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第二次的人生 第二次的历史

第一卷  终章 第二次的人生 第二次的历史 『柯莱特公主诱拐风波』发生后,已经过去三天了。

 不过,流言蜚语一直传到第二天白天。科莱特公主是个坏女人,虽然之前晚上很干脆就回来了,但现在连去的地方都不说,宿舍就没人了。……这样开玩笑的评价像笑话一样流传着。

 虽然现实与流传的诱拐不同,柯莱特实际上是被囚禁了,但只要稍微有不慎,就可能引发国家问题,甚至是战争,所以很少有学生知道事实。

 「嗯……因此,从今天开始,我伊弗莱姆将代替正式卸任的佩尔曼老师,成为大家的班主任。」

 听到来到教室的新班主任的致辞,教室里响起了对佩尔曼离任的惋惜声。

 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卷入大事,难道不是一种不幸吗?通过科莱特率领的柯尔翁军进攻伊鲁塔尼亚,我才明白了这点。

 不管怎么说,因为柯莱特不希望事态公开,所以这件事就解决了。

 引发学院骚乱的黑色传闻最终在只有泽尔福亚的士兵、大人物以及学园的教师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落下了帷幕。曾经被人口耳相传的魔药传闻,如今不过是众多传闻中的一个。最有力的传言是,最近流行的是药性不太好的感冒。

 「那么今天的授课开始。缺席的——有三个人啊。」

 尽管如此,解决后仅仅三天,学院还是发生了些变化。

 最大的变化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一部分请假的学生复课了。

 弄清了魔药『路得斯』是什么东西,知道了背后有宗教团体牵线的事情后,学院对症状较轻的学生解除了停学措施。

 曾经碰过一次的人,药物失效后感到很害怕,那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药物。

 另外,大概是为了毫无违和的让药物渗透进学生中吧,路得斯的效果比我所知道的要弱很多,这也对戒掉毒瘾起了作用。

 据说现在休息的学生们也正在进行戒毒治疗。只有我、阿路贝鲁、科莱特和已经被判断为没有问题而复课的学生,才知道将身体里的药性都排除的学生就会复课。

 令人意外的是,魔药本身的使用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说起来,该如何处理『路得斯』,国家一时无法决定。而且加上对父母说使用了魔药的小鬼很少,父母也没办法以父母的立场说孩子使用了魔药。

 最重要的是泽尔福亚魔法学园的隐藏性质。虽然宣扬世界和平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原本就是在各国把贵族子女放在这里寄养下建立起来的,容易承担问题的体制。贵族社会也许并不像我过去想象的那么简单。

 事情结束后,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学院又恢复了日常生活。

 代替佩尔曼的新老师似乎没有佩尔曼那么严厉,在和缓的气氛中,前排座位的学生们开始小声说话。

 「喂喂,为什么佩尔曼老师不在了呢?」

 「这个嘛……我听说是为了照顾留在故乡的父母……」

 ……唯一值得信赖的老师消失了。

 虽然学生们都很信赖佩尔曼,但我们之间的交往却很短暂,不到一个月。我想他很快就会被遗忘了吧。

 总之,我又恢复了平静的校园生活。

 也许是刚开始一年的缘故吧,虽然重学已经学过东西的日子很无聊,但回想起来,上辈子一直都在辛辛苦苦地工作,成为『米莲努』之后,又几乎每天都在锻炼,或是一直读有用的书。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悠闲地消磨时间,觉得还不错。

