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话 亚里亚,来校

第三卷  第四话 亚里亚,来校 在发现夜华的姊姊是亚里亚小姐,过了几天的放学后。

 二年A班的班导神崎紫鹤老师,正在讲台上主持放学的导师时间。

 我们班自豪的美女老师,正以嘹亮的冷静声调告知事务性的联络事项。

 她的外表散发著知性的性感,给人冷淡的印象。不过,她对每个学生的关心总是细致入微。她会注意到暗中抱著烦恼的学生,好好给予关怀。

 这样的神崎老师深受学生们爱戴。

 「第一学期的期末考就快到了。不想在难得的暑假来学校补习的人,不要疏于准备。」

 她语气平淡,但在该严格地方会严格。

 但是,如果不是我多心,今天的老师有些无精打采。

 一向保持面无表情,冷静的神崎老师,流露出疲倦之色。

 总是端正有礼,无懈可击的人会这样,十分少见。

 「…………」

 「以上便是联络事项。班长,喊口令。」

 「…………」

 「濑名同学。」

 我被呼唤名字,与老师目光相对。

 「导师时间结束了。请喊口令。还是说,你还有事情?」

 班上轻轻响起一阵笑声。

 自从发出情侣宣言后,当我恍神时,老师就会一脸认真地嘲弄我。

 「啊~那么我想知道期末考的答案。」

 「赞成!」「这样就不必熬夜临时抱佛脚了!」「说得好,班长!」对我临时想到的反击,同学们全都表示赞同。

 「请别说梦话,好好用功。其他同学也一样。明年夏天会因为准备考大学,没有时间玩喔。正因为如此,请充实地度过高二夏天。无论在读书或游玩方面都是如此……因为就算突然焦虑起来,事情也不会顺利的。」

 对于老师这番异样充满真实感的话语,班上响起「是~」的回应声。

 「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待会儿我会回答问题。以上。」

 我重新喊出口令,今天结束了。

 「看你刚才在发呆,是怎么了?」

 一身夏季制服的夜华先行走来我的桌旁。

 她上半身穿著白色罩衫与制服背心,下半身是百褶裙,即使在夏天也穿及膝袜。领口的蝴蝶结系在正确的位置。即使换上单薄的服装,也展现出夜华一丝不苟的性格。

 「不,我是在想,距离期末考也没几天了。」

 在讲台前,已经围了一圈找神崎老师问问题的学生。

 站在中心的神崎老师,感觉蒙著一层阴影。

 「希墨,你要看那个班导师的脸看多久啊。」

 「老师的样子是不是怪怪的?」

 「大概是身体不舒服吧。」

 夜华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拉著我的手带我走出教室。

 她还是老样子,对神崎老师态度严格。

 ◇◇◇

 「夜学姊,还有希学长也顺带救救我!期末考陷入大危机!请再教我功课~!」

 我们一走下楼梯口,从暗处出现的学妹就这么哀求。

 等著我们的人,是一年级的幸波纱夕。

 她在今年进入永圣高中,是我国中时代的学妹。

 染成奶茶色的浅棕色头发长度在肩膀之上,微卷的轻盈发梢展现她活泼的性格。眼眸晶亮,嘴唇泛著光泽。一条细炼在脖子上闪闪发光。裁短的裙子下,露出耀眼的健康长腿。

 她是个以自己的方式穿搭制服,享受打扮乐趣的时下女高中生。

 「你对我的待遇还有拜托的顺序不会怪怪的吗?」

 「功课只要有夜学姊在就不成问题。希学长不就只是附带的吗?」

 既可爱又不可爱的学妹今天讲话也毫不客气。

 「因为我在期中考前,举办了濑名会的应考K书会,所以你才没有不及格吧。」

 「噗!之前明明那么不愿意接受濑名会的命名,一掌握权力之后就摆出高高在上的态度。太过施恩求报可是会惹人厌的喔。」

 在单纯的朋友集会中担任徒具其名的干部职务,会产生什么权力啊?

