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3

第一卷  13

 「……又被她逃了……」

 看著消失在小巷深处的亚莉纳背影,杰特泄气地垂下肩膀。

 他自己也知道,不管如何缠著对方,她都不会因此改变心意。

 以权力强迫亚莉纳加入白银是很简单的事。但那么做没有意义。因为没有比硬凑更脆弱的队伍。至少要提出能让亚莉纳觉得加入白银也不错的条件才行。

 杰特完全想不到那会是什么条件。她看起来不像是会因为金钱或物质而点头的人——

 「该怎么做才好呢……」

 杰特喃喃自语著,重重地叹了口气,就在这时,轰!地面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

 「?」

 杰特讶异地皱眉。轰!轰!地面持续摇晃著,不好的预感窜过胸口,就在这时——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震耳欲聋的非人咆哮声响彻,杰特瞪大了眼睛。

 「魔物!?」

 同时,小巷中传来有人大叫的声音。

 「不好了!有魔物在大广场暴动!!」

 话还没听完,杰特已经冲到大马路上了。与安静的小巷不同,走在归途上的市民们或惊声尖叫,或连滚带爬地奔逃,场面一片混乱。

 「!」

 异状很快地映入杰特眼中。一颗粗犷的岩石头颅出现在橙色屋顶上方。是巨大黏土巨魔像的头。

 「那是——!」

 杰特推开仿徨的人们,朝大广场疾奔。他想起刚才经过广场时,沉睡在马车上的魔物。是因为睡眠状态不完全才会暴动的吗?不论如何,那不是能任其在这种大城市里暴动的魔物。杰特沉著脸,抵达大广场。

 「喂、怎么搞——」

 见到广场上的光景,杰特把还没说完的话吞了回去。

 大广场上惨不忍赌。石地板被掀翻、长椅被踩烂、象徵伊富尔的巨大传送装置也歪倒在一旁,上面出现巨大的龟裂。

 最惨的是,已经面目全非的广场上,躺著许多冒险者。

 黏土巨魔像正以阴森的红眼,俯视著跌坐在自己脚边的数名冒险者。岩石魔物以双手组成的拳头,已经高举过头了。

 「噫……!」

 魔物的拳头,对准那些武器与护具残破不堪、只能茫然地看著那拳头的冒险者们挥下——

 「快趴下!」

 杰特举起背后的盾牌,闪到冒险者们与魔物之间。随后,叠加了黏土巨魔像的重量与离心力的沉重攻击落下。万钧的冲击从盾牌传到双臂,将杰特震得浑身发麻。尽管如此,他还是确实地挡下了这记攻击。

 「杰、杰特先生!?」

 「趁现在后退!」

 杰特大喝,冒险者们连忙起身向后逃,而黏土巨魔像的目光盯著其中一名冒险者。确认到它的动作,杰特抽出腰间的剑。

 「魔惑光!」

 杰特咏唱了幻觉魔法。这是能影响对手的意识,让对方转移注意力的盾兵专用魔法。杰特将萦绕魔力之光的剑插在地面后,光芒愈发强烈,原本想追杀冒险者们的巨魔像停下动作,粗犷的脸缓缓转朝杰特的方向转来。

 「我吸走巨魔像的敌视(仇恨)了!不能让它离开这广场!」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岩石巨人发出足以震撼大地的咆哮,转换目标,朝杰特挥拳。

 「呜!」

 虽然杰特的巨大盾牌挡住了攻击,但身体还是被推得后退了几分。真是惊人的攻击力。假如不是防御力特别高的盾兵,别说被一拳打飞了,甚至有可能当场死亡。

 「杰特先生……一个人……不行……!这家伙是团战头目!」

 一名被人架在肩上的冒险者,断断续续地劝阻著。背著盾牌的这名冒险者,应该是让巨魔像沉睡,将其运到这广场的冒险者之一吧。

 「!它是团战头目哦……!」

 杰特苦著脸嘟囔,仰望那黏土巨魔像。

 被称为团战头目的魔物,身体全都相当巨大。正因为身体巨大,所以体力与攻击力都高到异常,是比一般头目强上一倍的强敌。由于无法由单一队伍讨伐,所以至少要有三支队伍以及复数的盾兵与补师,才能应战。

 「……我知道了。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状况?」

 「我、我也不知道……我们为了采取素材,以魔法让它沉睡后把它带回来……应该至少可以睡上三天的,却突然醒过来开始暴动……」

 「那么,这是——」

 「嘻哈哈哈!你来啦,该死的盾兵!」

 一道听过的声音从天而降,打断杰特的话。杰特抬头,在巨魔像上看见一道人影。那人的左脸有红色刺青,是白天在伊富尔服务处闹事的冒险者史雷·葛斯特。

 「你……!」

 「嘻嘻,这场面真好看。我的超域技能〈妨碍作梦者〉怎么样啊?」

 史雷得意地发问,杰特理解了一切。

 「是你操纵它的吗,史雷!」

 「没错。这家伙被我催眠了,正在梦里暴动哦!」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让巨魔在这样的大城市里暴动的话——」

