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三话 接吻

第三卷  第十三话 接吻

 「紫鹤,看来你成功回避了相亲呢。」

 「亚里亚跟你妹妹充分谈过了吗?」

 紫鹤叫即将期末考的高中生们马上回去用功。

 结束了一切的亚里亚和紫鹤,两人单独在饭店休息室的咖啡厅里。

 「我人生的第一次姊妹吵架,几乎是不战而败。」

 「明明输了,你看起来却很高兴。」

 「小夜从小就心思细腻,却有著太钻牛角尖的一面。她一旦认定之后就很顽固,是与我在不同意义上不均衡的孩子。不过,现在她好像也交到能给她建议的朋友,我也放心了。」

 「那他的事呢?」

 「不说也罢。」

 两人点的蛋糕套餐端上了桌。两人都是巧克力蛋糕,在亚里亚面前的饮料是冰咖啡,紫鹤面前放著红茶。

 「不用加果糖吗?亚里亚喜欢甜一点的口味吧。」

 「啊~嗯。不过冰咖啡不加糖,我也喝得下去。」

 亚里亚含住细细的吸管。

 「……原来是这样啊。」

 「紫鹤才是,不喝绿茶没关系吗?」

 「要配蛋糕的话我会选红茶。而且绿茶在学校喝就够了。」

 「呐,你知道吗?红茶与绿茶只是发酵程度不同,是同样的茶叶喔。」

 我知道,紫鹤这么回答。她将叉子送到口边的速度比平常来得快。

 「你好像饿了呢。」

 「我从早上就穿上和服,几乎没吃东西。因为本来就很紧张,中午也食不下咽。比起这个,你竟然背叛了我们。」

 「我拜托过伯母他们不要透露的……」

 「真是的。那么,直到哪一步为止是你的计划呢?」

 紫鹤责怪地看著以前的学生。

 「我拜访紫鹤的老家,是为了慎重起见去侦察敌方动向,看看实际情况。然后,我顺便先报告了代理男友的事情。他们脸色大变地大吃一惊,真有趣。」

 亚里亚回味无穷地回忆,笑了起来。

 「居然任意摆布我的双亲,你胆子还真大。」

 「用心养育的独生女突然对学生出手,还把他以男朋友的身分带回家。当我一告诉他们,那位严格的伯母发出了近乎惨叫的叫声喔。」

 「我才没有出手!不过,我有点想看母亲那样的反应呢。」

 紫鹤也终于卸下肩头重担,放缓了表情。

 「我想事先告诉他们这当然是演戏,你就是如此不愿相亲。如果阿希是高中生的事情在正式会面时突然露馅,伯母不知道会大发雷霆地做出什么事来。」

 「这个,嗯。」

 「紫鹤你太胆小啦。伯母虽然很强势,但只是过度保护女儿而已,要是你真心不愿意,她不会勉强你。紫鹤你也好好地当上老师了啊。实际上她好像是拿相亲当借口,心里是想要见见你的。」

 「如果能把这方面的真实想法表达得更简单易懂一点,我也不必紧张了。」

 「我个人是希望这件事能为你们亲子之间排解压力。如果作为支援者安排在你身边的阿希能说服他们那也很好,我也期待被逼入绝境的紫鹤发奋努力。在最糟的情况下,我进场收拾局面就没问题了。」

 「那么支仓同学他们过来……」

 「嗯。那不是我的安排,是阿希他们的惊喜。紫鹤还是老样子,深受学生们爱戴呀。」

 真了不起,亚里亚悠哉地拍手称赞。

 「让他们做到这个份上,如果事情不顺利的话,你打算怎么办!我差点就再也无颜作为班导师面对他们了。」

 「这也没办法嘛。我出乎意料地被小夜绊住了。」

 亚里亚理直气壮地耸耸肩,摊开双手。

 「……你们那边也好好聊过了吗?」

 「嗯。托你的福。」

 亚里亚神轻气爽地报告。

 「那就好。」

 「我什么也没做喔。小夜是靠自己的力量跨越了我。还有就是多亏了阿希他们在身边支援吧。」

 对于与妹妹的隔阂及各种忧虑都消除了,亚里亚现在心情也非常好。

 「对了,亚里亚。我有一件事想问你,你为什么用阿希这个绰号称呼濑名同学呢?」

 亚里亚突然陷入沉默。

 「非说不可吗?」

 「因为这是个好机会。」

 紫鹤等著难得脸泛红晕的昔日学生回答。

 「一开始,我普通地随口叫他希墨。不过从半途开始,我发现希墨这个名字用英语来说听起来不是像Kiss Me吗?一旦觉得在意之后,每次喊他的名字,就像在说『亲吻我』一样,很难为情吧。」(注:希墨的日文发音为きすみ,罗马拼音为 kisumi。)

