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话 我的情人不可能姊控得这么厉害

第三卷  第三话 我的情人不可能姊控得这么厉害

 不知不觉间,窗外的夕阳下山了,夜景熠熠生辉。

 但是,现场已不再是可以与情人沉浸在甜蜜氛围中的气氛。

 只因为亚里亚小姐离开,客厅就像暴风雨过去般变得很安静。

 那种气息,宛如主角离开后的舞会一般。

 「夜华你和姊姊两人相处时,原来那么活泼啊。」

 「看到等同于裸体状态的亲姊姊与自己的男朋友互相碰触,我当然会阻止吧。还是说,我放著别管会更好呢?」

 夜华以前所未有的冰冷语气问道。

 啊,她真的生气了。那种自腹部深处感到不悦的感觉,让我想起交往前的夜华。

 试著想想,我当初是喜欢上了一开始态度冷漠的夜华,如今真令人怀念。

 「才没有互相碰触,我只是单方面被推倒而已!因为我打从心底不想跟你变得关系紧张。」

 「看来你还保有理智。」

 「如果我凭本能冲动行事,你打算怎么做?」我当成不可能发生的事,一笑置之地问。

 「──对姊姊出手的人,不管是谁我都不会饶过他。」

 她的眼神是认真的。

 然而,却只有嘴角在笑。

 就连其他女生向我告白时,她都不曾以这种冰冷的方式发怒。与平常冲动地让情绪爆发完全相反。

 我窥见了夜华首度展现的一面。

 对她来说,姊姊有坂亚里亚似乎是非常特别的存在。

 「好了,希墨你回答我。姊姊她为什么会跟你那么亲近?」

 夜华以侦讯般的冷酷态度注视著我。

 「……嗯、嗯?你说什么?拜托你再说一次。」

 是我听错了吗?我觉得夜华的问题有点离题。

 「希墨,你不打算回答吗?还是说,你跟姊姊之间有不能说的秘密之类的?」

 夜华歪歪头。

 长发披在她的脸上,遮住了一半的表情。

 如果这是电影,那就是说出错误的回答会被杀害的桥段吧。

 「等一下。夜华,你并非在怀疑我和亚里亚小姐劈腿对吧?」

 「啊?」

 对不起!别这样狠狠瞪著我。

 「你不可能会劈腿吧。还是说因为姊姊她长得漂亮,难道……」

 「没这种事!坚决没有!这绝不可能!」

 「嗯,只有这一点,我并不担心。」

 当我立刻否认,夜华也坦率的点点头。

 那份信赖让我非常高兴。

 「而且,我不认为姊姊有把希墨当成男人看待。」

 她干脆痛快地断言。这时候或许应该反驳,但我也坦率地接受了这个说法。

 那个人居住在另一个世界。是天上闪耀的第一颗星。是很少有机会遇见的超级巨星。

 这样的亚里亚小姐会看中的对象,应该是能力优秀得离谱的超人吧。

 像我这种凡人,从一开始就不列入考虑。

 虽说是刚睡醒,亚里亚小姐对于自己相当于全裸状态也毫不慌乱,也证明了她对我没有任何想法。

 「呃~既然不怀疑我劈腿,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我为没被怀疑劈腿感到安心,另一方面却对夜华生气的理由毫无头绪。

 我侧耳聆听,等待夜华说话。

 「我是在问你,你是怎么受到姊姊青睐的。」

 夜华气势汹汹的态度,让我不禁退缩。

 「……咦,是那方面?」

 「为什么希墨会那么惊讶啊?」

 不满意我的反应,夜华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受到青睐?亚里亚小姐小姐对我吗?」

 「没错。不管怎么看,姊姊她都很中意你。」

 我的情人静静地摆出高压态度。

 「如果你是因为我跟亚里亚小姐紧贴在一起而生气,我可以理解。如果情人跟其他人黏在一块,我也绝对不愿意的。」

 「那是当然的吧。希墨,你是不是在装傻想要蒙混过去?」

 咦~我的反应很奇怪吗?