 我无所事事的复习着重点时,新班主任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下一节课的老师。

 「大家好,现在开始今天的大陆史课程。」

 这样的经过三次交替,回过神来时已经是第四小时了。

 是『历史』课,我不太喜欢这个。

 这次的历史,恐怕会跟上次的历史完全不同吧。

 在这次的历史中,十年后出现的魔药现在就已经出现,而且以『米莲努』为开端的伊鲁塔尼亚灭亡,我想也不会发生——至少,我在某种程度上是在这方面花了心思的。

 认真学习这种不确定的东西,总觉得很愚蠢。

 所以,我保证着右耳进左耳出的心不在焉状态——开始思考别的事情。

 脑海里浮现的果然还是『月神众』的事。

 佩尔曼所属的『月神众』,原本是在过去的历史中,十多年后才开始出现的具有末世思想的狂热信徒们……

 高声叫嚷着贬低神明伊鲁塔尼亚的谩骂,以及崇拜伊鲁塔尼亚神的伊鲁塔尼亚国,是多么恶毒的存在。还有绝对不能原谅受到伊鲁塔尼亚神的宠爱而诞生的『瑟伯利亚之发』——米莲努,这些煽动民众愤怒的话语。

 我用文雅的动作拂开被风吹动的『瑟伯利亚之发』,想起了过去——不,是未来。

 当时的我一直以为月神众所说的话,不过是邪教组织为了拉拢,因为米莲努的暴虐而愤怒的伊鲁塔尼亚国民的一种手段。但在那个时期『月神众』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力量,被认为是应该能够打倒米莲努和伊鲁塔尼亚神的存在。

 他们的目的不是把『我米莲努』当作『主神』的容器,就是砍掉头当作祭品……完全不知道他们说的话到底有几分是真心,又有几分是实话。

 但是,如果把所有的话都当真,假设伊鲁塔尼亚王国和那些家伙信仰的神真的存在的话,会怎么样呢?

 「嗯……所以说,这所学校是由当时的泽尔福亚国国王劳伦斯·泽尔福亚建成的?」

 我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老师的课,一边假装做笔记般,把关于『月神众』的事情整理成图表。

 佩尔曼说要创造那些神的世界,恐怕是为了复活他们才需要米莲努的身体。

 还有多次提到的混沌这个词。把在贵族子女聚集的学院里散播药物,和认科莱特是重要的棋子之一,犹豫要不要灭口的事一起考虑的话。

 根据这些,我推断那些家伙的目的是发动战争。

 不,或许这也只是目标而已。如果他们崇拜的神明降临需要『米莲努』的身体的话。如果战争也不过是达成这一目标的手段的话——?

 难道,在上一段历史中发生的战争,都是它们牵线的吗?

 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想法太跳脱了。但无论如何,这些家伙已经在这个时代开始活动的事,引起了我的主意。

 让这个时期没有出现的魔药流通,他们把活动时间提前的原因是什么?要想通这个,就要想一下和上一段历史中不同的要素是什么。

 不就是『米莲努』吗?

 ……在上一段历史中,米莲因最糟糕的性格和到手的地位而自取灭亡。正因为如此『月神众』才很少做什么,活动仅仅是在最后推动了一下就结束了。

 但是这次的历史,虽然还不知道会如何发展,但应该不会像之前历史那样。不管怎么说,『米莲努』是这个样子,恐怕对他们来说是极其不方便吧。正因为如此,才有必要提前展开活动——

 说实话,我觉得这个问题太大了。原本为了守口如瓶而选择自杀的疯子们的话,却要完全相信,这实在是很奇怪。

 不过,只是个佣兵的我却回到了过去,变成了引发战争的女人,现实中绝对不可能有,这是多么虚幻的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月神众』今后也会把世界引向最坏的方向吧,也会继续觊觎我的性命。

 明明还在上课,我却咋了咋舌。

 即使这样,我的学习成绩也算优秀。那迟早也会成为一张手牌吧。为此,我想认真努力学习。

 取而代之,我叹了一口气,宣告下课的钟声就响了。

 「哎呀,已经这个时间了吗?那下课吧,起立!」

 我听从老师的指令,起身行礼就座。上午的课就结束了。

 之后像往常一样吃饭,准备下午的课——

 我忘了我的校园生活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

 「米莲努小姐!中午了,我们去吃午饭吧。」

 阿路贝鲁像往常一样过来了。和之前一样,虽然对这种称呼渐渐习惯了是一个问题,但也没有多大的变化。

 「米莲努。去吃饭吧,听说今天有你喜欢的熏猪肉。」

 变了的是另一个老面孔,科莱特。

 说话本身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她的视线格外热情,声音也格外温柔。

 「呃,嗯嗯……」

 代替了她充满威严,让人联想到她未来女中豪杰身姿的语气的是,即使是偏心的人看来,也很少女的甜美声音。

 如果要补充说明的话——我想了一会儿,算了,算了,不过……

 「……那个,科莱特殿下?您为什么在我后面?平时不是走在我旁边的吗?」

 「嗯?那是当然的。在我国,奉自己认可的人为主人是理所当然的事啊。米莲努的阿路贝鲁王子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听她红着脸这么说完,让我没办法逃避现实。

