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话 爱的偏见

第三卷  第七话 爱的偏见 「濑名会在暑假前夕面临了空中解体的危机啊。」

 这是我坦率的感想。

 一方面是因为期末考前的慌乱气氛,我们在教室里的会话不经意地变少了。

 我与七村和小宫会聊上几句,但并未触及代理男友的话题。

 从那天以来,朝姬同学除了作为班长的事务性交流外,甚至不再与我聊天了。一与我目光相对,她就别开视线,事情办完后就立刻离开。在餐厅被戳破的事明显留下了影响。

 讲台上的神崎老师表面上表现得若无其事。但在知道代理男友事情的一部分学生注视下,她的扑克脸有时候也会动摇。

 至于关键的夜华。

 午休时,我们如往常一般在美术准备室单独吃午餐。

 「我想和姊姊谈谈,却被她蒙混过去。」

 「这、这样啊。」

 「希墨你什么也没听她说过吗?你们有交换的联络方式吧。」

 「没听说什么。我一次也都没有主动传讯过,她也没有联系我。」

 我按照夜华对我说过的,很注意与亚里亚小姐之间的距离感。

 「……你说话为什么那么僵硬?」

 「不,因为我总觉得内疚。」

 夜华与我说话的态度正常得令人意外。

 「既然会在意到变得僵硬,那就别答应当什么代理男友啊。」

 「对不起……那个,夜华,你不生气吗?」

 因为夜华的态度实在太一如往常,我忍不住发问。

 「你是指对谁生气?我的姊姊?那个班长?还是班导师?」

 哇~这是不管回答哪一个,都可能是错误答案的超级难题。

 「呃~是对我本身的行为。」

 「我已经知道我的情人是个好好先生,无法放下遇到困难的人不管。如果讨厌这一点,我从一开始就不会跟你交往。」

 夜华傻眼地说。

 我对恋人的宽大心胸只有感谢。同时,我也这么想著:

 「我的情人哪有可能是这样高洁的圣女!」

 「你也太疑神疑鬼了吧!」

 夜华终于生气了。

 「啊~很有夜华风格的反应。」

 「为什么挨骂还很高兴啊。情绪不稳定也要有个限度。」

 「因为夜华很温柔。」

 「要不要停止惯著你呢……」

 「我说谎了,对不起。我爱你,请原谅我。」

 「我很不满意你那么受姊姊倚重!」

 「夜华是有多喜欢亚里亚小姐啊!她是神吗?这是超出姊控程度的崇拜了吧!」

 我和夜华在对问题的认知上有著巨大差异。

 「我也不明白姊姊为什么只拜托希墨一个人的原因。」

 「对啊。我明明只是以前给她教过功课而已。」

 「……你以前没对姊姊做过什么奇怪的举动吧?」

 「我不可能会做,也不可能做得到吧。我所有的经验都是从夜华你开始的。别事到如今还让我说出来。」

 我自己说完后觉得害羞起来,把视线从夜华身上移开。

 摆放在视线前方桌子上的石膏像,雪白的裸体今天也凝固不动,无法说话。明明对于单纯的物体可以毫不退缩地盯著看,与活生生的女性互动却总是很困难。

 由于经验值少,我每次都烦恼不已,受到玩弄。

 我自认算是尽可能地不加掩饰,诚实地回答了夜华。

 然而,夜华忽然陷入沉默。

 「…………是、是吗。」

 我转头看去,夜华正在害羞。她甚至看起来有点高兴。

 就像邀请我去她家时一样,她的手心神不宁地玩弄著发梢。

 在世上很多时候经验丰富会成为优势,但经验未必就是一切。

 她这样一个细微的小举动,就轻易地拯救了我。让我获得自信。

 用语言表达出来很重要。

 不过,有时从言语以外的方式也能获得肯定。

 夜华是个大美人又很优秀,但她无庸置疑地爱著平凡的我。

 我喜欢的女孩,出于意愿和区区的我在一起。

 「对你来说,我保持我的样子也没关系吧。」

 「?那是当然的呀。」

 我们目光相对。

 那段时间要称作沉默太过短暂。我们在那片刻之间没有从彼此身上别开目光。她的嘴唇近在咫尺。

 我轻轻地想把脸庞靠近她。

 「──!不行!我们还在吃饭!」

 我被夜华撞飞,翻倒在地板上。

 「哇,对不起!你没事吧!」

 夜华立刻将我扶起来。

 这点疼痛不算什么。

 反倒是夜华对于姊姊过度的憧憬,才让我担心。

 ◇◇◇

 由于夜华太过在意午休时的亲吻未遂,今天我们放学后没有碰头。如果直接回家,我很可能会打混,因此我直到离校时间都在图书馆准备考试,然后回家。

 当我相隔许久走在独自回家的路上,亚里亚小姐打了电话过来。

 『啊,喂,阿希,你现在在哪里?』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

 『这样正好。我们待会来讨论计划吧!我马上也会抵达车站前,阿希你也过来。我们会合吧。』

 「咦,从现在开始吗?」

 『姊姊会请你吃美味的晚餐。到了以后打电话给我。』

 她单方面地说完事情,挂了电话。

 刚好我的肚子也叫了。

 「唉,既然她会请客,也好啦。」

 反正今天是星期五。不会被叨念。今天双亲也在家,不必担心映的晚餐。我联络母亲,告诉她我要和朋友准备考试顺便吃晚餐,直接前往车站。

 「为了慎重起见,也通知夜华吧。」

 希墨:亚里亚小姐为了代理男友的事情找我出去。

 谈完以后,我再向你报告。

 当前方可以望见车站时,我收到了夜华的回复。

 夜华:我知道了。谢谢你联络我。

 你要注意和姊姊之间的距离感。

 因为可以靠近希墨的人只有我。

 这是我作为情人的嫉妒。

 除了身为姊控妹妹的心情,她也作为情人,纯粹地警告我要与异性保持距离。

 我觉得夜华迂回表达好感的方式,可爱得不得了。

 我俯瞰车站的环形交叉路口,但没找到像亚里亚小姐的人影。

 我回电给亚里亚小姐,她指示我『你照这样直线走过来。我在你眼前的计程车上』。

 停在环形交叉路口的计程车车门打开,亚里亚小姐探出头来。

 「啊,你还穿著制服啊?」

 「我是从学校直接过来的。」

 「你先前和小夜在学校里卿卿我我吗?」

 「我独自在准备考试。」

 「真了不起~会好好用功准备考试。我几乎没这么做过呢。」

 「那是头脑好的人才有的特权。」

 「算了。上车。」

 我依言钻进计程车后座。

 「大学生都那么常搭计程车吗?」

 我系好安全带后,计程车静静地驶离最近的车站。

 「穿高跟的鞋子走路很吃力的。陪伴女孩子的时候,要留意脚边喔。」

 「你今天也很时髦呢。」

 「因为为了与你见面,我好好打扮过了。」

 「谢谢。不过面对我的时候,穿著随性也没关系的。」

 老实说,她穿著以前当补习班讲师时那种不讲究的服装,我也会比较轻松。

 「──真温柔。这份心意我心领了。和以前不同,我在众人面前做简报的机会增加了,也被周遭的人念过,要我穿得得体一点。最近至少在外出时,我会穿得整整齐齐。今天有超级重要的作战会议啊。」

 「看来你真的很忙碌。夜华很寂寞喔。」

 「她现在有你了啊。」

 「对亚里亚小姐而言,你对妹妹有了情人有什么看法?」

 「惊讶与祝福,还抱有一点杀意。」

 「好危险的心声。」

 「可爱的妹妹能与心上人在一起,我会想坦率的给予祝福啊。心思细腻又不擅长人际关系的小夜遇见了敞开心房的对象,真是太好了。同时,我也想著,要是那人敢伤害她我可不会善罢甘休。」

 「亚里亚小姐,你的表情好可怕。」

 「不过,在得知对方是阿希时,老实说我能够理解,也放心了。」

 「是在你从南洋岛屿传偷拍照片给我的时候吗?」

 「没错。看到濑名希墨这个令人怀念的名字,我心想他性格认真,可以放心了。」

 「我只是曾受你教导而已吧。以前有什么让亚里亚小姐高估我的事情吗?」

 亚里亚小姐思考一会儿后,如此回答:

