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话 突入

第一卷  第十话 突入 「听好了,阿路贝鲁,我们要去敌人的据点了,知道吧?」

 我一边看着目的地的仓库,一边躲在暗处做好最后的准备。

 事先制定好作战计划,把握彼此的动向,确保作战顺利进行,这是基本中的基本。

 这是最后一次磨合。我看着对我说的话点了点头的阿路贝鲁,继续说道。

 「老实说,我不认为你能掌握详细的作战计划。一方面是因为你不够成熟,另一方面是因为被囚禁的人,原本与你没有交集。这么说来,你在这里本来就是个错误。不过现在先不管这个了。」

 再一想,为了救出王族而动用王族,这种状况完全让人搞不懂。但这家伙在奇怪的地方顽固得不行,还自称是我的仆人,真是莫名其妙。

 我知道多想无益。所以我决定考虑接下来的事情。

 「正因如此,我对你这家伙的要求只有两个,一是不要勉强。就算对手是王族,敌人也会因为忧关性命,而优先考虑自己的安危。你把对方逼得越紧,你的性命就越无法保证。你的命有多重要,差不多也该理解了吧。」

 「……是的。如果因为这个原因演变成战争的话,会有更多人失去生命的。」

 「嗯,那就好。这是第一个要说明的,重要的是第二件。」

 确认完前提部分后,我竖起两根手指。

 阿路贝鲁一脸紧张,我对准备好一字不漏仔细听的阿路贝鲁说道——

 「冲进去后五秒,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仅此而已。

 「是!……哈?」

 不知道令阿路贝鲁惊讶的是指令的简单,还是搞不懂指令的意义,恐怕两者都有。虽然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用想就知道,在敌阵上闭上眼睛捂住耳朵是多么不合适、危险的指令。

 「关于理由,我没有必要也没有时间详细贴心地说明。突入时我会使用魔法,这个魔发对同伴也会产生影响。而这个魔法的防御方法就是保护眼睛和耳朵。」

 「……原来如此?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我接受了您的指令,会按照您说的去做!」

 在这种时候还能信任我,这家伙能这么听话还是很好的。

 知道这些就足够了,我看着仓库的入口。

 粗略调查一下,入口只有一个。也许是特意这么做的,连一扇窗户都没有。

 这样一来,突入口就局限在这一点上了,不管你是否愿意,都有必要通过这个地方,有必要考虑从正面强行突破的对策。

 这时候就轮到刚才计划中的魔法出场了。

 我一边向阿路贝鲁发信号,一边接近目标。在接近到可以一口气冲进去的距离时,我开始凝练魔力。

 阿路贝鲁兴致勃勃的看着我的手掌上浮现出一个小小的光球。

 「是光魔法!」

 「好像我擅长的属性就是这个。」

 每个魔法使都有各自擅长的属性。在使用那个擅长属性的时候,好像用比较少的消耗就能使用魔法。

 我的属性是『光』。可以制造幻想,也可以用近似热的能量给予伤害,现在还无法掌握实际情况——但这是一种可以灵活应用的力量。

 「真不愧是米莲努小姐!神选择的贵女,除了您以外别无他人……!」

 听到我擅长的属性是光时,阿路贝鲁的眼睛开始闪闪发光。恐怕是因为『伊鲁塔尼亚』司掌的力量就是光吧。

 话虽如此,阿路贝鲁也明白现在没有时间延伸话题,所以没有继续交谈下去。

 「倒计时。三、二、一、零后冲进去。开门后闭上眼睛捂住耳朵等待五秒。」

 简单地确认完之后,阿路贝鲁点了点头。

 虽然他还不明白我的意图,但他脑子不笨。你应该很清楚那个是必要的吧。

 「走吧!三、二、一、零!」

 一发出信号,我就冲了出去,拉开铁门。

 我扫视了一圈仓库里的情况,确认了一下。场地很开阔。戴兜帽的『成员』有四个人,科莱特——虽然被绑着,但还活着!

 那要做的事就很简单了,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了。打倒这些家伙,救出科莱特。仅此而已。

 「哟——把我的公主还给我——!」

 这就是我,宣告战斗开始的狼烟——!

 我露出笑容,将手掌中的魔法砸向地面。

 同时,我一边闭上眼睛,一边给耳朵附上魔力盾——不,应该说是施加了魔法防护的耳塞吧。

 猛地放出的魔法一碰到地面——就产生了强烈的光和超出常规的爆裂声。

 确认魔法起效后,我等了一下,然后解除了耳朵的防护,睁开眼睛。

 「什……什么……听不到声音了!?」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面前的两人正嚷嚷着视觉和听觉的异常,一个呆住了,一个在静静地确认异常情况。

 这家伙可以啊。这会儿已经把魔力向身外扩散,防备袭击。

 既然如此,要做的事就清楚了,先除掉杂鱼。

 我向胡乱挥剑的两人走去,把他们脚踝处的肌腱深深划破。

 「好……好疼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啊! ?」

 两个男人因为剧烈的疼痛和运动所需的肌肉断裂而瘫倒在地。

 「啊!」

 「呀!」

 我对着倒在地上的男人们的下巴猛踢,剥夺了他们的发声功能和意识。

 但没有杀了他们。

 我走向另一个杂鱼,用剑柄猛击他的胸口。

 「咳啊!?」

 在他剧烈咳嗽后,我从下朝他的下巴打了一拳,剥夺了他的意识。

 这样就夺走了三名杂鱼的战斗能力。在战斗中,减少敌人的人数是常识。只剩下一个人了。

 视觉和听觉都被剥夺了,还能保持冷静,很了不起。

 再看看,就能发现一些他很厉害的线索。虽然眼睛和耳朵都失去了功能,但突然展开的魔力却很平稳。『这样做是有必要什么的?』一种让人感到从容安稳的魔力。

 我并不是只依靠这些就判定的——我把魔力集中在手上,做出掷石子一般的动作。其中包含着我最擅长的光的力量,把那个魔力形状最单纯的球扔出去!