 因为夜华太过坚定不移,我不由得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解读方式出了错。

 「夜华,让我整理一下。我是认真地提问,可以吗?」

 「真没办法。」

 我的反应不佳,让夜华不甘愿的同意了。

 「你是不高兴你姊姊对我采取亲近的态度对吧?不高兴我们看起来感情很好。」

 我把话掰开了揉碎说清楚。

 「我从一开始就这么说了啊。」

 「好。但这样的话,代表你在嫉妒我耶。」

 「别一一指出我在意的事情。你是在挖苦我吗?」

 「咦……咦咦~」

 夜华出乎意料的姊控态度,让我只能虚脱无力。

 总之,她似乎是不高兴最喜欢的姊姊理会自己以外的人。

 她对于姊姊的爱也烧得太旺了。

 已经是高中生,还对亲姊姊抱著如此纯真无邪的心情,我想相当少见吧?这使我回想起自己妹妹的直率。

 「总之,我不准你跟我姊姊感情好!」

 夜华小姐狠狠地指向我。

 「……没想到我会有被夜华嫉妒的一天啊。」

 情人对于我跟她姊姊亲近感到不满。

 我与先前被亚里亚小姐骑在身上时,在不同意义上陷入混乱。

 这对漂亮姊妹到底打算要玩弄我到什么程度才过瘾呢。

 「因为姊姊和希墨亲近,让我很火大!这有错吗?」

 「与其说有错,不如说我单纯地不明白。」

 「这是好机会,我来向你说明我的姊姊有多么特别。」

 我被强制坐到沙发上。

 夜华两眼发光,直接站著热烈地开始谈论她的姊姊。

 「姊姊是我的憧憬与目标!我一直想变得像姊姊一样,不管任何事都模仿她。她总是排名第一,又是美女,是无论什么事都能轻易做到的厉害人物。她完美无缺,没有任何不擅长的事情。」

 她突然大力赞美。能够如此毫不害羞地赞赏自己的姊姊,真了不起。

 「刚才她只穿著内衣,你不是才念过她吗?」

 「姊姊她总是全力以赴,在耗尽力气时就会像电池没电一样动弹不得。所以周遭的人应该要支援她。」

 我看她这样子,是觉得喜欢的人连缺点也很可爱的模式吧。

 就和我对于夜华的感觉是一样的。

 「那么,包含念人在内,你喜欢照顾姊姊吗?不会很辛苦吗?」

 「因为我喜欢做家事,能够自己做反而高兴。」

 「你超级奉献的耶!」

 「我纯粹是喜欢整洁而已。」

 夜华坦然地说。

 我望向还摆了一架像学校音乐教室里那种大钢琴的宽敞客厅。每个角落都闪闪发亮。房间数量明明也相当多,夜华却一个人维护了环境的整洁,真令人惊讶。

 「没想到你会勤快地照顾那个感觉很懒散的姊姊。」

 「等等,不准批判姊姊。」

 我不慎的发言立刻遭到指责。这里有个姊姊警察。

 「呃~那么具体上,亚里亚小姐哪里厉害呢?」

 「你连这种事都不知道?」

 她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我。

 「除了她比你早出生,老实说我不清楚你们有什么差异。你为何如此憧憬她呢?」

 在我看来,这对漂亮姊妹都很优秀。我顶多只看得出两人性格正好相反这个差异。

 「我小时候很爱哭。爸妈工作不在家,我能够撒娇的对象只有姊姊。我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哭泣,她每次都会抱著我安慰我。因为我不愿意和姊姊分开,那时候我们总是在一块。」

 「原来你从小就很黏姊姊啊。」

 夜华害羞地点点头。

 「上小学以后,因为姊姊她非常引人注目,我在低学年也听说了各种事迹。每当有人说她很厉害,我就觉得自己也受到称赞了一样,觉得很开心。所以,我开始想著,我也想变得像姊姊一样。」