 刚把她救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她有点不对劲——

 「之前,你不是还说要把我占为己有吗?怎么又说是主人了……」

 「啊,这么积极……」

 我把脸凑近她小声说,她的脸变得更红了。

 「……什么事都没有。从那些家伙手里救出我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把你占为己有是错误的。」

 她红扑扑的脸颊上浮现出热烈的视线,科莱特微微一笑。

 害羞却毫不掩饰好感的笑容——

 「被救出来的那一瞬间,我就变成了你的东西,我只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是别的什么,就是恋爱中的少女。

 ……我的头越来越痛。被阿路贝鲁仰慕倒也罢了。虽然不太好,但因为是自己国家的耻辱,私下处理的话总能解决的。

 但是,对方姑且算是同性,还是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力量国家的公主,情况就不一样了。

 到底让我怎么办啊?回想起来,自从来了学院之后,我就一直为这些烦恼。甚至开始觉得,或许干脆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就好了。

 「是吗……」

 「嗯!」

 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只能含糊的回复,得到的却是精神饱满的回答。

 看到比阿路贝鲁还要奔放的公主殿下的样子,我按住了头。

 我本来就不擅长思考,要考虑的事情明明就很多了,希望不要再增加烦恼了。

 想着想着,回过神来已经到了餐厅。我忽视大家聚集的视线,走向平常的座位坐下。

 「啊,请不要坐在米莲努小姐旁边!科莱特公主不是总是坐在对面吗?」

 「我一直都是对面,那么现在我有权利坐在旁边。你应该克制一下吧,阿路贝鲁王子。」

 于是,阿路贝鲁和科莱特就谁坐我旁边的问题起了争执。

 真是吵得不可开交。

 ……但是,与其让对方对自己抱有敌意,不如让对方对自己抱有好感。让我有点意外的是,我没有觉得不舒服。

 i-335

 看到这种无聊的场面——

 噗呲,我轻轻笑了。

 我一笑,阿路贝鲁和科莱特就结束了争执,开始凝视着我。

 「啊?」

 气氛突然变了,没想到我没忍住笑了出来。

 「……咳,怎么了?」

 但是,想起食堂里聚集了很多他人的目光,我就想办法掩饰的问道——

 「刚才米莲怒小姐笑得很开心……」

 「——被迷住了。现在的米莲努很美。不!她比平时更美!」

 「……请不要说这么羞耻的话。」

 我拼命抑制住想要对一脸严肃地说着羞耻事情的两人挥拳的心情,把脸转向旁边。

 于是,刚才吵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开始异口同声地夸赞我的外貌。

 果然本质是一样的。所以说王族的家伙……这么想着,我才发现自己笑了。

 对这些家伙的事想来想去太愚蠢了。不管怎么说,我也已经适应了第二次人生。

 ……是啊,说到底我就是个没学问的雇佣兵。困难的事情想那么多也想不明白。

 正因如此,才会拥有能击碎任何障碍的力量吧?我握紧拳头,像是在回答自己的问题。

 虽然现在还很难说有多大的力量——不过,连神都能揍他一顿的话,还有什么干不来的。

 不管是伊鲁塔尼亚神,还是主神,如果要挡在我面前的话,我就揍他们一顿。

 在那之前,我还是打起精神——尝试优雅地生活吧。

 心里想着无关紧要的事,我哼了一声。

 看到这,阿路贝鲁就觉得是平时的米莲努小姐,科莱特看到我也安心了起来——看来大小姐也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