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话 代理男友

第三卷  第五话 代理男友 「亚里亚!你究竟打算做什么!为何还告诉了濑名同学!」

 我们抵达了茶道社的茶室。

 拉门一关紧,神崎老师就发出咆哮。

 平常是文静日本古典女性的美丽老师。唯独今天不一样。

 她如丝绸般充满光泽的长长黑发气得倒竖,白皙端正的脸庞变得通红,一双大眼睛吊成倒三角形,大发雷霆。

 她拉高嗓门,音量大得跟我发出情侣宣言时的训话不相上下。

 也就是说,神崎老师要相亲一事似乎是事实,而非玩笑。

 我在教室里感到神崎老师样子看来与平常不同,就是线索。

 「因为这是紫鹤一生一次的大危机嘛。既然你特地找我商量,我也不能让你被迫不情愿地结婚。」

 即使面对这样的神崎老师,亚里亚小姐也一脸若无其事。

 她就像听腻了训话一般,盘腿坐在榻榻米上。

 这个人真是大人物啊。

 「那是我的私事!和濑名同学无关吧!」

 当真怒火中烧的神崎老师直率地感情外露。

 她被亚里亚小姐摘下教师的面具,以神崎紫鹤个人的身分暴怒著。

 「非常有关。因为阿希是紫鹤的救世主。」

 「──阿希?叫得还真亲昵。你们认识吗?」

 神崎老师来回瞪视我与亚里亚小姐。

 「你瞧,我大学一年级时曾去打工当过补习班讲师吧。阿希是我当时的学生。」

 「……那么濑名同学是在认识有坂同学前,就认识了亚里亚吗?」

 「嗯,以顺序来说是这样没错。」

 我一承认之后,老师的表情变得更加险恶。

 「就跟紫鹤你与阿希一样,我们也是一对温暖的师徒喔。对吧,阿希。」

 她拉著我的手臂,让我坐到她旁边。

 「亚里亚……你这个孩子,为什么总是突然带来出乎意料的状况呢?」

 神崎老师用纤细的手指按著太阳穴。这一定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没变吧。

 「紫鹤可没资格抱怨我喔。我以前会当补习班讲师,契机是因为紫鹤说的一句话。你说来就像是我们的邱比特啊。」

 亚里亚小姐不经意地说出可怕的事情。

 如果没有神崎老师的一句话,亚里亚小姐就不会当补习班讲师。这么一来,我就不会考上永圣吧。那么我也不会跟夜华交往了。

 人际关系的齿轮是如何根据运气和缘分结合在一起的呢,真是难料。

 「又是邱比特吗,真是的。」

 老师瞥了我一眼,终于正座下来。

 她的坐姿仍然挺直背脊,十分优美。

 「和有坂姊妹双方都有缘的濑名同学,是何方神圣?」

 「就是说啊。阿希你这个吃香的男人!」

 我在亚里亚小姐害话题离题之前,先确认我被抓来会谈的理由。

 「总之,请让我整理状况。我听说神崎老师要相亲,一旦婚事谈妥就会辞去教职。亚里亚小姐好像是为了阻止这件事而找我过来,我这样说正确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

 「OK喔。」「一点也不正确。」

 面对呈现两个极端的反应,只是被波及的我完全没辙了。

 「事情很单纯嘛。紫鹤不想辞去教师工作对吧?」

 「那是当然的。我目前没有急于结婚的理由,也无意持辞去教师工作。」

 「那么,紫鹤这么告诉你的父母,中止这次相亲了吗?」

 「这个……」

 当亚里亚小姐调侃似地抛出那句话,神崎老师霎时间欲言又止。

 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畏缩的神崎老师。

 「神崎老师的双亲是那么严格的人吗?」

 「紫鹤的母亲是知名茶道师范。从小就严格的教导女儿礼节,家风也很老派。因为她希望养在深闺的女儿紫鹤大学毕业后不要就业,马上结婚呢。」

 真不敢相信现代有这种事吧,亚里亚小姐以这样的调调耸耸肩。

 「咦,可是现在不是像这样在当老师吗?」

 「在我成为老师时,家中也起过一番争执。」

 神崎老师深深叹息。

 「那么,老师的父母因为太关爱女儿,将相亲擅自进行下去了?」

 「嗯嗯。阿希理解得很快,帮了大忙。」

 「处理这件事为什么需要我呢?」

 我终于抵达最大的疑问。

 面对无法沟通的双亲,区区一个高中男生能派上什么用场?