 「好纯情的理由啊。而且还感觉得到半吊子的留恋。」

 紫鹤面无表情地冷淡点评。

 「只有紫鹤没资格说我!」

 「你像这样闹脾气大叫的时候,跟你妹妹一模一样。」

 在毕业后的现在,两人跨越师生的分界,成为了好友。

 ◇◇◇

 「濑名同学、有坂同学。我之后有话对你们说。」

 期末考最后一天。在放学的导师时间结束前,神崎老师找我们过去。

 今天夜华也难得老实地跟了过来。

 「前几天,很抱歉因为我的私事麻烦了你们。还有,谢谢你们。」

 在茶道社的茶室里,神崎老师在相隔许久后泡茶招待我们。

 「能圆满解决就好。」

 我享受著苦涩的抹茶,一方面加上考试也考完了,我松了口气。

 「别悠哉的放松啊。都由我来教功课了,如果期末考成绩不好,我可饶不了你。」

 夜华用严厉的声音训斥道。

 把时间与精神力耗费在代理男友方面的我,如果直接迎向期末考,不擅长的科目很可能会考不及格。

 在看不下去的夜华提案之下,濑名会举办了针对考试的K书会。

 担心功课的七村与纱夕也赞成,大家几乎天天放学后都聚在一起。

 虽然夜华的指导比平常更加严格,但感觉就像回到了原本的日常,我很高兴。

 「一定没问题……大概吧。」

 「真的吗~?」

 「对于这次的事情,我也没有辩解的余地。」

 老师也惶恐不已。

 「就是说呀,明明是班导师还造成麻烦。」

 「夜华!」

 「没关系吧。我的情人被找去当代理男友耶,我至少有权抱怨。」

 我和老师同时陷入沉默。

 「那么,你会好好地继续当班导师吧?」

 「那是当然。就算有坂同学讨厌我,我也是你的班导师。」

 「那就好。神崎老师。」

 夜华的声音不带平常的敌意,正常地喊她神崎老师。

 「有坂同学……」

 神崎老师仔细玩味般地注视著夜华。

 「──我已经没事了。」

 「看来是这样呢。」

 夜华和神崎老师目光交会,微微地笑了。

 「你们动作真慢。濑名、有坂。」

 当我和夜华走出茶室,七村与朝姬同学、小宫与纱夕在走廊上等著我们。

 「七村,我们有约吗?」

 「濑名啊,考试结束以后要办庆功宴吧。这是常识。」

 我才不知道那种仅限于对现充阳光咖通用的常识。

 「你也稍微体贴一点吧。我要和夜华──」

 「偶尔这样也不错吧?」夜华很感兴趣。

 「咦,可以吗?」

 「反正到了暑假,我们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共度两人时光吗?」

 夜华用独占我的暑假是当然之事的口气说道。

 「你好天真,有坂同学。希墨同学的暑假没有那么多自由时间。」

 朝姬同学得意洋洋的插嘴。

 「这是什么意思,支仓同学。」

 「永圣的班长的暑假,要忙著准备秋季的体育祭与文化祭。」

 「啊?活动都有个别的执行委员吧!」

 「因为那样人手不够,班长也会毫不留情地受到动员。这都怪你姊姊扩大了活动规模!」

 「那么,难道说……」

 夜华脸色一变。

 「当然,身为班长搭档的我,在暑假也会和希墨同学度过许多时光!」

 好惊人,我第一次看到朝姬同学这么一脸得意的样子。

 「真是的!都是姊姊做了多余的事!」

 夜华还是老样子,被应该不在场的姊姊耍得团团转。

 只能说亚里亚小姐的影响力真的很惊人。

 「你就怨自己是那个棘手姊姊的妹妹吧。」

 朝姬同学似乎对亚里亚小姐在学生餐厅做出的无情行径相当怀恨在心。她抓准机会报复,对夜华无所顾虑。

 「朝姬生气勃勃呢。」

 「朝学姊这不是充满战斗意志吗?」

 小宫与纱夕脸上浮现复杂的苦笑。

 「无所谓!因为希墨的情人是我!」

 「那也仅限于现在吧。在恋爱上不可能有永远的王位。」

