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话 晨光会洗去梦想

第三卷  第九话 晨光会洗去梦想

「这就回来啦?还真快啊。」

「老师睡著了。」

「是吗。那么,你也陪陪我吧。」

之前明明醉得那么厉害,亚里亚小姐又喝起别的酒了。

这次她开了一瓶葡萄酒,往酒杯里斟满红酒。

混著喝这么多种类的酒,不要紧吗?

「喝过头不是不好吗?」

「在快乐的日子会忍不住喝得多嘛。」

「突然来到班导师的家,我可是一直都很紧张。」

「既然要紧张,干脆从在计程车上与我独处时开始紧张啊。」

「我怎么会事到如今还注意恐怖大魔王。」

我嗤之以鼻,姑且在坐垫上坐下。

「面对我能摆出这种态度,是阿希的长处呢。大多数人都会心神不宁或惶恐起来,能够保持原本状态跟我说话的人很少见。」

「如果你喜欢那种口味,我就这么做喽?」

「不要,能轻松相处的人变少很寂寞的啊。」

「我是这样的定位吗?」

「没错~我任何话都可以对你说。」

亚里亚小姐开朗地说著话,毫无防备也该有个限度。

超级大美女处在因为酒精脸泛红晕,不设防的放松状态。

真的,平常难以接近的美人,松懈得令人惊讶。

「你在外面千万不能露出这副粗心大意的模样喔。会引来喘著粗气的野兽,要小心啊。夜华又会受到打击哭泣的。」

「在这种时候提起别的女人的名字,真是不解风情。」

「那是你自己的妹妹吧。还是我的情人。」

「阿希~你是会在意这种事的类型?」

不行啊,这个人,她完全是觉得好玩。

「挑逗妹妹的男朋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算知道她在开玩笑,我不禁警惕起来。

「男与女之间如果一时著魔,也会发生那种事。」

「我对这种大学生赤裸裸的性生活状况敬谢不敏。因为我还是高中生。」

「高中男生的七成明明由性欲构成的,别说谎啦。」

「占七成的是水分。性欲到底有多过剩啊!」

「你明明感兴趣的。」

「我只喝了非酒精饮料,没有喝醉!」

「啊~那个啊……」

意味深长的沉默降临。

「等等,难道说……」

「我在可乐里掺了一点成人的液体,让你兴奋起来。因为料理很辣,你没发现吧?所以,你才能表现得比平常更大胆嘛!」

咦,我能干脆地喊出老师的名字,也是多亏成人的液体之力吗?

「我要回去了!」我忍不住站起来。

「真可惜。末班电车早就开走了。」

「从这里用步行的也回得去。」

「我想你最好别这么做。光是深夜穿著制服外出就很显眼了,身上还带著酒味,如果受到警察关照,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喔。这么一来,你的家人和小夜或许会伤心的。所以,乖乖在这过夜吧。」

