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周二·夜晚

第一卷  周二·夜晚 转自 轻之国度

 录入:梦见

 每当夜晚来临,我就会变成怪物

 当我独自在漆黑的房间里,这个现象会在深夜忽然降临,无论我是平躺,坐下,站立,或者下蹲。有时从手指开始,有时从肚脐开始,有时从嘴开始。

 今天,一滴眼泪形状的黑色颗粒从我的眼中滚落。一粒一粒,像断线的珍珠,渐渐演变得愈加激烈,最后如同两道瀑布从我的双眼中涌出。令人害怕又蠢蠢欲动的黑色颗粒将我的全脸掩盖,流遍我的脖子、胸部、手腕、腰,到每一根手指,最终覆盖我的全身。

 我的身体上再无黑色之外的其他色彩,在那之后,我无法再客观看到身上的变化,只是感受到我的骨肉和皮肤仿佛也和黑色的颗粒化为一体,虽然看不见,但那样子想必相当可怕。不,还是眼见为实,既然我没客观看过,恐怕也不好一概而论。说不定我也像灰尘精灵那么可爱。

 不管怎么说,最后,我终于用头上长出的八个滚圆的眼球确认自己变成了有六只脚的野兽。全身镜映射出我的身影,全身上下黑色的毛发在一根根细微地抖动,只剩眼球白得发亮,而我情不自禁张大的嘴里是不见底的黑暗。

 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这副模样时,我惊吓过度,身体表面的黑色颗粒惊慌失措地四处逃窜,将房间里的东西撞得七零八落。但看习惯了,就好比看到了游戏机或是动画片里出现的怪兽,反而能简单接受了。真是庆幸自己活在现代化社会。

 当我变身的时候,最初的大小和大型犬类差不多。而当我想要变大的时候,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来移动黑色颗粒,变成一座山那么大。但此刻在房间,没必要变那么大。

 我决定出门走走。为了避免像第一次变成怪物时那样破窗而出,我轻轻地跳起来,将身体从窗户细微的缝隙里滑出,逃出了我所在的二楼的房间。

 一瞬间,我的身体变成液体碎落满地,随即又变成撕裂空气的流线,几秒钟之后,我无声地在地面着陆。这里是距离我家三百多米的空地。当我随意跳跃着地的时候,曾踩碎过别人家小狗的屋子,从那之后,我便将这里当作了自己的落脚点。第二天我悄悄给了那只可怜的小狗一条肉干。不幸中的万幸,当时它恰好在外面睡觉,不在自己的屋子里。

 在心旷神怡的晚风和万籁寂静的夜色里,为了保护刚起床的小野猫,我将身体膨胀到了三倍大。我曾进行过各种尝试,最终发现这个尺寸恰到好处。若是我突然变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怪物,困觉的小夜猫们恐怕会惊慌失措。我想看小猫们安稳入睡的脸庞。真抱歉,打扰你们的熟睡。

 我变成了接近一条道路宽的大小,如昆虫般移动着我的六只脚,阔步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若是平时,我恐怕会思考接下来要干什么,但今天,我自有打算。

 路途中,我赶走了欺负小野猫们的野狗,不知不觉抵达了十字路口。

 昨夜,我在这里左拐,然后抵达了海边。深夜的大海一片宁静,浪涛的声音舒适地接受着这个黑色躯体的脉动。今天时间还早,在抵达目的地之前,去海边逛逛也不错。

 当我心怀昨夜的美好回忆,将身体微微左倾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惨叫。惨叫声让我不禁地颤抖。

 仔细看,一位本来飒爽地骑着自行车的小哥在即将撞到我的瞬间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他大声尖叫,随即夸张地摔倒在地。虽然觉得他很可怜,但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往海的反方向仓皇而逃。人间的烟火气息渐渐被抛在身后。那位小哥明天或许将会觉得这是一场梦罢。但实际上不是。我确实存在,撞碎了窗上的玻璃,踩碎了小狗的房子。

 不料夜色之中我的步伐迅速得过了头,不知不觉之间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为了确认这是哪里,我在附近的公园将身体膨胀到了一座房子那么大。当我的视野跨越电线杆,向远处瞭望时,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跑到了非常遥远的地方。在遥远的对面,能看到昨夜伴我度过一段幸福时光的大海。

 当黎明来临之际,我不得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否则我将会变成一个光脚穿睡衣在路边游荡的怪人。为了明确自己现在的方位,确认东方天空的颜色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如此庞大的身躯除了显眼,没什么好处,也无法帮我更快地移动。所以我先将身体缩回到道路宽,以那片海为目的地沿着道路移动。