 家庭中小孩年龄差距大时,年龄较小的孩子模仿年龄较大的孩子,并不稀奇。

 特别是在有坂家,因为姊妹两人独处的时间很多,所以亚里亚小姐变成夜华最好的范本也是自然的发展吧。

 「姊姊做过的事情,不管是什么我都会试著模仿。在高年级时,我还主动报名过班级干部呢。」

 「这从现在的你真是难以想像。」

 夜华面露苦笑表示她自己也这么认为。

 「国中时,姊姊已经毕业我才入学,姊姊当时留下了许多传说。这就是所谓让老师操心的优等生吗?她成绩是学年第一,又长得漂亮,所以很受欢迎,行动力也很惊人,在学校活动必然会引人注目,国中三年间好像一直都处在话题的中心。」

 「啊~我可以想像。只差一线之隔就是问题儿童这方面,也很有亚里亚小姐的风格。」

 「不能理解姊姊的人才奇怪。可恶的凡人们。」

 碰到姊姊的事情,夜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激进。

 「那么,你身为她妹妹,也相当受到瞩目吧?」

 「嗯。就像周遭的人单方面地认识我,感觉很恶心。当时我想著,别管我了,给我称赞姊姊啊。」

 国中时的夜华已经显现出不爱人际来往的征兆,但她本人并未察觉。

 「那压力当然很大吧。」

 「我反而意识到,让姊姊的传说永续流传下去是我的使命。」

 「你也太崇拜姊姊了吧!」

 居然致力于传教活动?

 「对我来说,姊姊就像是神一样。」

 「那样穿著内衣在客厅里徘徊的神明,有点降格耶。」

 「对啊。所以,只有我才看得到姊姊不成体统的模样。然而,希墨居然擅自看了。」

 她对我啧了一声。

 那股愤怒是独占欲恶化的结果吗?到底是多严重的姊控啊。

 「然后呢,在国中的情况怎么样?」

 在夜华再次点燃怒火前,我催促她往下说。

 「结果,那是一段使我体会到自己与姊姊的差距,满是挫折的日子。愈模仿姊姊,知道姊姊的高年级生与老师愈会说『妹妹很普通呢』这种话。真令人火大!」

 「我看那反倒是夸奖吧……」

 我隐约这么觉得。夜华不会超出必要地闹大事情,做事周全,我想她作为优等生是更令人庆幸的存在。

 「哪边是夸奖啊?」

 可是,她本人似乎很不满。

 爱钻牛角尖或许是年轻的缘故,不过她到现在还能以这股热情的能量将姊姊理想化来谈论,真了不起。

 「……但是,我对自己也有同样的看法。和姊姊相比,我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夜华你太低估自己了。因为与亚里亚小姐比较,谁都赢不过她的。」

 「我也大约在国二时终于发现这件事。愈以憧憬为目标,愈会清楚地感受到她的伟大以及和我之间的遥远差距。」

 我终于感觉到过去与现在的夜华连结起来的气息。

 「你花了很久来发现呢。」

 「因为姊姊也好几次忠告过我,她说『别再模仿我了』。」

 「即使挨骂,你也没有停止模仿吧。」

 我凭直觉指出这一点。

 「因为要是失去姊姊这个目标,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如果失去目标,人就会迷失方向。

 特别是夜华,被自己憧憬的对象直接批判,想必大受打击吧。

 「而夜华也很笨拙。你变得更加固执,又挨她骂了吧。」

 「嗯。每次与她商量,她就会告诫我。」

 「最后怎么样了?」

 「当时的姊姊在高中非常忙碌,与我谈话时间愈来愈少。于是,我难得地向姊姊抱怨,问她为什么不陪我。」

 「很像是姊控会说的话。那她怎么回答?」

 「『跟男朋友共度的时光很重要,这也没办法吧』,她这么说。」

 「咦,亚里亚小姐当时有男朋友?」

 这一点也令我很受冲击。那个人看中的人类,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是说吧!我太过震惊,变得什么事都没心思去做。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

