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4

第一卷  24 「睡过头了——!」

 亚莉纳惨叫著从床上跳起。

 她紧张地看著窗外,太阳已经爬得老高,马路上有许多冒险者,正为了接任务朝服务处的方向走去。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

 亚莉纳脸色大变地摇晃著睡翘又毛躁的黑发,以凶险的表情做最低限度的梳洗打扮。这儿是她亲爱的家——不,是伊富尔边缘的便宜旅馆。由于各种原因,她亲爱的家的屋顶破了一个大洞,直到修好为止,都必须暂时住旅馆里。

 穿好柜台小姐的制服后,亚莉纳惊觉一件事。

 「啊,今天休假。」

 原本凶险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喜笑逐开。

 「什么啊——原来今天休假啊——!」

 冒险者之都,大都市伊富尔中有数个冒险者服务处。各服务处的休息日是错开的,如此一来,就能保证每天都一定有服务处营业。

 「以为要上班而起床,却发现今天其实休假的这种幸福感……!啊——来睡回笼觉吧。」

 亚莉纳细细咀嚼过幸福的滋味后,穿著制服扑到床上,正想奢侈地睡回笼觉时——

 「亚莉纳小姐——!」

 彷佛瞄准著这一刻似的,窗外传来完全不想听到的男人的声音。

 「……」

 是幻听,亚莉纳如此告诉自己,把被子盖在身上。那家伙应该不知道自己暂时住在这里。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亚、莉、纳、小姐——!」

 可是那男人——杰特·史库雷德的声音比刚才更清晰、不如说更大声地传入亚莉纳耳中。而且那带著雀跃的音色,比平常更烦躁。

 「……呃,对了,今天要搬家。」

 亚莉纳想起烦人的预定,卷著被子叹气。

 由于她答应「协助」《白银之剑》攻略这次的迷宫,因此公会会长葛伦提议,让她与白银待遇相同、且无偿地住进大都市伊富尔一级地区的白银专用宿舍里。

 「……」

 亚莉纳无奈地爬出被窝,从二楼窗户往下看。许多冒险者来来往往的早晨马路上,有个特别吵的家伙。

 那是有银色的头发、清爽端正的五官,身材高大健壮的青年,以公会最强盾兵之名广为人知的杰特。就旁人看来,是毫无缺点的美男子。

 但亚莉纳知道,那家伙的内在只是个跟踪狂。

 「……他又跟踪我了吗……」

 除此之外,那家伙不可能知道自己住在这里。亚莉纳重重地叹气,无视杰特烦人的呼唤,砰地关上窗户,迅速地做起准备。

 ✽✽✽✽

 「……穿、穿便服的亚莉纳小姐耶……!」

 虽然说要做搬家的准备,但亚莉纳的家早已被破坏了,因此她现在的行李只有不到一个旅行箱的程度而已。

 走在她身旁的杰特以稀奇的表情看著亚莉纳,拿起行李,称职地当起驮兽。

 休假时亚莉纳当然不会穿柜台小姐制服。她今天穿了朴素的连身裙,腰上绑著一点女人味也没有的皮带,挂著腰包。杰特今天似乎也不需要出任务,不像平常一样穿著护具背著大盾,只有佩戴护身用的剑而已。

 「我又没有社畜到连放假都要穿制服。」

 虽然今天早上社畜到以为要上班而从床上弹起,不过这部分当然跳过。

 「话说回来……我很少来一级地区,感觉挺奇妙的呢。」

 两人走在伊富尔一级地区的幽静道路上。

 平整的石板马路、装饰优美的路灯。路上全是穿著整洁华美服饰的富裕阶层,偶尔还会有气派的双头马车经过。就算见到公会的名人杰特,也不会没礼貌地以好奇的目光打量他。与总是聚集大量冒险者的服务处截然不同,这一带的氛围相当令人安心。

 亚莉纳瞪著即使在一级地区也同样浮躁的杰特,在心里嘀咕。

 「唉……如果能在放假时一个人来这里就太棒了……」

 「你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哦亚莉纳小姐。」

 「是说,你为什么连我在哪里借宿都知道?你又跟踪我下班了吧!」

 「嗯?当然了。不然我要怎么知道你住哪里。」

 杰特毫无愧色地回答。好,让这个跟踪狂原地往生吧。就在亚莉纳握紧拳头,下定决心时——

 「请问,我可以开始介绍了吗?」

 一名女性推了推银框眼镜,插嘴发问。

 从刚才起就默默走在两人前方的这名女性——公会会长的秘书菲莉,其实她才是负责帮亚莉纳介绍新环境的人,而杰特只是单纯的劳动力。菲莉看了总算安静下来的两人一眼,指著前方的大型宿舍:

 「那里就是亚莉纳大人的新居。」

 虽然说是宿舍,但是与初出茅庐的冒险者住的、与马厩没两样的宿舍不同。那是位在大都市伊富尔的一级地区、被优雅围墙包围的纯白建筑物。

 「除了白银之外,冒险者公会的精英们也都住在这里。亚莉纳大人的待遇将与白银相同。由于您是以白银的协助者身分活动,因此薪水也与白银一样。」

 走入大门,是一座有喷水池的庭园,穿过庭园进入建筑物后,是宽敞的大厅。菲莉以公事公办的语气介绍著,走上螺旋梯,停在某扇门前。

 「从今天起,这儿就是亚莉纳大人的房间。」

 菲莉说著,打开门。一见到房间构造,亚莉纳就惊讶到合不拢嘴。

 「什……!」

 那是比亚莉纳家还要大上两倍的房间。正中央有一张挂著天篷的双人床,窗边有装饰过的可爱抽屉柜,一旁还有皮制的沙发。

 「这是什么房间啊……!」

 看著前所未见的豪华房间,亚莉纳在原地呆站了一阵子——不对,不论房间本身怎样,最重要的是可以在假日无所事事地躺著打滚的床。亚莉纳如履薄冰地走入房间,伸手按了按床铺。不会过硬,也不会太软,舒服得恰到好处的弹性。使人不禁认为过去睡过的床全都是石头地板。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逼人不想离开的床啊啊啊啊啊——」

 亚莉纳忍不住扑到床上。全身被柔软所包覆,幸福的感觉。连被子的触感都是最高级的。

 「啊~我再也不要下床了。」

 亚莉纳把脸埋在床单里喃喃自语,菲莉则平淡地道:

 「很高兴您感到满意。从今天起,请自由地使用这个房间——那么杰特,宿舍的各设施及细部规则就交给你说明了。」

 「咦、可以吗菲莉?」

 「我接下来还有工作。告辞。」

 菲莉说完就离开了。杰特目送她离去后,吞了吞口水。

 「和、和穿著便服超可爱的亚莉纳小姐两人独处……!?这不就是约——」

 「我今天要在房间里窝一整天,你快滚吧。」

 亚莉纳一脚把杰特踹出门,以流畅的动作关门锁门。

 「怎……怎么这样啦——————!!」

 杰特的哀号与拍门声,回荡在公会一级宿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