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周五·白天

第一卷  周五·白天 我在鞋箱前碰到了工藤,在他的露出虎牙的笑验那里得到治愈的我,还没挺过五分钟。

 “早上、好。”

 和工藤一起走进教室的时候,遇到了元气满满打招呼的下楼的矢野。

 我像往常一样,视而不见。我不要看矢野的脸。

 当然,工藤也无视了她。这是理所应该的。这是我们全班同学正确方向。矢野也没有寻求回应,快速下楼了。

 我以为接触就这样结束了,却发现自己安心得太早。

 工藤转身朝着矢野的方向,似乎,将手里那盒的咖啡牛奶扔了过去。我听到地板和室内鞋摩擦出刺耳的声音,转过头去,看到的场景和想象中的大同小异,基本上砸中了。

 盒子不偏不倚地击中矢野的后脑勺,掉落在地。虽然里面基本空了,但从吸管上蹦出的液体粘在了矢野的头发上。

 “欸!”

 听到矢野发出这样的声音,工藤转过身来对我露出笑眯眯的脸,说着“然后啊”接住刚才的话题。

 好险。但还好我仍然“嗯”了一声,跟上工藤的步伐,将身心调整回原本的状态。也就是调整回我遇到同学,有说有笑地往教室走的途中听着同学的抱怨的自己。

 回到教室,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及其隐藏的意义,我变得有些害怕。说不定,我已经开始偏离大家的轨道了。

 工藤是那种可以无视矢野到让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看不到她的存在的人。主动去捉弄她,一般是在被人煽动的时候,或者是矢野不小心没边界地冒犯工藤的时候。在这个班级里,我原以为她保持着像她这样不算极端的价值观和态度。

 而这样的工藤,刚才的行为。

 难道是因为井口和中川的事情,煽动了大家动手的欲望,以及团结意识。

 我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不得不提高警惕行事。

 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觉得不是这个班级的一员。

 就在我这样紧张的时候,毫不紧张的我行我素的某个家伙笑着靠近这里。

 “元田,该不会是被怪物吞掉了魂魄吧?啊哈哈哈哈。”

 我被笠井阳光有活力的笑容所拯救了。

 虽然是个玩笑,但仔细-想他说得也没错。如果是因为被我威胁而不敢来学校了,那就算说那家伙的魂魄被吞掉了也没错。

 笠井掏出手机,给我看昨天在路上遇见的野猫。是我在晚上见过的野猫。

 随后话题变成你是猫派还是狗派,笠井说是猫派,于是我也配合他说自己是猫派,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巨大的人影在走廊上出现。

 “笠井,这个没收。”

 是四班的班主任。虽然是神色严肃的老师,笠井还是先来了一句“喂,不是吧!”的哀嚎。这时班里好几个人立刻把自己的手机放进了口袋或者课桌里。

 “那是理所当然的!”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我想要自己保管!”

 “那就放在家里保管。不能带来学校。好了快点!”

 笠井伸出手,极不情愿地把手机放上去,严肃的老师说会转交给我们班主任的,然后离开了。

 不甘心到极点的笠井说着“什么嘛,明明大家都带了,中川也是",试图将大家拉入话题,倒是挣来了几个同情的皱眉关心。

 看到生气的笠井回到教室,我发现了一件从之前就开始在意的事情。

 原来如此。

 所以,井口的书包上的没有龙猫啊。

 因为是重要的东西。自已也许无法很好地保护它。

 我偷偷看了一眼井口。对其他女生说的话微笑着点头的她。

 虽然在极力修补关系,但是并口已经踏到了团结意识的边缘,我懂了。

 她也很害怕吧。

 想到这里我立刻打断了自己的想法。

 只是,当我意识到了井口行为背后的深意,想起那个在晚上玩手机的矢野,从来不在白天做这样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家伙应该是感同身受地理解了这一点,重要的东西会成为加害者的目标。

 正巧,绿川拿着图书室借来的书走进了教室。

 “早上好。”

 “嗯。”

 果然不会有这之外的回应。

 关于这个班里唯一个就算做和大家不一-样的事情也能被原谅的绿川,我偶尔会这么想。

 我并不羡慕她。

 如果她走错一步,或许就会陷入和矢野同样的境地。只是因为她成了被害者,或者因为她有姣好的容貌,再或者因为她不会那么畏畏缩缩,所以不会置身被指责的境地罢了。然而这个位置,也说不定何时会踩偏。

 绿川应该也知道这点,所以每天故意让大家看到她去图书室。我太可怜了每天都不敢带家里的书来之类的。如果说这是一种作战策略,那么卑鄙且成功。

 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进来,正在说让笠井放学后到办公室来一趟,只见矢野慢吞吞地走进了教室。“上课铃响之前到座位上!”的注意声响起,矢野说着“好、的!”,坐到座位上。

 我们的班主任平时似乎对矢野已经持放弃态度,不会说到这个份上,然而今天却有所不同。

 “你啊,如果这是升学考试当天该怎么办?说句‘好的'就能完事吗?”

 我的脑海里同时浮现出“考试当天应该会更注意吧”“但矢野的话说不定当天也会迟到”这两个想法。

 “喂,矢野!

 我正在想真是烦人的教训,随即又响起一阵怒吼:

 “有什么可笑嘻嘻的!

 我像变成怪物那刻一样,仿佛全身经脉都被打通了。

 班主任接着开始了漫长的说教。最初是对矢野一-个人的指导,渐渐忽然上升到全班的问题,包括笠井手机的事情、自我意识、自己的本分,等等。一直说到连第一堂课之前休息的时间都占满,上课铃快要响起来。

 第一堂课就在这样的沉网的气氛中开始了。要在这种气氛中开始上课,大家有些郁闷厌烦的情绪让我起鸡皮疙瘩。而且理所当然,大家的这份厌烦感会很快转移到那个成为导火线的人身上。

 接下来的,就不用我再说明了。

周五·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