 「一直向她撒娇的姊姊不管自己,选择了别的男人,难怪你会受伤。」

 重视情人胜过家人,很像青春期会有的行动。

 「希、希墨你也是,当小映成长到高中年纪,突然带情人回家,你一定会很沮丧。」

 「没这回──……!」

 我想像那个场面,不由得垂下头去。

 「的确会觉得心里闷闷的。」

 「就是说吧!明明是家人却有了自己不知道的部分,让我只能用想像力在空转。」

 夜华好像到现在还没忘记当时心中的纠葛。

 「非常尊敬又理想化的姊姊突然对自己展现出赤裸裸的一面,是会变得厌恶一切吧。」

 「更何况,那个对象有点特殊,或者说复杂……」夜华突然含糊其辞。

 「咦,这是太深入谈论会不太妙的话题?」

 我有点好奇。

 「总之!我在不久后开始觉得轻松地找我攀谈的同学很烦人,也变得讨厌有人擅自盯著我看。我终于察觉,与人接触就是我压力的来源。」

 对她本人来说,大概自认为是个大发现吧。

 于是,我所知道的不信任人类的有坂夜华就此完成了。

 「所以,你才会在高中也变得回避交流吗?」

 「没错。直到某人纠缠不休地跑来美术准备室为止是这样。」

 我与夜华四目交会,爆笑出声。

 「夜华,该坐下来了吧?这样站著说明也会累吧?」

 「我无法和敌人勾结。这可是在最糟的情况下,必须踢掉希墨的危机边缘。」

 哇喔,表情超级认真的。她还在敌视我。

 「亚里亚小姐的存在究竟有多伟大啊。」

 「我也看不惯你这样随意地称喊她亚里亚小姐。」

 姊姊铁粉对称呼方式也非常讲究细节。

 「那么,如果你不坐到我身旁,我就不解释与你姊姊的关系。」

 「这样太诈了!」

 「啊~除非你坐在我旁边,不然我不说~」

 我拍了拍身旁,催促夜华入座。

 夜华一边在意走廊那边,一边在我旁边坐下。

 就像不让中了陷阱的猎物逃脱一般,我霎时间用力抱住夜华的肩膀。

 「等、等等,这里是我家里!」

 她在意姊姊的存在,拚命压低音量。

 「靠近一点比较方便说悄悄话。」

 「明明是在客厅,这样不妙啦。姊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走回来。」

 「那要改去你的房间吗?」

 「这个……」

 「我是无所谓。」

 「希墨好色。」

 「只是讲讲话而已。」

 「……只是讲讲话,就结束吗?」

 夜华抬眼发问。

 忸忸怩怩的夜华放弃了抗拒。

 「我说过很多次,以后也不会改变,我最喜欢的女孩在世界上只有有坂夜华一个人。我不可能变心喜欢你以外的人。」

 「嗯,谢谢你。希墨。」

 夜华放下困惑与紧绷感,恢复平常的从容。

 「──可是,我没听说过你跟姊姊认识。详细解释给我听。视情况而定,我可不会善罢甘休。」

 她保持微笑的表情,再度用令人背脊发寒的声调逼问我。

 我向抱著猛烈姊控情节钻牛角尖的妹妹陈述事实。

 「在黄金周前,大家曾一起去KTV唱歌吧。你记得在回家路上,我向你说明过车站前的日周塾补习班吗?」

 「嗯。多亏了那里可靠的讲师,让你考上了永圣吧。」

 「那位补习班讲师就是亚里亚小姐。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

 「一般而言,你应该会在向我说明的途中发现吧。因为我们都姓有坂。」

 「你说得很有道理。但因为我受到的心理创伤太深,大脑连同她的存在在内,消除了那段记忆。」

 「都接受姊姊指导了还挑剔。」

 「我说啊,备考期间可是天天只有K书的一成不变日子喔。要是当时迷上了其他东西,我就不会考上永圣。」

 我稍微加重语气回嘴。

 很遗憾的是,我并非放著不管也能读好书的类型。如果不努力成绩就不会进步,既然目标远超出我的实力,是必须拚命努力才能达成的。

 「呐,你为什么报考永圣呢?」

 「因为很近。」

 「我总觉得你在敷衍我。」

 「是真的。既然要读三年,学校近一点比较轻松吧。而在亚里亚小姐的斯巴达式指导下,我设法考上了。当时为了跟上亚里亚小姐的乱来要求,我每天都竭尽全力,没留下什么快乐的回忆。」