 若是不小心被人发现我,对方恐怕会被吓坏,所以我如果看见对面开来一辆车,可能会猛地腾空而起跨过去。并非因为我怕被车撞死,就算车横冲直撞地开向了我,也只会看见黑色的颗粒分散开来,所以用不着躲避。我之所以想要躲开,是为了防止交通事故,不想吓坏了司机。说穿了,我对于吓唬人类这回事,早就厌倦了。

 今晚我也腾空而起,掠过了迎面而来的汽车。虽是如此笨重的身材,却也感觉到了徐徐晚风。远方传来微小的警车鸣笛声。夜晚温柔如梦。

 我抵达了海岸边,今夜的海上也清晰地反射着明月。

 然而,今晚却有先到这里的不速之客。虽然有些距离,我仍能看到他们靠着肩,坐在海岸边。他们也是为了享受这美好的大海而来的吧。这种时候,若是发现了怪物,岂不是一切幻化成泡影。心怀遗憾的我老实地离开了海边。能够为他人着想的我,似乎还蛮了不起的。

 没办法,还是先前往目的地吧。

 如果骑自行车,从我家到目的地只需要十分钟。用我此刻的身躯,想必十秒都不用。但我不需要赶时间,所以尽量小心翼翼地慢慢前进,避免惊吓他人。

 花了二十分钟左右,我抵达了目的地。这里远离住宅区,被大自然所包围,万籁寂静。我伸直身子,从围墙往里窥探。当然,谁也不在。

 我迅速将自己的身体溶解,从墙壁中的一个细孔里往里钻进去,偷偷潜入了校园。

 那是几个小时前,我正准备去洗澡的时候。忽然想到,我必须得去一趟学校。不是我一时意乱情迷的胡思乱想,也不是为了恶作剧,更不是因为我超喜欢自己的中字。具止的原凶足我忘了明天的上课时间有变,把作业本忘在了教室的壁柜里。

 黑色的颗粒汇聚在一起,形成了怪物的身体。我往教学楼里看,只见远处隐约有些灯光。或许是警卫在巡视校园吧,我提醒自己若是撞上了千万别吓唬他。

 我将自己的身体缩小成大型犬的体积,尽量靠着教学楼的边缘走。嘛,不过就算我这样小心翼翼,一旦靠近我,还是能会被我的血盆大口八只眼睛六条腿四根尾巴吓到心脏破裂吧。

 我能改变体积大小,或者是瞬间变形,但基本上还得维持这副模样。虽不知这状况是不是因人而异。

 我在两栋教学楼之间的庭院,往深处探,再贴看墙里一一气爬上了屋顶。为了避免发出不必要的声音,我跨越铁丝网,小心地着地。原本我也可以在途中跳进窗户迅速钻进去,却忽然想要绕个路。

 第一次来到教学楼楼顶,应该是我高一参观学校的时候。满怀奇妙的澎湃心情,我用那双在黑夜里也视力惊人的眼睛,发现了墙角掉落的烟蒂。

 享受够了随风而来的快感,我心满意足地走向屋顶的入口,准备将身体从那扇沉重的门的锁孔里滑出去。

 无声,不,或许有些换气扇还是什么机器所发出的低沉声响。路灯和月色在校园投下一层轻薄的光,校园内并非漆黑一片。

 虽说有声也有光,但夜晚的校园,总让人有些心情微妙。假如撞见了人类,受惊的肯定是对方,要是有个什么危险,我可以将身体膨胀到巨大,不会输给鬼怪。但不知为何,即便如此,我也觉得背后发凉。我决定离开这里,赶紧前往目的地。

 教学楼一共五层,我每天都去的高三教室在三楼。我谨慎地往楼下走去,覆盖在我身体表面的黑色颗粒安静却又有些躁动。我小心翼翼地穿过图书室和美术室所在的四楼。窗外的月光照亮了我黑色的身躯。今天是满月。

 我每晚都变身。若像狼人那种只在满月变身的话,不知生活节奏会不会被打乱。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事情,我到了三楼,楼梯旁边的厕所里恰好传出了流水声。我嗄地一下将身体藏了起来。但这似乎只是自动冲水的声音。竟然连这也害怕,我今晚的确是不太正常。

 我一步步走向二班的教室。当我穿过两个教室往前走时,胸口那或许存在的心脏血管忽然膨胀了起来。

 短暂的瞬间却感觉无比漫长。我来到教室的后门,沿着门缝往内侵人。教室里一片安静,我隐约听到了自己的耳鸣,像是进入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大概是昨天的值日生有些偷懒,课桌七零八乱。但我顾不上这些,立刻来到自己的柜子前,准备用尾巴撬开柜子。看着柜子被平日里爱整洁的我翻得乱七八糟,内心终究还是不太愉快的。

