窄的民宅里使用武器,然后预先练习吧。

 所以我才敢不使用那把花哨的西洋剑,而选择拳头作为武器。

 「已经晚了,笨蛋!」

 趁他混乱的时候,我蹲下身子,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在他弯下身子要蹲下的时候,我冲着他的脸又踢一脚,然后他就失去意识了。

 那么,只剩最后一个人了。我移动视线,只见阿路贝鲁正在与男人对峙。

 不过阿路贝鲁也不是在虚张声势,他拿着剑,好像牵制住了男人。

 在室内战中用西洋剑很不方便,所以我用了比较省事的拳头,但西洋剑的主要目标刺击很难被地形所左右。而且阿路贝鲁即使再差也是接受了英才教育的王子。更何况我已经重新锻炼了他的毅力,现在他已经有自己的本事了。

 就算放着不管,在两个人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加上地理优势,阿路贝鲁应该会赢吧——

 不过也没必要特意让他们一对一。

 我悄悄走到男人背后,一拧他的胳膊,将他放倒。

 「呜!?」

 我骑在胸口遭到撞击、发出沉闷呻吟的男人身上。

 「干得好,阿路贝鲁,工作变得容易多了。」

 「我很荣幸,米莲努小姐。」

 就算没有阿路贝鲁,战局也不会有太大改变。

 但是,这样一来就轻松多了。能让男人保持清醒,省了不少事。

 「呜……你的头发……你是米莲努娜·佩特烈!?」

 「不错。看来你很了解其他国家的小鬼啊?」

 「咳……!这么粗暴的说话方式……你果然是肮脏的伊鲁塔尼亚的使者啊!」

 我的脸上浮现出戏谑的笑容,男人不禁窒息。

 『瑟伯利亚之发』只有在伊鲁塔尼亚,才被当作神的使者受人尊敬,除此之外,很少有国家把这头发看作『有才能的人』之外的意义。

 话虽如此,男人却立刻凭借发色猜出了我的名字。

 ……本以为是有苍蝇在我身边飞来飞去,没想到这些苍蝇比我想象的还要近啊。

 「算了,我有几件事想问你这混蛋。」

 「……哈,谁会回答啊」

 和小混混的觉悟不一样吗?他抬头看着我的脸,似乎包含着某种觉悟。

 一副不服气的表情,真麻烦啊。

 「啊啊是吗?」

 不过没关系,我冷漠地撂下这句话,拧过他的手,从上面拔下来一枚指甲。

 「咿呀!?」

 「你还挺能忍耐的,很疼吧。」

 我把指甲扔在木地板上,发出喀哒的声音。

 不说的话,就没办法了。

 「虽然我很不忍心,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哎呀,真遗憾。」

 「可恶!你这条『神之犬』!不要轻视我的信仰!」

 是为了激励自己吗?男人叫道。

 不过我很快就得到了一些情报。信仰和『神之犬』吗,这家伙所属的组织——不,宗教吗?在这些家伙中,恐怕『瑟伯利亚之发』被视作邪恶的东西。

 这么说来,在学园里散播药物的目标也是我吗?嗯,继续问问就知道了。

 「先不说这个了。你好像认识我,那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你了,科莱特怎么样了?」

 「……」

 沉默了吗?即使指甲被剥掉还能坚持『信仰』嘛。

 ……没办法。虽然我对这种事没兴趣,但还是继续拷问吧。

 虽然是一段非常糟糕的经历,但我在雇用士兵的时候,已经见识过好几次拷问的办法了。

 应该是我加入了以讨伐盗贼团为目的的队伍时吧。我加入了一队士兵——哎呀,官方拷问官那些家伙干的净是些恶毒事。

 虽然是有样学样,但情况很紧急。这简直就像猴子啊。

 「第二个,要拔喽。」

 「呜……啊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拔下他的第二枚指甲。

 这次他好像忍不住发出了惨叫。那么,多久能吐出真话呢?

 「科莱特怎么了?」

 「不……我怎么能说……啊!」

 我不会再一一询问了。冷淡地进行着拷问。

 然而,当我拔下他的第五枚指甲时,男人还是一言不发。

 「你还真是顽固啊,指甲都没了。」

 我随口说了一句,男人瞪了我一眼,但脸上却带着一丝安心。

 我没时间磨蹭了,这样下去也许会变成持久战。

 我故意叹了口气,男人扬起嘴角。从他那略微扬起嘴角让人觉得他好像赢了。

 「没办法,那就进行第二轮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 ?!」

 并不是说这就结束了。

 我称为第二轮的是,把指骨折断,不停地捻,不停地捻,一边发出声音一边使之变形。

 ……据说拷问最重要的是让人觉得『没有尽头』。

 绝对不会死,熬过地狱一样漫长的一轮后,马上就会进行『下一轮』。

 「哈……哈……!」

 男人终于呻吟起来。也是,换成我的话也只能发出这只声音了。

 问题是让他把情报吐出来,我不喜欢节奏不好。

 「虽然说得有点晚了,但这是拷问。什么都不说的话,左手也会这样的。但这不是结束,还有手腕,然后继续,到最后是眼睛、耳朵。没有一个地方能完整留下,你不行的话还有那边躺着的两个。」

 我低声说着,像是在教导他。那小小的胜利已经在男人脸上看不见了。

 有的只是恐惧。

 「刚才你说你有信仰,对吧?心中有一处即使舍命也要守护的地方,真好啊。」

 我叹了口气,温柔地说。

 「我很温柔的,所以开始之前,给你一个忠告吧。即使你忍到了最后,能保证那两个人也会殉教吗?而且治疗一下就能好,所以现在开口的话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吧」