 「紫鹤想继续当老师。不过,她没有马上结婚的计划。而她的父母想要让女儿成婚。」

 亚里亚小姐充满自信地告诉我计划的核心。

 「所以呢,就取中间,由紫鹤主动向他们介绍情人吧!只要让父母放心,觉得她有结婚的意愿与计划,不就能避免这次的相亲了吗?」

 「我根本没有情人,这种方法并不成立。」

 神崎老师当场驳回。

 「──请等一下。难道说,咦,难不成是这么回事?」

 相对地,我察觉了亚里亚小姐的企图。

 「真不愧是阿希。这敏锐的直觉就是我选择你的理由。」

 亚里亚小姐嘴角浮现弦月般的浅笑。

 她找我过来不是为了什么辅助,而是要我成为众矢之的。

 「就由阿希担任代理男友,介绍给紫鹤的双亲认识吧!」

 「不,这不可行!」「绝无可能!」

 我与神崎老师同时否定。

 「你们真有默契!看吧,如果是阿希一定行得通!」

 亚里亚小姐一个人满脸笃定的竖起大拇指。

 「我至今为你收拾过许多残局。但这次绝无可能。什么代理男友,根本荒谬!而且还把濑名同学拖下水,他可是我的学生啊!」

 「就是说啊!再怎么说这也太乱来了!」

 我也理所当然地反对。

 「不必想得太复杂。这只是扮演男朋友,跟紫鹤的双亲见面的简单任务。」

 「这门槛高得要命啊!」

 要做什么样的判断,才会说扮演代理男友与班导师的双亲见面是简单的任务啊。

 「首先,我对欺骗父母不感兴趣。」

 以神崎老师拘谨的性格,抱著这种心情非常合理。

 「你再三说服过他们,还是失败了吧。虽然有父母操心的时期最快乐,但自己的人生还是必须由自己决定。紫鹤已经是老师,是独当一面的成人了不是吗?」

 「可是……」

 「紫鹤,选择手段的时期早已过去了。哭诉对你的双亲不管用,一旦去相亲,他们会直接扫平周遭的障碍,让你一直线走向结婚喔。就算这样也没关系吗?」

 亚里亚小姐的话语十分沉静,却触及了痛处。

 神崎老师露出苦涩的神情,无言以对。

 「重要的是做出胜过言语的行动。即使在最糟的情况下被拆穿了,也不会因此丧命。如果默不作声,你真的会结婚喔。」

 亚里亚小姐当然也明白这很乱来。

 在明知如此的前提上,她仍坚持要实行代理男友的提议。

 「虽然对神崎老师很抱歉,退一万步而言,代理男友计划或许可以接受。可是,由我这个高中生来扮演男朋友,再怎么想都太鲁莽了。即使虚报我的年龄,也很难瞒过去喔。」

 我拿常识性的意见当挡箭牌。

 「没错!他还是个孩子。这种事不管在谁眼中都一目了然。」

 「这不是很好吗。就说是与年纪小的男朋友之间的纯爱,坚持到底吧。」

 「当事情曝光时,会危及我的社会立场。」

 「紫鹤,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所以说,他是小孩子这一点是最糟糕的。」

 反对的神崎老师被逼到死角,看来有点想哭。

 「倒不如说,亚里亚小姐不能在大学或其他地方找到拜托的对象吗?不必刻意提高失败的风险吧。」

 身为现任大学生的亚里亚小姐,身边有许多超过二十岁的男性。

 我认为选择熟悉女性,经验丰富的人当代理男友,是更加现实的方案。

 「我才不要,能够守护紫鹤的男人只有阿希。」

 「──普通的姊姊,不会拜托妹妹的情人当班导师的代理男友。」

 神崎老师对我的正当反驳深深颔首。

 「以常识挑战固执己见的对象,也是白费力气。在最糟的情况下,没有必要说服她的双亲,只要让他们放弃就行了。为了这一点,必须采用出乎意料的方法。」

 不,我一点也不明白。

 「说正经的,随处可见的男人没有足够的力量说服紫鹤的双亲。马上就会露出明显的破绽而失败。」

 「……亚里亚小姐对代理男友寻求的具体条件是什么?」

 在说服老师的双亲之前,说服亚里亚小姐已让我感到疲惫。

 当我发问,亚里亚小姐竖起三根手指。

 「代理男友要符合三个条件。第一点,不会真的爱上紫鹤。有心爱的情人,又不会劈腿的人最适合。第二点,面对难缠的敌人,有靠临机应变克服难关的头脑与胆量。第三点,与紫鹤站在一起时显得很登对。」

