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9

第一卷  19 黏土巨魔像暴动事件的一周后。

 原本累积的业务已经解决,就算加班也不必加到太晚,今天的伊富尔服务处也是和平的一天。虽然对亚莉纳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可是她在看到今早的报纸时,脸色唰地变得惨白。

 『处刑人的根据地在伊富尔?公会错失的人才究竟藏身何处?』

 偌大的头条,使亚莉纳忍不住以手掌掩面。

 ——又来了。

 即使离巨魔像的暴动已经过了一周,报纸的头条仍然都是关于处刑人的事。为了感谢处刑人保护了伊富尔,公会准备了高额的报酬,宣称要赠送给处刑人,可是处刑人迟迟不肯出面领取奖金,想当然耳,公会自然会以伊富尔为中心,四处寻找处刑人。

 (啊啊啊啊我又做蠢事了啊啊啊啊啊……!)

 以战锤宣泄自己家被破坏的怒气的结果,就是这样。

 而且这次不是在迷宫那种只有少数人能进入的狭窄空间里。而是在城市的正中央,在人数众多的冒险者面前大闹了一番。

 「为什么每次都这样……说起来,还不都是因为那个混帐巨魔像弄坏我家的关系——!」

 「啊——前辈又在抓狂了——」

 身后突然有人出声,亚莉纳吓了一跳。她回过头,见到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与活泼的双马尾,新人柜台小姐莱菈正盯著她。

 「什么嘛,是莱菈啊。吓我一跳。」

 「什么嘛是什么意思啊?前辈你才是,眉头又皱起来了哦。」

 莱菈嘟嘴说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先不管那个了,前辈!谢谢你帮我应付那个奥客!」

 她指的是一周前被知名奥客史雷找碴的事。

 「前辈真是太帅了!如果你是男的,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嗯、嗯……因为那种奥客,新人应付不来嘛……」

 这后辈一定想不到,亚莉纳差点在大庭广众之下痛揍史雷吧。亚莉纳苦笑著,眼神在空中游移。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帮莱菈收拾善后了。对亚莉纳来说,就算扣掉莱菈是新人的部分,也实在算不上能干的后辈,不过这种坦率的个性,使人无法讨厌她。

 「但就像杰特大人说的,你还是别太乱来比较好哦。其实前辈意外地有很多隐藏粉丝,要是脸受伤了,就大事不好——咦?你在看什么?」

 「啊、没有……」

 「这是……那个处刑人呢!」

 眼力很好的莱菈已经看到头版标题了,只见她眼神突然发亮,激动地凑过来。

 「也就是说!前辈是※『处刑人推』吗!?」(编注:「〇〇推」意指自己支持〇〇、是〇〇的粉丝等,多用于粉丝表明自己支持的偶像等场合。)

 「……处刑人推?」

 「哎唷——当然是问你是『杰特推』还是『处刑人推』呀!」

 「那是什么可怕的二选一问题?」

 莱菈得意洋洋地对蹙起眉的亚莉纳竖起食指,口出惊人之语:

 「前辈,你不知道吗?最近啊,在女生之间处刑人大人受欢迎的程度不下于杰特大人哦!」

 「啥?…………啥?」

 「沉默寡言、不表明真实身分、突然现身、轻松做到一般人绝对做不到的事、拯救人们脱离危机后再次消失……这不是帅——到不行吗!而且又很强!这个必须推!」

 「是、是哦……」

 「其实我的推也是处刑人大人哦——」

 莱菈说著,露出陶醉的表情,看起来完全和恋爱中的少女一个模样。

 「你明明连处刑人的脸都没看过?」

 「那个帽兜底下一定是大帅哥!这个是确定事项!」

 哼!莱菈以鼻孔喷气,朝亚莉纳逼近:

 「他可是救了伊富尔的英雄哦!就算说要送他奖金也绝对不肯出面!呀——太帅了——!我也想被他用战锤揍——咳!是想被他保护……」

 「……」

 莱菈修正差点脱口而出的真实欲望,遥想起妄想中的处刑人,兴奋到喘不过气。亚莉纳只能叹气。

 看来,世人已经自行将处刑人认定成充满谜团的正义美男子冒险者了。

 「而且讨伐巨魔像时,他还和杰特大人一起梦幻同台呢!前辈你有看到吗!?那么豪华的阵容真的可以吗!?美形最强盾兵和美形最强攻击手!真是引人遐想啊……!」

 「是吗?你觉得幸福就好。」

 总之,自己的脸似乎没被其他人看到。亚莉纳半是安心,半是傻眼地叹气——就在这时。

 「会、会长大人!?」

 一道高了八度的惊叫声响遍伊富尔服务处。紧接著,总是坐在后方办公桌前喝茶的服务处主管,急急忙忙地走了出来。

 被称为办公桌前的磐石、除非必要绝不出现在服务处前方的主管,如今脸色慌张、满头大汗地出来迎接临时现身的贵客。

 「咦!?那、那是……公会会长大人……!?」

 隔著柜台见到来客的莱菈,也错愕地倒抽一口气。

 不只莱菈,所有伊富尔服务处中的人全都惊讶地瞪大眼睛——看著一名外袍绣有公会徽章的初老男人。

 理得短短的头发,锐利的眼神,晒得黝黑的肌肤。尽管脸上有不少皱纹,但是身材完全不输服务处里的年轻冒险者。

 (公、公会会长……葛伦·加利亚!?)

