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周四·夜晚

第一卷  周四·夜晚 虽然知道是我的自以为是,但我的确对矢野感到生气。那时,要是她没有拿着笔袋,井口同学就不会遭到大家的责备。话虽如此,我去学校也不是一不仅仅是为 了责备矢野。

 我对另一件事情有些好奇,关于棒球部。如果万.一她是砸破窗户的犯人,那更严重。一般来说这算是犯罪。

 到了学校,我从后门的缝隙里溜进教室,矢野正在黑板旁的垃圾箱里翻找。我不知该如何跟一个翻垃圾箱的女孩搭话,只能等她注意到这边。过了一阵,两只手里拿着什么薄薄的东西的矢野注意到了教室后方的怪物,不由自主地“哦嘿”一声。

 “哟!”

 “…什么嘛来了、呀。”

 和我打招呼的时候,矢野随意地扇着手里类似于笔记本的东西。

 若她能像平时那样美滋滋地笑笑,我倒也觉得来得值得了。然而她却一副我不来更好的语气,让我窝火。不,我倒也没有期待过她的笑容。

 “安达、君,是火焰派?还是闪光派?

 真的够了,赶紧回家吧。我本来打算着转身要走,她却又丢来这种奇怪的问题。火焰,闪光。游戏?

 “火焰类魔法? 我是召唤火焰派。”

 “这是、什么?”

 “哈利.波特。”

 “哇,那你、可以做到吗?”

 “什么?”

 “喷、火。”

 “不能。”

 听到我否定,矢野意外地流露出遗憾的表情。什么鬼。

 该觉得不爽的明明是我。我这么想着,琢磨她表情中的深意,转念意识到了什么。关于笠井口中怪物出现的传闻。矢野或许也是听了这个传闻,觉得我是那个怪物,然后觉得怪物肯定能喷火。

 “喷火来干什么?

 “烧、掉这个。总、之,我们去屋顶、吧。”

 矢野和往常一样,还没等我回话就出了教室。我没办法,

 只能锁上门。次次都如此厚道,我都佩服自己。

 来到走廊,那位比我先出来的同学没等我就独自上了楼。乖乖跟在后面的我可能不仅是因为厚道,还因为我是个老好人。简直无语。

 以防万一,我让影子做好了准备,相安无事地抵达了屋顶。轻松打开顶楼的门锁,凉爽的晚风抚遍我的全身。虽然前天也来过,但深夜的楼顶总有一种能将我们吞噬入内的快感,令人身心愉悦。

 “吸烟不、太好、吧。”矢野指着角落的烟蒂说。“嘛,只要不被发现还好吧。”“但是对身体、不好、吧。”

 话是这么说,但大人般讲着大道理的矢野让我有些意外。虽然我觉得吸烟的家伙肯定是那些带头欺负她的人,但也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于是我闭上嘴。

 “那么,喷、火吧。”

 “不不,我说了我不会喷火。”“试试、看?”

 被她这么一试探,我才意识到自己从未有过尝试的念头。“试、一次吧。啊,我也没、试过,我也试、试。”

 矢野将两个笔记本扑在地上,再将手覆盖在上面。她用手臂微微发力,嘴里“哼、哈”地叨念着,中途还不知为何屏住几次呼吸。像个笨蛋一样观察了一会儿,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说着“啊,果然不行”,瘫坐在地上。双肩似乎因为真的努力发了力的缘故微微颤抖。

 “接下来,轮到安、达君啦。”

 “欸?!”

 我逃开她期待的目光,将视线集中在笔记本上。每一册笔记本上的封面上都有油性笔的涂鸦。

 仔细一看,笔记本上写的并非笨蛋或者傻瓜那样傻得可爱的坏话,笔记本上洒落的,是无论是谁看了都会深深觉得受伤的恶意。

 “如果喷出火了,真的可以烧掉吗?”