 「别赤裸裸的贬低我。」

 「这都是因为希学长只有在无关紧要的时候,才会主张自己的功劳。」

 「把人讲得一文不值更加恶质喔。」

 我们一点也不顾忌地互相毁谤。

 「好了好了,别像平常那样斗嘴了。那么纱夕,这次你是对什么感到头疼呢?」

 看不下去的夜华进行调停。

 「夜华,不必帮这种嚣张的学妹。」

 「纱夕都这样来拜托我了,所以没关系。」

 「咦~放学后要度过两人独处的快乐时光吧。」

 「只是在家庭餐厅教你功课而已吧。就算纱夕一起来,也没差别吧。」

 夜华了解我在开玩笑,轻描淡写地当成耳边风。

 夜华在与我以外的人接触时,逐渐变得不那么紧张了。

 当然,她和纱夕已在濑名会聚会时见过好几次面,也是一大原因。

 夜华可以像这样跟认识没多久的对象轻松交谈,而纱夕也不多作顾虑地找她帮忙。

 两者都让我心怀感谢。

 「不愧是夜学姊,真是可靠!」

 结果,纱夕也决定跟我们一起前往常去的家庭餐厅。

 正当我们边聊天边走出校门时,一辆计程车停在我们眼前。

 「咦,你们特地出来接我呀?」

 潇洒下车的,是一位美得让人倒抽一口气的女性。

 因为脸小,衬托得她所戴的深色大号太阳眼镜特别大。

 女性身材好得令人惊叹,衣著时尚,我心想是不是模特儿或艺人现身了。

 不明白神秘美女极为自然地开口攀谈的理由,我和纱夕面面相觑,以眼神询问:「是你认识的人吗?」

 我和纱夕都毫无头绪。

 但是,唯有夜华不同。

 「──你、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动摇的夜华像故障的机器人一样结结巴巴地问。

 「咦~怎么了?怎么没什么反应?不冲过来给我个喜悦的拥抱吗?」

 美女摘下太阳眼镜。

 那位女性的真实身分是夜华的姊姊──有坂亚里亚。

 「咦咦──?」

 神秘美女的真实身分,令我不禁错愕地惊呼。

 她的打扮与之前在家中的随意穿著,与补习班讲师时代不起眼的服装,简直是异次元。

 长发打理整齐,与夜华相似的五官透过化妆更加衬托出好底子,强调了华丽的性感。上衣是贴合身体线条的夏季无袖针织衫,突显出女人味。腰部系著高级品牌的皮带。由不同材质拼接的时髦长裙下半部微微透明,可以清楚看出小腿有多修长。一条金脚炼在纤细的白皙脚踝上闪烁。脚上是一双鞋跟很高的穆勒鞋。