亚里亚小姐咧嘴一笑,想要留住我。她已经直接说出了酒字。

「你从一开始就企图使情况变成这样吧!」

强大到令人胆寒的诱导能力。本来单纯的对话,不知不觉间被引导向亚里亚小姐意图的状况。

「这个嘛~很难讲喔~你就认命地陪我聊天吧~」

亚里亚小姐一边这么说,一边又倒了酒。

我放弃地坐下来。

「我总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吗?」

「你有什么不满吗?」

「面对美女我会感到紧张。」

「拐走我可爱妹妹的坏男人还真敢讲。」

「居然依靠这种坏男人,看来你被逼得相当走投无路呢。」

我只是打算开个玩笑。

然而,亚里亚小姐却回以出乎意料的反应。

「若非如此,我不会把你拖下水。」

那静静的声调,很不像总是充满自信与开朗的亚里亚小姐。

「……亚里亚小姐?」

无视于困惑的我,亚里亚小姐靠过来把头放到我肩上。

我马上想要退开,却被亚里亚小姐挡住。那股力量出乎意外的大,不知为何,我对抗拒也感到迟疑,只能保持这样不动。

「我说过了吧,我没有阿希你所想的那么成熟。」

「向我撒娇,我也很为难啊。」

「有什么关系。听我抱怨一下嘛。」

「除了聆听以外,我什么也无法做喔。」

「真坦率。」

「都是某人掺进去的魔法液体害的。」

「那是骗你的。阿希你只喝了普通的可乐。」

「又来了喔!」

亚里亚小姐哈哈大笑,滚到了地板上。

「要睡请睡在床铺或沙发上。睡地板会感冒喔。」

「那阿希来照顾我。」

喝醉的亚里亚小姐闹著别扭,说出撒娇般的话。

「请容我拒绝。」

「我看你讨厌我吧~」

「很难讲啊。好了,起来换地方吧。」我想扶亚里亚小姐站起来,反倒被她拉住手。突然的举动令我失去平衡,覆盖在她身上。

「喂,胡闹也该有个限度──」

「呐。你跟小夜已经接吻了吗?」

亚里亚小姐的脸庞近在咫尺。

「……还没有。」

「喔~」

「不行吗?」

「我们以为你们早就接吻了。」

「前阵子说不定有过机会的。」

「啊哈哈。碍了你们的事,是我不好。」

然后宛如以鼻息抚摸一般,情人的姊姊对我说出甜美的话语。

「那么作为赔罪,要跟我接吻吗?」

「咦?」

「就当成正式接吻的预先练习。」

「啊?」

「──如果是你,可以喔。」

我不禁看向与情人十分相似的另一个女人的嘴唇。

四目交会。

湿润的眼眸反映出我的身影。

沉默有时很尴尬,有时沉默胜于雄辩。

与情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她姊姊,在我眼前以散漫的气氛露出不设防的姿态。

即使没有说出口,她的眼神同意了一切。

知道已将意思充分传达给我,她轻轻地阖上眼皮。

仿佛在说之后就随你高兴吧,她长长的睫毛文风不动,简直像挑衅一样。

安静的客厅里,有空调细微的声响,与我特别响亮的心跳声。

只要放松手臂力道,我就可以吻住那感觉很柔软的嘴唇。

这个情况似曾相识。

第一次进入美术准备室的那一天,我就像这样推倒了夜华。当时疼痛与不小心压在女孩身上使我慌乱起来,没有余力去看对方。

啊啊,这就是我作梦都梦到过的接吻时机吧。

光是随著走向顺其自然,就能发生行为。

原来如此,发展实在太自然了。

为了填满这么近的距离,我之前经历了那么多辛苦吗?

女人泛红的肌肤、近距离感觉到的体温、刺激鼻尖的味道、鼻息的声音。

不管大脑扯多少歪理,一切都成为被嘴唇吸引过去的准备。

跨越界线不需要什么勇气。

只要不去思考就行了。

接受迷人的年长女性的好意不就行了吗?