 「我知道啊,不好吗?我要把你和那个让人火大的柜台小姐,还有整座城市踩烂!」

 啪叽,令人不安的声音传入杰特耳中。只见巨魔像的一只腿上,其坑坑巴巴的缝隙之间,生出了白色矿石般的物体。那白色物体在转眼之间覆盖住整只脚,使原本就粗大的腿变得更加巨大。巨魔怪抬起那白色的巨足。

 「死、死亡粉碎!」

 「不会吧、在这里使用那种招式的话……!」

 广场上的冒险者们纷纷发出哀号,脸色铁青。

 「就、就算是盾兵,碰上那招也必死无疑!不可以硬接!杰特先生快逃!」

 「就算要逃——」

 杰特也切实地从那招式中感受到异样的危险。不输野生动物的第六感,正在叫他快点躲开。可是环视四周,还有好几名倒在地上、无法自行起身的冒险者。假如不挡下巨魔像的攻击,他们肯定会当场被踩死。

 「……!」

 杰特瞪著巨人的脚心,举起爱用的盾牌。仰望著发出轰隆声响,朝自己压下的巨大白足,厉声大喝道:

 「发动技能,〈铁壁守护者〉!」

 杰特顿时被红色的技能光芒所包覆。盾牌与护具瞬间硬化,防御力也大幅增加。紧接著「轰!」一声,黏土巨魔像的巨足将杰特踩成一滩肉泥。

 「杰特先生!!」

 ——不,杰特艰难地接下了这一击。

 尽管脚下地面因冲击而塌陷,但仍然以非比寻常的防御力挡下巨人攻击的杰特,使广场上的冒险者们忘了呼吸。

 「太、太厉害了,居然挡住了死亡粉碎……!」

 话虽如此,杰特的脸色并不好看。就算挡得住刚才那一击,久战的话还是会因疲劳而撑不下去。他瞥了一眼倾斜龟裂的传送装置,应该已经坏了,没办法利用它把魔物转移到别处去。

 「……!只能当场讨伐了……!这家伙的攻击由我来接下!你们尽可能把能战斗的冒险者找来!」

 「可……可是,你一个人——」

 「久战不利,动作快!」

 「……!是!」

 冒险者们担心地回望著杰特,四散离开广场。

 「哈,出现啦,〈铁壁守护者〉。居然能一个人挡下团战头目的攻击,不愧是白银——」

 史雷从巨人肩上俯视杰特,佩服似地摩挲著下巴。不过他仍然游刃有余地窃笑著。

 「——可是,没有能交替(Switch)的副盾兵(Sub Tank)也没有补师,你能一个人和团战头目对抗多久呢?」

 「……」

 史雷说的没错。讨伐强大的团战头目时,为了不让攻击集中在一名盾兵上,会由数名盾兵轮流吸引敌视,一边交替一边维持长期作战。不论是多么优秀的盾兵,被猛烈地集中攻击的话,很快就会筋疲力尽。

 「咯咯……你明白了吧?该死的盾兵。我可不是你惹得起的人物啊!」

 也许因为无法踏碎猎物而感到烦躁吧,巨魔像狂暴地咆哮著,不断地践踏杰特。广场因此大幅晃动,杰特一边承受攻击,一边调整位置,慢慢把巨魔像引到没有伤患的场所。

 「哈哈!为了保护那些动不了的杂碎,故意引开巨魔像?盾兵也真辛苦呢……不过,就算你那么做也没用哦——喂黏土巨魔像,把整座城市化为地狱吧!」

 史雷下令,巨魔像为了凝聚力量似地缩起身体。

 「这次又想做什——」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魔像发出比刚才更响亮的咆哮,同时,岩石碎片从身上爆开,朝四面八方飞散。

 「!大范围攻击吗……!可恶!」

 很快地,岩块之雨落在整座城市,连绵的橙色屋顶与石墙被摧毁。尖叫与哀号声接连四起。

 就算吸住了敌视,面对大范围攻击时,盾兵也莫可奈何。杰特懊恼地以盾牌弹开落下的岩块,但那些滚落的岩块并非普通的石头。

 只见那些岩块开始膨胀,很快地变成人形,成为小型的巨魔像,朝杰特攻来。

 「什么……!?」

 杰特俐落地挥剑,将小型巨魔像斩成两半。虽然这些小喽啰的防御力远远比不上本尊的黏土巨魔像,但假如这么多小型巨魔像在城里暴动的话——

 「嘻哈哈哈、会很惨对吧?整座城市会变成战场呢!」

 「可恶,你……!」

 杰特苦涩地皱眉。假如小型巨魔像在城里暴动,冒险者们当然会忙著对应它们,没办法赶过来帮忙。到时候,这里将会成为最糟的胶著战——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