 偏向休闲的穿搭,乍看之下很简单。

 然而,她出类拔萃的美貌与身材吸引了周遭的目光。

 穿著适宜的高级服装,画著完美妆容的亚里亚小姐。

 她宛如好莱坞明星般,散发著耀眼的光芒。

 看到突然出现的非凡美人,连走在附近的其他学生们也发出骚动。

 那与放学后的高中不相衬的存在,让我听见了「是不是在拍电视外景?」这样的低语声。

 近距离看见亚里亚小姐的沙夕被她的美貌所震撼,说不出话来。

 「你为什么会在学校呢?」

 夜华发问。

 「我来跟紫鹤见个面啊。」

 她说的紫鹤,当然是指我们二年A班的班导神崎紫鹤老师。

 而且也是亚里亚小姐在校时的班导。

 「我、我都没听说!」

 「我没有说过会来啊。因为突然有空嘛。」

 为了见从前的班导师,毕业生似乎用来散步一下的调调,特地在平日傍晚搭计程车前来。而且还是盛装打扮而来的美丽女大学生。

 她还是老样子,是个无法用常识衡量的人。

 「话说,小夜怎么有些疏远?这样见外好寂寞。」

 「家、家人突然出现,当然会觉得尴尬啊。」

 我懂。到了高中生年纪,如果家人突然出现在朋友面前,会觉得很难为情。实际上,去年被爸妈带来参加文化祭的妹妹映玩得不亦乐乎时,我就心想拜托饶了我吧。

 被家人看到自己在学校里的一面,感觉非常奇怪。

 不仅如此,特别显眼的有坂亚里亚会不由分说地受到许多瞩目。

 就连正在放学路上的学生们都停下脚步,围著我们观看。

 夜华满脸为难。难得能跟最喜欢的姊姊见面,但因为有其他人在看,让她没办法坦率以对吧。

 「咦~可以见面,我可是很高兴的说。」

 不在乎周围视线的亚里亚小姐,我行我素地一派愉快。

 无论由谁来看,她们都是一对漂亮姊妹花。

 然而,她们的气质简直是两个极端。

 开朗擅长社交的姊姊和冷静内向的妹妹。

 「那么──在那边的是阿希的朋友吗?很可爱的孩子呢。」

 亚里亚小姐完全掌控了现场。

 在她的视线注视之下,纱夕不禁揪住我的衬衫衣角。

 「她也是夜华的朋友。」我代替她回答。

 「哎呀,真惊讶。阿希,介绍一下我吧。」

 亚里亚小姐似乎真的觉得出乎意料。

 我也很意外。

 亚里亚小姐之所以擅长教学,是因为观察能力很强。她会透过言行举止掌握对方的内心想法,朝她意图的方向诱导。

 我在补习班接受指导时,她也会轻易看穿我疲累与提不起劲的时候,强行激发我的干劲。

 现在那份过于敏锐的判断力,比起当时变得迟钝了吗?

 还是说──或许只有夜华是例外。

 「你自己随心所欲地报上名字不就行了吗?」

 其实知道违抗她也只是浪费时间,我不想简单地屈服于恐怖大魔王,忍不住反抗。

 「这种事情步骤很重要。偷懒跳过过程的男人,很快就会遭到厌倦喔。好了~」

 她给了我不知为何奇妙有说服力的建议。

 只是,被比谁都更一口气跳过过程的亚里亚小姐这么说,我有点不爽。

 「那个,希学长。这位不比夜学姊逊色的超级美女,该不会是……」

 看来迫不及待的纱夕,小心翼翼地问我。

 「嗯。这个人是夜华的姊姊。亚里亚小姐,她是幸波纱夕,读一年级。」

 我介绍双方。

 「夜学姊的姊姊?」

 「是的~我是小夜的姊姊!我妹妹一直受你照顾了!」

 亚里亚小姐和蔼可亲又活泼。

 漂亮姊妹花长得很像,却有许多不同。我感觉到纱夕惊讶的想法。

 「那张仿佛在发光的脸是什么啊!这是美的暴力!是辉夜姬转世吗?」

 怎么提到辉夜姬?啊,是用竹子发光跟亚里亚小姐的美丽作呼应吗?