正因为我身为男性这种生物,心跳就是会忍不住加速。

可是──对象不对。

不管对方是谁,我都不能随波逐流。

如果被一时的满足所迷惑,撒下瞒天大谎,我一定会后悔。

我悄悄地抬起身体,背对亚里亚小姐。

「……胆小鬼。」

「调侃小鬼头很好玩吗?」

「很好玩。因为与阿希相处很有趣。」

「真的是饶了我吧。」

「我明明会保密的。」

她在我耳畔神秘地低语。

亚里亚小姐无声无息地从背后将手臂搂上来,身体紧贴向我。

「现在已经相当违规了。」

「如果只知道第一个对象,那和不知道其他女人没有什么不同。从更广泛的视角看看各种对象不是很重要吗?」

「那么,突然就遇到命中注定对象的人会怎么样?难道因为缺乏经验,没法成功而错过对方吗?」

「我想像红线般牢固的羁绊一定会发挥作用吧?」

「那么在命运面前,经验不是毫无意义吗?」

「……哎呀,被你驳倒了。我也醉得很厉害啊~」

背上感受到的体温离开了。

我去紫鹤的床铺睡觉,沙发给你用──亚里亚小姐说著走向了卧房。

我把留在桌上的餐具收进厨房,还洗了碗。

收拾完毕以后,我暂且躺在沙发上。

微微敞开的窗帘缝隙露出夜空,我试著寻找月亮的踪迹。

但是精神上的疲惫达到顶点,我立刻落入梦乡。

◇◇◇

紫鹤在床上醒来,脑袋因为平常的低血压没法好好运转。

而且宿醉还让头痛得厉害。她意识模模糊糊地下了床,亚里亚在身边睡得很熟。

她先在厨房喝了冰水。又想要挥去盗汗和这种不愉快的心情,进了浴室。她冲了个热水澡,终于清醒过来。

神清气爽的紫鹤直接包著一条浴巾走到客厅。空调送出的冷气让发热的身体感到很舒服。是昨天晚上忘记关掉了吧。

在那里,紫鹤与睡在沙发上的希墨目光相对。

紫鹤发出的声响正好吵醒了他。

「────────」

「……………………」

濑名希墨表情僵住,冒出冷汗。

没错。昨晚他和亚里亚一起来访了。

她回想起刚才去厨房时,餐具难得的全部收拾完毕了。应该在当时察觉的。亚里亚总是丢著不管,不会特地洗碗盘。

虽然理解了情况,紫鹤身上包裹的浴巾随著动摇松开。

紫鹤不成声的惊叫,传遍耀眼晨光射入室内的客厅。

「真是的~很吵耶,紫鹤~唔唔,感觉好难受……」

听到紫鹤的声音,亚里亚也从卧房里爬了出来。

「我嫁不出去了!」

「不,我们就是为了让你不嫁出去而聚会的。」

亚里亚用爱困的声音对处在惊慌中的紫鹤傻眼地说。

「我什么也没看到!」希墨就像要把头埋进沙发般低下头,这么主张。

看到那个模样,亚里亚小姐说「好像毛毛虫一样,真有趣」,大大地伸个懒腰。

结果,睡昏头的亚里亚小姐安抚了紫鹤小姐,但我们像被赶出来一般地离开公寓。

换好衣服的亚里亚小姐还睡意朦胧,连眼睛都半张半闭的。

她一个人连直线前进也走不好,在我的帮助下,带著她走向电梯。

即使抵达一楼,她似乎还是觉得靠自力走路很麻烦。

「我走不动了~阿希,背我~」亚里亚小姐要求我运送她。

「请你自己走。」

「我做不到。肚子也饿了,我没力气走路~」

「我去便利商店买早餐,请靠自力回复能量。」

「这样的大美女遇到困难,你还真冷淡。如果我被变态袭击了,你要怎么负责?」

「那么请美女要确实具备美女应有的分寸与防范意识。」

「好过分~你要舍弃恩人不管喔?」

「就是因为没办法抛下不管,我才会伤脑筋吧。」

我发出叹息。

「嗯呼~你这样的一面真不错。好,那么去吃早饭吧!搬运我。」

我们下了电梯。虽然很想直接把她扔在公寓的大厅,但是居民们已经开始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们了。

