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5

第一卷  5 贝辅勒地下遗迹被攻略完毕的一个月后。大都市伊富尔的某座竞技场正在举行冒险者的格斗大赛。

 观众们欢声雷动。杰特坐在观众席的最前排,专心地观察著眼前的比赛。

 他的视线所在,是擂台上握著长剑、备受注目的英勇女剑士。虽然她的对手是个头比她大两倍的壮汉,但是居于劣势的,反而是壮汉那方。

 「发动技能!〈英雄的咆哮〉!」

 女剑士高声喝道,包围身体的红光变得更亮了。原本与她刀剑相击、僵持不下的壮汉身体被轻而易举地打飞。完全不像女性应有的力量。

 「咕……!发动技能,〈增强肌力〉!」

 持续居于劣势的壮汉也祭出了王牌。蓄积力量,将自己〈增强肌力〉的技能发挥到极限。只见他身体发出蓝色的光芒,挥著剑朝女剑士扑去。

 铮!刀剑剧烈交锋,火花与技能的光芒四溅。红光与蓝光交错在一起,甚至产生了使整座竞技场晃动起来的冲击——

 「呃啊!」

 被吹飞的是壮汉那方。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壮汉发出的蓝光,代表的是无法超越人类能力极限的「人域(雷金)技能」。相较之下,女剑士使用的,则是能突破人类能力极限的「超域(西格鲁德)技能」。正面交锋的话,人域技能是不可能胜过超域技能的。

 「……唔,不是她呢。」

 尽管观众席上欢声雷动,杰特却紧锁著眉心。

 「她的确是用怪力系的技能没错,可是那名冒险者的力量不只有这种程度……」

 「怎么可能,使用怪力系技能的女性冒险者里,没有比她更知名的人了哦。」

 彷佛在与欢呼声较劲似地,格斗大会的主办者在一旁大声说道。

 「但真的不是她。再说头发的颜色和长相也都不一样。」

 「大爷啊,虽然你这么说,但你该不会是在作梦吧?就算对方有怪力系的超域技能,也不可能单方面辗压吸收了遗物的守层头目啊。而且还是为讨伐它而苦恼已久的地狱火焰龙喔?」

 「就是说啊,杰特。」

 从旁插嘴的,是身穿白魔导士纯白长袍、留著妹妹头的少女。

 「再说我从没听说过有使用巨大战锤的女冒险者。那种武器就连男人都使不好了,是说杰特,现在可不是在这种地方摸鱼的时候哦!」

 与一本正经的语气给人的感觉不同,这名絮絮叨叨地斥责著杰特的少女——露露莉·艾修弗特,外表相当惹人怜爱。

 由于个子娇小,使她手中的魔杖看起来相对高大。再加上稚嫩的声音、圆滚滚的眼睛、还有齐眉平剪的浏海,就外表而言,完全是稚龄少女——尽管如此,露露莉仍是一流的冒险者,也是公会精英队伍《白银之剑》的补师。

 从那稚气的外表,很难想像她拥有压倒性的庞大魔力与优异的超域技能,如今已经是攻略高难度迷宫时不可或缺的人物了。

 「可是露露莉,你不也看到了吗?那威力不是幻觉。」

 「是没错,但是想找人的话,线索太少了。那名冒险者确实个子矮小,但也不能因此肯定他是女孩子,再说单独讨伐的委托履历上写的也是男人的名字。」

 地下遗迹被攻略完毕的一个月以来,除了有公会在四处寻找「处刑人」外,杰特也以个人身分不断地寻找那名战锤冒险者。队友中,只有露露莉很讲义气地陪他找到现在。

 (插图007)

 「不,真的是女生。我看到的是黑色头发、翠绿色眼睛的年轻女孩。」

 杰特断然说道,这项情报他并没有告诉公会。一方面是作为情报来说尚有不确定性,更重要的是,杰特想比公会更早找到对方。

 「杰特,公会已经发出新的任务了哦,你也别再做这种事,该认真挑选新的攻击手了。身为白银的队长,你要以身作则哦!」

 「……虽然是这样没错……」

 无法反驳露露莉的指责,杰特只好搔了搔头。

 坎兹退出《白银之剑》之后,必须以挑选新的前卫为最优先事项。不能浪费时间寻找毫无线索的战锤冒险者。

 尽管杰特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自从在迷宫深处,见到那名不可思议的战锤少女的第一眼起,他就深深地被她吸引了。无论如何,他都想亲自找到她。

