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

第一卷  6

 一名男子闯入伊富尔服务处。

 男子一走入服务处,立刻直直穿过大厅,快步走向柜台。同时,原本嘈杂的大厅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发现男子的冒险者们接连睁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

 亚莉纳正歪著脑袋感到狐疑时,那名受到众人注目的男子已经来到她柜台前了。

 「嗨。」

 那是一名高个子的青年冒险者,正向前弯腰,将头探进柜台里。

 其他还有好几个空闲的柜台、柜台小姐,所以他很明显是冲著亚莉纳来的,那人有一头银发、五官端正爽朗。背后的巨大盾牌上刻有神之印,是遗物武器,身上的护具与插在腰间的长剑全是高级品。再加上健壮可靠的身材,在在展现出他是一流的盾兵。

 ——不,只要看见他的脸,没有人认不出来他是谁。

 他是冒险者中第一个「拥有三个超域技能」的怪物,同时因为相貌端正,掳获了许多女性的芳心,是号称公会最强盾兵的一级冒险者。

 年方十九,公会所属的精英队伍《白银之剑》的队长,杰特·史库雷德。

 (呃……呃————!)

 与杰特四目相对的瞬间,亚莉纳就因这位登场得过于唐突的人物全身发直,一时间连惯例的「欢迎光临」都说不出来。

 《白银之剑》。也就是说,他是一个月前,目击到亚莉纳把地狱火焰龙揍得稀巴烂的冒险者之一。

 为什么这家伙会来这里?现在应该没有需要精英队伍出面的任务才对。难道我的身分曝光了?不,应该不会吧。我有遮住脸,而且是以一级冒险者执照上的假名填写委托书的。应该不可能被循线找到柜台小姐亚莉纳·可洛瓦——

 「杰特大人!」

 正当亚莉纳陷入混乱时,救星出现了。杰特一来到柜台,原本站在其他窗口的柜台小姐立刻冲过来推开亚莉纳,强行站在杰特前方。

 挤过来的那名柜台小姐,拥有任何男人都会忍不住回头多看一眼的美貌,而且身材姣好,从制服衬衫的领口可以窥见丰满的胸部与深沟。她是伊富尔服务处最受欢迎的柜台小姐,苏丽。