 “可以、哦,两个笔记本、都全部、写完了。”

 即便如此搞不好以后某天会用上吧。

 “我扔、过一次,但觉得还是烧、掉更好。”

 原来如此,垃圾箱里翻找的笔记本是她自己的。

 笔记本是什么时候被乱写乱画的呢?但想必谁也不会有等她把笔记本用完再去乱写的温柔吧。

 就在我思考着毫不相干的事情时,有人催我快点。矢野似乎非常相信我的能力,开始和笔记本保持距离。虽说不是我的本意,但我也对笔记本心生怜悯,觉得火葬它们比较好。于是我试了一下。

 毕竟我弄出了影子,无法否认我对自己也能弄出火来这回事有所期待。

 我和昨晚一样,试着调动想象力。

 喷火的时候,应该要集中全身的力量。紧接着怪物体内的黑色颗粒需要像引擎一样转动,发热。终于,颗粒们被点燃,接着汇聚成熊熊烈火,从我的口中一涌而出。

 突然,我的面前出现了强烈的光焰。“呀,好热、啊!”

 从我嘴里喷出的火焰和想象中一样强烈,差点蔓延到了矢野那边。我赶紧慌张地像要吞掉火焰一样将火焰收入体内。于是,火焰收手,回到了我的体内。

 楼顶再次回到与月光抗衡的黑暗里,在黑暗的中央,是那两本被烧得漆黑的笔记本。

 我们面面相觑。

 “哇,哇,太厉、害了!”

 我的八只眼睛不由自主地和在角落眨巴着眼睛定定看着我的矢野对视。

 “真的假的……”

 这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虽然我有所期许,但没料到真能成功。

 我是怪物。

 能喷火搞不好就和真的怪物一样,能够毁灭整个城市。我的体内还残留着火焰的余温。情绪有些高涨。

 “好、厉害,安、达君,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怎么做到的?

 “我就是想象了一下,大概是这个感觉,就做到了。”

 我看着战战兢兢地靠近的矢野的眼睛,如实说道。

 她一动不动地瞪着怪物的眼睛。

 “靠想象力,什么都、能、做到啊。”

 “靠想象力……”

 真有这样的事情吗?好像跟会魔法似的。

 矢野狠狠地将烧掉的笔记本踩成黑色的灰烬。貌似已经完全被我碳化。

 矢野尽情地将碳踏成灰烬,然后退后一步,直愣愣地看着我。

 我以为会喷火的怪物令她觉得可怕,然而并非如此。

 矢野的瞳孔里,有着和刚才截然不同的色彩,那是名为羡慕的颜色。

 居然羡慕一个怪物,她果然很奇怪。

 我肯定并非如她所说,无所不能。

 就算我能做到……

 我越想越觉得有些恐怖。

 若问我害怕什么。

 “…安、达君,那个…”

 我是害怕她若觉得我无所不能,便想寻求我的帮助。

 “对了,矢野同学,知道关于棒球部的事情吗?”

 因此,我岔开话题,提起来学校的真正目的。

 “嗯?什、么?”

 “棒球部的窗户似乎被人砸破了。”

 “啊,好像有听人说、过。”

 “是的,那个……”

 我话音刚落,她便咯咯笑了起来。她噔噔地踏着那些灰烬。我正想着她为什么忽然疯了,她却指着我说,“你觉、得我是犯、人!”

 被她说中了。正是因为被她说中,我才觉得不寒而栗。

 “啊,嗯,是的,我想该不会……”

 “我才不、会、做这种事情、呢。”

 矢野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美滋滋的笑容。

 “如果为、了报仇、做这种事,岂不、是和那些人、一丘之、貉。”沦为一丘之貉。

 也就是说不想和元田他们成为一样的人。不想成为那样,说明在矢野心里,那些行为其实是恶劣的。

 “不是为了自己报仇,是为了青蛙报仇之类的呢?”

 “也不、会。我不、知道它心、里怎么想的呀。不会、做这种蠢、事。”

 我无言以对。虽然此刻思绪万千,但我对矢野的每个行为背后的深思熟虑感到惊讶。如果会思考,为什么平时的行为不更加经过大脑?同时我意识到,原来笔记本上诽谤中伤她的那些言语其实都没中要害。

 虽然,我大脑里丝毫没有肯定她的想法。

 “啊,又、在怀疑我、了吧。”

 “啊不是、没这回事。”

 “那——么”

 矢野这次的笑脸不是骄傲,而是精打细算着什么。”我们去抓、真、凶、吧。””……嗯?”

