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3

第一卷  33

 突然被从白银剔除的亚莉纳,回到一如既往的柜台小姐工作中。

 所谓的一如既往,也确实地包含了加班到深夜的部分在内。

 「唉……好想回家……」

 深夜的伊富尔服务处,亚莉纳一如往常地嘟哝著。但是今天,她的抱怨并没有一如既往地消散在空气中,而是得到了回应。

 「就是啊……为什么连我都得加班呢?」

 不满地附和的,是亚莉纳的晚辈,新人柜台小姐莱菈。

 像猫一样圆滚滚的可爱眼睛,如今只剩一半大,她将下巴搁在桌上,絮絮叨叨地抱怨著。亚莉纳凌厉地怒视后辈一眼,喝道:

 「还不是!为了帮你!善后!!!你不留下来的话谁该留下来啊!!」

 「呜……前辈说的是……」

 「只要今天能处理完,明天就能准时下班了,不要只会动嘴,手也要动。」

 亚莉纳喝了一口加班良伴魔法药水,瞧著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

 白垩之塔的发现,为冒险者们带来了冲击。毕竟发现了曾经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秘密任务。想当然耳会有大量的冒险者杀来接任务,但由于鲁费斯的队伍几乎全灭,白垩之塔被限制为只有《白银之剑》能攻略。

 再加上听说一流团队几乎全灭的消息,冒险者们事到如今地想起自己从事的是高风险工作,使整体的任务承接人数因此骤降。

 所以照理来说,现在应该不需要加班才对。可是亚莉纳不在的期间——其实也只有一天而已——莱菈犯了大量失误,到头来,亚莉纳只好留下来帮她收拾善后。

 「不过这次看得到终点,所以还算好吧……」

 亚莉纳自语著,继续处理文书工作。

 这次,冒险者们只能等待头目被打倒,与平常没完没了地来接任务不同。就算《白银之剑》攻略不下白垩之塔,也不会影响亚莉纳的业务。

 (这么说来,他们好像已经抵达四楼了?)

 根据喜欢聊八卦的莱菈的消息,白银们似乎已经突破三楼了。虽然消息来源不明、可信度很低,但亚莉纳还是松了一口气。

 (是说我在安心什么啊?)

 「是说前辈,真是太可惜了……」

 「什么可惜?」

 「就是处刑人大人啊——!听说公会要放弃寻找处刑人大人了——!」

 莱菈哇哇大哭,趴在满是文件的桌上。

 「……」

 输给亚莉纳的葛伦遵守约定,中止了处刑人的搜索行动。甚至发表了「公会永远不会再寻找处刑人」的公告。

 没错,也就是说,亚莉纳再也不必担心副业被世人发现,也不会因此被开除。处刑人的话题应该很快就会沉淀下来,被众人遗忘。之后亚莉纳就能永远安安稳稳地当个柜台小姐了。

 接下来,只要想办法消除偶发的加班,亚莉纳就能过著「从事名为柜台小姐的铁饭碗,每天准时下班」的理想生活了。

 长期空著的白银前卫职缺已由鲁费斯补上,既然能进到四楼,表示团队合作意外地顺利。而且亚莉纳的家也快修好了。到时候亚莉纳就能离开白银的宿舍,回到原本的柜台小姐人生。

 一切全都圆满解决。

 ——明明应该是这样才对,为什么没有尘埃落定的爽快感呢?

 「而且是改让鲁费斯当前卫战士唷!?我无法接受。」

 「为什么啦?」

 「因为他长得不好看啊——!!!」

 「欸……」

 「我还是想让处刑人大人当前卫!他最适合了!为什么公会要放弃啊啊啊啊啊——是说前辈,你抽屉里放了什么啊?」

 「?有很多东西啊。」

 「有东西在发亮耶……」

 「咦?」

 亚莉纳不明就里地低头看向自己桌子,吃了一惊。确实如莱菈所说,难以掩盖的强烈光芒自抽屉的缝隙中倾泻而出。

 「加班加过头终于眼花了吗……」

 「别说傻话了,前辈,快点打开抽屉啦。」

 亚莉纳战战兢兢地打开抽屉。莱菈也怕怕地躲在她身后探头偷看。只见光源在抽屉中滚动著……那是——

 「哇,好美的结晶——」

 「呃!!!」

 亚莉纳迅速抓起那结晶,藏在手里。

 正在熠熠生辉的,是攻略白垩之塔时,杰特给她的「引导结晶片」。别说柜台小姐了,那是连一般冒险者都不可能持有的道具,而且上面还好好地刻著白银的徽章。

 (好——————险!应该没被看见吧……!?)

 亚莉纳心脏狂跳,莱菈则是不满地噘起嘴。

 「前辈!不要藏起来,让我看看啦——!」

 「这、这又没什么,只是会发光的石头而已啦。」

 「普通的石头哪会发光啦!」

 亚莉纳硬是推开莱菈,把结晶片塞进口袋,无视从口袋发出的光辉。由于亚莉纳的态度太坚定,莱菈似乎也放弃了,不情不愿地回自己位子上。

 (对了,我忘了把这个还回去呢……回宿舍后再把这东西扔到那家伙的房间里吧。)

 亚莉纳再次抖擞起精神,正想为了继续工作,喝掉最后的魔法药水时,忽然,她的脑中闪过一段话。

 ——持有碎片的人濒死时,其他的碎片会引导持有者过来——

 她想起了引导结晶片的用途。

 「……!」

 亚莉纳瞪大眼睛,僵住了。

 下意识忘了呼吸。

 心脏剧烈地跳动著。

 她慢慢地隔著衣物触摸结晶片。那因发光的热能而散发著微温的物品,依旧亮著。

 砰!巨大的声响回荡在办公室,回过神来,亚莉纳已经撞翻椅子起身了。莱菈吓了一跳,看著突然站起来无言地发呆的亚莉纳,表情困惑地打量著对方。

 「前、前辈?你怎么了?」

 没有余力理会后辈的问题。心跳声太过剧烈,亚莉纳耳中与脑中嗡嗡作响。结晶片的光芒愈来愈强,表示此时此刻,杰特或是白银的谁,正在迷宫中面临濒死状态。意会到这件事的亚莉纳,除了凝视著眼前的文件堆,什么也做不到。

 她想起告诉自己许劳德的死讯的冒险者,那句无情又冷淡的话。

 ——许劳德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

 下一瞬间,亚莉纳已经飞也似地奔出了办公室。

 「亚莉纳前辈!?等、前辈————!?!?」

 莱菈的叫唤声愈来愈远。为什么要冲出来呢?亚莉纳自己也不知道。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