 「纱夕,你冷静点。」

 「希学长你才是,反应为什么那么平淡?」

 「因为对我来说,她看起来只像是在做美女的角色扮演。」

 我说出来自于过去经验的冷静真心话。

 「啊?跟夜学姊交往,你的大脑终于故障了吗?」

 毒辣的谩骂突然迎面飞来。

 「好过分的说法。那个人在作为夜华的姊姊之前,可是恐怖大魔王。」

 「希学长,如果拿夜学姊当标准,会过著无法从大部分女孩得到满足的悲惨人生喔。人生的巅峰会在高中时代结束喔。」

 「讲得还真难听啊。」

 亚里亚小姐没理会沉默的夜华,过来攀谈。

 「呐呐。阿希你跟那孩子感情似乎很好耶。」

 「她是我国中的学妹,认识很久了。我们住得近,以前也参加同一个社团。」

 「喔~她该不会从那时候开始就喜欢你?而且最近还告白过,但是被拒绝了,现在恢复了以前的相处感觉?总觉得有股爱的余香呢。」

 对亚里亚小姐本人来说,大概就是句闲聊吧。

 不过,第一次见面就被突然直指核心的纱夕,表情冻结了。

 订正。亚里亚小姐的观察力丝毫没有衰退。

 亚里亚小姐从我们的一点互动看穿了内情。

 一直暗恋我的纱夕在前阵子向我告白,多亏了夜华,我和纱夕才得以回到原本的学长学妹关系。如今她经常和我的朋友们作为濑名会的一份子一起玩耍。

 在脸色苍白的纱夕旁边,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说谎或敷衍对亚里亚小姐不管用。

 「夜学姊的姊姊不会太敏锐吗?姊妹俩都有读心能力吧?而且姊姊还更不留情。」

 纱夕猛摇我的衬衫袖子,诉说那股恐惧。

 喂,别扯得太用力。袖子会裂开。

 「我很高兴又有人了解那个人的可怕喽~」

 在同情之余,我脸上浮现干笑。

 「那么,亚里亚小姐。你不是要去神崎老师那边吗?」

 我心想这样下去不会有进展,准备结束这段站著闲聊。

 从刚才开始,夜华一直沉默不语。

 「哎呀,对喔。那阿希你也跟我来。」

 亚里亚小姐理所当然地握住我的手臂,要带我一起走。

 「咦,为什么。与我无关吧。」

 「之前我说过有事情要拜托你吧。我非常需要你的力量。好了,现在正是回报恩人的时候了。」

 「那种事我可不知道啊。我接下来要读书准备考试。」

 「之后要我怎么教你功课都行。不好意思,这次阿希就不去喽。」

 亚里亚小姐无视我的说法,准备绑架我。

 「姊姊,别擅自带走希墨。」

 我的女朋友终于开口。

 「这是影响小夜未来的重要大事。 所以今天我不会听你的意见。」

 「若是那样,就更要告诉我了。」

 亚里亚小姐装模作样地停顿了一会儿后坦白道:

 「紫鹤要去相亲。她说如果婚事决定了,也会辞去教职。」

 「「「相亲?」」」

 我、纱夕,就连夜华都发出惊呼。

 「呐。这是大危机吧。为了避免事情发生,阿希是不可或缺的。」

 亚里亚小姐的眼神十分认真。

 「我要扮演什么角色?」

 我只有涉入此事是会吃大亏的预感。

 作为亚里亚小姐以前学生的经验,这么向我发出危险信号。

 但是,仿佛看穿了我想要拒绝,她补上决定性的一句话。

 「如果班导师换人,谁会最为困扰?如果是你应该明白吧?」

 亚里亚小姐不安的声音,宛如引导灯一般让我察觉她的意图所在。

 「────」

 这个人真的和以前一样。

 突然抛出难题,强制地设置若不解决就无法前进的状况。

 而且很乱来,但她一定会暗示这么做是有意义的。

 她会像这样剥夺我的拒绝权,但让我以自己的意志做选择。

 亚里亚小姐话中的意思──这明显是为了妹妹夜华。

 「姊姊,我也要去!」

 「不行。小夜负责看家。」

 「为什么?」

 「因为你不在场,会比较快谈妥。」

 只为了使事情顺利进行这个理由,亚里亚小姐就要留下夜华。

 「我不会妨碍姊姊的。」

 「就算你在场也没有意义吧。」

 「因、因为我担心希墨!」

 「为了这种不纯的理由,就更加不行了。」

 亚里亚小姐完全不肯听夜华的说法,不管她说什么都全部驳回。

 「可是!」

 「小夜,别任性。听姊姊的话。」

 那句话像魔法一般,让夜华没办法继续说下去。

 ◇◇◇

 「阿希你马上就察觉我的真实想法心情,帮了大忙。」

 「你刚才的行动实在太蛮干了。夜华她非常混乱喔。不能采取更温和的作法吗?」

 「所以,你最后才说『我只是作为班长,去问问情况而已』,巧妙地说服了她吧。」

 亚里亚小姐如大声叫好般地赞美我的机智。

 我和她一起走在校园里,前往教职员办公室。

 「作为情人,我觉得很于心不安就是了……」

 「不过,你也认为这有必要,所以才会过来吧?」

 她探头注视我的双眼发问。

 「因为这是为了夜华啊。」

 既然发现了,我也不能无视此事。

 如果神崎老师结婚并辞去教职,班导就会换人。

 虽然被夜华视为天敌,神崎老师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对学生抱著理解与关爱的优秀教师。