 当时对同为《白银之剑》成员的坎兹不屑一顾的苏丽,如今正眨动长长的睫毛,碧眼闪闪发亮地仰视著知名的英俊冒险者杰特。

 「请问有什么事呢?没想到率领《白银之剑》的杰特大人,居然会亲自来到这种地方。」

 对于苏丽的积极,杰特先是害怕了一秒,接著又调整心情,开始寻找亚莉纳。

 「我有点事。咦,刚才那个黑头发的——」

 「假如您想承接任务的话,请尽管和我说。」

 「呃——不是,我没有。」

 杰特的眼神越过苏丽,扫视柜台后方。

 「那个,那边的那位柜台小姐。」

 「……?」

 苏丽不高兴地皱眉,朝杰特指的方向转过头。正想偷偷溜走的亚莉纳连忙转身背向两人。

 「……亚莉纳·可洛瓦就柜台小姐来说还不够熟练。还是由我亲自来处理白银大人的任务——」

 「我不是来接任务的。我有事想和那个叫亚莉纳的柜台小姐单独谈谈。」

 「……和亚莉纳……单独……谈谈?」

 「没错。」

 「……我明白了。」

 无奈之下,苏丽只好把亚莉纳叫回来,自己则死心回到工作岗位。虽然她在中途狠狠地瞪了亚莉纳一眼,但应该只是错觉吧。

 「……」

 太惨了。亚莉纳愁眉苦脸地回到窗口前。

 「……请问有什么事吗?」

 虽然死也不想和杰特说话,但对方是公会的精英队伍《白银之剑》的队长。在公会中他的地位就等同于干部。为了不显失礼,亚莉纳在脸上挤出礼貌的笑容,看著下方发问。

 「我想问你一件事。」

 「如果是关于承接任务的事,请尽管说。」

 「一个月前,我在地下遗迹见到非常强的战锤冒险者。」

 「是传说中的冒险者呢。」

 「其实在那之后,我一直在找那个人——你想得到是谁吧?」

 「非常抱歉,我不记得有认识那样的冒险者。请您向其他的柜台小姐打听吧。」

 亚莉纳说完正想逃离现场,却又因杰特的下一句话而停住脚步。

 「我啊,眼睛和鼻子都很灵敏。就算在很暗的地方,也可以看得很清楚。」

 亚莉纳倒抽一口气。

 「所以帽兜下的脸,我也看得一清二楚,亚莉纳·可洛瓦小姐。挥动战锤的,确实是一名黑色头发、眼睛是漂亮翠绿色的女孩子。」

 亚莉纳无话可说。

 黑色头发、翠绿色的眼睛。遗传自母亲的外表特徵,在整个伊富尔服务处里,的确只有亚莉纳符合这些条件。

 「……原来如此。」

 亚莉纳艰难地挤出回答,缓缓地看向杰特。亚莉纳正面回望著杰特那笔直地看向自己的眼眸。窗口霎时被寂静所支配,两人的眼神剧烈地纠缠在一起。

 杰特已经可以肯定——眼前的这名少女,就是处刑人本人。

 (……果————————然——————————………………!!!)

 虽然亚莉纳表面上保持著平静,可是心里正冷汗直流。有种头晕目眩、即将陷进地板的感觉席卷而来。

 假的吧,骗人的吧。她开始在脑中对不知是谁的人开起藉口大会。可是我有用帽兜遮住脸啊,可是迷宫里明明很暗啊,不可能看清楚我的长相啊——

 但不论如何辩解,都已经于事无补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不管理由为何,柜台小姐就是禁止兼职。当然,更不用说兼职当冒险者了。

 (完……完了……我的……!柜台小姐生涯、结束了……!!!)

 亚莉纳用力吞著口水,往事如走马灯般一一闪过脑中。虽然时间不长,但这工作还是带给我少许的平稳与安宁。虽然现在想想我好像一直都在加班没什么美好的回忆但和总是与死亡及失业为伍的冒险者比起来不知道好上千百倍——

 (……不。)

 差点因放弃而失去光芒的亚莉纳眼中,微微燃起意志的火苗。

 还没结束。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稳定而且安全的工作。不能就这么放弃。

 「哎呀,难怪我往冒险者那边找都找不到。」

 与心思千回百转的亚莉纳相反,杰特如孩童般天真无邪地红著脸,看起来十分开心地说:

 「没想到你居然是柜台小姐——啊、对了,这个,我一直想交给你!收下你的战利品吧。」

 看样子,这男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言行,会对眼前的柜台小姐带来她人生最大的危机。只见他银灰色的眸子闪闪发亮,把红水晶放在柜台上。内部刻著神之印的遗物,应该是从地狱火焰龙的肚子掉出来的吧。亚莉纳瞥了一眼红水晶,但现在没空理会那东西。

 「……白银大人。」

 亚莉纳细长地吁了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缓缓地开口:

 「我现在在工作中,请别与我开玩笑。」

 「咦?我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是真的——」

 「白银大人。」

 亚莉纳缓慢地,拿起放在柜台上的红水晶。

 「遗物是凝聚了先人的知识与技术的结晶。基本上,不管是什么遗物,它们的耐久度和强度都远远胜过现代的所有物质。」

 「?是啊。没错,所以遗物武器才会那么强——」

 「哼!」

 劈哩,被亚莉纳握住的红水晶发出轻微的声响,以人类的力量绝对不可能使其出现裂痕的红水晶,被无情地捏碎了。碎片甚至滚到了杰特的脚边。

 「………………………………………………」

 杰特到刚才为止都很灿烂的笑容,忽地凝固。

 「捏…………捏捏捏捏捏碎遗物了……!?」

 正因为他是公会最强的盾兵,至今以遗物武器的大盾抵挡过无数魔物的攻击,所以才会清楚地知道。

 单手捏碎遗物,是多么脱离人类常识的力量。

 亚莉纳挂著平时接待客人用的营业笑容,轻轻地歪著头,以其他人听不到的音量对脸色苍白、身体微微发颤的杰特说:

 「我想以柜台小姐的身分过稳定的生活。」

 「……咦…………啊…………是……」

 「谁都不准妨碍我。我管你是精英还是什么东西,不想像地狱火焰龙那样肚子被开一个大洞的话,就给我快点消失。然后再也别出现在我面前。」

 「……………………………………」

 刚才接待客人用的高亢语气一转,那彷佛来自地狱深渊、又低沉又冰冷的威胁,使杰特冻结在原地,说不出第二句话。

 他像坏掉的人偶般,嘴巴不断地张阖,交互看著地上的遗物碎片,与皮笑肉不笑的亚莉纳。

 「知道了吗?」

 「…………………………………………」

 「知、道、了、吗?」

 「…………………………………………知道了。」

 似乎从亚莉纳的笑容中察觉惊人的杀气,杰特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他小声地说完,最终垂头丧气地离开了柜台。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