 我煽风点火般的,不断地重复着。暗地里告诉他,治疗之后拷问还是会继续,男人的脸色开始发青。

 能让他明白就好了。不过,让男人脸色铁青的或许是没有逃脱的办法吧。

 打完后给的糖是甜的吧。虽然我不知道这家伙所说的『神之犬』是什么样的存在,但我想现在的我应该就是恶魔吧。

 「那么,请告诉我吧。科莱特公主现在在哪里呢?」

 男人的脸上已经看不到胜利的样子。因为『以身殉教才能赢』的条件动摇了吧。

 ——即使自己能保守秘密,也不知道其他两个人能不能一样做到。要反抗这种事实,是很难的。

 想说些什么,又闭上了嘴。重复了两遍之后,我把手放在男人的中指上。

 「我、我知道了!我说、我说……」

 这个男人完全屈折的,不是手指,而是心。

 「确……确实我听说昨天抓到了柯尔翁的公主。她不在这边,而是直接去了我们的『仓库』……现在应该还在那里关押着。」

 仓库想必是指管理药品的地方。

 她似乎找到了更核心的家伙。但在那之前却栽了跟头。

 可恶,真麻烦。心中咋舌。

 「现在的状况如何?那家伙没事吧?」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没有必要进行无谓的担心了。我恢复语气,简短地问道。

 「虽然不是毫发无伤,但应该平安无事……好像很难决定如何处理她。但之后会怎样,我也不知道。」

 最重要的是科莱特的安危,目前看来没有问题。但是,听了男人的话,还不能放心。

 ……最终,也要与柯尔翁为敌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是预料之外的麻烦敌人。

 「算了,最后一个问题,告诉我仓库的位置。」

 虽然想问的问题堆积如山,但现在不是慢慢审问的时候。

 现在赶紧问出科莱特在哪里就行了。

 这些家伙的目的以后再查就行了。

 「街西边的石头仓库……记号是长着角的蛇神印记……」

 问地点的时候,男人没有抵抗爽快的说出了情报。

 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不过,注意到他最后说的记号后,我把他掀翻在地。

 说到有角的蛇,不就是昨天看到的那个戴着帽子男人吊坠上的章纹吗?

 「什、什么?」

 为了确认,我把男人翻过来仰面朝上,果然,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吊坠。

 根据男人的话——画着长角的蛇,是蛇神吗?

 结合他所说的信仰来想,这就是男人所信仰的神吧。

 「迪亚·米鲁斯……」

 「什么!?你把我神的名字……!?」

 听到我喃喃自语说出的名字,男人的反应异常激烈。

 看到他的反应,我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头。

 啧,满满的火药味啊。

 「没你什么事了,睡吧。」

 「等、等等!为什么你会!?」

 我一拳打中男人的下巴,让他沉默了。

 「米莲努小姐?」

 我扯断绳子,拿起徽章一样的吊坠,慢慢站起来,阿路贝鲁困惑地叫着我的名字。

 对了,这家伙还在。

 「吓到了吗?」

 「不,审问手段很高明,不愧是米莲努小姐……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您对那个男人的宗教的反应。」

 对阿路贝鲁来说,这是一种刺激感很强的景象。但他若无其事地回答后,反问道。

 这个问题我有点回答不上来。

 答案很简单。我知道那个宗教。

 ……之所以无法回答,是因为那个宗教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

 但是,如果这些家伙和以前的历史一样出手了的话,那阿路贝鲁迟早要面对的,也不能说毫无关系。

 「你听说过『月神众』这个名字吗?」

 「月神众……没,没听过……」

 「我也是最近才听说的,不知道也没关系。说起来,这些家伙也未必就是。」

 虽然时间有点模糊,但说的名字确实是在上一段历史中,在末期伊鲁塔尼亚蔓延的名字。

 那个要出现还是以后的事。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了这个名字,还是本来就是一回事。

 「我只知道他们崇拜一个叫『迪亚·米鲁斯』的蛇神——据我所知,他们把现有的宗教,尤其是伊鲁尼亚教当成邪教来憎恨。」

 之所以这么火药味满满,是因为他们特别敌视伊鲁塔尼亚教。

 他们把拥有瑟伯利亚之发的我当作『神之犬』,像肮脏的东西一样对待,从这一点来看,他们是『月神众』信徒的可能性很高。

 「就是所谓的邪教组织吧。虽然还没有公开活动,但他们散播的药都是这样,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其本质就是这样,是邪教组织。

 敌视伊鲁塔尼亚教,是因为当时的时局所致,还是因为他们的教义本来就是这样?

 我和那个邪教团体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说的这些话很偏激,并且很快就渗透进了绝望的民众当中。

 在末期的伊鲁塔尼亚,对米莲努说恶心话的,大多是这些家伙的伙伴。

 「特别敌视伊鲁塔尼亚教吗……那么,把药卖给学生的目的是我们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说起来,也不一定是这些家伙……可恶,不止问这些就好了。」

 早知如此,再问两三个问题就好了——我这么想,但最初的目的是科莱特。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走吧。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等确认科莱特平安无事之后再想也不迟。」

 「是,我知道了。」

 不过,在过去的历史中,未来会出现的药品和宗教已经在这个时代出现了,令人毛骨悚然。

 ……嗯,不管怎么样都好。我这次的人生目标,就是不把这些障碍放在心上,打倒它们继续前进。

 反正不会平稳的结束,那就通过这件事,试试我掌握的能力吧。

 我静静地、用力握紧了画有长角蛇的徽章。

 纤细的手指攥进了金属制成徽章里。我这次的目标,就是获得即使是神也无法阻挡的力量。

 我松开手指,把徽章扔掉。

 希望科莱特平安无事,不要让我感到无能为力。

 我不打算向神祈祷。尽管如此,我还是一边祈祷朋友平安无事,一边离开了男人们的据点。

第九章 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