「我想要公主抱。」

「我不愿意。」

「咦~你不是对紫鹤抱过吗。」

「那是因为老师走不动。」

「我也走不动~迟早一定会摔倒的。」

「那是因为你穿鞋跟那么高的鞋子吧。」

「背我啦~」

「我的肩膀借你扶,就这样忍耐吧。我不会继续让步。」

「阿希真小气。」

穿著高跟鞋走得跌跌撞撞的亚里亚小姐,坦然地把体重放到我身上。

那种好像昨天什么也没发生的态度,坦白说值得庆幸。

「如果不满意,招计程车赶快回去就行了吧。」

「我不要。我想一起吃早餐。去咖啡厅吧。」

「咦,又要拉著我一起去啊?」

「我会请客,你就吃喜欢的东西吧。高中男生不就是正值生命中最佳时期的饥饿生物嘛。」

「我是肚子饿了没错。」

「我给的食物不能吃吗?」

「请别拿早餐程度的东西威胁人。」

一方面兼做为醒酒,我们拖拖拉拉地闲聊著,走了一站的距离。

抵达熟悉的本地车站后,我们走进咖啡厅。

亚里亚小姐把看到的三明治与司康通通点了。

她把整个钱包交给我结帐,自己先去座位。

我端著堆成小山的托盘寻找亚里亚小姐,她坐在店门口附近的窗边座位。

亚里亚小姐神色无聊,漫不经心地看向外头。

「阿希,你好慢。」

她发现了我,举起手呼唤我的名字。

我对店里的冷气心怀感谢,感受夏季的白色阳光吃著早餐。

我们谈论在日周塾的回忆、夜华的事、代理男友作战的最后商议,或是漫无边际的闲聊,时间很快地过去了。

这场谈话,足以填补我考完高中,亚里亚小姐辞去补习班讲师兼职后,没有见面的两年空白。

「──结果,对我们来说还是像这样刚刚好啊。」

喝完最后一口咖啡,亚里亚小姐如此呢喃。

「你是指什么呢?」

「不管感情多好,阿希你已经是小夜的情人了。」

她在一脸认真地说什么伤感的话啊。

「亚里亚小姐现在没有情人吗?」

「没有呢。」

「你马上就会找到好对象了。」

「关于这个,我不可思议地与感觉很对的对象没有缘分。」

「妹妹有了情人,让你感到焦虑吗?」

「因为她每天都显得很幸福嘛。所以让我有点想知道,恋爱是什么样的东西。」

「关于昨晚的事情。」

「嗯。」

「如果要归咎于酒精──」

「那是我自身所期望的。」

不等我说完,亚里亚小姐明确地告诉我。

我赫然抬头,受到来自窗外的朝阳映照的美女眼神充满慈爱,有些寂寞地笑著。

那副模样实在太像一幅画,我不禁看得著迷。

如果这不是现实,我会一直眺望下去吧。

「请别偏偏找我这个最糟糕的对象作尝试。万一真的发生什么事,你打算怎么办?」

就算是好奇心与一时兴起,这样玩火也太过恶质了。

「到时候我们就一起背负十字架,与我交往吧。」

亚里亚小姐始终保持平常心,轻描淡写地宣言。

她倦怠的微笑看来像开玩笑,也像是认真的。

我不明白。亚里亚小姐明明不擅长演戏,我却完全捉摸不了她在想些什么。

「这样根本无法想像能得到幸福耶。」

心想反正结果都是被她调侃,我顺著话随口说道。

「不需要别人的祝福。我会让你幸福的。」

「你只有在这种时候强而有力啊。」

而且异常地充满说服力。

我咬著酥脆的牛角面包,试著妄想一下。

能够如连续剧或电影一般,与这样的美女一起迎接假日的早晨,的确是幸福的一种形式吧。

纵使在禁忌之爱的最后抛下了其他的一切,如果能与美丽的伴侣悠闲地在咖啡厅里吃早餐,共度奢侈的时光,作为结局来说并不坏。

亚里亚小姐是曾经陪著我密集地度过备考这段人生时期的人,与我齐心协力努力过的女性。以这层意义来说,她毫无疑问是特别的人。

相遇的时候,我们关系不对等,也没有把彼此视为恋爱对象看待。

国中时的我比现在更幼稚,只看得到眼前。

亚里亚小姐也只是在工作上与我接触,我始终只不过是补习班学生中的一员。

故事在经过两年的空白,双方都变得成熟一点后重逢时展开。

原来如此,作为恋爱故事的开头虽然老套,但算是妥当。

不过,有个致命的缺陷。

「要坠入爱河已经太迟了。」

在现实中,如今夜华占据了我的心房中央。

「……这样啊。」

亚里亚小姐将一双细腿换边翘脚,拨起长发。

「不如说,在神崎老师的事情办完前,你做出像昨晚那样的举动,万一我跑掉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禁有点开启训话模式。

「因为等这件事结束后,我也没借口与你见面了吧。」

「也是啊,你也没有理由特地见我嘛。」

若非关系特别亲近,要随心所欲地与连结点不多的人见面是很难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咦?因为,如果是亚里亚小姐……」

会像平常一样擅自跑来耍得我团团转吧──我说到一半停住了。

手肘放在桌上托著脸颊的亚里亚小姐不肯看我,耳朵却变得通红。

那副害羞的模样,与妹妹夜华一模一样。

「当时,我对小夜感到内疚,教导你的时间对我来说是种救赎。经过我的指导,你的成绩大幅进步。感觉就像重新做到了以前我没能为妹妹做的事,我非常开心。让我的心情得以放松下来。」

「原来你一直为夜华的事而苦恼著。」

如超人般的亚里亚小姐吐露泄气话。

「只是,那种事情对你来说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总觉得摸不著头脑。

实际上,除了我以外,还有好几名补习班学生上过亚里亚小姐的课,考取了第一志愿。

我不明白,她为何会从不算优秀的我的成绩进步找到特别的意义。

「对我而言,大多数人都在预测范围内,非常无聊。所以,我会非常中意推翻预测的人。紫鹤也是如此。因为她对我一视同仁,我才很亲近她。」

「那我呢?」

濑名希墨这名平凡的少年,有什么可取之处吗?