 「喔……可是你们明明是讲师与补习班学生的关系,你却直呼她的名字。姊姊也叫你『阿希』,感觉很亲近。」

 好可怕。夜华小姐,超可怕的。

 我感觉到她身上正熊熊燃烧著嫉妒之火。

 「既然是自己的姊姊,你应该很清楚吧。那个人不管对待谁态度都超级直率。亚里亚小姐与我纯粹是讲师与补习班学生的关系。」

 「可是情人的姊姊刚好是以前的补习班讲师,世上有这种巧合吗?」

 夜华看来果然难以释怀。

 「她与当时的印象差太多了。我所知道的有坂亚里亚,不是那样的美女。」

 「姊姊从以前开始就很漂亮。」

 夜华认真起来反驳。

 闹别扭的夜华明明是同学,看起来却像个小女孩。

 「对于你最喜欢的姊姊而言,我是无害的存在,所以放心吧。」

 夜华没有拒绝我轻轻碰触她的头发。

 就这么过了好一会儿,我的恋人突然低声说出可爱的话语。

 「……姊姊比我还早见过希墨,也让我觉得不甘心。」

 「好慢!一般来说会先出现这方面的反应吧。」

 「有什么关系!双方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啦!」

 夜华像迁怒般轻轻拍打我。

 「别打我,会痛啦。」我抓住夜华的手腕。

 「希墨,放开我。」

 「我不要。」

 「为什么?」

 「因为我想成为你的第一位。」

 我将身体依偎向夜华。

 「你早就是第一位了。」

 「我想更切实地感受到。」

 我就像要探头注视夜华的脸庞般靠近她。

 「要怎么做?」

 「我偶尔想用言语之外的方法来确认。」

 我原本抓著她的手腕的手往下滑,改为十指交缠地握住她的手。

 「好难为情。」

 「那就闭上眼睛。」

 另一只手悄悄地环住紧张得浑身紧绷的夜华的细腰。

 「真害羞。」

 「只要放松力道就行了。」

 夜华坦率地照做,胸部配合呼吸缓缓地起伏,她靠在我身上。

 「……我是第一次,所以不太懂。」

 「我也是。」

 「要温柔喔。」

 「我知道了。」

 夜华这么说著,闭上眼睛。

 和今天早上作的梦不同,我碰触到的她的体温确实存在。

 我准备在现实中拉近两人间的距离──

 「真让人焦急。快点接吻啦。」

 亚里亚小姐从门缝偷偷探出头,猛盯著我们看。

 她屏住呼吸,眼中闪烁著好奇的光芒,目不转睛地观察我们的互动。

 气场那么强烈的人就算偷偷摸摸躲起来,还是显眼得不得了。

 「亚里亚小姐!」

 「哎呀~你们实在太青涩了,让我等不及啦。都忍不住喊出声了。」

 「姊、姊姊!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

 夜华也慌忙跟我拉开距离。

 「从『希墨,放开我』开始。」

 「从那时候就在看了?」

 她把我们即将接吻前的整段互动都看去了吗?真难为情。

 而且她还特地模仿夜华,营造出气氛。别这么做啊。太像了。

 「真是的,有够久,太吊人胃口了!顺势亲下去啦,你考虑太多了!」

 「为什么我非得听跑来碍事的电灯泡抱怨不可啊……」

 我总觉得不能接受。

 除了婚礼,亲人接吻的瞬间是会让人想要目睹的场面吗?还是说在姊妹之间,以女孩子聊私房话的调调赤裸裸地分享这种事也没问题?