 真凶?这种词语,我只在侦探漫画里见过。

 “安、达君,柯南和金田、一、的话,喜欢谁?”

 “食脑奈罗派。不,我没有再怀疑你了。不是叫你证明自己去抓凶手。没这个意思。”

 “我很喜、欢、弥子。”

 “哦是嘛。”

 这个人原来也看《少年JUMP》周刊啊。我惊讶于自己和这个奇奇怪怪的矢野的共同点还挺多。

 “为什、么放、弃呢?”

 “反正不就是某个蠢货砸坏了窗户吗?”

 “原来是、靠近公路那侧的玻璃碎了、啊。”

 被她一说,我才意识到自己未经思考的发言。对了,砸碎的是靠近操场的那侧窗户。亲自去现场看过的我竟然不如这个矢野想得深入,我觉得有点难为情。

 “总之,我们去、现场看看、吧。”

 我本想告诉正在兴头的矢野这一切毫无意义,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呼吸声:“深呼吸很重、要。”……真的够了。

 “去操场肯定会被发现吧?”

 “没关、系,反正现在是晚、休时间。我们沿着、墙壁、走,就不、会被外面的人,发现、的。安、达君可以藏进黑暗里对吧?”

 “……呃,我也要去?”

 “话、说明天是个雨天、吧?”这家伙一如既往不听别人在说什么。

 被她忽略的我,早知道也对她视而不见好了。但我连这也做不到,只能怪自己是个老好人,无法责怪他人。

 明天是个雨天,那矢野同学也应该不会来吧。我一边想一边准备好我的影子,从楼上走下来。今天是最后一次了。就给她点甜头吧。

 去的途中,她把室内鞋踩出声响,被我提醒之后就嘻嘻笑着把鞋脱下来套在两只手上,啪啪地拍起来。我又提醒了她一次。这人是小学生吗?

 从哪里出去比较安全呢?我从刚才开始忍不住思考。“你平时是怎么进到学校的?”

 “穿、过正门,再从换鞋的地方进、来。”

 “我不是问你白天上学的时候。”

 我明明在补充我的提问,她却一副完全没听的模样嗖嗖地走在我的前面。我下楼前,先让影子悄悄去确认了下面没人。还好,避开校警抵达了一楼。接下来如何是好呢?警务处在连接走廊的另一栋楼里。平时是老师或者接待访客的人口。的确,从这里走能够避开正门和换鞋处,说不定刚好。

 想着想着,我们来到了平时换鞋的地方。啊对了,和光脚的我不同,矢野必须脱下室内鞋,换上运动鞋。

 在一旁等她的我听到她旁若无人地将鞋箱弄出声响,忍不住生着闷气,只见她换好鞋后,径直走到门口试图打开门。正门难道不是应该锁着的吗?而她将我的谜团和本来锁好的门一起抛在脑后。

 意思是门没有锁上?

 为什么?

 “为什么门没锁呢?”

 “我来、的时候也没锁、哦。”

 “竟然有这种荒唐的事。”

 这个忽略我的吐糟的笨蛋,一颠一颠地往操场走去。我吐槽说就算这里离校警室远,但校警巡逻的话会被发现的,她听见后一边说着“真啰、嗦”,一边缩着身子沿着教学楼走。我真想用黑色的颗粒将这家伙的嘴堵住。放弃完全是因为担心她因此窒息,毕竟我从来没以妖怪的身躯去触碰过人类。如果她像我一样将黑色的颗粒吞了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该怎么办?

 我们贴着教学楼的墙壁,穿过体育馆,往社团活动室的地方靠近。我们透过楼群之间树木的罅隙确认了一下破掉的窗户。毕竟没有回到原状的可能,仍然有纸板挡在那里。

 “有点、太远、了,看、不见。”

 “就算到了,现场狼藉也早就被收拾好了吧。回去吧。”

 “犯人会、再回到现、场的。”

 “就算回来也不是现在。”

 “你喜、欢哈利、波特吗?”