 「我只符合第一点喔。第二点太高估我了。至于第三点,那是半点没有。」

 「没这回事。」

 「你真的认为会顺利吗?」

 由我担任代理男友,我甚至觉得会进一步降低作战计划的成功率。

 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似乎有只有亚里亚小姐才看见的胜算。

 「我十分清楚这很乱来。不过,如果是你一定做得到。」

 「────」

 就是这个。这就是有坂亚里亚的可怕之处。

 听她所说的话,会让人不可思议地觉得自己能够做到。

 会被施加这样的魔法。

 「亚里亚,不管你再怎么说都不行,我不能给濑名同学添麻烦。」

 「你太小看我们了。我们这些学生,可是真心喜欢著紫鹤的。」

 亚里亚小姐第一次露出了认真的神情。

 「我不会说我的计划很完美,但我认为是最好的。」

 亚里亚小姐像那时候一样,十分笃定地告诉我们。

 这只是段往事。以前当我告诉国中的班导师我要以永圣高级中学作为第一志愿时,他似笑非笑地认定「你考不上的,选个妥当的学校将就一下吧」。

 当然,只看我当时难看的成绩单,这种反应或许无可厚非。

 当我到日周塾补习,在一开始告诉她同样的话时,亚里亚小姐瞬间哈哈大笑──却一次也没说过那不可能实现。

 亚里亚尊重我的挑战,为我发掘了可能性。

 当然她没有保证我一定会考上。最后要考验的始终就是濑名希墨的实力。

 我想进行挑战,并以此为基础接受结果。

 有坂亚里亚首先相信了我的可能性。

 所以,我也得以信任自己并坚持到最后。

 既然亚里亚小姐断言我做得到,我认为参与这个荒唐的计划也无妨。

 这是恐怖大魔王的乱来作战,还是只有优秀领导者洞悉一切的大胆计划?

 即使现在无从判断,濑名希墨个人对有坂亚里亚的信赖,深厚到足以赌上一把。

 「亚里亚小姐,我真的适合吗?」

 「那是当然。只有身为班导师的学生,我妹妹的情人的你,适合担任代理男友。」

 「没有常识也该有个限度喔。」

 「不过若是你的话,哪怕乱来也会做出我期望的结果。这次也一样。我如此确信。」

 如果身边有人展现如此充满自信的态度,夜华会抱著憧憬也可以理解。

 亚里亚小姐太耀眼了。

 她的话语宛如宣示黎明到来的阳光。就像照进黑暗的一束光芒,冲刷掉人人都容易陷入的不安、失望与悲伤等阴暗情绪。

 「……对我来说,夜华能笑著度过时光是最重要的。其实我想随时都保护好她。可是,我痛切地感受到自己还是个小孩。能代替我保护她的人,除了神崎老师之外不作他想。」

 「我也有同样的看法。我不知道还有哪个老师比紫鹤更可靠。」

 神崎老师总是守护著夜华。

 就算被当成天敌看待,遭到厌恶,她也很关心夜华,在必要的时候不吝惜出力相助。因为有她为夜华安排的美术准备室,因为她指派我担任班长,我们才能成为两情相悦的情侣。

 一切都是拜神崎老师所赐。

 默默对恩人的危机置之不理真的好吗?

 只要自己过得幸福,这样就满意了吗?

 要回报恩情,在毕业之前回报应该也无妨的。

 但是现在这一刻,神崎紫鹤个人需要帮助的话,那我想给予回应。

 只要有亚里亚小姐的支持以及我的觉悟,这一次一定也能跨越难关。

 所以,濑名希墨才被找来这里。

 「──我来做。我答应担任老师的代理男友。」

 ◇◇◇

 当我答应担任代理男友,亚里亚小姐高兴地握住我的双手。

 「谢谢你,阿希。我爱你。要努力保卫紫鹤的单身喔。」

 「爱就不必了,请提高作战成功的机率。」

 「我知道。我会竭尽全力回应你的协助。那我们先交换联络方式吧。」

 事情谈妥,兴致高昂的亚里亚小姐拿出手机。

 「和情人的姊姊联系,感觉过意不去啊。」

 「有什么关系。频繁联络是作战成功的重要关键喔。」

 我迟来的登记了亚里亚小姐的联络方式。

 「顺便一提,我很少和男生交换联络方式的。很棒吧。」

 「受欢迎的人还真辛苦。」我当作耳边风。

 「再更高兴一点嘛~」

 从刚刚开始就思索著什么的神崎老师,终于开口:

 「我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先不提已经毕业的亚里亚,将我现在负责的学生濑名同学给拖下水……」

 「身为当事人的紫鹤不要抱怨了。如果你有话想说,就在这里全部说清楚。我会好好聆听的。」

 亚里亚小姐微微加重语气。

 光是这样,我就感到茶室的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这个人也不亚于神崎老师,对场面具有惊人的掌控力。