 不,看看夜华充满绝望的表情,似乎并非如此。

 「没办法。请别介意,再试一次!这次我会默默地在旁关注的。」

 「不要看!」

 夜华终于发飙了。

 「哎呀~原来你在男朋友面前能够那么坦率的耍任性啊。」

 亚里亚小姐以一身牛仔短裤配吊带背心的轻便装束现身。

 「姊姊,这是在男性面前,要挑暴露度低的服装。」

 「不是穿睡衣就算好的了吧?」

 「绝对不许那样穿!」

 ◇◇◇

 因为亚里亚小姐肚子饿了,我们从客厅前往餐厅。

 尽管实质上只有两人居住,餐厅摆著一大张长方形餐桌,也准备了许多椅子,看来可以轻松地举办小型派对。

 「……不,你为什么自然地坐到我身旁?」

 「咦,这样说话比较方便啊。」

 当我随意找张椅子坐下,亚里亚小姐来到我右侧的座位。

 而且她还把原本等距摆放的椅子,拉近到肩膀几乎相碰的距离。

 「姊姊,和希墨离远一点。」

 从厨房里端著饮料与面包、水果、火腿等轻食回来的夜华,看到座位分配流露不满。

 「以前你留下来接受个别指导时,我也是像这样坐旁边教你功课呢。」

 亚里亚小姐打从一开始就毫无挪动的意思。

 夜华坐到我的另一侧。

 「左拥右抱啊,阿希。你什么时候变成玩弄姊妹的坏男人了。」

 「希墨。极力离姊姊远一点。」

 「这是叫他要紧抱住小夜?好积极啊。」

 「我才不是那个意思!」

 调侃人的姊姊,被调侃的妹妹。

 有漂亮姊妹陪侍两侧,我处在对男人来说爽翻天的状况。

 我想干脆好好享受,但其中一方是有著美女外形的恐怖大魔王。

 「来,阿希。你来削皮。」她将鲜红的苹果与水果刀推过来。

 「请自己削啊。」

 「我喜欢别人帮我服务。拜托你了。」

 「姊姊!我来吧。」

 姊姊铁粉主动削起苹果皮。她的动作很熟练,相连不断的苹果皮愈来愈长。

 这时候,我终于问了想问的问题:

 「话说,大魔王的外表改变太多了。这个大变身是怎么回事?你以前都在变装吗?」

 她外表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简直像游戏最终头目的第二型态变化一样。

 那个不起眼的补习班讲师消失到哪里去了。

 当时的我丝毫没有发现,在口罩底下隐藏著不比夜华逊色的美貌。

 「我当补习班老师时,穿的也是我的便服。和高中不同,上了大学以后不是没有制服吗?每天挑不同的衣服很累人嘛。反正都住在研究室里只顾著做实验,也没必要在意外表。化妆也很麻烦,我就想说只要用口罩和眼镜遮住脸就行了」

