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周二·白天

第一卷  周二·白天 话说回来,无论是人类还是怪物,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谁都不想看到别人受到伤害。

 所以从今天起,我意识到校园生活将不再快乐。因为我不得不看见坐在我斜前方的同班同学被变本加厉地欺负。当然,我会好好隐藏不开心的情绪。

 本来是做好了这样的觉悟,这种为了能平安度过教室时光的觉悟,却无法伴我度过现实。

 现实是,比我想象中的更加让我厌恶。

 上学,来到教室,氛围和平时不同。首先元田已经来了。这可以理解,他偶尔会因为社团顾问的时间取消晨练。

 让我在意的是另一张桌子,女孩们都围在那里。那是中川的座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半带礼貌客套的关心偷看了一眼,只见坐在座位上的中川正在哭泣。

 起初,我以为是她和男友分手之类的。中川无论是颜值还是性格都引人注目,在班里的男生之间很受欢迎。为爱恨情仇烦恼之类的想必也不少。这张哭成泪人的脸,和几天前像看嫜螂一般看着井口的脸截然不同。

 直到矢野来了,我才发现事态可远比想象中严重。

 和往常一样,她说着“早上、好”,走进了教室。

 虽然昨天有些不平常的举动,但基本上她都习惯在不被任何人理睬、没人有反应的安静中,走向自己的座位。

 今天,矢野也秉承了以往的习惯。和以往不同的,是她以外的所有人。

 矢野正要跨过教室前方中川的座位,在场的元田忽然转过来,用空的塑料瓶敲了敲她的后脑勺。

 “喂!”

 虽然比起昨天那一巴掌,这个声音轻了很多,但全班都安静下来,看着两人。

 受到预料之外的冲击,矢野惊讶地沉默着转过头来。我们也吓了一跳。至今为止,元田对矢野做的恶作剧不少,但包括元田在内,全班没有任何人对矢野有过身体接触。

 就凭这身高差,就算不知道班里复杂的关系,谁能震慑住谁也是一目了然。

 到底,是怎么回事?在紧张的氛围中,先开口的是元田:“是你这家伙吧!”

 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矢野歪着头表示不明白。

 “什么、呀?”

 矢野拖着声音说话的方式,让人平添怒火。

 “是你把中川的室内鞋弄破,丢到庭院里的吧。是为了报复昨天的事?”

 原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从自己的座位上偷偷看了中川的脚一眼,发现她穿着茶色的拖鞋。

 “开什么玩笑!”

 元田加强的语气里所包含的不仅仅是对于中川的正义感。

 其实这个班里的人多少都明白,他心怀的不仅是厌恶,更多的是想要伤害对方的残虐的心态,但在这班级氛围里不值得一提。

 “……”

 真希望如果能给矢野一个忠告。昨晚给她个忠告就好了。当被说成这样的时候,做什么样的表情比较好。

 摇摇头,弱弱地否定,露出一副紧张的样子就行了。这样的话,在对方也没有确凿的证据的情况下,事情会告一段落的。

 然而为什么,偏偏要做这样的表情呢?

 矢野美滋滋地笑着,干脆地否定了。

 “啊啊?”

 “我不知道、呀。”

 像是害怕对方没听见似的,她又一次,一字一句地拖长声音说了一遍。

 说完,她怀着那张美滋滋的笑脸,背对大家往座位走去。

 莫非,她觉得笑险是世界通用、表示友好的必杀技吗?只要笑着,只要展示笑容,一定会和大家成为好朋友,力气没用在点子上吧。

 若是这样,我多想告诉她,不是的。在并不期待笑容的对方那里,笑容只会让人反感。

 都怪你的笑容。

 “你还敢笑?”

 元田拿起了放在黑板一端的黑板擦。

 “你太恶心了,OOO 。”

 紧接着,元田毫不犹豫地将黑板擦丢向她。还好黑板擦柔软的那一面碰到了她的后脑勺,掉落在地上,附近的家伙像躲避一只虫的尸体一般躲开。因为是矢野碰过的东西。

 矢野虽然“啊”地叫了一声抱了抱头,但还是美滋滋地笑着回到了座位上。

 看见这张笑脸,我又开始觉得恐怖。

 为什么,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笑得出来呢?

