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和在意的人一起吃饭时应当坐在他旁边

第一卷  第二章 和在意的人一起吃饭时应当坐在他旁边 ■高岭咲之章■

 ——午宴技巧。

 这是美国心理学家格雷戈里·拉兹兰研究出的心理作用。

 大家对下面这些场景是否有印象呢?

 家族会议、相亲、商谈、联欢会……

 交涉通常都在餐桌上进行。

 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因为「在餐桌上进行交涉更容易成功」。

 人类是很单纯的生物,因填饱肚子产生的满足感似乎会与对方的印象挂钩……

 「肚子饱了好开心啊!」、「饭菜好好吃好开心!」等积极正面的情感好像也会与「他是个好人!」这类积极正面的印象挂钩!

 而注意力集中在美食上的人往往判断力会下降,因此难以对对方提出否定意见。

 也就是说,在就餐时交涉,不仅能给对方留下好印象,还能降低交涉的失败率——

 「这不就是攻守兼备的完美作战吗!」

 将其命名为『一起吃午餐作战』!

 我在熟悉的空教室里高声宣告我在黄金周长假殚精竭虑想出的计划。

 「樱花到了正好看的时候呢。」

 「……小优香,你至少听听我的话嘛,一个人太寂寞了……」

 「我在听啊,你不就是想和间岛同学一起吃午饭加深关系么?所以你要做什么交涉?」

 「诶?」

 「诶什么诶啊,你不是要跟间岛同学交涉吗?」

 「……是喔。」

 「我就知道你什么都没想。」

 确实,我的注意力全被手段夺走了,还没决定关键的交涉内容。

 怎么办……「请和我交往」?不不行不行不行……

 「周末我们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呀?」……不不不这进展太快了太快了……

 那……

 「请」

 「请?」

 「请跟我交换……MIND的ID……」

 明明只是做事前练习,我的脸却立刻变得滚烫滚烫的。

 「……哦哦,咲咲竟然会提出正常方案我真是惊了。交换联络方式不挺好的吗?难度也没那么高,感觉就是恋爱的第一步。」

 「是,是吗?在恋爱话题上第一次得到小优香的夸奖呢,诶嘿嘿嘿嘿嘿。」

 「但这个作战有一个问题。」

 「诶?」

 「你没听说过那个传闻吗?『风纪委员长·间岛健吾午休会消失』。」

 「那是什么意思……?」

 「和字面意思一样,到了午休间岛健吾就会消失。没人知道他的所在地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不见踪影。」

 「……我完全是第一次听说。」

 因为我总是一个人在这间空教室吃午饭……

 「小,小优香知道间岛同学午休在哪里吗?」

 「我反过来问你,为什么你觉得我会知道风纪妖怪在哪里?」

 不要用奇怪的绰号称呼间岛同学——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了。

 「怎,怎怎怎,怎么办……?!」

 「别老是一惊一乍的啦,该怎么办不是很清楚么?」

 小优香慢慢伸出手指。

 她的食指不偏不倚地指向了我……

 「咲咲,你自己去问啊。」

 「…………………………诶?」

 因此,当天午休。

 我没去往常的空教室,而是前往了C班教室。

 平时第四节课下课铃响,我这个货真价实的孤独精就会赶紧前往空教室,但今天情况不同。

 「……」

 我按捺内心的紧张往教室内偷偷看去。

 紧接着,和小优香说的一样,那两个人把桌子并在窗边一角,嘴上在争论着什么。

 「……达希,你又喝那个纸盒包装的蛋白饮料啊?」

 「你管我!身高超过一米八的人怎么可能懂我的苦!」

 「蛋白饮料对长高没帮助喔。」

 「哼! …………诶,真的假的?」

 荒川陆以及岩泽达希——

 他们和间岛同学一样是风纪委员,同时也是间岛同学自初中时期起的挚友。

 在上高,他们俩可以说是最了解间岛同学的人了。

 想知道间岛同学在哪儿就该问他们。

 可是……

 「好,好可怕……」

 真来到教室门口我的心脏就开始跳个不停。

 不,说实话,在制定好这次作战后我的心率就一直很奇怪。

 ——如各位所知,我十分认生,在学校里只能和小优香正常交流。

 而我却孤身一人闯进别班的教室。

 不仅如此,我还得向两位几乎没见过面的男生搭话,这实在是太……

 「……咦?那不是高岭同学么?」

 「真假?!她来咱们班有什么事?」

 「脸蛋还是那么好看呢——」

 啊啊啊啊!而且还因为我在教室门口站太久了C班的人都开始看我了!

 「呜呜……」

 我握紧手上当作护身符带过来的现欢。

 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快得让人难受。

 「……好可怕。」

 好可怕。

 他人的视线好可怕。

 陌生人好可怕。

 男性就更可怕了

 不管我怎么努力还是会紧张到僵住,嘴上说不出话,然后……不禁回想起。

 我想忘掉的初中时期的事——

 「……」

 ……今天就算了吧?

 我紧紧闭上眼,消极的想法就从我内心深处钻了出来。

 仔细想想,离我和间岛同学告白的最后期限还剩两个多月嘛。

 那再去找找别的方法才更明智不是么?

 去找一个更安全、更踏实,不会伤害到我的方法……

 「…………不」

 脚上的颤抖消失了。

 找一个更安全、更踏实,不会伤害到我的方法?