 「不只理由随便,做事也太随意了!」

 无论外表是怎样的大美女,内在都是我认识的补习班讲师。

 「说著这种话,阿希你还不是一样,有坂这个姓氏,与我相像的罕见美貌。一般来说会由此发现小夜是我妹妹吧。」

 「因为我那时候都在拚命解题库,没时间去看亚里亚小姐的脸。」

 「唉,如果你对我看得著迷,是绝对不可能考上永圣的。刚进补习班的你明明没有希望,偏偏只有目标特别高。」

 亚里亚小姐舔掉沾在手上的果酱。

 「啊啊,遗忘的心理创伤复苏了。光是回想起那个大量的题库地狱,都让我觉得不舒服……」

 「为了使你考上,那个分量都是底限了。」

 「真的假的……」

 在濑名希墨的人生中,没有比那段时期更专注于用功的时候。我想坦率地夸奖当时自己的努力。既然即使如此还是底限,我能考上,是受惠于亚里亚小姐指导能力吧。

 「还有,亚里亚小姐为什么在高中附近打工呢?你明明住家里,又忙于学业啊。」

 从这间公寓来看,亚里亚小姐不太可能缺钱。

 「我打工的目的,是用来打发跟紫鹤见面前的时间。」

 夜华的肩膀惊跳了一下,连成一条的苹果皮因而断了。

 「我是为了你的打发时间而受折磨的吗?」

 像有坂亚里亚一样的人,就是所谓的天才吧。

 她不在意外表,言行举止天真无邪。但动脑的速度异样迅速,会正确地掌握状况,做出准确的指示。

 她会当场理解我是对问题的哪里卡关,看出要怎么引导我才能以最短的路径成长,并给予我超越极限所需的建议。

 最可靠的是,她非常擅长操控动机。

 我在许多次的随意闲聊中,不知不觉间受到她鼓动。

 我总觉得她用全力夸赞与绝妙的挑衅,激发了我的志气和干劲。否则,我不可能仅靠自己的自制心完成那些多得要命的课题。

 就这样,我在不知不觉中上了亚里亚小姐的当,被激发出超乎极限的力量,成功地考上第一志愿永圣高中。

 然而,天天宛如拉车马般辛苦地准备考试,我在放榜的同时燃烧殆尽。

 「有什么不好的,没有斯巴达式教育,阿希你就不会考上。」

 「如果要说有好结果就行了,那是没错啦。」

 「因为你信任我,那是当然的结果。而且你现在还能跟小夜这个美少女交往。走运的家伙,真是可恨。」

 亚里亚小姐戳戳我的脸颊。

 「好痛,指甲刺到我了,脸颊要少一块肉了。」

 「希墨还有姊姊,你们距离靠太近了!说起话来太熟不拘礼了!」

 夜华鼓起腮帮子,鼓得像麻糬一样。

 「别误会。这个人所说的话永远都是猛药。无论好坏都用乱来的要求换得莫大的成果,相对的强迫人承担很大的辛劳。如果觉得不喜欢,不当场发泄出来心灵会受伤的!绝不是出于亲近!我采取随意的态度,是为了尽量确保自己心中的从容!」

 我快速地说明来自于实际经验的对策。

 与天才这种影响力强大的存在持续相处的方法,大致有两种模式。

 像夜华一样醉心并信奉对方,或是像我一样划分界线保持一定距离,以免迷失自我。

 「我也觉得听阿希发牢骚满有趣的喔。」

 「看吧,她本人也允许了,没有问题!」

 为了避免死亡,生物会尝试适应严酷的状况。

 我也为了避累积庞大的考试压力,自然而然地变得对亚里亚小姐畅所欲言。

 我之所以能够没有半途放弃努力到最后,大概是因为我在信任亚里亚小姐指导的同时,也有坦率地吐苦水与发出抱怨吧。

 「不过,你们关系好融洽。」

 「顶多就像是旁若无人的姊姊与讲话嚣张的弟弟一样,你放心啦。」

 「别擅自跟姊姊成为一家人!」

 举例失败了!