 莫非,矢野有什么理由吗?

 这个早晨,对矢野的追究就到此为止了。中川一直哭到班主任进教室为止,而她的室内鞋问题大家讨论一番,结果也没找到犯人。中川只能一整天穿访客用的拖鞋。

 至于被丢在地上的黑板擦,班主任一边说着“是谁,把它放在原来的位置上”",一边捡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在心里想,那撞击在矢野身上的尖锐言语,又掉落在了何处?又有谁曾捡起过呢?

 在教室里,关于中川一事的意见,基本总结为矢野做的。当然不知道事实的我既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只能尾随其后。

 体育课的时候,分成两拨在体育馆的球网前投球的时候,中川和她周围的女生们好几次狠狠地将球砸向矢野,井口有些困惑地看着一切……就算我看到了,多想也没用。

 我该想想别的有用的办法。

 “对了,元田他们,真的要去捉怪物吗?”

 午休时间吃完饭后,在大家前往操场的途中,我和笠井两个人去厕所的时候,我趁洗手装作偶然想起这件事的样子,询问道。元田本人为了社团活动,已经回教室蓄精养锐。

 笠井兴致勃勃地笑了,“那个呀,虽然说了要做,但傻掉了。况且,他还和棒球部一年级的新生发生了矛盾打起架来。”

 矛盾?我第一次听到。

 “那家伙虽然有点高兴,晨练因此取消了,但因为这家伙搞出了事情不能参加比赛了……嘛,虽然遗憾但真的很好笑!”

 笠井压低声音,一边笑一边捶我的肩。原来如此,那家伙一大早就在教室是因为这个。这可真是灾难。对矢野来说。

 “那他们什么时候去捉怪物?”

 “那就不知道了。怪物什么的,有才怪了。”

 什么嘛。从笠井那里情报一无所获的我虽然有点失望,但

 想想笠井这种态度或许才正常,是我太奇怪了。

 “怎么了,小安这么有兴趣吗?连小安也要去抓?”

 “我才不会溜进学校。”

 “真是古板呀。”

 “对呀,因为我不是笠井。”

 “哈? ”

 此刻,忽然间,笠井的表情僵住了。

 他偶尔会这样。

 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笠井非常偶尔地会变成不开心的脸。虽然谁都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但总是轻松笑着的笠井的脸忽然变成这样,让我有些紧张。

 “没事….”

 “……哈哈哈,什么啦,小安真是的!”

 或许因为我成功传达的尴尬显得很好笑,笠井垂着我的肩,比之前笑得更夸张。我感到安心不少。

 话虽如此,但真正让笠井心情变好的人,在我们走出厕所的时候出现了。时机正好,无论是对我还是对笠井。虽然她平时总是吃便当,但可能是去买果汁吧。绿川,此刻正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

 “哟!是绿川,去小卖部?”

 笠井用元气满满的响亮声音搭话,绿川平静地慢慢转过身来说着“嗯”,点了点头。

 如果是其他人,此刻应该至少会接一句“笠井君你们呢?”

 之类的。但若是等绿川说这句话,会等到太阳下山。笠井似乎也明白这点,也或许是因为想多和她说几句,于是提高声音,再次接下去说:“对了,绿川知道吗?最近这附近有怪物出没。”

 绿川一言不发,歪着脖子。是否定的意思。有时候,我怀疑这孩子真的除了“嗯”之外什么也不会说,但上课被点名回答问题的时候又能好好回答,所以今后就算两人发展成笠井所期待的关系,也应该没事。

 “到了晚上,会出现怪物,很难相信吧?”

 “嗯。”

 “但是,好几个人都看见了哦。绿川同学对这种事情有兴趣吗?”

 “嗯。”

 “欸,真的吗?好意外啊,哈哈哈哈。那如果知道了什么我再告诉你哦!”