 矢野背靠着屏风,满脸自信,似乎是觉得按照对话的内容现在聊这个准没错。

 我忍住想挠头的冲动,内心放弃了挣扎,坐了下来。“因为很流行,父母买了,家里有。”

 “敛,原来你不、是电影、派,是 DVD派、啊。”

 “.…我是看书派。”

 这是我的真实答案,没打过腹稿。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我内心还是泛起一丝踌踏。

 原因是,如果被追问看什么样的书,我从未料到会被班里同学问,所以也没准备好答案。

 矢野用很惊讶的语气,大声说:“欸——!”

 “安静点。”

 “你读着那、种砖头、厚的东、西啊,真厉害。”

 “没读那种!”

 但是《哈利·波特》很好读,也很有趣,于是读完了。为什么这个知道大谈特谈自己热衷的事情、只会让对方困扰的我,没有补上这句呢。

 “我可、不会想、要看书啊。”

 我正想着眼前这家伙一看就不是要看书的人,她倒是自己招供。啊不,“招供”这种词语好像是我真的跟着她玩起了侦探游戏。我需要订正。她倒是自己先开口了。

 “如果要看就、看电影,书上全是、字,看久、了眼睛、很酸痛,而且还很、花时间,如果要、花那、么多时间,还不如看、画有、趣。”

 “…小说也挺有趣的。”

 听她说出反对意见,我心想糟糕,是不是被自己搞砸了。而听到我回答的她却摇头晃脑地接了句,“这样、呀。”

 我还在对刚才蹦出口的对话胆战。第一次有些庆幸此刻在这里的只有她。我一定是因为夜晚和变成妖怪才觉得内心慌张。如果是白天,我明明可以隐藏起自己的意见,避免和他人的意见冲突。我不知不觉变成了一个强烈主张自己兴趣的人。

 “只是一个、劲儿看、文字,容易、变成傻、瓜吧。”

 矢野像是唱歌一样,将这句话投掷进茫茫宇宙。

 我暗想,这该不会是在暗指班里的某个同学吧。

 这么想的话,矢野同学所谓的晚休,偷偷潜入学校,估计也和那个一个劲儿看书的同学不无关系吧。

 是绿川双叶。矢野从那之后是怎么看待她的呢?虽然我对这件事说不上有多么兴趣浓厚,也不是想要去解决问题,便控制住自己不去搅和这件事。

 结果,我们一直在那里待到矢野的电话闹铃响起,但犯人并没有出现。以及我都说了怕被发现调成静音,她直到电话响起来为止也没行动。

 “如果被发现了,我可不管你。”

 “真、烦啊,有校、警在,没事、的。”

 我都说了很严重的。虽然不知道值班老师会不会来,但是这种被抓住的话比被校警抓住更惨吧。然而我已经渐渐开始意识到,这种话跟矢野说也没用,所以我选择了沉默,没想到这家伙却来劲了。

 “神经、质,神经、质。”

 我对她这半开玩笑的语气相当生气。所以我说出来刚才在换鞋处憋住的某句话。

 “是矢野同学太神经大条了吧。白天的时候,井口同学明明是好心帮你捡了橡皮,你却那样的不管不顾。”

 “不要谈、论白天、的事情。”

 我走在矢野身后没有和她对视,身体那些黑色颗粒宛如立起的毛发,开始激动地动起来。

 再过一会儿,这份激动恐怕要惊天动地。

 “一、定。”

 矢野说出口的话语抑制了我的激动。我是个会聆听他人的怪物。

 “小井、一定是个好、人。”

 “……."

 什么嘛,原来是说这个。这我当然知道。

 之后我们一言不发地走,抵达了学校门口。不知为何,校门也开着。

 我们简单告白后,离开了学校。我正准备朝着大海的方向,向天空奔去,却注意到矢野停在学校门口的自行车。我原本担心她这么晚一个人要不要紧,但看到她又笑得一脸美滋滋,于是作罢。

 一刹,她消失于夜晚。

周五·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