「一开始,我认为你绝对做不完我出的题目。因为你的目标本来就设得太高,我想你大概会放弃。然而,你持续做下去了。不管发出多少抱怨和牢骚,都一定会在提交日交出来,所以,我真心对你考上学校很感动。而且,以作为姊姊的观点,你立志考上永圣的动机我也有所共鸣。」

没想到我居然曾给过恐怖大魔王关键一击。

我丝毫没想过,在当时那不起眼的眼镜与口罩底下,亚里亚小姐是这样觉得的。

「濑名希墨这个男孩超出我的预期,凭自己的力量写下了耀眼的成绩。这种行动不是看来很帅气吗。所以牢牢地烙印在我的记忆中了。」

不要有点害羞的说话啦,我也会不知该如何反应。

「幸好国中时,你没有用本来面貌对我说那番台词。当时的我会产生奇怪的误会,抱著期待的。」

我打从心里松了口气。

如果以前被现在的亚里亚小姐夸奖,我应该会无条件地为她著迷吧。

我说不定险些就被美丽大姊姊微不足道的一句话,扭曲了人生。

对于青春期男生而言,有坂亚里亚的存在太过耀眼了。

「呵呵,真可惜。」

「你把别人的人生当成什么了?」

「相隔两年后与你重逢,改变的反倒是我呀。」

「外表的印象是差异很大。」

「我说的不是外表啦。」

「你说得真夸张,年龄差距又不会突然缩短。我还是高中生,亚里亚小姐是大学生。你在所有方面都远比我更成熟。」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我会去想一下,还要经过几年,那段年龄差距才会变成并非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呢~」

「无论任何人都敌不过时间。」

超越时间是连亚里亚小姐也做不到的事。

「看著小夜,让我明白我还没真心喜欢过某个人。所以本来就认识的阿希容易作为恋爱对象来模拟形象。果然因为我们是姊妹,所以会在意相似的对象吗?」

希望她别擅自选择我当自己的恋爱模拟对象。

这种事情是在脑海中自己想像的,别刻意向本人报告。

「禁忌之爱存在于虚构作品中就够了。」

我轻轻一笑置之。

「因为不被容许,才格外会受到吸引吧。」

「就算受到吸引,那不也是毫无办法的吗?也只能那样罢了。」

逃避到假设的说法中,真不像有坂亚里亚。

其实经过美化的好听话、理想和幸福之所以充满魅力,是因为不需要经历与现实妥协的过程。

能够以快乐结局的状态结束很美好吧。

因此,不需要不识趣的日后谈或续集。

不用刻意破坏幸福的余韵。

「我知道的情感甚至称不上暗恋,顶多算是恋爱未遂吧。」

亚里亚眯起眼睛注视著洋溢夏日白光的窗外,如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亚里亚小姐只是突然被当成小孩子看待的妹妹超越,感到焦虑而已。」