 连名字都没有的『光魔力块』,以飞箭般的速度逼近男人。威力虽然不大,就如看上去那样——以同样的速度扔出三个拳头大小石头那样的威力。

 即使考虑到有魔法防御力,被击中头部的话也难免会晕倒。而且速度也是不习惯魔力感知的话是无法避免的速度。

 ……但是,魔弹并没有击中男人的头。

 取而代之的是,突然升起的冰墙挡住了魔力球。

 传来玻璃板碎裂般的声音。虽然厚重的冰盾已经被炸得粉碎,但这魔力球只要接触到就会爆炸,威力全部发挥出来的话,一枚就足够了。

 「啧……」

 我毫不掩饰自己的焦躁,咂了咂嘴。

 不是靠视觉而是靠感觉来判断攻击,并能立刻做出必要的防御,这种最低限度的战斗直觉。虽然我觉得他能做到,但做的比我想象的还好。

 「阿路贝鲁,救科莱特。」

 「是、是!」

 看来阿路贝鲁按照我的吩咐做了。

 听了我的指示,他迅速开始了行动。

 我一直盯着制造冰墙的戴兜帽的魔术师。

 我用明显的杀气牵制他,不让他去妨碍阿路贝鲁。

 「哈!」

 阿路贝鲁挥剑斩断了锁着科莱特的锁链。

 扶住摇摇晃晃的科莱特,拉起她的手。

 「科莱特公主,把手给我。」

 「呜,姆,你是阿路贝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有一道闪光,然后……」

 她的耳朵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但眼睛应该已经习惯了,虽然心中浮现出很多疑问,但还是听之任之。

 「没时间说明了,先到这边来。」

 阿路贝鲁拉着科莱特的手,小跑着向这边过来。这样就可以避免人质被利用这种最坏的情况了。

 科莱特恐怕很难算作战力了。不过,这一切都在之前的计划之中。

 「你的头发是『瑟伯利亚之发』……米莲娜·佩特烈吗……!」

 与此同时,能干的男人捂着脸,苦涩地嘀咕道。

 眼睛恢复功能了吗?这么说来,耳朵那边也差不多了吧。

 ……但是,耳朵,吗。从兜帽深处传来的声音有些异样,我皱着眉头回答。

 「那怎么了?」

 「哼……连『神之犬』都来了,真是的,让人焦躁啊。」

 而且对话方面也没有问题。

 比我想象的有效时间要短啊。声音和光也能用基本的魔力防御力来防御吗?还是恢复能力有差异?

 突入时我使用的魔术叫做『塔兹鲁尼克』。这是我独创的魔法,用轰鸣声和闪光灼伤眼睛和耳朵,使其无法行动。这是为了再现大型魔法在耳边炸裂的时候,虽然没有疼痛但是有一小段时间不能动弹的魔术,不过,应该还有改良的余地吧。

 如果可能的话有效时间希望再长一点啊,因为最重要的是,加入声音的力量很费力,所以制作球要花很多时间,这是个大课题啊。

 ……也就是说,不能使用同样的方法……

 话虽如此,面对魔力感知如此出色的对手,效果似乎也很薄弱。

 「你不是卖药人,你是什么人?」

 我用剑指着他问道。

 虽然也没期待会得到正面的回答——

 「你问我是谁?我该怎么回答呢?」

 这家伙好像很有兴致的样子。

 信仰宗教的人总是喋喋不休地说些没人问的事。如果是邪教组织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月神众』那帮家伙更是如此。……问都没问就说伊鲁塔尼亚的神如何如何,瑟伯利亚之发必须死——

 记忆突然复苏,我几乎要被满溢的思绪吞没了,这里是战场。不能分心。

 「……不行,米莲努!不能和那个男人战斗……!」

 科莱特少见的叫声,让我的注意力稍稍有些混乱。

 那是发自内心为我担忧的悲痛声音。我的力量,除了我自己应该就是科莱特最清楚。至少,要让评价自己与本国大将军水平相近的对手逃离现场,这种选择的意外,让我瞬间措手不及。

 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吧。男人没有趁机进攻,愉快说道。

 「我们是『月神』的信奉者,是侍奉冰之蛇神『迪亚·米鲁斯』的信徒,也是为了伟大目的而聚集在一起的志士之一。」

 男人一边兴奋地高声喊着,一边摘下遮住脸的兜帽。

 看到他的脸,我不由惊愕了起来。与此同时,也意识到那声音里的违和感究竟是什么。

 「刚才就觉得你的声音有点耳熟——很像某个人,真没想真是你。」

 但我也只惊讶了一瞬间。我瞪着露出温和笑容的壮年男子,继续说道。

 「被你教训了那么多次,课上得怎么样了?嗯?佩尔曼老师。」

 被评价为既温柔又严厉的泽尔福亚魔法学园的一年级老师——从兜帽深处露出温和笑脸。

 虽然传闻这家伙的生平履历并不清楚,但邪教组织的大人物,居然在贵族子弟上学的学校里当老师,真是出乎意料。

 然后自称『月神众』。这些家伙究竟要把手伸向这个时代的哪里?我感觉自己身上冒着冷汗,但脸上却浮现出讽刺的笑容。

第十一章 冰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