 教科书,练习册,测试卷。我灵活地操控着尾巴将它们一卷而出。哦对了,出教室的时候我得先开门将这些东西塞出去,然后进来关上门。能够从缝隙里缩着走的只有我。罪窗那侧和走廊那侧,不知道哪一个离庭院更近呢?但我绝对不能将东西从窗口扔下去。或许也可以先将东西拿去屋顶,然后再回来关窗。但真麻烦。

 思考时习惯性用手挠头的我,此刻用尾巴挠着头,不由自主地往黑板方向转身。

 “你在干、干什么?”我以为只有我在。

 讲台上的她的身影突如其来地印入我的眼帘,我屏住呼吸,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相反,我身上的黑色颗粒开始随着汗毛的竖起而躁动起来。颗粒瞬间变成了风,是旋风。推倒了教室的桌椅,揭走了墙上贴的时间表。桌子在地板上碰撞出巨大的声音。慌张的颗粒覆盖整个教室,包括她和讲台。

 “啊——! ”

 我心中的龙卷风在她的惨叫声中停下。颗粒们停下了躁动,带着对现状的疑惑,一点点向我靠近。

 但回归我身体的颗粒们也无法保持平常的状态。我全身膨胀,激动地在空气中摇晃。

 她战战兢兢地看着我。我八只眼睛中的某两只正和她对视。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

 对方或许对我怀此疑惑,而我亦然。

 我们彼此沉默。

 我并非忘了要溜走,只是有些担忧。

 她有没有看到我动了自己柜子?有没有看到我脚边的教科书?那上面都有我的名字。若是看到了,我该怎么应对。

 是她先打破了沉默。

 “吓吓吓吓吓死我了。”

 惊恐仿佛慢了几拍来袭,她再一次全身颤抖。也或许是她被吓晕了头。

 她剧烈地抖动肩膀,把我像嫌犯一样目不转睛地从上到下打量。似乎在确认自己此刻的处境,而我只能手足无措地看着她。

 不知道她对现状作何理解,直至她伸直双手,将掌心朝向我。“等、等、等一下。”

 她一边说一边慌张地朝教室门口跑去。我这才注意到教室前门开着。

 我已经顾不上思考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确认她那瘦小的背影远去后,我匆忙地卷走教科书,关上柜子的门。

 待处理完现场的证据,我开始再次思考各种问题。为什么这个时间她会在这里,她之前都去了哪里,以及为什么她能够平静地和怪物对话。

 我本应怀着摸不着头绪的一堆疑问赶紧逃跑,但又担心她会被警卫抓住,于是不知不觉地等在了原地。

 她却出乎意料地立刻折了回来,带着微微的笑脸。“我回来了。你解释一下吧,我已经——没、没事了。”解释?当我听到这个词,情不自禁地接了一句。我不知道在她听来我的声音是怎样的。如果传出来的是我平时的声音,那么很容易被她猜到我是谁。我不得不回避这点。

 这份杞人忧天本该替我巧妙地避开麻烦。然而接下来的一切,却让我知道了答案。

 “你在这里、做、什么呢?”我无法回答。

 “你是、安达君,对吧?”“欸?”

 我紧紧封闭的嘴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不由自主。

 不知道我是否大汗淋漓,但感到体内一阵冷汗来袭。收紧的脉搏开始剧烈地跳跃。

 她怎么会知道,是我?

 我往身后瞅了一眼,是因为看见了我的柜子吧。“啊!果然是安达君的声音。”

 她刻意地击了一下掌。只要被触怒,她惯有的夸张的小动作就算在深夜、在怪物的面前也不会改变。

 我没有回答,模仿野狗发出了嚎叫,想方设法改变她的认知。这种叫声是我之前驱赶野狗的时候学会的。

 她歪着头,我以为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你饿、了吗?”

 不对。她一边用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方式断句,一边咯噔咯噔地走到我的面前,仔细端详我的脸。我完全忘记了自己庞大的身躯,一个劲往后退。

 怎么办?我该立刻逃跑吗?如果就此放任她,她去告诉别人我晚上会变成怪物,估计也没人相信。我和她之间或许会因此缩短距i离,但大可不必。

 她似乎看出了我内心的犹豫。装作什么都没想,微微窃笑。“啊啊啊,但是……”

 “……”

 “如果你想假、装不是、安达君,我可能会到处散、播这个谣言哦。”

 “等等、啊,唉。”

 我被她恐吓得一着急,声音就变回了平时的声音。她应该不是因为听到了我本来的声音才高兴的,但脸上的笑容却更灿烂了。

 “没关、系啦。”怎么回事。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没法信任她,也不知道她的没关系是什么意思。

 “作为交换、条件,你也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里、的事情。好吗?”

