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周四·白天

第一卷  周四·白天 和往常一样的早晨。应该毫无问题的日常。

 我装作没有看见元气满满地和大家打着招呼进教室的矢野。

 被橡皮大炮袭击的时候,被女生们故意大声说坏话的时候,坚决不看矢野在的方向。

 坚决不看她那肯定和平时一样的笑脸。

 和往常不同的,是我的内心,但这种事情,凭我的意志就能掌控。所以,我决定今天要比往常更加忽视她的存在。

 除此之外,比起矢野,有三件事更让我在意。还是在意这个吧。

 第一是元田没有来学校。关于这个,嘛,我想他是误解被威胁今天不要来了。就算说看到了怪物,也是没人相信的吧。毫不犹豫地相信的人才比较奇怪吧。

 另一件事,是那盏坏掉的日光灯,似乎完全没有引起骚动。

 搞不好,是为了不传出奇怪的传闻而刻意保密。我有些在意。

 最后,是昨天棒球部的窗户又坏了这件事。虽然笠井开玩笑说“莫不是元田弄破了窗户,怕被发现所以不敢来学校了?之类的,但知道真相并非如此的我,担心是否被真正的犯人看到了自己的怪物模样。

 我不想再做一次驱赶侵入者那么麻烦的事情了。并且,我再也不想来晚上的学校了。

 第二节课结束后的二十分钟休息时间里,我打算暂且去看看日光灯情况。

 我装作去厕所,悄悄溜出教室。想想灯应该被换过了,但还是想去看看。不,也可能我只是想溜出教室,把日光灯当成借口。和溜进学校的元田他们找借口类似。

 来到四楼,发现日光灯也换了,也是在常理之中。我又顺便到了五楼想看看昨天战斗留下的痕迹,什么也没发现。我在五楼上完厕所,回到了教室。

 这时候,和从四楼上来的同学擦肩而过。虽然被人撞见从五楼下来不好解释,但是她就没关系。

 我装作若无其事地,举起一只手打招呼。

 “哟,去图书室吗?”

 “嗯。”

 绿川一副我明知故问的态度点点头,我忽然想和她多聊几句。

 我明白,这也是我为了不待在教室里找借口。

 “你在看什么书?"

 我一问,绿川便将书递到我跟前。我明明是毫无意识地问了一句,看到书的时候却吓了一跳。

 “《哈利.波特》?”

 “嗯。”

 “….书也很好看吗?”

 “嗯。”

 看到绿川点头,我稍微安心。毫无意义的安心。

 对话中断了,绿川若是不抛给我话题,我拖延时间的作战基本就结束了。就在这时,她的目光忽然移往五楼阶梯的方向。

 “啊,啊啊,我想整理一下睡乱的头发。五楼厕所没人。”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绿川“嗯"地点头。不知道在肯定什么。是“哦哦原来你找这种借口啊嗯嗯”之类的意思吗?如果真是这样,笠井该幻灭了吧。

 为了延长对话,我想顺便帮朋友美言几句。

 “对了,据说今天棒球部的窗户又破了。”

 “嗯。”

 “啊,你知道啊?高尾的自行车也被偷了,乱七八糟的事情很多啊。”

 “嗯。”

 “之前,中川的室内鞋被人恶作剧,大家都怀疑矢野的时候,笠井却说没有证据吧。那家伙平时一副什么也没想的样子,其实这种时候有认真思考….”

 绿川一言不发,且一动不动。是我的话题太生硬了吗?从她的反应来判断,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就到此为止吧。

 “那么,待会儿上课见啦。”

 就在我掠过绿川,下了两三步阶梯的时候。

 “笠并是个环孩子呢。”

 我一瞬间,不知道声音从哪里来的。转过头去,才意识到这是绿川的声音。

 和我四目相交,绿川立刻转过头,往图书室走去。

 除了课堂发言,听她说点别的真是太少见了。

 笠并是个坏孩子。欸?

 对于绿川说的话,我怀着满腔疑问,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转角。

 那天,我绞尽脑汁思考绿川想要对我传达的信息,却什么也想不出来。

 虽说也有“莫不是”的想法,但那种不可能的事情想多了也没用。

 今天发生的特别的事情,就是这些了。

 还有,井口的书包上,仍然没有挂上龙猫。

周四·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