 即使夜华本人不坦率承认,但我们确实受到她很大的帮助。

 在四月传出在外过夜传闻时,也是有神崎老师与亚里亚小姐携手合作,我们才能到现在都过著平静顺利的高中生活。

 就算由身为情人与班长的我来支援,学生的力量是有限度的。

 当然,如果神崎老师遇到缘分主动希望结婚,我也会送上祝福。即使她因此辞去教职,我也会欢送她离开。

 然而,亚里亚小姐会像这样试图阻碍,肯定有什么特殊情况。

 「没错。我们总是为了小夜而行动。」

 「就算妹妹不乐意也一样?」

 「人生有时候会面临苦涩的二选一啊。」

 「比起可爱妹妹的心情,妨碍从前的班导师相亲更重要吗?」

 擦肩而过的学生们几乎全都回头看向走在走廊上的神秘美女。

 就连访客用拖鞋,由她穿起来都像是时尚单品,她本人的魅力惊人。

 换成夜华一定会面露不快,但亚里亚小姐毫不在乎他人的目光,脚步宛如走在时装秀伸展台上一样轻快。

 「──不顾一切的时刻,通常都伴随著疼痛啊。」

 「说这种好像很有道理的话。」

 「唔。以前的阿希明明会老实地相信的。」

 「话说,为什么需要我?」

 「因为你是最后的王牌。」

 我一头雾水。

 如果要在相亲当天强行闯入会场毁掉相亲,找七村那种壮汉去明明效果会更好。

 「见到紫鹤以后,我会告诉你。」

 「这次你会怎样乱来呢?」

 我担心大概在前方等待的发展,叹了口气。

 「不过,你不是愿意来吗。」

 亚里亚小姐在熟悉的母校里毫不犹豫地前进,我像手下小弟一样跟在后头。

 「这是为了守护我与情人的快乐高中生活。」

 我强调了自己的立场。

 我切身体会过,若不对亚里亚小姐说清楚该说的话,就会被她的步调自动吞没。

 夜华肯定也是像这样,从小开始就被她耍得团团转。

 虽然她本人认为自己很高兴,但那接近于铭印效果。总是服从姊姊,总是和姊姊一样行事,应该作为唯一的正确答案,烙印在夜华心中了。

 如果进入青春期,对太过优秀的姊姊萌生了反抗心,她大概会干脆地走上另一条路,但不知是幸或不幸,夜华到现在也打从心底很喜欢亚里亚小姐。

 太强烈的憧憬,有时会过于束缚自身。

 刚刚被亚里亚小姐留下的夜华,悲伤的表情就像个小女孩一样。

 「讲著这种话,我看你会被小夜迷住,其实是从她身上感觉到我的影子之类的?」

 「不可能有这种事。」

 我对亚里亚小姐的玩笑话一笑置之。

 「马上回答还真过分。当真对我毫无兴趣,好好笑。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说呢。」

 这位美女不顾忌他人眼光,哈哈捧腹大笑。

 「有那么好笑吗?」

 「那个忠实的阿希跑到哪里去了呢?真伤心。」

 「我虽然感谢你,但我并不是大魔王的信徒。」

 「呵呵。你这种嚣张的一面,我相当中意喔。」

 「多谢夸奖。」

 亚里亚小姐哼著歌走上楼梯。

 「对了,这身衣服怎么样?适合我吗?」

 「人要衣装,佛要金装。」

 「你说什么~仔细看看,好好称赞我啦~」

 即使走楼梯走到一半,她想要展示华丽的便服,原地转了一圈。

 结果不出所料,她失去平衡,差点摔下去。

 我霎时间伸出手,扶住亚里亚小姐的背。

 「请别穿著拖鞋在楼梯上得意忘形,很危险的。」

 「因为我觉得你会支援我的。」

 亚里亚小姐在近距离露出只给我一人的微笑。

 「我立刻松手喔?」

 「很久没来母校,当然会兴奋嘛。那么,你的感想呢?」

 如果有人贬低有坂亚里亚的长相,那显然是嫉妒与吃味。

 不然就是明显欠缺美感,令人遗憾的人物。

 「这该说是伪装还是变装呢,与我之前所知的模样差异大得惊人。唉,因为你跟夜华是姊妹,这也是当然的,不过你好好打扮后很有吸引力呢。」

 「谢谢。」

 亚里亚小姐这么回答,泰然自若地挽住我的手臂当作扶手。

 「我就说这样太近!请别用以前的调调随便黏著我。」

 「有什么关系。我喜欢少年漫画风格的随性作风啊。经过努力、友情、胜利的齐心协力后,成功地考上了志愿学校!」

 「明明是控制、诱导、强制的斯巴达教育风格吧。即使外表变成美女,内在还是跟以前一样,饶了我吧。」

 虽然试著逞强,我也有些紧张。

 身为男生,当有张非常标致的脸蛋近在咫尺时,就会心跳加快。

 不行。因为是漂亮姊妹花,她有著合我胃口的同类型长相,让我的心脏自动怦怦直跳。

 「以前阿希都没受到我的美色诱惑,专注于用功呢。」

 「当时的你到底哪里有美色啊?」

 「那么,现在呢?」

 「……你明明只是藏起原本的美貌而已。」

 我总觉得乱了步调。

 她的内在和从前一样,是熟不拘礼的大姊姊。

 但是,现在她的外表却等于是为夜华加上了附加武器成熟费洛蒙之后的完美版夜华。

 「唉……本人比照片还美,这是相反意义的照骗啊。」

 「你是说什么?」

 「夜华曾有一次拿全家福照片给我看。如果当时有发现的话……」

 在决定四月的班际球赛参赛项目时,夜华跑出了教室。当我追上去在楼梯间与她说话时,曾看过有坂家的全家福照片。当时留下的印象是长得很像夜华的漂亮姊姊,但我没想到她的真实身分是那个不起眼的补习班讲师。