 ——我到底是喜欢谁,想向谁告白呢?

 「……现欢上写了」

 我低头看向手中拿着的现欢。

 上面贴得密密麻麻的便签,就是我的无数心意——

 「『实现恋情的要素九成在于勇气与坚持』……!」

 我在嘴里小声复诵,心中已再无迷茫。

 我一个人走进教室,笔直地朝两名风纪委员走去。

 「咦?高岭同——」

 「你要来干——」

 「喂——」

 路上看着我的C班学生似乎说了些什么,但对我来说他们的声音不过是杂音罢了。

 我拨开人群抵达他们的座位。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吃饭了。」

 「所以说!最近的蛋白饮料里不仅加了蛋白质,还有帮助骨骼肌成长的钙和维生素D……嗯?」

 「……小咲?」

 岩泽同学和荒川同学一起抬头朝我看了过来。

 班级里的其他人似乎也都惊讶地看着我。

 我的脸很烫,身上还出了怪汗,恐怕呼吸也紊乱了吧。

 但是……这和我在校门口与间岛同学对话时的羞耻相比不值一提!

 「——我有事想问你们二位。」

 gl12.jpg

 ■间岛健吾之章■

 上村市是所谓的雪国,每年到了冬天积雪都厚得夸张。到了四月份,镇上各处甚至还残留着泥雪。

 因此樱花的盛开期非常迟,五月上旬才是赏花季。

 我透过楼梯平台的窗户俯视校园,感慨颇深地想道。

 这里阴暗有霉味,完全不适合就餐……但优点是很安静。

 因为寂静能令我感受到四季更替。

 「……要不也做做樱花饼吧?」

 我也许也在春日暖阳中沉沦了。

 在这自言自语可真不像我的风格,我夹起在便当盒一角凝成块的芝麻酱拌小油菜。

 一如既往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午休。

 一切都安然无恙——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

 「……呣」

 听到上楼梯的脚步声,我暂且放下筷子。

 ……又有人来了吗?

 「——门上上了锁,这里可上不去屋顶哦。」

 脚步声停了下来。

 以往的访客听到这话基本上都会原路返回……

 但不知为何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

 「?」

 他没听到吗?

 就在我正打算再次提醒的时候……意料之外的访客就走进了我的视野内。

 「高岭咲?」

 「……中午好。」

 我唤出她的名字,而她仍保持平时的能面点头回应。

 「为什么你会来这里……?」

 她的出现过于出乎我的意料,我坐在台阶上不禁僵住。

 接着她默默走上楼梯。

 轻轻地坐在了我旁边。

 「呃,你……」

 「……………………我从荒川同学和岩泽同学那儿听说了。」

 「什么?」

 「间岛同学午休一定会在这儿——在屋顶前面的楼梯上吃午饭。」

 确实,我在这个地方吃午饭只有那两个人知道。

 那……

 「你是特地来见我的?」

 「……我想把它还给你。」

 高岭咲递出一块折得很漂亮的手帕。

 「当时……那个,谢谢你……」

 「……啊啊,原来是这样。」

 我理解了。

 我在差不多一周前把这块手帕给了她。

 「我不是说了不用还么?」

 手帕上传来柔软剂的香气。她不仅好好洗了一遍还仔细熨烫过,真是太守规矩了。

 原来如此,她就是想来还手帕么?我明白她为什么要看准我一个人吃午饭的时机了。

 啊啊,想明白就痛快了——等等。

 「高岭咲,你为什么要打开点心面包的袋子?」

 「我还没吃午饭呢,就在这里吃咯。」

 「不不不,可是」

 「可是什么?」

 被她那充满吸引力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我又不禁移开了视线。

 「……和我待在一起等会又要传出奇怪的谣言了。」

 「没关系。」

 「说什么傻话,空穴来风的谣言瞎传你怎么可能不困扰」

 「——没,关,系!」

 听到她如此强烈地否定,我惊讶地看向她。

 高岭咲她……不知为何只有脑袋撇到了另一边。

 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勉强看到她的左耳红得跟不合时令的红叶似的。

 说起来,以前好像也发生过同样的事……

 「反正没人会来这种有霉味的地方。」

 「原来如此,你说的确实也对。」

 我也没理由再坚决拒绝她待在这里了。

 ……而且,她为何会特地来找我这位风纪委员长,我心中倒是还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十有八九是接着谈上次的事——也就是那次假消息的事吧。

 既然如此,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继续在这吃饭了。」

 「……嗯,请随意。」

 我再次拿起筷子默默进食。

 还有上次的走廊事件,这件事相当敏感,我还是不要强行引出话题为好。

 我决定等她自然而然地提出话题。

 「……」

 「……」

 ……话说回来,这情况真不可思议。

 我这位讨人厌的死板风纪委员长不知为何竟然在和那位「高岭之花」高岭咲单独吃午饭,而且我们之间的距离触手可及。

 当然,我明白高岭咲并不是自己情愿和我一起吃午饭的。

 明白归明白……但回想起来,自进高中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和其他人一起吃午饭。

 「……间岛同学你」

 高岭咲突然开口

 「你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吃午饭?」

 原来如此,这是要在谈正题之前先随便聊些其他话题缓解紧张吗?