 「──怎么说呢,你有著会让对方变得坦率的一面。」

 「这意思是说我太过普通,容易被人小看吗?」

 「解读得积极一点,当成容易受人依靠或向你撒娇啦。难得我都夸奖你了。」

 「因为这样,我才会被找来当什么代理男友喔。」

 「啊哈哈,的确没错。」

 真是的,这人真见风转舵啊。

 计程车在不知不觉间开向住宅区。

 「话说,之前你居然那样乱来。拜你所赐,濑名会都濒临崩溃了。」

 虽然从七村那里听到不同观点的意见,我无论如何都想要抗议一句。

 「发现有电灯泡喜欢我可爱妹妹的情人,我当然会担心吧。」

 「那也不必当著大家面前揭穿。这实在……」

 「那种压抑真实想法,大家相亲相爱的态度,我也有点看不顺眼。」

 「一般而言是无法看穿的,而且揭穿别人隐藏的秘密才是低级趣味吧?」

 她优越的洞察能力,使对手无所遁形。

 因为亚里亚小姐不会漏掉细微的线索,会准确地建构出整体图,她的发言不可避免地深具影响力。

 即使亚里亚小姐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我,考虑到朝姬同学的立场,我就于心不安。

 「因为这样对于阿希来说并不方便吗?」

 亚里亚小姐充满兴趣的双眸看向我。

 「是啊。她是我的班长搭档。如果与朝姬同学变得关系尴尬,我没有自信能够挺过以忙碌著称的体育祭与文化祭。因为某个人扩大了学校活动的规模,负担很重啊!」

 「好奸诈的逃避方式~」

 「奸诈的人是你吧。我也不愿意有更多麻烦,被迫减少与夜华相处的时间。」

 其实我今年无意担任班长。

 我之所以会接下职务,全是因为神崎老师的请求。

 「呵呵,读同班谈恋爱很麻烦呢~」

 「是哪个外人知道这一点,还来搅乱局面的?」

 「阿希生气啦,讨厌~」

 亚里亚小姐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强行揪著我的制服领带。

 「喂,勒太紧了!不行啊!」

 「──我没有你所想的那么成熟。」

 领带被她强行拉过去,凑近亚里亚小姐的脸庞。我没有逃开,探头注视她的眼眸深处。

 「咦,等等,别这么热切地注视著我啦。」亚里亚小姐松开了领带。

 「亚里亚小姐,你会回答我的问题吗?」

 「咦~禁止问色色的问题喔。」

 「我想知道夜华与你的过去。」

 我无视亚里亚小姐开的玩笑,继续往下说。

 「果然是色色的事嘛。」

 「哪里是啊?」

 「追问女人的过去,是因为对女人的内在感兴趣吧。」

 亚里亚小姐意味深长地微笑著。

 「唉,因为你或许会成为我的大姨子,我是有想要理解未来亲人的想法。」

 「呵呵,明明是高中生,已经考虑到结婚了?真早熟。」

 「我是认真的。」

 「我怎么可能允许。」

 「亚里亚小姐没有这么高的权限吧?」

 「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把她交给阿希~」

 我稍微更深入地涉及有坂姊妹的过去。

 「要是真的这么过度保护她,就请你好好面对夜华吧。不要只顺著自己的心意去疼爱她,而是请你好好倾听夜华的心意。」

 前几天,当亚里亚小姐出现在学校带走我的时候,夜华没办法违抗姊姊的话。

 同时,亚里亚小姐看来也像是故意不去听夜华说话。

 我觉得她是明白自己对夜华的影响力过大,刻意将交流抑制在最低限度。

 「虽然我知道。但小夜认真又太过坦率,面对我时过于懂事了。」

 亚里亚小姐别开目光望向车外。

 「夜华已经是高中生了。她或许心思细腻,但能够自己思考做判断。」

 夜华已经没有亚里亚小姐所想的那么稚嫩了。

