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4

第一卷  34

 握紧发著光的引导结晶片,亚莉纳在深夜黑暗的伊富尔奔驰。

 是什么驱使自己前进?亚莉纳也不明白,总之她无法停下步伐。

 明明该立刻转身,为了能在明天准时下班,回办公室处理文件才对。明明那才是最重要的事。但亚莉纳还是无法停下就算磕磕绊绊、还是在拚命往前的自己。

 只有目的地是明确的。就是位于公会总部的传送装置。亚莉纳发动技能,强化腿力,行疾如飞地朝公会总部全速前进。穿过城中大街小巷,跃过紧闭的公会总部高大的铁门,切过寂静的中庭。

 夜晚的黑暗中,朦胧可见传送装置的微光。亚莉纳拿出口袋中隐藏的冒险者执照,正想感应时——

 「慢著!」

 一道锐利的声音使亚莉纳停下脚步。

 亚莉纳总算回过神,气喘吁吁地转头,看向朝自己走近的男人们。

 「是谁!现在禁止使用传送装置——」

 金属碰撞声响起,一群穿戴著刻有公会徽章的制式铠甲与长剑的男人,包围住亚莉纳。应该是总部的卫兵吧。

 「——咦,什么,柜台小姐?」

 卫兵们认出亚莉纳身上的制服,傻眼地放下长剑。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的传送装置是前往迷宫专用的,只有冒险者能使用哦。想去其他城镇的话,去用伊富尔的传送装置吧。」

 「等……!」

 卫兵抓住亚莉纳的手腕,想把她拉开。亚莉纳慌张起来,忍不住想发动技能甩开他们,又想起自己还穿著柜台小姐的制服,连忙住手。

 糟了,亚莉纳暗叫不妙。

 刚才想也不想地冲出办公室,身上当然没有携带任何能变装的东西。至少如果有处刑人那件能遮住脸的斗篷——

 「……!」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在胸中翻搅的焦躁感,使亚莉纳的思考杂乱无章。

 不快点去的话。濒死了。不快点去的话,就真的会死了。

 纵使如此,心中仍有个冷静的自己正在对这愚蠢的行为大声叱责。

 强行使用这个传送装置的话,就会被卫兵知道自己拥有执照……就会暴露自己是冒险者。如果拿出战锤扫开卫兵,连处刑人的身分都会曝光。好不容易才隐藏至今,好不容意才得到作为柜台小姐的安定立场,此刻都会就地瓦解。至今为止的努力,在一瞬间会全部化为乌有。

 许劳德的死掠过脑中。同时,冷酷的话语也一闪而过。

 ——冒险者本来就会死。

 为了不稳定的报酬前往危险的迷宫,不意外地被魔物袭击,因此死亡。他们本来就是故意选择过著那种充满风险的生活的人。

 我不一样。我就是为了避开那种风险,才成为柜台小姐的。就算必须加班,就算很难受,还是一路撑过来了。因为我不想过冒险者那种不稳定的生活。

 这样的我,为什么要为了冒险者放弃人生、放弃名为「柜台小姐」这得来不易的稳定生活呢?

 「……」

 ——这就是《白银之剑》。

 杰特理所当然地说的话,回荡在耳中。为了取得成果而前往迷宫,就算明知有危险也一样。这就是白银,这就是冒险者的工作,那家伙是这么说的。

 那算啥?真是太蠢了。人只要一死,就什么都没了。就连尽可能地避开危险的许劳德也死了。主动选择高风险工作的家伙,当然不可能永远平安无事。

 果然濒死了,活该。真的是笨蛋。

 没有必要去救那种笨蛋。

 不要管他——

 「——发动。」

 回过神时,亚莉纳已经悄然咏唱了起来。

 「咦?」

 「发动、技能……!〈巨神的破锤〉!」

 亚莉纳握紧结晶片,说出绝对不能说的句子。

 白色的魔法阵无声地在脚下展开。划破黑夜的白光中形成巨大的战锤,亚莉纳伸手,握紧手柄。

 啊啊,回不去了。我也真是笨蛋。蠢毙了。

 「什么……!?」

 「技能!?」

 卫兵们惊讶地后退,举剑大喝:

 「你不是柜台小姐吗!?不对,说起来那是什么技能——」

 「慢、慢、慢著!等一下!!」

 倍感动摇的卫兵之中,有一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用力大叫道:

 「……那……那那、那个、巨大的、战锤是……——」

 经他一说,其他卫兵也跟著注意到,他们纷纷倒抽一口气。

 「……难道你是——……………………………………处、刑……人?」

 卫兵男子呆滞地指著亚莉纳,露出困惑的表情。

 那也是当然的。毕竟眼前拿著战锤的,既不是神秘的美男子,也不是强健的女战士。

 只是一名柜台小姐。

 「——给我闪开。」

 亚莉纳不遮不掩,毅然决然地抬头,举著战锤沉声说道。

 『——许劳德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成为亚莉纳心中疙瘩的一句话。让她明白什么是以身犯险。让还在作梦的年幼亚莉纳,彻底认清严酷现实的一句话。

 所以,亚莉纳才会认为。

 成为很厉害的冒险者,在迷宫里大冒险——那种事就算了。

 不想住豪宅,没兴趣成为有钱人或与有钱人结婚,也不想拥有波澜万丈的人生。她只想过普普通通的小日子,有适度的个人时间,每天静享心灵的安乐。

 ——与其要看什么人死掉的话。

 「那种事……我已经受够了……!」

 已经够了。再也不想要碰上那种事了。

 濒死?再也回不来?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如果有那种蠢货,我就进迷宫把他拖出来,就算用尽力气,也要把他带回来。

 就算要冒最大的风险——

 「不闪开的话,我就打飞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