 「我不在,班上的同学也能更放松吧。」

 「什么?」

 「我作为风纪委员长,有义务指出扰乱风纪的行为。但同时,我也想过在午饭时间稍微放轻松些也没关系。」

 「哈……」

 「我的意思就是,难得的午休时间我这样过于正经的人如果还待在教室里,大家也会感到紧张。」

 所以到了午休时间我就会待在这里一个人吃午饭。

 然后偶尔会提醒「受了电视剧或动画影响,想进禁止进入的屋顶的学生」……

 「……我觉得大家并没有讨厌间岛同学。」

 「濑波优香、荒川、岩泽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但你还是觉得自己很讨人厌?」

 「我很高兴你有这份心,但风纪委员长就是这样的职务。」

 「为什么你要做到这种程度?」

 「为了守护秩序,必须有人担任讨人厌的角色。」

 「真复杂呢。」

 「也并非如此。」

 对话进入了死胡同。

 远处传来教室的喧嚣声,风吹过樱花树发出阵阵响声,足球部在操场自主练习大声吆喝,小鸟鸣啭,软式网球部用球拍击打白球发出清脆声响……

 舒爽的风从窗外吹了进来。

 「……那,那个便当是你自己做的吗?」

 「你问这个?不好意思啊,菜色跟给老人吃的似的。」

 芝麻酱拌小油菜、鰆鱼西京烧、腌芜菁,还有煮蜂斗菜等等。

 由我自己来说也许不太合适,这便当确实太不像高中生吃的了。

 「没有这回事,看起来很好吃。」

 「谢谢,今天我做得的确不错,超出我预料了。」

 「诶?」

 「怎么了?」

 「这是间岛同学亲手做的……?」

 「是啊。」

 「是,是呢,看起来做得太棒了,我还以为是你父母做的……」

 「我父母已经去世了,现在寄住在叔母家。」

 「啊……对,对不起……」

 「为何道歉?」

 一说出口,我就意识到自己搞砸了。

 高岭咲仍面无表情,但就连我也明白自己做了错误的回复。

 即便我自己已经接受了现状,但周围的人却并一定能接受。

 我站在接受商谈的立场上,却反过来因为自己的事搞得对方尴尬……

 「……抱歉。」

 「不,没什么好抱歉的……」

 ……我实在不适合这类闲聊。‍‌‍‌‌‍‌‌‍‍‌‌‌‍‌

 总之再这样下去高岭咲的心仍然会保持封闭状态。

 就没有什么能改变话题的契机吗……嗯?

 「等等,你那大得离谱的泡芙是什……」

 「是奶油面包Maritozzo。」

 「奶油……」

 「是奶油面包。」

 她抢在我之前又说了一遍。

 「我听说过这个名字,这就是那个奶油面包吗?」

 「它是Daigoya新出的甜品,现在在SNS上人气爆棚喔。」

 「……现在在SNS上人气爆棚?」

 我不是很清楚这类事情,但那东西不是早就过时了么?

 上村市太乡下了,因此跟不上世间一般的流行物。

 最近上村市民之间正煞有介事地传递这样的谣言……

 「奶油面包Maritozzo是意大利的传统点心,它的起源可以追溯至古代罗马。基本上它们都是在面包里面夹大量的生奶油,而在它的老家意大利还有把结婚戒指藏在这个甜品里求婚的风俗,这也是奶油面包Maritozzo的语源。」

 ……无论如何,高岭咲看起来挺开心的,我不能说些不解风情的话。

 「你对流行事物有敏锐嗅觉呢,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说这么多话。」

 「我,我说了很多话吗?」

 「你自己没意识到么?看起来超开心哦。」

 「看起来……很开心吗……」

 高岭咲似乎有所感触,她开始用手指捏自己的脸。

 她用手指毫不客气地捏自己端正的脸蛋,那动作感觉跟个婴儿似的有趣极了。

 「我不是很懂流行趋向,感谢你给我上了一课。话说回来,你不吃么?」

 「我是想吃啦。」

 高岭咲微微皱眉,紧紧瞪着奶油面包。

 她到底在做什么? 我思考片刻便察觉到了。

 原来如此,对于她小巧的嘴巴来说它太大了。

 「上下分一半,用上半片面包边蘸奶油边吃怎样?」

 「还可以这样!」

 高岭咲立刻按我所说蘸起了奶油。

 gl12.jpg

 看来她肚子饿坏了,她的表情仍如能面,但她咬面包的眼神正闪闪发光。

 「真好次,里面还加了莓果和核桃,这是革命性的发明!」

 好不容易分成两半,她却跟仓鼠似的把脸蛋吃得鼓鼓的,还边吃边做吃评。她一口气吃太多导致嘴角边沾上了奶油。

 神秘的她意外地还有孩子气的一面,我不由得……

 「啊」

 和高岭咲对上了眼。

 糟了,盯着女孩子吃饭可不好。

 我连忙想道歉……

 但下一瞬间,迎面而来的冲击让我的这个想法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间岛同学的笑容呢,嘿嘿。」

 「什——」

 冲击,冲击力太大了。

 宛如遭雷劈一般的冲击令我无所适从地失去了言语。

 ——高岭咲,露出了笑容。

 她的嘴角边还沾着奶油。

 那笑容如孩童天真无邪,又带着捉弄人的味道。

 她的笑容毫不吝啬地绽放在端正的能面之上。

 而这笑容单单只展示给我看——

 「你笑起来会成那种表情呢。」

 「……这很普通吧。」

 不可能普通得了。

 我移开视线勉强如此回复就用尽了浑身力气。

 ……竟然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第一次见到喜欢的人的笑容。

 「……?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就是发了会呆。」

 我佯装平静再次吃起午饭。

 我是傻么?