 「呐,阿希。你认为小夜为什么会变得讨厌人际关系?」

 「会刻意发问,代表亚里亚小姐对原因心中有数吧。」

 「喔,你确实判读出言语背后的意思了呢。」

 「教我要判读出题者意图的人,就是亚里亚小姐啊。」

 「那么,你的答案呢?」

 在夜华家中听到的国中时代往事,始终是从夜华角度出发的。

 她本人就结果而言停止追逐姊姊这个目标,使得精神上迷失方向。除了模仿姊姊以外,她不知该如何是好,开始感到周遭的视线更进一步造成了压力。

 「是周遭所认为的有坂夜华形象,与夜华的自我认知有落差吗?」

 夜华的目标始终是变得像姊姊亚里亚小姐一样。

 即使是姊妹,也是两个不同的人,就算夜华很优秀,要完美地变得相同也是不可能的。

 「真厉害,八九不离十呢。不愧是阿希。」

 「请告诉我正确答案。」

 「──大家过度在夜华身上追求我的身影了。」

 在计程车这个密室中,亚里亚小姐如忏悔般吐露。

 「像之前去教职员办公室的时候一样吗?」

 老师们围绕著毕业生亚里亚小姐谈论回忆,并拿出她正在就读的妹妹作比较,说她跟姊姊不一样。

 「因为还有这份优秀的记忆力,你才会考上吧。」亚里亚小姐扬起嘴角,满意地说。

 她极为自然地伸出手,轻摸我的头。

 「没错。尽管自己说这种话怪怪的,我非常优秀。我随心所欲地去做就能交出比其他人更惊人的成果。受到夸奖很开心,新的挑战会带来刺激,所以我无法罢手。我觉得很愉快,周遭的人也感到有趣,总是只要结果好就万事大吉。我一直以来每天都活得很快乐。」

 天生充满领导魅力的有坂亚里亚喜欢自己被人吹捧抬轿,也允许他人拿她当借口胡闹。

 ──总之,她本人的资质与评价相符。

 「我希望受到他人期待,所以并不介意。因为这很愉快。可是,他人连对我妹妹也要求这些,那就既不负责任又残酷吧。」

 亚里亚小姐冷笑道。

 她微微露出的白牙,看来宛如獠牙。

 「我和小夜相差四岁。小学直到途中可以一起就读,但我毕业以后的事情就不清楚了。虽然国中也读同一所学校,但期间是三年,正好交错。因此我完全没注意过我毕业后的影响,也没注意到小夜在那种情况下是怎么度过的。所以,我希望小夜上其他高中,而非进入永圣。我心想在没有我的身影的地方,她或许能过得更悠闲。」

 亚里亚小姐的担心很有道理。永圣留下了许多亚里亚小姐的传说。

 「只是,以夜华的性格来说很困难吧。反倒永圣还有神崎老师在,而现在也有我在。」

 「若是现在,我也这么觉得。」

 那一句话,让我感受到作姊姊的焦躁。

 「她从以前开始,就像上次那样,被人以轻松的心情拿出来与已毕业的伟大姊姊做比较吧。被人期待做到同样的事,小时候的夜华无意识中想要回应期待,努力过头了。」

 「没错。从小学高年级到国中读到一半为止,小夜都积极地想要担任领导者喔。她试图变得像我一样。很坚强吧。」

 「虽然感觉不适合她,但我想像得到。」

 「普通的孩子大概很快就会放弃,或是在某个阶段意识到不可行。但那孩子很聪明,能够模仿我。」

 我窥见了亚里亚小姐一部分的苦恼。

 家人不可能掌握学校生活的一切。

 夜华所做的,不是年纪小的孩子模仿兄姊那种天真无邪的举动。

 只有身为妹妹夜华,接近了应该不可能重现的有坂亚里亚。

 对于这样的夜华,其他人擅自期待她成为第二个有坂亚里亚。

 但是,无论怎么做,她都比不上真正的亚里亚小姐。

 「依照小夜的性格明明只会感到痛苦,那孩子却竭力试图回应周遭众人不负责任的期待。然后越发责怪自己没办法做到像我一样。当我们在家中交谈时,她总是会认真地向我寻求建议。她会对我说,姊姊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好?」