 夜华与朝姬同学在走廊中央吵得气势汹汹。

 我的存在完全遭到无视。

 「怎么样,濑名。受欢迎意外的麻烦吧。」

 七村同情地搭著我的肩膀。肌肉很重耶。

 「关我屁事!我心里只有夜华!」

 「好期待暑假啊。」

 「你就老实地练篮球吧。」

 「也需要有放松的时候吧。我会积极的策划活动,做好觉悟吧!」

 「啊~那我想去旅行!大家一起去哪里旅行吧!」

 「幸波,好点子!」

 纱夕马上参一脚。

 「我想放烟火~」

 「宫内,这个主意也采用了!」

 我的暑假就这样被擅自逐渐填满。

 ◇◇◇

 在期末考评分期间的假日,我在相隔许久后享受与夜华的约会。

 我们午前在涩谷集合,首先去电影院看好莱坞动作大片,度过兴奋到手心冒汗的两个多小时。接著一边吃顿迟来的午餐,一边聊电影感想,然后随兴地逛街浏览橱窗。

 「啊,是那条项链。」

 我们路过的百货公司里,有上次约会时去过的饰品店的同品牌专柜。

 那条夜华很中意的项链,吸引了她的目光。

 「果然很可爱呢。」夜华直盯著橱窗里说道。

 在她身旁,我决定果断行动。

 「不好意思,我想买这条项链!」

 这个价格,是用我去年存起的打工薪水足以支付的金额。

 「咦,希墨?」

 「我送给你当礼物。」

 「没关系。你不用这么做。」

 「你很中意吧。我也觉得这条项链很适合夜华。所以,我希望你戴上。」

 「可是这样不好意思。」

 「这是我在各方面害你担心的赔罪。」

 「……可以吗?」

 「嗯,第一次送礼物的话,我想送这条项链。」

 「我要直接戴上。」店员准备包装时,夜华说道。

 夏日的阳光下,项链在她纤细的颈子上闪烁光芒。

 「谢谢你,希墨。我会珍惜的。」

 「你高兴那就太好了。」

 「嗯。」

 夜华的心情好极了。

 「我也想给你谢礼。」

 「只要你在暑假也像这样跟我约会就够了。」

 「那样不够。」

 「嗯~好难想啊。」

 「希墨。因为你温柔又太无欲无求,才会引起麻烦。如果你有想要的事物就告诉我,这样我也能放心!」

 夜华以犀利的眼神看过来。

 「我没办法立刻想到想要的东西啊~」

 「不是东西也无所谓!」

 在拥挤的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改变灯号,我同时思索。

 难得收到夜华送的礼物,我希望是特别的事物。

 我忽然想到了一样很在意,但还没做过的事。

 就是那个。那无疑是我唯一想要的。

 不过,在涩谷中央说出来好吗?

 我单纯地也觉得难为情。

 「你好像想到了什么。」

 「夜华,你也太敏锐了吧?」

 「希墨的事情我通通看透了。」

 「那你猜猜看。」

 要是她能明白,我希望她务必察觉到。

 「我想更详细的判读,你转过来。」

 「你要用读心能力喔。」

 我依言从面向红绿灯转为面向夜华。

 下一瞬间,我的嘴唇与夜华的嘴唇重合。

 都会熙熙攘攘的人潮与炎热都消失无踪,只有互相碰触的嘴唇触感成为了一切。

 在同样等候红绿灯的人群中,我们接吻了。

 「这是正确答案吗?」

 夜华害羞地问我。

 我们在户外,周遭有许多人。不过,夜华主动亲吻了我。

 「……我不是在作梦吧?」

 「这个嘛,很难讲喔。」

 号志转为绿灯,世界开始移动。

 夜华踏著轻盈的步伐先往前走去。

 她的手紧紧地牵著我的手不放。

 「夜华!」

 「什么事?」

 「我好喜欢你!」

 「我也喜欢希墨!」

 情人们的暑假即将到来。

 完

后记(内含剧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