 还会和我交换条件。这似乎和我平时对她抱有的迟钝、不懂察言观色、脑子略笨的印象有所不同。

 她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我输了。

 最后,我郑重地点了点头。与其怀揣对未知的不安,不如抓住她的把柄,以此作为交换条件。就此放任此刻印在我眼帘里的这个她,其实有些危险。她是那种会多嘴的人。

 只是日后当我回想起来,才意识到或许自己渴求被谁知道我会变成怪物这件事。或许,我是想要炫耀一下。

 我心怀觉悟,控制声音不要背叛我此刻的想法。“我明白了。”

 话音刚落,她再次皎洁一笑说:“那就好。”我也不知这是好是坏,其实根本就不该让她发现我是谁。

 对了,话说回来,她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学校呢?我正在犹豫要不要问她,她却先发制人。

 “安达、君,你穿的这个,是人偶装?”

 她伸出手想要触摸我的前爪,被我嗄地收了回来。我不知道被人类触碰后会怎样,所以不能让她摸。看来这世上就是有她这种一言不合就乱摸别人的家伙啊。

 “不是。”

 “啊,也是哦,的确、现在的安达君,看起来,是不像穿、着人偶装。”

 为了威胁她我明明加重了语气,这家伙却丝毫没有感受到我的警告,试图再次摸我。这家伙真是的,所以说她……

 而且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安达君、安达君叫个不停。“话说之前有让你叫过我安达君?”

 为了和她站在同样的视角说话,我不由自主地叫了自己安达君。

 她不知所谓地摇了摇头,用跟同班同学说话的口吻,毫不在意地和一只怪物说话。

 “没叫过。但大家都这么叫你、吧?我叫矢野砂月、但你、记得吗?你习惯叫别人名字,还是外号?”

 …名字。矢野同学,为什么这个时间会在教室里?”“来、玩。但这样有点太过、了吧。”

 没有等我回话,她开始收拾起被我掀翻的桌椅。我这个始作俑者没法置之不理,只好跟着她,用尾巴整理起来。“尾巴看上挺、好用。”她不由自主地发表感想。

 将桌椅整理得比我来时更整齐,再将课程表重新贴好,她一边擦汗一边看着我。

 “辛苦、了。”

 “没什么。”

 我们不是同一个小组,班委会、社团也不在一起。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但和以前连话也不想说的女生一起工作,并没有给我带来舒适的疲劳感。

 矢野再次击了下掌:“啊,对、了。”

 我以为她又会说点什么莫名其妙的话,结果竟然说了件一本正经的事情。

 “虽然是你先问我的,但我想知道,安达君、穿的、如果不、是玩偶装,那为什么会打扮成这样、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正准备随便撒个谎,忽然从教室里传来了熟悉的巨响。

 因为对声音太敏感,我缩成一团。

 我这才知道原来上下课铃声在夜晚也会响。虽说学校附近没有什么居民楼,但当真不会被人投诉噪音吗?

 转头一看,矢野却丝毫没有被吓到的迹象。这意味着,她并不是第一次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所以知道了铃声会响。但又似乎有什么不对。

 “啊,夜间休息、的时间、结束了。”

 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操作了两下,闹钟停止了。“为、为什么是上下课铃声?”

 “现在、是预备铃。是为了避、免我忘、设定下课铃、声而设置的。夜间休息还有、十分钟就结束了。”

 夜间休息是什么鬼。奇怪的行为奇怪的话,看着矢野我心中有团莫名的怒火。然而似乎从黑色的怪物脸上是无法推测出来的,她举起手,手心朝向我。

 “那么,就明天再见啦。”“啊,明天?”

 她该不会是指明天在学校里吧。这万万不可。如果和她亲密地讲话,让大家误认为我们关系很好,那可就糟了。

 “那个,矢野同学。”

 “没、关系。我不是、说白天。我是叫、你明晚早点来、这里。”“这里?”

 “嗯,你能、来这、里吗?”

 虽然她没明说,但我明白了,如果我明天不来,她就会把

 作为人质来要挟的画面。虽说是交换条件,但一且被踢破,受负面影响更大的绝对是我。

 我无计可施,只能点了点头。

 虽说变成了怪物的样子,我却被面前这小女孩牵着鼻子走。到底是哪里不对?

 看着她欣喜若狂的脸,我忍无可忍,也无法多说什么,只能从窗口的缝隙往外溜走。

 意识到作业本忘带,是第二天太阳升起,我变回人类的时候。昨夜的心血,都白费了。

周三·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