 不过,这对于第一次目睹妹妹在男朋友面前态度的姊姊效果显著。

 「小夜很迷恋阿希呢。真火热。你们该不会放学后,一直都在美术准备室里打情骂俏什么的?」

 亚里亚小姐开玩笑似地取笑。

 「我才不会告诉姊姊!」

 夜华,这样说等于是自白啊。

 亚里亚小姐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睛,看了过来。

 「可爱的妹妹沉溺于恋爱,染上男人的色彩。我有点受打击了。这就是叛逆期吗?」

 呜呜呜~亚里亚小姐动作刻意地哭倒在沙发的扶手上。

 「……你只有小剧场演得很烂呢,亚里亚小姐。」

 「你说什么,偷妹贼。」

 「太不讲理了。」

 对以前学生的友善态度似乎是幻觉,她突然变得很严厉。

 「居然在传了小夜泳装照片给你的恩人面前打情骂俏,胆子还真大。反正你没有删掉吧。」

 「唔!哪里不好提,偏偏在她本人面前提起那个话题吗?」

 被说中要害的我,怨恨亚里亚小姐的残忍无情。

 黄金周时,有坂家去了国外的南洋岛屿旅行。亚里亚小姐传送的夜华独家泳装照,完好地储存在我的手机里。

 「希墨,你还没删掉吗?」

 「亚里亚小姐才是,擅自乱动妹妹的手机不好吧。而且还刻意传LINE给妹妹的男朋友,这是侵犯隐私权喔。」

 我设法转移夜华怒火的标的。

 「有什么关系。阿希很高兴,我也和小夜聊得很开心。这是双赢呢。」

 亚里亚小姐试图把事情当成美谈般地做总结。

 「才不开心!我一直都在生气吧!」

 「就连妹妹的咒骂,对我来说都等同于天降甘霖。」

 看样子夜华的训话对亚里亚小姐没什么效果。

 而亚里亚小姐自己似乎也相当喜欢夜华。

 真是一对难搞的姊妹。

 「……真亏你知道我是她男朋友,没传错人呢。」

 我一边斟酌言语一边发问。

 无须猜测,我认为亚里亚小姐对我们撒了大谎。

 「因为最上面显示了阿希的名字,我马上就看出来了。」

 亚里亚小姐像夸耀恶作剧的小孩般地自吹自擂。

 我回想与照片一起传过来的讯息「要感谢我喔,男友君。 BY小夜的姊姊」。然后确定了。

 「……──亚里亚小姐,你早就知道我是夜华的情人了对吧。」

 我像告诫无法狡辩的犯人的刑警般地问她。

 「你、你在说什么?」

 「至少在传送照片时,你绝对已经发现了。不然的话,你不会传照片。」

 当我这么断言,亚里亚小姐眼神游移。

 「希墨,这是怎么回事?」

 夜华对于姊姊突然的变化感到疑惑,向我寻求说明。

 「你在手机里登录的联络人,除了家人以外,只有我和濑名会的大家吧。」

 「嗯。」

 「在这些人里,你互动最多的对象是谁?」

 「当然是希墨。」

 「要传送照片与讯息,必须打开我和你的对话时间轴。只要看到对话内容,一下就会发现你在跟我交往吧。」

 夜华张大一双大眼睛,更加吃惊了。

 有交往之前,夜华很少进行讯息互动。

 而且濑名希墨这种少见的名字,连我自己也不曾看过与我同名的人。

 也就是说,亚里亚小姐从一开始就发现了夜华的情人是我这个以前的学生。

 在知道的前提上,表现得好像初次听说一样。

 话说,情侣之间的互动被别人看到,还挺难为情的。

 「真不愧是我以前的学生。你变得比我想像中更聪明,我很佩服。」

 亚里亚小姐直到今天为止都知道夜华的情人是濑名希墨,一直都在装傻。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不直截了当的事呢?」

 「这就是复杂的少女心。因为我没想到妹妹会喜欢上你。」

 「那种心思细腻的人,可不会擅自传偷拍的照片给别人。」

 换成一般人,应该会忍不住原谅美丽的亚里亚小姐的淘气之举吧。

 但是,这对流著同样血缘的夜华不管用。

 「嗯,姊姊。这实在令我难以置信。」

 面对姊姊不带恶意的侵犯隐私权,连夜华也觉得很倒胃口,用缺乏情绪的声调说道。

 从她慌忙试图讨好妹妹的反应来看,可以清楚看出亚里亚小姐也打从心底喜欢夜华。她似乎不想真的遭到妹妹讨厌。

 因为闹别扭的夜华还是要给姊姊做晚餐,我也决定今天先回家了。

 亚里亚小姐热情地挽留我,但遭到夜华驳回。

 在玄关送我离开的亚里亚小姐,最后对我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我跟阿希最近或许会再见面呢。」

 「这样我很害怕耶。」

 结果不出所料,我的预感猜个正著。

第四话 亚里亚,来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