 高岭咲这么认真地来找我商量事情,我干嘛自顾自忘乎所以?

 最重要的是——我不都被高岭咲甩了么?

 我夹起成块的芝麻酱拌小油菜往嘴里送。

 「我吃饱了。」

 我双手合十如此说道,然后收拾好便当盒站了起来。

 「诶?!你就要走了吗?」

 「嗯,打扰你了。」

 不对,后来的是高岭咲,算了无所谓。

 「可,可是,午休时间还有一半诶……?!」

 「不好意思,我还有风纪委员的工作,得去巡视校内、换贴告示……还得想五月的标语。」

 「标语……」

 知道这件事的人可能不多,每个月的标语制作也是风纪委员重要的工作之一。

 顺带一提四月份的标语是「用问候 和笑容连接 by the way」。

 ……一想到这种东西在校内各处贴了一个月我就头皮发麻。

 荒川少见地说他想试试,我就交给他办了结果搞成这个样子。

 “by the way”还能放文末的吗?「顺带一提」什么啊,你给我说完啊?还无谓地工整[注]真的气人——这暂且不提。

 五七五:原文为日本俳句形式

 「所以我先走了。很久没吃过这么愉快的午饭了。」

 「啊……」

 「之前我也说过,我身为风纪委员长,你们来找我谈心我随时都乐意接受。那么,尽管是在这么个有霉味的地方,但还请你慢慢享受。」

 我最后以不太习惯的玩笑话收尾便走下楼梯。

 我果然还是不要和高岭咲待一起比较好,因为又会传出奇怪的谣言。

 ……但今天的午餐时间确实很愉快,这是我的真心话。

 真不像我的风格,竟然会因为从明天开始又要一个人吃午饭而感到寂寞——

 「——等,等等!」

 就在我快走下楼梯平台的时候。

 听到背后突然一声大喊,我转过身去,只见高岭咲在楼梯上低头看着我。

 她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很焦急。

 「我,我今天有件事无论如何都要和间岛同学说——!」

 高岭咲连忙站起来。

 就在这时。

 「啊」

 就在她站起来的时候,有本书从她的膝盖上滑落。

 「啊,不会吧,啊哇哇。」

 她不由自主地朝坠落的书本伸出手……但这反而起了反效果。

 就这么放着不管,书也许还只会掉到她脚边。

 但她使劲伸出去的右手却不走运地击中书本,让书高高地飞了出去。

 「啊……」

 在慢镜头回放的世界中。

 书在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抛物线。

 然后啪地一声掉到了我脚边。

 「……」

 地球上任何物体都无法逃脱重力影响,而我的视线也仿佛受重力影响一般落在我的脚边。

 然后……我看到了。

 像「长满杂草」似的贴满便签的一本书,以及它的封面。

 「……哇————?!?!?!」

 「呜哦?!」

 她纤细的身子究竟是如何发出这种声音的呢?

 足以响彻整座学校的尖叫声在我头顶轰鸣。

 过于巨大的音量令我不禁浑身一震。

 「怎,怎么……?」

 「~~~~~~~!!!!」

 高岭咲以惊人的速度跑下楼梯。

 她踩着室内鞋嘎吱作响,脸红得如熟透的章鱼。

 然后她转眼间就下到平台上来。

 「哼!」

 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呆呆站着的我脚边回收了那本「书」。

 「呼……!呼……!」

 「…………那个,高岭咲。」

 「你看到了吗?!」

 「呃……」

 「看到了吗!!」

 ……气势宛若鬼神,指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

 面对愤恨地瞪过来的高岭咲,我不可能说得出谎。

 「不是,那个…………看是看到了。」

 「…………!」

 高岭咲的脸这次变得铁青。

 如果有表达「世界终结」的表情比赛,她毫无疑问能拔得头筹。

 她表现得如此真实,我不知不觉间也被她的气势镇住。

 「……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过了一阵子,我才继续开口这么说道。

 「你的行动不是很令人钦佩么,在照顾好学校的功课之余竟然还学习心理学。」

 「…………诶?」

 高岭咲惊叫出声往我这儿看了过来。

 「……心理学?」

 「我看到封面上写着心理学,是我看错了吗?」

 「诶,啊,那个……那其他的呢?」

 「其他的?就一瞬间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对了,上面还贴着便签呢,真热爱学习。」

 「哈……」

 高岭咲松了一口气软绵绵地瘫倒在地上。

 真是搞不懂她……

 「总之下周还有中期考查,你成绩优秀我还对你说这话可能算多管闲事了,但也千万别忘了准备测验。」

 「海滴好的。」

 高岭咲,这跟嘴巴漏风一样的声音就是你的回答吗?

 不管怎样——

 「那再见了。」

 我这次总算走下楼梯离开了现场。

 我咯噔咯噔地踩着室内鞋一个人走下楼梯。

 午休到了中段。

 楼梯上没有其他学生的身影,日光从窗外照射进来,空中的尘埃如丝丝光点。

 ……到这儿就没问题了吧。

 「好险……」

 再次重申,我果然不擅长撒谎。

 高岭咲掉到地上的那本书。

 标题写得如此花哨,我怎么可能只看到标题中超小的「心理学」三个字呢。

 ——和胆小的恋情告别! 新世代的恋爱战略!