 「于是,你开始用忙碌当理由,躲避夜华找你商量。」

 「我想尊重她的努力,但我阻止不了妹妹因为拿来与我比较而受伤。明明无论任何人都愿意听我说话,却只有最重要的小夜不肯听。」

 「然后,你找神崎老师商量了吧。」

 我终于清楚看见了过去与现在的连结。

 以尊敬的姊姊为榜样,拚命试图模仿她而疲惫不堪的夜华。

 只能在旁边看著一心一意又努力的妹妹,苦恼不已的亚里亚小姐。

 有坂姊妹非常喜欢彼此。

 两人基本上依然感情很好,但我总觉得她们在心中一角到现在还是无法衡量距离感。

 「紫鹤认真地听我诉说,给予我许多建议,让我的心情轻松了很多。但是帮助小夜这件事失败了。」

 太过憧憬姊姊的妹妹,与唯独无法好好引导太过纯真的妹妹的姊姊。

 「『只要幻灭了,就会往不同的方向摸索。』」

 「……紫鹤她果然对阿希说过了。」

 「她只是碰巧告诉我而已。具体来说,是怎么样的情况?」

 「嗯~各种说服都不管用,偶然说出的话却有效果这样吧。」

 「那是指你在高中交到男朋友的事吗?」

 「不过,我只是把紫鹤说成男老师,向小夜说明她是我男朋友而已。」

 她非常干脆地向我揭露惊天动地的消息。

 「……啊?你刚刚说什么?」

 「所以说,我把我与紫鹤在学校里的事情,当成与男老师之间的事试著告诉了小夜。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夜那么生气呢。」

 「在进入永圣之前,夜华该不会都不知道神崎老师是女性吧?」

 按照这个人的性格,我隐约觉得她不会说。

 「阿希,你怎么会知道?」

 「你太差劲了!要是被误导,认为神崎老师是对最喜欢的姊姊出手的男老师,夜华会把她当成天敌也可以理解!」

 她想到的点子从以前开始就很离谱。

 改变班导师的性别,还设定两人正在交往来向妹妹说明?这种撒谎奇招,世上的监护人听到了可能会昏倒。

 「我正值青春年华嘛,几时交了男朋友也不稀奇。」

 「不过性别是假造的!」

 夜华应该也是当真大受打击吧。

 最爱的姊姊初次传出绯闻,身为狂热粉丝的妹妹应该受到了很大的精神伤害。

 就算得知神崎老师是女性,当时的夜华的怨言也不可能消失。

 「她停止模仿我,却因为反作用力,这次转而把外人通通推开。」

 「这样当然会变得厌恶人类啊。」

 「小夜也真极端呢。」

 「激进过头的姊姊哪来的资格说她啊。」

 「阿希,你从刚刚开始就话中带刺。对我再温柔一点啦。」

 「别开玩笑了。就算是过去,居然这样摆布别人情人的心灵!给我适可而止!」

 就这样,由于天衣无缝的姊姊,有坂夜华变成了我熟悉的厌恶人类模样。

 「从前的小夜被我的影子所囚,严重到非得做到那种地步不可。不然我也不想欺骗妹妹……」

 亚里亚小姐的侧脸到现在仍流露出苦涩的表情。

 虽然平常她总是装出开朗玩闹的样子,但她无意间展现出认真苦恼的一面,与夜华非常相似。

 「──如果我是普通的姊姊,她会更轻松一点吗?」

 「会拜托妹妹情人扮演班导师代理男友的人,我看不可能变得普通吧?」

 我自暴自弃地当成耳边风。

 「阿希,你讨厌我吗?」

 「如果我回答讨厌,你会要我下计程车吗?」

 亚里亚小姐露出愣住的表情。

 「在车辆行驶中跳车会死的。」

 「我才不会跳车!」

 起码先停车吧。那种好莱坞电影般的下车方式太危险了。

 「别事到如今才说不识趣的话,你要参与到最后喔。」

 「既然说过要帮忙,男子汉说话算话。」

 「嗯嗯。就算一切都搞砸了,只有我还是会站在你这一边喔。」

 「还真是多谢了。」

 计程车停在位于住宅区的公寓前。

 「咦,不是去餐厅吗?」

 「这里的东西比餐厅更好吃,放心吧。」

 我们搭乘电梯上楼,走到某一户的门口。

 「哈啰~我来开作战会议了,前男友小姐。」

 「──为什么濑名同学也来了?」

 打开门迎接我们的,是穿著围裙的神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