 我也在不知不觉间感到口渴。但是,神崎老师没有像平常一样端出茶。从这一个举动就能明显看出,老师本身已失去从容。

 「因为我没料到濑名同学居然会接受……」

 「这很意外吗?」

 「你为什么不拒绝呢?」

 亚里亚小姐没有插嘴,只是听著我与老师对话。

 端庄稳重的神崎老师身上,没有平常站在讲台上时的威严。

 她并未散发要当个优秀教师的紧绷气氛,展现出作为女性原有的真实面貌。无论大人或小孩,都一样会为了结婚与职涯这些人生的重大分歧点而烦恼。

 「我信任大魔王,她也有实际成绩。因为我以前听这个人的话,也实际考上了学校。」

 我看向亚里亚小姐。

 「亚里亚小姐的直觉异常敏锐,或者说点子的精确度很高。实际试著去做会发挥作用。所以,老师也先找她商量了吧?」

 我尽可能用轻松的口气回答。

 如果太过认真看待代理男友这件事,相处会变得尴尬。

 「就算这样,身为教师的我,那个,虽说是代理,拜托自己的学生濑名同学扮演男朋友,这……」

 神崎老师仍然对跨越教师与学生的界线感到迟疑。

 「唉,这次对我而言也算是特例。」

 「是为了有坂同学吗?这实在──」

 我盖过老师的话头,先阐述自己的心情。

 「我知道神崎老师想继续担任教师。对老师而言,教师是天职。优秀的老师离开,对其他学生而言也是很大的损失。」

 我记得老师以前说过,她想一直当教师,直到成为校长。

 「濑名同学你没有理由,为了我个人的私事做那么多……」

 「老师,你在指派我当班长时说过吧。你要我扮演桥梁。」

 「那是指学生之间的情况。」

 我摇摇头。

 「是一样的。直到最后都由神崎老师担任班导师,对我们来说是最佳的选择。请让我作为班级的代表,确实地扮演班导师与同学之间的桥梁。」

 我自己也觉得这个理论很牵强。

 不过我信赖这个人,希望她教导我直到毕业。

 「老师也只要像平常一样,向我抛出难题就行了。然后,我只会一边抱怨一边行动。因为我是班长。话说,被找来这间茶室的时候,我可曾拒绝过?」

 「只有这一次,就算拒绝也没关系。」

 「如果我们立场反过来,你会怎么做?」

 「……我会说,去做吧。」

 「去做吧。」

 「我办不到。」

 「去做嘛。」

 「我不要。」

 「请你做嘛!」

 「饶了我吧!」

 神崎老师完全抛开教师的威严,全力拒绝。

 「你是老师吧,请向学生展现出好的一面。」

 「我无法接受那种活像在聚餐上逼人一口气灌酒的逻辑!」

 「哇,好顽固。真不肯轻易认命耶。」

 「我、我现在都对濑名同学暴露了那么多丑态。更何况是以代理男友的身分去见我的双亲。」

 「只是演戏而已,不是吗?」

 「濑名同学不知道家母那如魔鬼般的严厉,才会说得那么简单。」

 老师带著想不开的表情吐露。

 「老师的母亲是魔鬼吗?」

 「就像魔鬼一样。我尊敬母亲,但很不擅长面对她。每次碰面,我就会紧张得什么也讲不出来。」

 「原来老师也有弱点啊。」

 「我同样是人类,这是当然的。」

 没想到神崎老师棘手的是自己的母亲,真意外。

 「就看成是克服弱点的好机会吧。只要这次试著挑战,或许会意外的顺利改变关系。」

 「我年纪也不小了。到了这个年纪还没有改变的事物,是很难改变的。」

 这发言实在太消极了。继续这种精神状态,迟早会影响到工作喔。

 我不放弃地继续向她说道:

 「不过,老师是因为不想相亲才找亚里亚小姐商量的吧。」

 「亚里亚认识我的双亲。基于这个前提,我期待她会提出我连想都想不到的划时代点子。没想到居然把濑名同学也拖下水,太离奇了。」

 「这个人想法离奇,不是老样子吗?」我不禁放下了紧张感。

 「就算如此,我的双亲一定会看穿的!」

 神崎老师灵活地维持正座坐姿同时颤抖。那份胆怯究竟是什么呢?