 从现在开始受欢迎! 超·恋爱心理学讲座

 你在意的那个人致你的恋爱指南书——

 「全部都看到了……」

 而且连书腰上的字都看得一清二楚!

 「高岭咲想变得受欢迎吗……?」

 不对,她现在就超受欢迎,很难想象她还会有这想法。

 那么,她应该是喜欢上某个人了吧。

 你在意的那个人致你的恋爱指南书么?

 「……高岭咲也有喜欢的人啊。」

 我不禁自嘲地笑了笑。那当然会有了。

 高岭咲当然也会恋爱。

 这也并非她意外的一面,是极其普通的事情。

 而事到如今我才认识到这么理所当然的事,我可真是个大蠢蛋。

 「……话又说回来,能让高岭咲这么喜欢的人可真是个幸福的家伙。」

 我不知道高岭咲喜欢谁……但看到那本书上贴着的大量便签,很明显,她相当喜欢对方。

 ……高岭咲喜欢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是我认识的人吗?和我同龄吗?他们认识多久了?

 对方是不是头脑很聪明,是不是很擅长运动,是不是比任何人都清白廉洁呢?

 我倏地回过神,打了自己一耳光。

 「这不是我该在意的事。」

 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高岭咲喜欢谁完全与我无关不是吗?

 这种看热闹的心态,和散布高岭咲的谣言还沾沾自喜的人属于同一性质,非常不好。

 ……不,我可能也并非出于看热闹的心态么?

 我肯定是在嫉妒能让她喜欢上的那个人——

 「呜哦」

 就在我下到一楼的时候,我感受到背后传来一阵冲击。

 我转过身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儿……

 「哈……哈……!」

 「……高岭咲?」

 她就站在那儿。

 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交谈,可能又会被人传出奇怪的谣言,但她还是急忙追上了我。

 她气喘吁吁,满身是汗。

 「……我也……总是一个人……吃午饭……」

 她哼哧哼哧地直喘粗气,但仍拼命地一点点挤出自己的话。

 「……你……你说了,很愉快对吧……?」

 然后她那宛如宝石的眸子直直地盯着我。

 并强有力地说道。

 「——那!要不要以后再一起吃午饭?!」

 ……高岭咲是一位神秘的女性。这句话究竟是谁说的呢?

 看来我有个很大的误会。

 高岭咲恋爱了。

 她会用指南书学习恋爱知识,被人知道恋心会很不好意思,有难听的谣言乱传她会感到受伤,也会哭。但她又会吃人气甜品把脸吃得鼓鼓的露出孩童般的纯真笑容。

 ……而她一个人吃午饭也会感到寂寞。

 她说不定远比我想象的更加普通。

 「……你脸上沾着奶油哦。」

 「?!」

 高岭咲立刻红了脸,并用两只手遮住嘴角。

 被异性指出她嘴角沾着奶油她当然也会害羞。

 她的动作太可爱,让我不禁笑了出来。

 「12点50分到13点10分这二十分钟,我每天都会在那里吃午饭。」

 「诶……」

 「如果你愿意在那种有霉味的地方和我一起吃饭的话,那就下次再见吧。」

 明明是她主动提议,但她却似乎没想到我真的会同意。

 她发了一阵子呆,然后整个人一下子精神起来……

 「——好的!!」

 她露出向日葵般的笑容这么回答道。

 ……看来我有必要改变想法。

 讨人厌的死板风纪委员长与高岭之花。

 我们固然不般配,但住的世界是同一个。

 也就是说,我想表达什么呢——

 「那下次再见吧。」

 看来我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即使被她甩了,也能在她的问题解决之前自称是她的朋友。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离午休结束还剩15分钟。

 我回到教室眉头紧锁。

 我一坐到座位上,班里的男生——不,仔细看就能发现是以荒川、岩泽为首并混入几个其他班男生的群体转眼间将我包围。

 这是插翅难逃的完美包围网。

 然后——

 「——喂,间岛!你和高岭同学是什么关系啊?!」

 如各位所见,我正接受激烈的讯问。

 「为什么你们就这么笨呢……!」

 我重重地叹了口气。

 ……在听高岭咲说她从荒川和岩泽那儿得知了我的所在地的时候,我就该注意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的。

 我还是太小看高岭咲的影响力了……!

 「高岭同学来C班找你了哦!!」

 「我听说她的表情非常烦恼啊?!」

 「我还听说委员长把高岭同学叫到没什么人的地方去了,是真的吗?」

 「还有人目击到间岛强行带着高岭同学在校内到处走!」

 「你们亲过了吗?!」

 「扰乱风纪吗这是?!」

 「要当指导对象吗这是?!」‍‌‍‌‌‍‌‌‍‍‌‌‌‍‌

 我抱头呻吟,被蠢到无话可说。

 他们可真是不会腻,每次都能想些新故事……!

 我为了特地避人耳目来找我商量的高岭咲的名誉着想没有回嘴,他们就随口胡说——!

 念及至此,我忽然想道。

 对了,高岭咲呢——?