 “嗯。”

 “啊,对了,我们要去踢球了。抱歉,耽误你去小卖部。”

 “嗯。”

 是说我们打扰她了的意思吗?绿川点头,判断这段对话已经结束了,然后转身走掉了。虽然我觉得还蛮没礼貌的,但笠井却很高兴的样子,对他来说挺好的吧。

 我和心情完全变好的笠井往换鞋的地方走去。其他人应该已经开始踢球了。我和明明是自己耽误了时间还对我说着“快走吧!”的笠井来到换鞋的地方,却发现我们班被分配的鞋箱处,已经有人了。

 “哟,中川,还挺少见你要出去的。”

 一边说一边打开自己鞋箱的笠井,没有注意到她手里拿着什么。或许因为只有我察觉到了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我和她四目相对,我立刻不自觉地将目光移开了。

 “笠井和安达君,是去踢球?”

 中川毫不在意地和我们对话真是帮大忙了。

 “嗯,中川也是?”

 三两下换好运动鞋,看向中川的笠井这才终于察觉到她手里的东西。

 “欸,太可怕了!”

 “哈哈哈。”

 她手里握着美术刀和被抹布裹着的运动鞋。

 “我打算报复她。”

 中川用谄媚的声音说完,看看笠井,又看看我。这次我认真对牢她的眼睛,说着“啊啊”附和道。

 “那家伙的呀。”

 “对对对。”

 听到我的补充,中川笑了。是那种,在王子面前被庶民称赞功绩的公主的笑容。

 犯人已经完全弄清楚是矢野了吗?

 我的脑海中浮现出这个班里谁也不会在意的问题。笠井略带佩服地说“欸——”,中川的目光立刻从我移到他的身上。

 “已经弄清楚了呀。”

 “欸?”

 “把中川的鞋子弄成那样的是那家伙这回手,一了呀?”

 面对我问不出口的,笠井这单纯的疑问,中川咬紧嘴唇。

 “虽然没有证据,但不明白得很吗?”

 证据什么的,跟之前的侦探游戏差不多。

 毕竟还有井口那件事,虽然我觉得就算这么判断也不奇怪,但笠井好像并不这么想。

 “那,不就是还没弄清吗?”

 笠井的反应中川应该有点意外。对我来说也是。虽然不会直接做什么,但笠井应该是打从心眼里讨厌矢野的。和别人不同的是,并不是因为什么道德感或正义感所以讨厌她,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她伤害的单纯的愤怒。所以,周围的人无论做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他应该都不关心。

 我万万没想到是我们班同学,尤其是笠井,会在意起大野。中川说着“是,是呀,是呢”,牵着嘴角笑了关,将大野的鞋于丢在那里,穿过我们走掉了。

 时机太糟糕了,在那一瞬间回头去看她的背影。

 “我们走吧。”

 “嗯。”

 我看着笠井的背影,暗自心怀感激。不是因为矢野的鞋子没事,而是对于赶走中川的态度。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太喜欢中川。不知道她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外貌所以很自负,对于不如自己的人,她总是毫不吝啬地去伤害。

 在大家团结一致地对外表达对矢野的厌恶之前,中川谄媚地接近自己根本不喜欢的矢野,然后将和她聊天的内容当作笑话在女孩们间传开,一起嘲笑。被当作目标的不只有矢野,还有井口,或者班里其他比较弱小的女生。

 对笠井有所好感的中川,被伤到就好了。对于她思考的肤浅、道德的沦丧,仅这些部分全部都被提点就好,伤到就伤到了。

 我想起虽然虚张声势,但看到瞳孔在震动的中川的脸,心中忽然轻松了不少。

 同时,我又觉得期待某人受到伤害的大家都是傻瓜。

 就算是轻浮也好感情用事也罢,我期待着笠井能够有识别能力,正如期待我和绿川能再有一点点沟通能力。

 那一天,再没有发生什么更大的事情。

 发生的仅有课堂上矢野被人丢橡皮屑,高尾消失的自行车在附近的河边被发现了之类的。

周二·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