 她的外表与内在到现在仍然不一致,令我为了距离感苦恼。

 「你没有灵光一闪想到啊。真有阿希的风格。」

 「因为照片拍不出内在的可惜之处啊。」

 「你说什么~~」

 当我解开亚里亚小姐的手臂,她显得很不满意。

 亚里亚小姐宛如移动的广告看板一样,在教职员办公室里大受欢迎。

 就像明星毕业生凯旋回到母校般,受到非常热烈的欢迎。

 特别是资深老师们的盛情款待十分惊人,转眼间周遭就围起了一圈人。

 甚至连一向严格的学年主任,也对亚里亚小姐放缓了神情。

 大家有些愉快地交相谈论著以前费神照顾她的辛苦往事。

 而亚里亚小姐也到现在都还记得所有靠过来的老师们的名字,真是可怕的记忆力。

 化为教职员办公室主角的毕业生所散发的存在感,让我变得像个隐形人。

 这就是天生的明星气质吗?变成背景一部分的我静静地心生佩服。

 亚里亚小姐请他们找神崎老师过来,她在等候时与老师们交谈,话题突然聊到了夜华的身上。

 「有坂的妹妹现在二年级了吗?当她拒绝在入学典礼担任新生代表时,我还想不知会怎么样,但如今一看,倒是妹妹有点令人不过瘾呢。」

 一位中年老师以开玩笑的口吻触及有坂姊妹的差异。

 「因为妹妹她比我来得认真而可靠。」

 亚里亚小姐神情沉静地回答。

 「因为有坂总是很显眼又吵吵闹闹的,我还以为妹妹也一样会做出什么大胆举动呢。」

 真失望。中年老师散发出这种没有恶意的气息。

 我感到那句随口说说的话非常麻木不仁。

 正因为说话者没有自觉,才透露出真实心声。

 总之,这名老师期待夜华也会和亚里亚小姐一样活泼吧。

 诸如从一年级开始当学生会长、扩大学校活动的规模、为学校介绍手册担任模特儿,使得报考人数暴增等等,亚里亚小姐留下了许多传说。

 就算是姊妹,在妹妹夜华身上寻求这些是不合理的吧。

 一感到不愉快后,我变得愈来愈火大。

 就在我准备抗议的瞬间,亚里亚小姐先一步替我的心情发言了。

 「老师在说什么呢,就算是姊妹也是两个不同的人,请别对我妹妹抱著奇怪的期望。如果我妹妹像我这样,是老师们会吃苦受累吧。如果说话太没分寸,我会作为妹妹的代理监护人指名提出控诉喔。」

 她的言语柔和又迷人,但声调带著明显的不满。

 亚里亚小姐的眼中没有笑意。

 「说得也对,抱歉。哈哈哈。」

 中年老师慌张地收回自己的话。

 「而且那是因为紫鹤──神崎老师做得很好啊。」

 我感觉到亚里亚小姐的语气中充满信任。

 唔~每次接触到这样的瞬间,我就不能断言不管由谁来当班导师都一样。

 反过来看,我重新深切地感受到神崎老师的出色。

 说人人到,脸色大变的神崎老师来到了教职员办公室。

 我的班导立刻注意到我的存在。

 「为什么连濑名同学也在这里?」

 「老实说我也不清楚。她说老师要相亲,把我拉过来了。」

 当我压低音量解释,平常面无表情的神崎老师一瞬间露出凶神恶煞般的表情。

 神崎老师立刻解散了聚集过来聊天的资深老师群,接著像平常一样,把我和亚里亚小姐带往茶室。

 神崎老师带头走在走廊上,我在她背后偷偷地对亚里亚小姐开口:

 「刚才你真的生气了对吧?」

 「如果想要安分毕业,最好别顶撞老师。」

 「就算最没有说服力的人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啊。」

 「──阿希果然很可靠。」

 亚里亚小姐轻轻把手放在我肩头。

幕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