 我从包围我的这群烦人精的缝隙间勉强瞄到她所坐的窗边座位的情况。

 那儿正上演着出人意料的一幕。

 虽然不及我这程度,但她也被班上的女生包围了。

 「男生真的太烂了——」

 「小咲你没事吧?」

 「要是那个风纪妖怪对你做了什么怪事你要立刻和我们说哦!」

 「诶?啊,那个,我……也并没有……」

 「咦?说起来我可能还是第一次和小咲说话呢。」

 「啊,其实我也是~」

 「对了!我们来交换MINE的ID吧!我们班上有个女生群也想让高岭同学加进来呢!」

 「啊,呃,呃……」

 她的表情仍如能面,尽管语无伦次,但她确实是在与女生交流。

 ——多亏你采取各种行动才把过分的谣言掩盖了不是么?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吗?」

 我现在终于明白荒川话里的意思。

 反正我是个讨人厌的死板风纪委员长,事到如今再让别人更讨厌我一点也没什么区别。

 不如说,如果能让喜欢的人幸福,那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么?

 她也不必再因为找不到谈心对象而困扰了吧。

 可是,怎么回事呢?刚刚的事还没过多久,一想到高岭咲没必要再和我一起吃午饭,我又觉得有些遗憾……

 「……还有喔!脸色大变的高岭咲走进C班就问我和荒川“间岛健吾在哪里!”看到她那想不开的表情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没错!是间岛同学的特别指导要开始了……」

 「又是你吗!!给我接受指导————!!」

 「咕诶————!!」

 「呜哇!间岛生气了!!」

 「按住他按住他!」

 「哈哈哈,达希的脸跟红绿灯似的真有趣~」

 我揪起岩泽,班级同学都来按住我,荒川笑得无忧无虑,女生们则在远处冷冷地看着我们。

 真是的,完全视风纪如无物,B班的午休热闹得紧。

 「……真恶心。」

 ……而在一片热闹的气氛中。

 我看到一位男生看起来极其不愉快地走出了教室。

 「……那些人在那乐呵啥呢真的是……傻不傻啊?」

 二楼男厕。

 厕所里有两个隔间,从深处上了锁的隔间里传出这样的声音。

 偶尔还能听到震动声和沉重的响声,恐怕是他踢墙的声音。

 除此之外,还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奇怪声音……但我不清楚这声音究竟是什么。

 「恶心……真无聊……」

 他打开隔间的门走了出来。

 然后一看到我。

 「诶……?」

 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啊,我知道了,刚刚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其实是咬指甲的声音。

 岩泽在我身后犯恶心地「呕」了一声。

 「……我听说咬指甲症大多是因为压力比较大而引发的,我会用工具剪指甲所以纯粹只是好奇……有咬指甲症的人究竟是怎么处理咬掉的指甲的?是会吐到一边吗?还是就这样吞下去?」

 「什,什么……?!」

 「不管怎样,身为风纪委员长,从卫生角度来看我不推荐你这么做,坪根拓海。」

 二年B班·坪根拓海——

 他极其狼狈地往后退,然后背部撞上了墙。

 「风,风纪委员……?你们有什么事啊……!」

 「哎呀,没什么大事啦,我就直截了当地问了。」

 荒川露出清爽的笑容回答他的问题。

 「说实话,传播小咲奇怪谣言的人就是你吧?坪根拓海同……」

 「哈,哈?!你说啥呢!我根本听不懂。」

 荒川话还没说完,坪根拓海就急得大声回应。

 ……想用音量威慑对方的意图可谓一目了然。

 「呵!说到底你们有什么证据说出这种……」

 「呃,二年A班茎太隆平、新屋士郎,B班川端东吾、堀片俊夫、小出淳、曙美智佳、立岛瑞穂,C班金屋理香、桃川保典……」

 岩泽仅凭记忆淡淡地说出一大堆名字,坪根拓海的脸一下子失去血色。

 「其他还有几个人记不清了,不过这可谓证据确凿吧?所有人都说是从你这儿听说高岭咲的谣言的哦,你是不是传得有点太过头了呀?」

 「……我,我也是从朋友那儿听说的。」

 「那不可能呢,有关高岭咲性质恶劣的谣言确实就出自你的嘴巴。」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种事啊?!」

 「咱家的岩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喜欢八卦了,人脉特别广,不只是上高,在中高、下高的各个班级里都有他的熟人。」

 「——谣言终归不就是口口相传形成的么?那只要适当做些推测,再像解开缠绕的耳机一样一个一个地去问他们谣言的出处,不就能知道谁是源头了么?」

 「……?!」

 坪根拓海无话可说了。

 ……岩泽达希说得轻松,但就我所知,也就他能在几个星期内就完成这么一个让人看不到尽头的麻烦工作了。

 也许是拜他和蔼可亲的性格与容貌所赐,他很擅长笼络他人,而且本人对此也乐在其中。

 不过也因为这个缘故,他有成为麻烦制造者的倾向,经常过分深入多余的事情,反而成了传播谣言的一方。

 「听说你一年级的时候被高岭咲甩了就传播她奇怪的谣言泄愤?都是因为你做的太过头了,你的名字一下子就浮出水面了哦。把你留到今天只是为了收集好证据呢~」

 ——在这件事上,他是最大的功臣。

 「呜……」

 坪根拓海不甘心地呻吟,并往出口处瞟了一眼。

 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他发现在我背后蓄势待发的篮球部王牌荒川之后似乎就立刻放弃了。