 亚莉纳也为这位贵客的来访感到惊讶。

 葛伦·加利亚。在役时是霸占「最强」名号的前卫,武器为大剑,如今则是冒险者公会中的最高权力者——公会会长。

 「会、会会会长大人,您、您怎么会突然大驾光临……!」

 主管会如此动摇也是当然的。对于因冒险者而繁荣的伊富尔来说,冒险者公会的会长可说是伊富尔的实质掌权者,不是会随便出现在小小服务处的人物。

 「不用紧张。我只是刚好有空,所以在城里逛逛罢了。」

 与严肃的外表相反,公会会长没有架子地笑著,砰地把手放在主管肩上。

 「如、如果您能事先通知一声,我们就能更妥善地接待您了……」

 「咯哈哈!无所谓,不必在意我。我只是听说处刑人出现在这附近,又刚好有空,所以绕过来看看而已。」

 公会会长说出的话,使亚莉纳全身发直。

 「是、是前几天巨魔像的事吗?」

 「处刑人很活跃不是吗?连我都不由得在意起来了呢。」

 葛伦转身环视柜台,随意选了个窗口,走了过去。

 是亚莉纳的窗口。

 (为……为什么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都市伊富尔实际上最有权力的人。不用说,也是最不能暴露身分的人。正当亚莉纳脸色苍白、内心紧张地流著冷汗时,公会会长已经来到她面前了。

 「最近服务处的情况如何啊,可爱的柜台小姐?」

 在近处一看,公会会长的魄力更是惊人。

 不愧是过去名震天下的最强冒险者。气场与亚莉纳每天经手的普通冒险者截然不同。那完全无法看透心思的眼睛,使亚莉纳更紧张了。

 主管提心吊胆地看著亚莉纳,生怕她说错什么话,亚莉纳努力地挂上了平时接待冒险者时用的笑容。

 「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

 「是吗是吗?那就好——」

 咯哈哈,葛伦豪爽地笑完,临时起意似地发问:

 「话说回来,小姑娘知道我的技能是什么吗?」

 「当然。」

 亚莉纳想也不想地点头:

 「技能〈时间观测者〉。是能停止现场时间的超域技能,还能倒转时间,看到过去发生的——」

 亚莉纳回答著,心中顿时涌起不好的预感,声音也愈来愈小。这就是所谓的既视感吗?这情况和那个时候——对,名叫杰特·史库雷德的白银混帐大摇大摆地来到自己窗口,说见到处刑人的脸时——

 「正确答案。不愧是柜台小姐。」

 「谢……谢谢会长的称赞。」

 也许是看穿亚莉纳僵硬笑容底下的动摇,葛伦眯细眼睛。

 「没错,只要使出我的技能,就能停止身分不明的处刑人曾现身的大广场的时间,回到一周前,观看那帽兜下的脸。」

 「啊啊,会长大人!您是为了查出处刑人的身分而来这里的吗?」

 「这说法只对了一半,服务处长。」

 葛伦凝视著亚莉纳,扬起嘴角,说出惊天动地的话:

 「——其实,我已经看到了。」

 怦通,亚莉纳的心脏猛地一跳。

 ——他刚才……说了什么?

 亚莉纳呆立在柜台前,茫然地看著公会会长。

 葛伦锐利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亚莉纳身上。怦通、怦通,亚莉纳心脏跳得飞快,有一种葛伦的脸愈来愈遥远的感觉。

 「您、您已经知道处刑人是谁了……?」

 就连主管战战兢兢地发问的声音,也像是从极远之处传来似的。即将明白在世间造成轰动的处刑人真实身分的这个瞬间,整个伊富尔服务处都陷入紧张的情绪。最终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紧张地等待公会会长的回答。

 ——完了。

 亚莉纳心中的某个部分,不关己事似地想著。

 ——一切都完了吗?

 漫长的沉默后,葛伦忽然将目光从亚莉纳身上移开,夸张地耸肩。

 「不,很遗憾,我不知道。」

 他演戏似地以手扶额,大动作地摇头。

 「我的〈时间观测者〉只能『窥见』过去发生的事,无法干涉过去——那家伙真是太谨慎了,居然还在帽兜下戴著面具。以我的技能无法看到面具下的长相。」

 「原、原来如此……就连会长大人的力量,都无法查出处刑人是谁吗……」

 主管泄气地垂下肩膀,伊富尔服务处再次恢复喧嚣。只有亚莉纳依然脸色苍白,如石像般僵在原地。

 ——我根本没有戴面具。

 在场者中,只有亚莉纳一个人明白真相。

 啊,这表示——已经穿帮了。

 「《白银之剑》急需优秀的前卫。我非常希望处刑人……不,战锤冒险者能加入白银。但那家伙似乎相当难以说服。」

 葛伦瞥了亚莉纳一眼。那眼神,和已经知道处刑人的真实身分的杰特一模一样。他早已知道眼前的柜台小姐的秘密了。是在知道的前提下说这些话的。之所以现身于伊富尔服务处,也不是为了打发时间。

 「那么,我也该回去了,总不能一直打扰你们工作。打扰了,小姑娘。」

 葛伦虚伪地笑著,把脸凑近亚莉纳低语:

 「——这里不方便说话。后门停著马车。搭马车过来公会本部。」

 「!」

 亚莉纳瞪大眼睛。她紧张地抬头,但葛伦已经远离柜台,并制止主管的送行了。

 「……」

 到头来,葛伦没有揭穿亚莉纳的秘密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