这个人一定是人生中从未输过的类型。

这不知挫折为何物的人,唯一被追过的就是恋爱经验吧。

「啊,原来如此。这或许是我第一次输给小夜。」

从她高兴地说起自己输了的反应,可以清楚看出亚里亚小姐有多么珍惜夜华。

「阿希果然是个好男人呢。」

「唉,因为受到夜华喜欢,是我唯一值得夸耀的事。」

「这算什么,秀恩爱?好烦!」

她笑著轻拍我的肩膀。

亚里亚小姐愉快的笑脸,果然和夜华一模一样。

◇◇◇

「那么,我回去了。」

离开咖啡厅,我决定送亚里亚小姐到车站的计程车乘车处。

气温大幅上升,从凉爽的店内来到外面,更是格外感受到那股酷热。

明明还是早晨,灼痛皮肤的强烈阳光,使我渐渐泛起一层薄汗。

「感觉接下来天气会变得愈来愈热。」

「在享受夏天之前,我必须先跨越期末考。」

「凡人真辛苦啊。要大姊姊特别免费教你功课吗?」

「在各方面真的都快要完蛋时,我会拜托你的。」

「哎呀,真坦率。」

「因为亚里亚小姐有实际成绩啊。」

「只在方便好用的时候找人出去,你这个坏男人。」

「这种说法会造成误会!」

「开玩笑的啦。阿希真有趣~」

「这样真的对心脏不好耶。」

「哎呀,要是中暑就糟了。要我借你太阳眼镜吗?」

亚里亚小姐在自己的手提包里翻找。

「不用了──」

「呜哇?」

注意力放在手边的亚里亚小姐疏忽了脚下,被路面的一点高低差绊倒。

发现她快要跌倒,我伸出了手。

我抓住失去平衡的亚里亚小姐纤细的手臂,她顺著拉扯的力道倒向我。接住她的瞬间,某种柔软的东西触及我的耳朵。

霎时间,宛如电流窜过的未知感觉袭来。

「~~~~」

「呵呵。你果然很擅长接住人。」

我直接变得动弹不得,亚里亚小姐垂下脸庞,呼吸吹在我的锁骨上。

身体紧贴的柔软触感令我心跳加速。

「明明是我先遇见你的,被选上的却是小夜,真奇怪。」

「亚里亚小姐?」

我对亚里亚小姐的呢喃感到困惑,总算挤出声音。

「计程车正好来了呢。」

亚里亚小姐倏然离开,迅速钻进后座。

「阿希,你的脸很红喔?回去路上小心。」

「饶了我,别再调侃我了。」

早上的车站前对我而言本来就是个忌讳。四月我和夜华两人在一起时,在这里被人看见,差点发展成大问题,陷入分手危机。

当时帮助过我的神崎老师和眼前的亚里亚小姐,这次都不能依靠。

「下次见。」

明明坐进车里,亚里亚小姐却戴上太阳眼镜。

车门关上,载著她的计程车在转眼间远去。

我按住耳朵,直到看不见计程车为止都呆立不动。

「──希墨。」

我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里站著夜华与举著手机的纱夕。

「是八卦啊!是丑闻啊!」

Sentence Spring(文春)!纱夕一脸看到骇人听闻之物般的表情,瑟瑟发抖。

(注:日本的《周刊文春》经常报导名人丑闻或花边新闻。)

「等一下,夜华怎么会来这里?还有纱夕也是。」

「我、我也不想做这种像狗仔队般的举动!可是我看见了!」

纱夕给我看手机画面。

上面拍下了我与亚里亚小姐抱在一起的身影。

「这只是意外。我只是扶住摔倒的她而已。夜华才是,为什么会来这里?」

今天是星期六,学校也放假。

穿著便服的夜华,没有理由一大早人会在这个位于学校附近的车站前。

「昨天晚上姊姊没有回家。你也直到早上都没有联系我。我传了好几次LINE,你却没有回应。这让我很担心,想拜托纱夕陪我一起去你家,我们约好在车站会合,结果……」

夜华的语气很平静。

我慌忙拿出手机。因为仍是关机状态,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讯息。

可恶,我又疏于联络了。为何在关键时刻这么不凑巧。

「等一下,夜华。不是的!」

「那么,你为什么还穿著制服?这代表你从昨晚就没有回家吧。你一整晚都和姊姊在一起对吧。」

夜华依旧低垂著头,只有语气突然渐渐加重。

「虽然是这样没错。」

「──我明明相信你的。」

「夜华。」

夜华无视我的呼唤走掉了。

「噗!我对希学长幻灭了。你太差劲了!」

纱夕也一脸轻蔑地瞥了我一眼,立刻去追夜华。

我很想立刻追逐情人的背影。

可是,夜华受伤的声调残留在耳中,让我不知该怎么办。

追上去以后,要怎么解释才好?

我想不出好的说法能够证明巧合真是巧合,在原地动弹不得。

 

第十话 凡人的战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