 「坪根拓海,我先跟你说好,我们不是来制裁你的,也不是来指责你的,毕竟那属于越权行为。我们来这儿只是为了通知你一件事。」

 「别,别拐弯抹角的!有话直说!」

 「是吗?那我就直说了,我们决定向B班的班主任温出老师报告这件事。」

 「?!」

 他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苍白。

 「之后的处分由班主任负责……我们预计会在今天的班会结束后向老师报告,我这么说也许有些多管闲事,但我还是建议你和我们一起去。」

 带着明确的恶意对同班同学进行性质恶劣的诽谤中伤。

 这明显超越了风纪委员能惩罚的范畴。

 在岩泽的努力之下,我们收集到了充分证据,事到如今他已无法再推脱。所以在事前通知他是我们对他仅剩的一丝温情……我本想留一分情面。

 「……不,这很奇怪吧。」

 ……看来他还是无法接受。

 坪根拓海暴露无遗的敌意化作卑微扭曲的笑容。

 「人,人总会说那么一两句闲话的不是吗……!你们不也是这样么?!……不对!我可不记得我传播过谣言啊!我不记得,但你们说的确实没错,我可能的确散布了一点点有关高岭咲不好的谣言——但是,并不是全部!」

 他是从那句「并不是全部」里看到了什么胜机吗?

 坪根拓海突然两眼放光。

 「对……并不是全部!高岭咲的谣言并不全是我散布的!」

 「……可我从岩泽那儿听说性质恶劣的谣言好像全是你传播的啊?」

 「就,就算是,这也不是犯罪!大家不都会传谣吗!我的行为只是稍微过火了一点……为什么只有我?!对啊!为什么只有我非得遭受指责不可?!而且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谣言说不定是真的不是吗!」

 「……原来如此,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对吧?!那……」

 「——不管怎样,决定结果的并不是我们。」

 「……」

 他似乎还没有理解,我只好说得更清楚些。

 如刚才所说,我们只是来通知的。

 刚刚传达的全都是决定好的事情,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如果你想和我们一起去向老师报告,那就在下午班会开始前找个风纪委员说一声就好,再见。」

 我们的工作这样就结束了。

 ……午休即将结束,赶紧离开吧。

 「等一下啊!!」

 ……坪根拓海抓住了我的肩膀。

 他的态度突然一变,怒形于色。

 「说到底……是那个女人不好!」

 这都不知道是岩泽第几次叹气了,平时总是爽朗笑笑的荒川唯独这种时候露出了从未见过的表情。

 「那个女人自视甚高……!明明就连个朋友都没有!总是一个人呆着,反正她肯定也没男朋友吧?!我看她太可怜了才想给她交往的机会跟她告白……可她却简简单单地就甩了我……!」

 「……喂」

 我低沉地说道。然而坪根拓海完全没有闭嘴的意思。

 「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对不起”耶!太不明所以了吧?!她不就是个孤独精吗!反正都找不到男朋友就拿我凑合凑合不好吗……!」

 「……闭嘴」

 「话说为什么偏偏是你来啊……!你是不是知道?!你是不是知道高岭咲喜欢的人是谁,还过来愚弄我?!性格真够恶劣!」

 「闭嘴」

 「……哈?难道你真不知道?哈哈!那我就告诉你吧!那女人的趣味真是低级!听好了?!高岭咲喜欢的是间——」

 坪根拓海没能把话说完。

 因为在他说出名字之前,我就揪住了他的胸襟。

 「——我劝你,在我还能保持理性的时候闭嘴。」

 之前我也提过,我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表情似乎会变得十分可怕。

 坪根拓海瞪大眼睛不由得发出「噫」的一声悲鸣。

 「你怎么想高岭咲是你的自由,但是——」

 ——高岭咲恋爱了。

 她会用指南书学习恋爱知识,被人知道恋心会很不好意思,有难听的谣言乱传她会感到受伤,也会哭。但她又会吃人气甜品把脸吃得鼓鼓的露出孩童般的纯真笑容。

 ……而她一个人吃午饭也会感到寂寞。

 所以——

 「——只有你一个人会这么想,不要把你的想法强加给他人。」

 我放开手,坪根拓海就无力地摔在了瓷砖地上。

 ——就这样,一系列围绕高岭咲的性质恶劣的谣言骚动暂且拉下了帷幕。

 ……在那之后过了十天。

 中期考查结束,隔了一段假期,班级内某种悬悬而望的紧张气氛也有所缓和。

 虽说我们这是雪国,到了这个时期樱花也几乎都谢了,樱树正绽新嫩芽。

 正可谓「花谢叶开」。

 「……结果还是没做成樱花饼啊。」

 在屋顶前阴暗有霉味的楼梯上。

 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度过和以往没两样的午休。

 我手上有昨天在Daigoya买的奶油面包。

 顺带一提,这是季节限定商品,面包里夹的不是生奶油而是红豆和鲜艳的抹茶奶油。

 我还是第一次自己买这类点心面包,战战兢兢地咬了一口,意外的是这么多奶油吃起来竟好吃不腻。透鼻的抹茶风味也很清凉,这可是个新发现。

 「什么事都要挑战一下啊。」

 边低头俯瞰校庭的叶樱边吃奶油面包也意外地别有生趣。

 「……奶油面包,夏季到来,牛奶换清茶。」

 「——你说什么了吗?」

 「呜哦?!」

 从死角出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我差点把奶油面包掉地上。

 这声音是……

 「高,高岭咲……?!」

 「嗯……?是我,怎么了……?」

 高岭咲正看似有些顾虑地走上楼梯。

 「……为何?」

 我们已经查明散布高岭咲性质恶劣谣言的人物,同班同学也会主动找高岭咲聊天了。

 那她不是没必要再和我一起吃午饭了吗……?