 话虽这么说,可是杰特不但翻遍了所有女性冒险者的登录资料,也重金委托消息灵通的情报贩子,却完全得不到任何关于那少女的消息。如今「杰特把那人误认成少女,『使用战锤的女性冒险者』不存在」的说法,感觉起来反而比较正确。

 「……说的也是。从明天起,就来认真挑选前卫的候补人选吧。」

 杰特兴致索然地说完,离开了竞技场。

 躁热的竞技场外,是和平又热闹的伊富尔大街。杰特独自走在喧嚣的大马路上,回想一个月前发生的事。尽管攻击力骇人,却拥有可爱长相的少女。杰特觉得她和「处刑人」的外号很不相衬。

 再说,那并非人域技能或超域技能的奇妙白光,以及能凭空出现武器的技能——毫无疑问,她持有未知的力量。

 「『神域(蒂亚)技能』……?不会吧……」

 瞬间,杰特脑中闪过只存在于古代文献中的梦幻技能。

 神域技能——被久远之前的先人称为「神的祝福」的力量。

 那力量远远凌驾于超域技能,是使过去赫尔迦西亚大陆繁荣到足以被称为神之国度的力量。可是神域技能在先人灭亡的同时也跟著消失,时至今日,最强阶级的技能是远不及神域技能的超域技能。

 假如那少女能使用神域技能,那有那种前所未见的怪力,就很合理了。

 「可是,如果是有那种技能的冒险者,应该早就出名了才对……」

 杰特喃喃自语著,从腰间小袋子中掏出一颗红水晶。那水晶吸收了白昼的阳光,灿然生辉,其中还刻著太阳状的魔法阵,不知究竟是以什么技术做到的。这就是被地狱火焰龙误吞的遗物。

 (那名战锤少女,对遗物似乎完全不感兴趣呢……)

 先人亲自制造的物品上,一定会刻有太阳状的魔法阵。朝八个方位放射的阳光魔法阵,似乎象徵著「神」。因此,所有遗物及遗物武器上可见的这些太阳魔法阵,被统称为「神之印」。

 就如那花纹显示的,凝聚了先人技术的遗物,全都具有以现代的技术无法重现的性能,只要是遗物,全都能卖得高价。如果是冒险者,肯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争相抢夺,但处刑人的目的似乎只有讨伐守层头目而已。虽然不清楚原因,不过她似乎非常痛恨那只地狱火焰龙。

 不论如何,遗物仍然是珍贵的高价品。该拥有它的,是那位处刑人才对。

 「……」

 杰特凝视著那颗发出红光的水晶。自帽兜下窥见的少女脸庞,好似就烙印在他的瞳孔之中。虽然他确实对拥有未知力量的战锤冒险者感兴趣,但是与此无关,他被那名少女深深吸引,莫名地想与她再见一面。

 (我绝对会找到你……绝对。)

 杰特在心中坚定地想著,把红水晶收回袋子里——这时。

 乌黑艳丽的长发微扬,一名少女从他面前经过。

 「!」

 杰特倒抽了一口气。他不自觉停下脚步,声音彷佛从整个世界消失了。

 因为,在错身而过的瞬间,他见到黑发少女那双美丽的翡翠色眼瞳。

 「……!!」

 杰特说不出话。

 原本萦绕在脑中的各种思绪全部消失,视线就像被钉在了少女的双眸之上。

 ——绝对没错。

 少女的侧脸,与记忆中的战锤冒险者如出一辙。在确定这件事的瞬间,杰特反射性地迈出步伐,拨开人群朝少女追去。他追著好似快被人潮淹没的纤细身影,那垂于背后摇曳的黑色长发,正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战锤冒险者。

 绝不能在这里放走她。

 「等一下……!!」

 杰特忘我地追随著,总算脱离人挤人的大路,即将追上少女时——

 「……咦?」

 少女的背影,使杰特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喀,喀,敲响石板地面的短靴。飘然及膝的黑色圆裙,胸前绣著冒险者公会徽章的白色衬衫。绑在细颈上的蝴蝶结,那楚楚可爱的打扮,完全不像是会肩扛巨大战锤的样子。

 「什……」

 杰特呆呆地张著嘴,看到那娇小的少女走入建筑物后,他抬头看向大都市伊富尔中规模最大的服务处——伊富尔服务处的招牌,僵住了。

 「…………柜、柜台小姐!?」

 没错,那少女身穿的,是公会发给的柜台小姐的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