 老师的想像力过度往负面方向发挥,完全浮现不出积极的想法。

 「──就算被看穿,有什么关系?」

 我用放松的声音抛出这句话。

 「咦?」

 「因为你从一开始就告诉过父母你不愿相亲吧。在这个前提上,他们仍坚持己意。」

 「没错。」

 「老师的双亲也是因为担心女儿才会安排相亲。要是他们看穿女儿不惜找人扮演代理男友也真心不愿相亲,这才是正确答案。这样更能传达给他们啊。」

 「我母亲改变想法这种事……」

 「老师是一直都没反抗过父母的类型吧。」

 「你说得没错。」

 「你人生中做过最大胆的事,就是这次找代理男友。」

 「是的。」

 「那他们绝对会大吃一惊。没想到老实的女儿会做出这么大胆的行动,光是这样,就具有十足的冲击力。」

 听到冲击力一词,神崎老师的脸色一变。

 「老师。这种突袭招式只有最初的一次会有效果。如果你要尝试给父母一个他们无法想像的离奇惊喜,机会只有现在。」

 我直盯著老师的眼睛。

 「可是……」

 「不要紧。当天我也会陪在你身边,尽可能支援你。我不会让老师孤军奋斗。」

 「濑名同学。」

 「迟来的反抗不也很好吗?如果你挨骂了,我也会道歉的。」

 唆使教师一起做出会挨骂的举动,我还真是个离谱的学生。

 不过事到如今,我们并不仅仅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

 四月传出夜华在外过夜的传闻时,神崎老师帮忙平息了校内的谣言。

 这一次,应该可以轮到我来尽全力破坏老师的相亲吧。

 那就是我和老师一路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

 犹豫之色从神崎紫鹤的眼中消失,她终于恢复平常聪敏的模样。

 「濑名同学,你不会后悔吗?」

 「老师,我可以现在才拒绝吗?」

 我试著装傻。

 「不行──由我重新提出请求吧。濑名希墨同学,请助我一臂之力。」

 「我会尽可能妥善处理。」

 就像教师帮助学生一样,偶尔也可以由学生来帮助教师吧。

 亚里亚小姐在一旁满意地点点头。

 「既然一切都安排妥当,等到详情决定后再举行作战会议吧。那么今天就散会喽。」

 亚里亚小姐站了起来。

 「那个,濑名同学。虽然很犹豫该不该由我来说这种话,有坂同学那边没问题吗?」

 在停顿一瞬间后,我回过神来。

 「啊?」

 代理男友带来的冲击太过强烈,让我完全忘了还得要花工夫让夜华接受这件事。

 ◇◇◇

 「很棒的反向辅导,真不愧是王牌啊。」

 一走出茶室,亚里亚小姐就像疼爱狗狗一样摸摸我的头。

 「你是考量到说服老师本人这一点而决定我这个人选吧。」

 亚里亚小姐从一开始就打算让我去说服她。

 证据就是,在我答应当代理男友后,她说了「我会好好聆听」,后半却几乎保持沉默。

 看吧,我就像这样在不知不觉间按照亚里亚小姐的意图行动了。

 「因为我觉得由你来说,紫鹤也听得进去。」

 「我可以理解,为何亚里亚小姐一直都能透过各种乱来将目标实现了。」

 「可以再多夸夸我喔。」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吧!」

 当我走在走廊上,手机响起LINE的通知声,我查看讯息。

 日向花:夜夜心情不好喔。

 濑名会的成员都会合了,因为天气很热,我们在学生餐厅等你。

 谈完以后就过来这边喔!

 看到小宫的报告LINE,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让我抱住脑袋。

 「怎么了,小夜闹别扭了?」

 似乎从我的表情察觉情况的亚里亚小姐,理所当然地探头注视手机。不,别随便看别人手机画面啦。

 「这是谁的错啊。」

 「既然你跟我一起去了,那你也同罪。别只拿我当坏人。」

 「所以我才伤脑筋。总之,我要过去学生餐厅了。」

 「那么我也伸出援手吧。刚好也口渴了。」

 亚里亚小姐理所当然地跟上来。

 「请别让夜华更加混乱了。」

 对于身为姊姊铁粉的夜华而言,亚里亚小姐说的话会造成超出必要程度的效果。

 而且这次事情还涉及神崎老师,感觉会比平常更严重。

 「如果辛苦的阿希能独自说服她的话,我是无所谓,你要怎么做?」

 亚里亚小姐看穿我的疲惫,显得很愉快。

 「……唉,既然要同甘共苦,总得让你做这点事才行。」

 「明明老实地依靠我不就行了。」

 「事后你可不知道会提出什么要求吧。」

 「我也同样是人类喔。」

 「我无法摆脱恐怖大魔王的印象。」

 「都当了高中生,还在说这种话。」

 「是是是。因为在亚里亚小姐眼中,我还是个小鬼头啊。」

 「真是的,没这回事啦。」

 亚里亚小姐如歌唱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