 「你不是说以后再一起吃午饭么……难道那是玩笑话?」

 看到她的眸子上闪过一丝泪光,我赶紧否定。

 「不是! 那个,就是,都过了那么久了我还以为你早忘了……」

 「……怎么可能忘呢?之前因为要准备考试,午休我也在学习。」

 「是,是吗,那可真令人佩服……」

 高岭咲不顾困惑的我坐到我旁边,并开始打开膝盖上的便当盒。

 看来她今天并不是吃奶油面包。

 「……是你亲手做的吗?」

 「我平时不怎么做菜,不过看到间岛同学做的饭菜,我就也想去挑战一下。」

 「嗯,做菜非常棒喔,最棒的是只要照菜谱来做就不会失败。定好分量,守好时间重现与前次同样的味道时那成就感实在……喂,等等!那颜色看起来很危险的物体是什么?!」

 「是煎鸡蛋!!我想做得甜一点结果搞砸了!!」

 「啊啊,原来如此,是砂糖炒焦了吗……可是你糖是不是放太多了?」

 「我喜欢像甜点一样甜的煎鸡蛋!……咦?那是奶油面包吗?」

 「嗯,我看到你吃这个就也想试试看。我平时不吃这种点心面包……不过它比我想的好吃得多,很适合配狭山浓茶。」

 「……呵呵」

 「怎么了?」

 「不,我只是在想我们想到一起去了呢。」

 「是吗……」

 「……」

 「……」

 两个人之间忽然沉默。

 我默默地吃着奶油面包沉思。

 高岭咲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吃午饭……能想到的一个原因是,高岭咲身上还有至今仍未完全解决的问题。

 我暗自受打击。

 ……她到底心怀怎样的烦恼?

 「……那个,怎么说好呢。」

 「?」

 「……说起来你考试考得怎么样?」

 「……我不擅长世界史。」

 「我倒是不擅长现代文,作者的心情我怎么可能懂,答案不止一个也让人不明所以。」

 「……间岛同学是学年第一名对吧?」

 「那的确是……」

 「……」

 「……」

 「……和我这种人一起吃饭很开心吗?」

 「……很开心哦。」

 「是吗……」

 「……」

 「……」

 「……间岛同学」

 「……怎么了?」

 「其实我有喜欢的人。」

 「咳咳咳!!」

 噎到了。

 我极其惊讶地偷看高岭咲的样子,但她正用筷子戳着焦黑的煎蛋,脸上仍挂着熟悉的能面,看不出她的感情。

 「……不过只是我的单恋呢。」

 「是,是吗,那可真辛苦啊……」

 ……糟了。

 我确实曾在保健室夸下海口,说不管是恋爱问题还是什么问题都不分贵贱……

 但我只是打个比方,根本没想过她真会来找我商量这方面的问题!

 「……」

 伤脑筋。

 不是我自夸,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我与所谓的恋爱话题毫无缘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话说高岭咲是不是搞错了商量的对象啊?!

 我可是死板的风纪委员长哦?!你不是比我受欢迎100倍吗!!

 可是……

 「……总是没法让他在意起我。」

 她特地来拜托我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还露出这种表情。

 而我话都已经说出去了,不能不作回应。

 「……你听说过斯汀泽stinzer效应吗?」

 我一说出口,高岭咲不知为何就摆起架势。

 「没,没没没听说过。」

 「是吗?我看你之前有读心理学的书,还以为你知道……斯汀泽效应就是一种心理现象,和对方的位置关系会影响你给别人的印象。」

 「哈……」

 「比方说有个四人桌,坐在正对面的人容易滋生『对抗』心理,坐在斜对面的人为『中立』,坐在旁边的人为『友好』,坐在不同的位置给别人的印象似乎也会不同。简单来说就是坐在别人旁边,关系容易变得亲密。」

 没错,就和现在我们两人一样。

 「为什么坐在旁边会变得亲密呢……有人认为单纯是因为身体距离近,而我认为是视线的缘故。」

 「视线……?」

 「坐在一起就能看同样的风景对吧?」

 我们两人自然而然地看向窗外,校庭中绽放的新绿。

 ……也有不站在同一个视点就无法明白的事情。

 「间岛同学……」

 所以……

 「先从坐在喜欢的人旁边开始吧。」

 「………………………………嗯?」

 「你是一位很有魅力的女性,所以我不觉得你不用太担心。」

 我不知道高岭咲在意的男性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但她肯定没问题。

 我是觉得她没问题……可她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总感觉很受挫。」

 「别这么怯懦,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努力,我为你加油。」

 「好的…………」

 果然,能被她这么喜欢的家伙真是个幸福的人。

 我吃着若叶色的奶油面包,心里越来越羡慕高岭咲喜欢的那个人。

 总之,我这阵子似乎可以继续自称是高岭咲的朋友。